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中青网评:“双减”落地,贩卖焦虑的生意该歇歇了!

0
分享至

时下校外教培机构有多“哀鸿遍野”,足以佐证教育焦虑背后的生意曾有多“门庭若市”。

校内作业负担重、校外培训负担更重,师生家长苦其久矣。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针对中小学生负担重尤其是“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作出重要部署,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这份民间称之为“双减”的新政,一改在减负问题上温吞水的做派,可谓狠招连连、招招凌厉: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严禁布置“家长作业”,严禁要求家长检查、批改作业;个别学生经努力仍完不成书面作业的,也应按时就寝……可以说,家长焦虑什么、学生烦恼什么,新政就从什么地方入手,在立德树人的大方向上,不留情面、不留死角。

减负的共识,是明摆着的;减负的难度,也是有目共睹的。

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政协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在答记者问时直言:从1951年到2017年国家围绕中小学学生的减负出台过几十份文件。但恰如古诗云:“一山放过一山拦”。几十年喊减负,有些地方孩子们的书包越喊越沉,课外负担越喊越重,睡眠和休息的时间越喊越少。这些年,在少数校外培训机构的煽风点火下、在某些“高考工厂”的急剧内卷下,基础教育的负担变本加厉,学生家长教师深受其害。奈何大家都捆绑在“囚徒困境”里,在教育兜底社会流动的现实语境下,谁也不肯做守规赛跑的“傻子”。最后的结果,校内的负担减不下去,校外的负担野蛮生长。

客观地说,虽然校内负担是主因,但校外负担同样不容小觑。这些年,校外培训机构漫天的广告中,不乏“你的购物车里有孩子的未来吗?”“你来,我培养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养你孩子的竞争对手”“你不前进,别人的孩子会替你勇往直前”等等营销点。这些鸡贼的营销,不断贩卖着焦虑,加重家长的心理负担。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一些校外培训机构违背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发展规律,开展以“应试”为导向的培训,增加了学生课外负担,增加了家庭经济负担,甚至扰乱了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社会反响强烈。“良心的行业不能变成逐利的产业。”至此,两个共识毋庸置疑:一是对校外培训机构迟早要依法管起来;二是让校外教育培训回归育人正常轨道。换言之,校外培训机构不是要“灭”,而是要“管”。

为什么要管?因为再不管,当真沉疴积弊。如何来管?无非是拉回正轨,依法严管。从这意义上说,《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是遵循、是依据,更是正本清源、激浊扬清的“苦口良药”。而早在2018年,《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发布,亦对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进行了全面部署。对学生家长来说,让培训机构归于补充之位,有助于中国教育心平气和向高质量迈进;对社会来说,让教育去资本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是“新三座大山”下最现实的幸福感、获得感。

资本与教育走得太近的时候,教育与公平就会相去甚远。有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在线教育融资总金额超过539.3亿元,较2019年的146.8亿元同比增长267.37%,为近五年最高,且超过了过去四年的融资总金额。盆满钵满的市场,未必能兑换晴朗的明天。国家重磅出手,无非是在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之间做抉择。在商人眼里,家长的焦虑是刚需;但从教育发展的视角来看,虚火的焦虑不堪一击。眼看“双减”新政就要落地了,贩卖焦虑的生意该歇歇了。再不收心、再不收手,当心无生意可做!(邓海建)

[责任编辑:普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中国台湾网
中国台湾网
关注台湾,解读两岸。
85479文章数 25109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