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书记、市长双双被处分当天,白银市委表态:全市干部一定要深刻反思!

0
分享至

撰文 | 蔡迩一

6月11日下午,甘肃省委、省政府联合调查组正式公布“白银市景泰山地马拉松越野赛事件”调查结果。

结果显示,共有27名公职人员被追责问责,其中包括5名省管干部和22名非省管干部,被问责的人员当中,包括白银市委书记苏君、市长张旭晨。

政知君注意到,就在当天下午,白银市委常委会便召开了(扩大)会议,通报了调查结果,称“坚决拥护、诚恳接受”。

20天前的“致命马拉松”,受到中央领导关注

调查结果发布时,距离那场“致命马拉松”过去已经20天了。

5月22日,甘肃一山地马拉松赛遭遇极端天气,21名参赛人员遇难。事件被曝光之后,便立刻登上了热搜。

公开报道显示,21名遇难者中,包括宁波江南百英里冠军梁晶、中国跑圈知名的曹朋飞、黄印斌和残运会冠军黄关军在内的精英跑者。

后来的消息显示,这起事件还引起了高层的关注。

事件发生后,甘肃省委常委会曾召开会议。

那次会议的议题是“传达学习习近平重要指示精神,传达学习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批示,研究部署2021年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善后处置工作”。

甘肃省委要求,依法依规严肃追责问责。

如今,结果出来了。

据甘肃省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李寿伟通报,白银市委、市政府“未履行主办单位职责”“只挂名、不落实,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问题突出”,责令白银市委、市政府分别向省委、省政府作出深刻检查,并对相关领导追责:

  • 白银市委书记苏君被给予政务警告处分

  • 白银市委副书记、市长张旭晨被给予政务记过处分

公开资料显示,苏君,女,1966年7月,今年55岁,她曾担任过玉门石油管理局团委书记,共青团甘肃省委副书记,平凉市副市长,平凉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甘肃省人口委主任,甘肃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甘肃省妇联主席等。


白银市委书记苏君(资料图)

2017年4月,苏君成为白银市委书记,至今4年多。

张旭晨,男,汉族,1969年1月出生,今年53岁,曾任共青团甘肃省委书记,陇南市委副书记,2015年6月成为白银市市长,至今6年。


书记市长的处分,意味着什么?

一个广为人知的事实是,在5月22日宣布2021年(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暨乡村振兴健康跑开幕的,正是白银市市长张旭晨。


当时出席开幕式的还有白银市副市长高云翔。

高云翔在致辞中说,将秉承“艰苦奋斗、创业奉献”的白银精神,“竭尽全力组织好此次赛事、服务好各位来宾,将这次马拉松赛事作为一个平台,全方位展示白银的黄河风光、特色旅游、城乡建设和人文精神”。

但谁也没想到,那天,成了中国越野跑圈最黑暗的一天。

昨天的通报显示,高云翔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上述处分意味着什么?

政知君了解到,政务处分的种类包括六类,分别是: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和开除。

其中,警告的处分期间为6个月,记过为12个月。

公务员以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在政务处分期内,不得晋升职务、职级、衔级和级别;其中,被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的,不得晋升工资档次。被撤职的,按照规定降低职务、职级、衔级和级别,同时降低工资和待遇。

另外,对党员的纪律处分种类包括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和开除党籍。

党员受到严重警告处分一年半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任职务的党外职务

白银市委当天开扩大会议:坚决拥护、诚恳接受

政知君注意到,就在市委书记、市长双双被处分的当天,白银市委常委会召开了扩大会议,专题传达省委、省政府联合调查组关于景泰黄河石林“5·22”事件调查处理结果。

《白银日报》在报道这则消息时提到,市委常委会坚决拥护、诚恳接受省委、省政府的调查处理结果。

会议认为,此次事件是:

  • 一起由于极限运动项目百公里越野赛在强度难度最高赛段遭遇大风、降水、降温的高影响天气,赛事组织管理不规范、运营执行不专业,赛事工作人员安全风险意识不强,没有树牢底线思维,工作作风不严不实,导致重大人员伤亡的公共安全责任事件,在社会上造成了巨大影响。

会议要求“深刻汲取教训、勇于承担责任”。

会议还对白银市干部提出了要求——全市广大干部一定要牢记“5·22”事件的教训,深刻反思、扎实整改,尽快补齐短板弱项,坚决守住安全底线。

  • 全面开展安全生产隐患排查整治工作,采取“四不两直”工作法,从严从实加强对各类生产活动的监督管控,杜绝以后发生各类安全事件

  • 从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度持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作风顽疾

  • 建立一套更为严格的奖惩落实机制,以严肃问责推动工作落实

  • 健全完善群众性活动监督检查机制,科学设置各项流程,从严执行安全许可,完善安全保障措施,明确各方责任,形成从部署到举办、保障、监管等职责清晰、环环相扣的责任链条

延伸阅读

重返白银马拉松最惨烈赛段,村民:遇难者躺在路边,没看到补给点

5月22日举行的甘肃白银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演变成一场21人遇难的惨剧。据多名幸存者讲述,事发的CP2至CP3赛段,是整个越野赛场地最险峻、难度最大的赛段,也是人员死亡最惨烈的赛段。

5月24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现场,跟随村民重走事发赛段CP2至CP3段。记者从下午4时出发登山,到晚上约7时抵达CP3梁梢窑洞,期间历时3个多小时。


村民介绍,此次越野赛的赛程中只有CP1至CP2段在黄河石林景区内部,大部分赛道属于无人区,海拔整体在2000米上下。

遇难者身体僵直躺在赛道上

5月24日,极目新闻记者跟随村民朱先生乘车前往赛程CP2至CP3赛段,车辆行驶道路右侧是黄河上游流域,左侧则靠近山体。途经水泥和碎石路段后,车辆到达山脚下。


在其中一段山路上,记者看到半山腰处地面散落了几张棉被,该位置地势较平缓。朱先生介绍,22日事发后,村民们自发组织人员携带棉被和医药、食品等保暖应急物资,参与搜救。这些棉被用来给救下山的失温选手防寒保暖,山路上还有很多。


经过一长段陡坡,极目新闻记者和朱先生来到CP2至CP3赛道上,该赛道周边全是陡坡,没有正规道路,记者只能沿着羊肠小道蜿蜒而上。在部分路段地面上,时不时会有类似标记的小红旗出现,有的用杆子插在土里,有的则被石头压着。

朱先生回忆,事发当日飘着大雨,风力有7、8级,甚至出现了罕见的冰雹天气,能见度较低。他说,消防、民间救援队和其他自发组织的村民都在寻找被困选手。一路上,他发现了部分躺在路边地面的选手,他们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凉僵硬,只穿着短衣短裤,没有其他保暖装备,部分选手口吐白沫,已经没有了呼吸,三三两两躺倒在路边。


朱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参与搜救的消防救援人员,专业、民间救援队,会在发现遇难者的位置插一个小红旗作为标记,便于开展搜救。

说到此处,朱先生眼眶有些湿润。他说,看到选手穿着单薄,天气又那么冷,真不知道他们有多难受。但由于被困选手较多,后面还有很多人需要救援,他只能把随身携带的保温毯包在他们身上,希望他们可以慢慢醒来,再上报给消防部门和民间救援队,他们好继续搜寻被困的幸存者。

60多名村民救下近百名幸存者

在登山途中,极目新闻记者发现山路很陡峭,没有完整的道路可以行走。只能蜿蜒绕行而上,大部分都是羊肠小道,地面土壤较光滑,脚底偶尔会打滑,需要手脚并用攀登。越往上走,风力越大,甚至需要弯腰保持平衡才能前行。


朱先生称,今日天气晴朗,风比较大,事发当天是大雨天气,风力等级更高。CP2至CP3赛段需要爬升1000米,坡度陡峭,路段十分难走。他回忆,事发当日村民参与救援到山顶时,雨水已成冻雨。发现被困参赛选手后,村民用保温毯和棉被给他们取暖。

事发后,一名参赛者高先生曾撰文写道,他在经过CP2赛段后迎着逆风,风力已达到7、8级。他在爬升过程中感到体温越来越低,感觉再往上走失温会更严重,他决定退赛下山,随后因此幸存。


朱先生所在的常生村村委会主任罗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22日的天气情况较为恶劣,风雨不断,气温较低,甚至下起了冰雹。黄河石林景区就位于村子附近的山上,因海拔相对较高,山上温度普遍比村里低很多。22日下午,接到当地部门通知,村民得知100多名参赛选手因失温被困山上,村民自发报名参与救援。60多名村民从山脚下出发,抱着棉被带着厚外套,徒步将近1个半小时后抵达山顶。在此过程中,村民们发现并搜救了近百名幸存者,并用车辆将他们安全接回山下。

罗主任介绍,22日晚,参与救援的村民在山上彻夜搜救。23日凌晨2时,村民在马拉松越野赛的CP2到CP3赛段发现了2名失温的参赛选手,村民用棉被包着选手,将他们安全转移到山脚下。


全程参与搜救的村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CP2到CP3近20公里的赛段上,他没有发现任何搭建的帐篷、补给点和工作人员。记者徒步全程,除了部分路段地面设置的小红旗标识,也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补给的物品。

目睹生命逝去内心如刀割

朱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因CP2至CP3赛段路况复杂多变,他是选择在该赛段山脚下出发登山参与救援。22日下午4时许,他开始登山救援,当时他带了4个油饼、一瓶水,骑摩托从家出发上山,半路遇到了警车,由于警车无法上山,警察把一些衣服捆在了他们的摩托车后座上,让他帮忙带上山。直至23日下午,他结束搜救才下山,中间他都没有吃过饭。在此期间,他亲眼见到了18名遇难者,他说,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一场越野比赛而逝去,内心如刀割一般。

在此过程中,朱先生还挽救了一个参赛者的生命,那是来自重庆的参赛选手王先生。22日下午,他发现一名失温后被冻得奄奄一息的男选手,赶紧用保温毯将他包裹,并掰开随身携带的油饼和水喂给他,在吃了半块油饼后,王先生渐渐恢复了体力,体温慢慢恢复正常。随后,救援队人员将其送至山下。

23⽇,幸存者王先生在电话中告诉朱先生,自己的腿已经恢复知觉了。朱先生说,这样的悲剧面前,没人会见死不救,只要能够救活一名幸存者,都是值得的。

李作璧去年9月曾亲自为梁晶颁奖

如果不是此次“5·22”事故,外界可能不会注意到景泰县,也不会知道这个2019年才摘帽的“贫困县”,与黄河石林景区之间有着一段怎样艰险的“生死缘”。

据景泰县人民政府官网,景泰县位于甘肃省中部,地处黄土高原与腾格里沙漠过渡地带,河西走廊东端,最高海拔3321米,最低海拔1276米。该县地貌包含山地、丘陵、平原、河谷、盆地、沙漠等,其中山地丘陵约占总面积的四分之三,人口仅有23.89万。2011年,景泰县被列入国家六盘山片区扶贫重点县,是甘肃省58个集中连片特困县之一。2019年4月28日,甘肃省政府批准景泰县正式退出贫困县。

艰苦的自然环境让景泰县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但也赋予了当地奇瑰的自然景观资源。景泰县有黄河石林国家地质公园、寿鹿山国家森林公园、永泰龟城、五佛沿寺、大敦煌影视城等多个景区。其中最有影响力的,还是黄河石林。


2020年7月,李作璧考察黄河石林景区天然气点供工程项目

黄河在景泰县境内流经112公里,造就了石林景区。黄河石林地质公园形成于210万年前的下更新世五泉山组洪积沙砾岩层,是由新构造运动、雨洪侵蚀及重力崩塌等作用形成的峭壁、岩柱组成的峰林和峰丛地貌景观,距县城70公里。

2018年,黄河石林大景区登上《纽约时报》发布的“2018全球必去的52个目的地”榜单,同年被确定为全省重点打造的11个标志性大景区之一和旅游度假示范区。这也是景泰县唯一的4A级景区。

为了利用好这张旅游牌,近年来,白银市、景泰县投注了巨大的心血。

以2020年为例,2020年4月5日至7日,黄河石林举行了疫情后恢复旅游产业的自驾游活动,6月20日至22日举行第二届黄河石林浪板儿速降赛,9月20日举行“陇越骑联2020穿越丝绸之路(国际)山地自行车排位赛”,9月29日至30日举行“白银乡村振兴第一跑·第三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暨白银市第四届黄河风情文化旅游节”。

此外,2017年至2018年,黄河石林景区还曾举行羊皮筏子漂流大赛、万人徒步大赛、国际自行车越野赛、国际雪联越野滑雪夏季滑轮积分赛。赛事频繁的背后,是白银市、景泰县希望借旅游发展经济的梦想。

其中最具影响力的,还是“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2018年5月20日,第一届比赛开赛前,李作璧接受CCTV记者采访时,用带有浓厚甘肃口音的普通话说,该赛事旨在“使参加活动的人在运动过程中感受黄河石林的奇特景观,体验独特的旅游资源,同时也借此方式向全国、全世界宣传黄河石林,让大家都来这里运动、观光”。


2020年9月29日第三届黄河石林越野赛,梁晶获得冠军,为他颁奖的正是县委书记李作璧(左)

2020年,受疫情影响,第三届黄河石林越野赛推迟至9月29日举行,当天比赛结束后,李作璧与几位县委领导为百公里、二十一公里比赛男、女组的获奖者颁奖。

据景泰县融媒体当时的报道,百公里越野赛冠军为来自安徽的梁晶,成绩为8小时39分,“令人惊叹敬佩的是,他已经连续三年摘得该项赛事的桂冠。来自贵州省贵阳市的选手赵家驹获得男子组第二名。”当时留下的照片中,梁晶冲过终点时,电子牌数字显示“08:38:57”。

随后,梁晶对着记者的麦克风说,“这是我参加的几百场比赛里最高速的赛道!”给冠军梁晶颁奖的,是县委书记李作璧。冠亚季军站在领奖台上合影时,梁晶也和李作璧站在一起。


2020年9月29日第三届黄河石林越野赛,梁晶获得冠军,颁奖台上,梁晶和李作璧(右三)站在一起

马拉松事故赔偿金额曝光 家属拒签:金额太低日子咋过

近期,引发全网密切关注的甘肃马拉松21人遇难事件,有了新的进展。



5月25日,据山东商报报道称,有遇难者家属表示,当地拿出赔偿协议,赔偿每位遇难者家属95万元,其中包含事故团体意外险50万元。

一场越野赛,让近10%的参赛人员遇难,其中包含多名行业内顶尖选手,家属认为,承办单位有错,既然有责任,应当拿出诚心,付出代价。

据一位遇难者家属提供了一份“补偿协议书”,协议书甲方为“景泰黄河石林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乙方为遇难者的配偶、子女、父母。

协议书提到,甲、乙双方在自愿平等,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达成如下协议。“甲方自愿一次性支付乙方遇难补偿金、抚养费、赡养费等费用共计90万元。”

其中包括,“①事故团体意外险50万元(由黄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靖远支公司支付);②自然灾害救助保险金10万元(由景泰县应急管理局付费支付)③景泰黄河石林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补偿10万元;④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补偿10万元;⑤景泰县人民政府救助资金10万元。”



除此之外,“遇难者家属处理善后事宜过程中产生的遇难者丧葬费,往返交通费共计5万元由甲方承担。”

多位遇难者家属拒绝签署此协议,认为死亡赔偿金额过低。就此事,山东商报记者联系了四位家属,其中三位都明确拒绝,另外一位还在沟通中。

一位遇难者家属表示:“我们觉得,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21个人有多少是家里的顶梁柱啊。”

多位家属认为:“我们不是要钱。如果可以,我愿意用钱把人换回来。可现在事情发生了,未来的日子怎么办?”

一位家属表示,相对于赔偿,更想要得到一个说法,“这到底是什么钱?是什么性质?也没有人跟我说明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政知新媒体
政知新媒体
我们在这里读懂时政
5014文章数 79852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