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男子赶回家结婚,遇千年暴雨火车脱轨,被困4天4夜后,死里逃生!

0
分享至

【人生红绿灯】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富恒科媒】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列车行驶了99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可以回家了!来平常的旅行,差点九死一生!现在想来,真是感慨万千!”


图:本来平常的旅行,差点九死一生!回想起来,真是感慨万千!

我是广州人,在建筑公司工作,由于公司承包了河南安阳的一个建筑工程,作为工程人员,半年来一直呆在南阳。妻子7月份学校放完暑假,也来陪我一起。我们定在今年7月25号结婚,所以跟公司请了婚假,买好7月20号的火车票,赶回家举办婚礼。

买票之前,已经在新闻上看到,河南遇到极端天气,部分地区将有特大暴雨,需注意出行安全。当时并未多想,只认为暴雨经常下,不过今年下得大点而已。而且自己又乘坐的火车,再怎么影响,也不至于把火车淹了。抱着这样的意识,我心情放松的踏上列车车门,等待着它把我带上回家的归程,迎接我和妻子的婚礼。

7月20日上午11点半,列车正式从河南安阳站出发,正常行驶预计21日10点56分能抵达广州站。赶火车的时候,妻子发现落了行李在住处,我们走到一半又折回去拿行李,这一折腾,花费了不少时间,路上都没来得及买吃的。所以,一踏上火车,听到乘务员推车叫喊着:“瓜子花生,啤酒饮料矿泉水”,我就去买了两桶泡面,两个火腿肠,4瓶水,还有几包其它零食。火车上的东西,大家都知道比平常商店贵上不少,普通卖一元一瓶的矿泉水,火车上得卖五块,泡面也是翻倍,康师傅香辣牛肉面卖到了8元。但人在路上总得吃,自己没有提前买好东西,临时买贵点也只好认了。后面,我真是庆幸,还好自己一上火车就买了吃的,不然一路上不知要如何过。

火车从安阳开往郑州,前面一会还好好的,一切都正常。列车不紧不慢地行驶,不住传来车轮的滚动声,车内人声嘈杂。看电影有之,打电话有之,同坐间闲聊有之,就是像千千万万次列车那般的乏味、重复,毫无独特之处。


图:铁轨变形,火车倾斜,小孩子似乎能感知危险,放声大哭了起来

当火车离郑州越来越近时,我们发现车窗外面的雨下得非常大,天上就像有人在泼水一样,雨哗哗啦啦的往地上落下来。而且天色昏暗、狂风肆掠,铁轨两旁的树木,树枝不断摇晃,东倒西歪仿佛要站不住脚被连根拔起。不时还传来一两声雷鸣,以及闪耀在阴云中的巨型闪电。整个场景,就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感。车上的人都有点紧张,人在大自然的狂风暴雨中,难免会想到自己的渺小。

不一会,火车距离郑州站只剩十几公里,可就在这时,火车停了下来。原来由于降雨过多,铁轨的石子路基已被雨水冲垮,大水也都漫上钢轨。3号和4号车厢外面的防护墙,被水流直接冲塌,当墙体轰然一声倒塌时,我女朋友正在坐在车窗边,吓了一大跳,车厢内好几个小孩被吓哭。我所处的4号车厢,甚至发生了车体倾斜,人们开始变得紧张起来,要知道早几年温州那次火车侧翻可是死了人。

由于情况危急,列车工作人员立马组织我们疏散到其他安全车厢,于是大家大包小包地提行李。有些人行李很多,而且都是大号的行李箱,火车过道本就狭窄,才一会过道被挤的水泄不通。乘务员见此情况,连忙大声喊道:“只拿贵重物品和食物,其它东西不要拿。”喊了好几遍,不少人才把行李箱放回,带着随身钱财和食物,往后面的车厢退。大家都逃生心切,差不多十来分钟就都疏散完了。


图:窗外的铁轨被淹,大雨狂泻而下,就好像灾难片现场

当我和妻子走到6号车厢,才发现车厢里早就人满为患,真是人挤人,非常难受。好在,大家都没有把行李箱带过来,否则更是不知道拥挤成什么样。由于人太多了,车厢内的空气浑浊不堪,甚至还有一点缺氧的不适感。女朋友一直用手扶着额头,说是头晕,我给她按摩太阳穴,过了几分钟才缓解。

在6号车厢刚刚站稳脚一会,乘务员又喊道:“接上级通知,由于3号4号车厢倾斜幅度较大,1到6号车厢全部都有倾覆风险,大家需要再往后面车厢转移。”好在我们就在6号车厢,转移起来稍微方便点。1号和2号车厢的人员,中间隔着3号4号车厢,通过具有危险性,只能下车从车外进行转移。我们从窗户看,他们每个人的腿全部被淹没,短短一会雨量就涨的如此大。很多人本来想打伞,但乘务员提醒道,上面有高压线,打伞不安全,于是1号2号车厢的乘客只能冒雨转移。

等1到6号车厢的人全部转移后,每个车厢都被塞满满当当,原本只能睡6个人的硬卧单间,基本都塞了十几个人,下铺坐着6个人,上铺中铺4个人,还有两三个坐在外面的凳子上。本来人就多,车厢内容易热,列车还突然断了电。失去了空调的调节,我们宛如在一个火炉里,极为闷热,吸进去的空气被炭烤了一般,有几个男人打起了膀子。不少小孩热得受不了,开始不住地哭,车厢内全是小孩哇哇的哭声。我旁边一位大姐,直接热的昏厥过去,好在旁边有位医生给她做疏导,才醒过来。


图:煎熬着我们的同时,列车员既要安抚乘客,又要安抚自己的精神状态,真的太不容易了!

晚上八点半,接郑州铁路局的通知,列车长对列车进行了甩尾,把1到8号车厢做甩车处理,只牵引9到18号车厢。到晚上十点多钟,救援机将我们带到南阳寨站。到站之后,列车依然停电,不过允许乘客下车透风,只是要求不能走远。我带着未婚妻下车乘会凉,一出车门,一股清凉的气息就迎面而来,相比于车内的闷热、浑浊,外面的空气实在太美好。

一直到21日凌晨,车厢才通电。如果说没有电是燥热的难过,通上电之后,空调的低温又让我们感到冰冷。夜间温度本就要低,加上空调不住的吹,只穿了薄薄一件衬衫的我们,全身上下都拔凉拔凉的。没办法,只能和我未婚妻两个人紧紧靠在一起,靠对方的体温取暖。

到早上7点,艰难的第一夜终于熬过去。但整整一个早上,车厢内都没有食物可以买,大部分人只能靠自带的食物过关,所幸上车前我还是买了点零食。有些没带食物,只好花钱买邻座的解燃眉之急。直到中午12点,我们才收到食物补给,并不丰盛,只有一瓶牛奶,两根火腿肠。这点食物,哪够一个成年人吃饱的量,勉强果腹而已。

这边食物刚刚供应上,那边水又停了。下午两点左右,车厢里没了水,许多人眼巴巴地看着热水出水口,一滴水都流不出来。除了喝的水没有,厕所水也停了,一阵阵恶臭从厕所传出来。我们所在的位置离厕所近,感觉人都快要熏死。如果是农村长大的朋友,应该知道农村公厕里那种浓烈的屎味,足以憋得人发慌。过了一段时间,水还是续上了,不然被臭上几天几夜,不晓得会不会毛发里都散发出屎臭味。

这时,很多人都在用手机和家人联系。河南极端暴雨的新闻,已经在网上泛滥,但凡上网的人基本都知道河南地区许多辆火车被困。我妈也给我打电话,接通第一句就问:“亮亮,路上怎么样,安全吧!”,我把火车被困的情况简单同她讲了下,谁知她一听就紧张的不行,不住地叮嘱我一定要小心,如果遇到洪水,要抓住浮着的东西。我妈知道我从小不会游泳,因此特别害怕我有个三长两短。我跟她讲:“没事的,党和政府不会忘了我们,一定会保障我们的安全。”

因为,通过新闻我们看到,河南多地都爆发了强降雨。政府已经安排军队抢险救灾,只要有了人民子弟兵,我们就感觉安全了许多。我爸是参加过98年抗洪抢险的退伍老兵,每次听他给我讲当时的滔天洪水、溃坝险情,我便很为他吸一口凉气,如果吃上一分一秒,决口没堵住,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葬身鱼肚。23年前我们人民子弟兵能够不顾自身安危,夜以继日将洪流阻挡住,23年后的今天,我相信在他们的努力下,洪灾同样可以克服。


图:通过新闻看到子弟兵连夜驰援河南抗洪,我由衷感动!庆幸生在中华家!

但有的人却不能理解党和政府的困难。

旁边有个脾气暴躁的乘客,已经开始口吐芬芳,各种喷,喷铁路局不作为,喷救援物资发的太少,喷线路维修人员不积极维修。仿佛全天下的人都要为他一个人服务,我看不过直接回怼:

“有本事你倒扛着沙包是上抗洪一线去,在这里叽叽歪歪,算什么本事!”

一句话怼完,那个人气势明显落下去,虽然嘴里依旧念念有词,但不再敢嚷嚷。身边有位老人也插话道:“是啊,全河南都在受灾,被困的列车不止我们这一辆,要救也得一辆辆救,大家发脾气是没有用的。”

后面由于特大暴雨一直持续,为减轻影响,铁路部门分别采取限速运行、中间站待避、中途折返、迂回运输、缩短径路、停运等措施,确保列车安全。我们乘坐的K599列车无奈返程,从南阳寨站返回新乡站。路上,我们看到许多农田都被淹没,远处的水面上,甚至漂浮着一两头猪,牛也有一头。

铁轨周围全部都是水,我们犹如处是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当时,我内心很紧张,都说水火无情,一旦上游哪里溃堤,我们这辆列车无疑会被淹没。即便自己忐忑不安,我还是不住地安慰未婚妻,告诉她不要怕。只是我们握着的手,更紧了。

21日下午3点许,我们抵达新乡站,乘务员告诉我们可以选择在这里下车、退票、改签,或者再坐下去。身边有不少乘客选择了下车,被困这么久,很多人是连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我和未婚妻因为还要赶回家结婚,指望着后面洪水消退,道路顺畅,可以回到广州,就没有下车。


图:列车到达新乡,工作人员为我们采购了牛奶、矿泉水、面包、火腿肠

谁知到了下午4点左右,我们的火车再次被困。由于安阳、鹤壁降雨过大,列车不能继续向前,被卡在新乡站与新乡北站之间。车厢里的人都变得焦躁不安,好不容易开始动了,没一会又给停下。这不是眼睁睁给人希望,再将希望破灭嘛。

车厢内有位60来岁的大爷,直接激动的心脏病爆发,我们几位年轻小伙子,合伙将他抬到餐厅,那里有医生。到了餐厅,大爷已经脸色苍白,医生一摸心脏发现心跳都停了。还好是位老医生,没有张皇失措,而是赶紧做心肺脑复苏,并让列车员开门开窗,透进新鲜空气。经过医生的及时抢救,老人醒了过来,看见他张眼的那刻,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救回一条命啊!

到21日傍晚,在郑州市南阳寨至海棠寺区间,车厢发生了二次倾斜。由于列车停靠的地势比较低,周围不断有水漫过来,列车长立马联系救援机将我们往前拉了200米,停在地势较高地段。一趟列车下来,心脏不断受到刺激,简直就像在坐过山车,一会平缓、一会陡峭,一会就要脱轨。我都有点后悔,当时应该直接在新乡站下车,结婚晚点再结也行,这样一直困在车里,能不能活着还两说。通过新闻,我们都知道了郑州地铁5号线的事情,不少人直接淹死在地铁里。


图:列车员给我们配发的水和食物,每人一份面包、香肠和矿泉水

有一段时间连网都没有,好像是附近的通信基站坏了。掌握不了外面的信息,也不知道洪水什么什么时候能退,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任凭风雨飘摇。即使有网,手机电量也快用完,之前带了一个大型充电宝,按道理支撑到21日晚上到家完全可以。如今都到了22号,归家之路还遥遥无期。22日下午两点多钟,火车更换了车头,广播通知计划重新返回新乡站。到了5点左右,列车回到新乡站,乘客可下车,也可留在车上跟着列车继续前进。

我去和列车长打探了下消息,他说按目前的情况,列车应该不久之后会恢复正常通行,但他也不敢保证,需要我们乘客根据自身情况决定是去是留。车厢内再走了一拨人后,已经明显不感到拥挤,物资供应也跟上了。加上自己如果现在下车,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好的方式回家,我决定赌一赌,便和未婚妻留在了车上。

没有让我们等太久,根据中国铁路发布的最新消息,22日晚上10点左右,新乡站已恢复正常运行路劲,K599列车这次终于踏上了归程,预计23日夜间能够到达广州站。听到这个消息,很多人肉都忍不住哭了,在外徘徊了如此久,终于能够回家,真是打心眼里高兴啊!


图:到广州站后,大家争相跟幸苦的列车员们合影,庆幸捡回一条命!

到23日晚间,K599列车历经磨难,成功抵达广州站。到站的那一刻,我和未婚妻紧紧拥抱在一起,相顾无言。

是啊!一路下来,经历了这么多,很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好在列车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好在救援的物资每次都能成功送达,不然我们不知道要如何度过这漫长的80多个小时。

回到家,我第一件事就是洗了个热水澡,几天几夜没洗澡,身上快要馊了。我妈见我们两个狼狈的样子,十分心疼,所幸是平安到家,她不住的念叨“老天爷保佑,天天公公保佑”。躺在家里的床上,我和妻子商量为河南捐款,经济并不富裕的我们捐了5000块钱。只希望河南早日脱险,郑州早日脱险。

面对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我们除了团结,别无他法。

但我庆幸生在中华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人生红绿灯
人生红绿灯
人到中年,往事随风
31文章数 1572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