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两度经豫北上者自述:列车因暴雨中途折返,再乘窗外水漫卫辉

0
分享至

7月20日,河南郑州市遭遇罕见大暴雨,降雨量达457.5mm,单日降雨量突破历史极值(建站以来),单小时降雨量超过日历史极值,导致城市内涝严重。

当天下午18时26分,小贝(化名)从长沙登上了开往北京的Z208次列车,班次途经郑州东站。但因郑州雨势持续增强,火车在中途站点岳阳滞留三小时后,折返至始发站长沙。

7月22日,小贝再次搭乘了前往北京的高铁,此时的暴雨中心已从郑州市转移至新乡市,新乡30座水库有29座蓄满溢洪。

在列车延误4时14分后,小贝于当晚23时抵达北京西站。据铁路部公告,当天多趟前往北京的列车停运。

以下是小贝两次搭乘列车北上、最终经豫抵京的自述。


7月22日19时,小贝在G404次高铁上看到新乡的农田被淹没

被火车“送回”始发站

7月20日18时26分,刚毕业的我为赴京入职,搭乘长沙开往北京的Z208次列车。19时49分,火车到达岳阳站,并一直停留于此。

当晚22时30分,列车员通报因前方河南突发暴雨,火车遂将返回至长沙。在停留三个多小时后,23时左右,火车终于开始折返至始发站长沙。

对河南突发洪灾的严重性的猜测、对长时间滞留于此的疑问,突如其来的困境让原本互不相识的人们突然找到了共同话题,车内气氛开始热络起来。

朋友们通过微信提醒我注意安全,说郑州洪水淹没地铁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可惜因信号原因,也因暴雨太过突然,当时的我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还打趣着“头一次遇到火车半路倒着开回始发站”的情形。

第二天看到在微博热搜看到k599次列车经过郑州遇水漫铁钢的消息,我才知道前方洪水有多严重,也庆幸当天所在列车及时折返撤离,不然再往前开就有被困的危险。

很显然,同车厢的乘客大都和我一样,对河南洪灾的严重程度并未有太大概念。国人骨子里似乎有种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快速接受的能力,能在遭遇变故的第一时刻默然消化与接受。有人在商量“等下我们住哪儿,订哪个酒店?”下铺的女士也只是平静地叫醒熟睡的孩子:“打电话要爸爸来长沙站接我们。”

相比开出时120km/h的时速,倒着开的火车折返耗时近三小时,超出了正常用时的一倍左右。次日凌晨1时50分,火车终于返回到了长沙站。

出乎我意料的是,退票并非是全额退款,扣除了火车已驶路段票价,即长沙到岳阳段的票价。

原来《铁路旅客运输办理细则》早已规定,因线路中断致使旅客中途退票时,应退还已收票价与已乘区间票价差额。好吧,也不能只让铁路集团承担自然灾害引起的全部损失。

夹在“停运”中的“延误”

在朋友家短暂休息过后,我便又开始着手订票事宜。

12306官网不断发布着火车停运信息,原本以为陆路是走不通了,但订票网站仍在正常售卖票,且机票价格猛涨至好几千元,所以尽管列车随时都有停运的可能,我还是购买了7月22日启程的G404次高铁。

然而临近发车,候车大屏上迟迟未见G404次列车的候车信息,工作人员告诉我,列车延误88分钟。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延误总好过停运。

候车大屏实时更新着列车状态,候车厅广播也不停播放着检票与停运等信息,去往北京的G68、G422、G486等多趟列车相继显示停运。


7月22日,长沙火车南站大屏显示G404次高铁晚点88分钟

查询前一日的停运信息,即将搭乘的G404次列车也在停运之列,心里不禁为列车是否能正常发出捏了把汗。

而就在22日当天,铁路部门发布了多则关于部分旅客列车临时调整的公告,其中关于因郑州水害影响而停运的旅客列车,高达118列。

所幸的是,在延误88分钟之后,广播终于通报了G404次列车进站检票的信息。

平原变“黄河”

7月22日,我乘坐的火车北上经过郑州,沿途是大片深绿色的平原,透过车窗,能望见树林里浅浅的积水,但并没有被埋没的迹象,许是洪水已经退却。


7月22日,小贝在高铁上看到郑州周边农田未被洪水覆盖

到达郑州东站的时间为当天下午6时36分,晚点超两小时。若继续按此速度行驶,约莫晚上八九点便能到达北京。

但刚过郑州东站不久,列车驶入新乡,沿途的绿便变成了被洪水染成的黄,洪水中央漂泊着的折断树枝,隐约能透露出此处曾是竹林的信号。


7月22日,高铁途经新乡,乘客拍下新乡部分竹林被洪水淹没画面

此时的暴雨中心已从郑州市转移至新乡市。新乡市的道路满是积水,水中勾勒出车辆驶过后的波纹。一辆小面包车停在了人行道出口,周围道路积水汇集成了汪洋,再也无法往前行驶。


小贝在7月22日的G404次高铁上,看到新乡市区的道路满是积水

一条道路坡度的低处被洪水淹没,车辆在被淹路段前停滞不前,道路两旁则是无望的洪流。一厂房前的空地停放着几十近百辆小汽车,车身的一半都被洪水覆盖。


7月22日,高铁窗外,洪水漫过新乡某高架桥的低洼处

列车沿着卫河继续缓慢行驶,一路经过新乡市下辖的卫辉市。

卫河,在河南境内连接着新乡、鹤壁、安阳三地。它是海河水系中一大支流,得名于春秋时卫地,发源自太行山脉,流域面积14580平方千米,占到河南行政区域面积的8.7%。

透过列车车窗,卫河卫辉段的景况一闪而过:只露出白色棚顶的蔬菜大棚、泡在水中露出叶尖的玉米秆、被水淹没的农房、加油站、工厂……荒凉萧瑟似是进入了“无人区”。




7月22日,G404次高铁途经卫辉,小贝看到被水漫过的蔬菜大棚、农房以及加油站等

窗外连片被淹没的农田和房屋,引起了乘客们的瞩目。“原来这么严重”“洪水都淹没村子了”“他们该怎么生活”等惊叹充斥整个车厢,乘客们边感慨边用手机拍下一幕幕引人震惊的场景。

此时卫河还未决堤,但卫河周边的卫辉等乡镇地区似是已经沦陷,只有零星冒出的树尖以及半截的电线杆,提示着这里原本应该是农田和道路,而非湖泊。


卫辉市的农田和道路成为“湖泊”

而就在几小时后,卫河告急。据报道,鹤壁市浚县新镇镇河段发生决口险情,卫河河水越过大堤倒灌进附近多个村庄,大量群众受灾,卫河鹤壁段已经决堤,居民已被转移。

四五十元的盒饭被“抢光”

随着列车驶离卫辉继续北上驶向鹤壁市,列车时速越来越慢,直至完全停止。

车厢内的乘客原本就被沿途的灾情吓得不轻,此前K599次列车中途被困的新闻传出,加之列车停靠时车厢内正好发生了部分倾斜,手机信号不佳,导致车厢内的氛围有些焦灼。

乘客们开始打电话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告知列车临时停下的现状,但语气大都较为平静。我也赶忙电话自己的朋友,可惜拨出后的信号断断续续,网络信号也是没有。

列车员们则似是习以为常,聚集在餐厅轻松愉快地聊着天,微笑着回应询问的乘客:“不清楚停车的原因。”

列车的延误与不断降速,让人们提前做好了不能准时到达的心理预期,所以不似往常的少有人问津,四五十元的盒饭很快便被售罄。等到列车突然停下时,餐厅里的食物已经寥寥无几,只剩几盒三十元起步的饼干等零食。

而就在列车缓慢行驶直至完全停下的那一刻,我脑海中忽然闪现K599次列车滞留哄抢食物的情景,遂在列车停下的瞬间起身前往餐厅。

与我一样拥有食物紧迫感的还有几位男士,在他们慌张地挑选食品之际,我已眼疾手快地拿下了唯一一包牛肉干——这应该是最顶饿的选项了。

载着水果的小推车更勤地穿梭在车厢的过道,“美女要不要来一个,现在距离石家庄还远着呢,你手上那个不够顶饿。”这种时刻还在推销,看来事情也并不严重吧。

好在列车停留十分钟左右后便又继续启动。后排的小男孩不断口播着车厢前方显示屏上的列车时速,“122、234……妈妈快看,一下三百多了!”

随着列车恢复正常时速,刚才似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也没人知晓停运瞬间我那突如其来对食物的恐慌。

之后到北京的路途也终于恢复顺畅,快到北京时列车员给每个人都发放了一瓶八宝粥,以此表示对列车延误的歉意。


7月22日,G404次高铁上发放的八宝粥

当晚11时,列车终于到达了北京西站,此时已经延误了4时14分。但比起停运或折返的列车来说,能成功抵达已算是幸运吧。

撰文:刘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大白新闻
大白新闻
秉持新闻理想,忠实记录历史。
3917文章数 17751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