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教育部设监管司、安阳缩短暑假四周……干趴教培机构,我们就会生娃吗?

0
分享至

前两天,教育部新成立了一个司: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 很不起眼的一个新闻,可能没多少人关注。 但是这个部门的成立,意味着国家对于校外教育的监管,已经有了专门的一套人马,不再只是嘴上说说,也不再只是一阵风。 新部门是要考核政绩考的,是要看KPI的,所以校外培训机构的前途命运已经可以确定。

校外教育与培训监管司,前身是基础教育司下面的“校外教育与培训监管处”。这次,新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部门级别由“处级”上升到“司级”,意味着国家对校外培训机构监管工作的升级。这也是教育部设立的含有“监管”一词的第一个部门。在教育部的二十几个司局机构中,只有这个最年轻的司局含有“监管”二字。


仔细读通稿,我们有理由相信,教育部的这个动作,秉承贯彻的是极高层的意图。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国家要严管校外教育,这几年一直都有风声和动作。光是今年,最高领导人就在至少三个场合对此问题进行表态。

最近的一次是6月7日,在青海西宁市文汇路街道的文亭巷社区。

来看新华社的原文——

社区综合服务中心一层阅览室里,刚刚放学的孩子们正在“四点半课堂”写作业、做手工。临近端午,桌上摆着五颜六色的纸龙舟和香包,总书记看了直夸孩子们手艺好。 “孩子们放学后,得有人接得住啊。”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首先这件事要由学校来办,学校不能把学生的课后时间全部推到社会上去。学生基本的学习,学校里的老师应该承担起来。不能在学校里不去做,反而出去搞校外培训了,这样就本末倒置了。现在教育部门正在纠正这种现象。” 总书记进一步指出:“当然,如果孩子们还有时间精力,来到社区里,引导他们做一些符合兴趣的事情,这种形式也很好。”

这几段话,信息量很大。新华社的直接引语,要好好揣摩。首先,学校不能再早早放学,把孩子课后时间全部推到社会上去,让正在上班的孩子父母无所适从。第二,校外培训机构管起学生的基本学习,这属于本末倒置。第三,教育部门正在采取措施纠正这种现象。

一锤定音。

这几天,针对教培机构,网传出现了这种釜底抽薪的方式——


结合新华社的稿件看,你觉得这像空穴来风吗?

针对中小学放学过早的现象,多地已经提出330计划——

针对“三点半”难题,全国各地正通过购买服务、财政补贴、服务性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保障课后服务开展,服务结束时间一般不早于下午5点。尽管不少地区已有所探索,但也面临师资、资金、管理等方面的现实挑战,一些地方弹性离校制度变成家长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许多人因此呼吁:统一延长在校时间,将课后服务正式纳入学校日常教学管理

延长学生在校时间包括课后和周末,其实就是从源头上抑制培训机构的一个方法。学生时间都安排在学校了,培训机构难道把孩子的睡觉时间利用起来?

时间再往前推,5月21日的中央深改委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这个会议规格极高,平均两三个月才开一次,讨论的都是事关全国全局的大事。中央关注给中小学生减负,并专门开会讨论,这并不常见。

新华社的通稿写得非常直白,“会议指出,义务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学生负担太重,短视化、功利化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特别是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减轻学生负担,根本之策在于全面提高学校教学质量,做到应教尽教,强化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

新华社的消息通稿,向来是没有什么废话的。在谈及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时,有一句话非常值得注意: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

这句话,堪称题眼。

教育与资本勾连,这叫什么事?教育是慢行业,资本赚的是快钱,两者如果合流,最后一定是资本割教育的韭菜。这几年,各种校外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广告打得满天飞,他们哪来这么多钱做广告?家长交的,资本给的。

去年,中国校外培训机构差不多把总收入的一半都拿来做广告。不打广告,不烧钱,就招不到新生。

原名“跟谁学”的高途,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营业费用为28.714亿元,去年同期为9.224亿元。其中销售费用由去年同期的7.572亿元增加到22.887亿元,增长主要是由于扩大用户基础和提升品牌的营销费用增加,以及对销售和营销人员的薪酬增加。截至2021年3月31日,高途实现收入19亿元。销售费用超过总收入将近4亿元,家长交的钱都不够打广告的。

培训机构为什么愿意做赔本生意?想想滴滴、美团的烧钱套路就明白了,先圈地,再收割。招到学生,必然要招老师。自己培养老师太慢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学校里挖优秀老师,砸几倍的工资挖人,谁都挡不住这份诱惑。最后,好老师都在培训机构,学校里剩下的都是中不溜秋甚至差劲的老师,学生在学校学不到东西,只能去校外补习培训。于是,本末倒置,培训机构成了教育的主体。

这种套路用在其他行业问题不大,但是教育不一样,这是一个良心的行业,绝不能变成逐利的行业。所以国家提出要对校外培训机构,“全面规范”、“从严治理”。

按照一贯的监管习惯,地方上的加码只会更甚。目前,一些地方已经在率先落实。

四川犍为县直接摁下了停止键,教育局下发了一份关于校外培训机构停业整顿的紧急通知的文件。


6月17日,山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暑假学习生活安排的通知》要求,避免家长盲目送孩子参加辅导培训,减轻学生培训负担。假期期间,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不得以任何理由组织学生集体到校或通过网络上课、补课或统一组织自习,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组织学生参加各类辅导培训班,禁止学校联合或将校舍租借给社会力量办学机构用于开办补习班、培训班。

河南安阳更狠,对培训机构釜底抽薪,拟将课后服务延至暑假,每天时间总量不超过4小时,总时间不超过4周。原本差不多两个月的暑假,现在只有一个月左右了。



从上个月开始,当北京整治教培行业的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机构都开始瑟瑟发抖。可以预见,教培机构即将进入寒冬,甚至可能会像P2P行业一样直接消失。即使坚持下来,估计也会成为“地下工作者”。


春江水暖鸭先知,资本嗅觉最灵敏。今年一季度,高瓴资本已经清仓好未来和一起教育。注意是清仓,就是一股不留,全部甩卖。中小股相关股票,今年以来,普遍都跌超60%以上。开玩笑,国家不允许培训机构随意资本化运作,那资本还跟你做朋友?

目前普遍认为,培训机构是造成内卷的罪魁祸首,起码是之一。内卷说明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受到极大影响,谁造成内卷就打击谁,这是毫无疑问的。


国家搞这么大动作,不仅仅是给学生减负,也是想给家长减负。

教育公平大概是中国家长最在乎的。只要有相对来说最公平的高考制度存在,中国人就总有奔头。中国家长为了孩子能考上大学,可以赌上一切。我能接受自己平庸,但不能接受孩子平庸。虽然现在大学学历严重贬值,但考上大学考上好大学才有机会996才有福报,不是吗?


要想考上好大学,那你就得比别的孩子多付出,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一步领先,才能步步领先。这个逻辑,家长是能接受的。善于把握人心的培训机构,更是祭出了那句广为流传的话:你来,我培训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训你孩子的竞争对手。听到这话,哪个家长还能无动于衷?

于是,在铺天盖地的校外培训广告中,无数家长被洗脑,开始更加焦虑。本来已经陷入996不能自拔的家长们,这下更是难上加难,雪上加霜。看过一个新闻,一个家境困难的妈妈东挪西借,在优胜教育团了2000多课时,上到610节课时,这家机构跑路了,交了40多万,还剩30多万元的课没上。

校外培训机构的几宗罪中,有一宗是被认为压抑了人民的生育欲望。中国年轻人本来已经不怎么爱生娃了,这些上过各种班、受过各种罪的孩子步入社会后,他们只会更加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受同样的罪。躺平,不生娃,可能是这帮孩子以后对抗社会的最好办法。

话说,人民不爱生娃,这个锅,教培机构真背不动

教育是一国之本,人口更是。教育的问题还可以慢慢来,反正也不差这三五年,但是人口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短短五年多时间内,国家为何从放开二孩再到放开三孩?人口青黄不接,老人太多,年轻人越来越少,人们越来越不爱生孩子。这才是最要命的事。历朝历代、无论中外,没有哪个盛世哪个强国,是人口越来越少的。

六一前夕,国家宣布一对夫妇可以生育三个孩子,然后大家都在问有什么配套政策。能生敢生三个孩子的,环顾身边,真没几人。国家如果不在政策上大力支持,三孩政策很可能没什么效果。给孩子和家长减负,这也算是配套政策之一,接下来,相信还会有更多的支持措施,比如在住房和医疗方面,或许也会有惊喜。

我有个小小的担忧,管住校外培训机构,就能真正给家长和孩子减负了吗?或者说,家长甘心孩子整天放羊吗?会不会出现校外培训机构歇菜了,私人教师反而兴起了呢?一对一补习,教育部门是管不到的。如果有钱人请家教,中产和贫下中农要不要跟?不跟的话,有钱人的孩子就获得了额外加持,考学时,依然能把你的孩子干掉。

在上海,优质家教的收费已经高达2000元/小时。还出现了家政+家教结合的中介业务,提供全职的居家中外教,提供全程住家英语补习服务,根据教学经验不同,1~5万/月不等。

在上海一些商场的星巴克或costa的小包间里,一个老师带着七八个小学生上课——这是魔都高端家长圈里的拼班模式。自己拼团请名师,场地费换成咖啡,还可以和其他家长们聊聊生意经。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事,中国人做得太多了。


隔壁的韩国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思考。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韩国为了“教育良性发展和防止课外辅导经济过热”,实施了著名的“730教育改革”。韩国当局成立了37个课外辅导打压队,严厉整顿打压课外补习,但这一政策反而催生了专门针对权贵家庭的秘密上门补习服务——"别墅补习"。



平民子弟被定向禁止课外补习,反而使韩国权贵子女获益。他们可以安心在家接受私人教师的补习,高考的压力变得更小了。而被禁止参加补习班的中下阶层子女,则成为高考的牺牲品。

由于大量民众的强烈反对,1995年,韩国政府又提出“5.31教育改革”,要求公立学校对有需要的学生进行课外辅导,以安抚中下层家庭。5年后,韩国法院又裁定禁止补习违宪。韩国学生,又可以光明正大地参加补习班了。

如果说中国高考是噩梦,那么韩国高考就是地狱。韩国学生只有考上名牌大学,才能有理想工作。为了让孩子圆梦,韩国家长比中国家长更拼。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课外补习费用占韩国家庭消费支出之比达到12.6%。

在韩国,课外辅导班遍布大街小巷,一些出名的补习班,甚至需要考试才能进入。补课名师在韩国的地位堪比明星,甚至常常能接到著名品牌的代言。

韩国政府对此深感忧虑。2014年,韩国祭出《教育正常化及限制提前教育的特别法令》,号称史上最严。禁止课外辅导教授超纲知识、禁止考试出现超纲内容、禁止在自主招生中考察超出课本的内容……但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改革,只能短暂退烧,药效一过,春风吹又生

总之,韩国在解决补习班的问题上始终没找到什么妙招。

倒是韩国北面的兄弟看得更透彻。有朝鲜媒体认为,韩国青少年比赛参加补习班只是问题的表象,官僚主义、资本主义和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思想才是韩国人生活压力巨大的根源。

韩国是资本主义国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有理由也有条件,不重蹈韩国的覆辙。

据说,国家将试行禁止寒暑假校外培训,新规最快将于下周出台。“通过降低家庭生活成本来提高出生率”,能否取得预期效果,还是拭目以待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码头青年
码头青年
说点有意思的东西
136文章数 1918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