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围猎,云南原正厅级干部落马,猎人和猎物的罪恶相依

0
分享至

  毁则为贼,掩贼为藏,窃贿为盗,盗器为奸。主藏之名,赖奸之用,为大凶德,有常无赦,在《九刑》不忘。

  反腐倡廉一直都是我国党风廉政建设的行动纲领,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上着重强调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
对此云南省纪委监委宣传部,云南广播电视台响应党的号召,拍摄了一部反腐警示主题片《围猎:行贿者说》。
围猎是人类最早掌握的谋生技能之一,同时围猎也是围棋的一种别称。而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商业行为和社会发展都创造了巨额的财富。这也就是一些有心人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开始效仿古人“围猎”而他们的猎物就是那些公职人员。


  瞄准猎物,抛洒诱饵,猎而食之。行贿和受贿就像一对伴生植物一样。,在围猎的土壤中茁壮成长,开出罪恶的花朵。
程绪库在从商之前,曾经做过10年的公职人员。因为不满足于公职人员微薄的薪资他弃政从商,并且利用他长达10年的公职经历以及他对政府部门内部的了解开始物色自己围猎的目标。
什么样的猎物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呢?程绪库对此有着独到的见解。首先他最喜欢挑选的就是那些特别霸道的领导。只有这种平时一贯霸道,不会每次都按规矩办事的人才能给自己可乘之机。另一种就是追求生活,这种人一般贪图享乐,甚至不乏有一些人有着超出自己经济能力的爱好和追求。对于这种人只要能投其所好给他看到更大的利益,他就会为之所动,这种人也是他们这些围猎者最喜欢的一种。
就这样程绪库依照自己的标准对那些领导一一甄别最后他将目标锁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那就是当时正在担任云南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和董事长的周凯。程绪库通过各种朋友介绍辗转周折搭上周凯的这条线,被朋友带着去饭局一步一步结识这位他“精心挑选”出来的领导。
周凯曾经是民航成都管理局运输大队的一名战士,后来一步一步逐渐高升,用了30多年时间才担任云南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职。周凯当了董事长后,觉得自己权力也更大了,做事也更加明目张胆,一些不太符合规定的事他也敢去做。


  某天程绪库通过周凯的朋友知道周凯要回到成都,于是他就专门跑去机场接机,一步一步接近周凯最后和周凯发展成为朋友关系。两人自此便开始有了联系,有时是程绪库前往云南探望,有时是周凯回到成都。
也许是因为两人都是在农村长大出来参军和读书的在一些成长环境和成长过程中有某些共鸣。两人之间有许多共同话题,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也很相似。正是这些共同点,让程绪库更加坚信自己可以攀上周开这棵大树。而周凯也正需要一个来自商界的朋友来为自己谋取利益。两个各怀心思的人就这样像一对谈恋爱的年轻情侣一样,开始相互试探起来。
程绪库为了讨好周凯,让自己能攀上这棵高枝,经常送给周凯一些礼品,在他和周凯一起外出时,只要周凯对某件东西稍微多看两眼,他就会偷偷买下来,塞进周凯的包里。有一次他送了周凯一块手表,周凯收到后表示会把钱还给程绪库的,这还让程绪库担心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怕自己挑错了目标周凯不是那种自己想要的人。但程绪库还没有放弃对周凯的围猎,他觉得互相建立信任和观察需要一个过程,只要周凯不排斥和自己的交往,那自己就还有机会。


  其实周凯当时的神志还算是比较清醒,他知道有些东西是绝对不能沾的,和程绪库作为朋友的关系底线也就是大家可以吃吃饭,喝喝酒,钱是绝对不能碰的,碰了就要出事。
两个人其实都或多或少地察觉到了对方的心思,知道对方有求于自己,这样一来,既然两人已经成为了朋友,那么捅破这最后一层窗户纸,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2018年周凯的建筑公司当时公司之内经济情况很不景气,周凯想要对公司进行改制。程绪库得知这一消息后,表示自己也想进来一起做,但是因为项目一直推进缓慢,程绪库就提议说,不如咱们先把合同签了。周凯考虑了一下,觉得也可以就多方运作和各个部门打好打招呼,上下打点,最后把这件事办成了。
后来周凯有一次想要购买一处别墅就联系程绪库,让他帮忙留意有没有那种附近有医院,有学校,有商场,各种设施都比较齐全,地段又好的房产。程绪库当时和周凯正处于一种“蜜月期”,自然是对这件事很上心,他为周凯看中了一处将近2,000万的房产。周凯一看就连连摇头说这个房子我买不起,太贵了,还是算了。但程绪库显然是不能放过这个自己要过的好机会,他主动为周凯拿出400多万的欠款协助周凯买房并主动承担了周凯家的装修工程。他太了解周凯了,在周凯的理解里,只要双方互有付出互有收获,那么这就是一次纯商业性质的利益交换,而不是行贿受贿。为了打消周凯的疑心,程绪库还对他说这个钱自己是先帮忙垫上的,等后面周凯有钱了再还给自己就是了。


  程绪库为了讨好周凯,花了很多的心思去研究观察周凯的想法和习惯用尽心力去揣摩周凯的思考方式。他付出了大量的现实和金钱哪怕是借他也要把周凯的事办好,对程绪库来说,这就是一个隐藏着巨大利益的长期投资。
三年里程绪库对周凯的渗透已经触及了周凯生活的方方面面。两人之间钱权往来,行贿受贿达到2200多万。程绪库甚至觉得自己光明的未来在向自己招手。而周凯也在程绪库的帮助之下别墅买了一栋又一栋,数钱的时间一天比一天长。到最后甚至周凯自己都觉得有些害怕了,他看着自己手里的钱,觉得自己这甚至不是在数钱,而是在往自己的坟头上撒纸。


  其实对程绪库来说,周凯根本就不是他的一个朋友,而是他获得巨大利益的一个工具。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报过,想和周凯交朋友的心思与他交往,谁又会对一个工具产生什么多余的感情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程序不觉得,这是所有人都懂得道理。
程绪库对周凯进行围猎,周凯也自甘堕落,被程绪库围猎,最后的结局似乎就已经注定了。
2019年,云南省纪委监委收到消息,云南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凯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纪委监委当即出动,对其调查。


  其实早在2014年10月到2017年8月省纪委就曾经先后9次,对周凯进行询问和谈话。那些谈话的主要内容都是关于周凯违规提拔干部和违规操作,插手工程招标为自己牟利,以及受贿受贿等问题的。但周凯对这些问题都巧妙地进行了回避,只选择性回答了其中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对自己行贿受贿插手工程和违规提拔干部的问题一直避而不谈,三缄其口。就这样周凯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弃了组织给他的机会也放弃了,挽救自己的机会。2020年8月周凯处以双开处分并因为涉嫌犯罪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此时的周凯对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是万分后悔,但已经铸成大错覆水难收,最后只能在自怨自艾和无尽的悔恨中走入高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史海涟漪
史海涟漪
为您获取最新的游戏信息。
704文章数 178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