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姐姐临时逃婚了,爸妈说:“彩礼收了,不想退了,不如你嫁给姐夫吧!”

0
分享至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最潮生活‍

  欢迎转发到朋友

  本文作者:圈圈

  首发公众号:甘北

  

  谭娟没想到谭莹跟梁俊山的婚事都敲定了,她却跑了!

  现在,梁家的人跑到谭家来要说法,谭家理亏,只能抱头任他们骂。

  谭莹答应结婚后就开始做妖了。她非要买个新的大房子,买好之后,她又要做主装修的事儿,梁家想着娶个儿媳妇不容易,加上梁俊山也中意谭莹,就随她折腾了,那房子装修又折腾走了十多万。

  梁家也不过是普通人家,买房子和装修都把老房子都给卖了。原本以为这就算完了,临到婚期都商量好了,谭莹突然说要十万块钱的彩礼。

  梁家咬咬牙,又借又卖凑了十万出来。

  可谁知道让梁家几乎脱了一层皮的准儿媳就这么跑了,他们气愤得要掀了谭家的屋顶。

  梁家憋着一口气说:“三十万,以后咱两家就算结清了!”

  谭父一听这数字差点晕过去,梁家是给了十万彩礼钱不错,但全在谭莹自己手里,都被她拿走了。

  

  梁家不能白白受了这个气,所以向谭家讨个损失费,可谭家拿不出来,两边就这么僵持着。

  原本这里头没谭娟的事儿,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她扯上了,说梁俊山没了老婆,她反正也没婆家,不如她嫁过去,梁谭两家还是亲家,钱的事儿解决了,婚礼准备好的东西也不会浪费了。

  任谁的终身大事被拖去当顶包的都会不大乐意吧?但谭娟有点儿不同。

  谭娟是二女儿,本就不怎么受待见,十岁的时候又出了意外,要不是谭莹背着她拼命跑去医院,恐怕瞎的就不止一只眼睛了。

  因为眼睛这事儿,谭娟的婚事本来就比其他人难得多,梁俊山跟谭莹处的时候她也观察过,人才虽然只是一般般,但是个踏实人,适合过日子,如果没有这一茬,她可能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对象。

  再说,谭父气得差点晕过去,谭母差点去扒阳台跳楼想给梁家谢罪,她再不满谭莹任性妄为,也不可能眼看着父母出事。更何况,幼年时谭莹救了她一只眼睛,这份情她得还。

  而梁家虽说气势凶得很,可他们并不想搞出人命来,琢磨了一下后,也就同意了。梁俊山要想再去处个新对象,可家里欠的那些债怎么说?谭娟就没这个顾忌了,那本来就是因为她亲姐才落下的债,她该担着。

  就这么着,谭娟嫁给了梁俊山。

  婚后要说多美好谈不上,梁家心里始终存着点疙瘩,梁俊山对她也有点冷淡,这也正常,谭莹比她好看。可要说多坏,倒也没有。都进一家门了,谁也不想把日子弄得鸡飞狗跳。

  有一回谭娟在屋里炸酥肉,油突然爆了,谭娟躲闪未及,脸上被热油溅到了。

  梁俊山赶紧拿药给她涂上,看到她的眼睛时,问了一句:“那儿疼么?”

  谭娟愣了一下,说:“不疼,那是假的。”

  梁俊山哦了一声,最后看了好几眼才去涂别的地方。

  谭娟心里一颤,觉得这日子倒也可以变得更好些。

  

  就在谭娟跟梁家人慢慢磨合好转的时候,谭莹突然跑回来扔下一个炸弹,她生了个儿子,说是梁俊山的种,所以该他养。

  谭娟看着襁褓里的孩子,气得几乎想掐死谭莹,可她扔下孩子后早跑了。

  梁家的态度自然是不用说的,怎么着也是梁俊山的孩子,他们肯定想要,关键在于谭娟,她还没自己的娃儿呢!

  谭娟回了娘家,谭母小心地看了她几眼,最终还是忍不住说:“娟啊,妈知道莹莹做得过份了,可娃儿生都生了,能咋办?我要是身体好我就带在身边了。”

  谭娟呛了她妈一句:“梁家未必肯,他梁家的孙子,管他妈是谁呢!”

  谭母脸上青了一阵,弱弱地移开话题说:“那你是他亲姨,也是血脉相连呢……”

  谭娟将一把豆角扔在盆里,转身去了阳台吹冷风。

  其实谭娟心里很明白,那个孩子她最后一定会接受,这段婚姻并没有差到要离婚的地步,梁家这几天还压着声儿就是想让她先表个态,起码还把她当回事儿。

  她知道无论是跟梁俊山结婚,还是接受这个孩子,结局对她来说都是利大于弊的,只是心理有点意难平罢了,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为啥最终来承受的却都是她?!

  她在阳台上吹了将近一小时的风,谭母就一直在背后看着她,看着谭母小心翼翼的样子,她心里也不好受,叹了一口气说:“妈,进去吧,别着凉了。”

  回去后,她表示那孩子就养着吧,不管谭莹做了啥,孩子是无辜的。她能明显感觉到梁家的态度软了些,以前因为谭莹,梁家始终觉得她是欠着债,可现在孩子这事儿一出,形势又扭转了。

  一开始,梁家并不是很放心谭娟带那孩子,喂奶换衣服都要盯着,有次她忍不住甩下尿片说:“你们放心,不说别的,这孩子还该管我叫姨呢!”

  孩子周岁的时候拉肚子,去医院的路上孩子就拉了谭娟一身,梁俊山说让她回去换件干净衣服。她不以为意地说:“等下在厕所里洗下就行了。”

  她本来很爱干净,那天却要忍着一身臭味呆在医院。

  后来,教孩子说话,谭娟犹豫让孩子喊自己啥,梁俊山却直接让孩子叫她“妈”,他有些笨拙地表示她受委屈了。

  谭娟眼一酸,委屈么?或许吧,但生活不就是这样,哪有那么多机会让你样样都比别人强?还不是一边妥协着,一边平衡着,看到哪里迸出一点光亮就拼命跑过去。

  

  五年后,谭娟自己也生了个儿子,大儿子的身世本来梁家想瞒着的,可谭娟却有自己的想法:“咱们家的不说,可挡得住外人的嘴?自己告诉他也免得他从别人嘴里听到。”

  他们家这样的关系要说起来真有点乱,也不大好听,妹妹嫁给了准姐夫,结果姐姐却生了姐夫的孩子,万一被别人添油加醋一番,指不定大儿子听了会咋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摊开说得明明白白。

  所以有时候别人拿他们家的事儿说嘴,大儿子还会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那么些年,谭莹一直没有消息,连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谭父犯过一次病,差点就抢救不过来,那会谭娟心里再气也想着让谭莹回来看他一眼,可怎么也找不着人。

  幸好后来谭父撑过来了,只不过气色大不如前,一直将养着。

  直到大儿子初升高那年,谭莹回来了。

  她回来得大张齐鼓,仿佛忘了当年自己在梁谭两家点了一把火后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的事儿了。

  谭娟看出来谭莹是混得出息了,有钱了,听说她办了个厂,效益还不错。

  她一回来就给买了个电梯房给谭家父母,说老两口人老了腿脚不方便,电梯房住得舒服些。

  谭父谭母这些年嘴上虽然骂着谭莹,但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没个准信,多少次他们都担心她死在外头了,于是时间消磨了怨意,再上她扑在老两口面前痛哭一番,于是又成了天伦的场面。

  谭娟却隐隐觉得谭莹不止回来表示悔意这么简单,她那厂子都风光好几年了,想回头早干嘛去了?

  果然,没多久谭莹就说她要把大儿子带走。原来她嫁的男人精子有问题,生不了健康孩子,而她也年纪大了,换个男人也未必能怀上,于是,她就想起当初被她扔回梁家的大儿子来了。

  别说梁家心里记恨着当年那两件事儿,单说他们也不可能把养十多年的儿子拱手让人。

  

  谭娟没想到,谭莹还有脸来找自己!

  当年,她干的破事自己搭上了自己婚姻替她擦屁股,后来扔个儿子也是她养大的,现在却要抢走?怎么自私成这样?!

  她愤愤地说:“早知道你回来没安好心,还不如就死在外边!”

  谭莹没有回怼她,反而有些黯然地说:“谁说不是呢,可我没死成,又活过来了。”

  她接得这么坦然,谭娟不知道怎么继续怼下去了。

  谭莹就跟谭娟诉苦,当年是她不懂事儿,她也想跟梁俊山好好处着,但不是自己喜欢的怎么都不得劲,拖到后来没办法了,她就跑了,她说都是她的错,她认。

  后来她发现自己有了,想打掉,医生说她身体不好,打胎怕有危险,后来她就拼着生下孩子,本来也是想自己养的,但那时候她过得很不好,孩子跟着她只怕要遭罪,所以她才会带回来给他们。

  现在,她在外面也混出点名堂了,她跟男人都没孩子,就想着把大儿子接过去好好培养着,将来她的一切都是他的。

  谭娟听得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她到底在说啥啊?孩子是想她扔就扔想要就要的吗?真当自己手里有俩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于是,她没忍住,站起来打了谭莹一个响亮的耳光,谭莹懵了一下,但很快她自己就甩了自己几个耳光。

  谭娟就看着她自扇耳光,一瞬间懵过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在唱苦肉计呢,眼看着她的脸肿了起来才说:“行了,别演了,儿子我不会给你的。”

  要不是看在亲姐的份上,她实在想扔下一句“狗改不了吃屎”给她。

  谭莹不让谭娟走,她舔舔有些出血的牙龈,固执地说:“我是真的没坏心,我是他亲妈我能害他吗?”

  谭娟表示怀疑:“不害他就能教好他?”

  谭莹叹了一口气,把谭娟推回座位上,知道苦情牌没用就开始讲现实了。

  

  谭莹问谭娟:“你们每年的收入是多少?”

  谭娟警惕地看着她,谭莹自顾自地说:“你眼睛有问题,还要照顾两孩子,基本上赚不到啥钱,梁俊山以前就只是普通职工,现在他年纪也上去了,收入也只是一般般,两边的老人各有一半没有退休金,压力很大吧?”

  “那又怎么样?”

  谭莹说:“他快升高中了吧,升学压力大着呢。”

  要说有啥是谭娟的软肋,就那两个孩子了。不管当初她是什么目的养了大儿子,十几年过去了,早成了她心里的一块肉。

  其实谭娟一直觉得愧对大儿子,他小时候想学钢琴,先给他报了培训班,可没上两节课,小儿子生了场病,家里的钱紧张了,培训班自然也就停了。

  后来,大儿子又想学画画,谭娟想支持,但家里的老人劝住了,他们说大儿子没有天赋,何必浪费那个钱,有那闲钱不如报个英语班。

  仔细想想,她其实没满足过大儿子啥需求,她可以说自己给了他温暖和爱,再多的,却给不起了。

  谭莹说:“我可以给他很好的教育,他想学啥都能学到。你也不用担心我跟男人会对他不好,说得难听点,我这辈子就他这么一个孩子了,他可是我的指望,我会对他好的。”

  谭娟有点迷茫地回去了,她没有马上答应谭莹,一方面她觉得谭莹仗着自己条件好就为所欲为也太霸道了,但另一方面,她又觉得从现实来考虑,谭莹说得并没有错。

  她一直不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但一直都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更合适,可到了大儿子这儿,她犹豫了。

  大儿子正在屋里写作业,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世,谭莹回来后上窜下跳的样子他也都知道,梁家人骂谭莹的时候他就躲到一边,他没有说过半句关于生母的话。

  谭娟突然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大儿子听到她这么直白地问,有一瞬间的慌乱,他的手在大腿上搓了下,露出一个艰难的笑。

  

  谭娟冲他笑了一下:“我没别的意思,怎么说她也跟你有关,所以我想听听你意思。”

  大儿子憋了半天吐出一句:“我眼睛像她。”

  谭娟扑哧一声,却有些了然,大儿子这反应说明他对谭莹没啥恶意。她不想让他抱着自己是被抛弃的想法长大,所以她没教过大儿子去恨谭莹这个生母。活着是场缘份,不应该充满痛苦。

  于是她开门见山地跟大儿子说了谭莹的意图:“她想认你回去,你愿意跟着她么?”

  大儿子很久没有作声,谭娟看出来了他的拒绝,也是,怎么说谭莹都曾抛弃过他,不恨是一回事儿,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可谭莹没打算放弃,她经常借故去看大儿子,给他买这买那,大儿子有些警惕地说:“你不用费这些心思,我不会跟你走的!”

  谭莹面上有愧地说:“我知道自己以前很不好,可现在我知道错了,所以我想弥补,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吗?”不得不说,谭莹是个很懂得谈判的人,她知道一味跟大儿子诉苦会让他觉得她是在推卸责任,如今她利索地认了错,他反而更容易接受了,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总愿意接纳那些改过自新的人,尤其这个人毕竟跟他有血缘关系,他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放假的时候,谭莹带着大儿子去大城市了,带他去见识了许多以前压根不知道的地方,他在科技馆里对着航天模型恋恋不舍,谭莹看出了其中的向往,就趁机游说他跟着她就能进好学校,将来考上好大学,就可以从事相关的工作了。

  大儿子眼里有明显的喜悦,谭莹便更加卯足劲儿游说,他有些松动,但因为谭莹之前的所作所为,加上不想离开谭娟,还是没有松口。

  

  就在他回去后不久,家里出了件大事儿,梁母突发心脏病,要钱动手术。

  家里的存款本来就不多,唯一值钱的就是房子,可那房子刚好是学区内,如果卖了,两个儿子都得换学校,这是谭娟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但梁母的一条命正悬在那儿呢,也不能不救。

  这时候,谭莹出手了,她说可以拿二十万出来,是拿,不用还。当然,谭娟知道这里头的意思,她很纠结,有了这钱,房子可以保住,梁母的命也可以保住,但代价却是要放弃大儿子。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大儿子主动对谭娟说:“妈妈,如果我跟她走,您会不会觉得我不认您了?”

  谭娟眼睛一酸,他这是知道家里困难,他站出来,是想为家里分忧。

  他长大了啊!谭娟摸摸他的头说:“傻话!妈还想问你,会不会觉得是我不要你了!”

  大儿子猛摇头:“我知道您最舍不得我,可……她总不会害我的。”

  他跟谭娟说了一件事儿,那次谭莹带他出去,遇到一辆失控的车,明明他年轻反应也更快,但危险来的时候,谭莹下意识把他推到一边了,尽管最后只是虚惊一场,但她那个动作起码也说明,她是想好好待他的吧?

  之前他没有理由说服自己去接纳她,现在奶奶的病不正好给了一个最好的理由么?没有啥比人命更重要了。

  谭娟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严格说,她也不甘心,凭什么谭莹一直这么任性?凭什么一切最后都会如她的愿?但她心理很清楚,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大儿子跟谭莹走,梁母可以得救,房子可以保住,他也可以拥有更好的教育,算下来并不亏。

  梁母得知自己的病要用大孙子去换,闹着不肯治了,谭娟发了火:“妈,您是想让他一辈子都不心安吗?!”

  梁俊山也很不解:“你不是很不喜欢谭莹的么?怎么舍得把大儿子给她?”他当然不想放弃给梁母治病,他都已经打算好了卖房子。

  谭娟就把大儿子说的那番话重复了一遍,最后她说:“他都快十五岁了,懂事儿了,他知道家里的难处,这是他的心意,再说了,就算他不跟着谭莹,再过几年他也是要出去上大学的,还是会离开我们身边。”

  有了这番话,最后梁家同意让谭莹带走大儿子。

  后来,大儿子每个月会回来一次,跟小儿子讲外面的世界,放假了就带他出去玩,眼界也开阔了不少。

  这样并没有啥不好的,抚养大儿子的压力全没了不说,谭莹还给梁俊山介绍了个私活干着,收入比以前好多了,小儿子的教育条件当然也跟着上去了。

  谭娟心里那股意难平渐渐都消失了。

  置啥气呢?每个人都获得了比以前更好的东西,人啊,总是要向前看的。

  作者简介:甘北,100万女性的娘家人,我有一间大房子,活够了就去死。我的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

  看更多文章

  (点击下方标题)

  15岁少女二婚,父亲收15.4万彩礼:我卖自己的女儿,关你什么事?

  李小璐新恋情曝光,从影后到女海王,她为何一手好牌打到烂

  好爸爸、好丈夫人设崩塌,林志颖究竟说过多少谎?

  又一女星被曝离婚,林心如罕见发声:“她幸福就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柬埔寨一名中国女子疑似吸毒过量,竟然当街脱裤

当代广播站
2021-06-15 21:11:07

美国随手送给我国3株大樱桃,以为是鸡肋,没料到在我国成了珍宝

观天下旅行
2021-06-16 12:47:30

孙越一己之力登热搜,和相声和搭档岳云鹏毫不相干,烧饼在线吃瓜

明星八卦club
2021-06-16 20:30:37

皇马真就人均队长?

体育名场面
2021-06-16 08:56:20

张艺兴揭开歌坛遮羞布,好旋律都被唱完了,所以现在大家都不敢写

音乐汪唯一账号
2021-06-15 19:15:20

对不起,我破产了!

金牛远望号
2021-06-16 00:43:56

广东一正处级镇党委书记卸任丨附简历

韩逸春爱娱乐
2021-06-16 07:57:23

欧盟没料到,“中国内政不得干涉”在联合国沸腾,耿爽严正表态

海峡军志
2021-06-16 17:49:22

三位航天员太空常驻90天,吃住该如何解决?揭秘中国空间站黑科技

宇宙v空间
2021-06-16 14:33:18

情侣最舒服的10种床上姿势(单身勿看)

奔波儿灞与灞波儿奔
2021-06-08 15:43:06

47岁苏有朋被曝与经纪人隐婚10年,两人亲密逛街的照片被扒出!

娱乐团长
2021-06-14 16:10:22

辉瑞疫苗跑赢变种 卑诗省病例断崖式暴跌 华人女孩靠疫苗躲过传染

子夜情未央
2021-06-16 01:02:34

真正躺进12强的是他们!遇上国足式的数学题,3天前还在家算分

搜达足球
2021-06-16 12:44:31

温州一足浴店内12人被查涉“不耻交易”...

温州报道
2021-06-16 18:17:58

A股:紧急提醒,周四,A股走势展望!

梦云爱娱乐
2021-06-16 20:04:27

38岁孙俪扮嫩翻车!穿娃娃领套装裙换发型游迪士尼,唇下痦子抢眼

时尚丽人风行
2021-06-15 22:03:37

大洋彼岸传来噩耗,数十名总统候选人惨遭杀害,这就是自由国度吗

趣史录
2021-06-16 17:28:36

小个子女生更适合穿短靴,容易搭配显身材,突出迷人可爱的气质

明星八卦net
2021-06-16 21:24:17

看完早期的国产剧,我被吸干了……

电影工厂
2021-06-14 22:39:12

普京谈西方限制中国核武,一句话让美记者几乎气晕,现场一片掌声

溦蓝之梦
2021-06-15 23:29:11
2021-06-17 02:33:08
最潮生活
最潮生活
最潮生活
4678文章数 2113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跨省回乡3月后王凯任河南省长 曾在中纪委工作11年

头条要闻

跨省回乡3月后王凯任河南省长 曾在中纪委工作11年

体育要闻

杜兰特生涯最强一战!字母哥永远的痛

娱乐要闻

柳岩穿抹胸裙上围傲人 眼神狂放电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赵明:荣耀高端市场主要对手就是苹果

汽车要闻

最高续航550km 上汽大众ID.3延续海外版设计

态度原创

游戏
健康
教育
旅游
军事航空

《消逝的光芒2》公布7分钟实机演示 12月7日正式发售

厨房的污染因素有哪些?

教育要闻

网易教育携手学而思网校直播解读2021高考

旅游要闻

低调的十三朝古都,再一次惊艳全国人民

军事要闻

美国网友探访封存的肯尼迪号航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