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收到朋友发来的“福利姬”美图,才发现竟是前女友……

0
分享至

“海哥,我这里有一些福利姬的照片,想看不?”

朋友在微信上私聊我,男生之间交流小姐姐的美图,你们都懂的。

“我是个正直的人!赶紧发来瞅瞅~”

他发过来一个微信聊天记录,里面大概有30多张照片,每一张都是超清大图。

“保重身体,海哥。”

“收~”

图片加载得有点慢,第一张图里那位小姐姐穿着黑白相间的Lolita风格的裙子,回眸一笑,看不清正脸。

又往下划了一张,正脸高清自拍,粉红色的紧身毛衣将曲线暴露得一览无遗。

小姐姐笑起来有两个酒窝,脖子上有一颗痣。

我又往下刷了几张,JK、汉服、COS……风格迥异,尺度不小。

看得越多,我不仅一点都不兴奋,反而心刷地一下凉了。

因为,她像极了我的初恋。

准确地说,我几乎能确定,她就是我的初恋!


我人几乎傻了,呆呆地拿着手机,各种想法浮上心头。

她叫路小雨,当年因为毕业异地,我们两家人也不看好我们,两个人起了些争执,最后就分手了,没想到再次看到她,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

但我一直没有忘记她,这5年都没找过新的女朋友。

我又往下滑,有几张的尺度已然大得惊人,平时看美女看得津津有味的自己,此刻却味同嚼蜡。

我打开微信,输入了那个熟悉的ID,想了好久,还是将那张怼脸自拍的图发了过去。

“是你吗?”我在微信里问她。

夏天的夜晚,晚上11点多,仍是燥热不堪,发完那条短信,我就出了门,想抽根烟放松一下。

一根烟还没抽完,手机开始震动起来。

我打开手机,她给我打了个语音电话,我感觉自己的手都有些颤抖,接通了电话。

“喂……喂?”我嗓子里有些堵得慌。

那边是长久的沉默,我看着小区里的路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看到了?”她的声音传来,熟悉又陌生,上一次听到这个声音,是五年前了。

“嗯……看到了。那是你吗?”

“你觉得呢。”

“是。”

“嗯。”

又是长久的沉默。

“啥情况啊大姐,你怎么沦落至此了?”我试着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

“没啥,就……缺钱了呗。”她还是那样淡定的性格。

“缺钱跟我说啊,咱不是说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嘛。”

“做朋友,五年不联系也叫朋友?”

这话把我问得哑口无言。

“咳咳…那不是,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

“哦。”

“你没钱,让你对象支援你点啊。”

“孤家寡人,哪里有对象。”

“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一个?”

“没呢,认识一个新的人,很累,很麻烦。”

“嗯…倒也是。”

“你呢?”

“也没,单着呢。”

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像是阔别重逢的老朋友,又像狭路相逢的仇人。

我们都非常默契地不去提她的那些照片的事,就连这该死的默契,都没变过。

但我知道,让一直骄傲无比的她,在互联网上出售这样的照片,一定是经历了什么特别不顺心的事。

我最终还是没忍住,问她:“到底发生什么了?”

她那边又沉默了几秒,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告诉我。

“没什么,就那么点事,跟你说了,也没什么用。”

“钱的问题都是小问题,我真的能借给你。”

“不用了,谢谢你。”

“行吧,你不说是你的自由,只是…别再拍这样的照片了。”

“咋啦,你心疼我啊。”

这话让我一时不知怎么回复。

我想了想,道:“嗯,看到就挺难过的。”

“害,不至于,比我朋友圈的尺度大不了多少啦~”

“嗯…我是怕你,越陷越深。”

“不会的,放心,就拍了两次,大概30多张,正常写真图。”

“嗯,那就好。”

她在解释,我也无意追究她说话的真假。

“还缺钱吗,现在。”我问她。

“不缺了,嗯……都过去了。”

“真不缺了?”

“你咋变啰嗦了,真不缺钱,照片后面也不会再拍了,你删掉吧。”

“那行吧,不缺了就好。至于照片嘛,我想留着。”

“晕死,你想干嘛?”

“平时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然后……对吧,你懂的。”

“滚吧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无耻。”

“嘿嘿~那是,你也差不多。”

“你随意,先这样吧,我困了。”

“嗯。”

她果断地挂了微信,倒是给我留了一堆迷题。

我那心底隐蔽的同情和压抑许久的感情,在这通电话之后忽然爆发,我很想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给我发照片的哥们是纽约大学毕业,搞计算机的,名字里有个“楠”字,我一般叫他楠楠。

我在微信上问他:“楠楠,你这照片哪里来的?”

他回我:“咋啦,想约人家小姐姐啊?”

“对啊,不行吗?这妹子长得符合我的审美。”

“这回我可帮不了你,我也是群里薅来的。”

“那你能不能帮我问问,这照片哪来的?”

“嗯?你不对劲。”

“别墨迹,赶紧帮我问问,我有大用!。”

“你告诉我你要做什么,我就帮你问。”

“靠,你管那么多干嘛,问到了请你吃饭,海鲜自助,行吧?”

“真的?”

“废话,当然是真的。”

“可以,那就这么说定了。”

把问题交给楠楠之后,我又打开了她的朋友圈。

工作之后,我几乎屏蔽了所有人的朋友圈,一个是很多人都不熟,我不想看到他们的社交动态,精简自己的社交关系。

还有些人,我害怕看他们的朋友圈。

但仍有很多次,我还是没忍住,偷偷翻过几次她的朋友圈。

她去过昆明、广州、贵州,去了很多地方旅游。

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发许多吃喝玩乐的美图,在朋友圈里,那就是她的人设。

这让我一直以为,她过得很好。

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怀着心事睡着,第二天是周末,楠楠给我发来微信:“海哥,这是我帮你问到的信息,你看下。”

睡眼朦胧中我看到楠楠给我发的微信聊天记录,他在某个群里问大家照片的来源,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番。

有人说在推特上经常看到小姐姐的照片,也有人说这是国内C圈的某个大佬。

最后有个人发来一个直播平台的链接,说:这个小姐姐,应该是在XX平台直播的主播。

“海哥,问了一圈,最后这兄弟说的最靠谱,她应该就是XX平台直播的主播,一般晚上6点开始直播,你点链接进去看看,有之前的直播回放。”

“嗯,我看看,谢谢~”

“害,客气啥,自助餐别忘了啊!”

我打开她给我发的链接,里面是她直播间的网页,点开回放记录,一看果然是她。

她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进行着各种风格的直播。

她在镜头前卖着笑,唱着歌,和屏幕前的网友互动,让我觉得异常陌生。

我倒不是对直播这个行业有什么歧视,只是在我心里,她一直是非常高傲的人,不太会做这样的事。

我记得她家以前经济条件不错,大学的时候去过她家。

印象深刻的是,大一的时候她是团支书,辅导员让她在评定贫困生的时候,给某位同学投一票,她当时不仅没投,还差点把这事反映给学院。

“这照片,是从哪流出来的,你能查到吗?”我又问楠楠。

“害,还能有谁,估计是那些私人订制的粉头那里呗。”

“什么意思?说人话。”

“海哥你真需要好好在互联网上多冲浪了,你看下那妹子直播间右侧,是不是有个粉丝团排行榜?”

我打开直播间看了一下,确实有一个排行榜,还分了周榜日榜之类的,排在榜一的是一位叫“龙哥”的ID。

“看到了,然后呢?”

“首先,你需要加入这个小姐姐的粉丝团,每个平台名称不一样,类似于一种粉丝的标签。你再看下她的直播间介绍,里面还会写入群门槛之类的。”

我又往下翻了一些,确实有非常详细的说明,一个飞机可以进群,两个火箭可以加主播微信之类的。

“嗯,是有这些。”

“对吧,进群之后,她应该还会给群友一些其他福利,比如一起玩游戏啊,叫群友起床啊,这个玩法也非常多……比如某些私人订制的项目,说得太多可能少儿不宜,你这个小姐姐应该是有提供图包服务。”

“就是,给别人发照片?”

“没错,但是这些照片一般都是有主题性质的,四坑少女听说过吗?”

“没有,啥意思。”

“就是COS、Lolita、汉服、JK四种风格的主题打扮,现在大家都好这口,你看我给你发的,是不是都是Lolita和JK风的?”

“嗯…是。”

“你问得这么清楚,不会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小姐姐了吧。”楠楠忽然这么问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

“她是我前女友。”

“噗!大佬你认真的?”

“真的,不然我问你这么多干嘛。”

“海哥,那我真劝你别趟这波浑水,一般小姐姐走到这一步,都会越陷越深,表面上是照片流出来,说不定背后,什么线下空降之类的,她都玩过了,三思啊海哥。”

这句“线下空降”我是听懂了,我心里乱糟糟的,听到他的这些信息,一时不知怎么回复。

“真的,海哥,这事我比你有经验,玩玩可以,你要是认真了那就很伤感情了,不管是你前女友还是谁。”

“行啦行啦,知道了,我会考虑清楚的,先起床吃饭了。”

“嗯嗯,你可得考虑清楚了,我也先撤了哈。”

“好。”

其实,楠楠说的我都懂,但在我心里一直坚定地认为她不是那样的人。

准确地说,我跟她是比较相似的,对这个世界保持着一种冷漠又疏离的态度,哪怕伪装得很好,努力去融入这个世界,但很多时候我们难以感知他人的快乐与悲伤。

就像这么多年,我的朋友不过三五个,跟父母的关系一般,没什么特别喜欢做的事,也没有什么伟大的理想。

她应该是唯一一个走进我内心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独特的那个人,但她曾经的表现,也让我如此认为,对她而言,我亦是特别的。

像我们这样的人,虽不说道德上有多高尚。

但对于那些低道德的事,是不屑去做的,会让自己觉得恶心。


下午的时候,我在好多年没用的大学班级群里,找到了她的室友雯雯。

她应该是不多和小雨有联系的人,就是不知道QQ她还在不在用。

所幸,没过多久,她就回复了我。

“怎么啦,老同学,你这可是好多年没找过我了。”

我很怕处理这样的场面,只能尽可能地单刀直入,得到自己的信息。

“我想问下,你知不知道小雨毕业后的情况?”

“路小雨?”

“嗯。”

“啊!我想起来了,你们当年是情侣对吧,后来毕业后分手了,怎么,你这是想旧情复燃吗?”

“你别问那么多啦,你就告诉我,你知不知道她的情况。”

“我还真知道一些。前两年我结婚,她还来给我当伴娘来着。”

“是吗?你都知道啥,赶紧告诉我呗。”

“告诉你也行,毕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可不能说是我泄露的哈。”

“没问题。”

“小雨她父母离婚了,她爸再婚,她跟着她妈住。”

“就这些?”

“不然嘞,我这已经是精简最重要的信息告诉你了。”

“那,她有没有跟你借过钱之类的?”

“没有啊,我结婚她还包了大红包,怎么会跟我借钱,哦~我知道了,她欠你钱没还是吧。”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问一下她的情况,谢谢你啦那就。”

“靠,你这真是见色亲友啊。”

我又跟雯雯扯了几句,确定她只知道这些信息,也不再纠结。

我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但我想试试,能不能追回她。

晚上6点左右,我早已打开了电脑,进入了她的直播间。

果然如楠楠所说,她按时开始了直播。

她熟练地调整好镜头,化着精致的妆容,开始和网友打招呼,介绍起今天直播的内容来。

两个小时的游戏环节,一个小时的唱歌环节,一个小时的ASMR环节。

每天晚上十点钟,她会准时下播,她以前一直是十点半睡觉,估计还保留着这个好习惯。

随着时间的流逝,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

她和其他网友一起开黑,看起来她的游戏水平还不错,玩游戏之余,她还不忘宣传自己的“福利”:“各位小哥哥,今天我心情不错,加我粉丝团有八折优惠,进群的小伙伴,每人都会给你们录一段专属语音~感兴趣的小哥哥赶紧抓住机会呀。”

这话说完,果然就有人刷了一架飞机,直播间特效拉满,弹幕全是“老板大气”的回复。

我看了一下,一架飞机要100人民币,一个火箭要500人民币。

我想了想,充值了一千块钱,给她送了两艘火箭,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礼物。

“谢谢这位用户2443827的老板,老板大气!我等会私聊你我的qq号。”

她对着镜头比了个心,我这个号是新注册的,还没有ID。

果然,我很快就在直播平台的私信里,看到了那个熟悉的qq号。

我在qq里回复了她:“我有你的qq了,你不用再私信我了。”

“刚刚那个是你?”她问我。

“对啊,是不是很惊喜。”

“晕死~那可不嘛,我的qq和微信你都有了,我岂不是白嫖了你。”

“没事啊,你那个群我不是没进啊,你拉我进群呗。”

“行,我先直播了,回头找你。”

说完这句话,她给我发了一个群邀请,就没再回我。

我看她直播一直看到10点钟,中间我又送了几个飞机,一下子到了周榜第一。

没想到下播之前,那个叫龙哥的榜一老板出现,出手阔绰,一下子送了五个火箭,顿时超过我到了第一位。

弹幕直接炸了,我想起楠楠跟我说的话,心里对这个龙哥多了几分注意。

我隐隐觉得,小雨的照片就是他放出来的。

我混进了她的粉丝群,里面已经有了500多人,她刚下播,很多人还在讨论着刚直播时的情景。

“今天出去见了个客户,没看到小雨的精彩直播啊,可惜了。”那个龙哥在群里发了这么一句。

“龙哥还要看啥直播啊,直接线下真人直播就行了嘛。”

“对啊对啊。”

“龙哥你是不是见过雨神了。”

“龙哥把雨神素颜照分享一波。”

这个龙哥是群管理,在群里地位挺高的,貌似很有钱,也是小雨的忠实粉丝。

“别瞎说啊你们,我跟小雨只是普通朋友,就吃了个饭。”

“龙哥nb!”

“我靠,龙哥你还真跟雨神见过啊,赶紧多说一点,不差流量。”

那位叫龙哥的又淡淡了说了这么一句,群里气氛活跃了起来。

“撤了撤了,再说我要被小雨打了。散了散了。”

“龙哥再见!”

“啊对了,榜一记得留给我啊,给我阿龙一个面子。”

“没问题龙哥,你每天五个飞机,谁也追不上啊。”

那龙哥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直接潜水去了。

我正打算给小雨发微信,没想到她倒是先私聊了我。

“方老板怎么有时间来看我直播啊?”

“额…好好说话。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那我真是受宠若惊,谢谢你晚上送的礼物,破费了哈哈。”

“目前还负担得起,而且看你直播那么努力,打赏一下不过分。”

“哈哈,没想到我还会打游戏吧。”

“确实,尤其还会唱歌了,我记得你大学时唱歌要命的。”

“没办法,生活所迫,十八般武艺样样都得学,你以为直播那么简单啊。”

“那倒是。”

“那……我睡觉去了哈。”

“等等,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你问吧。”

“你跟那个龙哥,很熟吗?”

“你说那个榜一的龙哥?”

“嗯,没错。”

“人家大老板,肯定得多沟通沟通,给我送了大几万的礼物了。”

“哦哦……我听他说,你们线下还,见过面?”

“嗯…吃过饭。”

“啊好,你去睡觉吧。”

“嗯嗯,晚安啦。”

“晚安。”

我也不好意思多问,跟她聊了几句也不再多言。

我又给楠楠留言,问他能不能在网上找到更多小雨的照片之类的。

他对这些比较有研究,让他找应该问题不大。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也没再联系小雨,感觉过分地主动,会给她带来不适。

晚上6点钟,她又准时开始直播。

还是和昨天的流程一样,她跟我们打完招呼,我直接送了两架飞机给她。

谢谢这位用户2443827的老板,估计看到是我,一下子就笑了。

弹幕仍是在说着老板大气之类的话。

大概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那个龙哥也进了直播间,刷了两个火箭,直接变成了榜一。

“龙哥来了!”

“龙哥干他!”

“龙哥大气!”

“谢谢龙哥的火箭,给你比心。”

小雨在直播间里这么说道,不知为何,看她直播卖笑唱歌,我倒是没什么感觉。

但这龙哥一出现,我心里就开始憋得慌,尤其是当她做着比心的动作的时候,我更是觉得胸口凝聚了一团火,她笑的越开心,我越愤怒。

我也给她刷了两个火箭。

“66666”

“这两位干起来了!”

“兄弟们有好戏看了!”

弹幕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刷刷刷,那边龙哥直接刷了5个火箭,整个屏幕都是火箭的特效,好像送礼物会增加直播间的人气,直播间里的人越来越多。

一个火箭价值500,加上之前的火箭,龙哥直接砸出去了2500块。

我把鼠标点到火箭那个图标上,犹豫了片刻,还是输入了一个数字。

打开支付宝,指纹识别成功。

刷地一下,10个火箭炸翻了直播间!

“神仙打架了卧槽。”

“刺激啊,龙哥不能怂。”

“龙哥50个火箭冲冲冲!”

直播间里,小雨的脸色似乎有些变了,她还是感谢着我送给她的礼物,但已经不是开心的脸色,而是有些开始紧张了。

不过此时已经没人关注她,弹幕全是在给我和龙哥拱火的。

不多时,弹幕上显示出一行金光闪闪的大字:龙哥送出火箭✖️30!

15000块人民币,一下子震撼了全场。

弹幕直接疯了。

“这不比博人传燃?”

“靠,真拿钱不当钱啊!”

“龙哥nb!!!!!”

小雨的神情更加不对了,她还是在谢着龙哥,但已经停止了跳舞。

“各位小伙伴,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可能要先下播了。”小雨忽然说道。

弹幕这才关注起她来。

“雨神别下播啊,这么多礼物还下播。”

“给我龙哥个面子,加个钟吧!”

“雨神继续啊,我想看龙哥继续装逼!”

小雨还在解释着什么,我想了片刻,又充了一笔钱,输入了一个数字。

弹幕上又出现了一行金色的大字,火箭特效再次占领了直播间:用户2443827送出火箭x100!

“66666”

“这个用户2443827不是平台的托吧?”

“妈的真有钱!”

“老板您家还缺扫厕所的吗?”

小雨谢都没谢我,直接跟弹幕道了个歉,匆匆下了直播间。

直播间此时的人气已经有好几百万,即使她下播了,也有很多人留在黑屏的页面聊着天,吐着槽。

我坐在电脑前,点起了一根烟。

这应该是我人生中头一次这么疯狂地花钱,说实话,刷地一下送出100个火箭,看着弹幕上那些人在疯狂地互动,挺爽的!

我扫了一眼弹幕,伸了个懒腰便去洗澡微信里就传来咚咚咚的声音。

小雨发来了许多条微信。

“方海,你什么意思?”

“你疯了?”

“还是发大财了?”

“你到底要干嘛?”

“你能不能正常点。”

她一口气给我发了五条。

“大姐,你一口气说这么多,我该回哪一条啊?”

我洗澡回来

“一条一条回!”

“那我还是一次性回好了。”

“首先,我没疯,其次,我也没发大财,最后,我自己赚的钱,打赏给自己喜欢的主播,这不犯法吧。”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现在不缺钱了。”

“我知道啊。”

“你没喝多吧?”

“没有,清醒得很。”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这句话明明是个疑问句,可她用的是句号,我似乎从手机屏幕上,能够看到她的表情,冷静、严肃,嘴唇微微抿着。

我狠狠抽了一口烟,在手机屏幕上敲了这么几个字:我还喜欢你,这个回答能让你满意吗?

她没有回复。

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回复。

我看着QQ群里,很多人都在猜测着我的身份,奇怪的是,那个龙哥竟然没有发言。

很多人说龙哥这次丢了榜一的位子,估计是怂了。

也有人在群里@小雨,问她是什么情况,小雨也并未回复。

我们俩的聊天记录停留在我发出去的那句话上,小雨一直没回我,我知道她需要时间思考,又或者。

无言,本身就是一种拒绝?

我知道,她决定好的事,哪怕我说一万次也没用。

就好像大二的时候,她想去山上露营,天气预报说那天晚上会下雨,她不信,结果夜里真的下了雨,我们两个人待在帐篷里瑟瑟发抖,生怕雨水冲毁了帐篷。

还好帐篷扎扎的位置不错,也没有太大的风,我们成功熬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我终于收到了她给我发的微信。

“你是认真的?”她问我。

这个答案我在心里其实已经问过自己许多次了。

我至今都还记得第一次约她出去,是和她一起去看电影,我偷偷抱住她的场景,那场景在无数个夜里,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播放。

“我从未如此认真。”

“可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来不及了。”她回。

“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又怎么知道呢?”我没有放弃。

“真的,我们俩早就和之前不一样了。”

“那,我们各退一步,我毕竟打赏了这么多礼物,提一个小小的请求,不过分吧。”

“什么请求。”

我犹豫了半晌,还是打出了这些字:

“我知道,我们的确分手很久了,但我一直没忘记你,喜欢一个人并不丢人,对吧。

我也非常明白你的顾虑,或许,我们可以再试一下。

做我一周的女朋友吧,如果真的发现我们还是不适合,那就算了。

如果还行,那我们再试一下,你觉得呢?”

“什么意思,一周女朋友?”

“对啊,不行嘛,就是一起逛吃逛吃那种,也不用你真当我女朋友,给彼此一个机会。”

“你哪里想到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这是初中生才会做的事吧。”

“靠,你管我那么多,行不行,就一句话。”

“可以,谁让你是金主。”

“那我定地方和时间?”

“嗯。”

“你什么时候方便。”

“最近,应该都可以。”

“行,那我订好了告诉你。”

我们聊完,我看到QQ群里,她发布了一个群公告。

群公告的内容,是她说自己有点累,暂时停播一段时间,希望大家原谅之类的。

她在群里发了一个大红包,又跟着网友聊了几句,虽有怨言,但大家也没说什么。

毕业后,我来了上海,她还是留在了北方,我倒是忘记问她现在在哪个城市了,不过也不重要,我定了一家莫干山上的餐厅。

莫干山在湖州,离上海不远,莫干,指的是莫邪干将,在莫干山上有一个剑池,是非常好的避暑圣地。

我定了一家山里的民宿,朋友推荐的,听说他们家老板就是厨师,做的东西非常好吃。

我把地址发给她,她这才意识到不太对劲。

“你怎么定的这么远?”

“没去过莫干山,想去玩玩啊,不行吗?”

“晕死,我怎么感觉你这是有什么大阴谋在等着我啊。”

“哈哈~怎么会,你这么大个人了,我还能把你卖了不成,你就当散散心吧。”

“行,谁怕谁,正好我也想休息一下。”

我们到莫干山的时候,正是下午,她是打车到的,我是自驾的。

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虽然直播看了几期,但见到真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她从远处向我走来,穿着一件白色的碎花长裙。

“路小雨,这边!”我对她招手。

她拖着箱子走过来,走到我跟前,对我笑道:“好久不见啊,方老板。”

“什么鬼,能不能好好叫,你现在应该叫我啥,你知道吗?”

“叫你啥。”

“你以前怎么叫我的。”

她轻笑着问:“方先生?”

“没错!这七天,你可要好好扮演好你的女友角色。”

“行吧行吧,方老板说了算……嗯,这是最后一次叫你方老板。”

“走吧,小雨同学,坐这个车才能进山里。”

“哈哈哈,好久没听见别人这么叫我了。”

我们坐着车一起进入景区,那家民宿被竹林包围,前面是一个小小的池塘,我们到的时候,炊烟袅袅,已然是晚餐时间。

司机师傅把我们送到门前,我非常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

她白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毕竟,牵手是假装情侣的标配。

到了民宿前台,服务员接过我们的身份证说道:“方先生,您订了两间客房,是还有一个客人没来吗?”

我看了看旁边的路小雨笑道:“没有,我们俩一人一间。”

“哦哦~不好意思。”

“没事,我女朋友爱好比较特别,喜欢一个人睡。”

路小雨站在我身边,掐了一把我的胳膊:“你爱好才特别。”

我们拿着房卡走入酒店,路小雨道:“还好你有点良心,没只订一间房。”

“你这话说的,我一直都是好人好吧。”

“你说是就是吧。”

“怎么,不然,你希望我订一间?”

“走开走开,方先生,你的房间到了哦~”她指了指我们身旁的房间。

“谢谢小雨同学提醒,我先进去放点东西,咱们半小时后见。”

民宿的老板确实是个厨师,也非常好客。

我和路小雨,还有另一对年轻情侣,是这家民宿为数不多的客人。

晚餐的时候,大家坐在一条长桌上,订民宿的时候,说的是简单的中餐。

没想到,老板直接给我们做了一桌意式西餐,中间还拿出了自己的藏酒跟我们分享。

我很少吃西餐,倒是路小雨非常熟悉流程的样子。

不管是切牛排,还是吃鹅肝,都表现得轻车熟路。

酒过三巡,我们的脸都红扑扑的,老板拿出一把吉他,自弹自唱了一曲《加州旅馆》,我们都惊叹于老板的才艺。

接着酒精,路小雨忽然大声说道:“我也要唱歌!”

座上的我们都笑了,老板问她:“路小姐想唱什么,我可以为你弹琴。”

路小雨举着酒杯,一饮而尽:“我要唱,白桦林!”

白桦林,1999年朴树的歌,没记错的话,大学的时候,她在歌手大赛上唱过,最后还进了总决赛。

这么多年,怎么品味还是一直没变。

在老板悠扬的琴声中,路小雨开始唱歌: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树上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唱着唱着,不知怎么,我感觉她的情绪已经有些不对,越唱越悲伤,唱到后来,已然有些唱不下去。

我向其他人道了声歉,扶着路小雨回了房间。

“你还好吗?”我让她坐在阳台上,给她倒了一杯水。

从阳台往外看去,夜色暗下来,整个民宿外面笼罩着一层蓝紫的颜色,能听到蛙声和虫鸣声,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在农村的时光。

“没事。”她淡淡地道。

“怎么啦,你今晚的表现可不像你。”

“哦?那什么样的表现才像我?你告诉我。”

我拿出一根烟,点着了,深深地吸了一口:“冷静,淡定,宠辱不惊呗。”

“给我一支。”路小雨伸出手,向我道。

“你啥时候学会抽烟了,我问她。”

“没有啊,就是想试试,你们不是香烟进入肺里会让人变得冷静嘛。”

“咳咳……行吧。”

我将烟递给她,她低着头,我给她点烟,晦暗的光线下,她的侧脸很美。

“你有什么心事,没告诉我吧?”我似问非问。

“嗯……很多心事,哪能全部告诉你。”她吐出一个烟圈,将香烟夹在食指和中指间,皱着眉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那一晚,我们坐在阳台上,坐了很久,但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

我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到房间打开微信,就看到楠楠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海哥海哥,你让我找的东西,我还真找到了,你看这个。”

楠楠给我发过来一个视频。

“一定别在公开场合播放!!!”他又提示道。

我点开那个视频,视频拍的不清晰,但隐约能看到是在一个酒店。

“这是啥啊兄弟,你干嘛给我发小视频。”

“你看下5分50秒左右。”

我将视频调到了5分50秒,有一个大约5秒的镜头,上面是一个人的正脸,这人似乎是看到了镜头在拍她,用手打掉了摄像机。

那个人,看起来就是路小雨。

“怎么样,海哥,看到了吗?”

看到那段视频,我感觉自己的心里又开始堵了,甚至有些无法呼吸。

“这视频哪里来的。”我问楠楠。

“群友发的呗,你不是让我去找嘛,我就发了个100大洋的悬赏,还真有老司机能找到,怎么样,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再看看。”

“行,你慢慢看,要不是同一个人,我再让他们找。”

我走到阳台,又开始抽烟,其实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不是她,只是自己不愿意面对现实。

“认真看过了,应该不是她。”我回复楠楠。

“哦哦,好,那我再让兄弟们找找。”楠楠倒是没说什么。

“嗯,麻烦你了。”

“害,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嘛。”

屋外的晚风非常轻柔,像是情人的手,抚摸过我的肌肤。

我坐在阳台的竹椅上,坐了很久。

第二天,天有些阴凉,我们按照计划去剑池游玩。

路小雨穿着一件黄色的长裙,特别耀眼。

吃早餐的时候,她似乎发现我心情不太好,问了我好几次怎么了,我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说着没事。

民宿老板送给我们一把伞,我们就出了门。

阴天的莫干山格外地美,竹林之上的灰尘被清洗得干干净净,我们走在石板路上,聊着些以前的往事。

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到10点,我们走得慢,一路走走停停,快到中午了,还没走到剑池。

在路边找了一家馆子,吃了当地的农家菜,莫干山的笋是一绝,也是她特别喜欢的食物。

吃过午饭,我们终于来到剑池。

莫干之美在剑池,剑池之美在飞瀑。

我们俩都怀着莫大的好奇,想看看传说中的剑池,到底有何不同。

没想到真的到剑池前,只是有一挂飞瀑从天而下,泄入一汪小水池之中,莫干山并非什么大山,水的流量有限,那飞瀑实在不算壮阔。

莫小雨看到剑池,似乎特别失望:“这就是剑池啊,看起来平平无奇啊。”

我看着眼前的小水潭,不禁也哑然失笑,好像,这地方是比自己想象得差不少。

“那上面有座桥,我们去那里看看吧。”我指着剑池上面的桥,对路小雨道。

“好呀。”

于是,我们俩便绕道而行,拾级而上,到了桥上,从桥上往下看,飞瀑奇石,远山树林,风景的确好了一些。

逛完剑池,天色好像又暗了一些,我招呼路小雨往回赶,却不知怎么,两个人走到了一条小路里,越走越偏,大雨哗啦啦地降下来。

还好前面有一个凉亭,我们躲在亭子里,衣服都湿了一些。

山里的雨很冷,那亭子挺偏的,我给民宿的老板打了个电话,问他能不能叫个车来接我们一下,老板问了我们的地址,欣然应允。

“这雨好大啊。”路小雨看着亭子外的雨,感慨道。

“是啊,是不是像我们当年爬山的时候遇到的雨。”

“哈哈,你这一说,确实有点像。”

“当年,某人可是坚决不怕雨的,非要在山上露营来着。”

似乎是戳到了她的痛处,路小雨反驳我:“谁让你当时不阻止我来着,马后炮可不行啊。”

我在心里默默想着,我阻止你也没用啊。

雨越来越大,天几乎都黑了下来,我们都被山风冻得有些发抖,不知道老板的车什么时候到。

在诺达的山林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说实话气氛有些恐怖。

路小雨不由自主地靠近我,不知是冷还是害怕,我想这时候我是该做点什么,也没拒绝,只是 忽然将她轻轻地搂在了怀里。

路小雨似是怔住了,她抬头看着我,也不说话,眼神里有疑惑,有愤怒,似乎还有悲伤。

我从未看过她那样的表情,倒看得我有些心疼起来。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作为你的现男友,抱一下你不过分吧。”

我好像听到她“切”了一声,然后她说道:“可以啊,谁怕谁嘛。”

于是我撑着伞,带着路小雨从石子小路上往北前行,山路并不好走,中间我还滑了一跤,到车上的时候,我们俩几乎都湿透了。

老板赶紧递上干净的毛巾,发动了车子,载着我们往民宿赶去。

我们俩一到民宿就洗了个澡,我刚吹好头发,就听见了敲门声。

我打开门,门外果然就是一路小雨。

“你怎么来了?”我笑着问她。

“干嘛,我不能来啊,”她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来找你喝酒,行不行。”

“行啊路女士,您现在已经成酒仙了是吧,敢来找我喝酒。”

“话别说得太大,酒桌上见真章。”

我们又在我这边的阳台,外面的雨变小了,已经是淅淅沥沥的,但天色还是很昏暗。

“要不,我让老板把晚餐送到房里来?”

路小雨对我挑了个眉,那意思是,你看着办。

我给老板发了个微信,便给她倒了一杯酒,两个人穿着睡衣,便在阳台上开始喝酒。

“你怎么想到做直播了?”我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生活所迫呗,直播挣钱啊!”

“哈哈,一直以为你会去当个律师啥的,律师也挣钱啊。”

“别提了,律师从业资格证没考上,后来家里发生了点事,就错过了。”

“是……你妈的事吧?”

“哦?你知道?”路小雨又挑了挑眉,似乎在问我怎么知道的。

“嗯,知道一点。嘿嘿~找人打听了一下。”

“切~知道就知道呗,又不是什么大事。确实,为了我妈,我当时负债累累,你都不知道,我刚工作不到一年啊那时候。”

“嗯……你确实不容易。”

“害~都过去了。”

“你直播多久了?我又问她。”

“一年多吧,开始只是试试水,没想到看的人挺多的,后来就稳定直播了,也跟平台签了协议。”

“哦哦~那个龙哥……”我本来想问她,那个龙哥是不是拿到过她的照片,没想到老板来敲房门,晚餐送来了。

我只得起身去拿晚餐,然后跟着她一边吃东西,一边喝酒。

感觉到她这次的确是来放松的,酒喝得又快又多,丝毫不顾忌自己会醉一样。

“别喝了,你脸都红得像苹果了。”我拿过她的酒杯,试图阻止她。

没想到她一点不在乎,从我手里把杯子拿回去,又倒满了,对着黑漆漆地夜空喊道:“举杯邀明月,月下一壶酒,酒不醉人自醉……”

“串词了串词了,路总,您该回去休息了。”

我赶紧把她手里的酒杯又拿回来,扶着她往外走。

也不知她是真醉了,还是假醉,她轻声说着:“方海,你为什么要邀请我来这里?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一边扶着她一边道:“我哪敢有什么目的,不是跟你说了,就是想追回你。”

“真的?”她从我怀里挣脱,看着我的眼睛吻我,脸颊通红,眼睛也有点睁不开的样子,可爱极了。

“对啊,骗你干嘛。”

她忽然一下子朝我扑了过来,带着酒气的唇贴上了我,我往后退了一步,一下子退到了床上。

“艹,我不会要被她推到了吧。”我这么想着。

宿醉,第二天醒来会头痛,我想很多人都经历过。

我摸着疼痛不已的脑袋,回想着昨晚的疯狂,好多年没这样了,看来这次莫干山之行,应该很顺利。

枕头边还有她的气息,我拿过手机,竟然已经十点了。

微信里未读消息不少,但唯独楠楠的微信,被人点开过。

我的微信解锁密码是“S”,一直没变过。

我点开楠楠给我发的微信,一下子人就懵了。

海哥,我好像又找到了一个视频,你看看,这个比较清楚。

还有,我这又找到一些新的cosplay照片,群友说是推特上拿到的,你看看。

我不想看那些,我唯一在意的是:这条消息,被她看过了。

楠楠跟我的对话,还有那些视频,照片,她都看到了。

我匆忙地穿上了衣服,跑到大厅问服务员,有没有看到她,服务员跟我说,她一早就出了门,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给她发了好多条微信,她也没回。

我知道看到这里的诸君,可能觉得我特别愚蠢,这女人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毫无保留地爱过一个人,你在她面前可以暴露自己的一切,你无条件地信任她。

可能你们觉得我傻逼,但的确,我当时看到那些照片和视频的时候,仍然非常信任她。

我相信,她肯定有难言之隐。

那些照片其实不能说明什么,只是尺度稍微大了一些。

值得在意的是视频,但我也无法100%确定那就是她。

我本来想在一周结束之后,好好问问她,如果她否认了,那我们就真的重新在一起。

如果她能给我合理的解释,我也愿意原谅她。

只是没想到,结局却是这样。

我也匆匆地退了酒店,民宿老板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临走的时候,送了我一瓶酒,让我有机会再来。

我忽然想起,我并不知道她的地址。

我再次问了她的室友,她室友也并未给我答复,我忽然想到一个人,想到那个叫“龙哥”的人,直觉告诉我,他可能有她的地址。

我在QQ群里私聊了一下龙哥,这才发现QQ群不知何时已经被解散,幸好,里面的人,我还能加上。

我开着车回到了上海,那位龙哥同意了我的好友申请。

“?”他发了个表情过来。

“我想问下,你知不知道路小雨的地址啊?”

“你找小雨干嘛,我们只是网友,我怎么知道她的地址。”

“你真不知道吗?感觉你们挺熟的。”

“你是她什么人?”那边忽然问我。

“我是她男朋友。”我果断地回复道。

那边沉默了许久。

“没听小雨说她有男朋友。”

“你是不是刚刚私聊问她了,她手机关机了,不会接你的信息的。”

大概是被我说准了,那边问我:“你真是他男朋友?”

“当然,货真价实,我才跟她在莫干山旅游结束。”

“那你怎么不知道她的地址?”

“我们吵架了,我是她前男友,最近刚复合,很多年没见她了,不知道她住哪里。”

那边又沉默了一段时间。

“你怎么知道我有地址?”

“瞎猜的,就感觉你可能会有呗。”

“我确实有她的地址,不过,我得见一下你。”

“好啊,求之不得,我也想见一下你,有些问题想问你。”

“你在上海?”

“嗯。”

“正好,我也在,那我们见一面吧。”

这一次聊天莫名地轻松畅快,我自己都有些惊讶。

我们约在了一个小的咖啡厅,人来人往。

为了效率起见,我们约的是当天下午5点钟。

我自己点了杯咖啡,心里想着这位龙哥,不会是那种胸前两条龙,一身腱子肉的大佬吧。

快到5点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看咖啡厅四周,并没有看到可疑的人。

我拿起手机,说了声:“喂?”

那边传来一个略有些低沉的女声:“喂?我到了,你在哪里?”

龙哥,竟然是女的?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哪怕她已经坐在了我的对面,我还是有些蒙圈。

我试探着问她:“你就是,龙哥?”

她点了一杯拿铁,笑着道:“怎么,不像嘛,我声音有点粗,取了个略带粗犷的网名不过分吧。”

“可以可以,你开心就好。”

我那些问题,因为她的性别,竟然一点都没办法问出口了。

我总不能拿着路小雨的图包问她,这是不是你泄露出去的吧。

她在等着我发问,但我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你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吗?”龙哥问道。

我喝了一口咖啡:“确实,比如说……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随意就行,我们估计就见一次,你不用叫我都可以。”

“行”,我顿了顿,“那我就直接问了,你跟路小雨,是什么关系?”

对面的龙哥似乎早就料想到我会有此一问,没有直接回答我:“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了,小雨跟我说起过你。”

“她……怎么说的?”

“她说,她有点纠结,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之类的。”

“她真说过这话?”

“当然,只是没想到,后面你们竟然复合了。”

我打了个哈哈:“不过,你还是没告诉我,你跟她的关系。”

“我是xx直播平台的运营,小雨是我负责运营的主播,也是我朋友,明白了么。”

我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你既然是xx直播平台的,为什么还要给她打赏,而且……你是个女人,难道?”

“你想什么呢?这是业内潜规则,我送给小雨的是礼物,你送给她的是人民币,你还不明白吗?”

礼物不就是人民币吗?我忽然反应过来,如果她是内部人员,那礼物可能只是一串数字,敲几下键盘就能送出去。

“我懂了!你是托?”

“你要这么解释也可以,总之只要我霸占榜一,就有很多人会来挑战我的位置,他们送的礼物,平台抽30%。”

“所以,你跟小雨就用这样的方式,直播‘骗’钱?”

“注意你的言辞,我们可没骗钱,充值的按钮是你自己按下去的,送的礼物也是你自己送的,说骗钱太过分了吧。”

“嗯……好吧,你说的也对。那,你后续怎么又不送了?”我继续问她。

“她不想玩了,那天晚上本来我是想再送几个飞机,结果小雨阻止了我,让你小子当了榜一。”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天晚上群里也没见龙哥说话。

看来至少在龙哥这件事情上,我误会了她。

我又拿出楠楠给我发的照片,递给龙哥:“这些照片,你看过吗?”

她只是随便看了一下,淡淡地道:“当然看过,这也是我让小雨传出去的,从我这里买,两套199。”

“是你让她拍的?”

“是啊,白赚的钱为什么不赚,不过这个是我们私下分账,卖了200多份吧。”

我一时无语。

“放心,这就是普通的写真,合法的尺度。”

“你们套路太深了。”

“业内常态,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你问我的问题问完了?”她接着道。

“嗯……差不多了。”

“啊,不对,还有问题。”

我点开楠楠给我发的小视频,把声音关到最小:“这两个视频,你见过吗,你看看,这是不是小雨?”

她接过视频,看了一眼,表情一下子变得不对,不过还是忍着看完了。

“这视频,你哪里来的?”她问我。

“朋友找到给我的。”

“我没见过这视频,看起来,确实很像她。”

“嗯……”

果然如此,看来龙哥并非这段视频的传播者。

“不过我可以确定,她肯定不是在直播期间,拍这个视频的,这个我能确信,她是有底线的人。”

“嗯……这个我也确信。”

“而且,看起来这视频也是偷拍的,就算真是她,她估计也不知道这事。”

她现在知道了,我在心里默默想着。

“看来,你这边是没有这个视频的线索了。”我不禁有点失望。

“或许,你可以去问问她其他朋友,说不定有人知道。”

“好……你不是有事情想问我吗?你问吧。”

“本来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她男朋友,目前来看,大概率是真的。”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她的地址我发给你了,不过这是之前的快递地址,她还住不住,我就不确定了。”

“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她似乎也看出我精神状态不太对,说了句:“每个人都有过去,但我们总得向前看,别想太多了。”

她急匆匆地来,又急匆匆地走了。

我一个人坐在咖啡店,想着路小雨,想着莫干山之行,想着很多年前和她一起看电影的场景,忽然觉得特别难过。

晚上的时候,我把楠楠约了出来,欠他的海鲜大餐还没还给他。

楠楠看着眼前的烧烤摊,以及老板端上来的烤大虾和生蚝,震惊地问道:“这就是你TM地说的海鲜大餐?”

“那可不嘛,这就是我TM地说的烤TM地海鲜大餐啊!”我笑着道。

“艹,你TM又玩我。”

“我TM可真不敢玩你,这大晚上的,吃个烧烤喝喝啤酒,不香吗?”

楠楠对我无语,又拿过来菜单,狠狠地点了3大盘小龙虾才停下来。

“兄弟你吃得下这么多吗?”我看他这样,也是无语。

“吃不下打包,怎么滴,方总这点钱不会都不出吧。”

这声方总又让我想起路小雨:“得,您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别客气。”

“那可不嘛,你请我吃饭,你绝对赚大了,我这次可是帮你查到了重要信息。”

“哦?你还能查到重要信息啊。”

“当然!这个信息,至少价值两顿烧烤好吧!”

“你说。”我一边吃着五花肉,一边听他吹逼。

一边啃着虾,一边喝着啤酒,忙得不可开交。

“我查到啊,那个小视频的源头,来自于一个推特账号。”

“然后呢?推特账号那么多,有什么稀奇的。”

“那兄弟用qq邮箱注册的推特,我们再一追踪,好家伙,背后是个男的。”

我示意他继续说,他瞄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杯子,示意我给他倒酒。

一杯啤酒下肚,他又缓缓说道:“那男的我们又查了一下,他是你那个前女友的前男友,不过很可惜,那男的并不是你,哈哈哈。”

楠楠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不过这倒是直接解决了我的疑问。

那个小视频,的确是她的前男友这样的角色,才能拍得出来。

“不过,海哥你也别在意,我们查了一下,她那个前男友应该就这两段视频,貌似本人目前也是个屌丝,别搭理他就行。”

“嗯……”

楠楠解答了我的问题,但也给我增加了更多问题。

我按照着龙哥给我的地址,来到了路小雨住的小区。

她住一楼,门前有一个独立的花园,里面种了些花,白色的圆桌旁,摆了几个竹椅。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但还记得她跟我说过,她想要住的房子,一定要有花园。

彼时我应该嘲笑过她,那得买个别墅,或者住在乡下才行,未曾想,她已然达到了她的理想。

我轻轻敲了敲她的房门,不过并未有人开门。

我再次敲了一遍,终于听到有人走到门前的声音。

“啪嗒”一声,门缓缓开了,路小雨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头发也没梳,看到是我,似乎是有些意外。

我们站在门口,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

不知过了多久,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笑着道:“嗨~好久不见。”

她也笑了。

“那些事”,我顿了顿,“我都知道了,都过去了。”

路小雨看着我,仍是笑着,但不知为何,眼泪一下子从她的眼角边溢了出来。

这些年她的心酸,痛苦,所经历的狗血剧情,都藏在那些眼泪里。

“都过去了,真的。”我走上前,轻轻地抱住了她。

我知道,那些过往塑造了我们,或许以后我们还会因为那些事而难过,但此刻,我什么都不愿意想,我只想抱着她。

那天,在莫干山下雨的时候。

我们躲在亭子里,外面雨下得茫茫大,雨汽几乎遮蔽了山林。

路小雨忽然问我:“这么大雨,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

我当时忘记告诉她:

“雨停了,我们就能回去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只会这一招?孟晚舟回国不到一个月,美突然强制引渡国家外交官

只会这一招?孟晚舟回国不到一个月,美突然强制引渡国家外交官

前沿时刻
2021-10-20 14:52:07
国王告知巴格利,他将不在球队常规轮换阵容中

国王告知巴格利,他将不在球队常规轮换阵容中

OnFire
2021-10-20 08:03:10
连续10天追击,数千印军围攻10名巴铁特种兵:印军下令必须全打死

连续10天追击,数千印军围攻10名巴铁特种兵:印军下令必须全打死

无定河
2021-10-20 16:27:51
詹皇该给哈登KD道歉!创4大NBA75年神迹还得输,4100万替补不能等

詹皇该给哈登KD道歉!创4大NBA75年神迹还得输,4100万替补不能等

嘴炮体坛
2021-10-20 14:08:10
女排锦标赛首轮赛果,陈博雅17分助天津开门红,上海被广东偷局

女排锦标赛首轮赛果,陈博雅17分助天津开门红,上海被广东偷局

排球黄金眼
2021-10-20 23:34:42
41岁华为高管患癌,抗癌5年离世,他临终前一个错误,引以为鉴

41岁华为高管患癌,抗癌5年离世,他临终前一个错误,引以为鉴

39健康网
2021-10-19 17:38:14
10月19日天猫超市茅台放货数量。这是要憋大招呢吗️

10月19日天猫超市茅台放货数量。这是要憋大招呢吗️

联谊互联网
2021-10-20 08:59:33
才红一年,就塌了?

才红一年,就塌了?

橘子娱乐
2021-10-20 17:55:28
国民党中将被押功德林监狱,拒写悔过书,大喊:毛泽东是我表哥

国民党中将被押功德林监狱,拒写悔过书,大喊:毛泽东是我表哥

文化长河论
2021-10-21 03:34:01
最低10℃以下!福建天气“冻”真格了!

最低10℃以下!福建天气“冻”真格了!

共青团福建省委
2021-10-21 01:49:46
因发际线走红,眉毛抢镜的小吴,从韩国回来怎么变帅了?

因发际线走红,眉毛抢镜的小吴,从韩国回来怎么变帅了?

传媒一班
2021-10-20 09:48:14
50岁男子胃癌离世,儿子痛哭,医生:“这种”面条常吃,铁打的胃也扛不住

50岁男子胃癌离世,儿子痛哭,医生:“这种”面条常吃,铁打的胃也扛不住

生活挺美好
2021-10-20 21:05:54
恭喜武磊李铁!鲁能王牌重磅回归,世界杯出线重燃希望

恭喜武磊李铁!鲁能王牌重磅回归,世界杯出线重燃希望

我爱国足怎么拉
2021-10-20 15:58:21
横店副导演再爆猛料!女一号一天片酬90000,太震撼了!

横店副导演再爆猛料!女一号一天片酬90000,太震撼了!

小布东
2021-10-19 10:38:28
空姐不穿套裙改穿长裤?国内各大航司:暂无相关制服改革计划

空姐不穿套裙改穿长裤?国内各大航司:暂无相关制服改革计划

澎湃新闻
2021-10-20 17:48:24
刚刚通报!又有四地新增确诊!上海夫妇回应!

刚刚通报!又有四地新增确诊!上海夫妇回应!

海峡都市报
2021-10-19 10:27:15
《自然》子刊:吃的多少不重要,吃的时间才重要!科学家发现,热量限制饮食的益处主要来自于限制进食时间,光少吃用处不大丨科学大发现

《自然》子刊:吃的多少不重要,吃的时间才重要!科学家发现,热量限制饮食的益处主要来自于限制进食时间,光少吃用处不大丨科学大发现

奇点网
2021-10-20 20:59:53
关于刘大明同志晋升职级的公示 (宝组公示〔2021〕12号)

关于刘大明同志晋升职级的公示 (宝组公示〔2021〕12号)

微宝兴
2021-10-20 10:48:35
从3-1到3-2!亚洲第2支出线队将诞生,72%进世界杯,国足不到1%

从3-1到3-2!亚洲第2支出线队将诞生,72%进世界杯,国足不到1%

足球慢镜头
2021-10-20 08:39:35
爱分享美食的巴甫洛夫大叔走了 网友“云哀悼”

爱分享美食的巴甫洛夫大叔走了 网友“云哀悼”

看看新闻Knews
2021-10-19 22:40:04
2021-10-21 07:08:49
方海
方海
写字的人
4文章数 23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以色列发现德尔塔新变种毒株AY4.2病例

头条要闻

湖北天门新增2例确诊病例 曾去甘肃内蒙古旅游

头条要闻

湖北天门新增2例确诊病例 曾去甘肃内蒙古旅游

体育要闻

拜仁助教:本菲卡有一位出色的教练 他们的防守反击威胁很大

娱乐要闻

升级当妈!台媒曝林依晨已平安生产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恒大汽车进行一系列人事任免 引战投尚无进展

汽车要闻

来真的!?小米要造定位10万级轿车 三年后量产

态度原创

时尚
教育
本地
数码
公开课

专访王俊凯:当三字弟弟变成凯哥

教育要闻

深中学子在这项赛事夺金,含金量比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牌还高

本地新闻

《国子监》徐开骋:这部剧能让大家轻松愉快就行

数码要闻

苹果M1 Max性能太过惊人!RTX 2080/PS5双双退散

公开课

随机采访外国人:最喜欢的中国早餐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