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55年,浙江一农民朝毛主席专列丢石头,被抓后结局如何?

0
分享至

1955年6月的一天,几名干警来到了杭州市曹家桥村一位普通农民家中。此人名叫曹文生,为人老实木讷,没见过什么世面,警察的突然造访吓了他一跳。

办案的民警十分客气,先是朝着曹文生敬了个礼,接着说明了来意,原来一天前,一列火车在经过曹家桥附近时遭到了袭击,为了查明真相杭州出动了大批警力到这里挨家挨户进行调查。

细心的民警一直在观察曹文生的反应,发现当自己提到火车受袭时,曹文生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安和慌乱的情绪。

在接下来的调查过程中,曹文生回答问题一直闪烁其词,他承认在警察询问的时间段里见到过一列火车,可是再问些什么就开始支支吾吾,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警察决定将曹文生带回局里做进一步的调查。

那么是一列什么样的火车在受袭后能够惊动整个杭州的警务系统,整出如此大的场面?火车受袭的事又和曹文生有什么关系呢?下面就听我慢慢道来。



1955年4月,29个亚非国家代表齐集印度尼西亚的万隆。他们聚在一起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促进亚非国家的经济文化交流,共同抵御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

这次会议的一大特点就是没有一个殖民国家的代表参会,而中国率团出席会议的正是周恩来总理。

这次会议让更多的国家认识了中国,中国的发展状况和社会制度也引起了众多国家的好奇。所以在20世纪50年代,国际上曾一度掀起了到中国参观考察的热潮。

1955年,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马林科夫来到了中国。彼时苏联与中国的关系正处在蜜月期,新中国的建设得到了苏联很多帮助。自己的朋友来了当然要热情接待,作为东道主的毛主席邀请马林科夫同他一起到中国大地看一看。

马林科夫也早就想领略一下中国的风土人情了,也就欣然接受了毛主席的邀请,于是一行人登上了南巡的列车。



也许有人会说,为啥不坐飞机,又快又安全。那我只能说,你怕是对1955年中国的航空技术有些误解。那时的中国在全世界也属于落后的国家,飞机更是一个稀罕玩意儿,其安全性远远比不上现在。

再者说坐飞机快则快矣,但是却无法随时停下对当地的情况进行考察。因此毛主席出行,一直以来最喜欢乘坐的交通工具都是火车。

对毛主席来说,火车就是他的移动办公室,有时候他能在火车上呆上一个月,吃饭,生活,批阅文件,开会全在火车内进行。

据说有三列火车长年作为毛主席的专列使用,而这三列火车上的工作人员不是在出发的路上就是在准备出发的状态之下。毛主席最喜欢坐着火车丈量中国的土地,不会提前通知当地政府做准备,因为主席就是想看到中国最真实的样子。

1955年6月18日,毛主席和马林科夫结束了对杭州的考察,乘坐专列朝着下一站出发。起初一切都很顺利,毛主席和马林科夫还兴致盎然地聊了会儿最近几天的见闻。



随着火车缓缓启动,毛主席和马林科夫都返回了各自的车厢,连日舟车主席的身体也感到了一丝疲惫,他决定躺到床上小憩一下。

正当毛主席昏昏欲睡之时,突然不知哪里传来了一声异响,听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撞上了高速行驶的列车。

霎时间主席的警卫们立刻紧张了起来,负责保卫工作的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王芳同志第一时间向主席的车厢冲去。

当王芳看到坐在车厢内一脸平静的毛主席时,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伸手摸了把额头的冷汗,说道:“主席,您没事吧?”

毛主席轻笑着摇了摇头说:“我能有啥子事嘛,你赶快派人把事情搞清楚。”

接到主席的命令后王芳立刻带人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检查,最后终于在其中一节车厢的玻璃上发现了端倪。

经过检查发现,在这节车厢右侧的玻璃上有一个拇指粗的小洞,洞口周围有散射状的裂纹,这明显是被高速移动的颗粒状物体撞击所致。

初步判断,造成这种破坏效果的应该是一颗子弹。



得到这个判断,王芳的额头上再次冒出了冷汗。如果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就说明这次袭击是冲着主席来的,也就是说主席的行踪已经暴露,那么背后隐藏的事情可就大条了。

而且自建国后国民党就一直没有放弃过反攻大陆的计划。他们撤退之时也留下了很多的特务分子,这些人一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地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大肆破坏,四处制造恐慌;另一方面他们也会配合台湾政府进行一些特殊的危险任务,比如刺杀毛主席。

1949年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毛主席应苏联的邀请准备出访。

这个消息被潜伏的间谍探听到了,远在台湾的毛人凤电令潜伏的特工人员“不惜一切代价,务必于途中刺杀之。”

幸好我们的情报人员截获了这封电文,并破译成功,提前知道主席的行踪已经暴露。但是毛主席却在明知道危险重重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出访苏联。

此时距离毛主席动身也只剩下半个月时间了,既然这次出访不能取消,那就只能利用这个半个月的时间清除隐患,确保毛主席安全出访。



由于事关重大,公安部副部长杨奇清亲自挂帅负责调查。虽然我们破译了敌人的电报,但是关于这个潜伏的特工,线索还是太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是知道他的代号是“0409”

杨奇清判断要想保证任务的进行,国民党方面一定会不断地给行动小组调拨资金,于是他派人将北京近期的所有转账记录都查了个遍。结果却不尽如人意,调查一度陷入了僵局。

这时经验丰富的杨奇清再次提出“大家不要灰心,特务不一定就在北京,既然在这里我们什么也没查到,干脆就扩大范围,把北京周边的地区也查一查。”

有了新的调查方向,干警们再次干劲十足地投入调查。功夫不负苦心人,经过严密地调查,同志们终于在天津查到了一些线索。

通过调查发现,一个叫做计爱琳的人最近经常收到国外的汇款,而这个计爱琳的工作单位是北京新桥贸易总公司。

有了这些线索,杨奇清一方面派人进入北京新桥贸易总公司进行调查;另一方面让人继续监听特务“0409”的电台。

许是得到如此重要的情报,“0409”有点儿飘了。他失去了身为一名情报人员应有的警惕,在一段时间里频繁与台湾联系。致使我方情报人员很快确定了这名特务的大概位置。



与此同时公司方面也传来消息,计爱琳的真名叫做计采楠,是公司的一名股东。杨奇清立刻命令对计采楠进行全方位监视。

这边公安干警基本锁定了特工小组的成员,但是为了能够将特务一网打尽,暂时还不能收网。

另一边公安部部长罗瑞卿,铁道部部长滕代远亲自带队把从北京到满洲里的铁路线里里外外查了个遍。

整个铁路线遍布公安干警,可以说防的是滴水不漏。毛主席要乘坐的火车罗瑞卿也是亲自进行检查,对随行的乘务人员都经过了严格的审查,以确保毛主席万无一失。

可即便如此严密的检查还是出现了漏洞,就在毛主席的列车刚刚经过天津站时,罗瑞卿就接到报告,说在铁轨上发现一枚手雷。这可把罗瑞卿给吓坏了,他匆匆忙忙赶到天津把当地负责安保工作的领导大骂一顿。

幸亏这枚手雷实在是太老了,已经不能爆炸了,否则自己就成了国家的罪人。看着手里这枚锈迹斑斑的手雷,罗瑞卿心里满是后怕,他立刻下令再次对铁路沿线进行排查。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次排查又在一座铁路桥的桥墩上发现了一个炸药包,还在另外一处发现了正在安装炸药的特务分子。多亏了这次临时排查,才彻底保障了铁路线的安全。



到这里事情还不算完,虽然炸毁毛主席专列的计划失败了,但是国民党其实还隐藏着一个大杀招。那就是所谓的“东北地下技术总队”。

这个纵队共有100多个武装份子,是国民党隐藏在东北的后手。为了刺杀毛主席,毛人凤决定动用这个大杀器。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特务“0409”的电台始终在我方情报人员的监听之下,因此毛人凤使出这招无异于给我们送菜。

他派出的跟“东北地下技术纵队”联系的两名特工,刚刚空降到东北就被公安干警抓获了。并且我们的情报人员,冒充这两个国民党特工深入虎穴,一举剿灭了这个反动武装。

而在天津,对一切毫不知情计采楠还在张罗着为“0409”获得上级嘉奖庆功。就在庆功宴上一个很少露面的年轻人引起了公安干警的注意。

此人年纪大概二十左右,是计采楠的弟弟,叫做计兆祥,通过跟踪警察们找到了他的家庭住址。巧合的是这里与国民党特务“0409”发报的位置完全吻合。



公安干警又进一步检查了计兆祥家的用电情况,发现其用电量非常之大。而且通过观察发现,计兆祥家晚上开灯的规律与情报人员拦截到电报的时间段也是一致的。

至此基本可以肯定这个计兆祥就是国民党特务“0409”。毛主席此时已安全抵达苏联,“0409”的身份也已确定,1950年2月26日,京津两地公安同时实施抓捕行动,共抓获国民党间谍10余人。

经过审问,计兆祥在充足的证据面前只能认罪,并且交代了其他几起由他挑头的破坏活动。这件案子在国内和国际上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被称为新中国第一间谍案。

想起这段往事,王芳同志心里更加忐忑,好在除了这节车厢列车的其他地方并未发现异常。王芳立刻命令所有警卫加强防守,随时做好战斗准备,自己则亲自陪在主席身边,确保其安全。

随着一阵尖利的汽笛声,毛主席的专列缓缓地停在诸暨县火车站。火车刚刚停稳,王芳就一阵风地跑到了火车站办公室,毛主席专列遇袭这样的大事他可是一点也不耽误。

王芳在电话里向浙江省公安厅厅长吕剑光报告了主席专列遇袭的事。吕剑光听说此事后也是大惊失色,挂掉王芳的电话他就打通了萧山县公安局局长潘振铎的电话。



吕剑光在电话里只是告诉潘振铎有一位中央首长的火车在你的辖区附近被袭击了,你务必要在24小时之内调查清楚,警力不够你跟我说,我给你调人。

挂掉电话后吕剑光还是不放心,他想了想又拿起了电话,这通电话他打给了正在浙江视察工作的公安部副部长许建国。

得知此事的许建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在王芳的带领下,许建国来到了发现异常的车厢。

要说许建国真不愧为身经百战的老红军,他在车厢里转了一圈,立刻发现了情况可能和预想的不太一样。

他指着玻璃上的洞口对王芳说:“你觉得这个小孔是子弹造成的?”

“是的,许部长。”

“我倒不这么认为。”看着王芳略显疑惑的表情,吕剑光继续说道:“如果这个小孔是子弹射击所致,那么以子弹的穿透力,一定会射穿车窗,可是在车厢里我们并没有找到子弹。”

说着吕剑光又走到了别想的另一边说道:“如果说子弹射进车厢什么都没有碰到,应该从另一边的窗户射出,可是这边的车窗并没有破坏。所以我推测砸中玻璃的有可能只是一颗石子,虽然砸碎了玻璃,但是并没有进入车厢。”



听到这个推断,王芳和所有警卫人员都长出了口气。如果砸破玻璃的仅仅是一颗小石子,那基本就可以排除有人要刺杀毛主席这种可能性了,毕竟没有那个杀手会疯狂到用一颗石子刺杀一国之元首。

虽然排除了刺杀主席的动机,但是这颗石子是哪里来的?到底是人为还是意外?如果是人为的,那么这个人扔石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知不知道这列火车上坐的是毛主席?一系列的问题出现在众人的心里。

通过调查萧山县公安局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村子,正是我们开头提到的曹家桥村。于是就有了警察上门询问曹文生的一幕。

警察在曹文生身上发现疑点,将其带回局里审问,可是曹文生就是一言不发。萧山县公安局长潘振铎看出他胆子很小,如果这么审下去恐怕很难问出真话。

于是他支走了负责审问的警察,自己坐到曹文生对面。先是跟他拉拉家常,让他放松心情,然后和颜悦色地询问当天发生的事情。

最后慢慢放松下来的曹文生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当天吃完晚饭的曹文生正跟几个同村的朋友在铁路边聊天。这时毛主席的专列飞速向他们驶来。曹文生听到声音抬头一看,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生活在铁路边的村子里,曹文生也见过几次火车,可这列火车却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

曹文生震惊于这列轰隆隆的庞然大物,顺手就把手里的一颗石子朝火车扔了过去。他知道石子肯定砸到火车了,直到警察上门他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所以一直不敢承认。

听到曹文生的叙述,潘振铎感觉有些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让吕厅长亲自督办的大案竟然只是一个意外。不管怎么说,潘振铎还是先让人把曹文生关了起来,将调查结果汇报给吕剑光,等待着中央领导的发落。

当毛主席读完这份报告后只是微微一笑,对许建国说道:“这只是一个误会,曹文生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对火车好奇也是正常的,反正也没完成什么严重的后果,要我看就从轻发落吧。”

许建国道:“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也犯了破坏交通安全罪呀。”

主席吸了口烟说:“我看就不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了,作为典型教育教育就好了嘛。”



在毛主席的求情下,曹文生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但是实际上只在监狱里住了23天,被警察好好地教育了一番就放了回去。

直到这个时候,潘振铎才得知,原来吕剑光嘴里的中央领导就是毛主席。他说什么也想不到,一位国家元首会为一个普通的农民求情。

放到现在,别说用石子砸国家领导人的火车,就算是砸随便一列火车,也是重罪。而毛主席却对百姓无意间犯下的错误不予追究,这正体现了毛主席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的初衷,不愧为千年一见的世界伟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倾城之殇
倾城之殇
分享知识,在历史世界找寻故事
2575文章数 2097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西北第一高塔"被国务院通报违建 以8.5亿元转让房企

头条要闻

"西北第一高塔"被国务院通报违建 以8.5亿元转让房企

体育要闻

西甲积分榜:皇马暂居榜首 马竞第七、巴萨第九、西班牙人第十

娱乐要闻

车晓直播带货遭嘲:2亿分手费花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马斯克10个月身家增幅超巴菲特91年总财富

汽车要闻

拒绝做街车 奥迪Q5L新车型售42.26万元

态度原创

房产
教育
数码
家居
本地

房产要闻

深圳第三批集中供地数量缩水 地块限售价最低3.4万/㎡

教育要闻

老年职业教育,被忽略的一片蓝海

数码要闻

Apple Watch S7体验:变大变圆,仍是最强智能手表

家居要闻

上海小姐姐一人住顶级豪宅 光买家具就花700万

本地新闻

东北菜,才是中产阶级轻食的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