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是谁让李敖心生敬畏?在天安门城楼上,李敖说:我不敢乱挥手的

0
分享至

古往今来,像李敖先生那样的文人少之又少。

有人说他“狂妄、张扬、跋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一路斩妖除魔的孙悟空形象”。

但是,李敖先生一生批判了无数人,却不止一次盛赞中国共产党,敬重毛主席,对大陆鲜有批评之言论。


李敖先生桀骜不驯,学富五车,却又毁誉参半。

台湾政坛人物参选时,李敖先生公开支持“一国两制”、和平统一。

在当时,整个台湾岛别无二人。

熟悉李敖的朋友感佩他的无羁和放纵,盛赞其平生快意恩仇,是个真性情之人。

在李敖先生的字典里,似乎从来就没有“害怕”二字,人们因此称他是一位快乐又勇敢的“斗士”。

他嬉笑怒骂,毫不留情地戳穿国民党的虚伪、撕下台独分子的假面具。

因此,国民党和台独分子都对他恨之入骨。

事实上,李敖先生成名很早,早在蒋介石统治台湾期间,李敖先生就是出了名的“斗士”。

当时的台湾还是蒋介石、国民党的天下。

在蒋家强权的高压政策下,台湾岛内人心惶惶,风声鹤唳。

就在整个台湾岛“万马齐喑”之时,唯有李敖“金盔铁甲”,以一己之力挑战“白色恐怖”。

他不怕坐牢、不怕杀头,每每发表文章抨击时政,对国民党当局口诛笔伐,而且专捅蒋介石的痛处。


李敖也因此被国民党安上“共谍”的罪名,国民党当局以“内乱罪”拘捕了李敖。

李敖被判了十年徒刑,被押解至“绿岛”服刑。

然而,服刑时间刚过一半,蒋介石便去世了。

这个时候,台湾搞了一次“大赦”,李敖的牢狱生活便提前结束了。

出狱之后的李敖依旧“初心”不改,对国民党的批判更加犀利尖锐。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特立独行的李敖成了台湾最著名的政论家。

他演讲、出书,嬉笑怒骂,字字戳心、口舌如剑,他的讲话和书籍成了国民党最大的“照妖镜”。

在台湾实行“解严”之前,李敖一口气写了100部书,其中,被国民党当局查禁的就达96部。

李敖对此极度愤慨。

李敖表达愤慨的方式也与众不同,极有讽刺意味。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敖当众取出一张3米长的表格,上面罗列了自己被禁的书目。

李敖手托表格,不无嘲讽地说:“各位请看,这个表已经超过我的身高了,可以说‘著作等身’”。

在场的媒体人被李敖的话逗得哈哈大笑。

大家都知道李敖向来“语不惊人死不休”,没想到,李敖接下来的举动更“劲爆”。

只见他取出一本杂志,封面上印着一位“三点女郎”。

李敖调侃道:“我的书只能在地摊上卖,和这种黄色书刊一起卖,大家看,我的书看起来是不是很‘凉快’?”

李敖接着自嘲道:“买我书的朋友原本不是我的读者,他本来可能是来买黄色书刊的,一不小心买错了,于是就变成了我的读者。”

这就是李敖,即便屡遭打压,依然那么狂放不羁,我行我素。


在李敖所有的“战斗纪录”中,我最欣赏,也最钦佩的莫过于他与台独势力的激烈战斗。

随着蒋介石父子相继逝去,国民党在台湾的势力日渐衰竭。

李敖形容其为“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这个时候,台独势力迅速浮上台面,并很快占据上风。

民进党转而将攻击的矛头对准主张两岸统一的“统派”人士。

李敖看到,民进党彼时闹“台独”的真实意图实为“夺权”。

对此,李敖不无辛辣地讽刺民进党“动辄搞群众大会声讨,而群众大会是最欠理性的,是煽情法宝。”

李敖进而把民进党“抢班夺权”的阴谋公之于众。

如此一来,李敖无疑撕开了民进党的面具,自然也就成为“台独”分子的眼中钉和肉中刺。

随着民进党成为“执政党”,李敖抨击民进党的“火力”更加猛烈。

他嘲讽民进党是“小人”,“得志便猖狂”。

这让“绿营”人士越来越感到不快。

在公众面前,李敖是一个狂放不羁、甚至“口无遮拦”之人。

但是,真实的李敖的心中始终都有大是大非。

他一生支持中国的国家统一,揭批李登辉、陈水扁之流分裂国家、诋毁大陆的所作所为。

对台独分子狂哮的所谓“独立”,李敖一贯嗤之以鼻:“这是痴人说梦。”

他说:“事实上,台湾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有一个强大的大陆政权存在,台湾独立就没有可能。”

李敖讥讽民进党“自以为负隅顽抗可以维系小朝廷,他们的观察力太弱了!”

2004年,陈水扁当局鼓吹“独立公投”。

为了抱美国的大腿,民进党提出一项费用高昂的对美军购案。

民进党的企图是:从美国购买防空导弹、潜艇和反潜机,以配合美军,将中国大陆锁死在第一岛链之内。

对此,国民党在美国施压下态度软化,整个台湾政坛再也无人敢公开反对该项军购案。

唯有李敖拍案而起,在质问当时的台湾军方负责人李杰时,李敖说了一句非常辛辣、直至现在仍广为流行的话:

“你们给美国人当看门狗,买骨头还要自己花钱吗?”

两年后,为了继续阻挡“军购案”程序的进行,李敖又有惊人之举。

李敖居然“全副武装”出席了台湾立法机构的会议。

他大声呵斥“马上中止会议”,并出示随身携带的个人防身电击棒、防狼喷雾罐,对空喷射催泪瓦斯,迫使会议中断。

当时的状况被电视直播了出去,当看到许多所谓的“立委”们狼狈不堪、夺门而出的画面时,许多观众大呼过瘾。

虽然李敖最终并没能阻止得了台湾当局的倒行逆施,但是,李敖以自己的方式揭露了民进党和美国之间的利益输送关系,勇气可佩,精神可嘉。


别看李敖一贯以“嬉笑怒骂”的形象示人,对祖国,对乡情,李敖也和常人一样,有最朴素的感情,有魂牵梦绕的依恋。

特别是过了“花甲之年”之后,李敖经常会想起儿时的旧景,心里常有“回家看看”的念头。

李敖心中的那个家有“大家”,也有“小家”,“大家”是中国,“小家”是他的出生地。

1935年,李敖出生在哈尔滨,当时,整个东北都沦陷在日军的铁蹄下。

李敖一出生便落在了伪“满洲国”,李敖说“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悲哀。”

李敖曾经回忆称,小时候,自己亲眼看过日本兵骑着高头大马,在我们的国土上横行霸道、耀武扬威的样子。

他说:“所以,我始终希望中国不被人欺负,一个强大的中国对我是非常重要的,它影响了我的信仰。”

因此,李敖数次想要回大陆走走看看。

但是,民进党当局却对此事百般刁难。

民进党当局不奢望李敖为他们“摇旗呐喊”,但是,他们也不愿意李敖这样知名的文化人亲近大陆,拉近两岸关系。

他们刁难李敖的办法层出不穷,一会儿是“税务问题”,一会儿又是“司法程序问题”,总而言之,就是不放行。

2005年,在两岸各界人士的合力运作下,李敖终于摆脱了台湾当局的阻扰,回到了他一生眷恋和热爱的祖国大地。

在李敖先生返乡的行程中,北京是他的必到之地。

北京当天的天气很凉爽,李敖身穿一件深蓝色风衣,手执一支黑色拐杖,步伐矫健,兴致勃勃。

得知李敖即将到北京天安门城楼参观,不少民众早已在此等候,媒体记者们的“长枪短炮”也纷纷对准李大师,频频按下快门。

李敖登上天安门城楼,当他俯瞰天安门广场之时,这个一生坚强、被人贴上“嬉笑怒骂”标签的“斗士”一瞬间变得神情严肃。


陪伴李敖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老朋友注意到,李敖凝望远方,久久不语。

过了许久,李敖哽咽着说出了四个字:“大国气象!”,而且接连说了好几遍。

站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凝视广场中央旗杆上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看看广场上悠闲的游客,李敖似乎换了一个人。

据李敖后来说:“我觉得自己的词汇太贫乏了,心里‘翻江倒海’,却一时想不出更合适的词句。”

“大国气象”,想必这就是李敖对伟大祖国最热情的赞美词。

在这四个字背后,更是旧中国和台湾都不曾给他的自豪感、尊严感。

这是中国的尊严,是所有中国人的骄傲,其中也包括李敖!

在天安门城楼上,一路陪同李敖的朋友指着一处说:“这里就是毛主席当年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地方。”

李敖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兴奋。

他马上让人给自己拍照留念,随后转过身,向城楼下热情的游客挥手致意。

然而,李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迅速放下高举的手,显得局促不安。

朋友问他:“先生这是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一生狂放不羁的李敖说:“在这个地方,我不敢乱挥手的。”

朋友恍然大悟,这是毛主席宣布建国时向人民挥手的地方,李敖即便是狂傲无比,也有“自知之明”。

他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国家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

他崇拜毛主席,敬重毛主席,每次提到毛主席,他的言语中充满了敬仰之意。

这个时候,李敖这个久居台湾的老人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就像一个不小心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在参观天安门城楼正屋时,讲解员指着用明黄锦缎包着的一排椅子介绍说:“这是当年毛主席等领导人在天安门临时落座休息的椅子”。

李敖本想坐一坐椅子,一听介绍,马上退后两步,口中连连念叨“坐不得,会烧屁股”。

离开天安门前,讲解员请李敖在留言簿上留言。

李敖稍作思考,提笔写下“休戚与共”四字。

李敖解释说,“休”代表快乐,“戚”代表难过,“共”就代表共产党。

李敖说:“不管快乐和难过,中国人都要一起度过”。

当李敖结束“文化之旅”,登机返回台湾时,有位英国记者问他:“访问大陆之后有何感想?”

李敖坦言:“心潮澎湃。中国旧貌换新颜,中国曾经那么穷苦,现在虽然还是有穷人,但比起以前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我要感谢毛主席,感谢中国共产党,我支持中国共产党!”

李敖在祖国大陆的言行极大地刺激了偏居一隅的“台独”分子。

有“台独”议员大呼“真正的李敖死了”;

有“台独”分子诡称:李敖为了在大陆卖书,竟然“跪舔”大陆,指责李敖“晚节不保”。

面对“台独”分子的疯狂围观,李敖在一次公开讲话中引用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

2018年3月18日,李敖先生在台北过世,享年83岁。

李敖去世的消息迅速传遍台湾,喜欢他的人扼腕叹息,“台独”群丑们则弹冠相庆。

一个“斗士”倒下了,“台独”们从此再也不用听李敖“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羞辱和怒骂,他们能不欣喜若狂?

更多的人则哀叹:在台湾,坚定支持国家统一的人又少了一个。

如今,从大陆去台湾的那一代人逐渐“凋零”,像李敖先生那样的爱国者大都已逝,而卖国者尚存。

此情此景,怎不令人唏嘘!


让我们引用李敖先生的一席谈话作为本文的结语:

不是怀乡,没有乡愁;

不是近乡,没有情怯;

不是还乡,没有衣锦;

不是林黛玉,没有眼泪。

看人,人都老了;

看物,也改变了。

我想看的是新中国。

新中国跟台湾祸福相依,台湾太单薄了。

大陆是我们的腹地,我们要靠大陆。

李敖大师,一路走好。

谨以此文纪念李敖先生和他代表的一个时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送你一碗毒鸡汤
送你一碗毒鸡汤
千变万化的是人心
123文章数 2210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外媒:看似美政客都是对华鹰派 实则美企严重依赖中国

头条要闻

外媒:看似美政客都是对华鹰派 实则美企严重依赖中国

体育要闻

有利拉德没有他们?NBA让谁选的75大?

娱乐要闻

李云迪事件后续:女方正脸照疑曝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李佳琦薇娅一晚卖了189亿,税收怎么算?

汽车要闻

宝骏新款RS-3命名RS-3 SOODA 苏打汽水喝起来

态度原创

旅游
时尚
亲子
家居
教育

旅游要闻

肉桂,美国“节日季”的味道

专访华晨宇: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事情来了不害怕

亲子要闻

李云迪跌落神坛,给4000万学琴家庭上了一课

家居要闻

祖孙三人同睡一张床 43㎡老屋爆改后拥别墅级厨房

教育要闻

张桂梅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简史》 网友:她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