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一波八折的约P事件。

0
分享至

1,

大刘在一家工厂打工,快30了还没女朋友。

这都是必然吧,单亲家庭,工作卑微,所以这些年都不怎么敢接触女孩。现在年纪大了点,各方面硬件却还掉链子,对象就更难找。

工厂的日子挺不好过的,生理上也很难堪。和妈妈还总吵架。总之就很烦很痛苦,很想把内心的困惑不堪全都射向外太空。

正好明天休息,厂里又发奖金,大刘就想去玩玩儿,去放松放松,去滋润滋润这操蛋的生活。至于途径,他还想用交友软件。因为听朋友讲约过,那种刺激和X后的自信感很爽。于是快下班的当口,可以玩手机了,他就开始大范围撒网。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还真有个女孩回信息:“在的。”

“在干嘛呀?”过了一会儿女孩主动又问。

大刘“咣”地惊喜了一下,她才19岁。这种概率算是火星撞地球,一般年轻的都不怎么鸟他。

“我刚下班,你呢?”他一屁股坐到了床上,麻利地叼上一支烟,笑容愈加洋溢。

“我刚吃了饭。”

“这样......”

大刘有点卡壳,继续把话题往那方面拉:“你上这种软件是干嘛?”

女孩说,还能干嘛,玩呗。

三言两语后,大刘直接就问:“约吗?”他想了想,怕女孩误会是去看电影,连忙又做了重要补充:“......炮。”

时间不能浪费,不行那就趁早换目标,他的目的倒是很明确。

但女孩居然说,可以啊。

2,

大刘看得心跳都漏了一拍,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更惊喜的是,加了微信后,那事儿竟然很快就挑开。

女孩的意思是,今晚只要他出来,半夜的春宵一定值千金,但前提得先到酒吧玩玩,先熟悉一下,那样才放得开。

大刘都呆住了,现在的女孩子都开放成这样了?狂喜之余又疑惑,会不会是骗子?不然这么顺利?小姑娘年轻漂亮,肯定也不缺男人,凭什么是他?

女孩好像看准了他的顾虑,发语音过来,一字一句地给他疏通。声音麻麻的,酥酥的,一串串电流似的拱着他已经蓬勃的欲望。大刘坐在床头吸烟,间断站起来踱步。思来想去,纠结再三,实在难以抗拒。他还是决定去一趟。万一真是骗子,大不了原路折返,堂堂法治社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万一女孩玩真的,那可就赚大了,收益杠杆可以拉到最高。怎么也该赌一把吧,不然呢?

大刘重新躁动,马上和女孩定下地点,越想就越觉得这是运气,一溜烟就跑去洗澡收拾。

3,

快出发的时候,女孩问他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黑色的短袖,白色牛仔裤,黄色运动鞋,你呢?”

“荧光绿的格子T恤,黑色老爹鞋。”

酒吧距离工业园30多公里,大刘气势磅礴就去打车。他想如果待会儿女孩要什么礼物那也得忍痛送一个,但总开销必须控制在一千以内,钱难挣,屎难吃,不能为了打个炮没头没脑地糟蹋血汗钱。

整整一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无尽幻想,好不容易捱到了地方,结果大刘刚下了车就傻眼了。

女孩已经站在酒吧门口等待,荧光绿的格子短袖,黑色老爹鞋。大刘确认了是她。漂亮是真漂亮,可却是卖酒的,衣服上还印着啤酒的logo。

好嘛,来的时候他还有点纳闷,这种颜色的衣服一般不是约会色儿,当时也没多想,现在全明白了,女孩在套路他,她在微信上的勾搭只是一种营销手段而已,老天爷怎么可能发馅饼呢。

大刘很失望,甚至是不爽。几十公里路,风驰电掣,车费都快去了一百,结果你告诉我你是卖酒的,能这么玩人么?他塌下来脸色,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

女孩也看到了他,抢两步就过来,很欢腾的样子。

“是你吧?哥哥。”她笑,一点都不怯。同时打量他的衣裤,还有他那双很久没洗,出门前只是胡乱刷了两下的黄色安踏运动鞋。

大刘忿忿不平,又有点紧张,不知怎么回应。他是真没什么心思跟她客套,假模假式地被动寒暄后,却又自卑起来。女孩很漂亮,他心里那点疙瘩竟然慢慢地在消融。这感觉很危险,大刘克制着自己。

“那咱们进去呗?”女孩显得迫切。

大刘不吭气。他是来搞事情的,不是做冤大头的,花钱当然也可以......念头刚转到这里,忽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会不会......她说话是算话的,只不过是打算先让他消费,那得消费多少呢?

大刘瞄了女孩一眼,觉得得先试探,心里有底才行,什么都得先说清楚。于是磨蹭着问:“内个......咱在网上说的事.......”

“什么?”女孩敏捷地明知故问。

大刘更紧张,嘴巴像喂了两口浆糊。他停下来,女孩的眼神就开始跳跃,似乎有些玩味儿。大刘知道她听懂了,推销啤酒的,眼力见儿肯定非同凡响。他觉得她在故意吊他,先观察他有没有那种意思,再看碟下菜。

这时候不该心照不宣。大刘的脸色正统起来。女孩笑得眼睛弯弯,突然就凑过来耳语。她掂起脚尖告诉他,其实今晚她的业绩很差,非常需要帮衬,他给她消费2000块酒水的话,下了班她一定好好地感谢他。

这个“感谢”说得很潮湿,大刘一听,腰杆就是一热,眨巴了两下眼,她还真是这种意思,也算在他的预料当中了。

可要不要相信她?女孩也够灵光,立即补充砝码说,酒喝不完可以存在这儿的,下次来一样的(他怎么样都不会有损失)。她还说她从头到尾约他过来,就是这个意思,并不是耍他。她说她卖的酒是整个行业最低的,刚刚出炉,市场抢鲜价,比较需要冲量,提成也会比较多。

大刘看她说得有板有眼,气慢慢地消了。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感觉有点刺激。女孩小个子,小脸蛋,眼睛水汪汪的。一笑起来,两排牙齿像一串珍珠。全长在他的审美上。

来都来了,他其实不想空手而返。你予我求,你情我愿,这也蛮公平。2000块也还真不多,酒喝不完还可以存,如果她守诺,相当于白送一炮,这便宜大了天去了。大刘的理智逐渐滑坡,女孩细白滚圆的小腿就开始一遍遍地召唤他。

“那行。”大刘盯着她眼睛,有点害臊。

女孩笑。

他不知道是脑子一热,还是挡不住她眼里的钩子,就进去了。

4,

不知不觉玩了俩小时,大刘有点后悔。这里头很没劲儿,要不是怀揣目的,酒吧这地方打死他都不会来,啤酒死贵不说,玩得还累。那种灯光姹紫千红,搞得每个人时刻都在变脸,他们的笑都像打了同一个牌子的兴奋剂,也不知怎么就那么高兴。还有那DJ,震得耳油都出来了。

女孩给他开一个散台,陪他喝一会儿就去窜卡座,或招呼客人,或推销她的啤酒,然后又回来陪他喝一会儿,断断续续做一些炮前的铺垫工作。等她再次去忙的时候,大刘又自顾闷着喝,新的一轮心疼酒钱,这钱在外面买,得买多少了?挖心挖肝的痛。

可能因为穿得土,也没女孩子来蹭酒。没有最好,大刘本来也不是来玩的。

时间转到凌晨两点,2000块的酒剩下零散的几听,女孩见他酒劲儿上来了,干脆让他到外面的休息区等。她倒是讲信用,说两千就两千,并不得寸进尺。大刘暗喜,佩服她的人品,转念一想又怕她跑了。女孩很聪明地凑过来,发嗲:“哎你先出去嘛,我不会跑的喽。”

大刘葛优瘫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打了几个巨大的酒嗝。缓过十来分钟,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悬。他又不是高富帅,有什么理由让人家上赶子倒贴成这样?就为了2000块业绩?说难听点,2000块算个鸟,这点钱她能拿几个提成?女孩漂亮有料,真打开大门这么玩,轮得到他吗?

怎么看都有点不妙,大刘躺不住了,怕女孩开溜,摇摇晃晃起身,到大厅里寻找。那一瞬间又很破败,就算她玩心眼儿,当着他面儿耍赖,空口无凭,他又能怎样?感觉自己太冲动。

大刘执着地搜寻一会儿,就看到了她。女孩很吃得开,穿梭在各个坐席,笑容像老鸨,既虚伪又真诚。他站在入门处,眼睛就像狙击手的瞄准镜,女孩走到哪儿,那个十字架就跟到哪儿。女孩的身材非常棒,真的是发育得很好,每一处该有营养的地方都非常有营养,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大刘就这么焦躁地在休息区和大厅门口徘徊,一会儿满怀希望,一会儿自怨自艾,一会提醒自己警惕,一会儿又精虫上脑。最后索性决定破罐破摔得了,就算女孩耍他,他也绝不发火,反正钱都花了,酒也喝了,在酒吧也浪了一夜,没什么损失,她那么正,当交个朋友吧,这次不行下一次,总有机会的吧。

他竟还有点心甘情愿的意思。

有股悲壮感。又续上了一根惆怅的香烟。

5,

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是女孩叫醒了他。

大刘像在做梦,“嗖”一下惊弹而起,有些发懵。然后看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过,酒吧静悄悄的,几个扫地阿姨穿梭而过,忙着搞卫生。

女孩脸色彤红,明显喝多了。轻声说:“走吧?”

大刘愣了一下,女孩接着又说:“你找好地方了么?”

大刘赶紧抹了一把忧郁的脸,抓起玻璃桌上的水杯,把已经凉了的开水咕咚咕咚往嘴里灌。他觉得女孩的神志还是清醒的,不像是糊话。当汩汩的水流穿过食道时,他压着呼吸,掩盖着心中的惊喜和欢呼。

该铺垫都铺垫过了,无须再多废话,大刘扶上迎合过来的她,容光焕发地找了辆出租,风驰电掣开到一家豪华酒店。

办入住时,女孩酒劲儿上来,软绵绵靠在他身上,大刘一只手架着她,一直架到电梯里。醉酒的人体重非常大,大刘有些吃力,但又不免激荡。怎么也想不到,两千块捡了那么大便宜,关键是酒也喝完了,消费感也满足了,还带送一夜春宵,简直跟做梦一样。

厢梯里有镜子,大刘满面红光。女孩靠在他身上,丰满的奶子呼之欲出,上面露着一个纹身,是一条邪魅的蝎子。

雀跃归雀跃,大刘其实对她还是有些心疼的。一路过来的时候女孩跟他交心,她掰着手指头说,每天得喝多少酒,得完成多少业绩,那些臭男人怎么揩油,怎么猥琐,怎么拿钱羞辱她,老板怎么憋坏水要搞她,一股脑全都吐给他听。对于世道的艰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破烂,大刘错愕的同时也感同身受,适当地回以感慨和安慰。

他看到了她眼里的真诚,她的无助和弱小,一个才19岁的女孩,卸下了所有铠甲,她就只是一个需要被保护和怜惜的小姑娘。大刘理所当然地也放下自己的全部心防,投入到这份突如其来的暧昧当中。好像怜香惜玉的本事,不管自己是不是泥菩萨,都是男人的本能。

只不过现在她醉得是真的很厉害,几乎走不动道儿。她越是软弱可怜,大刘的英雄劲儿就越勃发,出了电梯,他几乎是把她抱着,开了房间的门。女孩披头散发垂在他身上,更像一具尸体。

进了房后,大刘把她靠到沙发上,拿了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下去大半瓶,各种忐忑。

他慢慢明白过来,应该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女孩的交心很可能只是一种感情催化,为了让待会儿的惊天动地不那么尴尬,大家出来混,不都为了钱么?这其实可以理解。大刘觉得自己既然好不容易做一回英雄,那就再大方点,如果事后她索要慰问金,千儿两千的,也可以接受。男人的大方从来不体现在吃穿用度上,而是体现在即将煮熟的女人身上。

没一会儿女孩就清醒了。接下来很顺利,各自去洗完澡,也没再铺垫。当大刘结实的手臂穿过她细小的膝窝,把她抱起来的时候,女孩的眼睛里忽然充满羞涩,把头埋在他的锁骨上。

她的一切都太带劲了。

6,

完事后,大刘几乎累瘫了。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娘们儿了,想得太多,女孩并不是为了钱,她现在流露的这副弱小无助,非常可能是对他这个人动了心思。女性的柔软很大程度上都不会利欲熏心,只会向暧昧的对象展露,她的眼睛骗不了人。

为了证明他的猜想似的,休憩了一会儿,女孩毫无征兆的就说起了她的过往。

她说她十四岁就出来社会,爸爸烂酒,经常打人。有一天母亲终于跑了,现在她再也不敢回家。她谈过一个男朋友,打过胎,后来男朋友也失踪了。她自个儿活了五年,母亲像甩包袱似的,根本没得联系。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受过很多伤害,被人强奸过,差点被拐卖,数之不尽的恶意紧紧裹挟着她那方寸天地,从未离开。

气氛变得很沉重,大刘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个。但心中一动,也是受到了感染,他也说他。父亲在他五岁时离家,直到现在仍不知原因。母亲从此孤苦一人,时常打他,骂他,完后又抱着他痛哭流涕。他知道母亲的爱,但是他适应不了,那种爱更像精神分裂的正反面,既有对父亲的怨恨,又有母性胎连的浓血。母子俩一年可能都没有几个电话,他恨透了存在记忆深处的父亲,恨透了母亲扭曲的爱,是他们让他活着没有根基,像个孤魂野鬼。

血和泪的交谈延续了一个多小时,大刘有点肯定了女孩是喜欢他的。他们的感情交融就很能说明这一点,要不然她聊那么认真干什么?诉说伤痛干什么?他们这样的一种关系,完全可以提上裤子就走人啊?他很激动。他当然也是喜欢她的,喜欢她脸上天然的纯净,喜欢她姣好的脸蛋,喜欢她的年轻,要是两人一拍即合,简直欢天大喜,孤家寡人半辈子,他终于可以摘掉单身帽子,迎接别人正常的目光了。

大刘心情前所未有的激越起来,隐秘的交换让他们贴得更近,两人鼻子都说湿了,然后又对视着破涕为笑。女孩环抱他的脖子,整个身子都洋溢着幸福感,蜷在他身上。

他们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不再有无耻,而有爱情的喜悦和欣慰。

女孩问:“那现在呢?你跟你妈妈的关系有没有好一些?”

“没有,几乎不怎么联系,每个月按时给她打点生活费。”

“那你其实还好,还可以跟她打几个电话,我连我妈妈的电话是多少都不知道。”

大刘心酸,怜惜更甚,把她紧紧搂着。

7,

又闲聊一会儿,大刘兴致勃勃,哄着她,拉着她,到阳台上又弄了一会,事后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吹风。

他们住在36楼,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气氛慢慢到位了,大刘干咳了一声,酝酿了酝酿,率先探底:“内个......你经常这样吗?”

他到底也没有十足把握,毕竟这样的关系,女孩能跟他,当然也能跟别的男人,要是真走到一起,血和泪的历史可以适当宽容,但绿帽子的风险还是要进行评估的。


女孩听明白了,瞪起了眼睛:“哪样?”

大刘忽然就有些难为情,讪笑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就像我们这样,别人给你业绩......”

女孩猛地一把挣开他的怀抱,怒道:“才没有!”

大刘脸上一热,女孩又说:“我如果不喜欢一个男的,打死我也不会跟他这样的好吗。”

大刘得到了确凿答案,脑子热浪滚滚,连忙陪笑告饶,然后又一把她揽入怀里。女孩羞恼地捶了他两拳,然后撅起小嘴,像只乖顺的小猫一样趴到他胸口。爱情的味道已经浓得像杯卡布奇诺。女孩说喜欢他的成熟,喜欢他虽然看着笨拙但其实是出于善良的底色。

天要亮了,大刘踌躇满志地把女孩带回房里,本想再来一次,但体力吃紧,状态不太好,鼓捣半天也不行,只好拥着她入眠。

女孩睡着后,大刘在黑暗里睁眼,他觉得这事情稳了,如果他们真走到一起,他是占尽便宜的。快三十的男人,要啥没啥,能找到个对象不容易。女孩的年轻和漂亮,能在世俗层面给他双倍虚荣,他比她大了十岁,阅历经验完胜于她,他还可以在这段关系里占据高位,引领主动。这是多少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两性关系。两相权衡下来,他也就不介意她的过去和消费属性。一个每天在工厂里撅起屁股敲机器的打工仔,也没有介意的权利。更重要的是,才花了两千,就得到这么称心可人的女朋友,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大刘在黑暗里笑得露出牙齿,他觉得不能再住在宿舍里了,得准备在外面租房,准备和她携手共进幸福的生活。

女孩已经睡着,大刘摩拳擦掌,决定明天再把这事儿挑明。

8,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午后,前台打来电话,说退房时间到了,要不要续费。大刘揉了揉额头,看女孩还在睡,就续了200块钱。

他腰酸腿胀,又熬了夜,非常疲惫地去洗漱。完了精神头回来一些,嗯,脸虽然沧桑一点,但打理打理,也还行。

出来的时候女孩也醒了。

窗帘被打开,刺眼的阳光照进来,大刘以手支额,皱起了眉头。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我刚续过房费,还有一个钟头。”他的温柔显得很蹩脚。

女孩坐在床边,只看了他一眼就冷漠地错开视线。

大刘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总感觉那些被忽略的东西在暗潮汹涌。

这种感觉在女孩洗漱出来后更甚。大刘在穿戴衣服,她就坐在一边,硬着脸。她不说话,大刘也不敢说。尴尬压抑的气氛陈横在两人之间。大刘能感觉到她正在酝酿着一些情绪,正在准备一些刀光剑影的东西。房间里寂静得就剩下他穿皮带扣时“哒哒哒”的声音。

求求你快点说话吧,大刘心里想着,眼睛看向窗外,但余光全在她身上。

很突然的,两人视线对撞,大刘马上惊鸟般错开。那一瞬间他看出了女孩的话已经蹿到喉咙。

“你说。”大刘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抢出来。

然后更尴尬。

“......你再给我点钱吧。”

大刘心里“咚”地一下,她竟然还真是要搞这一套?虽然心里早有过设想,但事情真正摆到明面儿上,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女孩要钱的目光并不趋避,直挺挺的,是一种有恃无恐的尖锐。

气氛突然很闷,大刘眨巴几下眼睛,坐到了床沿。两人都没再说话,只有零星交错的视线透露出某些难堪的东西。彼此的沉默把交易的丑陋渲染得更加惨不忍睹。她这句话跟“你该付嫖资了”没什么区别。大刘憋得满面涨红,他不是怪她要钱,要钱的事儿其实完全可以理解,该办的事儿都办了,给钱他也可以接受。但她为什么非得制造一堆五彩祥云害他幻想呢?现在幻想完了,准备照进现实了,她再反过来要钱,这不是在挑衅么?不是在暴露他傻缺的属性么?

大刘非常不爽,女孩却神态自若,一只脚搭在沙发上,一只脚抻直了搁在地上。她肤色白皙,很鲜很纯的样子。这种成色,别说19岁,说16都能骗得了人。还有她的小腿,滚圆笔直,白光雪亮,作为配套的,她的脚丫子全涂成了青色,看起来性感蚀骨。大刘盯着那双莹白的脚,想到昨夜情到深处时,他把她的脚丫子全都放到了嘴里摩挲了一遍,当时的激情两忘现在全成了悔不当时的羞愧,有种“人把你当嫖客,你把人当爱情”的无地自容感。

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逃避是逃避不了的,既然是交易,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你说个数。”他也硬起脸色,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盛气凌人一些,力挽狂澜回来一些尊严。

“三万吧。”

大刘以为自己听错了,皱起眉头:“你说多少?”

女孩依然直挺挺地看他:“三万!我没有工作,我还要租房,还要吃饭......”

她开始絮絮叨叨,她说她并不是酒吧的营销,她只是兼职上岗。她说了很多,话语全是围绕着他一定要给这三万来开展的。她冰冷地把昨夜的温存全都冻僵,大刘肺都快气炸了,这摆明了是敲诈了好吧。

“想钱想疯了吧你!”

到了这地步,已经没必要勉强求全,因为数额已经大到大刘没法“求全”了。

9,

女孩梗直脖子,像一条发起攻击的毒蛇:“你可以不给,但我会报警。”

大刘色厉内荏地吼:“报警?你报什么警?!”

女孩马上亮出了毒牙:“昨晚我喝多了,我什么都不记得,是你把我抱进来的吧?你在我完全没有自主意识的时候对我那样,要是警察来了,你也几十岁了,知道后果吧?”

大刘瞪着眼睛,脑子“轰隆”一下。这就是她有恃无恐的源头。昨晚他意气昂扬地把她一路抱到房间的过程全涌出来了,这都是她故意设计的?自主意识这么书面的语言都用出来了,看样子准备充分啊。

大刘浑身发抖,另外一种真相在脑子全盘翻转过来。酒店到处是监控,现在女孩一把就掐住命脉,他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该怎么办?完蛋了完蛋了,大刘脸色煞白,太阳穴突突直跳,不敢看她那双恶毒的眼睛。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报警,无论如何他不能摊上那个罪名,他只是个打工的,没钱没背景,一旦事情立案,毫无疑问,他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而且半辈子逆来顺受惯了,他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自认倒霉,息事宁人。

女孩不再给他喘息的时间,把一张银行拍在桌上,语气很凌厉:“你用手机银行把钱转到这个卡号。”

大刘红着眼睛,看她那一脸陌生,他颓萎的气息在那瞬间爆发,整个身子都塌了下去。原来这才是结局。他此时此刻终于明白了无力回天这四个字的苍凉。几分钟后,他强忍着愤怒把钱转过去,整整三万块,那是他大半年的工资。

女孩倔强地坐在沙发上,再也不看他一眼。

大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酒店的,浑身虚弱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女孩真是高手,在他怀疑的时候先让他吃点小亏,这样他就完全放心,没想到后面的竹杠才是她正式登台唱戏。那事后所谓的互诉衷肠,大约是女孩在衡量他值不值得长期骗吧?一聊,嗨,不值得,敲一杆子拉倒。

世事往往就是这样,当你以为占到便宜,沾沾自喜,以为就算付点代价也可以承受的时候,接踵而来的就是别人早就算计好的、为你量身定做的更加巨大的深坑。

三万块,他要在工厂里当牛做马,省吃俭用两年才能省下来。大刘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这么多钱,拿去嫖得嫖多少次了?

这时保安出来迎接一位维修工人:“师傅,今天该修到36楼的监控了吧?就差这最后一层,我们领导催得紧,让你们抓紧进度,现在提倡文明城市建设,我们还得尽快提交备案,派出所那边督得紧。”

工人给保安扔了一支烟:“不用修了,我们老板说直接换新的,你们经理签过字了。”

大刘正准备走,听得心头狂跳,手上的烟都掉在地上。

他回过头来,嘴唇都在发抖,继而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这座酒店的大门富丽堂皇,远远可以看见里头挂着各个国家地区的时钟......北京时间,已经下午快三点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朱小贞生前到底有多富有?为何会让朱家与林生斌对此念念不忘?

朱小贞生前到底有多富有?为何会让朱家与林生斌对此念念不忘?

旅游达人show
2021-07-25 17:23:33
张艺谋与太太恩爱现身车行,购入第二辆保时捷,价格昂贵尽显奢华

张艺谋与太太恩爱现身车行,购入第二辆保时捷,价格昂贵尽显奢华

八卦宝宝
2021-07-25 22:39:03
中国奥运自行车29年无人完赛

中国奥运自行车29年无人完赛

体坛新鲜资讯速递
2021-07-26 01:03:00
东京奥运会场外,这个最忙的男人出现了!

东京奥运会场外,这个最忙的男人出现了!

中国基金报
2021-07-26 11:42:50
林更新周杰伦都救不了的海澜之家,却靠个网红挣了20多亿,厉害了

林更新周杰伦都救不了的海澜之家,却靠个网红挣了20多亿,厉害了

妖腰
2021-07-26 02:28:01
《玉楼春》女子天团来袭,让你笑出鹅叫,于正这一次又要炸屏

《玉楼春》女子天团来袭,让你笑出鹅叫,于正这一次又要炸屏

最爱酷影视
2021-07-26 16:52:27
放弃美籍入中籍!直言要为中国荣誉而战,如今已成中国队的主力

放弃美籍入中籍!直言要为中国荣誉而战,如今已成中国队的主力

落叶不随风
2021-07-25 14:18:29
大桥倒塌导致汽车被洪水冲走,19名乘客死亡3人失踪

大桥倒塌导致汽车被洪水冲走,19名乘客死亡3人失踪

国外那些事儿
2021-07-26 14:23:28
CCTV5直播,中国女排大战美国,首战不敌土耳其,能否迎来完胜?

CCTV5直播,中国女排大战美国,首战不敌土耳其,能否迎来完胜?

热爱排球君
2021-07-25 19:53:59
与李嘉诚斗法的大佬,捂地29年,终于梦断

与李嘉诚斗法的大佬,捂地29年,终于梦断

大猫财经
2021-07-26 07:51:59
我国最后一位国舅,活到2007年才离世,临终前说:姐姐是被冤枉的

我国最后一位国舅,活到2007年才离世,临终前说:姐姐是被冤枉的

OMG是三国
2021-07-26 09:43:59
为什么说戒烟成功的人不可深交?原因不多,这几点希望大家明白

为什么说戒烟成功的人不可深交?原因不多,这几点希望大家明白

大文医生谈
2021-07-26 14:22:23
泰国住酒店,如果你出门前在枕头上放20泰铢,会得到什么好处?

泰国住酒店,如果你出门前在枕头上放20泰铢,会得到什么好处?

旅游资讯新鲜速递
2021-07-26 11:14:37
钟楚曦黄景瑜合体大片

钟楚曦黄景瑜合体大片

八卦详闻
2021-07-26 13:57:32
富家少爷以杀害健美体型女孩取乐:2005年宋金水奸杀9名女孩大案

富家少爷以杀害健美体型女孩取乐:2005年宋金水奸杀9名女孩大案

萨沙
2021-07-26 01:17:39
我,在腾讯奋斗十年,如今躺赢离开

我,在腾讯奋斗十年,如今躺赢离开

钛媒体APP
2021-07-26 14:11:16
韩红王一博救援河南,现场一幕曝光:你给别人泼脏水的样子,真丑

韩红王一博救援河南,现场一幕曝光:你给别人泼脏水的样子,真丑

果姐娱乐派
2021-07-25 11:44:20
一夜七消息!莱昂纳德报销,湖人正式重组,格里芬留守篮网,雄鹿再补强

一夜七消息!莱昂纳德报销,湖人正式重组,格里芬留守篮网,雄鹿再补强

零点说篮
2021-07-26 11:45:20
林生斌事件添新疑点,知情人再曝火灾内幕,朱小贞生前早有预料

林生斌事件添新疑点,知情人再曝火灾内幕,朱小贞生前早有预料

娱乐圈爆料君
2021-07-26 11:38:02
无耻至极的炒作

无耻至极的炒作

圈里八卦圈外香
2021-07-25 14:53:05
2021-07-26 20:32:49
渡娘有故事
渡娘有故事
新媒体内容营销传播机构
1222文章数 373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暴雨洪水后 医学专家支招预防传染病

头条要闻

甘肃境内载63人客车侧翻 已造成13人死亡

头条要闻

甘肃境内载63人客车侧翻 已造成13人死亡

体育要闻

曹缘陈艾森10米台第2!银牌也是英雄

娱乐要闻

郭晶晶任奥运会评委对霍家影响巨大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中国版“星链”完成试验!

汽车要闻

暂不量产 大众发布高性能“途昂”概念车

态度原创

家居
亲子
游戏
艺术
公开课

家居要闻

已婚小伙花11万打造车库 下班后擦拭豪车不愿回家

亲子要闻

三个北京中产娃的暑假:每一天都像在割肉

Steam喜加一:《战地1》载具捆绑包

艺术要闻

李迪,功力精湛的宋代画家

公开课

一把清代古剑,悬在石拱桥下200年无人敢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