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颇有姿色卖淫女被杀,多处动脉断裂,凶手因90块钱被抓

0
分享至

英城是个好地方,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处处都是灯红酒绿的街道。不少有钱人把英城当成省城的后花园,加之政府监管不力,英城顺理成章地变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难免会有犯罪发生。每年,英城都会有几名卖淫女被杀,没有侦破的案件也有好些起。知道当地弟兄们现在很忙,为了不给他们增加负担,我们三个在路边摊扒拉了一碗牛肉面后,径直赶往位于城东的现场。

案件是上午发生的,所以到了晚上已经没有多少围观群众了。警戒带里,一个美容院的玻璃门拉闭着,里面透出微弱的红光和一条一条煞白的白光,我知道那是勘查灯发出的光芒。向负责现场保护的民警出示现场勘查证件后,我们拉开了美容院的大门。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我揉了揉鼻子,说:“嚯,味儿这么重,你们不开点儿窗?”“省厅领导来啦。”

英城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丁克明拉低口罩,说,“这儿没窗,开门又怕影响不好,只有在这里憋着了。”我满怀崇敬地看了看已经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里工作了近十个小时的民警。“现场血迹太多,我们知道你们来,尸体暂时没有检验。”英城市公安局法医科长祁茂森走到我身边脱下手套,和我握了握手,说,“一直在这里分析血迹形态。”

据前期调查,死者是这一带低档卖淫女的头牌。一个人经营一家美容院,因为死者颇有姿色又收费低廉,所以生意从早到晚,络绎不绝。这个卖淫女每天早晨都会到一个油条摊买早点,卖早点的小伙子一直暗恋着她,所以今天早晨卖淫女没有早早开门便引起了小伙子的怀疑。

小伙子来到店门前发现美容院的卷闸门是锁着的,敲门也没有人应,却看见一注鲜血从门缝里流出,知道不好,赶紧报了案。民警撬开门后,就发现女人已死,满屋血腥。我想起刚才进门前看见警戒带外有个人坐在地上,回头从门缝里看了看,果然是个小伙子。

他在警戒带外默默地坐了一整天,可能是在悼念他爱的人吧。爱情就是这样,没有贵贱尊卑,无论对方是做什么的,爱就是爱。“生意越好,危险越大。”祁法医说,“太贱了早晚会出事儿,还连累我们在这里加班加点没日没夜的。”

我想起两年前侦办的那起自己孤身在外打工养活家人的卖淫女被碎尸的案件[22],心里一阵悲凉。看着祁法医鄙夷的神情,突然对这个法医冒出一丝反感。“师父说过,”我轻声说,“生命无贵贱。”

“通过初步勘查,”丁支队长察觉了我的不快,赶紧说道,“死者应该是多处动脉断裂,喷溅血迹比较多,失血也比较多。可是现场太乱了,实在没有发现什么好的线索。”“物证也没有吗?”我问道。

在一起案件的初步勘查中,如果第一时间发现了关键的生物检材,一是可以坚定专案组信心,二是可以获取甄别犯罪嫌疑人的办法,所以物证对于案件是有决定性意义的。“阴道、口腔和肛门的擦拭物都进行了精斑预实验,没有反应。”祁法医说,“可能没有发生性行为,也可能是戴套了。”“那现场有安全套吗?”我问。“这个女人很不讲究。”

丁支队说,“现场很乱,她的‘工作室’也不常打扫,所以满地都是卫生纸和避孕套。提取了几十个避孕套,正连夜进行DNA检验。”“怕是没有太大的意义,”我说,“就算有犯罪嫌疑人的精液,也不能证实谁是凶手。

毕竟她是卖淫女,卖淫女的房间里的避孕套只能证明谁嫖娼了,不能证明谁杀人了。”丁支队点了点头。我走到美容院的隔间里,这个更加密不透风的小空间里,一样布满了血迹,味道更加难闻。隔间里面有一个躺式的按摩椅,已经大部分被血液浸染。我指着地上散落着的卫生纸,说:“卫生纸为什么不提取检验?”

“卫生纸上都沾了血,即便有凶手的微量DNA,也会被女人的血污染,所以我们估计没有多大价值。”祁法医说,“而且刚才你也说了,在这里发现精斑,能证明什么呢?”“现场勘查确实是需要有目的地进行工作。”

我皱皱眉头,说,“但同样需要大范围撒网,任何存在检验可能性的物证都要提取,因为在不经意间都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突破。”我弯下腰,收集了几个比较新的纸团,确实都被血液浸染,而且血迹已经干涸了。

我小心地展开其中一张,发现纸的中间部分并没有被血液污染,而是呈现出一种硬壳样的改变。我说:“你看,这张卫生纸中间硬壳变样,说明这里曾经包裹过精液,干了以后就是这样的。这张纸绝对能做出一个男人的DNA。”

丁支队赞许地点了点头。“不是用套吗?”祁法医说,“怎么卫生纸还会有精液?”“哦,这一带比较低档的卖淫女,可以用套,也可以不用套。”一名侦查员插话道,“只要卖淫女看得上的,她们有可能允许不戴套,然后就会用卫生纸擦拭。”我们一齐转头看着这名侦查员。

侦查员是个很帅的小伙子,小伙子见我们一齐看着他,红着脸说:“不不不,别误会,我不干那事儿,我是以前办案的时候听她们说过的。”“那就是说,”我说,“这些卫生纸上的DNA和避孕套的DNA不交叉,那么它们就和避孕套一样可能存在价值。”丁支队点点头说:“提取吧。”

按摩椅位于隔间的中间,其中央有大量浸染血迹。按摩椅周围的墙壁上有喷溅状血迹,最高的位置距离地面一米八左右。我走出隔间继续观察。隔间到卷闸门口的地面上都有大量滴落状血迹,路面一边的墙壁上有间断的喷溅状血迹。离卷闸门还有一米的地方,地面上有一大片血泊,血泊中央有空白区,周围可以看见有喷溅状血迹。

“这附近有监控吗?”我问,“这么大的出血量,即便凶手和死者接触不多,身上也应该沾染了血迹,不知道从监控上能不能有所发现?”丁支队摇了摇头:“这里是个监控死角,外围的录像我们也都调取了,不过目前还没有任何发现。”我见林涛正蹲在地上看着痕迹,于是蹲在他身边说:“你们这边有没有什么发现?”“卷闸门是自动落锁的。”

林涛说,“只要一拉上,自动锁闭。凶手应该是杀完人后出门,同时拉闭了卷闸门。”“那,卷闸门上有没有指纹呢?”林涛摇摇头:“卷闸门太大了,不知道凶手碰的是哪个地方。新鲜痕迹不少,但没有发现血指纹,所以怕是提取不到有价值的指纹了。”“那足迹呢?”我不依不饶。

“更没有了。”林涛说,“从目前的勘查情况来看,从隔间到卷闸门有一条成趟赤足足迹,是血足迹,经鉴定,是死者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血足迹了。这里是公共场所,所以那些灰尘足迹没有任何意义。”“那,那组成趟足迹的足尖是什么方向?”“是从隔间往卷闸门的方向。”林涛接过一名女痕检员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说。“喂,没有我的吗?”

我笑着说,“矿泉水没必要只给帅哥吧?”女痕检员红着脸嘟囔着:“他……他是我师兄。”“死者是倒伏在这里吗?”我指着卷闸门后地上的血泊问丁支队。丁支队说:“是的。”“有成趟血足迹,是死者从隔间里走出来的方向。”

我说,“中途墙壁有喷溅状血迹,隔间按摩椅周围有喷溅状血迹,可以断定死者是在按摩椅上被刺的吗?”丁支队说:“不好肯定。因为中途也有喷溅状血迹,不能排除死者是在隔间外遇袭,然后先到隔间里倒伏后,又走了出来。”

我重新走回隔间,环顾了四周,说:“不,你看屋顶上。”屋顶上有几滴彗星状的血迹,在勘查灯的强光照射下格外清晰。“拖尾明显,”我说,“说明是以很快的速度飞溅到屋顶上的,而且又有这么高的高度,不可能是动脉喷溅的血,而应该是挥刀时候的甩溅血。”

“哦,”丁支队恍然大悟道,“这就是搞清楚喷溅血和甩溅血形态的用处所在?”我点点头,说:“凶手杀了人以后,没有停留,直接离开了这里,并且锁了门。所以没有在地面上留下血足迹。如果他停留一会儿,可能就会踩到很快流到地面上的血迹而留下血足迹。这个凶手动作麻利,下手狠毒。”“秦科长对案件性质有什么看法呢?”祁法医问。

“看现场这么简单,还是要考虑因仇的。”我说,“但我的总体感觉又不太像是因仇。还是要等到尸体检验结束后,才能做判断。”“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丁支队问。“因为杀人嘛,总要把人弄死,”我说,“可是凶手并不在意死者当时死没死,捅完了就走。

其实死者被捅以后还是有行为能力的,她如果坚持把卷闸门弄开跑出去,说不准还能被人救过来。”“是啊,”丁支队说,“如果救过来,仇人就暴露了。”“不过,也不能排除是雇凶伤害,”大宝说,“所以凶手看起来并不像是怕死者会认出他。”

“但我们分析,凶手应该是完事儿以后才动手杀人的,”祁法医说,“因为死者是裸体的。”“说不准是嫖资纠纷。”大宝说,“我之前碰见过一起案子,就是因为嫖资的问题引发了冲突,最后嫖客杀死了卖淫女。”

“这样的案件不少。”我说,“不过一般都是先有肢体搏斗,再升级成动刀,直接下刀、杀完走人的很少。”“也有可能是激情杀人。”大宝说,“我还碰见过案子,是卖淫女嘲笑嫖客家伙事儿太小了,嫖客一气之下就杀了她。”“不管怎么样,”我低头想了想,说,“还是要去检验完尸体才可以下定论。”“现场有现金吗?”我转头问林涛。


“没有。”林涛说,“这是比较奇怪的地方,一分钱都没有找到。”“有发现,”一名负责外围搜索的痕检员拉门走了进来,说,“现场五百米外的垃圾箱里,我们发现了这个玩意儿。”痕检员的手里拿着一个小茶罐,没有盖子。

“据我们调查,”帅小伙儿侦查员在一旁说,“死者平时赚的钱都会存起来,一些零钱会放在茶罐里,据一些死者的朋友描述,这个茶罐应该就是死者装零钱用的茶罐。”茶罐上黏附了明显的血迹,我问林涛:“这个上面有指纹吗?”林涛接过茶罐,用放大镜看了看,说:“这是擦拭状血迹,不过没有纹线,只有细纤维印痕。”“凶手戴了手套?”我很意外。

“不,”林涛说,“这不像是手套痕迹,应该是凶手用衣物之类的东西衬垫。”“也就是说,这个茶罐上也不可能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了?”我遗憾地说。林涛点了点头。“用衣服作为衬垫拿东西,”我说,“这个凶手还是有些反侦查能力的。”

我拉开店门,看了看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说:“我们去解剖吧,不然今晚不知道要几点才能睡觉了。今天白天太累了,熬不动呀。”英城市殡仪馆虽然很气派,但是法医学解剖室还没有建成,法医都是在殡仪馆的尸体库大厅里检验尸体。门卫老头一脸不情愿地帮我们打开了尸库的大门。

大厅的两边,布满了存尸冰柜,压缩机发出嗡嗡的轰鸣。大厅的中央停放着一架运尸床,运尸床上有一具用白色裹尸袋包裹着的尸体,不出意外,那就是本案中的死者。“这,”我笑着说,“你们平时就在这众目睽睽下解剖尸体?”“别乱讲,”大宝知道我指的是四周冰柜里的尸体,擦了擦冷汗,说,“大半夜的,怪吓人的。”

我穿上解剖服,咳嗽了一声。空旷的尸库里顿时荡起了幽幽的回音,咳嗽声和冰柜压缩机的轰鸣纠缠在一起,仿佛飘上了房顶。大宝环顾了一圈停尸库,说:“那个,平时在这个地方解剖,还是蛮瘆人的。”

“这有什么,”祁法医说,“我们人手不够,我经常一个人在这里检验非正常死亡的尸体呢,晚上也有过。”我见祁法医在自夸自己的胆量,不禁想起大学毕业实习期间被尸库管理员困进尸库考验胆量的事情,心想你不是不怕,而是没人来吓唬你。我拉开尸袋,袋子里是一具裸体女尸,尸体前面被血迹浸染了。

我抬肘揉了揉鼻子,说:“死亡时间可确定下来了?”“没有问题。”祁法医说,“早上我们到现场的时候正好九点钟,判断死者死亡八个小时左右,所以应该是昨天夜里一点钟左右死亡的。”“嗯,时间差不多。”

我说,“只有是深夜,凶手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杀人,杀人后还敢不清洗衣裳在大街上走。”因为死者的长发被血迹浸染,胡乱地贴在脸上,导致无法进行正面拍照,所以我一边吩咐大宝剃除死者头发,一边开始清洗死者身上的血迹。

没有解剖床,我们只好用塑料桶拎来自来水,用毛巾一点儿一点儿擦拭。死者叫陈蛟,二十七岁,从事卖淫行业已经七八年了,身上有一些陈旧性的烟头烫伤和刀划伤的疤痕。她左侧脖子上文了一朵彩色的牡丹,而这朵牡丹的花蕊处,现在正随着我们翻动尸体而往外汩汩地流着血。

“有些意外。”我说,“死者没有第二处损伤,只有这么一处。这真是一刀致命啊。”彩色的牡丹,影响了我们观察创口形态,我只有局部解剖死者的颈部,从皮肤内侧观察。我从颈部正中划开死者白皙的皮肤,逐层剥离开皮肤和肌肉,发现死者的颈部肌肉已经被血液浸染,撕裂口周围黏附着大量凝血块。

我慢慢剥离凝血块,暴露出创口。“创角一钝一锐。”我说,“长度大约四厘米,创口中间有拐角,应该是个刺切创。拐角到创角大约两厘米,应该是刀刃的宽度,这是一把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我拿起刀,把死者的胸锁乳突肌切断,探查左侧颈部的每一根血管。很快,便找到了血管的断头,我用止血钳夹住两边的断头,照了相。

“死者是颈内动脉断裂。”我说,“这一刀直接刺断了这么大一根血管,失血过程很快,死亡也就很快了。而且死者颈部的这处创口比较特殊,是一处刺切创,这提示了凶手刺入后,在拔刀的过程中,有个挑刀尖的动作。刀刃下拉,导致出现了创口中央的拐角。”我又用毛巾仔细地擦拭尸体每一块皮肤,说:“尸体上没有发现任何威逼伤和抵抗伤。”

“说明死者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遇袭的。”大宝说。“而且凶手并没有威逼死者的过程,”我说,“很有可能是凶手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了装零钱的茶罐。完事儿后,直接杀人,拿了茶罐就走。”“靠,”大宝说,“零钱都拿?”“不,应该说是为了几十块上百块零钱就去杀人。”

我说,“凶手应该生活档次很低。”我拿起死者的双手,可能是死者生前用手捂住颈部创口,导致隔间到卷闸门之间的墙壁上有断续的喷溅状血迹。同时,死者的双手也都沾满了鲜血。我拿起她的右手,发现虎口部位黏附着一个黄豆大的小纸屑。


“这里有个纸屑,”我说,“看样子应该是卫生纸,可惜被血液污染,没有DNA鉴定的价值了。”可能是因为解剖环境过于惊悚,我们很快就完成了尸体检验,离开了殡仪馆。“死亡时间是昨晚一点。凶手可能在和陈蛟发生关系之后,或者是在准备发生关系的时候,突然用水果刀刺击了陈蛟的颈部,导致颈内动脉断裂。陈蛟在遇袭过程中,没有任何防范或者准备。凶手杀人后,立即拿了店里装零钱用的茶罐离开现场,离开前锁闭了卷闸门。”

专案会上,我慢慢说道,“根据凶手拿茶罐,并且将里面的零钱包括硬币全部拿走的行为来判断,凶手杀人的目的应该是侵财。凶手为了这么少的钱而杀人,那么他的生活档次应该非常低,非常穷。”“又是侵财。”

英城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城用双手揉了揉鼻梁,说,“这样的案子真的不知道该从何查起。两个月前的卖淫女被杀案还没破呢。”“哦?”我说,“两个月前还发生过一起?那么,这两起案件能串并吗?”丁支队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确凿依据。”

“我明天看看那起案件的卷宗吧。”我说,“不过这起案件确实很难,截至目前,我们还没有任何好的线索和证据。”“先从现场附近生活贫穷的人群开始查起吧。”王局长说,“另外,悬赏征集线索。毕竟我们英城晚上街上也有人,看有没有人见过身上有血的人在外面走动。”

“前期工作我们先做,”丁支队对我说,“你们先回去休息吧。陈总说了,要让你多休息,你今天刚从一个信访案件上下来。”我笑着点点头,心里感激师父的关心。深夜,大宝已经鼾声大作,我却丝毫没有睡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疲劳就睡不着觉了,这是神经衰弱的表现。

我打开电脑,胡乱地翻着“云泰案”的照片。前不久发生在龙都的强奸杀人案,依据我提供的绳结线索已经和“云泰案”并案,现在“云泰案”的专案组重新加入了已经撤下来的原专案人员,精兵强将又重新上阵,开始摸排龙都案件的犯罪嫌疑人,通过DNA数据开始排查。我相信这起案件离破案不远了。突然,大宝从床上爬了起来,慢慢地走到房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我一头雾水,这大冷天的大半夜,他出去干吗?还就穿了条裤衩,不怕冻着?我连忙开门跑了出去,大宝正低着头在走廊上闲逛,我一把拉住他问:“你去哪儿?”大宝看看我说:“去解剖室啊,不是说要去串并另一起案件吗?”

这一句话说得我更加迷茫了:“你没有搞错吧?现在都快两点了,你去哪儿解剖?”说完我就突然明白了,大宝这家伙,应该是在梦游!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把大宝拉进了房间。大宝一脸不解的表情看看我,没说话,钻到被窝里又开始了打鼾。

第二天一早,我问:“你知道你昨晚出门去找解剖室吗?”大宝摇了摇头:“扯淡,是你幻觉吧?”“你以前没有梦游过吗?”“从来没有。”“法医梦游实在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笑着说,“以后和你同屋的话,得把解剖箱放到林涛那里保管,不然,我这肚皮早晚得给你划开。”“我梦游去找解剖室?”大宝依旧不信。我点了点头。

大宝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想了想,说:“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想起昨晚梦见去解剖一具尸体,然后发现了线索串并了这起案件。”“说不准你就是先知。”我笑着说,“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检验两个月前发生在城南的卖淫女被杀案中的死者尸体。”“你感觉能串并?”大宝问。“不知道。”

我说,“不过既然来了,顺便看看那起案件,说不定有所发现呢?破一起是一起嘛。”“唉,是呀,”大宝说,“来之前还有那么好的兆头,结果这案子一点儿发现也没有。”在赶往殡仪馆的车上,我翻阅了案件的卷宗。


那是一起发生在两个月前的命案,受害者也是一名卖淫女,名叫郑巧慧。这起案件发生在离陈蛟被杀案现场十二公里外的一间美容院内,死者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亡了大约一周的时间了。当时天气虽已转凉,但是密不透风的室内温度还是比较高的,加之尸体上半身浸泡在血泊内,所以已经高度腐败。现场照片上尸体被白色的蝇蛆覆盖,头面、胸部乌黑,看起来就让人恶心反胃。

死者也是死于刀伤,单刃锐器,但是由于腐败,无法测量出准确的刀刃宽度。前期调查显示,凶手拿走了死者的外套,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拿外套和拿茶罐可能都是一个目的,”我说,“就是为了一点点钱。”“不过这两个现场距离太远了,一个城东一个城西。

一般嫖客选择卖淫女都有区域性,所以确实很难把距离这么远的两个现场串联在一起。”大宝慢慢地翻卷宗,说,“另外,陈蛟身材娇小,而这个卖淫女怕是有两百斤。这,口味相差也太大了。”“你说的都是一些主观臆测的东西,”我没有放弃希望,“我们现在要去找的,是客观的串并依据。”

公安局法医和殡仪馆工作人员的关系非常重要,各地法医也都会尽力协调与殡仪馆的关系。如果两者关系非常融洽,法医会省略很多工作,比如搬运尸体。不过英城法医和殡仪馆工作人员的关系显然不甚融洽,当我们到达殡仪馆的时候,尸体还没有从冰柜中取出。

祁法医一直在解释,其实他早就要求殡仪馆把尸体拉出解冻,只是殡仪馆工作人员在交班的时候忘记部署此事。无奈,我们只有自己动手,从位于一排冰箱的顶层箱柜里取出那具卖淫女的尸体。

这具两百多斤的尸体着实让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运尸车在重压之下,摇摇欲倒。尸体没有解冻,就无法进行全面系统的检验,不过也有好处,就是不会那么臭了。高度腐败的尸体,经过冷冻后,气味会大大折减,但是如果冷冻再解冻后,气味则会加剧。

不过,让人恶心的,不仅仅是嗅觉,还有视觉。眼前的这具尸体,已经被冻成了一根冰棍。漆黑的头面部,几乎无法分辨面容。尸体胸腹部缝合口的缝线之间,黄色的脂肪外翻着,皮肤上还沾着已经被冻死的蛆。

我揉了揉鼻子,皱起眉头:“尸体都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还不火化?不是都已经检验过了吗?有照片、录像就可以了。这尸体能把整组冰箱都弄臭了去,最后说不准政府还要出面要求殡仪馆免去尸体保存费。

难怪殡仪馆有意见,要是我我也有意见。”“她的丈夫是个社会闲杂人员,平时喝酒赌博,靠这个女人养活。”本案的主办侦查员说,“女人死后,她丈夫就断了生活来源,所以想以案件未破为借口,以尸体为工具,要挟政府给予其一次性赔偿。”我咬了咬牙,这个世道,为了钱还有什么事儿做不出来?“死者丈夫的嫌疑排除了没有?”我问。

侦查员点了点头:“他连续两个礼拜都泡在一个地下赌场里,没有出门。这个,监控录像可以证实。”“你们判断此案是什么性质呢?”我穿上解剖服,用刀逐一切开创口旁的皮肤,分离创口皮下组织,希望能够看清创口的形态。

因为尸体高度腐败,一刀下去,就会有黑绿色的液体顺着刀柄流到我的手套上,手套顿时变得很滑腻,让人一阵阵恶心。在尸体冷冻的情况下,要分离创口皮肤和皮下组织不是一件易事。我用刀尖轻轻地挑动着,直至每处创口皮下组织充分暴露出来,再用酒精反复擦拭肌肉断面创口,很快,创口的形态就完全显现了。我眼睛一亮。


“你们看,”我说,“死者胸部、颈部有四处创口,致命一刀是通往心脏的一刀。但是四处窗口有一个共同特征。”“都是刺切状。”大宝说。祁法医在一旁盯着窗口看,没有说话。我说:“对,死者身上的四处创口都是刺切状,创口刃端下拉,意味着凶手拔刀的时候有刀尖上挑的动作。”我顿了顿,接着说:“陈蛟颈部的创口也是这样。

一处创口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五处创口不可能都那么巧。这只能说明一点。”“说明这就是凶手用刀的习惯,”大宝插话道,“凶手习惯性地拔刀上挑。”我点了点头,说:“这个,可以作为两起案件并案的依据。”在我汇报完串案依据后,专案组的会议室里一片沉寂。“以用刀习惯来串并案件,这个很牵强。”丁支队打破了沉寂。

“通常出现刺切创有两种情况。”我说,“一是受害人体位变动,导致凶手拔刀的时候和入刀的时候角度不一致,形成刺切创。二是刀口的位置处于受害人不同体位,那么有些创口出现刺切,有些创口没有刺切。

但是这两起案件中,死者都是在按摩椅上被刺,且事发突然,都没有反抗,所以受害人体位变动之说不能解释。两个被害人身上,尤其是两个月前郑巧慧被害案中,郑巧慧身上有四处创口,位于不同位置,但是都出现了刺切,这个不能用不同角度来解释。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习惯。”“嗯,大家想一想,”大宝说,“拔刀时刀尖上挑,这个动作并不常见,完全可以作为一个特异性指征。”专案组还在沉寂,显然对我的这个依据并不十分认可。“我支持秦法医的意见。”

刚刚接完一通电话的英城市公安局DNA室主任周彪放下手中的手机,说,“刚得到消息,我们对陈蛟被害现场提取的三十二个避孕套、十七张卫生纸进行了DNA检验,均检出男性DNA基因型。其中陈蛟被害现场中的一张卫生纸中检出和郑巧慧被害现场中提取的一枚避孕套中一致的DNA基因型。”周主任说得有些绕,我反应了一下,说:“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既去过陈蛟店里,也到过郑巧慧店里?”周主任点了点头。

“如果是这样,我敢大胆地断定,这个DNA就是凶手的DNA。”我有些激动,说,“之前大宝说过,这种低档美容院的顾客群都是有区域性的,如果两个相隔十二公里的美容院的顾客有交叉,且都发生了命案,那么这个顾客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大宝点头认同。“可是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凶手和死者之间发生了性行为的基础上,”丁支队说,“死者体内并没有发现精液,而这个嫌疑DNA的主人显然没有戴套,而是用的卫生纸。那么他是如何做到不在死者体内留下DNA的呢?”“体外排精,或者用手啊。”又是之前那个帅帅的侦查员。

大家又一齐看向他。他又红着脸说:“不不不,别误会,办案的时候得知的。”我说:“我支持这个观点。陈蛟应该是用手的,依据是这张图片。”我用幻灯片播放了陈蛟右手虎口部位的纸屑,说:“人体精液是有一定黏合力的,如果死者手部沾有精液,再用易破的卫生纸擦拭,很有可能会将纸屑粘在手上。”两个现场有交叉DNA,陈蛟手上有卫生纸纸屑,两名死者的损伤有共同特点,这么多依据,共同支撑了我主张的串并案件意见。

丁支队点点头,说:“既然这样说,我现在也同意将两起案件并案侦查。那么,就先从这个DNA查起。你们有可疑的嫌疑人吗?如果有,马上提取他们的DNA样本。”侦查员们纷纷摇头,显然,通过前期侦查,派出去的六组侦查员都没有摸排出可疑的嫌疑人。丁支队低头叹了口气,说:“那就赶紧去查!”“不如,”我说,“让我们先去看看郑巧慧被害案的现场?”

没有侦破的案件现场,办案单位会去反复勘查,希望能发现更多的线索,或者印证更多的证据。郑巧慧被害案的现场也是这样,依旧被封存着。这也是一间独立小门面房,门口的卷闸门下缘已经生锈,卷闸门外拉着一条蓝白相间的警戒带。

派出所民警接到通知,已经早早等在那里,见我们赶到,赶紧用钥匙打开了挂在已经被撬坏的卷闸门锁外的挂锁。我看了看卷闸门的锁,对林涛说:“你看,这起案件中,凶手也锁闭了卷闸门,这作案手段如出一辙啊。”“现在就寄希望于能在这个现场发现一些之前他们没有发现的线索了。”林涛说。

基本上这种低档美容院的房屋结构都很相似,大厅后面有一个隔间。从物品的摆放看,虽然郑巧慧不像陈蛟那样注意身材保养,但屋内收拾得干净整洁得多。尽管如此,屋里的气味依然让人不想久留。密闭的空间里完好地储存着尸体被发现时的高度腐败的气息,混合着霉变的味道,让人仿佛瞬间回到了两个月前的惨案现场。


现场的地面铺着白色地板砖,有几块地板砖上贴着黑色比例尺,比例尺旁边无一例外是沾染了泥巴的鞋印。“这个现场发现的鞋印比较一致。”民警见我和林涛蹲在地上看鞋印,介绍道,“不过经过鉴定,这些鞋印没有比对价值。”

“当天下雨吗?”我对痕迹检验领域不太精通,转而问道。“是的,下的雨还不小呢。”民警说。“如果下雨就价值不大了。”林涛用镊子夹起一块泥土,左看右看,说,“要是没有下雨,这些鞋子上沾着的泥巴倒是能说明一些问题。如果下雨,任何人鞋子上都有可能沾有泥巴,而且这泥巴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时间不早了,我们要赶在晚饭前完成对这起案件现场的复勘工作。”

我说,“这样,我们分工,我和大宝看中心现场隔间,林涛你和你的助手看外间。”专案组两个月前对中心现场的勘查非常细致,每一处物证都有标记和记录,所以我和大宝找来找去都没有发现能够有突破的线索。

直到林涛的一声“来看看这是什么!”才让我们重新燃起了希望。林涛的掌心放着一片黄豆大的红色物体,是一个布片。“从哪里找到的?”我说。林涛指了指墙上的一枚水泥钉,说:“挂在水泥钉上,看起来还是比较新鲜的,说不定和案件有一定的关系。”“不是说不定,而是一定!”我激动地说,“因为钉子下方的墙上有一处擦蹭状血迹。”

我拿出随身携带的照相机,拍下这一处孤立的、却没有被原勘查人员重视的血迹。“现场有翻动的痕迹,凶手在离开之前翻动了现场,所以这一处擦蹭状血迹并没有引起勘查人员的注意。”

林涛说,“虽然现场很多翻动部位有擦蹭血迹,但是没有一处有指纹线,都没有比对价值。”“但是可以证明凶手杀人是为了钱,”我说,“而且这一处擦蹭血更有价值。首先,这个地方不可能藏钱;第二,这里离大门还比较远。

凶手为什么要在这里擦一下?”“为了拿挂在钉子上的衣服。”林涛说。我笑着点点头:“所以,你发现的这块撕裂的小布片,非常有价值。”我接过布片,用手摩擦着。因为我戴的是橡胶手套,触感比纱布手套更敏锐,很快,我就得出了结论:“这是雨衣。”“对,当天下雨,”大宝说,“凶手来的时候穿了件红色的雨衣!”

在我们的要求下,专案组提前召开专案会议。这种不按规定召开的专案会议,通常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调整侦查部署。当我宣布完我们的发现,确定凶手在杀郑巧慧的那天夜晚穿的是红色雨衣时,会议室里发出了一阵嘘声。

“我们都正在努力做调查,”一个侦查员说,“把我们叫回来说的就是这个?有用吗?下雨天,有多少人穿红色雨衣知道吗?我们英城城区就有将近两百万人口,难道要一件一件地找红雨衣?这不是拿我们侦察部门开涮吗?”面对侦查员的奚落,我沉吟了一下,说:“大家请看这张图片。

现场发现了多枚这种形态的鞋印。虽然发现的时候死者已经死亡一周,但这些血印留下的足迹是已经干涸了的、淡黄色的泥土。”我见侦查员们依旧不服气地昂着头,点燃了一根烟,接着说道:“这样的足迹形态,说明凶手在进入现场的时候鞋子上沾满了稀泥,所谓稀泥,是指泥巴和水的混合物。”“下雨天,这很正常。”

侦查员说。“那么,问题就来了。”我说,“下雨天,一般都是什么人群穿雨衣?”“骑自行车、骑电动车、骑摩托车,”侦查员说,“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如果是骑车到现场,”我说,“鞋子上会有这么多稀泥吗?”“你是说,”丁支队眼前一亮,“你是说凶手是走去现场的?”

“是的。”林涛说,“初次勘查的时候,在现场东边五百米的地方,有一处修路的泥坑里发现了和现场形态相似的足迹。虽然没有认定条件,但是从形态上看还是非常相似的。当时你们只考虑了凶手是从东边走到现场的,但是没有发现雨衣的线索。”“两者结合起来看,”我点点头,说,“凶手是穿着雨衣走去现场的。

这样的人不多吧?”“不多。”侦查员恍然大悟。“如果从现场周围的监控寻找徒步穿着雨衣的人,我相信不会找到很多。”我转头问祁法医,“郑巧慧的死亡时间定下来没有?”祁法医说:“当时我们根据尸体身上的蛆的生长程度,判断郑巧慧死于九月二十一日。”

“通过调查,”侦查员说,“也印证了法医的推断,二十二日早晨就有人注意到郑巧慧没有开门,但是因为不熟悉,所以也没有人去关心。”“我说的是具体的死亡时间。”我说。“具体死亡时间,只有通过胃内容去推断。”

祁法医说,“死者胃内容基本排空,只剩极少量食糜,所以我们推断死者死亡距其末次进餐有四至五小时。”“这个死亡具体时间问题,”丁支队插话道,“我们当时没有重视。法医和侦查也没有碰,其实侦查已经调查清楚郑巧慧最后一顿饭是在隔壁小饭店里吃的,当时是大约晚上七点钟的时候。”

“时间很吻合。”我说,“和陈蛟被杀案一样,凶手选择的时间都是深夜。郑巧慧既然是二十一日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左右死亡的,那么调取当天从晚上十点到凌晨一点这个时间段附近路口的所有监控录像,寻找徒步穿着红色雨衣的人,这个不难吧。”

“不难,”侦查员跃跃欲试,“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能找到嫌疑人的视频资料。”比想象中顺利许多,四十分钟后,侦查员拿着一块硬盘走进了专案组。他扬了扬手中的硬盘,眉飞色舞地说:“找到了!”

视频中,一个穿着红色雨衣的人匆匆从摄像头前经过。后面一段录像,这个人又匆匆从摄像头前往反方向经过。后面一段录像中,红色雨衣的侧面垂下来一个东西,随着这个人的步伐而摆动。“看,”我兴奋地说,“这个东西,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死者的外套!”

“你们注意到没有,”林涛把视频暂停,走到幕布前指着穿红色雨衣人的说,“这个人的后背,好像有个凸出来的地方。”“难道是背着一个包吗?”丁支队说。我走近看了看说:“不是包,应该是个驼背。如果是背包的话,背包的位置不应该这么靠上,而且这个人走路的时候,有明显头部前倾的迹象。说明,这个人是个驼子!”

“你要是不说是个驼子,我还不太敢认。”辖区派出所民警说,“我们辖区有个环卫工人就是个驼子,走路有些跛。刚开始看这段录像,我就觉得他跛的姿势很像那个环卫工人,可是监控模糊,不太敢认。”

我抬头笑了,问:“丁支队,你看是先抓人呢,还是先搜查?”“反正我们手里有嫌疑人的DNA样本,不怕他不交代。”丁支队说,“依我看,人抓来,同时对其住处进行搜查。”“那就交给你们了,”我笑着说,“我们得回去睡觉了,大宝最近累得都开始梦游了。”

“什么梦游?”大宝瞪着眼睛说,“明明是你幻视!”第二天一早,我们走进专案组办公室就觉得气氛不对。专案组里烟雾缭绕,侦查员们都红肿着眼睛,疲倦地翻看着卷宗。“怎么,”我问,“出现问题了?”丁支队显然一夜没睡,伸了伸懒腰,说:“这家伙嘴硬,拿不下来。”“搜查也没有结果吗?”林涛急着问道。

丁支队说:“没有。红色雨衣、血衣、郑巧慧的外套,都没有找到,连郑巧慧被害现场的鞋印,都没有在孙建国家里找到类似的鞋子。”孙建国就是那个驼背的环卫工人。“那DNA比对上了吗?”大宝问。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两起命案中交叉DNA确实属于孙建国。”丁支队说。“那不就得了,”我高兴地说,“之前我们有详尽的判断,这个DNA应该就是凶手的。既然这个DNA是孙建国的,那么我们就没有抓错人,他应该就是凶手啊!”丁支队无奈地耸耸肩,说:“可有什么用呢?他死活不交代。”“交代不交代有什么关系?”

我说,“我们有物证啊。”“这个物证没有证明效力啊。”丁支队说,“孙建国很狡猾,他承认自己去过这两家美容院嫖娼,但是坚决不承认他杀了人。我们的物证也就只能证明他去嫖过娼,而不能证明他杀过人。”

“监控录像也说明不了问题吗?”我问过后就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多么苍白无力。丁支队盯着我,没有说话。“我去看看孙建国。”我说。孙建国是个四十岁的长相丑陋的男人,见我走进审讯室,贼眉鼠眼地瞟了我一眼。

我见审讯桌上放着一排用塑料物证袋装着的东西,应该是从孙建国身上搜出来的。我在审讯桌前走来走去,突然,一袋十几张十元、二十元、五十元的纸币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之前办理狗咬死人那起信访案件的情形。

案件的原始资料我都看过,民警之所以发现死者是被狗咬死的,就是因为老太太的一张纸币上,被血液黏附着几根狗毛。我迅速地戴上手套,打开物证袋,一张纸币一张纸币地翻看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发现两张二十元和一张五十元的纸币上都有可疑斑迹。我的心跳突然加快,赶紧打开随身携带的勘查箱,取出联苯胺试剂瓶。经测定,纸币上的斑迹,是人血!“这是陈蛟的钱,对吗?”我瞪着孙建国说。

孙建国看着我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有些心慌,显然他不知道我这些动作意味着什么。他动了几下嘴唇,没有出声。“还不说?”我厉声道,“陈蛟的钱为什么会在你兜里?”“因为她找了我的钱。”“她收了你多少钱?”我问。“五十。”“五十?那么你是给了她多少钱,她会找你九十块?”


这句话显然出乎孙建国的预料,他翻了翻眼睛,说:“不知道。”“那钱上又为什么会有陈蛟的血?”我拍了下桌子,说,“还不交代?”这一连串发问,显然让孙建国认定我们掌握了全部证据,他的心理防线迅速崩塌了。钱上的血迹的DNA做出来之前,孙建国就交代了他的全部罪行。

除了这两起案件,孙建国在两年前还做过一起案件,杀了一名卖淫女。根据孙建国的交代,侦查员找到了孙建国焚烧、掩埋物证的地方,找到了郑巧慧的外套和他的血衣、雨衣的残烬。至此,这起系列卖淫女被杀案胜利告破。

庆功宴上,我多喝了几杯,搭在林涛的肩膀上说:“看见没,法医比你们痕迹多了个资源,那就是信访案件。我们在信访案件中,也可以有所收获。若不是前天的信访案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去突破这起案件呢。”

【本文节选自《法医秦明:无声的证词》,作者法医秦明,经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授权在网易新闻平台连载发布 ,有删减,欢迎关注,禁止随意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FF中国高管团队首次集体亮相 知情人士:中国总部地点预计今年内有答案

FF中国高管团队首次集体亮相 知情人士:中国总部地点预计今年内有答案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21 08:33:20
李嘉诚靠捂地赚了多少钱?买下地就停工,一拖十几年

李嘉诚靠捂地赚了多少钱?买下地就停工,一拖十几年

大猫财经
2021-09-20 14:38:07
为什么人类会认为暴露生殖器是很羞耻的行为?

为什么人类会认为暴露生殖器是很羞耻的行为?

哲学思考大师
2021-09-20 22:09:55
燃油车或将成为过去,比亚迪推出续航1000km电动汽车

燃油车或将成为过去,比亚迪推出续航1000km电动汽车

要闻每日关注
2021-09-21 00:25:04
孙颖莎这回连银牌都没戏了!陈梦关键时刻不手软,不愧是世界第一

孙颖莎这回连银牌都没戏了!陈梦关键时刻不手软,不愧是世界第一

数说体育
2021-09-21 00:32:06
设计院降薪30%,地产公司降薪70%,地产行业降薪会蔓延吗?

设计院降薪30%,地产公司降薪70%,地产行业降薪会蔓延吗?

猎生活
2021-09-21 07:19:31
澳真想打一仗?48小时被击败?澳网友反驳:中国只要五分钟就能

澳真想打一仗?48小时被击败?澳网友反驳:中国只要五分钟就能

哨所
2021-09-21 09:05:02
许家印凌晨发声,恒大开始动摇了!

许家印凌晨发声,恒大开始动摇了!

比你知道的多
2021-09-21 05:25:25
花4个小时看完《鱿鱼游戏》,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王炸

花4个小时看完《鱿鱼游戏》,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王炸

晴晴的娱乐日记
2021-09-20 22:01:51
王伟、郑喜春伏法记:男子杀害多名美女,挖出内脏下酒

王伟、郑喜春伏法记:男子杀害多名美女,挖出内脏下酒

资讯沸点
2021-09-21 01:58:53
河北人出上联“河北名将,颜良文丑”,江苏人对出下联,堪称经典

河北人出上联“河北名将,颜良文丑”,江苏人对出下联,堪称经典

资讯沸点
2021-09-21 02:03:26
广东队38年的纪录被全红婵打破,给出的奖金引争议,网友:她值得

广东队38年的纪录被全红婵打破,给出的奖金引争议,网友:她值得

小丁爱美食
2021-09-20 14:13:09
11万元黄金邮寄途中丢失,EMS“内鬼”终于被抓获……

11万元黄金邮寄途中丢失,EMS“内鬼”终于被抓获……

环球网资讯
2021-09-21 09:15:23
刚刚!交通银行发布重要公告,12月20日起施行

刚刚!交通银行发布重要公告,12月20日起施行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20 18:26:17
9月21日全运会乒乓男女单决赛对阵与时间 直播预告 点评

9月21日全运会乒乓男女单决赛对阵与时间 直播预告 点评

资讯沸点
2021-09-21 08:08:02
寝室洁厕灵经常被偷,气愤下买了瓶101换掉,隔天隔壁301发来贺电

寝室洁厕灵经常被偷,气愤下买了瓶101换掉,隔天隔壁301发来贺电

资讯沸点
2021-09-20 00:39:07
重磅!美国取消旅行禁令!11月起,外国人可入境!

重磅!美国取消旅行禁令!11月起,外国人可入境!

华人生活网
2021-09-21 04:59:09
真的要“取消”公积金?住建部出台新规,2021年起,涉及1.48亿人

真的要“取消”公积金?住建部出台新规,2021年起,涉及1.48亿人

菲力制卡丁车
2021-09-21 03:15:02
除了头孢,服这7类药物饮酒也致死!中秋将至转发提醒所有人

除了头孢,服这7类药物饮酒也致死!中秋将至转发提醒所有人

医路向前巍子
2021-09-20 14:03:29
一场2-1令巴黎队内再变天!门将位置毫无悬念,谁是首发一目了然

一场2-1令巴黎队内再变天!门将位置毫无悬念,谁是首发一目了然

体坛起跑线
2021-09-20 20:27:34
2021-09-21 11:34:44
漫城小说
漫城小说
小说赏析
21文章数 43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中国是否利用欧盟盟友隔阂渔翁得利?欧盟高官回应CNN

头条要闻

中国是否利用欧盟盟友隔阂渔翁得利?欧盟高官回应CNN

体育要闻

周杰伦获赠巴黎18号球衣 同框内少

娱乐要闻

导演刘信达实名举报主持人何炅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iOS15正式版推送:诸多新功能上线 兼容机型覆盖iPhone6s

汽车要闻

4.5秒破百 路虎揽胜运动版SVR推终极车型

态度原创

健康
家居
旅游
教育
艺术

疾控中心:建议旅行归来自我观察14天

家居要闻

小编装修记|装修工期被一再延误 原因竟是这些?

旅游要闻

最美边境小城,10月将迎来颜值巅峰

教育要闻

广州两区开始推行优质午休 你的孩子午休“躺平”了吗?

艺术要闻

国画里的中秋,写满我们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