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原材料上涨引发下游涨价潮 中小企业“越接单越亏损”

0
分享至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张智 北京报道

  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已经引发了下游的连锁反应。

  近期,北京一家全屋定制的负责人李成陆续收到了多份涨价通知函,从木板材、螺丝,到玻璃板所需要的材料几乎都发来了涨价的讯息。

  “年前签的单子都亏了,现在再签择期客户的单子,都要说清楚价格可能有变化,遇到熟客介绍来的,也得多费不少口舌解释为什么价格更贵折扣更少。”李成愁眉不展。

  而大企业已经率先开始了一波涨价,涨幅从每平方米20元到200元不等,一场装修下来,仅家具的差价就达数千元。

  不仅是家装业,从3月开始,各行各业都感受到了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压力。

  美的、奥克斯等家电企业在这个淡季集体宣布涨价,涨幅在10%-15%不等;超市里,一桶40斤装的金龙鱼食用油,从4月的110元涨到了5月的170元。

  “这次的原材料涨价跟往常不一样,涨价时间有点特殊。往年春节后会降价,但此次涨价从2020年底开始上涨,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么长时间的涨价是我们预期不到的,对企业经营有很大的压力。”小熊电器一位负责人表示。

  由于价格上涨,一些小企业订单越来越难接,即使接到订单,也不确定能不能盈利。“涨价将会对第二季度产生新的影响,我们通过调整产品结构、上调销售价格的举措消化了原材料涨价的影响,但能不能完全消化有待观察。”上述小熊电器负责人表示。

  此次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波及面广、幅度大,这引起了高层的重视。5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要求,要跟踪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有效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

  疯狂上涨的“黑色系”

  对于大宗商品涨价,最疯狂的当属黑色系。

  过去一周,以铁矿石为代表的黑色系大宗商品创下了多个历史极值。5月10日,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最高冲至1346.5元/吨,创历史新高;焦煤主力合约最高达2068元/吨,涨幅突破6%,创历史新高;螺纹钢开盘直冲涨停,一度至6208元/吨,创历史新高;玻璃期货盘中触及涨停,最高至2710元/吨,续创历史新高;沪铜一度涨至78270,刷新2006年5月以来新高,突破近16年纪录;沪铝主力合约突破20000元大关,续创2008年7月以来的近13年新高……

  就连宝洁公司首席运营官乔恩·莫勒也忍不住表示,这是其在宝洁33年来,原材料涨幅最大的一次。

  一位铁矿石贸易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现在的行情让他们充满了担忧,即害怕持续上涨错过最佳盈利期,又害怕价格太高,会迎来一波骤降。

  “需求还是有的,但现在有一些钢铁厂因为进口铁矿石价格过高,已经加大了国产铁精粉的采购。不知道这个行情能持续到什么时候。”上述贸易商表示。

  据了解,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全球经济趋向复苏,多国采取宽松货币政策,使大宗商品需求回升,铜、铁矿石、纸浆、原油、木材等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

  一些企业由于原材料成本高企,造成订单骤降。据了解,由于玻璃价格从2020年最低1200元/吨涨到2400多元/吨,价格翻了一番,不少下游客户都在观望,导致广东一家玻璃深加工工厂今年以来难以接到大订单,只能以零星的小订单勉强维持。

  而一些小企业由于成本控制能力弱,很难独自消化掉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压力,以至于越接单越亏损,不得不将订单往外推。这也造成了行业进一步洗牌:议价能力弱的中小企业日子越来越难过,有实力与规模的大型企业凭借议价能力,能锁定合同价格,保障盈利能力,最终弱者越弱,强者恒强。

  有分析指出,这一轮原材料涨价,其实变相推高了行业进入门槛,加速了供应链、制造链以及产业链的份额向龙头行业快速集中。

  而当价格上涨蔓延至消费领域时,对老百姓的生活也造成了影响。

  比如,食用油价格上涨明显。我国豆油和菜油都高度依赖进口,从去年开始,价格都在翻倍地上涨。豆油价格从去年最低4000元/吨涨到了4月的近万元每吨,仅4月就上涨2.29%;菜油去年5-6月时最低价格为7000元/吨,当前已涨到了12000元/吨左右。各大食用油企业不得不提高价格,减少促销,以摊平成本。

  监管发力

  由于原材料的大涨,不少上市公司在财报中纷纷提到大宗商品上涨对公司经营的影响,并提示交易风险。

  央行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和主要经济体通胀指标表现出上行态势,原因在于主要经济体政府出台大规模刺激方案,市场普遍预期总需求将趋于旺盛;同时,境外疫情明显反弹,供给端仍存在制约因素,全球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需求复苏进度阶段性快于供给恢复;此外,主要经济体中央银行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环境持续处于极度宽松状态。央行强调,目前看这些影响短期内难以消除,全球通胀中枢可能在一段时间里延续温和抬升走势。

  “去年以来的这轮大宗商品上涨在涨幅和持续性上很可能超过2009-2011年的那一轮。因此虽然自2021年3月下旬以来涨势明显放缓,但并未结束,只是进一步的上涨需要有新的催化剂。从当前来看,大宗商品结束此前盘整的条件已经成熟,新一波的上涨正在开启。”东吴证券研报分析称。

  不过,国金证券指出,尽管这是今年以来大宗商品第二轮上涨,但很有可能这是最后一次普涨。

  “今年以来市场对大宗商品涨价的持续性担忧基本没有停止过,但我们此前一直在强调大宗商品涨价或持续到二季度甚至三季度,核心的原因在于后续供给端或均面临一定的压力,此外通胀压力之下央行特别是美联储政策的边际收缩同样会对商品涨价趋势造成负面冲击。”国金证券分析称。

  首创证券发布的市场策略报告也表示,按照历史规律,大宗商品价格与经济走势基本同步,经济见顶的时间点与大宗商品价格见顶的时间点基本一致。全球工业需求见顶可能不超过三个月,因此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有限。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层面也早已注意到涨价对企业带来的影响,并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帮助企业应对挑战。

  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要求,要跟踪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有效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引导金融机构围绕市场主体有针对性做好区域融资支持,促进相关地方改善营商环境和金融生态。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加大对受疫情持续影响行业企业的金融支持。加强小微金融服务。引导金融机构围绕市场主体有针对性做好区域融资支持,促进相关地方改善营商环境和金融生态。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
财经媒体
40408文章数 20029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