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985、211实习生,在综艺节目洗碗

0
分享至

零补贴、高强度工作、超长待机,这是综艺节目实习生的常态。整个节目录制现场,像一台庞大机器在运转。在片场奔走的实习生们则是随处可见的螺丝钉,可以被按进任何需要人手的角落。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陈尧

1.

/“优中择优”/

节目组入校那天,特地选用了一间面积更大的千人阶梯会议厅。

即使如此,来听宣讲的学生们还是挤满了大厅。

郭涛晚到,被人群挤到座位席后的空隙,身边有人站着,有人蹲着,就这么听完了两个小时的宣讲会。

讲台那侧,是学生们都熟知的团队。近年来,好几部现象级的综艺,都出自这家制作公司之手。公司开放实习生,被选中的学生,将会加入一档热门选秀节目的制作。更重要的是,这就像一张通往娱乐圈的门票,进入节目中火热而愉悦的现场。

一直渴望进入影视圈的郭涛投了简历。和郭涛一样,从千人大会中突围,进入面试环节,只有一百来个学生。第二轮筛选过后,这个数字,将陡降至一到两位。

郭涛是这场面试中为数不多的幸运儿。节目组面向全国几所一本高校招聘实习生,但平均录取率仅仅有0.8%,甚至比某些大厂招聘正职更加严苛。

入组之后,郭涛才知道,团队里有不少北大清华的学生,其余的也都来自国内知名的985/211高校。实习生要么是大型社团社长或是学生主席,要么有类似的节目制作经验。

一起工作时,郭涛悄悄观察过他们,虽然实习生都在幕后工作,但长得好看,也是一项潜在要求

“优中择优。”郭涛形容道。正是这个高调的开场,给后来的他带来巨大落差。

胡倩是另一档女性综艺的实习导演。她来自一所北方的双一流高校,和许多通过面试的人一样,胡倩将自己的经历总结出来,发在网上。这类“经验贴”,常常引来不少学生围观,大呼“优秀”。


▲图源网络【实习生们在网上分享面试与实习经历】

在网上,她通常只分享了实习的一个侧面。

胡倩常戴着一顶鸭舌帽在节目现场奔走,一只手抓着对讲机,一只手拿着写着艺人出场顺序的文件。有时坐在按键错综复杂的电脑灯控制台调光器前,盯着台上的舞美效果。

从表面上来看,这是一份令无数传媒学生向往的工作。另一位刚刚通过面试的网友激动写下:“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至于更现实的那一部分,更多人选择缄口不言。

2.

/“平等”交换 /

在知名综艺节目实习,就像半条腿踩进了娱乐圈。“想红”、“成为焦点”、“得到名利”,身边许多这样的声音,开始频繁集中出现在郭涛的世界里。

哪怕只是机会接近喜欢的明星偶像,也足以让很多年轻人为此变得狂热。

给鹿晗庆生时,郭涛抓住空子,对他说“生日快乐”。

那位平日里无法接触到的顶流明星就站在他眼前,朝他鞠躬,说了句谢谢。郭涛恍然想起,青春期时,那些为EXO组合疯狂的日子。

节目排练,黄子韬会在现场与工作人员做游戏;选秀节目里贴心的女艺人,会给包括郭涛在内的工作人员倒一杯水。

郭涛随手拍摄一条明星离开片场的视频,在微博上阅读量超过百万。第一次从艺人身上瓜分到关注,他觉得自己像一个热气球,升腾、膨胀、爆炸。实习结束,他再变成一堆碎屑,回到陆地。

成为综艺节目编导,也是郭涛一直以来的目标。他爱看韩国综艺,希望能在国内制作一档有自己名字的节目。

而实习带来的人脉,才是正式进入这个圈子的钥匙。“综艺编剧或者导演的招聘公告,为什么从不招正职,只有实习生?这中间的人才的缺口,只有通过内推。在一个项目实习,彼此认识,大家一起抱团,就会慢慢形成编剧的小圈子。”

工作机会,往往就藏在人脉网里。综艺编剧们处于半捆绑的状态,找到一个人,就能带着其他人一起“打包销售”,签订合约。

吴倩则想借助这份实习作为跳板,方便毕业之后,进入大厂视频部门工作。她出身汉语言文学专业,却更喜欢摄影与剪辑。大学四年,她把大多数精力都花在上面,经营着一个拥有两千多名粉丝的视频账号。跨专业就业本身就有难度,要想进入大厂,更需要拿得出手的履历

她研究过大厂人的履历,发现大多数都有与岗位匹配的大平台实习经验。在知名综艺节目拿下实习项目,无疑是吴倩专业能力的最好证明。


▲受访者供图【吴倩在工作现场】

3.

/ 当理想照进现实 /

在节目组待久了,胡倩发现,身边隔三差五就会有实习生离开。

上班时间是下午两点,看似轻松,实际上只是为了应对加班的需要。实习第一天,胡倩就和其他同学在片场工作到凌晨两点。到了第三天,有实习生感到心跳异常,请假到医院做了检查。

胡倩将这份工作形容为“227”,下午两点上班,凌晨两点下班,周末无休。相比之下,大厂的“996”也显得不太可怕。

在片场的大多数时间,胡倩都只是坐在电脑前拉片。一集两小时的综艺,拍摄全程的素材就有七八个小时,甚至更多。她的工作,就是将这些素材逐格播放。平时看综艺调倍速,现在却像抽丝剥茧,抽取每个“有梗”的细节,再按照时间点分隔好,放入不同的文件夹。

节目彩排现场,胡倩看到身边的实习生同事神情呆板,每张脸都写满“累”字。演播室里的艺人们正聊得兴起,有人讲了个段子。这通常会被剪进节目里,配上几个嘉宾大笑的镜头。但胡倩不觉得好笑,她只希望艺人们抓紧进度,好让大家早点下班。

胡倩曾有过一天的假期。

实习生们接到通知,不必到片场工作,胡倩和几个熟悉的实习同事一起约好到市中心玩。走到一半,微信突然响起,有一个广告文案需要临时修改。胡倩在地铁上找了个位置坐下加班。修改意见更新,她不得不一边逛街,一边举着手机写稿。一整天下来,吴倩的精神时刻紧绷着,时刻关注着微信,又担心突然弹出什么消息。

郭涛最害怕的环节,是节目的公演。

早上十点开始,实习生们跟着工作人员到现场录制,一直到次日凌晨四五点,录制结束后,郭涛还得继续负责艺人们的后续采访。最累的一次,郭涛连续工作了二十六个小时,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

工作结束,郭涛像是进入“宕机”状态,意识尚且清醒,但身体已经无法支撑他的任何反应,他连一个表情也做不出来。上车之后,他精神恍惚,很快昏睡过去,人的电量用尽,“就像死机了一样”。

即使如此,吴倩与郭涛所在的项目,已经是业内少见的优质机会。在这里,至少还能拿到补贴,满足房租的支出。更重要的是,只要熬得住,实习生们还能获得转正的机会。而这些,都是普通的综艺实习岗所不具备的。

来自安徽的祥子在大二暑假就进了节目组。这份实习机会,是靠他在各大网站上投递简历得来的。综艺实习岗位极少开放校招,但这同时意味着,实习环境可能更不规范。

报到第一天,祥子与另外两个实习生坐在一起开会,他没头没脑问了句:“老师,我们什么时候下班?”

老师瞥了他一眼,露出惊讶的神情:“你还想着下班?”

当晚凌晨两点,祥子才真正明白老师的意思。工作人员们仍守在会议室里,为没定下来的选题发愁。祥子坐在一旁,一边贡献一些不痛不痒的点子,一边努力撑住即将合上的眼皮。

祥子在工作场地附近租了一间月租1100元的小次卧,方便随时待命。三个月的实习期,祥子只休息了两天。实习生没有薪资,祥子的老师看不过去,私下给了他一点补贴,但远远填不上房租的费用。

第二次在节目组实习,工作刚好赶上春节假期。祥子被要求留下来工作。几个一起实习的朋友中途辞了职,只有他咬牙坚持下来。那是他第一个在外度过的春节。在大年夜,为了照顾一个吃素的朋友,几个实习生在一起聚餐打火锅,却只能吃涮菜叶。

父母觉得祥子疯了,他们不理解,明明随便找一家餐馆当服务员,都要比当实习生强

零补贴、高强度工作、超长待机,这是综艺节目实习生的常态。


祥子曾碰到过另一个实习工作机会,那是一个地方台的节目组,不仅没有实习补贴,还要缴纳500元的管理费与375元的保险费。他放弃了那个岗位,但也明白,他不去,很快也会有其他人填补上来。

4.

/ 身在围城 /

一开始,没人会将来之不易的实习机会与“剥削”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郭涛与实习生们各自被分配给不同的导师,这些来自国内一流院校的学子们陆续发现,他们的上司学历水平都很低。哪怕是清华北大的学生,也只能跟着从大专毕业的老师学习。实习生们私下开玩笑,把实习项目形容为公司的“遮羞布”——这里的人学历太低,平台一大,脸上挂不住,才疯狂招聘高学历学生,拉高自己的平均值。

高学历没法兑现任何红利。郭涛有时凌晨五点就得起床,剪节目艺人的大头照,或是搬运重物。陪他一起干活的,是位来自中山大学的研究生。论资历,他是参加过两个项目的老实习生,但跟刚来的新人们一样,做最底层的工作。郭涛暗暗佩服他,这是一个合格实习生的自我修炼。

接过节目组发下来的劳保手套,郭涛调侃,自己真是“来搬砖的”。

有一次,一次节目特辑中有做饭环节,嘉宾们留下一两百个脏碗盘。正职员工早早离开,剩下的,由郭涛和那位研究生负责清洗。盘子浸泡在油水里,两人只能蹲着,强忍着恶心洗碗。凌晨三四点,洗碗水全都变成黄色,实习生们打包好餐具,再搬运到卡车里。

用知名平台为履历做背书,这几乎是所有实习生的共识。传媒行业尤其重视实践经历。从表面上来看,实习生们获得经验与背书,用人方获得廉价劳动力,这更像是一笔你情我愿的市场交易。

综艺节目的实习期大多只有三个月,只要把这段时间熬过去,就能拿到实习证明。

在祥子的第二段实习中,郭涛做过的杂活,也几乎是他的全部工作内容。

整个节目录制现场,像一台庞大机器在运转。在片场奔走的实习生们则是随处可见的螺丝钉,可以被按进任何需要人手的角落。


一位工作人员让祥子整理资料,没过多久,又有人让他帮忙整理录音。另一个老师远远喊着他的名字,让他帮忙做场记。

场记,就是记录现场发生的细节,方便给后期剪辑的工作人员找出节目的重点。

负责场记的是祥子和另一个实习生。按照指导老师的要求,艺人说的每句话,都要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祥子尝试照做,可打字的速度远跟不上艺人的语速。

他请求用语音软件录音,先用机器翻译成文字,再人工校对。对方却一口回绝,给出不足以成为解释的解释:“没有为什么,我们之前当实习生的时候都是这样做的。”

失衡的感觉开始浮现。有时是因为意义的迷失,有时只需身边人的一个冷眼。

每次节目的收尾工作,都让疲惫的人们避之不及。它们自然而然落到实习生身上。打扫垃圾、复原现场,祥子搬着冰箱一类的道具进进出出,一旁的工作人员连脚都不肯抬一抬。

郭涛很快意识到自己身处“围城”。原本那场看似公平的等价交换,在制作公司强大的话语权下,渐渐向另一方倾倒。

加班、熬夜、低薪,这些并非围城中人的第一关卡。对工作意义发出追问,却没有任何回响,这是最终导致实习生们对原本“梦想”的叛离。

5.

/ 叛离 /

有些日子还是值得怀念的。祥子第一次加入一支综艺的初创团队,人数不多,给足了实习生们发挥的空间。

祥子负责设置户外真人秀的嘉宾路线。为了踩点,他跑到云南待了六天,白天穿着防护衣,在悬崖峭壁下看蜂农割蜜,晚上回到休息点,还要搬出电脑,赶踩点报告。

这个节目,祥子跟着团队筹划了两个多月。他幻想着众人推敲出来的点子一一落地,节目结束时,他会在字幕里看见他的名字。

然而,因为小团队抗风险能力弱,再加上疫情对影视行业的重创,实习结束前,祥子目睹了整个项目的流产。外部聘请来的工作人员被一个个撤走,祥子隐隐感到不安。老师找到他时,他手里还有没来及上报的选题。

当项目被宣布无法推进时,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三个月的付出全都作废,一股失落感在他们之间蔓延,一个实习生当场大哭。

早在面试阶段,吴倩就能感受到公司对新创意的欲求。无论是面试环节设置的问题,还是七天的训练营,节目制作人有意激发这些年轻生命脑子里的新鲜想法。那是吴倩最快乐的日子,这个充斥着重复、抄袭、山寨的行业,需要外部灵感的冲击。

但那时的吴倩还不知道,随着资本的入局,综艺节目的竞争却变得无序而残酷。深圳本地影视制作机构创始人罗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资本主导游戏规则时,刨去节目的传播影响力,一个综艺项目的成功与否,主要看项目能否在预算范围内顺利完成制作。
比如说,一档制作精良、口碑很好的节目,如果制作成本超出预算,那么就算做得再好,资本方也不会喜欢。
假如节目原本的情节与人物策划都很不错,但实现起来如果超出预算,那只能改情节、改场景,将预算降到合理范围内。”

郭涛认识一位业内知名工作室的导演。把每个节目都视为成就感来源的他,最近没再产出有水花的节目。“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做节目就像做任务一样。”导演告诉郭涛。郭涛看见,这个人身上的影视热情,在一点点消减。

当情怀的浪潮褪去,实习生们才看见沙滩上搁浅的乱石。

在祥子实习的最后一天,老师们客套地告诉他:“下个暑假还来,我们可以在这边等你。”祥子表面上“好的好的”地应允,心里巴不得马上离开。回到学校,他很快又看见公司在另一个网站上的无薪资实习招聘,他一阵反感,扭头告诉朋友:“这不就是白嫖吗?”

在第二个月时,吴倩提前终止了实习。以往她喜欢拿综艺视频下饭,结束工作的那几天,她看见综艺,脑子里不自觉思考起节目的设置和结构,一种处于紧绷状态的感觉,促使她立马划开视频。

离开时,她大哭了一场,大学四年,为了所谓的梦想努力着,怎么刚刚进来,就要放弃呢?

理智让她最终走向高强度工作的对立面——考公。吴倩算过,即使是在老家泉州当公务员,拿到的工资,也跟在组里转正之后一样多。但两者的工作量,却天差地别。一起实习的朋友感到意外,这么优秀的女孩,实在有些可惜。

只有吴倩明白,自己无法再承担这样的工作强度:“我们容易把自己想象得太厉害了,其实也不过如此。”

回家之前,吴倩剪了个视频,视频的文案里写着:

“这里的夏天结束了,但泉州的夏天还很长,世界灿烂,欢迎回家。”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就这?争议最大,却赢得最轻松

就这?争议最大,却赢得最轻松

新民周刊
2021-08-03 08:57:29
湖南省省长现场督导次日,张家界“最严”防控措施出台

湖南省省长现场督导次日,张家界“最严”防控措施出台

政知新媒体
2021-08-03 10:00:34
林俊杰再发律师声明后,谢明皓回应:他不仅吸毒,且男女通吃

林俊杰再发律师声明后,谢明皓回应:他不仅吸毒,且男女通吃

瓜姐的眼
2021-08-03 10:33:13
回自家车库先交“过路费”,东莞“围村收费”惹争议

回自家车库先交“过路费”,东莞“围村收费”惹争议

南方都市报
2021-08-03 11:28:04
日本队大获全胜!伊藤美诚11:2吊打世界亚军,樊振东坦言状态慢热

日本队大获全胜!伊藤美诚11:2吊打世界亚军,樊振东坦言状态慢热

乒乓看世界
2021-08-03 08:25:49
吴亦凡的瓜让4年前裸身坠亡的任娇再被提起…

吴亦凡的瓜让4年前裸身坠亡的任娇再被提起…

麻辣婊
2021-08-02 23:34:40
这个爱打麻将的确诊老太太,把扬州坑惨了!

这个爱打麻将的确诊老太太,把扬州坑惨了!

远荐
2021-08-02 23:26:38
孙颖莎喜提新车!4S店员工列队鼓掌,提十几万的车比买路虎还自豪

孙颖莎喜提新车!4S店员工列队鼓掌,提十几万的车比买路虎还自豪

鸿侃汽车
2021-08-03 10:20:14
302人遇难,河南省长、郑州市委书记等默哀,国务院:对失职渎职者问责!

302人遇难,河南省长、郑州市委书记等默哀,国务院:对失职渎职者问责!

政知新媒体
2021-08-02 23:50:22
男子干扰交警正常执法:“我加拿大人,你拿枪打我啊”

男子干扰交警正常执法:“我加拿大人,你拿枪打我啊”

环球时报视频
2021-08-02 21:28:36
34岁的她,已任县长

34岁的她,已任县长

新京报政事儿
2021-08-03 13:08:54
孙春兰赴南京“督战”4天!江苏省委书记、省长开会,提到疫情发生根本原因

孙春兰赴南京“督战”4天!江苏省委书记、省长开会,提到疫情发生根本原因

政知新媒体
2021-08-03 09:53:57
起底吴亦凡,从顶流到弃儿,遇事习惯找妈妈,刑拘前正准备开粉丝见面会,门票炒到3千元

起底吴亦凡,从顶流到弃儿,遇事习惯找妈妈,刑拘前正准备开粉丝见面会,门票炒到3千元

九派新闻
2021-08-02 17:40:26
深圳市一女司机因年检过期被扣车,车主反问交警:新车6年免检,你懂不懂

深圳市一女司机因年检过期被扣车,车主反问交警:新车6年免检,你懂不懂

民生一线
2021-08-03 11:48:32
俄罗斯媒体:疯狂攻击中国的奥运成绩?美国媒体这举动太可笑!

俄罗斯媒体:疯狂攻击中国的奥运成绩?美国媒体这举动太可笑!

环球时报评论
2021-08-03 10:13:28
老公欲求不满,天黑我就发抖,这是个难以启齿的故事

老公欲求不满,天黑我就发抖,这是个难以启齿的故事

午睡星球
2021-08-03 09:39:37
1-3!日本乒乓球爆大冷,单局3-11被打爆,一脸失落,国乒迎利好

1-3!日本乒乓球爆大冷,单局3-11被打爆,一脸失落,国乒迎利好

侃球熊弟
2021-08-03 10:37:59
吴亦凡粉丝声讨官方:不放吴亦凡,就亲率众粉丝集体移民加拿大

吴亦凡粉丝声讨官方:不放吴亦凡,就亲率众粉丝集体移民加拿大

轩轩娱乐烩
2021-08-03 11:12:52
加拿大撑杆跳运动员阿莉莎在备战奥运会同时,正式入驻成人网站

加拿大撑杆跳运动员阿莉莎在备战奥运会同时,正式入驻成人网站

全球每日趣闻
2021-08-03 11:31:41
37岁再夺奥运冠军,被外国人“封神”,他却差点跑去开货车?

37岁再夺奥运冠军,被外国人“封神”,他却差点跑去开货车?

盖饭人物
2021-08-03 13:22:09
2021-08-03 13:56:49
金融八卦女
金融八卦女
八卦只接近真相的手段之一
7482文章数 41557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妈妈称小S心情很沮丧 拜托厂商和网友不要封杀她

头条要闻

郑州患者与缅甸入境者有关 传播路径为暴雨?专家回应

头条要闻

郑州患者与缅甸入境者有关 传播路径为暴雨?专家回应

体育要闻

"浩飞"组合热血竞速!这肌肉太酷炫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传特斯拉拟减少一线城市商超体验店数量

汽车要闻

奥迪A6纯电版将于2023年上市 续航或达700km

态度原创

时尚
手机
家居
健康
公开课

昨天LV舍弃吴亦凡 今天LVMH"吞食"了他的好兄弟

手机要闻

下周雷军要分享最艰难10个选择 小米MIX 4稳了!

家居要闻

中国小伙在德国花350万买两室一厅 赠超爽地下室

英科学家:将出现变异病毒令目前疫苗失效

公开课

试吃宁夏夜市:美国人第一次吃羊头差点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