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毛泽东对菊香书屋有着特殊的感情,居住18年,只要求床要“特殊一点”

0
分享至


文/霞飞

1949年毛泽东搬到中南海菊香书屋居住,到1968年正式搬到中南海游泳池,他在这里工作、生活了近二十年。他喜欢这里,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

这里“有家的感觉”

1949年毛泽东进城后,一开始是不愿意搬到中南海去居住办公的。他认为,这里是皇家禁地,而新中国政权,是人民政权,新中国领导人,不应该住到象征皇权的皇家禁地去居住办公。因此,他一直住在香山双清别墅。但是,在筹备建国和之后一段时间里,中央的事情很多,几乎每天都有重大事情要处理,有许多重要会议要开,都要到城里去,毛泽东住在双清别墅,每天往来于郊区和城区之间,一是费时间和汽油,二是每天都要布置警戒,三是毛泽东中间休息不方便,四是毛泽东与在城里办公的其他领导人议事不方便,五是毛泽东本人也劳顿。鉴于这种情况,周恩来等其他中央领导人劝毛泽东住到城里来,而住到城里来,最好的居住办公地点,还是中南海。面对实际情况,毛泽东也被说动了心思。最后同意搬进中南海。周恩来为毛泽东搬进中南海一事,考虑得很周到。他踏查整个中南海后,认定只有菊香书屋,最适合毛泽东居住和办公。他和毛泽东讲了这个意见。

周恩来和毛泽东都对菊香书屋不生疏。周恩来到城里办公时,这里是他临时休息的地点,后来成了周恩来在城里的临时办公、居住的地点。毛泽东到城内开会、处理重大事务,中午休息时,周恩来便安排他在菊香书屋休息。因此,毛泽东很痛快就同意了。周恩来则搬到西花厅去居住、办公。

菊香书屋建于清康熙年间,是当时清朝皇家在中南海里的独立建筑群——丰泽园的一部分。丰泽园由许多小院落组成。进入丰泽园庭院,迎面为颐年堂,之后为澄怀堂,澄怀堂之后为遐嘱楼。穿过颐年堂东侧,有走廊通往东面的一座四合院。这个四合院出入的门厅上有一个匾额“菊香书屋”。这就是康熙题联“庭松不改青葱色,盆菊仍靠清净香”的菊香书屋。

毛泽东一踏进菊香书屋,便决定把自己居住的房间兼办公室确定在北房紫云轩。毛泽东是诗人,对李白的诗非常喜欢,自然知道李白“西关乘紫云”的诗句,也清楚“紫云”的寓意,这大约是他把自己的居住处确定在紫云轩的缘故。不久,毛泽东平时办公使用的朴素设备和他日常生活使用的简单物品就被警卫人员搬进菊香书屋安顿好,他身边工作人员也随之搬了过来,分住在紫云轩的几个房间里。从此,菊香书屋的紫云轩就成了毛泽东办公和日常生活的地点,也成了他身边工作人员的住所。

毛泽东在这里一段时间后,适应并喜欢上了这个居所,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过这样的话:在紫云轩住,有家的感觉。建国后的十几年时间里,毛泽东只要在北京,就都居住在这里。那个时候,党内老同志和一些民主党派人士经常到菊香书屋去看望毛泽东,他们也常称毛泽东为“紫云轩主人”。

格局要适应工作

住进菊香书屋后,毛泽东曾对手下工作人员讲过,对这里的房子,不要改动,就保留原样,不要建新房子,更不要拆原来的房子,更不要装修。因此,毛泽东住在菊香书屋那么长时间,菊香书屋的房屋格局没有改变,仍然保留着康熙年间建造时的基本模样。对于菊香书屋这组建筑群内各房间使用的分配,毛泽东却有要求,他的要求是:必须适应工作。按照毛泽东的这个意思,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对菊香书屋各房间的使用作了如下的分配:

颐年堂的前廊往东的一座小四合院松寿斋,住毛泽东的亲属、子女及警卫、工作人员。松寿斋北面的菊香书屋四面各有五间房,内有办公室、会客室、卧室、餐厅、门厅,以及书房、藏书室等。从紫云轩大门进去,也是一个过厅。这过厅东西两面的山墙上相对着各开一门,东侧的门里就是毛泽东的起居室兼办公室。因为菊香书屋是毛泽东寓所院落的大门和门厅过道,这样菊香书屋就成了这所院落的代名词了。中央领导也就用“菊香书屋”代指毛泽东住处。


◆毛泽东生前住了十八年的住所——菊香书屋。

毛泽东自己办公和食宿使用的房屋安排,他身边工作人员的房屋安排,最大的特点就是有利于工作——毛泽东的起居室与办公室紧紧相连,甚至吃饭的地方也与办公室极近,使他能随时进入工作状态;他的机要秘书也离他住的地方很近,随时向他报告机要情况;他住的地方很方便地通向他去怀仁堂开会讨论问题的小路;他的藏书室与他办公的地方也极近,便于他随时去取书、看书。而且,这种格局安排,都是利用原来就有的房屋,没有拆毁任何原有建筑。

不许改建

菊香书屋是古建筑,毛泽东对它特别爱护,对这里的建筑,他不允许手下人随便拆、改、增。他住进来后,就严肃地对手下人说:对这里的建筑,不要动,要保留原来的样子,不能随便改建。菊香书屋院内过去种植了许多树,特别是院中的龙爪槐很有特点,而柏树由于种植时间很久了,长得高高大大,树荫将院内房屋罩住,加上古建筑的飞椽伸出去很长,这些都挡住了阳光。每天,即使是晴朗天气,能够照进毛泽东卧室和办公室的阳光也很少,到阴天,毛泽东居住和办公的房间就更暗了,而毛泽东办公、读书,都需要光线好一点。当工作人员考虑要将院内树林伐去一些、或者将屋檐改建一下时,被毛泽东制止了。他说,这里是古代建筑,树木和屋檐都不要动,光线差,可以用灯光照明嘛。由于毛泽东有这个话,菊香书屋的树木和房屋结构一点儿也没有动,毛泽东则一年四季都借用灯光照明看书。为了节约用电,毛泽东在夏季办公,白天不开电灯,只是到了秋、冬、春三季,房间里实在太暗了,白天不开电灯就看不清楚书籍和文件,他才让工作人员开电灯,但也仅仅是开他桌子上和床头的台灯,其他电灯,必须是用时再开,用后要随手关闭。


◆中南海菊香书屋。

住在菊香书屋的毛泽东,经常外出开会或者会见外宾,要乘车。每次乘车,他都必须步行到丰泽园的门外,或走出紫云轩东侧夹道北头的便门,才能上车。工作人员考虑他要走很长的路才能乘车,要改建菊香书屋,使汽车能够开到毛泽东方便乘坐的地方。毛泽东知道后予以坚决制止。他决不为了自己乘车方便而让手下人改建菊香书屋。他再三表示不要修建。有人提出,不许改建菊香书屋,可不可以搬到另外的更好一点又方便的地方去住呢?毛泽东摆摆手。他不同意搬家。就这样,毛泽东住在菊香书屋的日子里,一直是步行到丰泽园的门外或走出紫云轩东侧夹道北头的便门乘车外出开会、会见外宾。

不睡高级弹簧床,只睡木板床

毛泽东一生简朴,对自己睡的床,也要求简朴。他决不许手下人给自己配备高级的或者豪华的床。毛泽东刚到菊香书屋时,看到为他收拾好的卧室里,安放的是一张弹簧床,便一脸的不高兴。他立即把工作人员叫来,问这张床是怎么回事。工作人员说,这张床原来就放在这间卧室里,我们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床,大家一商量,觉得这张床比主席以前睡的任何一张床都要好,睡在上面,就像睡在沙发上一样,便没有动这张床,保留了下来。毛泽东听了这个解释却动了气,他高声责问工作人员:“为什么要给我配这样的床?这床比木板床得多花多少钱?为什么昨天能睡木板床,今天就不能睡了?我睡木板床已经习惯了,觉得睡木板床就很好。我不喜欢这个床。”见工作人员不说话,毛泽东下命令道:赶紧撤走这张床,我还是睡木板床舒服。

来中南海之前,工作人员考虑为毛泽东预备的卧室里已经有了那张弹簧床,便没有把毛泽东以前睡的木板床搬来。他们劝毛泽东,暂时在这张弹簧床上休息。毛泽东却坚持不睡这张弹簧床,他坚决地说:弄了木板床来后我再睡。接着,他即伏案工作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工作人员搬来一张木板床,毛泽东才睡觉。那张豪华的弹簧床,毛泽东让工作人员搬走了。

对于工作人员后搬来的这张木板床,毛泽东比较满意。他在菊香书屋居住办公时,有每天上床后和醒来时要躺在床上读一会儿书、看一会儿文件的习惯。一开始,他把一张旧桌子放在床边,把自己躺下要读的书和文件放在这张旧桌子上。时间一长,毛泽东读的书和文件多了,这张旧桌子也放不下了。工作人员发现这种情况后,为了便于毛泽东随手取书和文件来读,就找木匠将这张木板床做了改造,从横向上将其加宽,使这张木板床的宽度足有五尺多。毛泽东看到了这张改造后的木板床,很满意。后来,毛泽东就把自己躺下要读的书一摞摞有秩序地排在床铺的东半侧,形成了床的少半边放书,大半部分睡觉的格局。

从此,毛泽东睡的这张木板床便有了两个特点,一是极为普通,没有任何雕饰。当时一般人家的木板床多数也是有一点雕饰的,而毛泽东用的木板床则一点雕饰也没有。二是十分宽大,在旁边可以放很多书。

毛泽东在菊香书屋的卧室里有了这张大木板床,每天躺在床上看书、看文件,更方便了。他很高兴,曾对身边工作人员说:“我比一般人在床上度过的时间要多,因此,我的床要特殊一点。”毛泽东所说的“特殊一点”,实际上就是把床加宽后,便于在床上放书。毛泽东所说的“我比一般人在床上度过的时间要多”,就是说他在床上读书的习惯与别人不同。而且他在床上读书的时间是很长的。据毛泽东身边卫士回忆,他们在毛泽东身边时,毛泽东常常工作到后半夜,凌晨才上床休息。实际上,毛泽东上床后也不会立即睡觉,而是躺在床上读书。有时读书一个多小时,有时读书两三个小时,有时一读就是几个小时,直到卫士们从窗子外边看到毛泽东卧室里的灯也关闭了,这才表明毛泽东真的睡觉了。这个时候,往往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四五点钟了。

毛泽东在菊香书屋的办公室

从紫云轩的过厅走进去,穿过北门,就是毛泽东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十分简朴。

一进毛泽东办公室,就可以看到西窗下呈东西向放着一个大写字台,与西窗恰成丁字形。这张写字台特别大,上边可以放许多文件和书籍。在他的写字台桌面上铺着绿色绒衬里的玻璃板。写字台上的西头放着待办的文件,桌子中间部分的前边,放着文房四宝的笔、墨、砚及铜墨盒,办公用纸放在了与文件相近的地方。写字台东头放着毛泽东已经批阅处理完毕的文件。每天,工作人员从他办公桌东头取走大批经毛泽东批阅的文件,交有关部门办理。台面靠右手一端漆已脱落,着腕处则有一道深沟。就是在这个写字台上,毛泽东起草了一系列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文章、指示、命令……在写字台前靠南墙放着一把旧转椅,这是毛泽东坐着办公用的。他为什么要这样放?前文已经说过,毛泽东不让工作人员改建菊香书屋,因此他的办公室里光线也不好,毛泽东为了借西窗的光线办公,特意吩咐工作人员将写字台靠近西窗,他自己也需要背南朝北坐着。这样做,也方便他右手执笔办公。办公桌东头有笔筒、台灯、茶缸和烟灰缸及来往信件。

在毛泽东办公桌上有一个铁皮旧铅笔盒,里面放着长短不一的十多支铅笔,旁边有一块橡皮。走近一看会发现,铅笔盒里还有许多已经很短的铅笔。对此,许多人不解。原来,毛泽东使用办公用品也极为节俭。他写信、起草文件,用毛笔,也用过钢笔,但大多是在比较正式的场合。平时他在批阅文件、看书时,使用铅笔(包括红蓝铅笔)很多,每天都要用秃十几支铅笔。值班卫士每天要把铅笔削好放在这个旧铁皮铅笔盒里,供毛泽东使用。铅笔用到只剩下小半截,毛泽东也不让丢掉,认为那是浪费,只要铅笔能拿得住,就不能扔掉,所以他的那个旧铁皮铅笔盒里总是有不少铅笔头。毛泽东就用这些铅笔头批阅了不少重要文件。


毛泽东刚刚搬进菊香书屋时,他的办公室里没有书架,他的书还是放在他过去长期转战时使用的几个大箱子里,这些大箱子都放在他办公室靠北的山墙的位置。毛泽东对他的书十分熟悉,哪本书放在哪个箱子里,他都知道,要用哪一本书,他就打开放那本书的箱子找出来读。建国后,毛泽东的居住地点也很稳定了,总是翻箱倒柜找书来看十分不便,因此,到1952年,毛泽东就用自己的稿费做了两个3米长、2米高的大书柜,仍然放在办公室靠北山墙的位置。替换下来的大箱子,毛泽东也不让丢掉,他到外地视察时,特别是到南方工作、居住时间较长时,仍然要用这些大箱子装上书,带去阅读。

毛泽东办公室中间,紧靠圆柱旁摆着一个长方形的茶几,上面并不放茶叶和茶具,而是放着两部电话机。一部红色的,是毛泽东与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中央政治局常委直接通电话时使用的。一部是黑色手摇电话,是毛泽东的秘书们按照毛泽东的指示与有关部门联系工作时所使用的。

毛泽东经常在他的办公室里会见党政要人,因此,他的办公室里摆了七张沙发,由北向东南呈弧形摆成一组,沙发前摆着三个小茶几,这样便于几大常委在毛泽东办公室会面商谈重大事情。毛泽东在他办公室里不光是与几大常委一起开会,也经常和民主党派领导人会面。毛泽东在这里开会时,经常坐在靠东偏北的那张沙发上,长期不变。毛泽东办公累了,也经常坐在这张沙发上看书,所以,在这张沙发后面有一个落地灯,平时不开灯,毛泽东和几大常委在这里议事时也不开灯,只有他坐在这里看书时才开灯。

毛泽东居住的菊香书屋,也有一个小会议室。这个小会议室十分简朴,只放有几张大沙发和几个茶几。茶几上放着几个烟灰缸和几个茶杯。这个会议室与他的办公室仅隔一个过厅,毛泽东从办公室走到小会议室开会很是方便,毛泽东刚搬来时,这个小会议室用得比较多,他经常在这里连续与党政等方面领导同志讨论重大问题,有时刚刚开完一个会,接着又开下一个会。还有的会从下午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到50年代中期,这个小会议室就很少用了,因为毛泽东历来的习惯是一切从简,只要政治局几个常委来开会时,就在他的办公室放着几张大沙发的地方开会。如果开会的人多,他就直接步行到颐年堂去和大家一起开会。

毛泽东从菊香书屋外出去开会、视察、会见外宾,大多数时间是从办公室里直接走,因此,他的办公室北山墙的西头,放着一个木制的三角衣架,上面挂着毛泽东外出办公要穿的大衣。此外,靠近北山墙还有个板式的大衣架,呈东西向摆着,是供来毛泽东办公室开会的首长挂衣服用的。

毛泽东在菊香书屋的寝室和办公室之间没有走廊相通,不管是刮风、下雨或下雪,毛泽东去办公室时,都得穿过这个露天的院落。不过,毛泽东办公时间很长,常常是穿过院落到办公室去,办公十几个小时,才回寝室休息。菊香书屋的厨房与寝室、办公室之间也没有走廊相通,不管什么天气,都是值班卫士靠那个木制的方提盒,将饭菜提来送给毛泽东吃。毛泽东常常夜以继日地工作,饿了,就在办公室里吃一点东西,继续办公。


◆菊香书屋的小院。

毛泽东在菊香书屋的办公室实际上使用了菊香书屋的东厢房的两间。如果把过厅也算上,共用三间房子。面积是不算大的。就是这不大的地方,毛泽东也要尽量用足。在办公室的过厅里,摆着一张八仙桌子和几把椅子,毛泽东工作到深夜时,就在这里用餐,内宾来拜访,毛泽东招待他们吃简单的饭菜,也在这个地方。

不让拔草,不让摆花

菊香书屋中原来就种植许多树木,也有草坪。春季,这里抽绿吐蕊,飘来阵阵清香;夏季,草木繁盛,树影婆娑,使这里显得幽静恬淡。秋季,金风吹得满院清爽。冬季,这里清静温馨。这些都是菊香书屋的建造格局和有规律地种植的树木使然。毛泽东自然了解这一点,他搬进菊香书屋后,特别喜欢这里的树和草,对之格外爱护。有一次,工作人员嫌院中杂草太多,动手要将其拔掉,毛泽东见了,微笑着和蔼地说:“莫拔莫拔,莫伤了无数生命。”就这样,菊香书屋的小草就被毛泽东保护下来了。这些小草日夜簇拥在菊香书屋的四周,为彻夜操劳的领袖置换新鲜的氧气。

毛泽东刚刚搬到菊香书屋时,发现这里摆放着许多名贵的花,他看了不高兴。原来,这里在民国时期开辟为公园,公园主办者为了吸引游人,特意在菊香书屋摆放了一些名贵的花。当毛泽东了解到这一情况时,也不好对工作人员发火了。他转而采取和工作人员商量的口吻说:“过去这里是公园,由他们随意美化,我们不干涉。可现在我住在这里,就不要摆了吧。摆一点松柏怎么样?”工作人员不理解毛泽东的意思,毛泽东就进一步解释说:“你们知道,到我这里来的人很多,以后会有工人农民来。”毛泽东解释道,“他们来了,就是为了看看我,看看我住的地方。如果我这里摆了那么多的花,那他们也会上行下效向我看齐,养成这种虚荣的风气就不好了。”工作人员理解了毛泽东的意思,立即找来花工,第二天就挪走了全部花盆。菊香书屋院子的十字路口处,有一棵常绿的棕树和一对无花果木,因为是树木,不是花,也就留了下来。对此,毛泽东也没有再说什么。此后,在菊香书屋,只种植一些树木,顶多摆放一两盆绿草,再没有什么名贵的花。对此,毛泽东十分满意。他喜欢绿色,但决不允许手下人摆花。目的是带头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

菊香书屋,真正是毛泽东的“书屋”

在清朝,建筑菊香书屋的目的,就是供皇帝藏书、读书。清代的皇帝们究竟在这里藏过多少书、读过多少书,已经无法考证。但毛泽东搬进书屋后,确实在这里藏了大量书籍,也阅读了大量书籍。这里可以称为毛泽东真正的“书屋”。

菊香书屋里有毛泽东的书房、藏书室,存放着大量毛泽东的书籍。此外,他的卧室和办公室里也摆放着他大量的书籍。毛泽东逝世后,工作人员整理毛泽东在这里的藏书,初步统计有近十万册。一生喜爱简朴的毛泽东,对书籍却多多益善。他逝世后,中央成立了一个由多人组成的整理毛泽东藏书的小组,他们完成编制毛泽东藏书目录,就用了整整三年时间。


毛泽东不光藏书,也勤奋读书。在菊香书屋所藏的书中,大多留下了毛泽东阅读时的画线和批注。有的书,毛泽东不只读一次,而是多次阅读,书上留下了他不同时间阅读时用不同的笔写下的不同的批注。用“读书破万卷”“学富五车”来形容毛泽东,是最恰当的。毛泽东一生读了多少书,恐怕谁都说不清楚。他阅读的范围十分广泛,包括政治、经济、文学、艺术、历史、自然科学等许多方面。在这些书籍中,毛泽东偏爱阅读的是历史书籍。毛泽东读书,几乎达到手不释卷的程度。他在处理公务、办公之余,只要有一点空闲时间,就拿起书来读。为了阅读方便,在他的办公室、寝室、饭桌、卧榻甚至卫生间里都放着书,这样,他可以随手拿起阅读。毛泽东工作到凌晨睡下时也要半卧着读一会儿书。据他身边工作人员回忆,那时,他们有要事进毛泽东寝室时,总会看到他正在全神贯注地读书,一点儿也没有觉察有人走进来,读到有趣之处,常常听到从他那抖动着的喉部迸发出的“格格格”的笑声。

在菊香书屋,做出许多重大决策

建国后的毛泽东曾经在菊香书屋作出许多决定共和国发展历史的重大决策,许多决策是毛泽东的得意之笔,因此,毛泽东对菊香书屋有特殊的感情。

抗美援朝的决策是在菊香书屋做出的。当年在毛泽东身边的卫士们至今还记得毛泽东在菊香书屋办公室中经常对着墙上挂着的朝鲜半岛地图日夜深思的情景。

“三反”“五反”的决策是在菊香书屋中做出的。毛泽东当年在菊香书屋办公室里阅读了大量反映一些干部贪污腐败情况的材料。他发出的震怒之声,似乎至今仍在菊香书屋绕梁。他在这里作出的反对腐败的决断,保证了共产党队伍的纯洁。

农业合作化的决策是在菊香书屋作出的。那时,毛泽东在这里日以继夜地阅读了大量反映农村情况的文件。常常是:成堆的文件搬进来,经毛泽东批阅后的文件又成堆地搬出去。毛泽东关于农业合作化的大量批示是在这里写出的。

对新中国的发展轨迹产生重大影响的《论十大关系》,是在这里形成的。当年,毛泽东在菊香书屋不断地找人谈话,大量阅读各种材料、书籍,以致到了“连轴转”的程度。终于产生了至今仍然被称为中国独特社会主义道路先导的这个文献。

毛泽东在菊香书屋指导中国顺利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的任务,并且指导中共十八大顺利召开。之后,国家各项工作都在蓬勃发展。那时的毛泽东心情非常愉快,卫士们经常能听到毛泽东在菊香书屋哼唱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的唱段。

60年代初期对国家各项政策进行全面调整的决策,是在菊香书屋里做出的。经过调整,中国进入了大发展大繁荣的轨道。

……菊香书屋的一草一木见证着这些历史。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党史博采
党史博采
全国公开出版的主流党史期刊。
219文章数 4887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125件荣获标章殊荣!全球 华设计大奖得奖作品速览

头条要闻

媒体:邓励、华春莹有新职 透露中国外交工作一些情况

头条要闻

媒体:邓励、华春莹有新职 透露中国外交工作一些情况

体育要闻

丁彦雨航大概恢复到了巅峰期的…58%?

娱乐要闻

“老戏骨”张国立的红与黑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孟晚舟感言:过去三年团队越战越勇

汽车要闻

联名漫威电影 雷克萨斯发布10款概念车

态度原创

时尚
旅游
房产
游戏
公开课

Lyst第三季度时尚品牌产品热榜出炉

旅游要闻

一份小众的杭州赏桂路线,请收好!

房产要闻

临港买房,不急!

传统单机类《刺客信条》或将终结?《刺客无限》爆料

公开课

楔形文字无人能译,青年教师醉酒后竟破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