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枉我那么器重你,你竟然睡我老妈!”撞开门后,领导急吼吼的骂我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幸福之上》,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我喜欢上一个比我大 27 岁的女人,她风韵犹存,让我迷恋。

这样的关系在别人眼里很龌龊吧?但事情就这样朝着我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下去。

我是公司一个小员工,刚毕业 23 岁。

第一次见到徐珠是在领导的生日宴会上,她穿着一身长及脚踝的碎花裙,保养的很好,看不出五十岁的年纪,要说三十多岁都有人信。

大家都给领导敬酒,我也不例外。

徐珠看着我,眼神里带欣赏:「哎呦,小张酒量不错的哦!年轻真好呀。」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敬完酒老实低头吃菜,然后我就感觉有人用脚踝蹭我的小腿。

我当时浑身一僵,心脏悬在嗓子眼。

因为坐在我旁边的女人,没有别人,只有徐珠。


我不知所措的看了她一眼,她却淡定的摸了下脖子,甩给我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

我当时脑子里闪过三个字:太美了。

后来领导说太晚了,让我送徐珠先回家休息,我职位最低自然是我送。

晚上九点多,我俩并排坐在出租车后座,她身上的香水味一直萦绕在我鼻尖。

我紧张的看着窗外,不敢看徐珠。

徐珠在我耳边说:「小张,你是刚来公司的吧?之前没见过你。」

我点点头。

徐珠又说:「好好干,我看好你。」

我心跳加速,有点惶恐又有点激动,可我脸上并没表现出太多的表情。

等下了车,徐珠跟我说谢谢,转身就要走,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看着她优雅的背影,风一吹,我又闻到那股成熟女人身上的香水味,便忽然说了一句:「徐女士,我能加你微信吗?」

2.

徐珠似乎一眼就看破了我的心思,黑暗中我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我有点想逃走,可徐珠温和的说了一句:「要不,上来坐坐?」

那天晚上我忐忑的去了她家,顺便也加了微信,但我们什么事都没发生。

正是因为什么都没做,我回家后才心痒难耐,彻夜难眠,总感觉有人在撩拨我。

我觉得很刺激,我人生中第一次对一个中年女人产生这么强烈的依赖感。

不曾想失眠到凌晨一点多,徐珠竟然主动联系了我。

她说要请我吃饭,感谢我把她送回家。

我知道,她跟我玩欲擒故纵。

等到了周末,我特意穿上最贵的衬衫,到了徐珠定好的饭店,却发现这里是个温泉酒店。

徐珠那天开车过来,戴着墨镜,气场一下子就不一样了,这一次她涂了大红色的口红,衬的她皮肤很白,衬衫领口解开两颗扣子,线条若隐若现。

人生中第一次跟五十岁的女人约会,我紧张的手心冒汗。

我俩在一楼饭厅找了个包间,徐珠点了一瓶红酒,她笑着说:「小张,我知道你酒量不错的,陪我小酌一杯。」

只是我没想到,一瓶红酒喝下去,我还没怎么样,徐珠仿佛醉了。

她放下高脚杯掩面哭泣,我一时慌张,不知如何安慰,伸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却被她忽然攥住掌心,那一刻我心脏都要跳出来。

3.

后来徐珠告诉我,她前夫对她很不好。

有一次徐珠急性阑尾炎发作,给前夫打电话,对方推脱自己在应酬没时间,让徐珠自己打车去医院。

阑尾炎手术后,徐珠拖着病体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儿子,可前夫喝的烂醉如泥回家,领子上蹭了口红印。

就在这次的交谈,我才恍然大悟一个事实——徐珠的身份其实是我领导的母亲。

我可真够笨的,第一次见面我竟然没想到!

我还以为是公司的某个大客户。

徐珠一手创办了我老板现在的这家公司,她一直隐忍到儿子长大了才跟前夫离婚,好在儿子争气,能力强对自己也孝顺,几乎从没拒绝过徐珠的要求。

后来她问我:「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我不好意思的挠头:「母胎单身 23 年。」

徐珠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哦,原来你才 23 岁,好年轻。」

那天徐珠喝多了,吃完饭我说送她回家,她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说:「这家饭店后面是一家不错的温泉会所,我想去泡一泡醒醒酒。我总不好这个样子回家,会被家里的保姆笑话的。」

我与徐珠对视了一眼,立刻就懂了。

我说我跟你一起去,我也想泡温泉了。

徐珠坐在池子里,她的腿很细很长,皮肤也很白,只是小腹稍微有些隆起,但总体来讲身材还是不错的,身上的皮肤并不松弛。

她笑着对我说,她喜欢上瑜伽课,也做无氧训练,但是生过孩子就是跟少女没法比。

我说:「您还很年轻,一点都不老。」

徐珠笑着看我,伸手摸过我的额头,动作自然到我都没反应过来。

她说:「你出汗了,我帮你擦擦吧,很热吗?」

她的手指便顺着我的额头一路摸到嘴唇,然后延伸到脖颈和胸膛。

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4.

后来我和徐珠就在温泉酒店住了一晚。

那天晚上我抱着徐珠很疯狂。

我一点都不觉的她老,我甚至兴奋无比。

她问我,万一我俩的关系被她儿子发现了,我打算怎么做?

我说那我就辞职。


黑夜中,徐珠轻声笑了笑,她说别怕,如果你辞职了,我会给你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她还说,你放心,我不会没事就缠着你影响你工作。

我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很舒服,很畅快,带着点野蛮横生的刺激感。

我决心跟徐珠在一起,但为了她为了我,我们都暂时不能光明正大的约会。

她比我大 27 岁,这样的忘年恋说出去只会引人不齿。

但我能感受到,我很需要徐珠,她也很需要我。

我们像两颗疯狂失去理智的吸铁石找到了彼此,然后紧紧相拥,恨不得每天见面。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我的父母从老家来看我,顺便带来了一个姑娘。

她是我父母给我找的相亲对象。

她叫黄熙,是个正值青春一脸单纯的姑娘。

可我对她,毫无兴趣。

5.

黄熙与徐珠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人,天壤之别。

黄熙什么都不懂,她听说我在北京工作,便答应跟我父母来北京找我。

我父母也不知道答应了人家什么条件,总之黄熙看见我就一脸的娇羞,叫我张磊哥哥。

我很头疼,有一次跟徐珠约会,我就把黄熙的事跟她说了。

徐珠一点反应也没有,淡定的好像没这么回事。

我有点急,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吃醋?

徐珠反问我,为什么要吃醋?小张,我已经五十岁了,你早晚是要娶别人的不是吗?

我被她问住,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徐珠又说,等你结婚了记得告诉我,咱俩就断了。我不想伤害一个无辜的姑娘。到时候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我听她这么说更来气,徐珠并没有因为我发脾气而生气,她反而搂着我的胳膊,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下周她想出去旅游,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说我会考虑考虑的,毕竟我父母现在就住在我家里。

当晚回家后,我身上沾了酒气,黄熙凑过来帮我脱外套,还说帮我洗衣服,我拒绝了。

我有手有脚的,不用一个大姑娘伺候我。

她长得挺漂亮的,也没得罪我,但是我看到她那副顺从的样子我就烦躁。

我说:「黄熙,你别碰我,你爱干嘛干嘛,就是别碰我。」

黄熙羞赧的低下头,被我说的眼泪汪汪的。

她说她没想碰我,只是在家的时候,她的父母就时常教导她要听话。

我更是烦躁的不行,我说:「黄熙,你是你自己,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什么叫听话?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

黄熙似懂非懂的看着我,讷讷的说:「我知道了,我这几天一直都在找工作。」

我叹了口气,回了自己房间。

我妈不停的给我洗脑,说黄熙是个没许过人家的好孩子,又听话又能干,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揉揉太阳穴,十分无语的说:「妈,我喜欢的女人完全跟黄熙不是一种性格!」

我妈没当回事嗤笑一声:「咋地,你还能喜欢个半老徐娘啊?」

我立刻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我妈的眼睛说:「没错,我就是喜欢一个比我大 27 岁的女人!」

我妈愣了三秒,我看得清楚,她脸上闪过错愕的表情。

可是很快,她爆笑出声:「儿子,你不会看上一个比你老妈还大的女人,开什么玩笑。」

晚上,我给徐珠发信息:这个家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你要去哪儿旅行,我跟你一起。

6.

我请了一周年假,和徐珠去了海南。

跟她在一起,我特别自在放松。

我也曾讥笑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大自己 27 岁的女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徐珠有她的优点。

我俩在海南晒太阳的时候,偶尔会有客户给我打电话,咨询业务的问题,我被客户缠的头疼,脾气上来还会跟客户怼几句。

徐珠比我有经验,她已经工作了半辈子。

她在旁边指导我该如何跟客户交流,如何从客户的旁敲侧击中找出他们最终目的,如何与客户斡旋争取利益最大化。

我想,这些都不是黄熙那样的女孩能带给我的。

我和徐珠出来玩的这几天,我俩的吃穿住行都是 AA 制。

她考虑我的面子和经济情况,坚持要跟我AA 而不是单方面让我付出。

她的经济更独立,更自由,不像黄熙住在我家,吃我家的用我家的,所以她不得不看我爸妈的眼色行事,不得不讨好我。因此我越发的讨厌黄熙,也越发的离不开徐珠。

在海南度假的第三天,我正和徐珠在海滩上散步,黄熙的电话接二连三的打过来。

她打了我就挂断,如此反复好多次,徐珠有些看不下去,说:「你接电话吧,我去别的地方转转。」

7.

我黑着一张脸接了电话,黄熙还没说话,我先吼道:「你有病啊?!离了我你活不了是不是?」

黄熙抽泣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我瞬间火气小了一些。

我舔舔嘴唇:「不好意思,我不该骂人,有什么事你说吧。」

「你什么时候回家?我煮面给你吃。」

黄熙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我的火气蹭的又冒了上来。

我克制着没爆粗口,冷冷的说:「黄熙,你听好了,我才 23 岁,我还不想结婚,我劝你别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你去找别的男人吧。」

黄熙沉默片刻,我以为她没什么想说的了,就打算挂电话。

可黄熙忽然来了一句:「我打电话想告诉你,我找到工作了,我在这城市没有认识的人,我只想跟你分享我的喜悦。」

她的话让我很自责。

一个小姑娘背井离乡的也确实不容易。

我随便敷衍她几句便挂了电话寻找徐珠,她正在买烤鱿鱼,看见我打完电话,她拿着一根鱿鱼须朝我挥挥手,笑容美好又淡然。

我忽然莫名的想把她按在沙滩上。

当晚我们抱在一起看电视,我问她:「徐珠,我觉得我爱上你了,怎么办?」

徐珠一脸坏笑看着我:「我不信,张磊,你才不会爱上我这样的老女人。」

我忽然认真起来:「怎么不会?」

徐珠伸手将我皱起的眉头抚平:「别这样张磊,我们在一起之所以快乐,就是因为我不要求你娶我,不要求你有房有车,甚至不要求你必须只有我一个女人。感情如果太认真就没意思了。」

我气笑了,一把掀开被子挠徐珠的痒,她穿着超短睡裙,露出一双诱人的大白腿,我直接压了上去。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猛烈地砸门声,我和徐珠都吓的僵住。

门被大力撞开,我老板带着一伙人杀气腾腾的冲进来。

看到我压在他老妈徐珠身上,他气的冲上来狠狠扇了我俩耳光。

8.

「张磊,你他妈的,枉我那么器重你,你竟然睡了我老妈!」领导急吼吼的骂我,身后的兄弟把我按在床上,领导扬起巴掌又是好几个耳光抽在我脸上。

看见他带人冲进来我已经很懵了,再被他扇几个耳光我更有点神志不清醒。

徐珠这时候大吼一声:「姜凯你住手!」

领导不再打我,但他的手下把我用绳子绑在凳子上。

徐珠急了,脸色通红:「姜凯,你这样对张磊,是不是要连你妈的脸也一起打了?」

姜凯气的青筋暴起:「妈!你跟谁在一起不好,你非得跟我手下员工在一起,你才是真的打我脸!」

徐珠不让分毫:「怎么,你妈我年纪大了,五十岁了,就不配自由恋爱了?我已经充分考虑了你的面子才没有公开我和张磊的关系,你要是我儿子,你就该明白你妈我这一路也是很不容易的!你爸当初怎么打我的你知道,我想找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对我也好的男人有错吗?」

姜凯被徐珠问的哽住,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是气的喘粗气,双眼通红快要溢血。

「好,妈你说吧,我和张磊你选谁?」姜凯指着我的鼻子。

徐珠软下脾气,眼泪唰的一下涌上来:「儿子,妈妈当然是选你了,但是张磊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啊,你要是实在心火难消,你把他辞退也行,就是别打他了行吗?」

「妈你心疼他?!」姜凯气的吼到破音。

徐珠点了点头。

姜凯骂了一句脏话,狠狠踹碎了床头柜子,然后回头瞪着我:「行,张磊,你小子有种,你以后休想在这行混了,混蛋吧你!还有,你要是敢跟我妈玩,我特么把你阉了!」说着,姜凯又狠狠踹了我几脚,带着手下的人愤怒离去。

我心想,还好徐珠镇得住姜凯,姜凯也算顾忌他妈,要不然我今天非被大卸八块不可。

徐珠过来帮我解开绳子,她抱着我一个劲儿问我伤了没有。

我将她的头按在怀里,安抚她的情绪。

她问我刚才有没有吓坏,我说是有点害怕的,后来就不怕了。

她问我为什么,我说既然选择跟你在一起,比这更坏的结果我都没想过。

既然丢了工作,我索性陪着徐珠在海南又休息了一周才回家。

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我家书房竟然被黄熙改造成了一间直播间。

9.

我有点生气,问我爸妈黄熙这是要干什么,我爸妈却十分坦然的说:「做主播啊!」

主播?!

黄熙她那文文静静的样子做主播?!


我闯进书房,看见黄熙正对着镜头打招呼,笑容可掬完全没有面对我时害羞的样子。

还真别说,柔光灯打在她脸上,衬托她五官分外好看,一双眼睛水灵灵的。

我看的有些呆滞,这还是我印象中那个唯唯诺诺的黄熙吗?

黄熙看我回来,有点不好意思的掖了掖头发,然后继续跟观众互动。

我冷笑一声,没干扰她工作,出去跟我妈做饭。

做饭的功夫,我跟他们老两口坦白,我被开除了,可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他俩只是迟疑了一下,立刻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又重复了一遍:「妈,我没开玩笑,我真的被开除了,但我保证明天就去找工作。」

我妈笑呵呵的盛饭:「没事的儿子,以后咱们家谁挣钱养家还不一定呢。」

我听得一头雾水。

这时候我爸过来端菜,说:「黄熙找了个主播的工作,一个月底薪五千,但只要她卖得出去化妆品,她能拿到不少提成呢,到时候儿子你不上班都行。」

我妈也乐不可支的说:「真的,儿子,你看我和你爸给你找的儿媳妇多好,能干又漂亮!」

我冷笑着拿了四双筷子:「妈,你儿子还不至于让女人养好吧!再说了,我不喜欢黄熙,我不娶她。」

「你这孩子!」我妈气的拿筷子打我头:「这么好看的女人你在大街上见过几个?」

我没吭声,黄熙好看是好看,但我一点没有结婚的念头。

「妈,你别劝我了,我年纪轻轻的要以事业为重。」

我妈我爸再唠叨我什么,我就都没听进去。

等黄熙直播带货完了以后,已经十二点多了,我爸妈睡着了只有我还在等她。

她看见我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看着她,脸色一红:「不好意思,把你的书房改装了。」

我冷笑:「黄熙,你倒是挺有能耐的,把我爸妈哄得一愣一愣的,什么做主播什么赚大钱,谁给你的胆子回来给我爸妈洗脑?」

「我没有!我没骗人!」黄熙被我说的脸更红了,匆忙拿手机给我看:「你看这是我和老板的聊天记录,他们说我长得好看声音好听,虽然没有学历但是破格录用了我,还给我预支了一个月的薪水。」

说完,在我审视的目光中,黄熙又翻出银行卡记录给我看:「这是我新办的工资卡,你看里面有五千块底薪。」

我狐疑的看着黄熙,她见我还是没相信,红着脸说:「我人都跟你父母过来了,我还能骗你吗?」

我忽然心脏一抖,黄熙的话像颗小石子砸在我心里,我忽然意识到眼前的姑娘好像真的认准了我。

我虽然有些感动,但还是跟黄熙说,我不会对你负责的。

没想到黄熙今晚再次震惊了我,她竟然当着我的面把衣服脱了,露出她纤瘦的肩膀。

10.

「黄熙,你别这样!」我蹭的站起来,想躲开她。

可是她满眼凄楚的看着我:「张磊,你就那么看不起我吗?哪怕我投怀送抱你都不要?」

我其实已经有了点反应,但是想到徐珠,我生生克制了自己的冲动。

我没管黄熙,咣当一声把门关上并反锁,我心想第二天一定要把黄熙送走,她爱上哪上哪,反正别在我家待着。

可第二天我早早起床,黄熙却不在家,我父母也都不在家。

这三个人像是合计好了似的躲着我。

我气得摔门而出,去找徐珠,我们约定在一家高级酒店见面。

接下来的事情不言而喻。

别看她五十了,但她总能给我新鲜感,这份愉悦是任何人都没带给过我的。

我亲吻她,我说徐珠你真是不安分的女人,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你就用脚勾我,徐珠,你外面有没有别的男人?

徐珠被我挠的咯咯笑,她说你别闹了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我一听,立刻停手,瞪着眼睛看她:「不是吧,还真有?!」

徐珠打了我一下:「怎么会?张磊,你这么不自信吗?」

我哼了一声:「在你面前,我还真有点自信不起来。」

徐珠笑的前仰后合,说你那里能自信起来就行。

我俩从下午一直玩到晚上,后来徐珠的儿子也就是我前老板姜凯不停的给徐珠打电话,让她早点回家,徐珠不得不提前离开。

我顿时觉得兴味索然,只好往家走,想着晚上修改一下简历,开始找工作。

就在我快要回家的时候,黄熙忽然给我打电话,我烦躁的挂断。

黄熙立刻又打了过来,我看着屏幕上的手机号,忽然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舔舔嘴唇接了起来,电话那边传来黄熙小而急促的声音:「张磊,你救救我,我被人跟踪了!」

我心脏提起来,跟黄熙说:「你往人多的地方走,然后给我发个位置共享,我立刻去找你。」

黄熙低声「嗯」着,却没挂电话,给我在微信上发了个定位。

我一看离我不远,就立刻打车过去。

刚坐上车,我就听电话里传来黄熙惊慌的呼救声:「救命!你干什么,放开我!」

11.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不由得有些慌张,我让司机开快一点,我要去救人。

司机这时候也听到了我电话里传来黄熙慌张的声音,他脸色一惊,立刻将车子加速。

我赶到黄熙给我发的位置,是一个窄巷,黄熙被一个男人挤在角落里,我一眼就看到黄熙赤裸的肩膀,心中的怒火腾腾燃烧。

我大吼一声,随手拎着一个棒子冲过去,那男人吓得拔腿就跑,很快就消失了。

我追赶不上,但是还好保住了黄熙。

路灯本就昏暗,这边又坏了一个,光线灰沉沉的,是个违法犯罪的好场所。

周围空无一人,黄熙扎进我胸膛里,哭的浑身发抖。

我之前虽然很讨厌她,但是看她吓成这样子,便没躲开,任由黄熙抱着。

她哭着对我说:「还好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管我了。」

我忽然想起自己多次不接黄熙的电话,又想起她曾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只认识我一个人。

我忽然满心的自责。

「没事了,我们回家吧。」我安慰的拍拍黄熙的肩膀,她的衣服被扯破了,我不小心碰到她的皮肤,心中的无名邪火再次翻滚上涌。

我赶紧把自己的外套脱了披在她身上,带着她回了家。

回家后黄熙去洗澡,我则站在阳台上抽了好几根烟,缓解我体内躁动的热血。

我问自己,真的要跟黄熙结婚吗?

她确实长得好看,对我百依百顺,可我不想早早的结婚。

现在的社会,女人不想结婚生孩子,作为男人也未必想。

太多的人连自己都养不活,拿什么养老婆孩子?

我现在还是个无业青年,以后的每个情人节,圣诞节,纪念日等等,想想要送对方什么礼物就够我头疼。

黄熙洗完了澡,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膀上,我倚着阳台的栏杆看的有些出神。

她裹着浴巾,露出一双洁白纤细的腿,递给我一杯水说:「渴了吧?喝点水。」

黄熙这样的女人站在面前还要坐怀不乱,我能不渴吗?

我喝光了那一瓶水,却没想到黄熙对这杯水动了手脚。

12.

那天晚上我早早睡去,就是为了避开黄熙,然而我被热醒,感觉身体极其亢奋。

我掀开被子看了眼自己,骂了句脏话,心想我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啊!

忽然房门被推开,黑暗中我只看到一片雪白。

我疑惑的打开床头灯,黄熙站在我面前。

那一刻,我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肾上腺素飙升。

我忽然明白了,黄熙在我喝的水里加了让我兴奋的东西。

我就这么被设计了。

她极力的配合我,讨好我。

等我们结束了,黄熙穿好衣服,红着脸从门后拿出一台摄像机。

她说:「张磊,刚才咱俩发生的事情,我都录下来了,对不起……是我设计的你,但我不后悔,我只是想尽快跟你结婚。」

我定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我竟然中了黄熙的圈套!我从没把她放在眼里,没想到她这么有心机!

她看我生气,声音颤抖的说:「这件事我会跟你父母说的,我只是希望他们能站在我这边帮我劝劝你。对不起张磊,你,你别怪我……」

我哪会善罢甘休?

我立刻跳下床去抓摄像机,可黄熙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她看我下床立刻跑回房间,砰的一声锁上门。

「你他么把视频删了!」我气得青筋暴起,脑袋嗡嗡响。

黄熙隔着门,带着哭腔说:「你答应娶我我就删!」

我狠狠踹了两脚门板,大骂黄熙不要脸,她一声不吭,任由我骂,就是不出来。

后来黄熙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妈。


我妈气得喷了我一脸吐沫星子:「张磊你既然把人家睡了你就得负责!你宁愿跟一个老女人在一起,也不要黄熙这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我把你养这么大不是为了让你被有钱的女人包养的!你太给我丢人了!」

原来她以为我是被徐珠包养的情人。

我冷笑一声,我说:「我和徐珠是正常的恋爱关系,我们不存在包养的问题。」

我妈根本不信,她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这话说出去但凡有一个人能信我把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

我没吭声,我也知道我和徐珠的关系根本是不被世俗所理解的。

我妈狠狠地掐着我胳膊:「你现在就跟那个有钱老女人断了关系,娶黄熙!」

我抹了一把脸,冷静下来:「妈,你怎么知道我跟徐珠在一起,谁告诉你的?黄熙?」

13.

我妈顿时语塞,僵在原地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我恨铁不成钢的说:「妈你知不知道黄熙设计了我和她发生关系?是她先算计我的!」

我妈梗着脖子:「那我不管!你确实碰了人家黄熙了,这是最终结果,只要你碰了,你就得负责!」

我感觉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从小我妈就尊重我的意愿,这回却逼着我非黄熙不娶?

我拉着我妈到隔壁锁上房门,我问她:「你和我爸是不是得罪黄熙她家人了?干什么非要让我娶她?她刚来北京就找了个女主播的工作,又调查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豁出去与我发生关系以此来威胁我,她可不是表面上装的那么单纯!」

我妈听我这么说,嘴一瘪,哭了出来,满脸的褶子皱成一团。

我没安慰她,因为这时候我安慰她,她肯定借坡下驴,看我心软就让我娶黄熙。

我妈看我半天没吭声,便擦了擦眼泪说道:「你爸爸欠了人家老黄家五十万,人家追债追到家里,说不还钱就把你爸爸腿打折。」

我又气又惊:「我爸平时不抽烟不喝酒的,怎么会欠人那么多钱?!」

我妈这才说,我爸前几年学会了跟人家赌钱,上了瘾,刚开始赌钱的时候挣了点钱,我妈就没管我爸,却没想到后来输的越来越多,把家里的积蓄都赔光了,五十万是彻底还不上了。

我气得在房间里踱步:「好,既然这事是你和我爸闹出来的,我是你们的儿子,我帮你们还钱。可是债主哪有把自己女儿许配给欠债人的道理?这不是更亏本吗?」

我妈哭丧着脸,表情更加绝望,她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是妈妈爸爸对不起你。黄熙她……」

「她什么?!」我着急的逼问。

「她不能生育,所以在老家没人要她,她爸说,要是你娶了她,五十万就不用还了。」

我听了这话犹如被五雷轰顶,从头皮一直凉到脚底板。

半天,我冷笑出声:「妈,你和我爸真是拿你儿子的下半辈子幸福当儿戏!」

我妈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捶胸顿足的说:「黄熙说她从小就喜欢你,我一心软就答应了,妈也是没办法了,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还债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爸爸的腿被人砍了吧?」

我气的全身颤抖,夺门而出,一打开门就看见黄熙趴在门边偷听,见我出来吓得她脸色发白。

我真想扬手扇她一巴掌,可是我克制住了,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离开家去找徐珠。

14.

我的人生就是个笑话,而摆布我的人竟是我的父母。

我约了徐珠出来,什么都没说就先开了个钟点房。

一个多小时后,我和徐珠才平静下来,她让我躺在他的大腿上,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将脸深深的埋在徐珠的腿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跟徐珠说了。

听了我的事情,我俩背对背坐在床上半天没说话,抽了一屋子的烟。

半晌,徐珠告诉我,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我震惊的看着徐珠,她五十岁了,怎么会怀孕?!

「这不可能!」我蹭的站起来,瞪大双眼。

就是因为她年纪大,所以我为所欲为,从来不做任何措施,她也不让我做错事,说不舒服。

我万万没想到,徐珠会怀孕!

她将怀孕确诊单递给我,上面显示怀孕一个月。

她似乎一眼就洞察了我的心思,她说:「我知道你怀疑这孩子不是你的,你放心,我保证孩子就是你的,除了你,我没有别的男人。如果你不相信我,或者不想要这个孩子,我现在就去流掉。」

我看着徐珠,她说的很坦然,半点没有掩饰和心虚的样子。

我将她抱在怀里,又兴奋又惶恐。

说实话,我有点难以接受自己 23 岁就要为人父的事实,可我不能让徐珠把孩子打掉,这样太伤身体。

徐珠摸摸我的头发,说:「张磊,你先别想以后的事,我五十岁了,是高龄产妇,这个孩子我未必保得住」

我张着嘴,想说的话太多,但到了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上来,口腔里溢满了苦涩。

回家后,家里只剩下黄熙。

我懒得看她一眼,她却站在我面前道歉:「对不起张磊,我知道我那天的做法很恶劣,但我真的喜欢你。」

我冷笑着打断黄熙:「这么虚伪的话你留着说给我妈听吧,她是你忠实的听众。」

说完,我转身就要回房间,黄熙忽然从身后抱住我。

我厌恶的怒吼一声:「松手!」

黄熙在我背后哭的稀里哗啦的:「我错了张磊!我答应你把视频删了好不好?你原谅我吧,是我一时糊涂!」


「黄熙,你的演技我已经看够了。那天尾随你的男人,是你找的演员吧?你俩配合着给我演了一出戏,就是为了让我对你产生怜悯,我说的对吗?」

黄熙全身一僵,我趁机掰开她的双手,把她推了出去。

她流着眼泪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回家路上,我说我要报警,你却拦着我,说你害怕,不想把事情闹大。我当时没多想,以为你女孩子顾全自己的名节所以没报警。但是后来,你主动勾引我,我就知道你不是在乎名节的女人。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结合起来,我就猜到那个男人是你找来配合你演戏的。」

黄熙咬着嘴唇,低下头,羞愧不已。

「黄熙,你虽然不能生育,但你长得好看,估计喜欢你的男生也不少,你干嘛非要跟我在一起?」

黄熙眼神坚定的看着我:「我真的只喜欢你一个人。」

我冷笑着,「呸」了一声。

她苦笑着说:「小时候一个特别冷的冬天,我掉进河里,是你把你捞上来的,你还记得吗?」

我眼珠一转,好像是有点印象,但我完全不记得黄熙这号人。

「我就是那次在冰箱里冻得太久,才导致我不能生育。」

黄熙如释重负的叹口气:「张磊,这几天我认真思考过了,我觉得你是真的很讨厌我,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娶我,我不想强迫你了。」

接着,黄熙拿出摄像机,当着我的面把那天录得视频删了。

「张磊,你能原谅我吗?」黄熙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忌惮。

我只觉得胸腔积满了烦躁,我很想一巴掌抡过去,但我怎么能打女人呢?

我只狠狠的对黄熙说了一个字:「滚!」

15.

徐珠最近没有找我,黄熙不再烦我,我很快找到了工作。

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姜凯主动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

我以为他要找人揍我,但我还是去了,却没想到姜凯将一份合约放在我面前。

饭店包间里很安静,我看着桌上姜凯递给我的合约,上面写着,如果我愿意入赘到姜家,就给我办理北京户口。

姜凯是北京人,这个我早知道。

可我毫不心动,我问他:「徐珠知道这件事吗?」

姜凯的脸色很黑,他不屑的看着我,语调阴冷:「我妈这几天病了,一直发高烧,我把她送到医院才知道,她怀孕了。张磊,你他妈的可以啊,把我妈肚子都搞大了!」

我张张嘴,想说抱歉,但还是没说出口。

姜凯骂骂咧咧的又说了我几句,然后回归正题:「我不想让她流产,她五十岁了,不抗造。你张磊王八蛋不心疼我妈,我心疼。」

我立刻扬声道:「我没有不心疼她,我们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和徐珠商量过了,孩子生下来我养。」

「你养?哈哈哈……你他妈的拿什么养?你找到工作才一周,一个月工资七千块,在北京这种地方,你什么都不是。」

姜凯的话说的难听但却是事实。

我在北京一个月房租三千五,除了房租我还要养自己,养父母,养黄熙,以及将来还有个孩子。

我被姜凯说的有些无地自容。

他又说:「我妈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不想让她遭人非议。你答应入赘我们姜家,改姓姜,我就给你办户口,我还帮你养儿子。但只要我妈去世,你他么立刻滚出我们姜家!」

我抬起头,眼神凉薄的看着姜凯。

他以为以北京户口为诱饵我就会屈服,可我拒绝了,姜凯的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我说:「跟北京人结婚确实可以拿到北京户口,但那也得是坚持十几年的婚姻才能拿到,跟卖身有什么区别?有些人为了北京户口也许做得出入赘的事情,但我张磊做不到。」

姜凯狠狠的瞪着我。

我又说:「我和徐珠在一起根本不是奔着北京户口去的,就算你拿出更优渥的条件我也不会心动,入赘的事情,你想都别想。」

出了饭店,我觉得很轻松,轻松的就要飘起来。

回头我看到姜凯开着他的特斯拉扬长而去,我冷笑一声,还敢买特斯拉?

回家的路上,我问自己,放弃北京户口是什么感觉?今天说出来的话其实是打肿脸充胖子。

万一我真的入赘改姓姜,徐珠会看不起我,指不定到时候我不仅要给徐珠洗脚,还得给姜凯洗脚,甚至给姜凯的儿子洗脚。

这种事,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干。

16.

既然拒绝了姜凯开出的条件,我就要考虑现实问题了。

现在的我养不起一个孩子,我甚至养不起自己。

我坐在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思考着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一个月后,徐珠给我打了电话,说孩子没了!

我急急忙忙赶到医院,姜凯和徐珠其他的家人都在,徐珠躺在病床上,瘦了一大圈,脸色苍白,肚子平坦。

我怔怔的看着她,还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姜凯冲上来狠狠给了我一拳。

徐珠躺在病床上无法阻止,我被姜凯拖出去按在角落里,暴雨般的拳头砸在我身上。

他说,以前徐珠跟我在一起他顾忌徐珠没找人打我,后来徐珠怀孕,为了保胎姜凯再次选择了隐忍。

可这一次,徐珠因为年纪太大,实在保不住孩子,最后流产,姜凯忍不可忍。

徐珠的一切遭遇都跟我有关,都是因为我,徐珠才会遭这些罪。

我没做反抗,姜凯打我打的手背出血才停手,叫我滚。

我一瘸一拐的回家,满脸是血,黄熙正在厨房做饭,看我这幅模样,吓得她尖叫,忙问我怎么了。

我没说话,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将脸埋进掌心,整个人昏昏沉沉无法思考。

黄熙急忙拿出药箱,给我伤口消毒,包扎,我一声不吭,任由黄熙摆弄我。

我知道,这一次,我和徐珠的关系彻底断了。

后来我再想去看徐珠,姜凯的人便威胁着要揍我,不让我跟徐珠见面。

徐珠的电话也被姜凯没收了,我给她打电话都是姜凯接的。

他骂我是畜生,然后把我的电话号码拉黑。

我担心徐珠的身体情况给她发微信,还是姜凯回复我,他说以后你都别想见我妈了,我要把她送出国。张磊,咱俩的事还没完,你给老子等着。

自那以后,我就再没见过徐珠,我担心她担心的彻夜无眠,我很想知道她好不好,只要她好,我也能稍微安心一些。

可徐珠就这样彻彻底底消失在我的世界,仿佛从未存在过。

一年后,我收到一封信,竟然是徐珠寄来的。

17.

信中说道,她流产后得了抑郁症,姜凯便把她送到国外,一边治疗一边散心。

如今她已经找到一位外国人,两人相恋半年,准备结婚。

徐珠告诉我:张磊,我很好,希望你也能重新生活,幸福快乐。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圆满的画上了句号,你不必感到愧疚自责,这只是你情我愿共同走过的一段旅程,但希望你忘了我,我也会忘了你,再见。

信封里还夹了一张照片,我看着照片上的徐珠,忽然泪水模糊了视线,一时间百感交集。

她清瘦了很多,皮肤也松弛了,但她一双眼睛依然灵动。她的身边,站着一位满头白发的外国男人,比徐珠高很多,典型欧洲人身材。

十天后,也就是 5 月 21 号,正好是周一,我洗了个澡换上一身新衣服,跟黄熙领了证。

我放下了徐珠,放下了我们之间的故事,我以为我会这样安稳的生活下去,却没想到姜凯在我疏于防范的时候,给了我沉痛的打击。

徐珠已经在国外再婚了,我也和黄熙结婚了,我的工作很稳定,老板有意提拔我。

就在这时,部门领导接到匿名举报信,说我勾引有夫之妇,行为不检点。

这件事就像一颗炸弹,将我平静的生活炸的千疮百孔。

原来姜凯曾经没收徐珠手机的时候,收集了我和徐珠开房的记录,还有我们一起拍过的照片。

姜凯之所以迟迟没有举报我,就是等我放下戒备心理,等徐珠再婚,坐实有夫之妇的事实。

而徐珠身在国外,不会被国内的事情干扰,甚至她知不知道这件事都未可知。

我因此不仅没有升职,反而被降职,一夜回到解放前,从最小的职位做起。

公司里从前巴结我,等着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那些人,忽然对我嗤之以鼻,当着领导的面对我吆五喝六,把我贬的一文不值。

曾经跟我不熟的人也都在看我笑话。

后来这件事传的越来越邪乎,有人说我半夜三点给女下属发微信布置工作,如果女下属没有及时回复我,就会被我潜规则。

还有人说我就是想勾搭有钱老女人,少奋斗十年。

甚至有人把我的事情编排成短视频段子,发到抖音,暗搓搓骂我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说我每天晚上直播,都有年过半百的老女人给我打赏,总之骂我骂的没有下限。

黄熙干着直播带货的工作干得好好地,跟那些谣言八竿子打不着,可我同事传谣说,黄熙为了求打赏陪富二代睡觉,给我扣了绿帽子才导致我心理变态,喜欢上有夫之妇。

种种传闻让我的生活不胜其扰,这公司根本待不下去,我没办法做人了。

姜凯啊姜凯,你报复的手段果然够狠!

后来领导找我谈话,说张磊你主动辞职吧,这样面子上好看一点,而且为了公司的利益和颜面,就算我不走,他们也会撵我走,到时候大家都难看。

我打算带着黄熙离开了北京这座恢弘又冷漠的城市。

大城市的故事永远留在了大城市,我想回到老家,跟黄熙过平淡的生活。

后来赶上五一长假,我便辞职带着老婆和父母出去玩了一圈散散心。

后来我回到老家,开始创业。

经过了不少磨炼和挫折,好在三年后事业小有起色。

如今的我,生活安稳幸福,在老家买了个一百平米的房子,养养小猫小狗。

黄熙从给别人直播带货赚打工钱,变成了给我直播带货做老板娘。

现在正是网红遍地生长的年代,网络通讯如此发达,什么东西都能在直播间里卖。

我和黄熙肯吃苦,所以业绩越来越好。

我和徐珠的事,我们心照不宣都再也没提过。

年少不知深浅,不懂社会人心,有些事做过了就要承担后果,我认。

姜凯要让我付出代价,我也毫无怨言。

男人不经历点事怎么成长?人都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

我并不为我做过的事感到羞耻,但我会为我做过的事负责。

男人不能辜负别人,更不能辜负自己。

生活还在继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重磅官宣!中国篮坛教父正式出山挂帅CBA,曾执教巴基斯坦国家队

重磅官宣!中国篮坛教父正式出山挂帅CBA,曾执教巴基斯坦国家队

大咖唠体育
2021-10-25 11:21:33
紧急提醒!这些乘客注意

紧急提醒!这些乘客注意

青海新闻网
2021-10-25 12:02:36
跟老公分房第18天,晚上我刚睡着,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在旁边!

跟老公分房第18天,晚上我刚睡着,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在旁边!

追彩虹的人
2021-10-24 22:55:39
教育部公布双减试点地区典型案例,广州午休“平躺睡”入选

教育部公布双减试点地区典型案例,广州午休“平躺睡”入选

南方都市报
2021-10-25 15:47:05
一图读懂|北京一周内已有19名本土感染者,他们都有什么联系?

一图读懂|北京一周内已有19名本土感染者,他们都有什么联系?

新京报
2021-10-25 18:20:19
连续两个20CM涨停!这只芯片龙头股飙了,股友比惨:涨停前全抛了,现在肠子悔青

连续两个20CM涨停!这只芯片龙头股飙了,股友比惨:涨停前全抛了,现在肠子悔青

和讯股票
2021-10-25 22:08:37
初二学生上早操晨跑中猝死,班主任:几天睡不着觉,已向学校请假

初二学生上早操晨跑中猝死,班主任:几天睡不着觉,已向学校请假

天才引路星
2021-10-25 14:39:02
失控的欲望:中年男子迷恋足疗妹,妻子却被别人压在浴室强上

失控的欲望:中年男子迷恋足疗妹,妻子却被别人压在浴室强上

李慕雪
2021-10-22 18:26:25
悲痛!大学“实验室爆燃”致2死9伤:可惜了“寒窗苦读”的学生!

悲痛!大学“实验室爆燃”致2死9伤:可惜了“寒窗苦读”的学生!

荔枝观察
2021-10-25 18:09:34
未来5年,手握2套房及以上的家庭会面临什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未来5年,手握2套房及以上的家庭会面临什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房产指闻
2021-10-24 17:11:57
对于下海经商,陈毅之子陈小鲁:看够政治沉浮,没任何当官欲望

对于下海经商,陈毅之子陈小鲁:看够政治沉浮,没任何当官欲望

君山梵静
2021-10-25 11:45:51
恩克不想成下一个泡泡龙,每晚都在减肥,吃肉喝奶茶已减40斤

恩克不想成下一个泡泡龙,每晚都在减肥,吃肉喝奶茶已减40斤

观望娱乐圈
2021-10-25 17:57:16
公务员家庭要注意了,如果存在以下行为,“铁饭碗”可能保不住

公务员家庭要注意了,如果存在以下行为,“铁饭碗”可能保不住

公考提分计划
2021-10-25 20:39:58
美国终究逃不掉!国防部对美下达最后通牒,南海撞艇必须有个解释

美国终究逃不掉!国防部对美下达最后通牒,南海撞艇必须有个解释

烽火崛起
2021-10-22 16:40:19
女篮新星杨舒予签约AJ,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服」

女篮新星杨舒予签约AJ,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服」

体育产业生态圈
2021-10-24 20:32:57
猝不及防!有人套现4.5亿离场?成都这4类人要当心了

猝不及防!有人套现4.5亿离场?成都这4类人要当心了

直击成都楼市
2021-10-25 21:48:30
疫情风暴眼的额济纳旗:近万旅客滞留小镇,物资缺乏引担忧!

疫情风暴眼的额济纳旗:近万旅客滞留小镇,物资缺乏引担忧!

情感爱美食
2021-10-25 15:03:09
本土新增35例!!这些地方来朝阳的要隔离! (图)

本土新增35例!!这些地方来朝阳的要隔离! (图)

朝阳快消息
2021-10-25 14:50:42
还未大火就要“凉”,蜜月期已过,英雄联盟手游最终成为小众游戏

还未大火就要“凉”,蜜月期已过,英雄联盟手游最终成为小众游戏

大飞游戏Time
2021-10-25 22:41:21
《突围》:全剧最大Boss瞒不住了,石红杏惨遭毒手,皮丹身份曝光

《突围》:全剧最大Boss瞒不住了,石红杏惨遭毒手,皮丹身份曝光

非知名娱记
2021-10-25 18:05:28
2021-10-26 06:32:49
下一站花匠
下一站花匠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127文章数 84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音乐制作人陈令韬劈腿孟美岐?男方前女友晒证据

头条要闻

2022年节假日安排出炉:五一连休5天

头条要闻

2022年节假日安排出炉:五一连休5天

体育要闻

海纳:若基米希接种疫苗将会让我很高兴,但必须尊重他的决定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孟晚舟感言:过去三年团队越战越勇

汽车要闻

联名漫威电影 雷克萨斯发布10款概念车

态度原创

游戏
本地
手机
时尚
公开课

传统单机类《刺客信条》或将终结?《刺客无限》爆料

本地新闻

奇门兵器大揭秘:刺客信条武器竟来自印度?

手机要闻

2021 MacBook Pro体验:顶级厨艺烹饪出的“硬菜”

Lyst第三季度时尚品牌产品热榜出炉

公开课

楔形文字无人能译,青年教师醉酒后竟破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