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女子患性瘾症,设重金求子骗局,玩弄男大学生…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滴血不认亲:DNA 鉴定事件簿》,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小伟(化名)是某大学的大二学生,家境尚可,每月父母给他 2000 生活费,按理说一个人足够用了,但小伟却觉得捉襟见肘,因为他谈了一个女朋友。

每月光给女朋友买礼物送「惊喜」的钱就要用去上千,再加上吃饭逛街看电影开房啥的,2000 块连塞牙缝都不够。

于是,小伟用种种借口找父母要钱,比如学校搞校庆要捐款,数目和成绩挂钩;比如所学专业增加新科目要多收学杂费;比如自己成绩优秀,被选上去其他学校交流,需要交几千交流费……总之只要能要到钱,任何借口他都能想出来,短短数月就要了两万多。

父母对突然增加两万多的开支,起了疑心,一个电话打到了学校,得知学校从来没以任何理由要学生交过任何费用之后,大发雷霆,臭骂了小伟一顿。

在那之后,除了每个月 2000 的生活费,父母多一分也不给小伟了。

这下小伟傻眼了,自己女友特喜欢浪漫,但浪漫是花钱堆积起来的,没有钱想浪漫也浪漫不起来,而且女友长得乖巧漂亮,追求者众多,其中不乏富二代,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被挖墙脚。

度过了一个「缺吃少用」的月份,眼看着女友对待自己的态度远不如从前,可怜的小伟急得头发都白了。

一天傍晚,小伟正准备给女友打电话约她出去逛街,摸了摸空荡荡的口袋,又无奈地将手机赛进了兜里。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应该是女友打来的,小伟又是欣喜又是焦虑地拿起手机,却发现是一个似乎有点熟悉的未知号码。

接听之后,传来一个中年女声:「喂,您好!」

这人是谁?听声音根本不认识。

满头问号的小伟道:「您好,您找哪位?」

「我叫阿芳,您中午打了我电话的,不好意思,中午我不方便接,现在才回您的电话。」

阿芳是谁?

小伟脑海里转了一圈,突然恍然大悟。

原来是她!

让我们将时间调回到数小时之前。

中午时分,小伟内心很焦急。

马上要过七夕,必须要弄到一笔钱才行。

他正绞尽脑汁想着用什么借口找亲戚或者朋友借点钱应应急,忽然在一个拐角的墙壁上看到一张写满了字的白纸。


纸上写着一段话:

「我叫阿芳,今年 35 岁,是本地人,嫁给了一个香港富商,但老公不能生育,多次试管婴儿均失败,为圆我母亲梦,需借精生子。希望您是 18-24 周岁、身体健康的大学生,能提供高质量的精子,如果借精满意,先付 30 万订金,成功受孕后,再给 100 万答谢。联系电话:130XXXXXXXX」

除了这段话之外,还有阿芳的一张照片,虽然上了年纪,但风韵犹存。

小伟第一反应是骗局,因为这种小广告电视节目里曾经曝光过,不过那「30 万定金」「100 万答谢」几个字太过耀眼,小伟想着打个电话试试总没关系,自己是成年人了,基本的判断力还是有的,万一对方是骗子,就当浪费几个电话费。

于是,他拨通了电话,但奇怪的是,对方并没有接听。

既然对方连电话都没有接,那就算了,自己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小伟摇了摇头继续前行,转瞬便忘记了。

当小伟接听到陌生电话这一刻,他恍然大悟,这个「阿芳」显然就是小广告上的那个,难怪号码有一点熟悉。

小伟连忙应声,表示中午确实打了她的电话。

阿芳在电话那头哽咽起来,她对小伟表示了感谢,并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原来,阿芳出生于本地一户普通人家,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广州一所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当地工作。

阿芳学的是国际贸易,从事的也是外贸工作,工作两年后,认识了一个香港富商。

阿芳的工作态度和性格是富商喜欢的类型,而富商的三观也非常正,两人联系多了之后,产生了感情,阿芳最终决定远嫁香港,成为富家太太。

老公在香港有房有事业,对阿芳也很好,日子过得很不错,但结婚十余年了,始终有一个阴影藏在阿芳心里,老公不孕不育,她一直怀不上小孩。


这十余年间,老公和她一共做了四次试管婴儿,都以失败告终,老公最后决定抱养自己兄弟的孩子,但阿芳却不同意,因为那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不过反对无效,老公单方面做了这个决定,容不得阿芳反对。

阿芳痛苦万分,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就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不但要替别人养孩子,以后家产都要被别人继承,内心完全无法接受。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老公的弟弟暂时只有一个男孩,要抱养也要等第二个男孩生下来才行,她有足够的时间考虑如何应对。

最近老公去了国外做项目,要呆很长时间,这让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借精生子!

只需要找一个男人让自己怀孕,然后偷偷将孩子生下来就行,老公这次一去最起码呆上一两年,时间完全足够。

因为她是本地人,对家里人有感情,而且在这里待着老公不会怀疑,父母也可以帮她打掩护,所以才决定在本地找人「借精」。

至于为什么找大学生,主要是大学生身体健康、智商高、基因优秀。

她再三强调自己不是骗子,可以给小伟看她所有的资料,唯一要求就是不告诉别人,因为她想偷偷生子,不让丈夫知道。

孩子出生之后,外公外婆会抚养无需小伟操任何心,总之只要留有她的一丝血脉,她就满足了。

阿芳讲述的一切超出了小伟的预料,也让他从怀疑变成了半信半疑,因为这个剧情和电视里面报道过的「借精生子」完全不一样,虽然狗血,但却非常合乎逻辑。

为了验证这一切是否属实,小伟和阿芳约好了见面的地点——

一家高档酒店。

见面之后,阿芳就主动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香港房契的复印件、丈夫和自己做试管婴儿时香港某医院开著的证明等等一系列材料。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人证物证俱在,小伟终于相信了。

阿芳看着小伟如同见到亲人一样默默垂泪,说自己实在不想背着丈夫出来借精生子,但丈夫坚持要抱养兄弟的孩子,不趁着现在丈夫出国的时候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阿芳再三保证不会影响小伟的学业,孩子也不会让小伟养,她的父母都早就想抱外甥,盼星星盼月亮盼她生下小孩,所以到时候就算小伟要孩子她父母也不会答应。

阿芳说到伤心处掩面痛哭,楚楚可怜,一把抱住小伟就不松手。

小伟本就不是初哥,体验过那种快乐,再加上阿芳那媚眼含羞的脸庞,上凸下翘的身材,让人看着丹田之处就有火气上升,很快就把持不住和阿芳发生了关系,完成了「授精大业」。

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阿芳比女友有经验,小伟体会到了一次又一次极致的快乐。

小伟觉得自己被幸运星砸中了,不但认识了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大姐姐,而且还能白拿 100 多万,实在太幸福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阿芳不给自己钱,自己也没吃亏不是?

小伟脸皮薄,不好意思提钱的事,但不久之后的一天,阿芳主动提起了。

她找小伟要了银行卡号,说要将之前说好的第一笔款三十万转给他,小伟假意推辞了几句,同时马上报出了银行卡号。

阿芳记下卡号后对小伟说,因为她现在的户口是香港的,卡也是香港的,支付酬金要由香港对大陆进行转账,香港国际银行要收取 5% 的跨行转账手续费,需支付手续费后,才能支付酬金。

三十万的百分之五就是一万五,虽然不多,但对于小伟来说也是一笔大钱。

小伟脸有难色,说自己没钱,阿芳说没关系,现在网贷这么多,可以先贷个款,等过几天钱一到他卡里,还掉就是,最多浪费一点点利息。

小伟一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他和阿芳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已经完全信任了她,当下不疑有它,按照阿芳的说明操作,找了个网贷公司贷了一万五直接转给了阿芳。

小伟满以为数天之后自己就能收到三十万,没想到不但钱没有到账,阿芳又以交纳税收、补齐人民币对港币汇率差价等借口找他再要两万。

小伟还想去找网贷贷款,对方却不给他贷了,他找不到门路,只能向阿芳说出实情,阿芳让他找家里要钱,小伟非常为难地说之前骗过家里人,已经不可能拿到钱了。

阿芳沉默了片刻,说没事,她来想办法。

小伟当时还有一点感激,觉得这个大姐姐还是很为自己着想的。

结果现实给了他一巴掌,大姐姐从此以后了无音讯。

联系不上阿芳,小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他怀疑过阿芳的目的是骗他钱,但仔细想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算过一笔账,自己付给阿芳的只有一万五,而这么长时间和阿芳见面许多次,每次都是在高档酒店开房,还经常一起去高档餐厅吃饭,人均消费都是两三百,所有钱都是阿芳出的,他几乎没有花过一分钱,而这些钱加起来估计有两三万了。

在自己身上花了两三万,又只骗了自己一万五,有这个必要吗?

难道,阿芳找自己借精生子一事被丈夫发现,被软禁起来了?

小伟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他害怕阿芳的丈夫找到学校来,惶惶不可终日,幸好担心的事情一直没有发生,不过他也没有胆子尝试去找阿芳,何况和阿芳发生关系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自己也吃了喝了玩了,等价交换罢了。

事情过去了一年时间,小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贷款还清,当然,虚荣的女友也因为他穷困潦倒和他分手了。

恢复单身的小伟不再有任何其他想法,安安心心想完成学业,找一份好工作。

就在小伟的生活完全恢复正常的时候,突然某一天,他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按下接听键,里面居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伟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您好……是……是小伟吗?

阿芳!

小伟浑身一个激灵,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但阿芳的声音他永远不会忘记。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发热,毕竟对面是那个和他有多次肌肤之亲的女人。

不过很快小伟就反应过来,阿芳过了这么久找他肯定不只是单纯打个招呼,一定另有目的。

他犹豫着回应了一声,听到他的声音阿芳明显激动了起来,兴奋道:「小伟,我终于找到你了,太好了!」

小伟却没有阿芳那样的激动,他疑惑道:「芳……芳姐,您找我……有……有什么事情吗?」

」小伟……「阿芳竟然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旁边婴儿的啼哭声也变大了,一大一小在电话里哭做了一团。

小伟听得手足无措,手机都拿不稳。

良久之后,阿芳终于止住哭,喃喃道:「小伟,能见个面吗?有点事情想和你说,我在宾馆……」

话音未落,可能是觉得太唐突,又忙改口道:「放心,我只是想见你一面,不会缠着你的,这样吧,如果你不方便,你说个地方,我来找你,最好安静一点的。」

小伟一开始还有点犹豫,但阿芳这么一说倒让他觉得很不好意思,忙道:「没事,芳姐,你就在那等着,我马上到。」

半小时之后,小伟便赶到了宾馆。

站在宾馆门口,小伟心中突然有点忐忑,因为这个宾馆破破烂烂的,门口挂着一块牌子:单间六十,床位二十。按理说以阿芳的性格,不会住这么低档的地方才对。


小伟走到房间,门没关,他推门进去,就看到一名女子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靠坐在床上,被子黄一块白一块,看上去非常陈旧。

等确认女子就是阿芳时,小伟更是惊讶,之前将自己打扮得精精致致有如二十多岁少女的阿芳,现在仿佛苍老了二十岁。

一年前和阿芳见面的时候,她住的可是上千块一晚的星级酒店,而这次居然住六十一晚的宾馆,而且整个人颓废了到如此严重的程度,这一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岂知让小伟更惊讶的事情还在后头。

小伟的动作惊动了正安抚小孩的阿芳,她抬起头来,疲惫的脸上显露出惊喜,兴奋道:「小伟,你来了!」

「芳姐……你这是……?」小伟看了看阿芳,又看了看她怀里的孩子,内心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见小伟将注意力放到了孩子身上,阿芳脸上突然泛起了母性的光辉,她咧嘴笑道:「是个女宝宝哦,漂亮吧?」

小伟还来不及答话,阿芳随后一句话让他差点直接滑溜到床底下去。

阿芳拍着婴儿道:「乖宝宝,爸爸来了,快叫爸爸。」

叫我爸爸?

我的孩子?!

小伟腿有点发软,双手撑着床边才让自己不至于瘫软在地。

阿芳幸福地笑道:「宝宝已经三个多月了,还没有取名字的,小伟,你给她取一个名字吧。」

「这……这是我的孩子?」小伟终于问出了口,他嘴唇发干,声音沙哑,虽然在最开始和阿芳发生关系的时候就知道她会生孩子,但今天突然见到了自己的孩子,对年仅二十的他来说冲击还是太大了。

「当然是你的孩子,你看,这鼻子,这嘴巴,活脱脱就是另外一个你啊!」阿芳一边逗着孩子一边道。

婴儿嗜睡,呢喃着要进入梦乡,嘴巴不停地嘟着,眼睛半睁半闭时不时打着哈欠,看起来特别可爱。

小伟没有心思去看婴儿和自己到底有几分相像,他的脑子里面好像有数百只老鼠在啃咬,乱成一团。

许久之后,小伟的心思才稍稍平复下来,他看着阿芳的眼睛道:「芳姐,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问,就让阿芳眼泪瞬间奔涌而出。

她哽咽道:「小伟,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香港转账到大陆不用预交手续费的,不过我真不是想骗你的钱,我只是……只是……」

阿芳嘴巴一咧,彻底哭出声来。

这句话印证了小伟之前的猜测,不过他心里也有疑惑,你不骗我的钱,为什么要我贷款一万五给你?

阿芳哭得楚楚可怜,小伟看着这个曾经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怜惜心顿起,上前扶住了她,道:「没事,芳姐,你慢慢说,别吓着孩子了。」

阿芳将刚刚睡着的孩子放在了旁边,顺势一把抱住小伟,哭道:「我这些日子,过得好苦啊……」

随着阿芳的诉说,时间回转到一年前。

那时候,阿芳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内心很是高兴,也准备兑现自己的承诺,给 130 万给小伟,只是因为资金没办法一下子做太大的变动,害怕丈夫发现,所以想先转三十万。

不过她当时已经爱上了小伟,每天疑神疑鬼的,害怕小伟只是为了她的钱和她在一起,所以想出了「香港转账到大陆要预交手续费」的理由,让小伟贷款给她,以测试小伟是不是愿意为她做一点事情。

小伟贷款一万五给她后,她感受到了小伟的真诚,但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于是又找他要两万。

后来小伟说清楚了情况,她也就没有强求,认同了小伟,之后,她网上操作转账三十万给小伟,因为香港转账到大陆不会秒到账,需要一点时间,结果这里出了大问题,丈夫居然早就将手机绑定了她的银行卡,发现了资金的动向,并追回了那笔款项!

因为这事,丈夫还特意回国一趟,追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当然不能将实情说出来,想着等丈夫出去之后再偷偷将钱转出来给小伟,结果她失算了,丈夫之后一直控制着资金,让她没有找到转钱的机会。

阿芳承诺的没有做到,不好意思面对小伟,只能不和他联系。

为了证明确实真有这么一回事,阿芳还拿出了手机,调出了一张图片,正是丈夫接收到了银行短信提醒并质问她的截图。

这个风波过去之后不久,又发生了一件改变阿芳命运的大事。

阿芳怀孕肚子很明显,不敢让丈夫知道,不过丈夫极少回国,即使回国都会提前和她打招呼,让父母帮忙掩饰一下就可以过关,但有一次丈夫突然没有通知就到了娘家。

她躲避不及被撞了个正着,丈夫看着她的肚子雷霆大怒,她为了保护小伟,没有说出真相,只说自己一时糊涂和人约炮了。

丈夫没有原谅阿芳,选择和她离婚。

因为阿芳是过错方,只能净身出户。

从丈夫发现阿芳怀孕到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她一直自己辛辛苦苦过日子,就连孩子出生都是一个人。

小伟听到这里,好奇地问了一句:「叔叔阿姨呢,他们不是都在本地吗?」

岂料不问还好,一问反而让阿芳好不容易停下来的眼泪又喷勃而出。

阿芳哭泣道:「我一直以为爸妈就是想抱一个外孙,男女都一样,没想到他们知道我生了个女孩就对我不闻不问,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医院……」

小伟看着哭泣不止的阿芳,头都大了,他毕竟只是一个学生,遇到这种事情完全不懂得如何处理。

再回头看看阿芳现在所住的宾馆,还有床头柜上那碗吃了一半的方便面,可想而知她这半年多过的是什么日子。

「那你准备怎么办?」小伟试探道。

其实小伟内心深处不愿意和阿芳以及孩子有瓜葛,他自己都只是个孩子,无力承担这一切。

但阿芳的回答让小伟心跌到了谷底。

阿芳说:「你帮我在学校附近租一个房子,我陪着你,给你做饭吃,好吗?」

小伟慌了,这怎么可能答应?

才 20 岁就已经和一个年近四旬的女人有了孩子,事情传扬出去岂成为全校师生鄙视的对象?

好说歹说,小伟终于劝说阿芳不跟在他身边,但既然孩子已经出生了,而且阿芳现在又没有经济能力,不管是不可能的,小伟只能答应每个月给阿芳 1000 块钱生活费。

阿芳看着小孩流泪,说能不能将孩子送到小伟的父母那里去,言下之意是她养不起,小伟吓得魂飞魄散,这事让父母知道了岂不会直接乱棍将他打死?于是只能答应再加 1000,每个月给阿芳 2000。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2000 块勉强能生活下去,阿芳也就没有再多说,给了小伟一个卡号,放他离开了。

出了门,小伟越想越憋屈,但又不敢将这事告诉任何人,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每个月生活费一到就给阿芳汇过去。

他的生活费一个月只有 2000,给阿芳 2000 就身无分文了。

一开始,小伟靠着借同学的钱勉强度日,时间一长,同学那里借不到钱了,小伟又不敢找父母开口要,只能找亲戚借钱,结果亲戚将此事告诉给小伟父亲听,父亲以为小伟又在骗钱养女朋友,勃然大怒,冲到学校将小伟痛打了一顿,说以后再到处借钱就会将他的腿打断。

小伟迫不得已只能将经历告诉父亲,父亲是个老江湖,从中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仔细询问了下,做出了阿芳是个骗子的判断,并马上报警。

承办此案的正是谢警官。

谢警官根据小伟提供的资料,查到了阿芳,并将她堵在了一个高档小区里。

经查,阿芳所住的洋房是她自己名下的财产。

之前阿芳向小伟哭诉说自己没钱,让他每个月出钱租房并给付生活费,现在又住在高档小区,显然有大问题。


小谢质问阿芳为什么这样做,阿芳辩解说这是小伟自愿的,因为她生了小伟的孩子,小伟作为父亲肯定要给付生活费。

「孩子生父给付生活费」和「阿芳骗取小伟钱财」,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一个只是属于民事范畴,而另外一个则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于是,谢警官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和杨姐带着工具来取了小孩的检样,并和小伟进行了 DNA 比对,结果证实了小孩和小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阿芳纯粹是以孩子为借口骗取小伟的钱财,而且总额较大,必须承担刑事责任。

直到这个时候,阿芳才交代出真相。

当然,阿芳交代真相的时候我并没有在场,是后来小谢转述给我听的。

原来,她确实利用小孩骗取了小伟钱财。

其实她早就离婚了,前夫确实是一个富商,非常有钱,但也因为太有钱导致身边女人不断,让她痛不欲生。

阿芳一边哭一边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她说为前夫付出了很多,但前夫却一点都不珍惜她,不但带着女人回家,甚至还当着她的面在家里沙发上发生关系,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她根本接受不了。

她非常清楚前夫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就是刺激她,想让她主动提出离婚,就可以少分她家产。

一开始她强忍着,但越忍精神状态越差,最后还是忍受不了这种耻辱,主动提出和前夫离婚,只要了很少一部分财产。

如果单纯只是这样,她还不至于走上犯罪的道理。

离婚之后,因为生活过于无聊,她开始接触赌博,但手气非常差,每次总是输很多钱,随着赌注越来越大,输钱次数越来越多,离婚分得的财产所剩无几,赌友们都不愿意和她打牌了。

百无聊赖之下,她想和年轻大学生交往。

于是,她借鉴了网络上「借精生子」的骗局,并做了修改,准备了道具,诱骗大学生上钩,利用这个办法,她一共骗了两个大学生,小伟就是其中之一。

而另外一个无论外型还是性能力都不如小伟,发生关系次数很少,后来对方主动找她要钱,她不愿意给,对方就和她断了联系。

那之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她和小伟在一起时间最多,所以一直以为孩子是小伟的。

和小伟分开之后,她还是舍不得将孩子打掉,想着自己以后很可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孩子是唯一的依靠,于是,便咬紧牙关将孩子生了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自己要带孩子没有时间上班,经济状况越来越窘迫,迫不得已之下才联系小伟,让小伟出一部分生活费,缓解经济问题。

阿芳再三强调,自己确实以为小孩是小伟的,她和小伟发生了十几次关系,而和另外一个男生只发生了两三次。

小谢问阿芳那个男生的电话,阿芳给不出,只给了一个微信号,但添加之后,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不过这也正常,或许这个微信号就是那个男生专门注册用来和阿芳约炮的,早就弃之不用了。

小谢叹息道:故事就这样结束了,阿芳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的前夫的做法太恶劣,让她心态出现了变化,离婚之后又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输光了家产,这才走上了邪路。

我也很是扼腕叹息,确实绝大多数犯罪的人都经历过常人无法理解的悲剧,像那种天性邪恶的人,少之又少。

慢着!

似乎这其中还有不对劲的地方!

我看着小谢装模作样的眼神,笑了!

「谢大人,为啥总是要忽悠我?」

「咋了?」小谢还在装无辜。

第一,阿芳只和两个男学生发生了关系,而且加起来也就二十次左右,但之前又说小伟在和阿芳见面的时候,阿芳提供了许多自己需要借精生子的证据,包括身份证、香港房契的复印件、丈夫和自己做试管婴儿时香港某医院开著的证明等等一系列材料。这些东西要准备不是短时间的事情,要耗费许多精力,而阿芳只用来和两个男学生发生关系,这似乎有点不正常。

当然,这点用阿芳心思周密做事谨慎来解释还是勉强说得过去,不过接下来这一点,就太不正常了……

阿芳说前夫带着女人回家当着她的面发生关系,目的就是刺激她,想让她主动提出离婚少分她家产,这可能吗?只要录下丈夫出轨的证据,向法院起诉离婚,那么不但分得的财产不会减少,甚至还有可能增加,既然她做事非常周密谨慎,难道这一点都想不到?

还有非常重要的第三点。阿芳说她是在赌博将家产输光后,想借精生子的骗局玩弄大学生,但她和小伟在一起的时候,住的是高档酒店,吃的是人均数百的高档餐厅,约会十几次就花了两三万,既然赌博将家产输光了,怎么还能支撑这么高的消费?

「哈哈,不错,观察挺仔细的。」小谢咧嘴笑道:「那我问你,真相到底是什么,你能猜到吗?」

我鼻孔朝天到:「当然,做亲子鉴定师这么多年了,类似的事情我见太多了。」

「小样,夸你一句你就上天了!不怕掉下来屁股摔成八瓣。」小谢呸了一口道:「那你说说,我洗耳恭听。」

我点头道:「阿芳沉迷赌博导致金钱短缺,失去了赌博这个娱乐活动之后,她耐不住寂寞出去找男人,于是,便以『借精生子』为借口,和大学生发生关系。她曾经嫁入过富裕家庭,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虽然约炮不用花钱,但开房吃饭还是要的,钱总有用完的时候。最后,她的钱花光了,只能用抚养费为借口找小伟要钱。不过她住在高档小区的大洋房里面,无论物业费和生活成本都非常高,而自己没有工作,又养了一个孩子,单只靠小伟每个月给付的两千元,根本不能生活下去!」

「所以,我怀疑……」我加重语气道:「阿芳之前发生关系的男学生远不止两个,骗钱的对象也不止小伟一个,她很可能还以『给付抚养费』为借口骗了许多人!而她撒谎的理由很简单,只骗了小伟一个的话,几个月下来总额只有一万多,只能算『数额较大』,即使诈骗罪名成立处罚也较轻,而一旦查出她诈骗多人,数额巨大的话,处罚就要重多了!」

「不错不错,这都能猜到!」小谢连连点头。

看来我果然猜到了真相,光凭小谢简单的讲述就能猜到真相,我也不由得佩服起自己来。

但可惜我的兴奋只维持了片刻,就被小谢一句话打回了原形。

小谢说:「不过,你只猜对了一方面,实际情况比你想的还要复杂许多!」

在我渴求的目光中,小谢说出了这个事件最后的真相。

连我都能看出阿芳言语中的种种破绽,小谢就更不用说了。

阿芳刚刚交代完所谓的「真相」,小谢就做出了判断:她在撒谎。

随即小谢做出了一个决定,收缴阿芳所有的通讯工具,包括手机、平板电脑等,对里面的记录进行清查,果然发现了端倪。

阿芳微信里面有一个专门的群组,备注为「钱包」,小伟就在其中。

这个群组一共有十几个人,看性别显示都是男性,这些人每个月都会发固定的费用给阿芳,多则三五千,少则一两千,也就是说,还有十几个人和小伟一样,在每月供养着阿芳!这些钱加起来,每个月有三万以上,经过统计,总数合计有数十万之巨!

除了「钱包」群组之外,还有一个群组叫做「玩具」,这个群组人数虽然少,但聊天记录内容非常劲爆,有许多不堪入目的词句,甚至还有阿芳和对方互发的裸照!

小谢马上安排警员和这些人联系,得到的回馈非常惊人,无论是「钱包」群组还是」玩具「群组里的人,都是男性大学生,而且都是通过「借精生子」广告联系上的阿芳。

区别就在于:「钱包」群组里的十几个人被阿芳用来作为钱包,而「玩具」群组里的那几个人和阿芳一直保持不正常男女关系。

有了这些确凿的证据,阿芳无法抵赖,只能交待真相。

而这真相让小谢她们眼珠子惊落一地。

原来,阿芳之前确实有一个富商丈夫,两人也确实离婚了,但离婚的原因不是丈夫有外遇,而是阿芳自己出轨。

阿芳的性欲比较强,或者说,她有性瘾,每天都要和男人发生关系,不然非常难受,丈夫一开始还勉强能满足她,随着年龄增长有点力不从心,她就只能去夜店找牛郎。

因为找牛郎的次数太多,被丈夫发现了,丈夫忍受不了和她离婚。

离婚之后,阿芳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

丈夫给她留下了一笔不小的财产,她就肆无忌惮去夜店找牛郎,有时候甚至一天找四五个,可谓声色犬马、夜夜笙歌。

牛郎的价钱非常高,阿芳的需求又强烈,离婚分得的财产很快就花得差不多了。

随着银行卡里的数字越来越少,阿芳感受到了经济危机,但她又离不开男人,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约炮。

于是,阿芳通过微信、陌陌、QQ 等工具约了无数次炮。

俗话说」终日打雁总有一天会被雁啄瞎眼睛「,有一次,阿芳在和一个已婚男士约炮时,被其原配痛打了一顿。

这次被打得特别惨,不但腿打骨折了,而且差点毁容,这让阿芳再也不敢随便约炮了。

炮没法约了,欲望总要释放啊,怎么办?

阿芳终于想到了治疗。

于是,她便上网搜索性瘾相关的资料,想找到合适的医生治疗自己,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居然找到了一个同样有性瘾,「志同道合」的姐妹。

姐妹为了「解救」阿芳,给她介绍了几个固定的男性伴侣,一下子解决的阿芳的燃眉之急,两人的感情也因此迅速升温,成为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某一天,阿芳的这个姐妹神秘兮兮对阿芳道,自己最近找了许多男学生,玩得不亦乐乎。

阿芳很是羡慕,想让姐妹分享一两个给她,姐妹却说不用,阿芳自己完全可以去找。

阿芳说自己没有渠道,于是姐妹便告诉了她一个天才般的办法:编造富商丈夫无法生育的谎言,找大学生「借精生子」。

阿芳本来就是富家太太,本色演出,装都不用装,而之所以找大学生,不仅仅因为他们单纯好骗,更是考虑到他们年轻健壮,当情人太合适了不过了!

既可以弄来一笔钱财,又可以玩耍大学生鲜嫩的肉体,这简直是完美到了极致的好主意!

阿芳听后大喜,马上行动,她偷偷在校园里张贴了几张「借精生子」的广告,没想到当天就有好几个大学生联系。

最开始她单纯只是想试试,没有做万全的准备,导致漏洞百出,无法骗取对方的信任,不过依旧还是有大学生和她发生关系,知道被骗的也没有对她怎么样,这也让她的胆子越来越大。

后来,她的演技越来越精湛,经验越来越丰富,而且还花钱弄来了一套假证件、假医院证明(做试管婴儿的),很少有人能看出来她在骗人,只要来找她的男学生几乎都和她发生过关系,区别只在次数的多少。

随着人数越来越多,阿芳胃口也越来越挑剔,普通姿色的男学生一般只玩几次,遇到比较帅气的也只玩十几次,只有那种非常帅气,而且一看就贪恋她身体才会长期保持联系,「玩具」群组里的那几个就是从许多人中精挑细选出来的。

这些男学生即帅气,又懂味,不会对她做什么要求,发生关系就当做等价交换,这比起之前去夜店找牛郎来说强上一万倍!

从那以后,阿芳每天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但很可惜,就算这些男学生不像牛郎一样花钱,日常开销总要有的,阿芳又比较奢侈,非星级酒店不住,非高档餐厅不进,仅剩的钱很快就花光了,节流不现实,只能开源。

她以「香港银行转账到大陆要手续费」为借口找小伟要一万五就是开源的一种,虽然弥补不了花销,最起码可以减缓资金的消耗。

不过这种毕竟只是杯水车薪,远远填补不了花销的空白,正好这个时候,阿芳发现自己怀孕了。

看着自己明显凸起的肚子,阿芳有了一个神奇的想法:

自己年纪也不小了,还是需要有后代的,但又不能跟正常人结婚,因为自己有性瘾,正常人根本接受不了,干脆就将孩子生下来单独抚养算了。

不仅如此,还可以利用这个孩子找之前和自己发生关系的那些男生讨要抚养费,那些男生都是学生,胆小怕事,不敢不从。一个人要个两三千,只要有三四个人愿意出钱,就足够自己一个月的开销了!

阿芳做事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于是,她将孩子生了下来,并以抚养费为借口联系上了之前发生关系的众多男学生,结果非常顺利,像小伟这样乖乖就范的有足足十几个,要到的金额甚至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

阿芳甚至还将这个办法分享给了自己的那个好姐妹,但好姐妹说不缺钱花,没有按照她的方法去尝试。

如果没有小伟父亲的报案,说不定阿芳的「性福生活」还会继续持续下去。

最后的最后,因为行为已经构成了诈骗,而且数额特别巨大,阿芳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元旦端午中秋不调休

元旦端午中秋不调休

南方都市报
2021-10-27 05:01:05
年度最佳绿帽王非他莫属了吧,简直笑岔气了~

年度最佳绿帽王非他莫属了吧,简直笑岔气了~

笑skr我滴神
2021-10-26 22:01:32
14岁早恋、16岁过夜?“铁肺巨后”邓紫棋,居然被这么多男人渣过

14岁早恋、16岁过夜?“铁肺巨后”邓紫棋,居然被这么多男人渣过

8圈八一八
2021-10-25 22:40:01
成本降低86%!松下公开展示特斯拉新款电池:安全性倍增!

成本降低86%!松下公开展示特斯拉新款电池:安全性倍增!

雷科技
2021-10-25 18:58:37
54岁大叔同房时“丁丁”被折断:连续数月在外打工,回家后太激动

54岁大叔同房时“丁丁”被折断:连续数月在外打工,回家后太激动

梦深秋
2021-10-25 11:18:00
段永平回应“重出江湖联合OV造车”:绝不重出江湖,会去了解造车

段永平回应“重出江湖联合OV造车”:绝不重出江湖,会去了解造车

AI财经社
2021-10-27 11:54:20
输球后,雷霆主帅送了库里14个字,听听科尔 王仕鹏 王猛怎么说

输球后,雷霆主帅送了库里14个字,听听科尔 王仕鹏 王猛怎么说

体坛叨逼叨
2021-10-27 14:58:22
男子去邻居家串门,发现一家4口全部身亡,其中男主人吊死家中

男子去邻居家串门,发现一家4口全部身亡,其中男主人吊死家中

国外那些事儿
2021-10-27 21:36:07
侠客岛:布林肯这回葫芦里卖啥迷药?

侠客岛:布林肯这回葫芦里卖啥迷药?

侠客岛
2021-10-27 21:08:06
为什么说摩托车的天花板是本田,根本没宝马什么事儿?

为什么说摩托车的天花板是本田,根本没宝马什么事儿?

汽车扒壹扒
2021-10-26 22:41:13
下个月,鸿运临门,喜事连连,好运进家门的3大生肖

下个月,鸿运临门,喜事连连,好运进家门的3大生肖

轮回菌
2021-10-27 21:55:53
A股大跌原因找到了,提前埋伏核心股,明日将迎来报复性反弹!

A股大跌原因找到了,提前埋伏核心股,明日将迎来报复性反弹!

西瓜讲故事
2021-10-27 20:15:51
终末的女武神:秦始皇终于登场!把战神当玩具,气场瞬间拉满

终末的女武神:秦始皇终于登场!把战神当玩具,气场瞬间拉满

天天新番
2021-10-27 17:57:56
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4个人,却个个家喻户晓,我们被骗了几百年!

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4个人,却个个家喻户晓,我们被骗了几百年!

发带月亮
2021-10-25 11:47:36
千万不要频繁掏耳朵!内窥镜下被掏的耳朵伤痕累累!

千万不要频繁掏耳朵!内窥镜下被掏的耳朵伤痕累累!

健康白皮书
2021-10-26 01:19:30
1-2,又失利!西甲二十六冠王跌至第9名,巴萨失去梅西后悔了吗

1-2,又失利!西甲二十六冠王跌至第9名,巴萨失去梅西后悔了吗

巨懂球
2021-10-27 16:31:16
中国航天再传喜讯,一关键试验即将完成,这次彻底把美国甩在身后

中国航天再传喜讯,一关键试验即将完成,这次彻底把美国甩在身后

风想留步
2021-10-27 09:58:07
网络赌博输得血本无归 跑分洗钱落入法网

网络赌博输得血本无归 跑分洗钱落入法网

荆州新闻网
2021-10-27 18:42:16
进球就膨胀!西班牙人独狼无脑染红将遭重罚,浪射次数全西甲第一

进球就膨胀!西班牙人独狼无脑染红将遭重罚,浪射次数全西甲第一

老司机品足球
2021-10-27 20:02:46
被传大规模裁员、裁撤事业部,宝龙紧急否认:个别被辞退员工造谣

被传大规模裁员、裁撤事业部,宝龙紧急否认:个别被辞退员工造谣

时代财经
2021-10-27 20:05:11
2021-10-28 00:46:44
城北才公子
城北才公子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111文章数 628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西北第一高塔"被国务院通报违建 以8.5亿元转让房企

头条要闻

"西北第一高塔"被国务院通报违建 以8.5亿元转让房企

体育要闻

野蛮生长的菜鸟!他打职业没问题

娱乐要闻

车晓直播带货遭嘲:2亿分手费花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马斯克10个月身家增幅超巴菲特91年总财富

汽车要闻

拒绝做街车 奥迪Q5L新车型售42.26万元

态度原创

本地
旅游
房产
艺术
公开课

本地新闻

东北菜,才是中产阶级轻食的祖宗

旅游要闻

四川当季15个限量款秋景,赶紧收藏

房产要闻

深圳第三批集中供地数量缩水 地块限售价最低3.4万/㎡

艺术要闻

柳体无大家?傅心畬书法欣赏

公开课

比人类更早遨游太空的动物:最短仅存活几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