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婚礼当日,新娘认出公公是当年“色狼”老师后,二人竟跳楼

0
分享至

【本文选自《诡案罪》,作者岳勇, 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青阳大酒店六楼婚宴大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场热闹的婚礼正在进行。

钢琴师弹奏起婚礼进行曲,一对新人手挽着手,在十名礼仪小姐的引领下,踏着红地毯,缓缓走向布满鲜花的舞台。

大厅里的宾客纷纷起立,鼓掌祝福,几个年轻人还吹起了口哨。

新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携手走上舞台,音乐渐止,司仪高声宣布,婚礼第一项内容,新人答谢父母。


新郎新娘相视一笑,手捧鲜花,走下舞台。

舞台下的第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位须发花白的老者,分别是新郎和新娘的父亲。

老人接过儿女们献上的鲜花,一时间情难自禁,眼眶发红,新娘的父亲更是止不住流下欣慰的眼泪。

新郎姓卓,名叫卓政,今年三十岁,在北京读完大学后,留在了北京一家外资企业工作。

他父亲名叫卓文铭,原本是江北市第一中学的老师,江北市与青阳市仅一江之隔,十年前他调到青阳三中工作,不久前刚刚退休。

卓政五岁那年,卓文铭跟妻子离了婚,后来虽然跟几个女人相处过,却一直没有再婚,一个人当爹又当妈地把儿子带大。

现在,儿子终于要结婚成家了,他这个当父亲的也觉得终于从肩上卸下了一副重担。

新娘叫唐晓雪,今年二十七岁,地道的北京姑娘,在东直门附近一家幼儿园当老师。

她母亲是一名医生,因为临时有任务要赶赴地震灾区救灾,没有办法参加女儿的婚礼,所以这婚宴的家长席上,就只坐了两个老头儿。

婚礼的第二项内容,是喝交杯酒。

大厅里灯光骤暗,只有两束追光照着舞台上的新郎和新娘,一对新人各自端起一杯红酒,手腕相扣,仰头缓缓将酒饮下。

早有亲朋好友用DV机将这甜蜜一刻拍摄下来,婚宴大厅里再次响起祝福的掌声和口哨声。

接下来,是答谢来宾。

新郎新娘及双方家长一起端杯,向到场的亲朋好友敬酒。

婚宴大厅里摆了近三十桌酒席,一桌一桌敬下来,花了足足一小时时间。

因为被几个要好的朋友灌了几杯白酒,新郎官卓政感觉有点头晕,回到自己的席位,赶紧喝了几口浓茶。

卓文铭回到主家席位,却没有坐下,放下酒杯对儿媳妇说:“晓雪,可以跟我来一下吗?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好啊。”新娘笑了笑,顺从地跟着公公走向旁边的休息室。

卓政看见父亲脸色有些凝重,猜想一定是老爸有什么重要的见面礼要送给儿媳。

他与唐晓雪谈恋爱期间,曾带她回过一次青阳老家,但那时正好赶上老爸生病入院,几天时间老头子一直都在昏昏沉沉中度过,等他病愈清醒时,唐晓雪却因工作需要提前回京了。所以这次结婚回家,父亲与这位未来的儿媳,只能算是头一次见面。

古时候儿子结婚,老娘不都是要从手腕上褪下一只玉镯或是拿出什么传家宝之类的东西,送给新上门的儿媳吗?估计老爸也是这个意思。现在老妈不在,这事只能由老爸代劳了。他心里想。

那间休息室并不大,里面摆放着两排沙发和一台电视,向阳的一面还有一个小阳台,主要是供宾客休息时用,一般情况下里面都没有人。

卓文铭领着儿媳进去之后,顺手关上了房门。

卓政等了一会儿,不见二人出来,正要起身去看看,却被两名高中同学拦住,两人手中各拎着一瓶稻花香,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

他一脸苦笑,只得坐下来跟他们各干了三杯,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打发走,他起身的时候人都有点晃悠了,正要喝茶解酒,忽然听到外面楼下传来“砰”的一声响,几秒钟后,楼下有人尖声惊叫起来:“不好了,有人跳楼了……”

卓政大吃一惊,趴到窗户边往下一瞧,只见楼下花岗岩铺就的地面上趴着一个人,因为灯光昏暗,瞧不清样貌,只能看出是一名女子,身上穿着白色婚纱,鲜血溅了一地。

他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往休息室跑去。

推开房门,只见父亲站在阳台栏杆边,双目失神地望着楼下,嘴里喃喃地说:“这孩子,你叫我怎么向你妈交代啊?”

卓政在房间里扫一眼,屋里不见了唐晓雪,心知不妙,大声问:“爸,晓雪呢?”

卓文铭回头看他一眼:“政儿,爸对不起你。”突然把身子探出护栏,往外一倒,就从六楼倒坠下去。

“爸,不要……”卓政冲到阳台,想要伸手抓住老父亲,却已经迟了。

楼下传来“砰”的一声闷响,然后又是一片惊恐的叫声。

他从阳台探头下望,看到楼下的地面上躺着两具尸体,借着酒店门口亮起的大灯,他看得清清楚楚,一个是他父亲,另一个正是他的新婚妻子唐晓雪。

宾客涌进休息室,目睹这一幕,不由得都惊呆了。

2

在众多宾客中,有一位从事刑警工作的姑娘,名叫文丽。

她曾是卓文铭的学生,毕业后仍然与老师保持联系,这次老师家办喜事,她自然要到场祝贺。

此时在婚礼现场突遇变故,最先冷静下来的,就是这位女刑警。她叫来两名酒店保安,让他们把休息室里的宾客都请出来,然后封锁休息室,保护好现场,自己则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一边乘电梯下到一楼。

这时,新郎卓政和新娘的父亲及几位亲友都已下来,正在楼下抱着亲人的尸体痛哭。已经有人打了120急救电话,数分钟后,医院急救车赶到,医生下车后确认唐晓雪和卓文铭已经死亡。

又过了两分钟,几辆警车呼啸而至,领头的正是文丽的顶头上司、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范泽天。

文丽跟队长打了声招呼,范泽天问:“是你报的警啊?到底什么情况?”

文丽就把自己看到的事发经过说了一遍。

范泽天围着尸体转了一圈,皱起眉头说:“照你这么说,这两个人应该是相继跳楼自杀啰?”

文丽说:“是的。”

范泽天看了她一眼,补充道:“但也不能排除卓文铭先将新娘推下楼,然后再畏罪自尽吧?”

文丽看着被法医老曹摆弄着的老师的尸体,心里一阵悲伤,点点头说:“这个目前确实没有办法排除,但是我相信老师他……”

范泽天打断她的话问:“除了两名死者,当时休息室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文丽摇头说:“没有了。”

范泽天说:“既然事发当时没有目击证人,那现在就不能排除任何一种可能,自杀或他杀,皆有可能。”

两人上到六楼,一众宾客都惊魂未定地坐在婚宴大厅,谁也没有离去。

两人走进案发的休息室,仔细看了,并无异常,外面阳台护栏只有一米高,相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确实矮了一点。

范泽天问酒店保安:“这里有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

保安摇头说:“休息室里没有安装,但外面婚宴大厅安装了监控设备。”

范泽天说:“那好,你去值班室把事发时婚宴大厅的视频资料调出来,我等下去看。”

保安领命而去。

法医老曹在楼下打电话向范泽天报告说:“两名死者身上多处骨折,致命伤是颅骨崩裂性骨折,符合高坠死亡的特点,也就是说这两个人确实是坠楼身亡。”

范泽天点点头,说声“辛苦了”就挂了电话。

文丽跟着队长一起,到酒店保安值班室观看了案发当时婚宴大厅的监控视频,并没有什么收获。

范泽天皱起眉头对文丽说:“你先去坠楼现场看看他们有什么发现,我再看看这视频。”


半个小时后,两人一起回到六楼案发现场,一个年轻的胖子从宾客中走出来,拦住正在给下属打电话的范泽天,问:“范队,这案子有眉目了吗?”

范泽天看了那人一眼,见他嘴唇上有一撮醒目的小胡子,忽然觉得有点眼熟,想了一下,忽然记起来,这家伙名叫木村平,是个私家侦探兼小报记者,在某次案件的新闻发布会上,这家伙采访过自己,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他有些意外,问:“大侦探,你怎么在这里?”

木村平说:“卓文铭退休之后写过几篇豆腐块文章,在我们报社举办的一次笔会上跟我成了朋友,所以他儿子结婚也给我发了请帖。”

范泽天见他一副胸有成竹得意洋洋的神情,心中一动,问道:“这案子,难道你掌握了什么重要线索?”

木村平笑了,说:“不是我有什么线索,而是,我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也就是说,我已经破案了。”

“破案?”

“是的,你可以叫外面那些技术科的同事收工了,因为这案子,我已经破了。”

范泽天淡然一笑,抄着手站在他面前,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旁边的宾客也都围拢过来。

木村平越发得意起来,踱了几步,才不急不慢地说:“这婚宴大厅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在向宾客敬完酒之后,卓文铭带着新娘子唐晓雪进入了休息室,几分钟后,唐晓雪跳楼身亡,紧接着卓文铭也跟着从六楼跳下。所以这个案子最大的疑点,就是要搞清楚在那短短几分钟之内,在休息室里,在这对翁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范泽天点点头,表示同意。

木村平接着说:“但是,休息室里没有安装监控设施,而且事发当时屋里只有卓文铭和唐晓雪,并没有第三者在场,没有直接的目击证人,所以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咱们只有基于已经掌握的相关线索做出合理的推断。”

文丽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插嘴说:“好吧,那你的推断是什么?”

木村平扫了大家一眼,说:“我在江北市有几个朋友,恰好是十年前卓文铭在江北一中做老师时教过的学生。我用手机拍了新娘唐晓雪的照片发过去给他们看,他们看过后都说很眼熟,感觉这新娘子很像当时他们班上的一位女生。”

这个女生名叫林雪儿,是一个生活在单亲家庭的女孩,因为其母亲到江北做生意,所以她也成了江北一中的一名插班生,正好分在卓文铭担任班主任的那个班。

据木村平的那几位朋友说,当时卓老师对这位新来的漂亮女生十分关照,不但在课堂上对她颇多照顾,而且还经常把她叫到自己的教师办公室单独辅导,直到有一天,有人看见林雪儿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哭着从卓老师的办公室跑出来,大家才明白卓老师对林雪儿的好,是有“目的”的……

后来这件事被校方压了下去,并没有曝光,但卓文铭却因为作风败坏,没办法在这所重点中学再待下去,最后自动申请调回家乡青阳市一所普通中学工作。而林雪儿也只在江北一中读了一个学期,就转学离开了。

婚礼上的跳楼命案发生之后,木村平已经询问过唐晓雪的父亲,得知唐晓雪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唐晓雪的父亲说,大约十年前,他妻子所在的北京某医院收治了一名绝症女患者,这个女人孤身一人带着十七岁的女儿在北京做生意,她在医院病逝之后,因为他们夫妇一直没有生育,所以就收养了女患者那个正在读高中的女儿。

木村平问他,唐晓雪被他们收养之前,是不是叫林雪儿。唐晓雪的父亲摇头说,这个就不清楚了,因为唐晓雪的亲生母亲生活坎坷,曾数次跟男人结婚后又离婚,每换一个男人,唐晓雪就要随父姓改一次名字,唐晓雪到他们家后,因为不愿意多谈往事,所以他们也很少问起她过去的事情。

“现在,范大队长,”木村平说到这里,看了范泽天一眼,“你是不是可以把这些往事,跟今天发生的故事,联系起来了?”

见范泽天沉吟不语,木村平又接着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首先,唐晓雪就是当年那个插班生林雪儿。

因为事隔十年,双方相貌都有了较大变化,所以卓文铭和唐晓雪乍一见面,都没有认出对方,但经过仔细辨认,卓文铭最后还是认出唐晓雪就是十年前被自己性侵过的女学生林雪儿。

他当然不可能让儿子娶一个曾被自己性侵过的女子,所以他把唐晓雪单独叫到休息室谈话,希望她退出这场婚礼,拒绝跟卓政结婚。

直到此时,唐晓雪才认出他就是当年侵犯过自己的色狼老师,羞愤交集之下,这个年轻的女孩选择了以死抗争。

卓文铭本来只是想阻止唐晓雪跟自己的儿子结婚,却没有想到这个性格刚烈的女子竟会选择以死明志。

他知道自己无法向儿子交代,心中羞愧交加,最后选择跳楼自尽,也是意料中的事了。

3

听完木村平的推理,大家都愣住了,虽然他说得头头是道,看似能自圆其说,但仔细一想,却又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劲,好像又没人能说得上来。

木村平习惯性地摸摸自己嘴唇上那撮小胡子,睥睨着范泽天说:“范大队长,请问你还能做出更合理的推断吗?”

“当然能。”说这句话的,并不是范泽天,而是他身旁的文丽。

木村平并不认识文丽,看看她,又把疑惑的目光投向范泽天:“这位是……”

范泽天说:“她叫文丽,是我们刑侦大队的女探员。”

木村平哪里将这年轻的女警员放在眼里,瞧了她一眼说:“请问文警官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文丽盯着他说,“我是要推翻你的推理,还原事实真相。”

木村平脸上带着不屑的笑意,说:“那我愿意洗耳恭听。”

文丽没有理会他的讥讽,清清嗓子,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往下说: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也是卓老师的学生,以我对老师的了解,他绝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大概在十年前,我母亲调到江北市工作,当时我正在读高中,学籍也转到了江北市,高二那年,卓老师成为了我们的班主任,这时外地生林雪儿也正好转学到我们班。但是林雪儿只跟我同班一个学期就转学走了,所以我对她的印象并不太深刻,如果不是你提醒,我还真没看出今天的新娘唐晓雪就是林雪儿。至于你说的卓老师在班上对林雪儿另眼相待,及林雪儿衣衫不整哭泣着从卓老师办公室跑出来的事,确实发生过。但我当时了解到的情况,却跟你的说法大相径庭。”

卓文铭离婚后,又经人介绍,先后跟几个女人相处过,其中有一个女人性格泼辣且疑心病极重,有一次她来到卓文铭的办公室,正好看见他在给女学生林雪儿辅导功课,这女人觉得师生二人靠得太近,竟然心生醋意,大发雌威,对着林雪儿又打又骂,还去扯她的衣服,要让她出丑,林雪儿吓得哭着跑出来。


这女人还不解气,又跑到校长那里告状,说卓文铭跟女学生有暧昧关系。

卓文铭不堪其辱,只好避而远之,主动申请调回老家青阳市工作。

“如果卓文铭真的跟林雪儿完全没有关系,那么今天在休息室发生的惨剧,你又怎么解释?”

木村平觉得自己抓住了文丽的破绽,盯着她冷声发问。

文丽看看他,又扭头看看周围的宾客,问道:“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卓老师在跳楼之前说的那句话?”

木村平说:“我记得他曾对着楼下唐晓雪坠亡的方向说,这孩子,你叫我怎么向你妈交代啊?”

“是的,就是这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已经调查过了,在此之前,卓老师与唐晓雪那位当医生的养母并不相识,他怎么会在临死之前说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呢?所以我推测,他这句话中的‘你妈’,并不是指唐晓雪现在的养母,而是指她已经过世的生母。”

“这跟她的生母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年在学校时,卓老师对林雪儿特别好,我们就在猜测,老师为什么会对这个新来的转校生这么好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是插班生,成绩跟不上来,需要特别照顾?后来有同学悄悄说,林雪儿的眼睛、眉毛还有额头,都长得跟卓老师好相似呢。这时我才明白,林雪儿其实是卓老师的女儿。卓老师跟他妻子离婚时家里有一儿一女,离婚后妻子带着两岁的女儿到外省做生意去了。十多年后,他前妻回到江北市,而且因为机缘巧合,他女儿成了他的学生……”

文丽说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明白过来。

在今天的婚礼上,卓文铭认出唐晓雪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卓政与唐晓雪其实是亲生兄妹,他们俩当然不能结婚。

卓文铭决定在说出真相之前,先跟唐晓雪谈一谈。结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唐晓雪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时情绪失控,竟然冲动地从六楼阳台跳下。

卓文铭深感懊悔,觉得愧对儿女,所以忍着难言的苦楚,也跟着跳楼自尽,一了百了。

文丽说完自己的推断,所有人都默默地低下了头,谁也没有想到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背后,竟还隐藏着一个如此令人唏嘘的人伦悲剧。

4

文丽见自己的一番推理,让趾高气扬的私家侦探木村平彻底说不出话来,不禁有几分得意,扭头看看范泽天,问道:“范队,这案子您怎么看?我的推断没有漏洞吧?”

“嗯,”范泽天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看看手表说,“不着急,再等等,再等等。”

文丽一怔,不明白他的意思,但看他面沉似水,眉心仿佛有一个解不开的结,知道他正在思考案情,不好再开口多问,只能默默地站在一边,静静地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范泽天的手机响了,他走到一旁接听,一面频频点头,一面连声说“辛苦了,辛苦了”。

几分钟后,他挂断电话走回来,扫了众人一眼,说:“我已经叫人向江北警方发了协查通知,刚刚江北警方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已经查证,十年前确实有一个名叫林雪儿的女生在江北一中插班读书,而且这个林雪儿确实是卓文铭的女儿。”

人群中有人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文丽感觉到了大家对她投来的赞许和钦佩的目光,心中暗自得意。

谁知范泽天忽然话锋一转,接着说:“但是据警方查证,目前林雪儿和她的生母及继父,一起生活在省城,她们母女俩并没有去过北京,所以说,林雪儿绝不可能是唐晓雪。”

此言一出,众皆愕然。

范泽天瞪了木村平和文丽一眼,说:“任何没有经过调查的、想当然的推理,都是经不起推敲的。没有证据支撑,一厢情愿地臆想和猜测,是侦查工作的大忌。”文丽不由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木村平却不服气地问道:“范警官,那你且说说看,这一对翁媳双双跳楼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范泽天说:“要想搞清楚这个问题,就得先弄明白事发当时,在那间休息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木村平撇撇嘴说:“你这不是废话吗?休息室里没有监控摄像头,事发当时休息室里除了卓文铭和唐晓燕,再也没有第三者在场,不可能有目击证人,也许只有神仙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范泽天忽然笑了:“谁说当时房间里没有第三者,谁说没有目击证人?我在保安值班室里观看监控视频时发现,事发之时,卓政推开休息室的门,所有宾客都往休息室涌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就在这当口,却有一个人在拼命往外挤,想要从休息室里冲出来。我叫保安员把这个人的头像截图放大后打印出来拿给卓政看,卓政已经证实此人不是这场婚礼邀请的宾客。我又把图片发回市局,请技术科的人甄别,刚才市局的人给我发来短信,说咱们局的电脑系统里留有那家伙的案底,那人名叫刘三手,是一个专门潜入酒店宾馆等高档场所行窃的惯偷。值班民警已经在刘三手的出租屋里找到他,现正带着他赶过来。”

话音未落,就见外面的电梯门开了,两名警察带着一个獐头鼠目的瘦个子男人从电梯里走出来。“范队,你要找的人到了。”两个民警把那瘦个子男人推到范泽天面前。

范泽天上下打量那家伙一眼,认出他就是自己从监控视频中看到的那个形迹可疑的家伙,就问:“你就是陈三手?”瘦个子男人点点头说“是的”。范泽天用手指了指周围,“这间婚宴大厅你应该不陌生吧?”

刘三手是个机灵人,一见眼前这阵势,就知道现在说真话绝对比说假话管用,于是就点点头说:“是的,我今晚曾来过这里。”

刘三手打听到今晚这里有一场婚宴,就在傍晚时分混进来,藏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下面,本来是想等外面的宾客们都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再溜出来顺手牵羊发点小财,谁知婚礼才进行到一半,本来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里突然闯进来两个人,没说几句话,这两个人就相继跳楼了,然后许多人就涌了进来。如果不是他机灵,趁乱从人流中挤出来,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脱身呢。

范泽天问:“你确定那两个人,都是自己跳下去的吗?”

刘三手说:“是啊,我亲眼所见,那个女人自己先跳下去,不一会儿,那个老头儿也跟着跳下去了。”

范泽天问:“他们进屋之后都说了些什么,你可曾听见?”

刘三手点点头说:“我听见了啊!”

当时他趴在沙发下面,清楚地听到那个老头儿对穿着婚纱的新娘子说:“晓雪,在你跟卓政结婚之前,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那就是咱们家卓政小时候睾丸受过伤,医生说这种损伤是不可逆转的,长大后这孩子将永久失去生育功能。卓政这孩子自尊心很强,他长大后,这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他,估计他自己也不知道。我现在跟你说明白,希望你考虑清楚。”


新娘子听了这话好像很吃惊,用手摸摸自己的肚子,还流下了眼泪,过了一会儿,趁对方没有注意,突然扶着阳台墙壁站上护栏,跳了下去。老人好像惊呆了,缓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外面的人就冲进来了,这时老头儿又跳了下去。

遇上这样的变故,刘三手不敢久留,趁乱溜出,回到家里正觉得晦气,却不想两个警察找上了门,二话不说就把他带到了这里。

范泽天盯着他问:“你真的听见卓文铭告诉唐晓雪说他儿子卓政不能生育?”

刘三手有些糊涂,问:“那个老头叫卓文铭,那个新娘子叫唐晓雪吗?”

范泽天说:“是的。”

刘三手说:“那就对了,我亲耳听到他们的对话,绝对错不了。”

文丽说:“不对呀,就算新婚之日新娘子得知丈夫不能生育,那也不至于着急得要跳楼啊?”

这时,范泽天的手机响了,是法医老曹打来的。老曹在电话里说:“经过检查,他发现死者唐晓雪已经怀有三个月身孕。”挂了电话后,范泽天问卓政:“你妻子已经有了身孕,是吗?”

卓政点点头说:“是啊,我们是奉子成婚。”

木村平“哦”了一声,说:“难怪唐晓雪得知丈夫失去生育能力后会有那么大反应,原来……”话说到一半,忽见文丽正拿眼睛瞪着他,竟不敢再说下去。

木村平虽未把话说完,但在场的众宾客却已经明白过来,唐晓雪已经怀孕三月,她与卓政是奉子成婚,但公公却忽然告诉她说她丈夫不能生育,那她肚子里的孩子……

“卓文铭临死前对着唐晓雪的尸体说‘这孩子,你叫我怎么向你妈交代啊’,这又怎么解释?”木村平还在寻找范泽天办案过程中的破绽。

范泽天说:“这句话根本不需要解释啊!我们的警员已经联系过唐晓雪的养母,她现在正在地震灾区医院,她说因为无法参加女儿的婚礼所以特意给亲家公打了个电话,说了许多客气话,最后还说女儿不懂事,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亲家公多多原谅。卓文铭则在电话里保证说您女儿嫁到咱们家绝不会受到半点委屈。卓文铭这句话中‘你妈’这两个字,分明就是说的唐晓雪的养母啊!”

“老天爷,你真不开眼啊!”

卓政跺跺脚,忽然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号啕大哭起来。


他泣声道:“晓雪是个好女人,事情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虽然父亲没有对我说过,但我也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早在认识晓雪之前,我就已经在北京的医院把这病治好了,只是没有告诉我父亲而已。”

众人又是一呆。

5

案子虽然破了,但大家心里都感觉沉甸甸的。

范泽天带着文丽等人离开酒店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一行人坐上警车,正要开车,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响,一个人从六楼飞身跃下,重重地砸在酒店门口停车场的地面上,震得旁边停放的小车报警器都哇哇大叫起来。

文丽急忙跳下车,上前一看,跳楼者居然是卓政。

法医老曹上前看了,摇头说:“唉,我早就知道他会走这一步。”

范泽天问:“为什么?”

老曹说:“刚才已经说了,他睾丸受伤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是没有办法恢复的。”

文丽说:“可是他刚才明明说已经治好了呀?”

范泽天隐隐明白过来:“也许他只是想用这种方法在众宾客面前挽回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高洪波加入国足教练组大反转!名记透露最新消息,足协做重大决定

高洪波加入国足教练组大反转!名记透露最新消息,足协做重大决定

大咖唠体育
2021-10-21 18:05:38
祝贺!张锋当选美国医学院院士,39岁已成四院院士

祝贺!张锋当选美国医学院院士,39岁已成四院院士

生物世界
2021-10-20 13:36:50
戴笠情人张春莲:嫁给农民30年生8个孩子,临刑前想吃一口猪头肉

戴笠情人张春莲:嫁给农民30年生8个孩子,临刑前想吃一口猪头肉

花美男的诱惑
2021-10-22 05:01:12
42分惨败!字母哥被打懵,热火四巨头73+24+18吊打,篮网劲敌来了

42分惨败!字母哥被打懵,热火四巨头73+24+18吊打,篮网劲敌来了

大超说个球
2021-10-22 10:39:28
老年旅行团多人被确诊感染,波及10个省份,今冬疫情会爆发吗?

老年旅行团多人被确诊感染,波及10个省份,今冬疫情会爆发吗?

药师方健
2021-10-21 23:23:00
《新逃学威龙》:低俗的画面,引起网友们极度不满

《新逃学威龙》:低俗的画面,引起网友们极度不满

微笑电影
2021-10-20 18:56:01
极端武力曼巴蛇--借蛇之名表达刀的毒性

极端武力曼巴蛇--借蛇之名表达刀的毒性

主题名品2004
2021-10-21 18:42:27
66岁任达华为拍新戏太拼!瘦骨嶙峋肌肉全无,烫胡子疼到龇牙咧嘴

66岁任达华为拍新戏太拼!瘦骨嶙峋肌肉全无,烫胡子疼到龇牙咧嘴

盖饭娱乐官方号
2021-10-21 13:54:38
2-2绝平!中国女足小将闪耀欧洲,7场独造6球,第93分钟打崩对手

2-2绝平!中国女足小将闪耀欧洲,7场独造6球,第93分钟打崩对手

圣轩爱足球
2021-10-21 20:43:16
1953年,美女匪首在行刑前被放,其后又回匪窝,毛主席却很高兴

1953年,美女匪首在行刑前被放,其后又回匪窝,毛主席却很高兴

吴哥持剑
2021-10-20 16:52:45
送你七道土豆的超好吃做法!空腹就能吃一盘!

送你七道土豆的超好吃做法!空腹就能吃一盘!

母孕知识教育
2021-10-22 05:40:24
周杰伦真的进了LOL?拳头设计师承认神龙尊者亚索设计参考了周董

周杰伦真的进了LOL?拳头设计师承认神龙尊者亚索设计参考了周董

电竞不错过
2021-10-21 23:33:43
83岁母亲喂智障儿子60粒安眠药身亡,法庭上痛哭:我实在养不动了

83岁母亲喂智障儿子60粒安眠药身亡,法庭上痛哭:我实在养不动了

赵高驰爱生活
2021-10-21 03:14:04
10月20日,印度对中国服软,美对华出手,制裁“为中国说话的人”

10月20日,印度对中国服软,美对华出手,制裁“为中国说话的人”

不怕搞事情
2021-10-21 00:41:40
长达83年“骗局”落下帷幕?我国年进口额383亿,50%年轻人被洗脑

长达83年“骗局”落下帷幕?我国年进口额383亿,50%年轻人被洗脑

资讯看板
2021-10-20 19:27:00
起底汉奸苏贞昌的发家史:祖父为日效力,孙子反中言论喋喋不休

起底汉奸苏贞昌的发家史:祖父为日效力,孙子反中言论喋喋不休

君山梵静
2021-10-21 11:42:57
马英九刚刚赢下漂亮一场,转身再干件大事,这次轮到蔡英文头疼了

马英九刚刚赢下漂亮一场,转身再干件大事,这次轮到蔡英文头疼了

恋爱有你才快乐
2021-10-21 06:28:14
毛主席追悼大会上,站在华国锋同志旁边的是王洪文,张春桥、江青

毛主席追悼大会上,站在华国锋同志旁边的是王洪文,张春桥、江青

蒂娜美食
2021-10-19 11:20:31
捷克邀台当局官员出访,台媒担心会惹恼大陆,王毅外长已有言在先

捷克邀台当局官员出访,台媒担心会惹恼大陆,王毅外长已有言在先

防务视野
2021-10-21 19:17:33
疯了!锡安这操作是要废了自己,鹈鹕太TM绝望了…

疯了!锡安这操作是要废了自己,鹈鹕太TM绝望了…

篮球大图
2021-10-21 16:51:22
2021-10-22 12:44:49
六一书院
六一书院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1文章数 57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近20位明星被举报后查处 朝阳群众到底是啥神秘组织?

头条要闻

近20位明星被举报后查处 朝阳群众到底是啥神秘组织?

体育要闻

有利拉德没有他们?NBA75巨星谁选的?

娱乐要闻

曝李云迪与女方在豪宅内碰面 每次1万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李佳琦薇娅一晚卖了189亿,税收怎么算?

汽车要闻

宝骏新款RS-3命名RS-3 SOODA 苏打汽水喝起来

态度原创

家居
房产
旅游
亲子
公开课

家居要闻

祖孙三人同睡一张床 43㎡老屋爆改后拥别墅级厨房

房产要闻

市场掀起新变化,属于买方的时代要来了

旅游要闻

肉桂,美国“节日季”的味道

亲子要闻

李云迪跌落神坛,给4000万学琴家庭上了一课

公开课

荒唐人生:一代明相张居正,最后牡丹花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