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第七次人口普查户均人口2.62人 较第六次人口普查减少0.48人

0
分享至

  来源:金融界网

  金融界网5月11日消息 今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发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普查结果显示,我国总人口为141178万人,同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相比,增加7206万人,增长5.38%,年平均增长率为0.53%。我国人口10年来继续保持低速增长态势。

  图2-1历次人口普查全国人口及年均增长率

  

  普查结果显示,全国共有家庭户494157423户,集体户28531842户,家庭户人口为1292809300人,集体户人口为118969424人。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2.62人,比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3.10人减少0.48人。

  统计局对此解读称,家庭户规模继续缩小,主要是受我国人口流动日趋频繁和住房条件改善年轻人婚后独立居住等因素的影响。

  注释:

  [1]本公报数据均为初步汇总数据。

  [2]全国总人口包括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香港特别行政区人口、澳门特别行政区人口和台湾地区人口。

  [3]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人口数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供的2020年底的数据。

  [4]澳门特别行政区的人口数为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供的2020年底的数据。

  [5]台湾地区的人口数为台湾地区有关主管部门公布的2020年底的户籍登记人口数据。

  [6]全国人口是指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不包括居住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港澳台居民和外籍人员。

  [7]家庭户是指以家庭成员关系为主、居住一处共同生活的人组成的户。

  延伸阅读

  57年中国人口之变:四口之家“缩圈”到三口

  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将揭开面纱。

  伴随出生率走低,老龄化进程加速时不时被推上风口浪尖,人口问题无疑成了全民焦点。临近最新数据出炉,“2020年我国人口持续保持增长”这则官方消息,对人口焦虑起到了一定的缓释作用,不过也并未终结外界对于中国人口未来预测的交锋。

  与此同时,人口增长放缓已成不争的事实,截至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十年来我国人口增长处于低生育水平阶段。

  人口普查主要调查内容包括性别、年龄、民族、受教育程度、职业、婚姻生育、死亡、住房情况等,为我国人口数量、结构、分布提供了一个全面的画像,也是研究制定人口政策和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依据。前六次普查数据中我国人口呈现出哪些趋势?计划生育政策下增长率经历了怎样的转变?跨越半个世纪,中国家庭规模和老龄化情况“真相”如何?

  关键词1

  人口总量

  57年人数翻倍,计划生育下高增长率“刹车”

  持续增长——可以说是我国总人口数量变化的关键词。全国总人口从1953年(截至6月30日24时)的6.02亿人增至2010年(截至11月1日零时)的13.71亿人,57年间总人口数量翻倍。

  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全国总人口数首次超过10亿人,同1964年的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相比,18年间大陆人口(不含港澳台及海外华侨)年平均增长率为2.1%。也正是在这一年,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1982年12月被写入宪法。

  此后,我国人口增长速度开始放缓,1990年、2000年、2010年的三次人口普查,大陆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1.48%、1.07%、0.57%。

  2010年普查数据显示的人口增长减速势头最为明显。1990年到2000年,我国大陆人口净增长1.32亿人,此后的2000年到2010年,我国大陆人口净增长7390万人,后一个十年比前一个十年净增长减少了超5600万人,年均增长率下降了近一半。这也表明,随着我国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人口过快增长的势头得到控制。

  根据国务院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时任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2011年公布的数据,截至当时的近10年左右,我国人口出生率约为12‰,死亡率约为7‰,自然人口增长率约为5‰。我国实现人口再生产类型(出生率、死亡率、自然增长率)从“高、低、高”的模式向“低、低、低”模式转变,在这样的模式下,中国人口总量增长速度放缓。

  解读

  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育龄妇女数量或持续下跌

  近年来,全国出生人口数持续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48‰,是我国自1949年以来出生率的最低值;2019全年死亡人口998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4‰;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4‰。

  数据显示,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每年出生人口数保持在2000万以上,1998年起降至2000万以下;2003年降至1600万以下,此后到2013年间,我国出生人口在1600万上下波动。

  2016年我国正式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出生人口数出现明显增长,当年全年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比上年增加131万人,是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不过,自2017年开始,全国出生人口数已经连续三年下降。

  2021年2月,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相较上年减少了175.5万,2019年这一数据为1179万。尽管最终出生人口数据与户籍登记新生儿数据有一定差距,但出生人口下跌的趋势已经显现。

  民政部部长李纪恒曾撰文提出,目前,受多方影响,我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

  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提出,我国长期的计划生育政策几乎熨平了生育周期,未来育龄妇女数量或将持续下跌,进而拖累出生人口数量。1960年-2010年的50年间,我国育龄妇女数量基本是单调爬升,未来预计将会单调衰减,时间跨度也有可能达到50年。从当前潜在育龄妇女和即将退出生育年龄女性的数量来看,2018年,0-14岁的青少年女性有1.09亿人,35-49岁的育龄妇女有1.60亿人;在不考虑死亡率区别的情况下,未来15年将减少育龄妇女5100万,平均每年减少340万人。即使在乐观假设下,仍然出现新生儿数量长期持续减少的趋势。

  关键词2

  三口之家

  家庭成员“缩圈”,户均人口降至3人

  半个世纪时间,我国家庭户规模继续缩小,“三口之家”已成核心家庭模式。

  1953年、1964年、1982年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均在4人以上,分别为4.33、4.43、4.41。而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开始,每个家庭户降至4人以下,且人数稳定在3人左右。

  家庭户规模数据显示,1990年为3.96人,2000年为3.44人,2010年降至3.1人,比2000年减少0.34人。

  解读

  低孩次生育成主流,生育、住房成本“拖后腿”

  对于这一变化,国家统计局表示,主要是由于我国生育水平不断下降、迁移流动人口增加、年轻人婚后独立居住等因素的影响。

  目前,低孩次生育已成主流选择。2014年和2016年,我国分别开始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和全面二孩政策,但家庭生育意愿仅在政策放开的短期内得到集中释放,家庭户规模的增长并未持续很久。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国家统计局数据看到,平均家庭户规模在2010年之后继续降低,2013年、2014年平均家庭户人数降至3人以下;2015年有所回升,升至3.10人,2016年继续升至3.13人;此后又开始降低,2018年降至3.00人。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全国育龄妇女生育率为47‰,其中一孩生育率为19.5‰,二孩生育率为24.4‰,三孩及以上生育率仅3.2‰。其中,城乡之间差距较大,农村妇女的二孩生育率明显高于城镇妇女。以我国育龄妇女生育高峰25-29岁年龄段来看,城镇妇女二孩生育率低于一孩生育率近7个千分点,农村妇女的二孩生育率则高于一孩生育率近18个千分点。

  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提出,生育限制放开后的前几年,前期堆积的生育意愿或集中释放,短期新生儿数量有所增加,但随后会进入持续下滑的通道。经济发展水平与生育率呈现负相关是国际普遍现象,但我国生育率明显低于全球普遍水平,出现这一结果的特殊因素主要是我国女性生育机会成本、托幼成本、教育成本和住房成本高企。

  关键词3

  性别比

  男多女少境况未改,总人口性别比连年下降

  几十年间,尽管我国男多女少情况未改变,但总人口性别比(以女性人口为100)总体上呈现下降趋势,从1953年普查结果的107.56降至2010年普查结果的105.20。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男性人口占51.27%,女性人口占48.73%。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的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看到,自2006年以来,我国总人口性别比已连续14年下降,2019年末,我国总人口性别比为104.45。

  比起总人口性别比,更需要关注的数据是出生人口性别比(以女婴为100)。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偏离正常值且不断上升,2008年之后开始呈现下降趋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982年、1990年、2000年、2010年四次人口普查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分别为108.5、111.3、116.9、117.9,呈现不断攀升迹象。

  其中,2004年出生人口性别比高达121.2,此后保持在120上下波动。2008年开始,出生人口性别比呈下降趋势,到2019年时已降至110.14。

  根据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2020年出生并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中,男孩529.0万,占52.7%,女孩474.5万,占47.3%。新生儿男女性别比达到了111。

  在没有干预措施情况下,国际公认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正常值在103至107之间,迄今为止,中国的数据尚未恢复到正常范围。

  解读

  结婚对数下滑,晚婚晚育波及出生率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提出,出生人口性别比例失衡,是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问题之一。男女比例自计划生育后失衡,造成婚姻市场匹配困难,进而影响结婚对数。2013-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2020年同比下降12.2%。

  与此同时,晚婚晚育现象更加突出。根据国家统计局社会科技和文化产业统计司出版的《中国社会中的女人和男人——事实和数据(2019)》,中国出现育龄妇女平均初婚、初育年龄推迟的趋势。从1990年到2017年,中国育龄妇女平均初婚年龄推迟4岁多,从21.4岁提高到25.7岁,并呈现继续走高的趋势。育龄妇女的平均初育年龄从1990年的23.4岁提高到2017年的26.8岁。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出生率的进一步降低。任泽平提出,初育年龄每推迟一个月,大概会影响总和生育率下降8%左右。

  关键词4

  老龄化

  2000年起步入老龄化社会,老龄人口比重攀升

  国际上通常把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到10%,或者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作为老龄化社会的标准。国家统计局人口年龄结构相关数据多用65岁标准,中国从2000年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当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为10.33%,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为6.96%。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老龄人口占比进一步上升,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3.2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8.87%。与此同时,0-14岁人口比重也在降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0-14岁人口占比16.60%,较第五次普查下降6.29个百分点。

  此后,我国老龄人口比重连年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1-2013年,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在9%以上;2014年超过10%,2017年超过11%,2019年达到12.6%。

  2019年末,65岁及以上人口数量达到1.76亿人,与2000年末的8821万人相比,已经翻番。

  解读

  明年或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 养老金缺口压力增大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提出,从发展趋势看,2022年将进入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14%的深度老龄化社会,2033年左右进入占比超过20%的超级老龄化社会,之后持续快速上升至2060年的约35%。随着生育率下行和寿命延长,老龄化是全球普遍现象,但中国由于长期实行计划生育,老龄化速度前所未有。

  人口老龄化最直接的结果是使得社保收支矛盾日益凸显,养老金缺口将日益增加。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范建军的报告,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主要有三大收入来源,保费征缴收入、财政补贴、投资收益及其他收益。将政府财政补贴剔除在外会发现,我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自2015年起,已出现明显的资金缺口,而且资金缺口还有逐渐扩大趋势。如果再考虑个人账户普遍“空账”运行的情况,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收支缺口更大。

  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将揭开面纱。

  伴随出生率走低,老龄化进程加速时不时被推上风口浪尖,人口问题无疑成了全民焦点。临近最新数据出炉,“2020年我国人口持续保持增长”这则官方消息,对人口焦虑起到了一定的缓释作用,不过也并未终结外界对于中国人口未来预测的交锋。

  与此同时,人口增长放缓已成不争的事实,截至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十年来我国人口增长处于低生育水平阶段。

  人口普查主要调查内容包括性别、年龄、民族、受教育程度、职业、婚姻生育、死亡、住房情况等,为我国人口数量、结构、分布提供了一个全面的画像,也是研究制定人口政策和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依据。前六次普查数据中我国人口呈现出哪些趋势?计划生育政策下增长率经历了怎样的转变?跨越半个世纪,中国家庭规模和老龄化情况“真相”如何?

  关键词1

  人口总量

  57年人数翻倍,计划生育下高增长率“刹车”

  持续增长——可以说是我国总人口数量变化的关键词。全国总人口从1953年(截至6月30日24时)的6.02亿人增至2010年(截至11月1日零时)的13.71亿人,57年间总人口数量翻倍。

  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全国总人口数首次超过10亿人,同1964年的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相比,18年间大陆人口(不含港澳台及海外华侨)年平均增长率为2.1%。也正是在这一年,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1982年12月被写入宪法。

  此后,我国人口增长速度开始放缓,1990年、2000年、2010年的三次人口普查,大陆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1.48%、1.07%、0.57%。

  2010年普查数据显示的人口增长减速势头最为明显。1990年到2000年,我国大陆人口净增长1.32亿人,此后的2000年到2010年,我国大陆人口净增长7390万人,后一个十年比前一个十年净增长减少了超5600万人,年均增长率下降了近一半。这也表明,随着我国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人口过快增长的势头得到控制。

  根据国务院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时任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2011年公布的数据,截至当时的近10年左右,我国人口出生率约为12‰,死亡率约为7‰,自然人口增长率约为5‰。我国实现人口再生产类型(出生率、死亡率、自然增长率)从“高、低、高”的模式向“低、低、低”模式转变,在这样的模式下,中国人口总量增长速度放缓。

  解读

  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育龄妇女数量或持续下跌

  近年来,全国出生人口数持续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48‰,是我国自1949年以来出生率的最低值;2019全年死亡人口998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4‰;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4‰。

  数据显示,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每年出生人口数保持在2000万以上,1998年起降至2000万以下;2003年降至1600万以下,此后到2013年间,我国出生人口在1600万上下波动。

  2016年我国正式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出生人口数出现明显增长,当年全年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比上年增加131万人,是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不过,自2017年开始,全国出生人口数已经连续三年下降。

  2021年2月,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相较上年减少了175.5万,2019年这一数据为1179万。尽管最终出生人口数据与户籍登记新生儿数据有一定差距,但出生人口下跌的趋势已经显现。

  民政部部长李纪恒曾撰文提出,目前,受多方影响,我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

  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提出,我国长期的计划生育政策几乎熨平了生育周期,未来育龄妇女数量或将持续下跌,进而拖累出生人口数量。1960年-2010年的50年间,我国育龄妇女数量基本是单调爬升,未来预计将会单调衰减,时间跨度也有可能达到50年。从当前潜在育龄妇女和即将退出生育年龄女性的数量来看,2018年,0-14岁的青少年女性有1.09亿人,35-49岁的育龄妇女有1.60亿人;在不考虑死亡率区别的情况下,未来15年将减少育龄妇女5100万,平均每年减少340万人。即使在乐观假设下,仍然出现新生儿数量长期持续减少的趋势。

  关键词2

  三口之家

  家庭成员“缩圈”,户均人口降至3人

  半个世纪时间,我国家庭户规模继续缩小,“三口之家”已成核心家庭模式。

  1953年、1964年、1982年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均在4人以上,分别为4.33、4.43、4.41。而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开始,每个家庭户降至4人以下,且人数稳定在3人左右。

  家庭户规模数据显示,1990年为3.96人,2000年为3.44人,2010年降至3.1人,比2000年减少0.34人。

  解读

  低孩次生育成主流,生育、住房成本“拖后腿”

  对于这一变化,国家统计局表示,主要是由于我国生育水平不断下降、迁移流动人口增加、年轻人婚后独立居住等因素的影响。

  目前,低孩次生育已成主流选择。2014年和2016年,我国分别开始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和全面二孩政策,但家庭生育意愿仅在政策放开的短期内得到集中释放,家庭户规模的增长并未持续很久。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国家统计局数据看到,平均家庭户规模在2010年之后继续降低,2013年、2014年平均家庭户人数降至3人以下;2015年有所回升,升至3.10人,2016年继续升至3.13人;此后又开始降低,2018年降至3.00人。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全国育龄妇女生育率为47‰,其中一孩生育率为19.5‰,二孩生育率为24.4‰,三孩及以上生育率仅3.2‰。其中,城乡之间差距较大,农村妇女的二孩生育率明显高于城镇妇女。以我国育龄妇女生育高峰25-29岁年龄段来看,城镇妇女二孩生育率低于一孩生育率近7个千分点,农村妇女的二孩生育率则高于一孩生育率近18个千分点。

  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提出,生育限制放开后的前几年,前期堆积的生育意愿或集中释放,短期新生儿数量有所增加,但随后会进入持续下滑的通道。经济发展水平与生育率呈现负相关是国际普遍现象,但我国生育率明显低于全球普遍水平,出现这一结果的特殊因素主要是我国女性生育机会成本、托幼成本、教育成本和住房成本高企。

  关键词3

  性别比

  男多女少境况未改,总人口性别比连年下降

  几十年间,尽管我国男多女少情况未改变,但总人口性别比(以女性人口为100)总体上呈现下降趋势,从1953年普查结果的107.56降至2010年普查结果的105.20。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男性人口占51.27%,女性人口占48.73%。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的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看到,自2006年以来,我国总人口性别比已连续14年下降,2019年末,我国总人口性别比为104.45。

  比起总人口性别比,更需要关注的数据是出生人口性别比(以女婴为100)。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偏离正常值且不断上升,2008年之后开始呈现下降趋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982年、1990年、2000年、2010年四次人口普查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分别为108.5、111.3、116.9、117.9,呈现不断攀升迹象。

  其中,2004年出生人口性别比高达121.2,此后保持在120上下波动。2008年开始,出生人口性别比呈下降趋势,到2019年时已降至110.14。

  根据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2020年出生并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中,男孩529.0万,占52.7%,女孩474.5万,占47.3%。新生儿男女性别比达到了111。

  在没有干预措施情况下,国际公认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正常值在103至107之间,迄今为止,中国的数据尚未恢复到正常范围。

  解读

  结婚对数下滑,晚婚晚育波及出生率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提出,出生人口性别比例失衡,是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问题之一。男女比例自计划生育后失衡,造成婚姻市场匹配困难,进而影响结婚对数。2013-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2020年同比下降12.2%。

  与此同时,晚婚晚育现象更加突出。根据国家统计局社会科技和文化产业统计司出版的《中国社会中的女人和男人——事实和数据(2019)》,中国出现育龄妇女平均初婚、初育年龄推迟的趋势。从1990年到2017年,中国育龄妇女平均初婚年龄推迟4岁多,从21.4岁提高到25.7岁,并呈现继续走高的趋势。育龄妇女的平均初育年龄从1990年的23.4岁提高到2017年的26.8岁。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出生率的进一步降低。任泽平提出,初育年龄每推迟一个月,大概会影响总和生育率下降8%左右。

  关键词4

  老龄化

  2000年起步入老龄化社会,老龄人口比重攀升

  国际上通常把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到10%,或者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作为老龄化社会的标准。国家统计局人口年龄结构相关数据多用65岁标准,中国从2000年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当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为10.33%,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为6.96%。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老龄人口占比进一步上升,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3.2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8.87%。与此同时,0-14岁人口比重也在降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0-14岁人口占比16.60%,较第五次普查下降6.29个百分点。

  此后,我国老龄人口比重连年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1-2013年,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在9%以上;2014年超过10%,2017年超过11%,2019年达到12.6%。

  2019年末,65岁及以上人口数量达到1.76亿人,与2000年末的8821万人相比,已经翻番。

  解读

  明年或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 养老金缺口压力增大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提出,从发展趋势看,2022年将进入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14%的深度老龄化社会,2033年左右进入占比超过20%的超级老龄化社会,之后持续快速上升至2060年的约35%。随着生育率下行和寿命延长,老龄化是全球普遍现象,但中国由于长期实行计划生育,老龄化速度前所未有。

  人口老龄化最直接的结果是使得社保收支矛盾日益凸显,养老金缺口将日益增加。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范建军的报告,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主要有三大收入来源,保费征缴收入、财政补贴、投资收益及其他收益。将政府财政补贴剔除在外会发现,我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自2015年起,已出现明显的资金缺口,而且资金缺口还有逐渐扩大趋势。如果再考虑个人账户普遍“空账”运行的情况,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收支缺口更大。

  任泽平建议,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打造高质量为老产品和服务体系,建设老年友好型社会。要加快推进国资划转社保补充缺口,推动社保全国统筹,发挥养老保障体系中第二、三支柱的重要作用;构建老有所学的终身学习体系,鼓励企业留用和雇佣年长劳动力,适时适当推迟法定退休年龄;还要打造高质量的为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体系,建设老年友好型社会。

  任泽平建议,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打造高质量为老产品和服务体系,建设老年友好型社会。要加快推进国资划转社保补充缺口,推动社保全国统筹,发挥养老保障体系中第二、三支柱的重要作用;构建老有所学的终身学习体系,鼓励企业留用和雇佣年长劳动力,适时适当推迟法定退休年龄;还要打造高质量的为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体系,建设老年友好型社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两户必中一签!200亿元巨无霸今日启动发行

金融投资报
2021-06-15 08:50:41

重庆矿难、甘肃马拉松、湖北爆炸,特大安全事故为何屡屡发生?

乱弹天下
2021-06-15 11:02:18

孕妇被轮流性侵8小时,群体犯罪到底有多可怕

蓝里
2021-06-11 11:56:28

92岁老人超市偷东西被抓,民警送回家路上问了一句话,老人急哭了

身边的刑法故事
2021-06-15 11:54:44

白海军:中国网上一幅《最后的七国集团》嘲讽漫画让G7很不爽

青涩夏天
2021-06-15 15:29:13

哈登:我可以回到赛场。纳什,如果有抢七或东决机会,哈欧都可以

体坛风云路
2021-06-15 18:08:53

第三大芯片巨头遗憾离场7nm无法攻克,关停国内700亿大厂

吃土少女
2021-06-14 20:04:08

祸不单行?6月14日,美国化工厂爆炸,飞机坠毁,蓬佩奥炮轰拜登

美洲报姐
2021-06-15 13:36:12

清华教师刘瑜: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分层,很多家长至今想不明白

大树说教育
2021-06-14 13:40:02

“网红杀手”王思聪的猎艳史,和他泡过的15个女网红

叶公子
2021-06-15 19:51:47

建议有性生活的男女仔细阅读(未成年禁入)

奔波儿灞与灞波儿奔
2021-06-14 07:16:49

今天,A股跌得有些超乎想象!

生哥财经
2021-06-15 15:19:51

女友跟男闺蜜去长隆玩三天回来:我决定嫁你,我:我决定不娶了

丁余生
2021-06-15 11:07:59

美国要提前动手了?10艘核潜艇突然现身太平洋,军方连夜进入戒备

诸葛小彻
2021-06-15 12:55:33

李沁上综艺被扑倒 以手掩胸逃避 尴尬到花容失色

脑洞碎碎念
2021-06-15 15:43:29

人民日报:“最低价中标”该改改了!

社区物业观察
2021-06-15 16:34:07

水量是三峡水库10倍:蒙古国海军驻扎的淡水湖,究竟是什么来头?

星辰大海路上的种花家
2021-06-14 23:46:59

中国单日疫苗接种量震惊世界

果壳
2021-06-14 20:56:55

西安市发布一批干部任免:李智平任中共西安市委副秘书长

华商网
2021-06-15 20:02:08

拜登突发:中国不应参与全球贸易和技术规则的制定

半导体圈
2021-06-15 03:54:24
2021-06-15 20:45:08
金融界
金融界
投资者信赖的财经金融门户网站
806607文章数 33458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美媒发现:我们捐80瓶疫苗被中国媒体嘲讽了

头条要闻

美媒发现:我们捐80瓶疫苗被中国媒体嘲讽了

体育要闻

全民暴怒!国足绝望19秒 6人犯错

娱乐要闻

51岁钟丽缇穿紧身背心秀傲人上围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未来公开课第七期|Sky李晓峰

汽车要闻

硬汉风格/2.0T动力 广汽传祺全新GS8实车首发

态度原创

游戏
亲子
健康
本地
公开课

《消逝的光芒2》公布7分钟实机演示 12月7日正式发售

亲子要闻

孩子智商或与妈妈的血型有关,尤其是这个血型

厨房的污染因素有哪些?

本地新闻

亲姐妹跟你借200万买房,你借不借?

公开课

美国小姐姐:我见过太多假精致的中国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