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99年,张玉凤参观毛主席纪念馆,看到毛主席遗物受潮,捐出10万

0
分享至


1999年深秋的一天,尽管寒风萧瑟,韶山的毛主席同志纪念馆前仍然排着长长的队伍。

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游客们安静有序地走进纪念馆的大门,追寻着毛主席留下的痕迹。

游客中有一个身份特殊的人——毛主席的机要秘书张玉凤。

静静地走在人群中,张玉凤穿着一件红色外套,虽然已经年过六旬、满头白发,却显得很有精神。


遗物受潮,心疼不已

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几天前就收到了张玉凤要来参观的消息,本来想在特殊时间单独招待这位毛主席生前身边最重要的人物,可张玉凤却拒绝了——要想纪念毛主席,只有置身群众中才能办到。

人们压低声音,轻声地表达着对毛主席的缅怀和追忆。听着这些声音,张玉凤感怀不已。

她有点儿好奇地欣赏着韶山的风光——虽说从前没少听毛主席回忆家乡韶山冲,可她还是第一次真正地踏上这块儿土地。


走进纪念馆,她环视着馆里展出的主席的遗物,目光落在一件藏蓝色的中山装上——这是主席生前最常穿的一件衣服,张玉凤清楚地记得衣服上有几个补丁……她走上前,爱惜地用手拂过衣领。

入手潮湿的触觉却让张玉凤皱起了眉头——前两天连着下了几天秋雨,屋子里摆放的物品都受了潮,书架上那几本主席爱看的书连书页都卷了起来。

她找来了展览馆的馆长,当场提出要拿出10万元用于主席遗物的保养和维护。


听到张玉凤的话,馆长惭愧得涨红了脸,连连推辞:

“是我们的疏忽,保管好主席的遗物本来就是我们分内的工作,我马上就安排下去。您的钱——我们不能收!”

“收下吧,每天这么多游客来参观,馆里的员工们也都辛苦了。这钱是我对主席的一点儿心意。”

张玉凤说道。


忽然,她的目光落在了墙上悬挂的一张黑白照片上;戴起老花镜,她朝着墙边走去。

凑近一看,原来那是1960年主席和专列上的服务员们的合照。

“照片里还有您呢!”

跟在身后的馆长指着照片说道。

“是啊,还有我呢……”

张玉凤缓缓地说道,声音也慢慢地变低了。

照片里张玉凤就站在毛主席的左侧,那是她刚进入毛主席的专列做服务员时的一张合照。

照相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她的思绪却一下子回到了40年前。


初来乍到,胆大心细

1960年,不满18岁的张玉凤考进了牡丹江铁路局。

张玉凤出生于黑龙江一个贫农的家庭,从小就帮父母承担起了照顾7个弟妹的责任,辛苦艰难的童年岁月让张玉凤早早地就成熟起来,也养成了细致认真的良好品格。

正是因为细心的好习惯,张玉凤很快地就掌握了列车上的工作,还好几次被评为劳动楷模,被推荐到毛主席的专列做服务员。


听到调动的消息,张玉凤又惊又喜——能在毛主席身边工作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可自己能做好专列服务员的工作吗?

“有啥不能的?”

铁路局的列车长劝张玉凤道。

“服务员服务的是人,毛主席也是人,而且是最需要服务和照顾的人。你就踏踏实实地做好工作,给单位争光!”

在列车长和同事们的羡慕祝福中,张玉凤离开了铁路局,成了毛主席专列上的工作人员。

图 毛主席与张玉凤合影


毛主席专列是为了方便主席出行而特意制造的一辆三节火车,看上去与寻常的绿皮火车一样,然而内部却别有洞天;

除了满足日常生活所需的第一节车厢外,二、三节车厢则有专门的书房和会议室,方便主席处理公务以及接见官员。

这辆专列真可以说是“流动的办公室”了——乘着这辆专列,毛主席几乎跑遍了全国各个省市;列车行进的过程中,毛主席仍旧彻夜不眠地处理公务、阅读书籍。

平常倒还没什么,可是每逢经过曲折颠簸的路段时,人连坐都坐不稳;摇摇晃晃的灯光下,毛主席仍旧专注地捧读着书籍和文件。


列车上的工作人员知道主席工作的习惯,没人敢劝他。只有初来乍到的张玉凤,径直走到主席面前。

“主席,您还是休息一会儿吧,这样对眼睛不好。”

听到声音,主席抬起了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经过的工作人员就慌慌张张地把张玉凤拉出了车厢。

“主席工作的时候,是不许别人打扰的。”

“可这样会把眼睛看坏的!”

“你呀,是刚来!时间久了就知道了!”

工作人员苦笑着说道。


虽然劝说没有成功,可毛主席却从此就注意到了这个“人小胆大”的服务员。

后来,主席还老拿这一点开玩笑,说张玉凤是“张飞”的后人,胆子最大。

“主席,我不是胆大,而是要尽自己的责任呀!”

张玉凤不慌不忙地解释道。

“您真的应该多注意休息,保重身体才行啊!”

在专列上工作的那几年,张玉凤始终秉持着这种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给主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在1970年的时候,当毛主席需要找一个生活秘书时,他第一个想到了张玉凤。

这时的主席的身体状况不太理想,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乘坐专列出行了。

张玉凤紧张地走进了中南海主席的办公室,久未逢面,乍一看到主席,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向主席问好。

倒是毛主席听见了张玉凤的声音,打了个招呼:

“小张啊,是你,来了就好,很好。”

“嗳,主席,我来了……”

边说,她边快步上前,搀住了主席的胳膊。

那之后,张玉凤就成了主席的一根拐杖。

图 张玉凤(右一)


回忆毛主席外交细节

1970年,外交部向毛主席汇报,称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有意同中国进行接触。

得知这一消息,毛主席非常重视;他从中看到了新中国突破封锁、走入国际的重要转机。

终于,在中方释放一系列表示善意的外交信号后,尼克松总统宣布将在1972年正式访问中国。

得知此消息。毛主席立刻叫来了国务院和外交部的官员,讨论起了接待美方的相关事宜。


张玉凤看到主席对这次会面的重视,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她走上前,轻声地问道:“主席,尼克松来了,您要会见他吗?”

毛主席愣了一下,他不明白一向聪明的张玉凤怎么会提这样一个傻问题:美国总统访华,不就是奔着见毛主席来的吗?

“可您的眼睛……”

“到时候全世界的媒体都会抢着来拍您和尼克松两个人,要是……”

张玉凤故意没有把话说完,毛主席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原来,因为患有白内障,此时主席的眼睛近乎看不清东西了。

图 张玉凤(左一)


当时的白内障手术已经非常成熟,可习惯中医疗法的毛主席却怎么也不愿意做手术。

可现在,既然要和自己的老对手——资本主义的“头子”美国总统一起出现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几经思考后,毛主席终于答应了做白内障手术。

“那我就去找周总理,让他们给您安排最好的医生……”张玉凤连忙回答道。

手术过程非常顺利,只用了十分钟手术就成功结束了。

他和尼克松的会面,给世界史留下了一幅具有关键意义的重要画面。


1973年,毛主席接见柬埔寨的亲王西哈努克。当时刚从一场休克中苏醒的主席,身体状况十分虚弱,却不顾大家的劝说,坚持要会见“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西哈努克亲王。

谈话刚进行了20分钟,张玉凤发现有点儿不对劲儿:一向健谈的主席脸色变得十分糟糕,额上也渗出了汗水;她掏出手帕,想要为主席擦拭汗水,可才刚上前就看到了主席不悦的眼神,于是匆忙退了下来。

自己只不过是担心主席的身体,想要照顾好主席,怎么反倒惹得主席不高兴呢?

结束了和亲王的谈话后,主席才对张玉凤解释了原因。

“只有我一个人出汗了吗?你看看亲王还有在场的其他官员,不也都很热吗?大家都没事,为什么我要特殊?”

决不搞特殊,要一视同仁——是毛主席最重要的原则。


听着主席的教诲,张玉凤服气地点了点头,之后再也没有做出过类似的举动。

日积月累的相处中,毛主席越来越信任张玉凤,把她从生活秘书提拔成了机要秘书。

这期间,张玉凤不仅要照顾主席的生活,还要协助主席一同完成工作。

毛主席非常信任张玉凤,他甚至把自己的“密码箱”交给张玉凤保管,箱子里面存放的都是机密文件、私人信件以及公章、存折、钥匙等十分重要的东西。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深厚的信任,毛主席在张玉凤面前更多地展露出了平凡人的一面。


最后一个春节,忆韶山、忆童年

1975年的除夕夜,卧床静养的毛主席强撑起身,说是一定要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吃一顿年夜饭。

明白这是主席一片好意,大家没有推辞,而是高兴地包起了饺子。

饺子包好了,主席却只咬了半口就放下了筷子,然后给吃完饭的工作人员放了假。

只有担心主席身体的张玉凤留了下来。

“小张,你不要回家过年吗?小刘(张玉凤的丈夫刘爱民)和孩子们还在等你呢!”

“不了,主席,家人都让我好好照顾好您呢!”

“好,那就辛苦你了。”

图 张玉凤(前排右二)


主席看了会儿书,接着闭目养神起来。

没过一会儿,他睁开了眼睛,细细地听着远处传来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和人们的欢声笑语。

主席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笑容中是对过往岁月的怀念;他对张玉凤提起了童年时在家乡过年的场景。

“真想回韶山去啊!”毛主席轻声说道。

“等您病好了,我跟您一起回去。”张玉凤说道。

“太晚了……医生们不会让我回去的。”

毛主席拍着自己的大腿,叹了口气,随即转过了头。

那副场景深深地镌刻在了张玉凤的心里,至今难以忘怀。

图 张玉凤(左一)


那是毛主席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被游客的声音惊醒,回过神来的张玉凤已是泪眼蒙眬。

她不舍地看了一眼那张合照,默念道:

“主席,我到韶山了,我到您的家乡了!韶山美极了,比您记忆中还要更好,不仅韶山,咱们的国家也正在变得更好;人们都过上了幸福的日子,他们和我一样,永远都记着您!”

韶山冲上的满山松柏在秋风中簌簌作响,仿佛在与她相互应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朱竟年
朱竟年
盛衰有凭,作有深度的历史解读
890文章数 1364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干爹"猥亵未成年女儿只拘8天家属不服 律师支招

头条要闻

"干爹"猥亵未成年女儿只拘8天家属不服 律师支招

体育要闻

1米73战神虐爆欧冠冠军 瓜帅强到离谱

娱乐要闻

停更报警,“李子柒”还属于李子柒吗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我国首颗太阳探测卫星在珠海航展亮相

汽车要闻

大5座的TA干啥都在行 新大指挥官e好开不贵

态度原创

本地
旅游
健康
家居
公开课

本地新闻

豌豆射手原是100多年前的一种特殊职业!

旅游要闻

西宁,中国唯一的“夏都”

流感疫苗与新冠疫苗冲突吗?你需要了解

家居要闻

昆明235㎡别墅带300平花园 客厅全是紫檀木家具

公开课

华为与IBM:40亿培训费,教会华为爬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