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从“中产”变成“中惨”,最不稳定阶层的泡沫与焦虑

0
分享至

中产的财富是建立在社会整体的泡沫之上

中产阶级一向被认为是中坚力量,是社会的稳定器。

但在疫情和经济下行的冲击下,中国中产阶级的内心焦虑正在上升,担心生活质量下降,担心未来的收入,担心泡沫破裂。

然而,中产阶级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个泡沫。随着社会内卷化不断加剧,增量市场空间缩小,中产的泡沫就成了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破灭。

从“中产”摇身一变成“中惨”。

01

谁是中产?

中产阶级是一个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和使用的一个词汇。不过在使用这个名词时,不同人的理解又不一样。

那到底什么样的人群可以被定义为中产?

《福布斯》杂志给中国中产的定义是:

生活在城市里、年龄在25到55岁之间、大学学历、年入10000-60000美元(换算成人民币约为月收入5470-32820元)。


如果单纯按这3个条件,我国的中产家庭还是很多的。

在2000年,只有4%的城市人口被认为是中产阶级。但这一数字,伴随中国居民日益提高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而不断膨胀。

2015年CHFS调查数据测算中国中产阶级的数量实际为2.04亿人,掌握的财富总量为28.3万亿,首次超过美国和日本,跃居世界首位。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一项研究,到2022年,76%的中国城市人口都可以算是中产阶级。


从数字上看,好像找到了一个关于中产阶级的完美故事,经济越来越好,中产越来越多,已经赶美超日,庞大的中产阶级人口也构成了中国社会的“铜墙铁壁”。

事实真的如此美好吗?

2020年5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讲到:

“我们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北师大收入分配研究院在2019年的抽样,以7万个代表性样本得出:

“中国有39.1%的人口月收入低于1000元,换算成人口数为5.47亿人;月收入1090元以下的总人口合计为6亿人,占全国人口比重为42.85%。”

这些数据似乎都与“76%的中国城市人口都可以算是中产阶级。”的说法相悖。

02

越活越穷

其实,我们在衡量中产阶级的时候,往往忽略了物价水平、资产价格、通货膨胀以及负债规模等要素。

那些勉强达到了所谓中产生活标准的人,他们的日子也许过得并不安稳。

尽管社会整体收入不断增加,但人们的生活开支也在疯狂增加。收入的增加赶不上生活成本的增加,人们对中产的认同便也下降。

表面上中产,实际上越活越穷。

日本学者三浦展曾经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下流社会》。


书中观察到一个现象,中产阶层由于财务压力过大,收入不断减低,致使其所在阶级不断向下。

最终结果,中产可能逐渐消失。

这个现象在中国也存在,甚至比日本更加严重。

影响中国老百姓的各项开支当中最重要的一项是房屋开支。北京、深圳和上海核心地区的房屋租金85平米左右的租金价格平均分别是12000-16000元左右;45平的房屋租金是8000-9700元左右。


然而三地的工资收入却与房屋价格背离甚远。北京的平均工资是6900元,上海是6300元,深圳是5100元,大部分人的工资区间集中在月收入10000元以内。


不过大部分打工人都不会租在中心地带,一般会选择较为偏远的近地铁住房,月租在2000-5000左右。对比租金价格,工资收入每个月用来交租后几乎所剩无几。

而这三个城市的房价平均都在6万一平以上。

部分条件较好的家庭,父母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为儿女买了房,但这些儿女也根本不可能靠在公司打工存下太多钱。早年积攒到钱,买房“上车”的那部分人,也要背负相当负担的房贷压力。特别是已经生育子女的那部分人,还得匀出一部分钱来供养“鸡娃”。

所以,打工阶层很难依靠劳动所得,创造出现金流。

北京、深圳、上海以外的城市,房价虽然没那么高,但是工资收入相对也更低。全国有很多城市的平均收入在月薪三四千以下以内,哪怕房价再低,仅凭借几千块的收入,依然不可能积累到财富。

在财富难以积累的情况下,很多所谓的中产在生活中,却处处向资产阶级看齐——生活方式、言谈举止、消费水平、审美标准、价值观念,都对标资产阶级,把“跻身上层”看做自己的标杆,给了消费主义不断收割他们仅有财富的基础。

住房支出和日益增加的消费支出的双重压力下,城市里的中产普遍感到越活越穷,越活越累。

03

中产阶级是个伪概念

所谓的中产阶级,实质上是彻彻底底的伪概念。

中产阶层在定义上,完全契合政治经济学对无产阶级的定义——政治自由、不占有生产资料、靠出卖劳动力为生。

他们只是底层无产者中,稍微有点钱的那一批,但并未改变根本的阶级属性!

在中国,这些无产者是靠什么力量成为了中间收入群体?

其中的影响要素很多,不过最关键的还是中国社会最大的泡沫——房地产。中国人的资产比例超过50%是房产等固定资产;仅有约20%左右是金融资产。不是中产都在忙着买房,而是在中国唯一让人迅速成为中产阶级的方法就是买房。


因为中国的中产,他们的个人财富增加,纯粹是因为不动产的资产溢价带来的附加作用。

不动产溢价基本上是在2009年之后才大规模发生,导火线便是4万亿基建刺激计划。基本面的利好,托起地价上涨,细分到地产领域,造成面粉比面包还要贵的基本盘。

所以,中产就是楼市开始起飞的阶段,在比较恰当的位置成功接盘房地产,拥有了相当账面财富的人。

房价上涨只是整个系统的附带效用,由于房价上涨带来的业主财富的增加,从而变成所谓的中产,更是附带效用中的附带效用。


透过表面现象看本质,可以发现中国的中产阶级本身就蕴藏着大量泡沫,甚至说他们的财富是一种幻觉。

如同海滩上用沙子堆出来一个城堡,看起来很美丽;一旦海水涨潮,瞬间被夷为平地,不留半点痕迹。

根据马克思的论述,历史上任何一个阶级的存在,不仅是依靠金钱来维护或者根据所拥有的物质资料进行划分。其根本是依靠阶级的观念以及存在共同体内部的共识,从而让一群人凝聚在一起。具体到现代社会,必须要有法团组织,阶级才能存在。

因此,中产阶级只是从无产阶级中强行划分出的概念,是一个泡沫,而不是切实存在的阶级。中国社会的阶级相对于世界其他国家流动性极强,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次大洗牌。中产的财富归根到底也是一种短暂的幻觉,难以延续两代人以上,没有时间和空间上的持久度。

04

尾声

中产的财富是建立在社会整体的泡沫之上,也会跟着大泡沫的起落而动。

好比是养殖场,猪身上的肉不是自己的,养太肥迟早是要被割掉的。

但是,应对之法也并非完全没有。

上策是,要么实现阶级上升,根本上摆脱骨子里“无产者”的属性;要么参考马克思所说的“阶级共同体”。

中策是,管住自己消费的手,一点一滴积累起财富,同时提高自身投资理财的能力以及对大方向的把控能力,穿越经济周期和一轮又一轮的收割。

下策是,直接躺平,任他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不同选择风险不同,付出的代价自然不同,且收益也不可预见。不过,求乎其上,得乎其中;求乎其中,得乎其下;你要是求乎其下,最后可能什么都没有。

来源:格隆汇专栏-金石道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和讯网
和讯网
中国主流财经门户网站
105098文章数 81968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