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乌鲁木齐最后的净土索尔巴斯陶

0
分享至

索尔巴斯陶,哈萨克语中为“碱泉”的意思。深藏在天山之中的索尔巴斯陶,因为有一涝坝,内有泉水溢出,水味苦咸,因而得名。


此地是昌吉庙尔沟的一个乡,位于昌吉以南80公里处,是水草丰美的高山牧场,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哈萨克牧民,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天天看到的地方会有八方来客光顾。

因为风景优美,被摄影人发现,如今的它不仅仅是牧场,已经成了昌吉休闲度假的风景区。

索尔巴斯陶风景区位于天山中部,平均海拔2?400多米。它的奇特之处是驱车可以直达海拔2700米的高山之巅。

极目远眺,满目青翠,一幅浓绿喷染的画卷即刻展现在你的眼前。海拔3820米的天格尔峰高耸蓝天,是绿色草原和原始森林最高处的银色王冠。

在这里,还可以观赏到海拔5445米的天山博格达雪峰的雄姿靓影。这些著名的雪峰景观是索尔巴斯陶的骄傲。

雪山无华,冰川不饰,不尘不艳的王冠倾倒了无数的痴迷者。极目雪峰,有时雪锁云封、云遮雾障,任凭你急得咬牙跺脚,其神秘面纱始终掀不开。

有时云生雾涌,乱云飞渡,瞬间即逝,让你目不睱接。有时天光云散,飘逸飞扬,好一个“白云如带束山腰”。雪山一无华丽外表,二无怪异之态,天然质朴的美色成就了她“圣洁”的美名,也成就了索尔巴斯陶的美名。

远方是绵延不绝的银色雪峰,一侧是陡峭的河谷,一侧是起伏的草原。这里一向是哈萨克牧民的冬牧场,草原开阔,水草丰茂,周围峰峦叠嶂,满山苍松翠柏,一派郁郁葱葱、绿山碧野的景象。

偶有一两顶白色的牧帐点缀其间,那袅袅升起的炊烟和委婉的牧歌,使这里充满了令人陶醉的诗情画意。

从前只到过昌吉南山的庙尔沟林场,没听说再往里走还有一个叫索尔巴斯陶的地方。据说那里的风景很美,当看到摄友们拍的图片后,想要一探究竟的心情更迫切了。

第一次去,从乌鲁木齐市出发到了庙尔沟林场,就不敢再往里走了,問当地哈萨克族老乡,他们都不清楚,便只好打道回府。

当年初冬的一天,我们顺着上次走过的路到了林场,为了证实确切的方位,我们在一个叫吐圈的地方停了车,这是深山里的一个居民点,有小饭馆、小商店,还有长途汽车站。

咨问这里开饭馆的小老板,他说,没错,顺着山路往上走就到了。实际上,索尔巴斯陶是庙尔沟森林公园的一部分,是哈萨克牧民的冬牧场。


摄影/王哲


车顺着山谷往里走,山路也随着坡度增高变得越来越难行。

路上,不时能看到牧民赶着牛马在半山坡上放牧。越往上走路越险,一边是山崖,另一边就是峡谷深渊,我们一路小心翼翼,因为路上满是冰雪,又是盘山道,转弯也多,全车的人都提心吊胆。这种山路在夏天走还行,冬天走就有点费劲。难怪上山前一位路边的司机提醒说一定要越野车。

好在阳光明媚,天空蓝的一丝云也没有。看着窗外的景色,心想这还没到地方呢,没准上面的景色会更美,就是路再难走也要到达目的地。

车走到山顶,到了一个叫松树头的地方,这里有一些木房,看样子是夏天旅游度假的地方。举目四望,真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脚下山连着山,岭连着岭,松树顺着山谷,一沟一沟的,山朝阳的一面地面裸露着,背阴的一面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松树在这一面整齐地排列着。白色毡房里飘出的袅袅炊烟,给深山老林增添了一些生气和活力。

因为温暖的阳光,融化的雪水,养育着仍在生长的稀薄牧草,牲畜的生存就有了保障。哈萨克人的冬窝子往往都选在四面环山的扇形谷地,这里很少遭遇寒流侵袭,阳光相对集中,气温也比较稳定,是牧人祖上传承下来的生存经验,他们就是这样一代一代走着同样的路,在山区找到理想的安身之处。


《汉书·西域传》记载,汉文帝时,天山之北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塞人的天下。塞人逐水草而居,是上古亚洲史上最活跃的游牧部族之一,后因大月氏西迁,一支塞人南下征服尼泊尔等地,最后进入印度;而留居在天山以北的塞人则建立了单桓、劫国等部落小国。盐碱草坡上,突兀地散落着一片生着红色苔藓的大小石块,有人说这是古赛人堆砌留下的痕迹。


在山顶的一个岔路口,有一个很简易的路牌,上面指明去索尔巴斯陶的方向。

我们顺着路下山,往里的路几乎没有多少车辙,只有牲畜走过的蹄印。山里只要下雪就很大,大到足以中断交通。早在入冬之前,牧人们就准备好了充足的过冬物品,因为大雪之后,冬窝子就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王国。

牧人们要在这里度过四至五个月的漫长冬日。但是,对于一个无拘无束,习惯到处走动的游牧人来说,冬窝子的生活实在是太单调了。在这里,牧人们少了羊群在深草丛中漫步的舒畅,少了马驹在草地上打滚的欢快,少了一顶顶毡房在草原上若隐若现的浪漫,还少了清新的草香和夏日的冬不拉琴的弹唱……

冬窝子里的一天很短暂,当太阳从山顶冒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时了,到了下午六时太阳就西沉了,晚归的羊群集中在干燥的地方,在暮色黄昏的笼罩下,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开始做着一个又一个绿色的梦。

我们越往里走越觉得暖和,外面的棉衣有些穿不住了。

空中的老鹰在盘旋寻找着猎物,一群麻雀紧贴着山坡飞行,路上的积雪被中午的太阳晒融化了。

车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在山坳里转来转去,山道边的树林里不时能看到牧民的毡房,冬天他们很少遇到山外来的人,看到汽车,就惊叹地问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当我们说明来意时,他们更是不可思议,因为这里的景色他们天天看已经习以为常了,可对于我们这些山外人来说,这种林海雪原的美景是不多见的。

车顺着路一直走到一个很大的山梁上,有一道门上写着:“索尔巴斯陶度假村”。里面有一些平房,是夏天旅游用的,现已人去房空。

可以想象到夏天这里满山鲜花,大地一片葱绿,举目远望,山峦叠嶂,一定是一幅很精致的山水画。可谁又会在冬天来这里,欣赏这般冬天的美景呢?

人们常想去触摸真实雄伟的雪山,而我们现在就站在雪山之巅,大地被白雪覆盖,只有松柏和蓝天,这里如此宁静、空气透明、视野开阔,而且比山下暖和,难怪聪明的牧民把这里选为理想的越冬之地。


第二年的6月,我又一次来到这里。

进山的时候天上下着雨,同来的人问要不要继续前行?我有点犹豫,但没有说出来,硬着头皮往前走。盘山路上雨下的越来越大,车在泥泞的山路上几次打滑,无法前行,我们不得不一次次下来推车。

天黑前终于到达目的地——条件简陋的索尔巴斯陶度假村。还好,度假村的老板帮着生着了屋里的火炉,同来的几位女士围着火炉还瑟瑟发抖。没带户外装备的挤住在屋里,我们几个带帐篷的冒着雨支起帐篷,一夜听着雨声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晨,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天晴啦!”。我急忙拉开帐篷朝外看,果真雨过天晴,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昨日还愁眉苦脸的同事顿时来了精神,大家顾不上洗漱,纷纷拿起相机就往山头上跑。

在山顶环顾四周,难得一见的云海将整个山涧覆盖,云层有的像奔腾的野马从一座山翻过另一座山,有的像海浪一样贴着山在山谷里飞舞,还有的像着了魔法似的一点点地蒸腾起来化为乌有。

随着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整个山野变得亮堂起来,好似又拉开了一个帷幕,眼前山坡上盛开着各种各样的野花,牧民的土屋上升起淼淼炊烟,出圈的羊儿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撒着欢。难得一见的美景,让大家舍不得离去。

跟大自然接触后,我的心灵变得足够大,足够开阔,也足够纯净。人生活在社会上,会沾染上很多杂质,大自然可以洗涤心灵,在这里,你没有了名字,没有了背景,你只是自然中的一棵树、一棵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铭科技新机爆料
铭科技新机爆料
测评分享业内吐槽,欢迎拍砖
105文章数 1958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旅游要闻

肉桂,美国“节日季”的味道

头条要闻

美国高超音速导弹试验再次失败 五角大楼发声

头条要闻

美国高超音速导弹试验再次失败 五角大楼发声

体育要闻

有利拉德没有他们?NBA75巨星谁选的?

娱乐要闻

跌破眼镜!李云迪一夜变成法制咖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李佳琦薇娅一晚卖了189亿,税收怎么算?

汽车要闻

宝骏新款RS-3命名RS-3 SOODA 苏打汽水喝起来

态度原创

手机
亲子
本地
家居
公开课

手机要闻

小米折叠屏旗舰迎重磅升级!小米高管剧透三大核心

亲子要闻

不顾婴儿痛苦挣扎,父母强制婴儿戴头型矫正器,只为了孩子头更圆

本地新闻

奇门兵器大揭秘:刺客信条武器竟来自印度?

家居要闻

祖孙三人同睡一张床 43㎡老屋爆改后拥别墅级厨房

公开课

荒唐人生:一代明相张居正,最后牡丹花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