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女大学生疑似遭教授骚扰猥亵:“睡了吗” “想你了” “下次见了抱着亲嘴”

0
分享至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


吃瓜不吐葡萄皮(ID:xbzavi)

一个有品,有趣,有料,有瓜,有态度的公众号

今日の瓜

滴滴滴滴....吃瓜

9月17日,网友@狗日的黑格尔在社交平台爆料了她在内蒙古财经大学就读期间,遭遇马克思主义学院一教授乌某骚扰猥亵的全过程。9月18日,该校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件目前正在调查核实之中。

在举报文章中,该网友表示,2018年9月,她在内蒙古财经大学读本科的第二年,因托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程的授课教师、教授乌某从国外带书互相加了微信,遂而开始熟识。

未曾想到,这托人买书一事,竟成了我噩梦的开端。”该网友称,第一次去乌某办公室,她被强行拥抱、抵额头、亲脸。“我当时被吓懵了,大脑一片空白“,她称。之后乌某还在微信之中频频向她发来““我爱你”“下次见了抱着亲嘴”“在干嘛”“睡了吗”“想你了”之类的话语,甚至带有明显性暗示的内容以及私人出游照片等,她认为这种行为早已越过寻常师生的界限。

以下是女生控诉全文

动笔之前,我考虑了很久。我与朋友谈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终于不再胆怯,开始敢于吐露这些年来始终萦绕在我心中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的阴影。这篇控诉本不应该被写下来,因它所述的事实太脏了、太丑了、太耻了,而当我再次揭开过去的伤疤,重新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给别人看时,自己会痛,别人也会觉得恶心。但是,一切的痛与恶心,如果能得到抒发与启示,那么它们仍然是有意义的。下面,我将细致地叙述大学期间某位教授对我实施骚扰猥亵的全过程。

1

“你不是喜欢我了吧”

2018年9月,这是我在内蒙古财经大学读本科的第二年。那时我刚接触到意大利诗人莱奥帕尔迪,无奈国内对莱的译介少之又少,当时能够买到的新书,仅有祝本雄先生的一册选译本《道德小品》。所幸的是,我听说当时海外已经出版了不少英译本,且外界对作品的评价很高,我便想着搜罗几本来读。

生于1962年的乌教授,在给我们这届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时,俨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了。刚开始的两节课上,他倒还蛮幽默,虽然我跟他并不熟悉,但这个笑嘻嘻的老头看上去并不难相处。恰巧9月26日这天,他在课上说要去意大利出差,于是下课后我便上前询问,如果方便的话,能否麻烦他捎本Leopardi的英译本回来,遂加了他的微信。未曾想到,这托人买书一事,竟成了我噩梦的开端。



中午,我把基本资料发给他并道谢后,并无意多聊,但这时老师发了条消息,我顿时怔住了。“你不是喜欢我了吧!”这莫名其妙地一问,问得我一头雾水,不知所措,还以为是句玩笑话,便应付了一句“哈哈哈”了事。


2

“不同形式的爱”


通过文学,我对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但就哲学的谱系而言,思潮激涌,流派众多,光靠文学作品中的只言片语是远远不足够的。秉持着这样的想法,随后我便向老师请教,能否给我推荐几本专业书。我原本以为他会列张书单,但是并没有,他把我直接叫去了办公室。


然而,一切都是始料未及的。当我第一次来到他的办公室时,刚一见面,他突然抱住我,手臂环着我,开始亲我的脸,紧接着又将额头贴住我的额头,那距离近到鼻子要抵在一起。我当时被吓懵了,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像被胶水粘住了那样动弹不得。

见我露出惶然的神情,他便毫不遮掩地笑了起来,并说,“你们汉族人就是容易想多。”于是之后,我只能努力尝试着平复错愕的心情,反复为这失常的行为辩护——是不是我想多了?也许是蒙族人比较热情,见面时可能有贴面、拥抱之类的亲昵礼节。我思忖了一下,想着之后最好还是找个同学问问清楚,以免误会了老师。(后来问了蒙族的同学说并没有)

谈话时,他问了我很多个人情况,那感觉像是在查户口。问我家在哪里,喝不喝酒,还问我,有没有男朋友。说起来,乌教授的年纪比我父亲还要长不少岁,当时我以为他的问话只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关心,便老老实实说了。随后,不知怎的,他开始回忆起他早年时的经历,说我跟他很像,并对我说:

“世上有不同形式的爱,不能只跟同龄人交往的。”

提起他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时与萧前老师交往的旧事,他曾推着萧老师的轮椅,二人在校园里漫谈柏拉图。他说萧老师一直对他十分关心,屡次叫他去家中吃饭。即便重病缠身,病榻上的萧老师仍紧紧握住他的手,颤颤巍巍地给他的论文签字。那份师生情谊,在乌教授娴熟且动情地讲述下,实在感人至深。当时,我以为他只是在向我诉说他对恩师的追忆与缅怀,哪曾想到那些不过是在为之后作铺垫罢了。

也许是我曾在话语间流露出对语言的兴趣,于是,他便开始回忆起自己学习语言时的经历,说自己是日语出身(之后又改口说是政教系),还说他当初在学英语时,学的第一个句子就是“我爱你”。为什么跟我说这句话?我感到古怪极了。

之后,他简单介绍了一下他的藏书,并把孙正聿老师的《哲学通论》推荐给了我。他问我有没有考研的打算,还说可以帮忙的。紧接着又抱了我一下。我再次懵了:一切都太奇怪了,当时我刚升大二,根本没想过考研的事,为何提出要帮我?

随后,他开始介绍他在人大学习时的前辈同行,他打开电脑,搜索了凯列、安启念老师等人。而在这期间,他一直抓着我的手不放,我感到非常不安。我几次缩回手去,却又被他擒住。我紧张得要命,感觉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侵犯,自然不愿意与他接近。而他一直说,“坐过来点啊。”我便更紧张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讲台上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私底下会是这样一副德行。

3

“来抱一个”

在离开之前,乌教授执意要我同他一起吃晚饭。无缘无故,为何要请我吃饭?我觉得很不合适,便以学习为由拒绝了。而且,在发生过那些不当的肢体接触以后,我不可能再跟他独处。可是,晚上乌教授反复发来消息,说是好意邀请我,我不能不领情。最后我婉拒不成,还是硬着头皮去了。我想,在食堂这样一个公共空间,又有其他老师在场,应该不会发生什么过分的事情。然而,我还是高估了他的尺度,低估了他的胆量。


我见到另一位工大的老师,他应该是乌教授带的研究生。谈话时,乌教授再次提到了苏联的凯列,过不一会儿,又打电话问候安启念老师,还说,“要送十斤牛羊肉”。这些人情世故我自然是不懂太多的,只是隐隐对学术圈有很多好奇。面前的这个学者,酒食征逐,招朋引伴,着实令我吃了一惊。

不过,若是深究起那天晚上的谈话内容,无非是乌教授一通胡侃吹水、标榜自我的东西。后来他甚至开始了一堆玄学的无稽之谈,还在纸巾上画起了八卦图。我迷惑不解,又细思恐极,难不成这老师白天讲马列,晚上看手相?而此后的整个晚上,他在桌子底下不止地摸我的手,抓我的手。摸来摸去,抓来抓去。最后我实在窝憋难耐,只得伸长衣袖,将袖口死死团住,他便不能再轻易玩捏我的手了。

中途有很多次我提出要回去,但他一直说,时间还早呢。于是,这场吹嘘大会从晚上八点多一直吹到十一点。一边吹嘘,一边揩摸,两不耽误。我焦灼又胆怯地坐在旁边,像一件静默的摆物,被肆意地把玩。最后临近宿舍门禁时间了,我才终于有机会脱身。可是在走之前,他提出让我抱他,说:“来抱一个”。而当时无助的我,为了能尽快离开,只能痛苦地把他无礼的要求当作分别时的礼节。

那么,这是怎样一种痛苦呢?一方面,与貌似博学多识的学界前辈交谈,我内心必然是极其畏怯;而另一方面,我无从忍受他在触摩我时种种嚣张的僭越。我从小的教养,教我待人必须谦和恭敬。可我万般隐忍的态度,怎么成了他一步步嬉纵作恶的臂助?都说男女授受不亲,最基本的道德便是不故意触碰他人肢体。请问,为何他连这对女性最起码的尊重都无法做到?

4

“我真的爱你”

晚上回去宿舍后,他开始不停地发消息说:“我爱你”,我惊恐万状,想起他之前说过的那些奇怪的话,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用晚安搪塞过去,想着赶紧结束对话。


当他说出“下次见了抱着亲嘴”时,我吓得发抖,喘不过气来,一阵浓烈的恶心与恐慌迸涌而出。一个年近花甲的教授,怎能对着一个十八岁的女学生这般口无遮拦?!如果说之前我对他玩笑的说法、模糊的话术言听计从,但这时我嗅到了一种具体的危险,而这种危险绝非戏言。我立刻严词拒绝。


我们从小被教育着说要“爱老师”,这是出于对老师的尊重和赞美。这里的“爱”是广义概念,且“老师”也为抽象群体。然而,一旦这种“爱”被具体化,那它就极有可能变成一种不道德甚至是违法的行为。乌教授显然对于如何模糊道德边界非常有研究,办法之全备,手法之老到,令人惊叹叫绝。这里我简单分析一下这种偷换概念和转移关系的方法:

模糊道德边界方法论

一、“爱”的抽象化、广义化

通过一个哲学范式(柏拉图爱的形式),一段经验中的媒质(讲述师徒情深)和一个无实义的初等符号(语言学习时掌握的语句)来旁证“爱”的合理性、普泛性;

二、从抽象到具体的过渡

以关爱为借口,威逼与利诱并施,利用学生的恻隐心及同理心,循序渐进、迂回反复地给学生洗脑,增强其对“爱”的适应性、耐受性;

三、“爱”的具体化、实践化

通过“爱”的实在行为(搂抱、亲脸、抓手等),由浅入深、层层递进地将师生关系转化为男女关系。(想亲嘴等···)

接下来的两三天,他频频给我发来消息,诸如“在干嘛”、“睡了吗”、“想你了”之类,同之前他的那些无比丑恶的话术和行径一样,早已越过寻常师生的界限。


甚至还十分露骨地发来带有明显性暗示的内容。


他竟然叫我“去办公室,来公寓”,随后被我以“不行”、“没空”拒绝。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他又开始贯彻落实之前的“我爱你”。我反复提醒他,作为老师的角色,别说这些越界的话,提无理的要求,但是毫无用处。


屡次三番地发送“想你”。


听过乌教授课的人不难发现,他十分热衷于讲述各种名人八卦,包括马、毛、杨振宁等人的轶闻。不想着如何把课讲好,这位老师满脑子在想些什么啊?


以“想听听你的声音”为由,向我索要电话号码,被我拒绝。


最后,我实在忍无可忍,索性不予回复。每当消息提示音响起时,我的心就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儿,好像那双为所欲为的脏手再次触到我,令我悲恸失声,惶恐不安。随后又发来“真的很想你”,我再三提醒他注意身份,跟他划清界限,但他依旧无止无休。


回想起那些惊恐与恶心交织的夜晚,我趴在桌上啜泣,舍友听见后便问我缘由,我只能支支吾吾地说是想家的缘故。十一假期前,我哭着订了回家的票。我的离开,意味着我终于能够暂时逃出学校这座炼狱,逃离他的魔爪。


那些天,我刚开始新学期在文学社的工作。看到新加入的社员们身上洋溢的青春活力,我感到一丝欣慰。他们脸上的笑容,对于一个饱受骚扰与猥亵之苦的女生来说,是多么奢侈和难得。我的世界,驻在了一个被肮脏的琐虫凌辱的尸体里。那里没有阳光,只有无尽的阴森与恶心。


每每想起我所经历的那些屈辱,他诱导我说有不同形式的爱,而我灵魂的失格,令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他不停地发“睡了吗”、“满课吗”,他只要一发消息,我便再一次地陷入惊慌。


他又叫我去办公室。出于安全的顾虑,我请学委同我一起。他似乎终于觉察到了我的戒心,叫我“随便”些。可那记忆中的毁灭,教我怎能随便?!


中午的时候,他以“改博士论文”为由,催促我去办公室。


或许大家很难想象,这对我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无法再次阅读黑格尔:每当人们提起绝对精神或者其它什么概念时,这些不堪的往事便会跟随着一位伟大哲学家的名字一并涌现。

5

“密涅瓦的猫头鹰在哪呢?”

2018年9月30日下午,这是我第二次来到他的办公室。当我与学委进门时,他的研究生正在伺候他写书法。之后,他把他的博士论文拿出来跟我们炫耀,指了指萧前的签名,满脸得意洋洋。而没过一会,他当着众人的面,突然抓住我的手,饿狼似的盯住我,猥琐地说了句,“真好看”。学委和我都被当时的场面吓傻了眼,我下意识挣脱,幸而她将我的手拉了回来。我们自始自终都无法理解,既然都有人在场,为何他还敢对我动手动脚?

当我跟学委被叫着坐到沙发上以后,没过一会儿他就坐到我旁边,摊开那本《哲学通论》,装作一副专注的样子说:“密涅瓦的猫头鹰在哪呢?”(我之前已将脚注及页码发他,但他还在这里装模作样)当时,那一侧的沙发明明有很多空余,可他的身体偏偏朝我这边凑了过来,并用腿紧紧地贴住我的腿。我强忍着异样,尽力往一侧躲,可我根本无处可躲!

此后,我们与他周旋了很久,来来回回没个完。他把点心拿出来,叫我们吃掉。拒了三次,不吃不行。当我被迫无奈拿上那块饼干时,内心是多么煎熬和痛苦啊!但凡他有一丝一毫尊重人意愿和意志的意识,我不至于会那般啮檗吞针、苦不可言。他一直不让我们走,直到我提出与同学看电影赶时间才逃了出来。(而在离开之前,他还事无巨细地盘问:看什么电影、几点看、在哪里看、跟谁一起看、乘什么交通工具等)回去的路上,学委一脸凝重,忧心忡忡,再三嘱咐我要注意安全。

傍晚时,他又开始发消息让我帮他取快递


晚上,莫名其妙地发来订餐、机票报销的短信。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呢?都快到十一点了,还发消息说我没跟他分享?我为什么要跟他分享?这人没一点自觉吗?!


第二天,出于安全的考量,我叫上一位男同学和我一起送快递。


我和男同学一起将快递送到综合楼门口,递到他手中后,二话不说便离开了。而随后他发来一条消息,竟开始直言不讳地侮辱我的人格:


天知道我当时有多么想咒骂着问他,我为什么要他的钱?!但是我忍住了。

6

“干嘛呢”

整个十一假期我都非常难过。回到家以后,一切开始变得陌生,我曾经熟悉的朋友和亲人,我渐渐不愿开口同他们说话。我开始拒绝一切肢体接触,有次家人不经意间触碰到我的手臂,我却产生了恶心和抵触之感。我生病了,这场病使我的精神和身体一次又一次地在耻辱、不安与罪恶中崩溃。

十一过后,他便去出差了,期间还莫名其妙地给我发照片。请问一个正经的老师,会毫无缘由地把自己的私人照片发给女学生吗?!


并自信满满地说,“挺帅的吧”。


遭到种种骚扰、猥亵和侮辱,译本的事情我也绝不会再麻烦他。搞笑的是,我早前已将资料发给他,他居然问“哪方面的书籍”?


随后,竟然说出:“想我了吗”。


我真是气得无言以对。为什么没一丁点自知之明?!


还不停地问:“干嘛呢”。拜他所赐,从此我对这句话ptsd。



他又开始没完没了地说,“睡了吗”。我已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我在这种可怕的提示音中辗转难眠。不回复是不礼貌,回复了又麻烦不断。


评价学生的样貌本就是大忌,竟还在他的课上发消息给我。为了避开那个恶心的身影,我死死地盯着书页,再不能抬起头来。因为没法翘课,再去上课时我会非常小心翼翼。我会特意不洗脸,不洗头,不化妆,余下的学期都是在这样凌乱的胆战心惊中度过。


学期结束后,也许是出于懦弱的天性,我选择了沉默。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不想制造麻烦,我不想别人拿异样的眼光瞧我。那时,我极度惧怕,暗暗知道这件事即便说出口,也必然是无用的,更不忍心它白白将宁静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做一个人难,做一个正常人更难,或许我再也无法拥有一个正常的人生,但我希望别人能有,大家接下来都还有路要走啊。

各位,如果我真的有天赋的勇气,当时一定会毫不怯懦、全无顾虑地说出来。不幸的是,说“不”的权利并不是生来就有的,也不是随时都有的。当学业与生活被种种琐事吞没,当时间与精力被无情地压榨和玩弄于股掌之间,虽然人明明看上去是人,却能像狗一样被呼来喝去——

一个学生,怎么会有说“不”的权利?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那么一些无耻的剥削者,一面高谈着剥削的罪恶,一面享受着剥削的快乐。他们甚至可以把所有施加在弱者身上的剥削,都视为理所当然:学生可以白白地早起干活,不用付一分报酬;学生可以被狠狠地玩弄羞辱,不用忘记任何后果。并且,学生还都没有脑子,没一个人读过《理想国》;学生这种唾手可得的性资源,他们不来掠夺谁来掠夺?

7

“连开玩笑都不懂”

大三下学期时,当时我已泛泛阅读过一些政治哲学和法国哲学的著作,便开始着手申请复旦哲学系的夏令营。可我读金融系,是没有这个条件和能力的。我必须要找到两位能够帮忙写推荐信的教授。


2020年6月14日,在经历了繁复的思想斗争后,最后我还是鼓起了勇气,第三次来到办公室。第一,我需要一个能让我与过去和解的道歉;第二,我需要问他有没有推荐的老师。

到达那层楼时,楼道里安静得瘆人。当我再次回想起那些耻辱的往事,一滴泪便悄悄地落了下来。我又何必这样委屈自己呢?尤其是时隔一年多,乌教授仍死性不改:“明天又抱你,抓你手咋办!


我一直尊他为前辈,敬他为师长,但是,一个学生的恭敬纵容,却使得老师能把猥亵当成一种幽默:“连开玩笑都不懂”?他的自大、庸鄙和无耻,简直令人发指!而当我问他为何对我动手动脚,给我造成了莫大的阴影和创伤时,乌教授对于之前的恶行全无悔意,相反,竟然开始指责我想太多。

“你想太多了,我儿子比你年纪还大。现在的学生真是想太多。”

我是很喜欢你的,把你当女儿来看。”他向我解释说自己一直很想要个女儿,把学生都是当成女儿来看待。接着,他开始标榜自己的善良和对学生的关心,甚至还向我描述,其他学生如何答谢他,如何坐在腿上亲他。他大腿微张,抖动了两下,自在又快活。而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他话锋一转,开始装作一副并不情愿的样子,自言自语地反问道:“我这老头有什么好亲的?”

我讶异了,原本我只是猜测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没想到他竟会如此直白。至于推荐信,他自然是不会写的,从别处粘来了一封。而当他快要将手中的信封口时,突然停了下来,伸长了脖子对我说:

“签完字能亲一个吗?”

时至今日,这句话仍在我的耳边回响,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相信一个教师可以一直这样不讲分寸、毫无廉耻!而在被我拒绝后,他满脸不乐意,说出了那句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话:

“知不知道我老师是谁,那可是中国哲学界的头号人物萧前!”

我宁肯一无所知,也不愿知道哪个功丰绩伟的哲学家教出来了这样一个鄙劣无耻的学生!之后,乌教授继续指责我不理他,用一堆铿锵有力的问话把我狠狠地数落了一番:

“你谈男朋友了吗?”(这是第二次问)

“不跟男人接触以后怎么走向社会?”

“你不会是独身主义者吧?”

“你就像哪个俄国作家写的那个套中人一样!”(指契诃夫小说中的一位主人公)


出门之后,我气得发抖,像是刚从一个荒诞的梦里挣扎着醒了过来。我所有的学术理想,终于在刚过去的这场冒险中走向了幻灭。我不参加夏令营了,我不读书了,我再也不要受侮辱了。

2021年3月,这是我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开学。很久之前我已将他的微信删除,而这时一则好友申请令我的神经再次紧绷。在我即将迎来毕业的曙光时,一个幽灵再次出来游荡,被侵犯的窒息感又一次无情地将我围剿。


过去我的天真和轻贱之处在于,我以为同理心会使我觉得只要一个道歉便能让我与过往的不堪冰释前嫌。但是这一次,我不能再原谅。

我绝不原谅,我绝不原谅,我绝不原谅。

8

“德才兼备”

撇开乌教授的师德作风问题,相信大家对他在学术上的建树必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恕我无能,我并未找到这位专家完整的、成体系的哲学著作,只是在某知名论文网站上查到了零零星星的几篇文章。在这篇发表于2014年的论文中,乌教授以他独到的哲学视野,写下了自己对于大学生德育教育的一些见解:


《论哲学视野下大学生德育教育的几个问题》

老师首先应该德才兼备。” 读到这句话,我不知大家作何感想。一个理应秉持着良心的教师,竟然可以分裂、堕落到如此地步——在这所谓德育的虚谈背后,是他两年间对我身体的侵害、人格的侮辱和精神的摧折!“重大项目”、“阶段性成果”,难道这种胡诌的术业成就,就是他欺辱学生的理由?

刑法学人罗翔曾指出,“我们经常说人禽兽不如,有时这是在侮辱禽兽,因为禽兽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我非常赞同,至少禽兽不会满嘴的德才兼备,背地里却干着天良丧尽之事!

9

我必须勇敢!

请原谅,我从来不是个勇敢的人。即便在毕业后,我也深深惧怕重述惊悚的经历,以及之后人言啧啧的情形。可是,每当我在新闻报道中看到一些年轻甚至是年幼的女孩子们与我有相类似的遭遇却束手无策时,我便会周而复始地坠入往事的痛苦,并会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深深绝望。为什么我们既要忍受巨大的邪恶,又要蒙受巨大的耻辱?

我也曾设想过成为一个勇敢的人。如果一处局部的疼痛可以预防多处大部的溃烂,那么这种撕裂伤口的做法仍然是值得的。用波伏娃的话来说,“我痛苦,而我承受痛苦的方式已经使我置于痛苦之外了。”我要正视自己的痛苦,并且超越它。现在,我容不得自己有半点疑虑和顾忌,在这件触犯原则与法律的事情上,我绝不能再姑息。目前,我已将材料整理完毕,提交至纪委、党委及区教育厅等相关部门。在这个开学季,我希望得到一个公正的、妥善的处理结果。为了不再痛苦自责,为了后来人不再忍我所忍的、受我所受的,我必须站出来!

最后,性侵害(性骚扰、强制猥亵等)不只是侵犯个人主观的罪行,更是侵犯社会公共的罪行。倘若我在维权之路上遭遇不测,烦请各位替我完成心中的正义,我便能含笑九幽,死而无憾矣。万分感谢!

悲愤


鸿毛小事,竟成厄祸。狎亵之举,饰为异俗。

野引蛮喷,经乱典崩。高谈迭步,凶行渐露。

腔黄调浊,言妖惑众。非秕不辞,秽不离口。

耽乐饮酒,浮糜骄纵。把揽索抱,淫荒无度。

蜷身折袖,欲止揩爪。憯待宴终,惶骇而走。

歹意莫测,胆吐心呕。苟事恶来,辗转不休。

卷帘而伏,咽泣吞声。友问何故,借以乡愁。

所可告也,言之丑也。终不能语,掩以咽呜。

睇视眈眈,恣睢逐逐。贯熟凌猎,行如狡兽。

龇牙攫啮,食女血肉。违拒不能,徒入险口。

夜不能寐,尤恐其咐。头蓬面垢,颜怅容惆。

厄祸缠磨,积悲病笃。郁郁寡欢,愁肠结扭。

迩日告朋,友皆嗔怒。师风缺丧,学废人殁。

文不堪读,谬漏百出。粗而无质,蔫而无骨。

本无才德,何言才德?别作佻佞,明卖暗弄。

表为人师,实为孽畜。狗彘犹忠,其人何如?

逢遭此劫,万苦皆同。悲情难书,墨落泪涌。

吾志已决,雷打弗动。此恨不纾,天理难容!

这一爆料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9月18日上午,有记者拨打了内蒙古财经大学的联系电话,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学校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了会议,现在正在调查核实之中,目前学校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而调查取证也需要一些时间,如有进展会及时公布。

据内蒙古财经大学官网显示,该网友文中提到的教授乌某,为该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教研室成员。


▬▬▬▬ ● ▬▬▬▬

日排名,看到自己的头像私信我进吃瓜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连续两天24小时运转!北京一核酸实验室排查近20万人次

连续两天24小时运转!北京一核酸实验室排查近20万人次

奇葩爱美食
2021-10-27 13:26:41
2021年10月26日收到的异常报告

2021年10月26日收到的异常报告

一瞬之光
2021-10-27 08:57:28
噩耗!青年相声演员韩禹峥去世,年仅23岁

噩耗!青年相声演员韩禹峥去世,年仅23岁

乐翻天八卦狂人
2021-10-26 05:24:07
果然,“微胖”才是纯欲天花板!!

果然,“微胖”才是纯欲天花板!!

健身网
2021-10-27 13:09:30
美国用美元收割完全球以后,为什么要给中国打电话求帮助?

美国用美元收割完全球以后,为什么要给中国打电话求帮助?

金投网
2021-10-26 18:09:10
一顿饭吃一只羊?恩克30岁出头体重近400,手臂开始出现“黑斑”

一顿饭吃一只羊?恩克30岁出头体重近400,手臂开始出现“黑斑”

天天娱乐基地
2021-10-26 13:58:18
瑜伽辣妈展开“翅膀”,下一秒就要飞走了

瑜伽辣妈展开“翅膀”,下一秒就要飞走了

老尹说潮流
2021-10-26 14:08:37
全国油价调整,未来还能回到6元时代吗?

全国油价调整,未来还能回到6元时代吗?

红楼梦之
2021-10-26 19:06:40
哥哥庆功宴现场曝光!张晋紧牵蔡少芬太甜蜜,林晓峰喝得满脸通红

哥哥庆功宴现场曝光!张晋紧牵蔡少芬太甜蜜,林晓峰喝得满脸通红

会火
2021-10-27 12:44:04
亮丽风景线席卷而来!食品短缺导致打砸抢,多个城市暴乱罢工

亮丽风景线席卷而来!食品短缺导致打砸抢,多个城市暴乱罢工

海峡军武
2021-10-26 15:37:51
河南下一波冷空气预告来了!平静天气将持续到月底

河南下一波冷空气预告来了!平静天气将持续到月底

河南100度
2021-10-27 14:29:36
日本没反省历史,忘记战败国身份,岸田文雄叫嚣:对中国不会退让

日本没反省历史,忘记战败国身份,岸田文雄叫嚣:对中国不会退让

新航空视界
2021-10-27 10:22:22
菠菜卖到20元/斤?!菜比肉贵?全国菜价连涨,一周均价涨近30%!这一拨涨价,啥情况?

菠菜卖到20元/斤?!菜比肉贵?全国菜价连涨,一周均价涨近30%!这一拨涨价,啥情况?

央视财经
2021-10-27 15:00:18
41岁殷桃深夜素颜健身,穿半身衣秀马甲线漫画腿,身材不输刘涛

41岁殷桃深夜素颜健身,穿半身衣秀马甲线漫画腿,身材不输刘涛

猫眼娱乐官方号
2021-10-27 14:12:12
第一次和女神约会,一定要选择爬山,满满的套路,哈哈哈

第一次和女神约会,一定要选择爬山,满满的套路,哈哈哈

笑skr人
2021-10-27 06:20:25
河北:怀孕拉布拉多被卖狗肉车,获救后绝望狗狗将新生小狗藏草地

河北:怀孕拉布拉多被卖狗肉车,获救后绝望狗狗将新生小狗藏草地

友宠
2021-10-25 15:31:25
古罗马淫乱,到底能到什么程度?中国所有王朝加一起也比不了

古罗马淫乱,到底能到什么程度?中国所有王朝加一起也比不了

世界历史百科大全
2021-10-26 07:33:07
决不能便宜了法国殖民者,法属圭亚那表示坚决不独立!

决不能便宜了法国殖民者,法属圭亚那表示坚决不独立!

历史上的美人
2021-10-27 02:42:06
因一张照片惊艳全球的迪拜公主,如今近照曝出,网友一看却沉默了

因一张照片惊艳全球的迪拜公主,如今近照曝出,网友一看却沉默了

柴扉小小扣
2021-10-24 23:02:45
新疆军区全装荒漠星空迷彩部队砺剑高原:已列装QBU203型“高精狙”

新疆军区全装荒漠星空迷彩部队砺剑高原:已列装QBU203型“高精狙”

演兵场
2021-10-27 13:57:37
2021-10-27 18:04:49
一个岛岛
一个岛岛
娱乐八卦自媒体
824文章数 5992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上海独居女海归被入室杀害后藏尸行李箱 嫌犯被批捕

头条要闻

上海独居女海归被入室杀害后藏尸行李箱 嫌犯被批捕

体育要闻

利拉德的手表,显示的是离队倒计时?

娱乐要闻

借男人上位的她,撩汉手段堪比邓文迪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李佳琦薇娅每天都在5折,为什么还要等双十一?

汽车要闻

拒绝做街车 奥迪Q5L新车型售42.26万元

态度原创

游戏
本地
艺术
房产
公开课

《幽灵行动:断点》“祖国行动”预告:解锁角色外观!

本地新闻

东北菜,才是中产阶级轻食的祖宗

艺术要闻

柳体无大家?傅心畬书法欣赏

房产要闻

深圳第三批集中供地数量缩水 地块限售价最低3.4万/㎡

公开课

一种本该治病的药,竟然毁掉一个国家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