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偷窥父亲另类的偷欢现场,我和姐姐恶心了20年

0
分享至


去年春节,刚过完年不久,我奶奶因为突发脑溢血去世了,全家沉浸在一片悲痛中。

无论是爸爸还是大姑,都是奶奶一手带大的。

爷爷却成了一个皮球,被两个子女踢来踢去。

我爸和大姑都愿意每个月出钱,但若是爷爷要想住进谁家里,那是绝无可能的。

奶奶的遗照还没有撤下来,饭桌上,父亲和大姑争得面红耳赤,恶语相向。

爷爷神色暗淡,像被人遗弃的小猫小狗,沉吟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地吼道:“不需要你们两个畜牲费心,每个月打钱过来,我自个儿生活。”

两人同时舒了一口气。

奶奶下葬后第二天,家里就只剩下爷爷一个孤寡老头子过活。

说实话,我爷爷落到今日这个下场,也是他咎由自取,不值得旁人同情。

爷爷年轻时候是镇上中学的美术老师,人长的干净,也有点艺术家潇洒不羁的风格,很受女学生的欢迎。

那时候,他和我奶奶已经结婚十多年了,却还是改不了招蜂引蝶的习惯。

有一回,我爸爸急性肺炎,发烧到了四十度。

奶奶一个人抱着孩子打车冲到医院,吊水挂好了,她才想起打电话到学校通知爷爷。

爷爷满口答应,却一直等到吊水都挂完了,他才姗姗来迟。

原因竟然是一个女学生画人体方法不对,急哭了,他就给人家单独辅导。

这还不算什么,毕竟那是学校,爷爷也不能乱来,最多算是对学生体贴负责。

最严重的是我爸十二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事,导致全家鸡飞狗跳,就是自那以后,爸爸和大姑恨上了爷爷。

80年代那会儿,市里房价还算便宜,爷爷没和任何人商量,就在市中心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但是钥匙他拿着,全家人都不允许入内。

他说,那个房子里面装的都是他的画作和工具,别人进入就会破坏他的灵感。

我爸好奇,偷偷配了一把钥匙。

趁着周末,他和大姑两个人溜进爷爷的房子。

可怕的一幕在眼前呈现,我爸说那场景多年过后,他想起来都还觉得恶心、愤怒。

爷爷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两个人在地板上滚作一团,地上散落的是一张张女人的裸体画像。

虽然青春懵懂期的小孩,对男女之事也算有了个一知半解,但是骤然间这刺激性画面,毫无保留地呈现在眼前,而且主角还是自己父亲,那个复杂感受也许只有我爸和大姑才能说清楚。

受到巨大惊吓的两个人立马找到我奶奶,噼里啪啦就开始讲。

我奶奶是个本分的女人,这辈子从来都没和邻居红过脸,但爷爷的做法是真的触及她的底线了。

爷爷被骂得狗血淋头,奶奶甚至操起扫把就往他身上招呼。

“那是艺术,那是自由!你个没读过书的,永远也不会懂得。”

这是我爷爷反复说的一句话。

我奶奶只有初中文化,她不懂出轨究竟算是哪门子的艺术?哪门子的自由?

介于当年那些荒唐事,如今年迈的爷爷毫无立场指责儿女的不孝。

自己种下的恶果,也只能自己吞下去。

当然,独居老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奶奶在世的时候,爷爷的手都是握笔杆子的,现在不得不拿起菜刀、拖把,从一个艺术家变成实打实的生活家。

半年后,我爸接到邻居电话,说我爷爷下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半天没爬起来,旁的人也不敢轻易去扶他。

我爸连夜赶回老家,医生说人年纪大了,又有高血压、糖尿病,下次要是再摔跤,极有可能诱发心梗,人就没了。

我爸交了医药费,在家族群里询问大家的意见。

半晌,大姑发话了,“家里装一个监控吧,平时多看着点,有啥事我们赶回去就是了。”

爷爷听后,气得破口大骂,“等你们赶回来,老子尸体都凉了,不孝的狗东西!”

“那你还想怎么着?就你以前干的那些事,你还想我们能巴心巴肝伺候你?不可能!”我爸也怒了,父子俩在病房翻起了旧账。

“我有啥对不起你们兄妹俩的?你妈都原谅我了,再说那些事儿就没劲儿了,我是你老子,该尽的义务你们就得尽到!”

爷爷气得扔东西打我爸,和往常几年一样,父子俩不欢而散。

谁也没料到,我爷爷竟然那么刚,一出院就开始闹事。

他画了一张画报,把我爸和大姑画成黑暗系列的卡通小人,一人头顶上写个四个大字,分别是:不肖子孙,天理难容!

他还复印了好几张,到我爸公司门口,见人就发。

我爸气得差点吐血,被领导叫过去谈话,解释了大半天领导才松口,让他务必解决好家庭矛盾,否则就不用来上班了,影响公司形象。

更坏的是,有路人录了视频发布到网上。

几个小时后,网上对我爸的骂声就像疾风骤雨一般扑面而来,甚至还有人扒出了我爸的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

爷爷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养大的子女都对自己不管不顾,他就是咽不下心里那口气。

我爸差点都在那家公司做到主管的位置了,因为这件事,晋升名额被别人顶了去。

更糟糕的是,我们家抛弃老人的传言在街坊邻居间流传,不知情的人总带着一种审视和打量的目光,性格直一点的当着我爸的面就开始批评说道。

我爸被逼的没法,写了一条两千多字的说明发到网上。

但是被网友质疑狡辩、说谎。

那段时间,我爸简直是心力交瘁,家里被一股沉闷和压抑的气氛笼罩着。

还好互联网是没有记忆的,一周下来,这事热度就降了下来,生活还得继续,新鲜事层出不穷,讨论这件事的人渐渐也少了。

我爸心里那道高墙却越垒越高,父子俩的关系降到冰点。

把爷爷送回老家后,我爸直接甩下三万块钱,“这三年的生活费我就先交给你了,以后没事少联系。”

爷爷气得跳脚,把去世的奶奶都搬了出来,“你妈要是泉下有知,看到你兄妹俩这么对我,棺材板都压不住!”

我爸冷漠至极,根本不想理他,“随你怎么说,你这辈子对我妈啥样,你自己心里清楚,少拿我妈说事。”

年近九十多岁的爷爷,至今没有反思过年轻时做的那些荒唐事,也怪我奶奶对他太包容,一次一次原谅他不说,还任劳任怨,养孩子、照顾老人,从来都是默默在付出。

后来的一年时间,我爸还真的没回去过。

爷爷好几次给我爸和大姑托话,也都没人理他。

家里的监控可以看到情况,只要他没病没灾,谁也不想在他身上多投放一点心思。


我结婚那年,爷爷打电话来问,能不能找个人把他也接过去参加婚礼。

我爸虽没有同意,但是也没拒绝。

老人家一个人生活了两年,可能是孤单怕了,说话语气都没原来那么强势了。

两年没见,爷爷还是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但整个人沧桑了不少,脸上都是老人斑,背也弯了,走路还一跛一跛的。

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他前几天去镇上买米,二十斤的大米压在身上,脚下一个打滑,就把脚给崴了。

最开始那几天脚脖子肿得老高,上厕所都是拄着拐杖去的。

因为长期没和亲戚往来,他一个人局促地坐在一张桌子上,偶尔有几个人和他打招呼,他都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有些可怜,曾经那个对梦想和艺术满怀激情的青年,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当时正好是夏天,爷爷脸上和手臂上都被蚊子咬了好多个包,手臂上的蚊子包被扣烂了。

那天结束的时候,他偷偷塞给我一个大红包,后来我打开数了数,整整一万块钱。

突然有些心酸,我爸可能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看着那一万没说话,最后叮嘱我把钱收起来,后面还给爷爷,“他年纪那么大,自己赚不了钱,还不是得从我们这里拿。”

虽然我爸嘴硬,但我还是感觉到,他话语里对爷爷的一丝丝软化,毕竟是血浓于水。

婚礼结束后,我这边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还没理清楚,我爸单位那边也新接了一个项目,估计还得忙一个月,回老家的事情就暂时搁置下来。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爷爷好久都没打电话过来了。

这一年,爷爷不知怎么的,每个月都会固定打一次电话,哪怕就是闲聊几句,我们都习惯了,谁有空谁就去陪他拉扯几句,完成任务一般。

我爸赶紧点开老家的监控视频,画面里爷爷人不在。

乡村的夜晚,八九点就陷入了一片宁静和黑暗,爷爷的那幢小房子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我们本以为爷爷睡着了忘记关灯,下一秒他的身影就出现了。

他搬了个小板凳,把工具立在一旁,开始画画,我们拉近一看,画上是我奶奶年轻的时候。

我爸说,奶奶活着的时候,曾经好多次问过爷爷能不能给她画一张。

爷爷说,天天生活在一起,看都看够了,还有什么好画的。

后来,奶奶就没再提过这茬。

不料突然过世,再也没机会让爷爷给她画一张了。

奶奶已经过世快三年了,爷爷可能是想念奶奶了吧,半夜睡不着,终于提起画笔,但是遗憾已经没办法弥补了。

十月底的时候,我爸他们隔壁有个老小区发生了一件事,还上了当地新闻。

有个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老婆带着孩子跟别人跑了,他打了一辈子光棍。

前几天,物业打电话催缴水电费,连续打了好几天都没人接。

问他的邻居,说是老爷子可能生病了,这几天没出门,不过路过他家门口的时候,听见家里电视都还放着呢!

物业感觉不对头,上门去查看,才发现老爷子盘腿坐在地板上,房间里一股尸体腐烂的气味。

原来老爷子已经去世好几天了,因为家里就一个人,没人发现。

最后还是物业报了警,警察找人把尸体清理火化了。

我爸听说这件事后,感慨了好久,“这人啊,说没就没了,电视还放着呢,谁能想到他就这么死了?”

然后他想起我爷爷来,难得主动地打了个电话。

第二天,我爸通知我说,打算回老家一趟。

对于我们的突然回家,爷爷显然有点懵,“你……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有啥事?”

他肯定也不敢想,我爸是专门回来看他的。

那天,爷爷非要自己下厨给我们做几个菜,每一道不是咸了就是糊了,这些年他自己就是这么过来的。

我爸啃完一只糊掉的鸡腿,突然抬头问爷爷,“萌萌今年出嫁了,家里空出一间房,你要是愿意,今天就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这话来得太突然,爷爷没有丝毫心理准备,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我……这……这会不会不方便?我年纪大了,怕麻烦你们。”

“没什么不方便的,也就是多添一副碗筷的事。”

吃完饭,我爸在厨房洗碗,我帮爷爷收拾行李。

爷爷房间的门被关上了,我正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呜咽声。

爷爷在哭。

我默默退开了。

那天走的时候,爷爷没带什么行李,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他画画的工具。

给奶奶的那张画被套在一张塑料膜里,爷爷怕弄皱了,就一直拿在手里。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人这一生,谁都会老去,甚至最后孤单一人面对这个世界。

我们曾潇洒过,也曾打破樊笼肆无忌惮过,但当有一天尘埃落定,回首往事,恍然醒悟,家人才是这一生最宝贵的财富。

我爷爷明白,已晚了。

但幸好,我和我爸明白得还为时不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女子在家幽会情人,被丈夫堵个正着,抓了现行

女子在家幽会情人,被丈夫堵个正着,抓了现行

平顶山微友圈
2021-10-21 13:25:10
坐过牢、骂过人、出过轨,充满争议的吴京,凭什么大红大紫?

坐过牢、骂过人、出过轨,充满争议的吴京,凭什么大红大紫?

秘闻解读
2021-10-20 17:02:08
胡志明市各工业园区内1300家企业实现复工复产 到岗人数约23万人

胡志明市各工业园区内1300家企业实现复工复产 到岗人数约23万人

缅甸中文网
2021-10-21 20:51:00
刘德华与刘涛搭档拍戏,二人片场超敬业,刘涛身材被路人拍五五分

刘德华与刘涛搭档拍戏,二人片场超敬业,刘涛身材被路人拍五五分

娱乐八卦情报局
2021-10-20 08:12:16
在柬埔寨,毁掉一个女孩有多容易?

在柬埔寨,毁掉一个女孩有多容易?

柬埔寨头条app
2021-10-20 15:53:08
阿里市值累计蒸发3万亿,马云再次现身,这次是为了什么?

阿里市值累计蒸发3万亿,马云再次现身,这次是为了什么?

商事奇谈
2021-10-21 12:07:11
1982年,陈云愤怒地说:要杀几个,再判刑几个,这是为何?

1982年,陈云愤怒地说:要杀几个,再判刑几个,这是为何?

上下前后左右五千年
2021-10-21 16:14:57
NBA东契奇有意加盟雄鹿或篮网队

NBA东契奇有意加盟雄鹿或篮网队

热血篮球资讯
2021-10-21 12:56:57
又一家培训机构倒下了,但这回“他”没有选择“跑路”

又一家培训机构倒下了,但这回“他”没有选择“跑路”

睿艺ACE
2021-10-21 21:26:19
什么情况?深圳乘客抵触兰州旅客,60人霸机,南航机组报警

什么情况?深圳乘客抵触兰州旅客,60人霸机,南航机组报警

民生观察员小Z
2021-10-21 12:02:32
姐姐照顾瘫痪20年的妹妹,监控发现妹妹竟多次下地行走,医生却称是精神病(往事回顾)

姐姐照顾瘫痪20年的妹妹,监控发现妹妹竟多次下地行走,医生却称是精神病(往事回顾)

民生一线
2021-10-20 17:25:34
义乌姑娘吐槽,同事每天带饭吃,衣服也就那么几件,是不是节约过头了?

义乌姑娘吐槽,同事每天带饭吃,衣服也就那么几件,是不是节约过头了?

都市社会人
2021-10-21 19:01:45
中方仗义出手第3天,伊朗成功采购百架新战机,美国想拦都拦不住

中方仗义出手第3天,伊朗成功采购百架新战机,美国想拦都拦不住

海峡快讯
2021-10-20 23:14:11
这才是清朝官员真实形象:个个好大的官威,图9才是和珅真实相貌

这才是清朝官员真实形象:个个好大的官威,图9才是和珅真实相貌

黎勇带你看图说
2021-10-20 10:20:10
凌晨通报!一名小学生阳性!

凌晨通报!一名小学生阳性!

微宜春知宜春
2021-10-19 18:24:49
《我们的歌》齐秦又退赛了,原因跟八年前他在《歌手》退赛一样

《我们的歌》齐秦又退赛了,原因跟八年前他在《歌手》退赛一样

丁一盯娱乐
2021-10-19 14:00:28
1917年毛主席来到寺庙,老和尚留下两个预言,成为主席心中痛事

1917年毛主席来到寺庙,老和尚留下两个预言,成为主席心中痛事

文化长河论
2021-10-20 20:42:00
导航巨头的陨落!曾高达77%的份额,只因不免费,如今被用户放弃

导航巨头的陨落!曾高达77%的份额,只因不免费,如今被用户放弃

财料
2021-10-19 22:24:13
96%受访港人盼通关,前特首:不愿用内地健康码的人无权妨碍想用的人

96%受访港人盼通关,前特首:不愿用内地健康码的人无权妨碍想用的人

香港经济导报社
2021-10-21 19:25:33
一路走好!“送花哥”不幸去世,曾驱车三小时送一车花悼念袁隆平

一路走好!“送花哥”不幸去世,曾驱车三小时送一车花悼念袁隆平

裕丰娱间说
2021-10-21 11:14:05
2021-10-22 02:30:44
运气夹心谈
运气夹心谈
新媒体内容营销传播机构
281文章数 106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爆炸事故敲警钟 烧伤急救指南请收藏!

头条要闻

网曝麦当劳使用过期食材发黑生菜接着用 网友炸锅

头条要闻

网曝麦当劳使用过期食材发黑生菜接着用 网友炸锅

体育要闻

范德法特:比起加盟纽卡,我认为奥维马斯更愿意去阿森纳

娱乐要闻

5登春晚的李云迪,太让人失望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李佳琦薇娅1天卖189亿 网友:突然不识数了

汽车要闻

预计售15-20万元 大众ID.3将于10月22日上市

态度原创

本地
时尚
健康
旅游
军事航空

本地新闻

把小猫咪当表使 竟然还挺准?

专访华晨宇: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事情来了不害怕

以色列发现德尔塔新变种毒株AY4.2病例

旅游要闻

肉桂,美国“节日季”的味道

军事要闻

韩国空军首次地面展示F-35A战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