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40年代黄金大战:胶东人民“虎口夺金”,13万两黄金运往延安

0
分享至


在世界经济体系中,黄金就像定海神针一样,是衡量人类财富价值的重要标尺,正如马克思所言:"货币天然是金银,金银天然不是货币。"

而在战争年代,黄金的硬通货属性更加彰显,毫无疑问是各方争夺的重要战略资源。

回顾上个世纪中国大地上的那一场旷日持久的抗日战争,不少人都会心生好奇:延安红色政权,究竟是如何在国民党的"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政策下,筹措抗战经费的呢?

这其中就有一段13万两黄金艰难辗转从山东运往延安的悲壮血泪历史……

13万两黄金撑起中共抗战的物质保障

上个世纪40年代,正当抗日战争陷入胶着僵持的艰苦阶段之际,国民党政府却悍然停止了给八路军拨付军费。

并且对抗日根据地实行严格的封锁政策,导致在日军大规模扫荡下左支右绌的中共财政状况雪上加霜。

中共中央一边发动根据地军民搞"大生产运动"自救,一边多管齐下,进行精兵简政、加强税收以及想方设法筹措经费等多种举措开源节流。


在当时的困境中,开采和收集硬通货黄金无疑是最有效地解决财政困难的物资储备手段。

毛主席曾直言不讳地指出:"把票子搞到延安来,什么东西都买不到,多搞'通货'来比较好。"

放眼国内,位于山东胶东半岛招远地区自古就是以丰富的黄金资源著称的"金都天府",但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沦为了奉行"以战养战"策略的日本侵略者牢牢把持的肥肉。

日军在1939年2月侵占招远时就喊出了"宁失招远城,勿失玲珑矿"的口号,公然宣称华北第一大金矿——玲珑金矿是"东洋第一优良矿",并通过民间收购、开采掠夺等手段。

在6年半的时间里"掠夺玲珑矿田黄金27万两"!

为了阻止日军对我国黄金资源的疯狂搜刮,同时也为了支援抗日民族战线,中共胶东特委早在抗战初期特设了"胶东黄金工作委员会",与日军、伪军和汉奸展开了争夺胶东黄金资源的殊死搏斗,"虎口夺金"。


到了1940年,中共中央为了应对日益紧张拮据的财政危机,派出近百人奔赴山东发起"黄金抗战",竭尽全力为延安输送黄金通货和现款经费等重要物资。

在胶东特委和金矿内部的地下党员以及矿工们的配合斗争中,源源不断的金矿石、金粉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悄悄运出。

加工成黄金后,又通过"渤海走廊""滨海通道"两条秘密交通线,运抵山东分局,然后再由绝对可靠的人员秘密接力送到延安。

长达数年的"金援"过程险象环生,无数革命志士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支持了根据地军民的敌后抗战。

在内外交困形势最为严峻的1941年,中共中央军委甚至不得不派遣时任军委供给部部长的邱会作,亲赴山东为运送巨额黄金保驾护航。


据战后的考证统计,抗战时期胶东军区总共运送了16万两黄金到山东军区。

而处于抗战前沿的山东根据地为了顾全大局,在残酷的生存环境中仅仅留下了3万两黄金用作战争经费。

其余13万两黄金悉数运抵延安,不仅缓解了中共财政危机的燃眉之急,更在物质上支撑起了保障中共敌后抗战胜利的"半壁江山"。

惊心动魄的"虎口夺金"

在沦陷区,日军对招远金矿的管控十分严格,不仅成立开发机构毫无节制地加紧对矿区黄金资源的开采掠夺,还为了杜绝抗战力量的渗透,成立了黄金稽管大队。

全面管制黄金成品,严查私贩行为,发现亲共者一律格杀。

日军重兵占领金矿后的血腥恐怖政策吓不倒不屈不挠的中国人民。在时任中共胶东区工会书记的苏继光等人深入群众的组织领导下,当地民众机智灵活地开展了各种各样的"夺金"斗争。


例如秘密修复被炸毁的金矿组织生产、组建地方武工队策反、锄奸以及有的放矢武装伏击敌人的运金车辆、化整为零暗中输送碎金至中共地下收购站等不一而足。

在玲珑金矿之下,矿工们有的用烂石头替换高品位金矿石,有的将矿井中的金矿石砸碎夹带出来,同时还故意破坏阀门、零件,制造各类机械故障破坏生产,让日军焦头烂额。

后来甚至还出现了日军在矿山南边掘进,中共在北边挖洞的针锋相对的局面。

在与日本侵略者的斗智斗勇中,胶东军民累计夺下30多万两黄金,并不惜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以掖县北昌村的共产党员吕品三为例,他在1939到1943年期间与志同道合的战友们通力合作,积极组织秘密收购、武装斗争等行动,从日军手中夺取了大量黄金。

不幸的是由于汉奸出卖,吕品三被3名以"走亲戚"为名长期潜伏在村子里的日本特务包围抓捕。


在招远城的日军司令部中,敌人对吕品三严刑逼供,他只坦诚自己就是八路军,其他人一概缄口不言。

恼羞成怒的日军残忍地将他装进麻袋用刺刀刺死。

而吕品三的母亲按照他之前的叮嘱,将儿子交给自己的所有重要机密文件全部付之一炬,切断了敌人追查其他同志和黄金下落的一切线索,同时也湮灭了他的英雄壮举……

"黄金抗战"的复杂多样性并不止于此。中共胶东特委先后正式成立了"招远采金委员会""玲珑采金局"统一领导黄金采集工作。

并在胶东抗日根据地自主建立了九曲、灵山、金翅岭等大大小小的金矿,同时还形成了多种所有制的生产方式,比如公营金矿、公私合营金矿、私营金矿、矿工集资的合作社金矿等。

在敌人虎视眈眈的军事威胁下,试图通过正常的经济手段,大力发展黄金生产,维护市场秩序。


以鲁中抗日根据地农民开采沙金为例,中共工商局给予鼓励和保障,对所有的金农造册登记。

通过粮食交换、北海票或其他货币支付报酬等方式收购他们所产出的金沙,保护他们的生产积极性。

根据地的金农没有机械设备,只能通过土法生产黄金,即手工砸碎黄金矿石后,上碾子压磨成金沙,再用水淘洗,从沙里淘出金屑,效率不高,成色也不稳定,但从来没有人掺假。

他们纷纷苦中作乐地表示,只要有粮食、饿不死就好,土法产金简单也好,日本鬼子来了就散伙回家,让敌人什么也捞不着!

抗日战争中的"黄金大战"一定程度上瓦解了日军"以战养战"的险恶用心。

在中共的领导下,以集军事、经济于一体的科学斗争方式对抗敌人同步推进的军事侵略和经济掠夺,激起民众抗战的血性和信心。


然而,这些斗争的最终目的是突破重重封锁拦截,穿越敌占区将千辛万苦汇集的黄金安全运抵延安。

为了严守秘密顺利完成任务,整条运金线路上有许许多多无名英雄的流血牺牲都鲜为人知……

危机四伏的血色运金之旅

高度机密的运金之旅艰险重重,一般情况下动用两个连的兵力,绝大多数都是精挑细选的忠诚干练的八路军战士。


他们出发前才接到严令,运送的时间、地点、路径、兵力和交接过程等信息不能向任何人泄露分毫。

一路上战士们不仅要千方百计躲避频繁的军事扫荡,还要小心翼翼地穿越敌人炮楼的重重封锁线。

他们身穿特制战衣,各自携带10两左右的黄金,既要保证方便行军,又要做到遭遇敌情迅速随机应变。

可以说几乎每一块安全运抵延安的金块上,都沾染着战士们出生入死的血汗印迹。

1940年冬,山东军区不得不一次性运送3万两黄金至延安为党中央的财政纾困,为此动用了两个营的兵力。


每位战士们身上都缠着重量不等的黄金,还要护送几十匹驮着装满黄金箱子的骡马突破一道又一道"生死线",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

1941年冬,一支八路军运金部队深夜宿营诸城县一个村落时,遭到了数倍于己的日军偷袭。

浴血突围回到胶东根据地的幸存战士都牢牢记住了一句日语,询问翻译才知道是"黄金部队"的意思。

由此怀疑极有可能是运金路线使用频繁,通讯密码已遭日军破译,导致敌人提前设伏重创我军。

我军炮兵部队的主要创建者之一朱瑞将军抗战时期在山东浴血奋战了四年。

1943年作为中共山东分局书记去延安参加"七大"时,身先士卒地在腰上绑了一个黑布口袋,装了一寸宽两寸长的金砖作为上缴党中央的经费。


而在当时,为了避免歹人见财起意以及引来敌军关注等风险,朱瑞对此也是守口如瓶的。

多段交通线构筑秘密运金路线

由于从胶东至延安的运送黄金路途遥远,秘密交通线路缜密规划对于顺利完成从胶东抗日根据地运送黄金到延安任务生死攸关。

因此,这项工作由山东根据地领导人黎玉亲自负责指挥、部署和安排,具体线路高度保密,由多段交通线构筑秘密运金路线,灵活安排,适时调整。

据当年鲁中黄金管理和运送的亲历者回忆,北海银行鲁中分行是鲁中黄金开采和转交的集中单位。

等到胶东交上来的黄金和鲁中的黄金会合后,由黎玉见缝插针利用护送过路领导干部、首长的机会夹带运送。


或者把握住战事相对稳定的宝贵时机,安排运送黄金的队伍经事先规划好的交通线,在沿途部队的加持下运往延安。

作为山东根据地的主要领导,黎玉长期与党中央保持着密切的情报联系,掌握着第一手战时情报信息。

一旦有大规模的战事或日本侵略者"大扫荡",运金行动就必须暂缓,部队运送的出发时机至关重要。

总体而言,出自胶东抗日根据地的黄金最初通过"渤海走廊"兜圈子,巧妙避开敌伪势力密布胶济铁路东线,运送到山东军区所在的沂蒙山区中转。

后来为了缩短交通距离,根据地军民齐心协力艰难打通了"滨海通道",把胶东黄金运抵沂蒙山区的时间节约到了两天以内。


而从中共山东分局出发的运金部队,辗转途经沪上交通线、冀鲁豫边区交通线两条必由之路。

长途跋涉跨越山东、冀鲁豫、太行、陕甘宁等多个抗日根据地,最后抵达太行山地区和延安。

这一真实而重要的历史事件随着蒙尘史料的解密才渐渐广为人知,堪称是"黄金抗战版长征"

可以说中共领导下的"黄金抗战"充分体现了"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

在全面抗战打响后的1940年11月,国民政府却停发中共经费,导致中共中央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双重严峻危机之中。

但在无数中华儿女拳拳爱国心的人民战争汪洋大海中,延安红色政权涅槃新生。


有着出产黄金的胶东招远等地区的山东根据地,经济形势相对较好,这里的军民上下一心,怀抱"抗战必胜"的坚定信念。

毅然从挽救民族危亡的大局出发,克服重重困难,倾囊无私上缴数量惊人的黄金支援党中央和兄弟根据地。

为中共中央坚持领导抗战到底,并打破国民党对红色政权的经济封锁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障。

尽管战火纷飞的年代出于高度保密的需要,很多重要文件都已经灰飞烟灭了,从胶东抗日根据地送到山东分局和党中央的黄金数量无法进行详细的精确统计,仅有据可查的就多达13万两黄金之巨

新中国和人民不会忘记如此肝胆相照的奉献壮举,这段波澜壮阔的"黄金抗战"史实值得永远铭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尘缘亦绝
尘缘亦绝
喜欢历史,分享有趣历史知识
3276文章数 2528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