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酒醉,我睡了闺蜜的弟弟,一夜纵欲过度我竟然沦陷了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网文《和小狼狗谈恋爱》,作者:药郎君,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1

凌晨三点多,某论坛的生活组悄无声息多了这样一个帖子。

“醉酒后,和闺蜜的弟弟在一起了,楼主该怎么办?急!急!急!”

该论坛是最不缺夜猫子的地方,只要事情够劲爆,半夜都能起千楼。

帖子一出,网友们纷纷出来冒泡。

1楼: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姐姐干得好!

2楼:弟弟帅不帅?帅不帅?

3楼:闺蜜:“我拿你当闺蜜,你竟然看上我弟弟?”

翻了一页,全是调侃揶揄的。

第二页总算有个出谋划策的朋友:“趁现在半夜,起来悄悄溜走,然后假装无事发生。”

我从浴室伸出个脑袋,偷偷望了眼床上睡着的俊秀少年,纠结地打字,“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又有网友回复,“那楼主你就负责吧!”

“可是他是我闺蜜的弟弟耶,而且我比他大9岁……”

“老牛吃嫩草?不错,楼主干得好!”

“……”我无语泪凝,“拜托,家人们快别调侃我了,快想想办法啊!”

“楼主自求多福吧!”

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的,后面的网友全都开始排队整齐地发这一句话。

我:“……”

蹲下身,我拧着眉思索,到底该怎么办呢?

我现在是一万个后悔,早知道就不该喝酒。

虽然一直以来我对他的确有好感,但他是闺蜜托我照顾的弟弟,又比我小那么多,所以说,我向来是有色心没贼胆,哪知喝醉了就像吃了熊心豹子胆,做下了错事。

我现在脑袋里特别乱,压根不敢想象路谦醒来会是什么反应,也没想好该以何种反应来面对他。

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手放上把手,小心翼翼地开门……

“姐姐。”

门还没打开,背后突然传来少年微哑的声音。

我神色一僵,试探性地慢慢回头。

少年站在身后,头发凌乱。

他俯下身,距离我很近,嘴唇一张一合,“姐姐,你想逃跑吗。”

看着少年秀色可餐的脸蛋,我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撒谎道:“我只是想去上个厕所。”

“真的?”他瞥了眼带着厕所的浴室,似笑非笑。

假的!

我捂住脸,呜呜呜逃跑失败。

“姐姐,”他拉开我的手,与我四目相对,“你……”

我捂住他的唇,“能不能别叫我姐姐了。”

“为什么不呢?”他拉下的手,歪了歪头,翘起唇,“姐姐。”

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他叫我闺蜜就是很直截了当的“姐”,到了我这,就是叠声词“姐姐”,以前听着这个称呼,只觉得少年像小奶狗似的,乖得不像话。

而现在,听着“姐姐”两个字,油然而生一股罪恶感。

他生了一双清澈的小鹿眼,微圆,瞧着毫无攻击性,软软的模样实在叫人喜欢不已。

我抑制住蠢蠢欲动想要去揉他的头的手,打开门,淡定地走了出去。

2

凌晨四点,客厅里,我顶着一双纵欲过度的熊猫眼,义正辞严道:“昨晚的事,是我的问题,我已经深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路谦,我必须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哦!”

少年淡淡地应了声,然后……就没了?就没了?这家伙,发生了这样尴尬的事就这么淡然吗?

大概是我震惊的表情太明显了,少年笑了声,凑过来朝我眨眨眼,揶揄道:“姐姐,你不用道歉,反正我又没吃亏,姐姐,你也是第一次吧。”

少年语出惊人,我的脸红得那叫一个迅速。

再看罪魁祸首,一双无辜的小鹿眼悠悠地望着我,似乎根本不知道刚刚那句话的杀伤力。

我无奈扶额,打着商量,“路谦,真的别叫我姐姐了。”

听一次罪恶一次,简直太磨人了。

少年眼神暗了暗,“那叫什么?”

“名字吧!”

“檀檀。”

听着少年带着微微磁性的嗓音喊出这两个字,我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亲密的朋友家人都这么称呼我,我也没什么感觉,可到了路谦这,总感觉心跳都跳得不正常了。

可能是他声音太苏了,没错,就是这样!

路谦长相其实同声音反差很大,他生了张俊秀漂亮的脸蛋,但声音微低,带着淡淡的磁性,有点大提琴的醇厚感。

“那个,路谦,这次的事真的是个意外,我……”

“檀檀想装作无事发生吗?”少年的语气带着几分委屈,控诉的目光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渣女。


我咽了咽口水,纠结道:“那不然怎么办啊。”

少年意有所指道:“不该负责吗。”

我:“???”

负责?是我想的那个负责吗?

我干巴巴道:“你还小。”

少年朝身下看了一眼,抬眸,挑了挑眉,“小?”

我咳了两声,“我明明说的是年纪!”

“哦!我说的也是年纪啊!檀檀以为我说的是什么。”

少年狡黠的模样让我失语,真是败给他了。

哎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我回到最初的话题。

“你想要我怎么对你负责?我都28岁了。”

“这就是你不想负责的借口吗?”

“我哪里不想负责呢?”

“你说这个就是不想负责。”

“我没有,你别乱说。”

“那你就负责。”

“负责就负责。”

话一出口,少年露出满意的笑来。

好家伙,被他套进去了。

“你真的想好了,我可比你大9岁。”

“女大三抱金砖,大不了我就抱三块金砖。”

这回答……嗯……很无敌。

少年伸了个懒腰,揽住我往卧室走,“好困啊!我们回去睡觉吧。”

“哎,你回你屋去啊!”

“不要,和你睡比较舒服。”

我忍不住红了脸,“我等会儿还要起来上班。”

少年笑了声,揶揄道:“檀檀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说的睡是名词可不是动词。”

“……”我面无表情,“请问刚刚的事还能够反悔吗?”

“不能,”少年突然在我脸上亲了口,笑着道:“盖章无悔。”

3

“家人们,后续来了,我同弟弟在一起了。”

第二天,上班摸鱼,我悄悄在论坛更贴。

网友们纷纷留言。

“好家伙,还真搞到弟弟了,楼主你告诉你闺蜜了吗?”

“没有。”

事实上,我和路谦谈恋爱的事是保密的。

还记得早上我跟他说起这事的时候,少年沉下的脸。

不过,我还是没松口。

当初,路谦来月城上学,路瑶担心自己弟弟出门在外没人照顾,所以托了我照顾他。

我家和路家是几十年的邻居,我也是看着路谦长大的,一直以来都比较喜欢这个弟弟,这次暑假,路谦不想回老家,所以路瑶给我打了电话,让他住在我这。

自从来了月城上班,我已经有四年没有见过路谦了,小少年长成了大少年,已经隐隐约约透出成熟男人的感觉了。

人都是视觉动物,少年长得好看,性格又乖又奶,对于单身多年的颜狗来说,对他动心实在再正常不过了,朝夕相处下,我对他单纯的姐弟之情不知不觉就变质了。

但是,我从没想过我和他会有以后,这么说吧,路谦今年19,离他法定结婚年龄还有3年,而三年后,我都31了,万一三年后他另找年轻女友,我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说,我和他根本就不可能。

现在找我谈恋爱,大概就是图新鲜吧!

我心中打定主意,如果等半年他不说分手,那我就主动提出。

既然注定是一场短暂的恋爱,就没必要闹得人人皆知了。

下午,下班后回家。

一打开门,番茄肥牛卷的香味直勾勾地钻进鼻腔。

我换上拖鞋,抬眼一看,少年端着碗放在桌上,已经开始吃上了。

我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望了眼桌上,他今晚做的是简单的挂面,但是配上番茄和肥牛,这就是一碗不简单的面了。

“路谦,你怎么都不等我一起吃啊!”

“没你的份,只煮了我的。”

他理所当然道:“今早你的话让我生气了,所以不给你吃晚饭。”

少年,你吃我的住我的,怎么还这么理直气壮地扣我的晚饭?

生气吗?还真没生气。

在我眼里,路谦就跟小孩子似的,这种惩罚我的做法也非常幼稚。

我点开美团外卖,故意在他面前划了几圈,“我不怕,我有外卖。”

闻言,他立马眼疾手快地抢过我的手机,举高手,哼了声,“现在总没了。”

“你给我,”我跳起来去抢。

他左右摇摆,身高的优势让我手机边都没摸到。

“你别闹了,听话。”

“我没闹,我在生气。”

“那要怎样,你才能不生气呀。”

“你发朋友圈,给我一个名分。”

我叹了叹气,坐下,一本正经道:“路谦,我认真跟你说说吧,不要觉得年龄不是差距,男生本就比女生晚熟,你还年轻,思考问题不成熟,也不全面,只图一时快乐,但我和你不一样,我已经28了,如果我要谈恋爱想要的就是一个安稳,你能保证吗?”

路谦默了默,低声道:“我可以保证。”

我忍不住笑。

19岁男孩的誓言能当真吗?


反正我没当真。

“你喜欢我吗?”我问他。

“喜欢。”

他回答得很干脆,我也猜到了他对我有几分好感,不然就凭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被我“霸王硬上弓”呢,实际上是半推半就吧!

可是,年轻男孩的喜欢能维持多久呢?

我是个很理性的人,说好听点,叫未雨绸缪,说难听点,就是杞人忧天。

事情还没发生,我已经开始假设了。

“路谦,对我来说,谈恋爱不是小事,这样吧,如果半年后你还是喜欢我,我们就真正在一起。”

“所以说,现在是试用期?”

“你可以这么理解。”

少年将手机还给我,“你保证?”

“嗯?”我有点懵。

少年的眼里满是坚定,“如果我能做到你说的,你保证不要再拿借口搪塞我。”

“我保证。”

至少此刻,我相信路谦对我心意。

“我的气消了,给你吃饭,”说完,他便走到厨房,端出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番茄肥牛面。

我惊喜道:“原来你煮了我的啊!”

“不然呢,”少年似笑非笑,“吃你的住你的,我怎么敢理直气壮地扣你的晚饭。”

我:“……”这家伙,难道会读心不成。

4

第二天,这是难得休息日。

太阳穿过窗帘的罅隙透进来,我皱了皱眉,迷蒙地睁开眼。

隐约间,看到少年长身玉立的身影走了进来,他蹲下身,轻轻地拍了下我,“檀檀,起来早饭。”

我翻了个身,“不要,我还想睡。”

“起来了,吃完饭我带你去玩。”

我精神一振,回过头问:“是约会吗?”

少年笑而不语,这是默认了。

我瞌睡虫立马跑了几分。

虽然对我和他的以后没抱什么希望,但是现在该把握的还是得把握,太久没和异性约会,我都不知道约会是什么感觉了。

我“咻”地一下翻身下床。

甜甜的约会,我来了!

两个小时后,我看着人山人海的游乐场,无语望天。

“这就是你说的约会?”

“不喜欢吗?”

“我是28,不是8岁。”

少年皱起眉头,从兜里掏出一张便签,只见上面写着:约会圣地,①电影院②游乐场③公园。

“可是现在去看电影会不会太早了点?”少年的语气带着几分苦恼。

我忍俊不禁,这都是八百年前的约会圣地,现在都已经过时了,他到底在哪抄的?

“走,姐姐带你去玩密室逃脱。”

找了家店,选好剧本后,就等着老板找人和我们组队了。

等了几分钟,竟还碰到了熟人。

“叶檀。”

我回头一看,从门口进来个高大男人,五官端正,气质儒雅,正是上个月才来公司的技术组组长,我的顶头上司。

“好巧啊,谢组长,你也来玩啊。”

谢鸿笑了笑,“非工作时间,不用这么见外,叫我名字就行了。”

又介绍了一下他身边的少女,“这是我侄女,谢敏敏,今年刚上大一,小姑娘趁暑假出来玩玩。”

我笑着点头,又听见他问道:“你身边的这位是……”

“是……我的弟弟。”

话一出口,桌下被少年握着的手一痛。

这家伙,竟然掐我!

再一看,少年清澈剔透的小鹿眼透着几分委屈,看起来十分可怜。

我心一软,算了算了,谁叫理亏的人是我呢。

“叶姐姐,要不我们组队一起玩吧!”谢敏敏倒是个自来熟,只是嘛,这话虽然是对我说的,但是目光却一直看着路谦,一看就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心里莫名有点不舒服。

可是看在谢鸿的面子上,我也不好拒绝。

“正好我们四个人,人数不多不少,玩起来比较有参与感。”

谢鸿都亲自开口了,我更没办法拒绝了。

“那好吧!我们一起玩,嘶……”

谢鸿:“怎么呢?”

“没事没事,”我瞪了眼路谦,干嘛又掐我!

少年瞥了我一眼,然后傲娇地转过头不理人了。

我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因为好好的两人约会变成了四人行。

5

选了个难度中等的剧本,我们四人开始了密室逃脱。

解密过程中,时不时有女鬼出来吓人。

“啊啊啊!”

耳畔充斥着谢敏敏的尖叫声。

她尖叫还不够,身体东倒西歪,也不知踩了我多少脚。


路谦见状,连忙把我拉到他身后。

才刚松一口气,便见谢敏敏因为害怕猛地一下钻进了路谦怀里。

搞什么?公然撬墙角?

还未等路谦有所反应,我便一把拉开谢敏敏,皮笑肉不笑道:“敏敏要是害怕就躲我身后。”

谢敏敏:“……”

后来的解密,我全程拉着谢敏敏的手,然后让路谦走我另外一边,全程隔开他俩。

一直到通关结束,谢敏敏都是垂头丧气的模样,看见女鬼也不尖叫了。

我心里哼了声,小样,还想借着被鬼吓投怀送抱,我早就识破你的奸计了。

走出密室,已经十一点多了。

谢鸿看着我,笑道:“不然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听到这话的反应,谢敏敏双眼一亮,而路谦……

嘶……这家伙,又偷偷掐了下我的手。

他无辜地朝我眨眨眼,别人看不出,但是我看出了里面隐藏的威胁。

我连忙拒绝,“下次吧!下次再约。”

谢鸿脸上露出几分失落,过了两秒又恢复笑容,“那行吧,你说的,下次再约,不许再推脱了。”

我:“……”那明明是推辞的话,你怎么还当真了?

等两人恋恋不舍地走后,我总算松了口气。

“现在满意了吧!”

少年哼了声,“离他远点。”

“不是吧!这都吃飞醋?”

“别告诉我你看不出他对你有意思,那么殷勤。”

我笑了声,举手揉了把他的卷毛,“放心吧,我对他又没意思。”

谢鸿今年30,虽然才来公司,但是也是出了名的潜力股,吃香得很,但是我对他不感冒。

吃完饭,路谦拿出手机买票,“现在,可以看电影了。”

我忍不住笑,“你约会能不能不要这么……嗯循规蹈矩啊!”

他看了我一眼,“你想来点刺激的?”

“也不是要刺激的,就是,你不觉得约会看电影很老套吗?电影又不好看,很无聊啊。”

“可是,我觉得和喜欢的人一起看电影很有趣,一点都不无聊。”

少年神色认真,清澈剔透的双眸带着缱绻温柔,说出的话莫名让人面红耳赤。

我捂住砰砰跳的心脏,压根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6

很快便到了快开学的日子,八月三十的这天晚上,突然来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天猫精灵,搜索创造营4,”作为一个无情秀粉,每年必不能缺席的就是选秀了,我在沙发上看得哈哈大笑,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叩叩叩。”

“来了,”我穿好拖鞋,准备开门拿外卖。

门一打开,我人影都没看清便被她抱进怀里。

熟悉的嗓音响起,“Surprises!”

我挣开她的怀抱,震惊道:“瑶瑶,你怎么来了?”

“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就在这时,路谦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

路瑶看着我俩身上明显是情侣款的睡衣,笑容僵住了。

她走进来,关了门,一脸严肃地坐到沙发上。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被抓包了,我大脑一片空白,此时此刻,我也想不出什么借口,毕竟,情侣款这个东西真的很难撒谎掩饰过去。

路谦也不说话,一直看着我。

我分明从他好似无辜的眼中看出几分……幸灾乐祸?就像在说,“我看你怎么掩饰。”

我坐到路瑶身边去,埋头忏悔,“我错了。”

就这短短的三个字,路瑶已经明白了我和路谦发生了什么。

她猛地一下跳起来,手挥过来……

“啪!”

路谦的背被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她痛心疾首道:“有你这么做弟弟的吗?我托檀檀照顾你,你却将魔爪伸向她……”

什么是中国好闺蜜,这就是!不问事情缘由,无条件地站在我这一方。

我深受感动,开口道:“瑶瑶,其实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先对……”

“现在好了,单身的只有我了,你让你姐我怎么办?”

路瑶接着说的话差点没把我噎过气,好家伙,原来是因为留她一人单身才这么生气啊。

路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她对于我泡到他弟这件事并没有真的生气,临走之前还给我比了个大拇指。

很快就开学了,路谦一走,家里瞬间就空了起来,下班回家也没有新鲜的饭菜等着我,更没人陪我聊天说话。

不过才一天,我就开始想他了。

晚上九点多,我接到路谦的视频通话。

他看上去应该是刚洗完澡,毛绒绒的头发半干,发梢还在往下滴水,顺着喉结没入胸膛,配着那张俊俏脸蛋,无辜的小鹿眼,给人一种纯真的诱惑感,实在是秀色可餐啊!

我欣赏了一番他的美貌,叹气道:“我好想揉你的头发。”

闻言,少年微微低下头,凑近镜头,“揉吧!”

啊啊啊啊救命,他真的好乖!

此时此刻,我显然已经忘了之前说的谈姐弟恋必须保持理性的话了,满脑子都回荡着一句话:为什么今天才周一,能不能快点到周五!

突然——

我因为这句话陷入沉思。

我开始重新审视我和路谦的这段感情,我清晰地认识到,这段日子,我已经沉溺其中了。

我应该这么放任自己吗?

7

俗话说得好,纸是包不住火的,我和路谦的事到底还是让长辈知道了。

这事还得多亏路瑶,这家伙,和我打视频的时候因为没关门,分贝又过高,被路过的路妈不经意听见了。

路妈看似柔弱,其实性格很强势,不了解她的人很容易被她的外表欺骗。

十二月的那个晚上,她给我打了通视频电话,开门见山道:“檀檀,路姨不和你拐弯抹角了,你和小谦不合适,路姨希望你们能分开。”

老实说,听到这番话我的第一反应是:你说分开就分开,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她大概是看出我的不情愿,语重心长道:

“你想想,小谦今年才19,而你28,你能等他多久?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万一他之后喜欢上了更年轻漂亮的女孩你怎么办?我也不是说小谦肯定是渣男,但是檀檀,你得知道,感情这种事是最捉摸不定的,很容易出现异变,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路姨不想以后看到你受伤。”

什么叫软刀子?这就是,一刀插进我的心。


她说的话就是我最担心的事。

我也知道,她口口声声说为我好,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她觉得路谦很优秀,可以找到更年轻优秀的女孩,而不是比他大9岁的我。

挂上电话后,我妈的电话也来了。

“你也是想说我和路谦的事吧!”

妈妈默了片刻,说道:“你是大人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反正我和你爸都是你坚强的后盾,也别管年纪不年纪的,我和你爸退休工资都不低,大不了我们养你一辈子。”

明明刚刚都没哭,可现在听了我妈的这番话,我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妈,你真好!”

“那爸爸呢?爸爸不好?”在旁边的老爸插了句嘴,故意打诨插科。

我忍不住又笑了声,“爸爸也好!”

只有家人,才是无条件支持你的人,所以,我也不想他们因为我的事遭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老家的人如果知道我和路谦的事,肯定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而我,就是这些人的饭后笑料。

不要小看三姑六婆的嘴,袁隆平爷爷让她们吃得太饱,整天闲得慌就喜欢关注别人的事。

说好的半年时间不过才过去四个月,我就要违背当初对少年说的承诺。

我甚至都不敢面对他,给他发了个分手短信,然后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下班后直接躲到朋友家去,就怕他来找我。

我翻出很久之前我发的那个帖子,更新道:“我和弟弟分手了呜呜呜呜呜。”

网友回复:“摸摸楼主,下个会更好的!加油振作起来。”

没有了,没有人会比路谦更好,但我还是分手了,我真的是个渣女!

半个月后,路谦不再尝试联系我。

我松了口气,心里又十分沮丧难过,回到家,我把自己摔在床上,想起以往的甜蜜时光,泪意又涌上鼻尖。

就在这时,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喂?”

“喂,我是路谦的辅导员,请问你是路谦的姐姐吗?”

辅导员?

“对,我是,路谦有什么事吗?”我有些疑惑。

“你快来中心医院吧!路谦得了急性阑尾炎得开刀。”

刹那间,我什么也顾不了,甚至连睡衣都没换,无视别人的奇怪目光,连忙拦了个出租车。

“师傅,去中心医院,要快!”

我捏着手机,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我知道阑尾炎手术只是小手术,但是我就是担心,我好担心他。

到了医院,我赶紧给辅导员打了个电话,他跑下来,朝我招手,“快来劝劝他,他死活不肯手术。”

我跑进病房,床上,路谦躺在那,脸色苍白,额上冷汗直流。

“医生,快给他动手术,我是他家属,我给他签字。”

闻言,路谦一把抓住我的手,他的力气很大,手却因为疼而颤抖。

他咬着唇,“檀檀,不分手。”

“路谦,你先手术,其他的事我们之后再说好吗?”

少年摇摇头,倔强道:“不分手……才……做手术。”

这是在威胁我,可我却没有生气,少年拿身体做赌注,太过幼稚,也太过让人心疼。

旁边有护士道:“你就先答应他吧!他都疼成这样了再不做手术,会拖出大毛病的。”

“我答应你,你乖乖地做手术,我在外面等你。”

“别骗我。”

“我保证不骗你。”

看着路谦被推进手术室,我忍不住蹲下默默流泪。

8

手术结束后,我向谢鸿请了三天假,这两天,我一直待在医院陪路谦。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把熬好的粥和蒸蛋递给他。

路谦不接,眼巴巴地望着我,“要喂。”

少年,你开刀的是肚子不是手好吗!

吐槽归吐槽,我到底还是妥协了。

没办法,他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恳求,谁又能忍心拒绝呢。

“张嘴。”

“啊呜!”

我忍不住笑了笑,“你真的好像小孩子。”

路谦咽下食物,沉声道:“但我不是真的小孩儿。”

“用自己的身体来威胁大人,哪个成年人会这样做?”

“因为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少年的声音低了下去,充满了失落,“你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我回家找不到你,害怕给你添麻烦不敢去你公司……恰好遇上这件事,所以我让辅导员给你打了电话。”

这番话听得我忍不住又唾弃自己,什么叫渣女?这就是!

“路谦,对不起。”

“我知道,你的顾虑很多,因为我还没成长成你可以依靠的肩膀,所以觉得我对你的承诺也是虚无缥缈,当不得真,可是……檀檀,我真的很喜欢你,很早以前就喜欢了。”

少年的剖心之语听得我既感动又心疼。

“檀檀,我考到月城就是为了你,你相信我,你所担心的一切全都不会发生。”

我到底还是心软了,说到底,我对路谦的喜欢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来得深,我根本无法拒绝,也不想再纠结了。

只看当前,不问以后,否则,我怕我会后悔一辈子。

“路谦,我为之前我不负责任的分手而道歉,我想明白了,与其畏首畏尾,还不如勇敢朝前看,所以,我们复合吧!”

少年欣喜地笑了起来,却不小心扯动了一下伤口。

“没事吧?”我紧张道。

“没事,”他摇摇头,一瞬不瞬就望着我,眼巴巴的模样仿佛等待主人抚摸的大狗狗。

我摸摸他的头,“你先休息吧!明天我过来给你办出院手续。”


回到家,刚洗完澡路瑶的视频就打了过来。

“路谦那家伙怎么样呢?”

“还在医院,我明天接他出院。”

路瑶松了口气,说道:“你是不知道,我妈知道这件事都快担心疯了,死小子,怎么这么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啊!”

话锋一转,她又道:“不过,也算因祸得福了,我妈现在对你和他在一起那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了。”

想必路姨也是怕了吧,路谦做事冲动,也不管后果,肯定把她吓得够呛,她不敢再反对,就怕路谦再作践自己的身体。

挂完电话,我给妈妈打了个视频。

“妈,我还是舍不得和路谦分手。”

“既然舍不得,那就在一起呗。”

“可是如果我和他在一起,我怕你和爸会遭人闲话。”

“管别人做什么,要说就说呗,我又不会少块肉,合着你之前分手还有这个原因?檀檀,不是妈妈说你,你就是想得太多了,少想点什么烦恼都没了。”

她说的对,我的确是想得太多了,想的都还是一些未发生的事。

好在,我已经想通了。

9

自从和路谦和好后,我每日每夜都期盼着周五的到来。

终于,到了周五,加完班后,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我把桌上的东西整理好,兴高采烈地准备回家。

万万没想到,刚走出公司就碰到了谢鸿。

他摇下车窗,“走吧,我送你。”

“不用不用,”我连忙推辞。

“上来吧,我听他们说你住在锦绣苑,正好顺路。”

他都这么说了,如果我不上车好像会让他很没面子,再加上他又是我的顶头上司,实在开不了拒绝的口。

就当免费蹭个车吧!

我也不纠结了,拉开车门坐进去。

大概二十来分钟,我们到达目的地。

我打开车门,“今天谢谢啦我先走了,拜拜!”

谢鸿笑了声,“不请我上去坐坐?”

我干巴巴地笑着,现在这个情况我该怎么办啊?

最后,到底还是抹不下面子,而且,他好像还一直以为路谦是我弟弟吧!干脆就趁这个机会说清楚好了。

于是,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笑道:“那就上来喝杯水吧!”

到了家门口,我掏出钥匙开门。

刚把门打开,突然听到身后的谢鸿说了句,“叶檀,你请我上来应该已经默认同意我追你的行为了吧!”

大兄弟,你别多想啊,我纯粹是因为想让你死心所以带你上来见我的男朋友好吗!

谢鸿听不见我的心理活动,自顾自又道:“其实,刚来公司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你了,深入了解下,我发现我们俩无论是从工作上还是自身条件都非常契合,你28,我30,我们已经不是小年轻了,如果你不讨厌我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发展看一下。”

此时此刻,面对谢鸿非常现实的告白,我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那个,谢组长,其实我有男……”

“咔擦”声打断了我的话,路谦打开浴室的门,腰间只围了条浴巾,壁垒分明的腹肌赤裸裸地露着。

他朝这边走来,沉着脸,一向无害的脸蛋看着倒有点唬人,就连清澈无辜的小鹿眼都透出几分锐利。

他一把将我拉进怀里,抬起下巴,在谢鸿震惊的目光下,宣告主权,“你和她没得发展,因为……”

他笑了笑,带着挑衅,“她不喜欢老腊肉。”

谢鸿不笨,就这情况,显然看出了我和路谦的关系不一般,他疑惑道:“你不是她弟弟吗?”

“你不知道,这是情趣吗,”说完,路谦直接往我脸上亲了口,笑着道:“是不是啊,姐姐。”

我:“……”少年你这么野真的好吗?


说好的小奶狗怎么还变异成小狼狗呢?

谢鸿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转身匆忙地离开了。

我抹了把脸,故作嫌弃道:“还有人在你怎么就亲我啊!也不知道羞。”

少年把门一关,笑得意味深长,“现在总没人了,可以随便亲了吧!”

说完,便吻住我的唇。

长夜漫漫,月亮羞得偷偷地躲到云层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神回复:“老婆跟领导出差广州,她说她现在在珠江看广州塔!超开心”哈哈哈

神回复:“老婆跟领导出差广州,她说她现在在珠江看广州塔!超开心”哈哈哈

眼前的模样
2021-10-17 07:36:33
6年前,那个爆红的“水哥”王昱珩,他从未想过,会走到今天

6年前,那个爆红的“水哥”王昱珩,他从未想过,会走到今天

本主儿侃江湖
2021-10-16 22:26:08
煤炭到厂价突破2300元/吨!抗议煤价上涨!水泥厂停产7天

煤炭到厂价突破2300元/吨!抗议煤价上涨!水泥厂停产7天

山西惠捷智运
2021-10-16 17:32:34
太意外了,我的一个女同学去世了,才45岁。同学群里都炸开了锅!

太意外了,我的一个女同学去世了,才45岁。同学群里都炸开了锅!

迷糊蛇
2021-10-17 08:19:40
北大法学女生自杀,母亲耗时一年,终把被删除的聊天记录恢复

北大法学女生自杀,母亲耗时一年,终把被删除的聊天记录恢复

景来律师
2021-10-17 02:16:45
莫迪大概没料到,中印边界摩擦第16天,中方突然作出前所未有表态

莫迪大概没料到,中印边界摩擦第16天,中方突然作出前所未有表态

前沿时刻
2021-10-16 20:07:23
美国中情局招募特工要求曝光:要懂普通话、上海话、粤语、客家话……

美国中情局招募特工要求曝光:要懂普通话、上海话、粤语、客家话……

资讯话你知
2021-10-17 00:37:37
性生活不仅仅意味着性交

性生活不仅仅意味着性交

健康的那点事
2021-10-17 06:00:02
惹众怒!105名安徽师大本科新生放弃入学资格,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惹众怒!105名安徽师大本科新生放弃入学资格,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学习方法论
2021-10-17 01:20:37
米兰一对男女众目睽睽之下在红线地铁里做出不齿行为

米兰一对男女众目睽睽之下在红线地铁里做出不齿行为

欧洲的那些事儿
2021-10-17 04:39:29
蓬佩奥将当总统?一夜间“拜登离职”轰动全美,奥巴马担心事出现

蓬佩奥将当总统?一夜间“拜登离职”轰动全美,奥巴马担心事出现

前沿时刻
2021-10-16 20:05:37
张杰从升降台掉落,右手鲜血直流,谢娜的微博已沦陷

张杰从升降台掉落,右手鲜血直流,谢娜的微博已沦陷

娱评人吴清功
2021-10-16 21:33:37
女子炫耀给黑人生5个美国籍孩子,自称留学生、享受中国免费教育

女子炫耀给黑人生5个美国籍孩子,自称留学生、享受中国免费教育

民生一线
2021-10-17 04:24:40
泡泡龙悲剧再上演?胖猴仔近况曝光,口齿不清,说话都费劲

泡泡龙悲剧再上演?胖猴仔近况曝光,口齿不清,说话都费劲

非知名娱记
2021-10-17 09:30:02
贵阳男子点一份外卖 午夜时分商家突然带人冲上楼疯狂砸门?为这事……

贵阳男子点一份外卖 午夜时分商家突然带人冲上楼疯狂砸门?为这事……

二三里贵州
2021-10-15 13:23:03
中国西北突传大消息,不敢相信!

中国西北突传大消息,不敢相信!

大美甘肃
2021-10-17 08:54:20
惊!小红书美女博主发帖质疑外卖送的金针菇?内幕令人难受!

惊!小红书美女博主发帖质疑外卖送的金针菇?内幕令人难受!

魔都囡
2021-10-17 00:10:57
“不敢查美国只敢查中国?”世卫再派专家赴华溯源,中方态度鲜明

“不敢查美国只敢查中国?”世卫再派专家赴华溯源,中方态度鲜明

海拔新观察
2021-10-17 09:37:09
数读10月16日全球疫情:全球日增确诊超36万例 累计逾2.4亿例 美国超600万名儿童感染新冠病毒

数读10月16日全球疫情:全球日增确诊超36万例 累计逾2.4亿例 美国超600万名儿童感染新冠病毒

海外网
2021-10-17 07:16:09
“病好了我要杀他”,看完这个新闻,我为这家医院的医务人员捏了一把汗!

“病好了我要杀他”,看完这个新闻,我为这家医院的医务人员捏了一把汗!

医脉通
2021-10-16 20:03:57
2021-10-17 12:08:08
小说精品屋
小说精品屋
推送小说精品
298文章数 663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患者用药有疑问?药学门诊来帮您!

头条要闻

吕梁市7年近10个市委常委被查 1人受贿10亿被判死刑

头条要闻

吕梁市7年近10个市委常委被查 1人受贿10亿被判死刑

体育要闻

激动!中国重夺尤杯 姑娘们边哭边吼

娱乐要闻

陈奕迅的“败家”老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大众CEO邀请马斯克为200多名高管“上课”

汽车要闻

乘联会秘书长:坚信汽车芯片供给最黑暗期已经过去

态度原创

家居
艺术
游戏
公开课
军事航空

家居要闻

年度最治愈的韩剧来了 连房子也装得这么美!

艺术要闻

民国竟然有这样一位山水画大家,极为罕见!

《怪物猎人:崛起》PC试玩版上架Steam 部分A卡出现问题

公开课

移动半潜船全球仅两个国家拥有,中国数量最多

军事要闻

俄舰队在日本海发射10枚导弹 向美日传递哪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