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不把化脓的伤口连根拔起,过不去!”原配离婚也把三儿逼上绝路…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年轻不需忍:都市情仇、极致爱恨和精彩反杀》,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2020 年四月,婚后两年。

我发现丈夫有一个频繁聊天的女网友,聊天记录不堪入目。

我摊牌的时候,我丈夫跪在地上求我:「伶俐,伶俐……你要相信我,我就是犯贱撩拨人家,面都没见过,连对方是人是狗都不确定!你原谅我好不好……」

望着眼前诚惶诚恐的男人,我不知道该原谅他还是像我最欣赏的那种女人一样,潇洒地转身,华丽的离婚蜕变,从此远离渣男。

我想离开家里冷静冷静,却晕倒在了房门口。

再醒来,世界天翻地覆。

我的病床边围了一圈人,我爸妈,公婆,还有一脸惶恐的裴伟。


我不想看到他,拉着我爸妈的手刚要说离婚的事情,婆婆在一旁喜笑颜开:「俐俐啊,大喜呀,你怀孕了!」

仿佛在耳边响起一个炸雷,我几乎反应不过来:「什么?」

裴伟忙握住我的手:「伶俐,你怀孕了……我们要有宝宝了。」

他眼里除了喜悦,还有紧张和恳求。

我脑袋一歪,心头空荡荡的——老天爷这时候跟我开玩笑?

这么久都没能等来的孩子,居然在这时候来了!

我因为身体原因怀孕艰难,在去问了医生的意见后,得知如果这一胎不留下,我以后很可能无法再当妈妈。看着裴伟的眼泪,还有父母欢喜的笑容,我咬咬牙将离婚二字混着憋屈咽了下去。

裴伟开始忙前忙后的伺候我照顾我,他说了,自己只是鬼迷心窍,他跟那个女人止步于网络,并没有实质性的发展,而且事情一出,他已经拉黑了对方,断的干干净净。

他口口声声说,他爱的还是我,看到我躺在病床上,才发现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怀孕后不久,婆婆就正式从乡下赶来跟我们住一起,说是方便照料我的起居。

一天晚上,我起夜时发现裴伟没睡在旁边,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窃窃私语的交谈声,原来是裴伟和婆婆正在说话。

婆婆:「我找人算过了,这一胎肯定有个男孩。」

裴伟懊恼:「妈,你就别瞎掺和了,当心让伶俐知道了。」

婆婆:「我怕什么?我儿子有本事,她是城里千金大小姐,最后还不是给你当媳妇了?现在是看她怀孕了,所以供着她。你可别犯糊涂,一定要带她去查查是男孩还是女孩,要是个丫头片子啊,赶紧打掉再怀!我们老裴家可是一脉单传,肯定要有男孩的。」

我气得推开房门:「不管男女,你们都别想动我的孩子!」

2.

裴伟和婆婆被吓了一跳,裴伟连忙哄着,婆婆也赔着笑脸解释刚刚都是胡说的,不当真。

我气得不行:「裴伟,你要是不想好好过日子,那就离婚!」

裴伟是不敢离婚的,至少现在不敢,如果离婚,那正在事业上升期的他就全完了。

裴伟忙又对着我发誓赌咒,我心思烦乱,根本没听进去。

这种惴惴难安的心情困扰了我好几天,直到家里又来了个不速之客。

上次摊牌后,婆婆收敛了不少,这天她领着一个女人走到我面前:「俐俐呀,这是咱们老家的亲戚,阿伟的表妹,来咱们这儿找工作的,能不能让她暂时住几天?」

我们现在住的是一套两百多平的大复式,我的婚前财产,原本就住我和裴伟两个人,就算再加一个婆婆一个表妹也不算多。

这个叫小清的表妹礼貌地跟我打招呼:「嫂子,你好。」

人都进门了,我还能说什么,况且我也不想为了这种小事计较。

目前最要紧的是我的身体,于是,我点点头没反对。

没想到的是,小清意外的勤快麻利,做饭也比婆婆做得好吃很多。我孕期本就胃口不佳,她就每天一日三餐变着花样给我做。我喜欢吃面包,她连烤箱和面包机的用法都学会了,这是婆婆从来不会有的细心。

我很喜欢小清,便决定让小清留在我家里帮忙,每月给她发工资。

很快我就发现小清不但做饭好,也很会帮忙周旋我和婆婆之间的关系,有她在很多矛盾摩擦都消失了。

我越来越满意小清,除了给她涨工资发奖金之外,我还不止一次跟她说,让她好好干,回头给她介绍一个靠谱的男朋友。

每当说这话的时候,小清总是害羞地低着头,不吭声。

转眼,到了孕三月,我去医院建档,开始正式产检的日子。

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2020 年 6 月 18 日,裴伟陪我去医院,我们就在诊室门口大吵一架。原因也很简单,婆婆打来了一通电话,她直接让裴伟带我去做彩超,确定孩子的性别。

当着那么多人,我真的忍不住了。

「你妈是什么意思?!上次的话没听进去是吧?而且这才几个月?根本不可能看准!」

裴伟这次没有之前的好脾气,有些不耐烦:「许伶俐,你能不能别闹腾了?我妈只是有这个想法,她提一提而已又怎么了?去不去做彩超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我闹腾?你妈现在这个态度摆明就是不想好好过日子,你却说我在闹腾?」我只觉得一腔愤怒涌上心头,「我多不容易才怀上这个孩子,你知道的,你现在却由着你妈?裴伟,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忘了你下跪求我的样子吗?!」

裴伟大怒:「我求你什么了?许伶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有能耐啊?我也跟你说,天下女人都能怀孕,又不缺你一个,你怎么就把自己这么当回事呢?自然怀不上,难道不能试管吗?这一个不是男孩,打掉再来就是了,反正你家有钱!」

啪!!

我忍无可忍,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这一刻,这男人看起来是那么陌生。

裴伟红了眼睛瞪着我,最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把我孤零零地丢在诊室门外。

3.

后来我无数次想到这一幕,都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能抓紧机会狠狠揍他一顿,至少也要抓烂他的脸。


但当时我自己怀孕在身,真要动起手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那天我独自完成了产检。

离开的时候,我以为车已经被裴伟开走了,没想到竟然在停车场的另外一边发现了那辆宝蓝色的凯迪拉克。

很奇怪,正常人谁会莫名其妙给车换个停车位呢?

而且那边是 VIP 病人才能使用的区域。

我立马反应过来,裴伟说不定还在医院里。

我给他电话,让他来接我,裴伟却在电话里说自己已经到公司了,让我打车回去。

我看着眼前这辆再熟悉不过的车,一阵冷笑。

在医院找人其实不难,有时候老天就是这么帮忙,我刚折回门诊大楼的时候就看到另外一边的扶梯上下来三个人——裴伟、婆婆还有小清。

小清站在中间,裴伟和婆婆护在她两边,众星捧月,绝对的 C 位。

我看到裴伟的眼神,心顿时坠到了谷底,拔凉拔凉的。

那可不是表哥看表妹该有的眼神啊。

我跟了上去,这三个人太高兴了,根本没察觉到我还在后面。

我躲在楼道拐角,听到了一段让我浑身直冒寒气的话——小清怀孕了!而且比我肚子里的孩子还大一个月,是裴伟的!他们这次来医院,就是托了熟人查了腹中胎儿的性别。

显然,结果让他们很满意,小清怀的是男孩。

仿佛有一桶冰水从天而降,我手脚发抖,差点晕倒在医院。

死命咬着牙关撑过来,我恨不得现在就跟裴伟撕破脸!

狗改不了吃屎,裴伟本质如此,根本不值得我原谅!!

我在裴伟老家的贴吧里找到几个比较活跃的用户,花了一大笔钱,很快托人查清了事情的真相,然而真相让人吐血……

4.

小清根本不是裴伟的表妹,而是他在老家时的初恋情人。后来裴伟考上了大学,小清却出村打工,一对鸳鸯就这样分隔两地。后来裴伟遇到了我,作为一个城里独女,自小被父母捧在掌心里长大,一开始我并没有把裴伟的追求放在眼里,还是他最后的坚持打动了我,才有了后来的婚姻。

裴伟不光和小清旧情复燃了,而且婆婆也是知情的。

他们一家子把我瞒在鼓里,见我和小清全都怀了孕,就打算谁生的是男孩,就把谁当做裴伟的妻子。而小清,已经赢了一半。

另外一半的原因更让人心寒,裴伟一家居然还算计我的婚前房产!!婆婆根本不懂掩饰,早就在村里的亲戚面前夸过海口,会来城里和儿子住大房子养老,而我会被扫地出门。

我不认为自己会莫名其妙净身出户,很可能是如果我不配合乖乖生儿子的话,他们就在日后长达几个月的孕期里做手脚,让我一命呜呼,然后再让裴伟以配偶的身份继承全部遗产!

果然,后面请的私家侦探发来的材料,证实了我的猜想。

听着那些通话内容,还有眼前酒店开房记录,我只觉得浑身血液在逆流,双手不住的颤抖。

即便裴伟早已背叛我在先,我都没想过要威胁他的性命。

可他居然把我当成案板上的猪肉!想要为所欲为!

他,根本没想过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亲骨肉!

巨大的悲痛愤怒席卷了我全身,肚子一阵尖锐的疼痛,我再也忍不住晕倒了。醒来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我的孩子没有了……

躺在病床上,我谁也没通知,只叫来了朋友陆自安。

陆自安是我的青梅竹马,我最好的朋友,但自从我结婚后,他就跟我保持距离,这也是我婚后第一次主动联系他。

陆自安赶到医院,听了我的情况后,他拳头握紧,双目通红:「我早跟你说了,那男人靠不住,你就是不听!」

「我叫你来不是听你说教的。」我深吸一口气,「我要报复他,我要让他们一家身败名裂,要他裴伟付出代价!」

「你打算怎么做?」陆自安冷静下来。

「演戏。」我咬着牙冷笑。

5.

我以保胎的名义在医院住了几天,期间裴伟一次都没来过。

原本还未凉透的心这会儿也死得不能再死了。

在医院里我也没闲着,开始各种联络人脉,寻找机会。陆自安透露给我一个重要信息,裴伟目前正在积极地笼络一个大客户。

三天后我出院了。

打开家门,眼前的一切陌生得让人可怕。

小清就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婆婆在厨房里忙活着,俨然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我冷笑:「小清现在不做事了?」

婆婆出来:「她做什么做?别累坏了她。」

「我花钱请她来是给您分担的,要是您这么说的话,不如我换个保姆吧。」我强调了最后一句话,然后成功看到小清脸色发白。

是的,我就是要提醒她,在这个家里她的身份只是保姆。

婆婆想去安慰,可又怕被我看出端倪。

「都是一家人,这么说多不好啊……小清她,怎么说也是阿伟的表妹。」

「那行吧,既然是一家人,从下个月开始我就不用给她发工资了。」我笑笑,「反正都是一家人,何必算得那么清楚呢。」

「诶!?」

小清脸色难看。

我又说:「对了,我刚查过了,我怀的是双胞胎,儿子。」

婆婆惊喜万分,小清面如死灰。

你们不是想要男孩吗?不是想要取代我,拿走我的一切吗?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正如我所料,婆婆得知这个消息后喜出望外,当天裴伟破天荒地提前回来了。


我把一张 B 超单子丢到他脸上,然后成功看到了他丑恶的笑脸,这个鬼迷心窍的男人,竟然完全没想之前的产检为何没测出双胞胎。

裴伟又开始围着我老婆长老婆短的献殷勤了,我一边跟他周旋一边部署着外面的安排。当然了,小清也没有闲着。

能怀着肚子找上门来,还能忍辱负重藏到现在,她可不是一个简单角色。

没过两天,小清就故意让我发现裴伟的暧昧微信消息。

我借故大吵一架,还装肚子疼,吓得这对母子俩惊慌失措,留在家里的录音器还录下了裴伟和小清因此争吵的声音。

紧接着,小清又给我发了她和裴伟的开房记录。

拿着开房记录,我知道差不多是时候了。

啪啪,两巴掌我狠狠甩在裴伟的脸上:「你对得起我?!」

6.

这两巴掌打得我痛快极了,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裴伟再次跪在我面前:「老婆,老婆,你听我解释,事实不是这样的……」

「你都带别的女人出去开房了,你还说要解释?!」我泪如雨下,「我跟你在一起真心真意,没有半点虚假。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我发现了吧?裴伟,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大概是觉得我离不开他,裴伟听到这话,忏悔也没刚才那么诚恳了。

在我面前做足了戏,裴伟又借故拉着小清出门,两个人在街心花园里吵得不可开交,裴伟还动手了,一巴掌打得小清满嘴是血。

我跟在后面,看得一阵痛快。

小清回来后,我还故意关心:「你脸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赶紧跟嫂子说,嫂子给你出气!!」

小清咬紧牙关:「没有人欺负我,是我自己摔的。」

我心底冷笑。


脸上鲜红的五指印清晰可见,还说是自己摔的。

这贱人,跟裴伟还真是天生一对。

就这样,小清时不时地刺激我,我就去借故对裴伟撒泼打骂。有段日子,裴伟脸上都被我打得一片红肿,天天晚上都要拿冰袋冷敷。

他在我这儿不敢还手。

毕竟他还以为我怀着双胞胎男孩呢。

但对小清,他就没那么客气了。

家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直到那一天裴伟公司开庆祝年会,裴伟要带自己的妻子参加。

那天一大早,我站在楼梯间看着小清忙里忙外,知道机会来了。

我故意喊小清扶我,趁着她过来的时候,瞅准机会一脚踩空,我整个人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小清吓坏了。

我没给她反应的机会,直接打给陆自安,让他来带我去医院。

我提前准备好的血浆袋破了,很快裙子下面一片鲜红。小清和婆婆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仗,看见这么多「血」,都吓得愣在原地。

早就等在楼下的陆自安很快就到了。

我指着小清的方向:「你居然推我?!」

小清惊呆了:「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

陆自安抱起我:「跟她废话干什么,等下去了医院就报警,她还能跑了不成。」

陆自安带着我离开,他的车上有我早就准备好的行李。

陆自安看着我胳膊都被摔得不成样子:「你这样又是何必?把自己弄得这么惨,那对狗男女根本不会心疼你的。」

「我不需要他们心疼。」

我要的是这场好戏紧锣密鼓地开场。

7.

我离开了家,婆婆接到了裴伟的电话,因为我迟迟没能到场,他急了。

听到家里的变故,裴伟果然跟我预料的一样,没有半点在乎紧张,只关心我不能到场,将会影响他今天年会的表现。

家里的女主人重伤入院,裴伟能选的人只有小清一个。

没过多久,陆自安那边传来消息:「被你猜中了,他带那个女人参加年会了。」

「很好。」我已经换好了衣服,「走吧,我们去看看他怎么玩下去。」

年会上,裴伟带着小清四处社交。

小清什么时候见识过这样的场合,又紧张又窘促,挽着裴伟的胳膊一点都不大气。

好在小清话不太多,所以看上去也算腼腆温柔。

很快,裴伟就赢得了那位大客户的青睐,两人相谈甚欢,好像立马就能拿下合约了。

音乐响起,我戴着假面,换了鲜红的短裙,戴上精心挑选的假发站在那位大客户身边。裴伟果然一下子就被我吸引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我就是那个他以为已经重伤入院,很可能连孩子都保不住的许伶俐。

「你好。」

我满意地看到他眼里的惊艳,「要不要跳支舞?」

大客户笑着:「这是我的秘书,就是年轻调皮了一点,裴先生不要介意。」

「不会不会。」裴伟紧张了。

裴伟从不知道我会跳舞,他虽然觉得我很熟悉,但半点没往许伶俐这个人身上想。

真是可笑,明明是夫妻俩,他却对我如此冷漠无视,否则的话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小清不会跳舞,更不敢开口拒绝,只能嫉妒地看着我和裴伟共舞。

一曲结束,我给了裴伟一个飞吻,很快离场。

晚上,裴伟赶到医院时,我卸掉伪装,脸色发白地躺在那儿,然后告诉他孩子没了。

裴伟脸上只是闪过瞬间的失落,但他还有个孩子在小清肚子里呢,那也是个男孩。

况且大客户很快就要签约了,他根本不会在意我的死活。

只要大客户签约,他在公司里的职位就会更上一层楼,可以达到副总的级别。

这样的诱惑之下,我那套婚前房产似乎也没那么大的吸引力了。

他说:「我们离婚吧。」

8.

我:「孩子没了,你就要跟我离婚?」

裴伟下定决心:「其实我们根本不合适。许伶俐,你本来就不适合当别人妻子,你个性太强,争强好胜的,跟我妈也处不来。」

我冷眼看着:「哦,想离婚是吗?除非我死,否则你做梦!!」

裴伟急了:「你干嘛非要闹成这样?我们好聚好散不可以吗?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

「你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没有!!」

「胡说,上次的开房记录你当我忘了?是外面那个女人让你来跟我离婚的?她给你什么许诺了?」

「都说了没有,许伶俐你这人真是一点魅力都没有,自己守不住老公,还怪我在外面偷吃!」裴伟怨毒地看着我,「赶紧签字离婚。」

「要我签字离婚,可以。」

我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冷笑,「第一,把那个女人带到我面前来;第二,你净身出户。」

裴伟犹豫了。

我们的婚后存款还有将近百万,他舍不得这些钱。

不过,由不得他舍不得,因为那大客户旁敲侧击地询问裴伟的夫妻关系,还说什么搞一次四人家庭聚会,想要发展和谐的相处模式,最好能在家庭聚会上把合约搞定。

没有跟我离婚,他如何敢把小清带到那位大客户面前?

要他失去这个大客户,裴伟又如割肉般舍不得。

一边是代价沉重的婚姻,一边是晋升的最好机会。

这个选择题对裴伟来说其实不难。

只要他晋升了副总,年薪就能超过现在的存款,他还能得到一个儿子,让小清顺利上位,顺便解决我这个麻烦。

所以,没过两天,裴伟就带着小清到我面前。

小清得意洋洋。

裴伟也没有半点愧色。

我拿出一份还没签字的离婚协议摆在他们面前。

这两人齐刷刷的两眼放光。

9.

「现在,我读一句,你就抽她一巴掌。读完了抽完了,我签字。」我边说边拿出一支笔,并晃了晃手里的离婚协议书。

「什么?」小清愣住了。

她没想到,原本是上门收获胜利的果实,结果却成了原配的出气筒。

裴伟也犹豫:「伶俐,这样不太好吧……」

「你不打,我就不签字,我们上法庭慢慢打官司。又或者,你的孩子妈愿意去坐牢,几天前害我从楼梯上摔下来没了孩子的事情,难道二位忘了?」

我淡淡笑着。


裴伟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他拖不起。

他咬咬牙点头。

「离婚协议书。」我读道。

啪!一巴掌打在小清的脸上。

「甲方许伶俐,乙方裴伟。」

啪啪!!又是两记耳光下去。

我就这样一句句读着,裴伟也一下下打着。

一开始他还手下留情,打到最后自己都焦急了,为什么离婚协议书那么长?怎么还没读完?直打得小清两腮鲜红,高高肿起,嘴角都是血丝,还掉了两颗牙。

小清已经被打得站不稳,看着裴伟的眼神也没有刚才那么柔情蜜意了。

我满意了,终于念完最后一个字,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很好。」我笑笑看向他们,「祝你们百年好合啊,你们可一定要白头到老,否则的话我可是会狠狠嘲笑你们的。」

小清说不出话来,眼神怨毒至极。

裴伟也不吭声。

下午二点,民政局上班后,我就和裴伟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卖掉了复式的大房子,在另外一处新楼盘买了一套小居室,剩下的钱都拿去买了理财。做完这一切,我把朋友们叫出来痛快地喝了一场。

陆自安对我说:「你早该这样了!那狗东西配不上你。」

我大笑着,眼泪都出来了:「还没演完呢,你急啥?好戏还在后头。」

接下来几天,我都伪装成那个白富美的形象陪在大客户身边,也见了裴伟几次,只不过每一次不是隔着屏风,就是隔了一道磨砂玻璃,让裴伟看得到我的影子,听得到我的声音,就是碰不到我的人。

裴伟得知我不但是大客户的秘书,还是人家的远房表妹,不由得欣喜不已,他经常找机会想要跟我独处。

而刚刚上位的小清养好了脸上的伤,大概是裴伟动手的时候狠了点,她脸颊上留下了两团去不掉的疤痕,就跟高原红似的。

还没等扬眉吐气的时候,裴伟就开始倒霉了。

距离签约临门一脚,他在公司里春风得意。

同事之间开玩笑也会称呼他一声裴总。

裴伟当然快活不已,更加积极地敦促大客户签约。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客户突然断联了。

电话打不通,手机没人接,好不容易联系到公司,却得知对方已经被外派去了国外,之前跟的项目统统由新上任的负责人接手,之前的谈判全部推倒重新开始。

裴伟傻眼了,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新的负责人根本不鸟他。

因为那位大客户其实是陆自安的一个忘年交,陆自安曾经帮过他很多次,这一回他是看在陆自安的面子上配合我演了一出戏。

裴伟急了,满世界疯狂地找我,可我早就卖掉了原先的住宅,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没办法,找上了另一个我——大客户身边的娇美人。

因为之前几次接触,我用新的微信号加了裴伟。

裴伟开始在网上跟我诉苦,我告诉他那位大客户短期内是回不来了。裴伟各种伤心无奈,到手的副总飞了,他的郁闷可想而知。


隔着网络,我各种安慰他。

裴伟本来就对我很感兴趣,加上从未见过我真实的容貌,更多了一份神秘感。

没过多久,裴伟向我告白了。

10.

事业受挫,婚姻不幸,损失惨重,当所有压力都落到裴伟一个人身上时,婆婆的关心,小清的温柔已经抵不上什么作用。

我开始频频和裴伟聊通宵,给他事业上建议,甚至给他介绍一些没什么用的人脉。

人在落水的时候总会把稻草当成救命的关键。

裴伟也一样。

我和裴伟玩起了网恋,裴伟对我越陷越深。

他家里的新老婆可不是吃素的,小清自己很清楚裴伟的花花肠子,连着一个星期分居后,她坐不住了,一天晚上当场逮住了跟我视频的裴伟。

听着裴伟对我说的甜言蜜语,小清暴怒。

小清扯着裴伟的头发就是一阵撕扯,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动静惊醒了隔壁的婆婆,一家子闹成一团。

我在视频里只露出下半张脸,笑得格外开心。

看啊,多幸福的一家子。

离开了我,裴伟只能带着他的新欢他的老妈,租在老破小的房子里;

离开了我,裴伟只能过这样的日子。

看着小清愤怒地将裴伟的脸抓破,看着裴伟一脚将小清踹倒,看着婆婆在一旁尖叫,我满意地关掉了视频。

事情还没完呢。

第二天,我准备了一份礼物送到裴伟他现在的住处去。

里面是一封道歉信和一条看上去价值不菲的钻石手链,信里我写清楚了对小清的道歉,并告诉她一切都是误会,让她不要多想,那条手链是我送给裴伟老妈的礼物。

我的前婆婆是个眼皮子很浅的女人。

看到那条手链就高兴了,还埋怨小清把她宝贝儿子的脸抓伤了,影响裴伟上班工作。

小清忍无可忍:「他背着我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也不管管吗?」

婆婆的声音比她还高:「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儿子这样。阿伟就是受欢迎,你想进我们裴家门,就看准自己的位置,不该管的事别瞎管,也不看看是谁把你从村里带出来的?!」

小清气得哇哇乱叫,把大门摔得咣当响,一下子冲出门去了。

呵呵,我当然知道得清清楚楚,因为那个礼盒里我还藏了一个正在启动的监听器。

我在裴伟家楼下看着小清冲出去,跟着她一路来到裴伟的公司。

我满意地笑了。

没错,小清才不是什么温柔善良、不谙世事的少女,她费尽心机的上位,又在我签字离婚前受了那么大的侮辱,怎么可能会饶过裴伟的花心?

我很开心地看到小清砸了裴伟的办公室,桌子上的电话机被她砸坏了,电脑屏幕也碎成几块,整个办公区都回荡着小清凄厉地叫骂。

「裴伟,你真不是个东西!!背着我偷吃外遇,你当我是死的啊?你跟你那个妈都该死,合起伙来欺负我!!」

裴伟成了整个公司的丑闻,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他们。

裴伟的头发被小清薅了一把下来,额头上都是血迹,他努力按着小清不让她发狂,可他低估了一个女人在极端愤怒时的力量。裴伟顶着众人的目光只觉得颜面扫地,他死死扣住小清的脖颈。

「有话回去说,你能别闹了吗?!」

小清已经听不进他的话,昨晚的刺激,还有刚刚我送去的礼物,以及婆婆的偏心,让她早已到了极限。

她怒吼着:「裴伟!你放着家里怀孕的老婆不管,跟别的女人聊骚,你个不要脸的男人!!」

裴伟脸涨得通红,使劲拽着小清把她往门外拖。

他们大闹一场,整个公司都被震动了。

我一直站在角落看着,痛快至极。

11.

裴伟把小清拖回了家,我知道还有更惨的在等着他。

小清砸坏的电脑里存放着公司重要的资料,这是之前我来裴伟办公室时知道的,我也曾经帮他处理过一些内容,很清楚那台电脑对于他的重要性,这个算是意外惊喜。

即便里面的资料都有云端储存,就以裴伟对公司造成的损失和负面影响来看,他的工作是肯定保不住了。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陆自安告诉我,裴伟被炒鱿鱼了。

我立马开了一瓶红酒庆祝,陆自安眼眸深深地看着我:「你其实可以过得更幸福……」

我摇晃着高脚杯里深色的液体,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下来了:「不把这个烂到骨子里已经化脓的伤口连根拔起,这一页我永远都翻不过去。」

是的,说什么原谅?

在伤害自己的人真正得到报应之前,所有的原谅都只是算了。

我不想算了,我不想自己受伤那么多后,还不得不妥协。

陆自安见拗不过我,点点头:「那我陪你。」

我没敢看他的眼睛。

裴伟丢了引以为傲的工作,能进入这家世界五百强公司是他最最自豪的人生高光时刻,如今所有自尊被丢在地上,摔得粉碎。

裴伟太需要人安慰了,他继续找我,渴求精神上的同情。

我将他的号码丢给几个陪聊的网友,再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装成妹子天天围着裴伟聊骚。

裴伟本来就是只爱自己的人,没有了我,还有其他大把的女人。

很快他就习惯了。

但小清不习惯。

在公司大闹一场后,小清害裴伟丢了工作。

她一开始也小心翼翼的,拿出伺候男人的体贴周到来。

可惜,裴伟不买账,婆婆也看不顺眼。

在他们母子俩的眼里,小清就算生下一百个儿子,也抵不过裴伟之前那份拿得出手的工作。

如此压抑之下,裴伟开始醉生梦死。

他不是没有出去找工作,但我已经发动人脉将他所有的后路堵死。

像样的公司不会要他,毕竟他的事已经快要成业内笑话了,一般般的私企他又看不上。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家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小清的肚子也大了许多,她也开始不乐意伺候裴家母子俩了。

她可是即将为裴家生下麒麟儿的大功臣,如果是在他们老家,这会儿她已经是家里的太上皇了,别说丈夫,就连公婆都不敢给什么颜色瞧,都得好吃好喝的照顾着。

小清决定为自己争取一下家庭地位。

这天早上,从一顿早饭开始,小清罢工了。

她捂着肚子:「我不太舒服,让你妈做饭吧。」

裴伟刚跟我找来的人聊了一整夜,这会儿又疲惫又焦躁,听到这话就冷笑:「你没手啊?不会自己做啊?让我妈给你做饭,你哪里来这么大的脸?」

小清急了:「裴伟你还是不是个人?我怀孕了,你还让我伺候你老娘?」

「让你伺候都是看得起你!!」裴伟一想起过往种种,就对眼前这女人恨得牙痒痒,「要不是你,老子怎么可能混到这个地步?!早知道你是这种货色,我说什么都不会跟许伶俐离婚的!」

「你!!」

我通过监听器听到自己的名字,一阵恍惚,觉得很可笑。

小清气疯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提那个女人?好啊,裴伟,你是后悔了吧?后悔跟那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离婚了吧?」

「没错,老子就是跟头猪过日子,也比跟你这样的女人强!看看到现在为止,你特么都给老子带来什么了?!扫把星!不但一无所有,还让老子丢了工作!」

「我肚子里有你的种,你爸妈的孙子!!」

小清尖叫着,声音又高又利。

裴伟一下子被点醒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

突然小清的尖叫声比刚才更激烈更凄惨,然后我听到婆婆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住手住手!!儿子啊,你要打死她吗?!」

一阵翻天覆地的闹腾,突然一声巨响后,一切归于平静。

我摘掉了耳机,心口怦怦狂跳。

没过多久,我看到救护车来了,小清满身是血的被送进了医院,裴伟一脸灰败地跟在左右,旁边还有个六神无主的婆婆。

这一幕,真是刺激。

我想起了那个绝望的下午,我独自在医院失去孩子的时刻。

心口仿佛松开了一个口子,所有痛恨怨怼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12.

后来,还是陆自安告诉我的。

那天小清被裴伟失手砸伤,我听到的一声巨响就是花瓶砸在地上的声音。

小清毁了脸,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保住,还受了重伤,还好性命无虞。

裴伟老妈还指望小清念着夫妻情分,放过裴伟一马。

小清哪里能肯,等自己情况稳定了一些后,她就直接起诉裴伟,以故意伤害罪把裴伟送进了监狱。以小清的受伤程度来看,没个几年裴伟是出不来了。

裴伟老妈见小清这边没有希望了,她就拿着我送给她钻石手链去卖,结果手链只是装饰品,钻石都是假的,她被店员骂了一通赶出门。

没了儿子的她,流落在街头边走边哭,听说半疯半傻后,最后她被乡下的老伴接走了。

一切尘埃落定,我望着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心情平静。

陆自安就站在我身后。

他说:「许伶俐,我可以追你吗?」

我怔住:「腿长在你身上,追不追的,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那我就追了啊,你站在原地等我。」

我顿了顿:「陆自安,我不能生孩子的。」

「我知道。」

「你可别后悔。」

「不后悔。」

下一秒,我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久违的安全感从背后将我包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社评:美军不得驻台,这是不可逾越的红线

社评:美军不得驻台,这是不可逾越的红线

环球网资讯
2021-10-28 19:29:15
靠装大牌忽悠国人,如今原形毕露!它被“禁令”,一点不冤

靠装大牌忽悠国人,如今原形毕露!它被“禁令”,一点不冤

金错刀
2021-10-28 15:16:49
疑似女拳队员被国乒开除

疑似女拳队员被国乒开除

乒乓看世界
2021-10-28 17:43:55
上海一免费添饭餐厅内,环卫工人连添7碗饭惹怒老板?监控视频还原了真相

上海一免费添饭餐厅内,环卫工人连添7碗饭惹怒老板?监控视频还原了真相

网络辟谣
2021-10-28 18:49:09
知名导演拍摄不雅视频获利百万,警方:属于境内外勾结,抓获近10名嫌犯

知名导演拍摄不雅视频获利百万,警方:属于境内外勾结,抓获近10名嫌犯

九派新闻
2021-10-28 21:34:37
被薅羊毛损失超200万?有人一口气买了3万瓶,元气森林:系运营事故,请求用户退款

被薅羊毛损失超200万?有人一口气买了3万瓶,元气森林:系运营事故,请求用户退款

中国经济周刊
2021-10-28 11:27:21
辽宁丹东辟谣“夫妻吵架高空扔孩子”:女子高空抛物后坠亡

辽宁丹东辟谣“夫妻吵架高空扔孩子”:女子高空抛物后坠亡

九派新闻
2021-10-28 20:09:11
合肥张家四姐妹:一个比一个嫁得好,都活过90岁,小妹高寿101岁

合肥张家四姐妹:一个比一个嫁得好,都活过90岁,小妹高寿101岁

照见古今
2021-10-28 18:17:24
蔬菜价格大涨,一线房价即将大跌

蔬菜价格大涨,一线房价即将大跌

吴胜彪专栏
2021-10-28 15:45:12
老奶奶到银行转账300万 ,工作人员立即报警,却被老人身份吓一跳.…

老奶奶到银行转账300万 ,工作人员立即报警,却被老人身份吓一跳.…

INSIGHT视界
2021-10-28 00:08:03
“亿万富姐”吴英狱中起诉离婚,巨额资产10余年未完成处置或成障碍

“亿万富姐”吴英狱中起诉离婚,巨额资产10余年未完成处置或成障碍

华夏时报
2021-10-27 23:29:26
过了1小时,蛇突然张开嘴巴咬了自己的脖子!我们是不是太残忍啊

过了1小时,蛇突然张开嘴巴咬了自己的脖子!我们是不是太残忍啊

沙雕动物集合
2021-10-28 11:23:14
金融大佬涉嫌非吸被抓 包养的7位女主持人被要求退千万包养费?

金融大佬涉嫌非吸被抓 包养的7位女主持人被要求退千万包养费?

科技金融在线
2021-10-28 17:10:16
商务部:中国已完全履行WTO义务和入世承诺

商务部:中国已完全履行WTO义务和入世承诺

澎湃新闻
2021-10-28 12:00:13
滥交、性虐待、把人妻玩进医院,日本人告诉你男人为什么爱嫖娼

滥交、性虐待、把人妻玩进医院,日本人告诉你男人为什么爱嫖娼

富书
2021-10-28 10:19:29
今年冬天会被冻哭吗?国家气候中心:拉尼娜成定局,究竟有多冷?

今年冬天会被冻哭吗?国家气候中心:拉尼娜成定局,究竟有多冷?

星辰大海路上的种花家
2021-10-28 19:59:05
二人因节目生情,郭麒麟倒追比自己大七岁女星,郭德纲儿媳坐实

二人因节目生情,郭麒麟倒追比自己大七岁女星,郭德纲儿媳坐实

妈咪笑谈理念
2021-10-27 16:10:10
河北沧州通报对10月28日G108次列车密接、次密接人员管理情况

河北沧州通报对10月28日G108次列车密接、次密接人员管理情况

环球网资讯
2021-10-28 22:19:12
7年前杨元庆公然嘲讽马斯克:我们每秒钟卖5台设备!如今脸被打肿

7年前杨元庆公然嘲讽马斯克:我们每秒钟卖5台设备!如今脸被打肿

财经正解局
2021-10-27 23:11:43
“豪门不肖子”霍文芳的堕落史,他的故事远比你想象中狗血

“豪门不肖子”霍文芳的堕落史,他的故事远比你想象中狗血

鬼谷子思维
2021-10-27 17:44:28
2021-10-28 23:12:49
下一站花匠
下一站花匠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132文章数 89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董寿平作品欣赏:万物皆为吾师

头条要闻

大连男子开宝马撞人致5死 受害者儿子:母亲昏迷3个月

头条要闻

大连男子开宝马撞人致5死 受害者儿子:母亲昏迷3个月

体育要闻

科曼在巴萨最后一战 离场时太唏嘘

娱乐要闻

李念:爆火后上厕所都有人跟拍!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大佬投特斯拉赚60亿美元,担忧马斯克睡得少

汽车要闻

搭载骁龙芯片 上汽名爵MG ONE配置曝光

态度原创

家居
亲子
旅游
公开课
军事航空

家居要闻

美食博主爆改乡下祖宅 花7万变成宋代中式庭院

亲子要闻

儿科医生:八九成的感冒不是冻凉导致的 冬季感冒真相

旅游要闻

一不小心,闯入600多年前南京的秋

公开课

清朝士兵身上的兵和勇,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军事要闻

实拍两艘解放军056A型护卫舰入驻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