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袁世凯为何想纳隆裕太后为妾?感激她听话逊位,更意图借势复辟

0
分享至

  溥仪的《我的前半生》里记录了这样一个场景:“在最后的日子里所发生的事情,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在养心殿的东暖阁里,隆裕太后坐在靠南窗的炕上,用手绢擦眼,面前地上的红毡子垫上跪着一个粗胖的老头子,满脸泪痕。”

  与隆裕太后相对而泣的“粗胖老头子”,是当时任内阁总理大臣的袁世凯。

  

  袁世凯

  对这一场景,当时的上海《申报》以《清后颁逊位诏时的伤心语》为标题报道:

  “2月12日,《清帝逊位诏书》由袁世凯在养心殿内呈献给隆裕太后,隆裕太后阅未终篇已泪如雨下,随后交给军机大臣世续、军谘大臣徐世昌盖用御宝。此时反对逊位共和的恭亲王溥伟自请召见,隆裕太后表示说:“彼亲贵将国事办得如此腐败,犹欲阻挠共和诏旨,将置我母子于何地!”此时无论是何贵族,均不准进内,于是盖用御宝陈于黄案。清后仍大哭。清帝时立清后怀中,见状亦哭,袁世凯君及各国务大臣亦同声一哭。”

  1912年2月12日,在文武百官的一片哭声中,袁世凯为清帝拟定逊位诏书,正式宣布退位,结束了大清王朝的统治。

  

  隆裕太后“垂帘听政”

  一年后,1913年2月22日,隆裕太后在忧惧之中去世,年仅45岁,她病逝之后,刚刚当上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率前朝文武百官为她举行了隆重国葬,极尽哀荣。1915年,袁世凯意欲复辟帝制,曾向人说道:“倘若隆裕太后还活着,我定纳她为妾。”

  隆裕太后个性柔懦内向,不爱与人交往,1908年她垂帘听政之后,为了笼络权臣,她先是对庆亲王奕劻信任有加,后来专任袁世凯,政事和人事安排上全都听由袁世凯一个人决断,二人因议政也长期见面会谈,交情不浅。

  

  年轻时的隆裕

  由于隆裕太后的言听计从、没有主张过任何武力对峙,袁世凯获得了南北议和最重要的政治筹码,从成为第一任民国大总统,他因此很感激隆裕,不但在清帝逊位后每年支付满清皇室4百万两银子,还为隆裕举办“国葬”,称她为“女中尧舜”。

  而已有一妻九妾的袁世凯之所以一度有过纳退位太后为妾的想法,根本原因也无非是为了捞取政治筹码,与满清皇室联姻,好给他这个“洪宪皇帝”增添几分皇家背景。

  1、袁世凯与隆裕太后的互相成全

  隆裕太后是个存在感不强的人,她相貌不佳、个性过于优柔寡断,也不热心处理政事,如果没有优越的家势,她只会是个与大家落落不和、不惹人注意的孤僻女人,但正因为她是慈禧太后的娘家亲侄女,家族的背景与利益注定了她要与政治结缘。

  1889年2月26日,21岁的叶赫那拉·静芬由慈禧太后钦点,与18岁的光绪帝成婚,大婚同一天,珍、瑾二妃也由神武门被迎入宫中。

  住在钟粹宫的隆裕得不到光绪帝宠爱,在政治上发挥不了作用,也就得不到慈禧太后的欢心。

  美国传教士赫德兰在《一个美国人眼中的晚清宫廷》里描写道:“隆裕皇后长得一点都不好看。她稍微有点驼背,瘦骨嶙峋。脸很长,肤色灰黄,牙齿大多是蛀牙。”

  

  美国女画家为隆裕作的油画肖像

  从照片上看,隆裕“马脸驼背”的模样与赫德兰描述一致,这样一个病态丑陋的女人或许能得到些许可怜和同情,却很难得到别人的爱,因柔懦无势,得不到宫中上下的尊重,就连与其他命妇王妃见面时她也没有多少威信,

  1908年10月,光绪与慈禧先后生病,慈禧命人抱来光绪的侄子、醇亲王载沣的儿子溥仪养在宫中,作为储君。11月,光绪帝与慈禧太后在先后两天内病逝,隆裕就这样抱着2岁多的溥仪仓卒成为了大清王朝的未亡人。

  隆裕并无多少政治策略,垂帘听政后深感手足无措,大权很快落到溥仪父亲、摄政王载沣手中,形成了少壮亲贵集团,作为载沣死对头的袁世凯,很快被迫辞官还乡。

  

  年轻时的袁世凯

  而为了和载沣抗衡,隆裕极力拉拢70岁的庆亲王奕劻,奕劻是满清最后一个铁帽子王,也是镇压义和团的主谋者,平时最为欣赏袁世凯,辛亥革命爆发后,在他的提议下,隆裕起用袁世凯为总理内阁大臣,宣布解散载沣的皇族内阁,由袁世凯重新开始组阁。

  而袁世凯当政后,隆裕对他十分信任,袁世凯以“清帝逊位”当谈判筹码与孙中山、胡汉民等人谈判,获得了民国临时大总统之职,这多少有几分是隆裕太后的功劳。

  而在隆裕太后心中,只要政权平稳过渡,她能够关着门过几天太平日子,已是心满意足,因此对袁世凯的卖力运作、最终令她获得王室优待条件也非常感激,因此她毫不支持宗室王公们“移居热河分治天下”的武力对抗想法,而是顺利接受了袁世凯的“逊位”主张。

  袁世凯答应让清帝保留原来的君主尊号和私产,并给予每年400万两银子(后为400万元银洋)的岁用,比隆裕自己提出的每年300万两还多了100万,条件格外优厚。要知道,就算是康乾盛世,清帝每年的花费最多也就200万两银子,后来的咸丰皇帝每年花费40万两,光绪中期的花费则为每年140万两银子。

  

  隆裕(右四)与溥仪(坐石头上者)

  在电影《辛亥革命》中,陈冲扮演的隆裕太后说的一段台词十分贴近史实,她望着那些昏聩无用的满清大臣们,在养心殿上当众愤懑地说道:“列祖列宗在上,如今列强欺压,民党猖獗,王公大臣们招权纳贿,痛民误国,子孙无能,愧对祖宗,倒是孙文给我们留了些体面,没有屠城,没有断头台!”随后她大喊一声“退位”,彻底终结了爱新觉罗家的皇运。

  袁世凯保全了隆裕太后母子的性命还有满清皇室最后的体面,而隆裕太后则以谦卑温顺的姿态帮助袁世凯获得了南北议和的谈判筹码,在某种意义上看来,这二人在政治上是互相成全的。隆裕虽然没有政治野心,但她读书颇多、了解世界形势,政治见解是明确的、符合当时潮流的。

  对此,袁世凯等人予以高度赞扬,称赞隆裕太后“以尧舜禅让之心,赞周召共和之美,值中国帝运之末,开东亚民主之基。”很多报纸上还盛誉她为“最先醒来的人”。

  2、袁世凯为隆裕太后隆重国葬,对她感激不尽

  退位成为事实后,隆裕太后也面对着一落千丈的待遇,她搬进颐和园,不问世事,整天与太监、宫女们为伍,想要在与世隔绝的颐和园建福宫里度过最后的时光。

  1913年初,她在建福宫花园里拍了最后一张照片,卸去了满头珠翠与朝服,身着普通棉袍、梳着光髻,神情冲淡宁静,朴实如民间老妇,显得很接地气。

  

  退位后的隆裕

  1913年2月,正逢隆裕的“万寿日”(生日),她回到宫中御殿接受众人朝贺,没想到来贺者寥寥无几,只有袁世凯派来的专使梁士诒和几个随员,,那些往日山呼万岁的宗室王公大臣们一个都没来。

  她深感自己成了爱新觉罗家的“罪人”,受到了满清宗室的遗族集体抵制,心情低落悲痛,当天就一病不起,2月22日,隆裕在长春宫病逝,年仅45岁。

  此时,由于清帝仍保留着往日的头衔和礼仪,袁世凯又感激隆裕的“知己之恩”,因此为她举办了隆重的“国葬”,下令全国下半旗致哀三日、文武官员穿孝二十七日。

  

  袁世凯自己则亲佩臂纱,率众人在太和门外广场隆重举行了有五万多人参加的全国国民哀悼会,灵堂设在太和殿上,上方悬挂着“女中尧舜”的白色横幅,当中摆放隆裕遗像,所有外露的梁柱均以白布包裹,同时行清式皇家丧仪,并以穿北洋军服的仪仗队在灵堂前侍立。

  奉移隆裕太后“梓宫”时,由民国政府的仪仗队、军乐队指引,跟着长长的满人执事队伍,由96名杠夫帽插黄雉翎、举着黄色拨旗,扶着“满地落黄”(黄杠、黄罩、黄杠绳)的“皇杠”,抬至前方火车站,由专列运往光绪帝的崇陵附近安厝,准备将来与光绪入陵合葬。

  袁世凯对隆裕的丧事如此尽心,极尽哀荣,一来,是展示给遗族、外国政要看北洋政府对退位清帝的优待;二来,也是他的确对隆裕心存感激。

  3、袁世凯的一妻九妾,大半为政治联姻和家业昌盛考虑

  袁世凯被选举为民国大总统后,在其长子袁克定的怂恿下,有心复辟帝制。

  最终,1915年12月,他在经过一系列舆论造势后,宣布恢复君主制,建立中华帝国,改元洪宪,将总统府改称新华宫,自己穿上龙袍,为一妻九妾都订制了皇后服、嫔妃服。

  

  袁世凯称帝

  也许是意犹未尽,袁世凯还曾向别人说道,如果隆裕此时还活着,他会把隆裕也封成自己的皇妃。

  隆裕倘若此时还在人间的话,她已经是50岁的女人,袁世凯当然不是垂涎她的姿色,而是看中了她正统的皇家身份,想把她收进自己的后宫,靠这位“前朝太后”与大清皇家沾上关系,获取政治筹码。

  

  袁世凯与32个儿女中的一部分合影

  袁世凯虽然妻妾成群,但他也不仅仅贪图年轻女人的姿色,其中不少侍妾都具有不凡的身份和才干,能够为他在政治、外交或管家上发挥作用。

  袁世凯的正室于氏出身河北大族,虽然袁世凯嫌弃她人老珠黄,却从无宠妾灭妻的想法,而是一直保留着她的正妻身份,对于氏所生的长子袁克定也视为自己真正的接班人、“太子”。

  

  穿统一“公主服”的为袁世凯的女儿们

  他的大姨太沈氏本是苏州名妓、擅长交际,曾资助过落魄的袁世凯获取功名,深得袁世凯宠爱,在家几乎能与于氏平起平坐。

  

  网传大姨太“沈氏”照片

  二姨太吴氏、三姨太金氏、四姨太闵氏均是袁世凯当朝鲜总督所娶,三个姨太都出身“三韩望族”,甚至与朝鲜太后沾亲带故,共为袁世凯生了七子八女,当时袁世凯身为朝鲜的“太上皇”,颇有长驻朝鲜、当“朝鲜王”的想法,因此与朝鲜望族联姻、生下有朝鲜血统的子女也是他的一个政治上的长远打算。

  

  五姨太杨氏也很受宠,其后入府的姨太均受她管束,她被称为袁府的“王熙凤”,很会当家主事,算是袁世凯内宅的大管家;而其他四个姨太不是出身妓女就是收房丫头,主要是为了满足袁世凯的欲望。

  

  五姨太杨氏在中南海留影

  以此可见,袁世凯纳妾,并非一昧好色,而是非常有规划的:门当户对的妻子用来当摆设,“三韩望族”的姨太太们用来政治结盟,擅长交际的大姨太沈氏在外帮他周旋权贵、精明能干的五姨太杨氏在内帮他管家和照料家眷,如果他娶回隆裕充填袁府“后宫”,也无非是为了沾上“爱新觉罗”、“叶赫那拉”的皇家色彩,好为自己称帝带来一点名正言顺的意味。

  袁世凯欲纳隆裕太后为妾,与爱情、与感激、与旧交都没有关系,只是这个权力狂人的一个政治规划,虽然并没有实现的可能,还是展现了他内心对帝制的推崇与向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超重磅!刚刚,国务院放大招,两大央企合并重组!“通信航母”横空出世,旗下海康威视等上市公司市值达7000亿!

中国基金报
2021-06-24 11:10:08

涨停到暴跌9%!罕见百亿资金疯狂搏杀,三峡能源差点“天地板”!机构离场散户狂欢?光伏又火了,这一板块狂飙9.4%!

证券时报e公司
2021-06-24 12:17:15

在被任命为新四军师长时,华中局坚决反对,上级却说:不可改变

史汇
2021-06-24 09:49:11

灰色强奸!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近

较高端人类
2021-06-24 10:01:01

破产大佬集聚抖音,那些企图在直播中翻盘的中年人

新10亿商业参考
2021-06-24 03:56:49

你不会真以为矿场是个形容词吧?带你看看一个被关闭的比特币矿厂

科技圈解密
2021-06-24 07:22:59

18层以上的高层别再碰,6大弊端很痛苦,尤其是最后一个

山药蛋TV
2021-06-23 14:35:39

湖北首富败落:住“天价”酒店亲哥借10万都不愿给,今移民新加坡

大话企业
2021-06-23 12:10:15

看看一个离休老干部离休金是多少?离休和退休有区别吗?

世界你好
2021-06-24 03:24:59

一次喝6斤冰水,一顿吃50个包子,不听医生劝告,他只活到了35岁

当代广播站
2021-06-23 19:50:16

张常宁登上人民日报!这评价令人挺激动,女排队长朱婷都没这待遇

篮坛粉碎机
2021-06-24 14:36:48

泰伦卢晴天霹雳!快船一天连传3个坏消息,G3未战胜负已无悬念

大咖唠体育
2021-06-24 11:45:17

美国有可能“回不来了”!英媒:连一个美国驻七国大使都没看见

百姓关注
2021-06-23 12:33:45

“四川人反季节灌香肠”引爆网络,每斤香肠比去年冬天便宜20元

爱看头条
2021-06-24 09:59:06

“藏在”小区里的高利润行业,大家见过却没注意,有人已年入百万

世界你好
2021-06-24 01:56:15

他曾任国务院秘书长,97岁去世,4年后家人领到他迟到一生的毕业证

历史长河谱历史长歌
2021-06-24 12:06:47

为什么奶酪在中国不流行?

凡间事
2021-06-24 13:27:17

“开比亚迪来撩我,你配吗?”湖南一奔驰女司机被男子搭讪,上车后跟闺蜜吐槽

新闻日报
2021-06-23 18:24:53

世卫组织呼吁停止食用,比油盐还伤骨骼,提醒老人:尽早撤下餐桌

生活续航员
2021-06-23 18:00:30

很多人好奇中国空间站到底有多大?来和国际空间站比比就知道了

王小东
2021-06-24 09:17:46
2021-06-24 18:29:08
大丽历史说
大丽历史说
历史上的每一段路,悉心去领悟
2328文章数 214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外交部提醒赶紧撤离后 联合国警告"或滑向可怕情境"

头条要闻

外交部提醒赶紧撤离后 联合国警告"或滑向可怕情境"

体育要闻

他把老鹰当小鸡,反让雄鹿被啄食

娱乐要闻

张天爱穿包臀短裙尽显霸气御姐范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卫星互联网基建,我们想做华为"

汽车要闻

预售29.99万-39.99万 一汽-大众揽境今晚上市

态度原创

教育
艺术
本地
时尚
公开课

教育要闻

香港大学:本科申请6月28日截止,首推"科研专才启导课程"

艺术要闻

当绘画不再关注精神,艺术就失去了永恒的生命力

本地新闻

福建老鼠干,在阴间美食界到底是什么水平?

1098克拉!世界第三大钻石在非洲南部被挖出

公开课

坚持5点起床30天,我几近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