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婚礼上,我哥在我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多年家丑终于曝光

0
分享至

  

  文 | 刘 小念

  来 源 | 写故事的刘小念(ID: xgsdlxn)

  -01-

  妈妈走后,我们的家也散了。

  彼时,我正在本市读大三。

  家里兄弟姐妹五个,我是老小,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

  安葬了妈妈之后,大家就为爸妈留下的房子争执不休。

  “尽管小五上学花的钱最多,但谁让咱们是哥哥姐姐呢,所以房子也有他的份,就平分吧。”

  “凭什么呀?

  前些年,爸病重时,全是大哥和我照顾的,妈病重时也一样。

  啊,合着照顾的时候你们遛边打蹭,现在分财产了,开始讲究不偏不向了,我不同意!”

  二姐一向心直口快。

  “爸妈病重是你们照顾的,但最后还不是我们掏的住院费。”

  二嫂是向来得理不饶人,遇到吵架就红眼睛的主儿。


  “房子卖了,小五毕业住哪?”

  大哥懦弱的声音淹没在一片争吵中,但我还是听见了。

  那是妈妈离开后,我在这堆亲人里面,看到的唯一一点点暖。

  在他们的吵闹声中,我弄明白了,哥哥姐姐就是要在我毕业之前,把房子卖掉。

  不然,等我毕业住回家里,卖房子就难了。

  -02-

  这个家,兄弟姐妹众多,一直在跟贫困抗争,父母一辈子都在为钱犯难,而兄弟姐妹没有对外竞争的能力,只会在家庭内部显能耐。

  我是家里唯一一个上了高中,而后又考进大学的人。

  那时候,哥哥姐姐都已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妈妈坚持让我读书,为此,他们只要一吵架,就会声讨妈妈偏心。

  妈妈只能用一句话平息众怒:

  “以后我老了就跟小五,你们谁我也不指望,不拖累。”

  可是,她没有等到我为她养老的那一天。

  “妈妈尸骨未寒,你们就着急忙慌地要卖房子,你们要不要这么过分。”

  我涕泪交流地大吼一声,卖房子的事情算是暂时搁置了。

  -03-

  可是半年后,哥姐以给爸妈扫墓为名,要我回家。

  回家后我才知道,房子已经找到了买主,但没有我的签字,他们卖不出去。

  二哥率先向我哭穷,然后是大姐和二姐,每一个,都把自己家描绘成明天就揭不开锅的样子。

  见我不说话,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大哥。

  老实巴交的大哥脸憋得通红,啥也说不出来,大嫂却一直在捅他:

  “你倒是说句话,劝劝小五啊。”

  事已至此,我只求速卖速决,不想再看到眼前这几个一母同胞的人。


  三天后,房子卖了,75万,一家15万。

  分钱那会儿,二嫂还在骂二哥:

  “叫你早点动手,妈那个新电视机到底让你二妹抢走了,你个窝囊废!”

  “那电视机本来就是我买的好吧。”二姐大声回应。

  我不想再听他们争吵,在一片混乱中悄悄离开了那个生活了21年的家。

  在公交站等车时,大哥追了上来,他伸手拦了辆的士,给了司机100块钱。

  “小五,拖着这么多东西,打个车回学校吧,大哥有空就去看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我的行李放进后座。

  下车后,我给了司机零钱,把大哥给他的那100元要了回来。

  那半旧不新的100元,是我在这世界上,残破而微弱的亲情。

  -04-

  妈妈走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去给爸妈扫了墓。

  说来悲凉,他们有五个子女,除了大哥,其他人都没来。

  其实也直到此时,我才肯承认,我没有家了。

  妈妈在时,每年这个时候,一家15口人还是会聚在一起。

  尽管打个麻将,他们也会为几块钱的输赢吵上几句,但至少家还在,热闹也在。


  回到学校后,宿管阿姨叫住我,递给我一个饭盒,说是大哥送来的。

  那个除夕夜,我就着眼泪把那盒猪肉酸菜饺子吃完了,心里也解散了自己的原生家庭。

  我对自己说,将来若有余力,会报答大哥对我的滴水关心。

  他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拿我当家人的人。

  -05-

  大四时,我在中铁某局实习,因为表现还不错,两个月后,就有了3000元的底薪。

  人生中第一次拿到工资,我率先想到的是父母,给他们买了鲜花,给爸爸买了瓶好酒。

  从墓地回来的路上,我又买了一些水果去了大哥家。

  大哥生性沉闷懦弱,看到我,只淡淡地说了句:“来啦。”

  然后让大嫂去买菜,留我在她家吃饭。

  闲谈间,难免说到散在这个城市里哥哥姐姐们的现状。


  一个比一个糟心。

  大姐一度被骗进传销组织,2万块打了水漂,被解救回来后,整个人都有点魔怔了。

  二嫂下岗了,整天为了钱和二哥吵架。

  二姐更惨,她有一次下夜班,包被抢了,里面刚好有500块钱,她舍命不舍财地追了好远,最后大腿被扎了三刀。

  我气急败坏地说:“是命要紧还是钱要紧啊?”

  大哥却对我说:“五啊,都穷怕了,看不了那么长远!”

  -06-

  每一家都是一边屋漏,一边阴雨连绵。

  大哥一边说,一边叹息,为自己的有心无力。

  见我吃得很少,他有几分过意不去地说:

  “你多吃点,平时要是想吃啥了,就吱一声,你来吃或者我给送去都行。”

  我只能赶紧夹了菜,大口吃饭,生怕一说话,眼泪就掉下来。

  “回家吃饭”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最普通的小事,但对我,却是奢侈。

  -07-

  那天临走时,大哥大嫂把我送到公交站。

  等车时,大哥红着眼睛问我:

  “五啊,你说咱们兄弟姐妹还能不能团结起来?

  亲兄弟都不来往,想想真是寒心啊,大哥没这威望,也没这能力……”

  我想起妈妈生前,几个子女一直不和,妈妈说这个,这个不服,说那个,那个不忿。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被亏待,每个人都在抱怨别人。

  妈妈的心,每天都疼,但她没时间多愁善感,也没能力处理好儿女之间的关系。


  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坚持做手工,供我读书。

  她一直对我说:“五啊,咱家就你一个读书人,就你一个明事理的……”

  -08-

  那天,我流着泪做了一个决定:把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

  大哥接连说了几个好,激动地说:“你放心,我一定早早到。”

  那是一个周六的晚上,我在蟹子楼订了包间。

  没曾想,这顿饭吃了个稀碎。

  我刚举杯想让大家集体喝一口,二哥却不满地说:

  “我喝不惯白酒,给我来瓶青岛纯生吧。”

  大姐很不高兴:“有啥就喝啥,摆什么谱,你什么档次啊。”

  然后,他们轻车熟路地进入吵架模式。

  大姐夫指责二哥不应该在包间里抽烟,二哥就开始抖露姐夫当年的糗事。

  随后,二人的战争升级到一群人的争吵,最后把妈妈偏心供我读书这件事又提了出来……

  -09-

  大哥一次次站起来,让这个少说一句,然后有人立马怼回来:

  “大哥,你怎么不说说他?”

  大哥再去劝那个,那个回复:“早知道她来,我就不来吃这顿饭。”

  再看包间服务员瞅我们一家的眼神,我整个人心灰意冷,想赶紧结账走人。


  结果,大姐看了一眼账单,说道:

  “小五,你要是真发达了,就赞助大姐点钱,别请我吃什么饭。

  一是这饭店的饭根本吃不饱,二是你觉得你大姐是来这儿吃饭的人吗?”

  那顿饭把我的心彻底吃惊了,发誓不再管他们。

  -10-

  而这时,大哥细心地把剩的东西打了包,平均分成五份。

  挨个儿递到他们手里,没有人说谢谢,一个个气咻咻地走了。

  站在空旷的包间里,我对大哥说:“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那一刻,我恨透了这个家,恨透了自己拥有像他们这样自私冷漠的手足。

  可是,大哥似乎没那么悲观。

  他居然说:“你大姐夫到这样的地方,都知道抽烟不对,五啊,他们也没那么不可救药。”

  不管是否可救药,那时那地,我只想跟这个家划清界线,各自眼不见为净。

  -11-

  毕业后,我在家乡中铁某局和北京一家私企间摇摆。

  想去北京就是想离开家,离开这些所谓的家人,越远越好。

  正在我犹豫之际,一个学姐请我去她的果园做客。

  学姐毕业后当过建筑师,后来父亲生病,她回乡照料,结果,这一回去就彻底扎了根。

  留下她的,是父亲留给她的那片果园,她雄心勃勃地要种绿色有机苹果,带动全村致富。

  第一年,进行得很顺利,尤其是电商做起来之后,比往年多卖了不少钱。

  于是,乡亲们开始信任她,愿意和她一起扩大规模,种植有机苹果。

  我去的第二天,恰逢新引进的树苗运进村子,六辆大货车,很是壮观。


  可是,车子刚进村,一个村民就躺在一辆大货车前。

  原来,这人将土地承包给了学姐,他一见树苗运来,就开始坐地起价,表示如果不给涨价,大货车就甭想进村。

  更可气的是,其他几个签约的人,也有样学样地加入碰瓷队伍,生怕吃了亏。

  此情此景,我一个外人都气愤难当。

  学姐却不慌不忙,先是跟他们讲违约的后果。

  然后又把卖苹果的账本拿出来,告诉他们去年挣了多少,今年有可能再增加多少收入,以及现在好多资金急着注入。

  如果他们想反悔,她现在就给退钱。

  但说好了,日后不管她赔多少,赚多少,都不会带他们玩了。

  “别介呀,大侄女,我们都等着跟你发财呢,你不能不带我们啊。”

  若非亲见,真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前一秒还不共戴天,下一秒却攀亲带故。

  -12-

  那天晚上,我跟学姐在院子里聊天。

  看着她脸上被山风吹出的两坨红,我问她:“何苦呢?值得吗?”

  学姐说,乡村风景是很美,但人心有时确实很伤人。

  然而,她用一年时间明白了一件事:

  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一直在输出,从来没被反哺过。

  她是村里的第九个大学生,但,那些读书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到这里。

  “只有输出,没有补充与反哺,土地会贫瘠,人也一样。”


  师姐这句话,让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他们何尝不像我脚下这片贫瘠的土地。

  不是他们不想活得丰饶富有,而是他们没有这个能力。

  -13-

  从学姐那回来后,我跟中铁某局签了就业协议,并在市中心租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每个周五晚上,我都会把哥姐家的孩子叫来,给他们辅导功课。

  哥姐家都不宽裕,没钱让孩子们上辅导班,也没能力自己辅导,所以几个孩子的成绩都处于听天由命的状态。

  我周五晚上带他们在家里看电影,基本都是那些经典的外语大片。

  周六则给他们辅导功课,顺便带他们把这个城市的公园、博物馆、书店一一打卡。

  而大哥大嫂每个周五的下午就早早来我家,帮忙做饭。

  我们看电影时,他和大嫂就把家收拾得窗明几亮,然后悄悄离开。

  -14-

  那年除夕,大哥向所有人发出邀请——去他家过年。

  我备齐了年货,买了好酒。

  五家人在妈妈去世后,第一次在一起过年。

  开饭前,大哥把我事先买好的衣服给大家发了下去。

  “小五出钱,大嫂陪逛,每人都有份,就一个要求,吃饭时都穿上新衣服,过个新年。”

  看着哥哥姐姐带着孩子们穿新衣,看着他们不好意思地瞟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心里有点暖。


  等到了开饭时间,气氛有点尴尬,大哥让大嫂发言。

  大嫂当时就急了:“我哪会说话?吃得了,说什么话,事事的。”

  眼见就要进入熟悉的争吵模式,我赶紧解围:

  “大哥,你是咱家长子,还是你来吧。”

  于是,从不喝酒的大哥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然后,他开口了:

  “酒壮怂人胆,小五提起长子这事,我心里有愧。

  我这个当大哥的没能耐,什么也没为你们做。

  倒是小五,带着娃学习、见世面,眼见着孩子们比咱们活得有见识,说话办事文明,而且,成绩都提高了。”

  说着,大哥给自己又倒了满满一杯酒:

  “五啊,谢谢你,我这个大哥当得不好,让这个家散了。

  但以后,你们有任何事叫大哥,大哥随叫随到,我干了。”

  那个除夕,我们家没有争吵,相反,大哥开了头之后,哥哥和姐姐也开始检讨自己。


  我们家,第一次有了道歉机制。

  大家喝了点酒,流着泪对彼此说了一些抱歉的话。

  那不是一个欢乐的除夕,但对我们家来说,意义非凡,那是一场自我反省的仪式,是改变的开始。

  -15-

  夜里12点,我们一家人去放烟花。

  我还收到了四个红包,是哥哥姐姐给包的。

  依然是大哥做代言人:

  “妈走时,你还是个学生,我们却把房子卖了,让你连个家都没了,这红包,是道歉,你必须得收下。”

  我收下那些红包,接受了这份歉意。

  -16-

  打那之后,我们兄弟姐妹之间的走动变得频繁。

  大姐秋天晒好了萝卜干,挨家送去。

  二姐有一次路过我单位,给我打电话,说想看看我。

  结果看到我,她又不知道该说啥,干脆走到旁边的超市,给我买了一支雪糕:“你小时候最爱吃雪糕。”

  二哥有一次跑长途货运,大哥刚好在休假,就陪着去给帮忙……

  我们之间,除了彼此攻击与抱怨,终于有了表达、关怀和陪伴。

  最难忘的,是我结婚前的日子。


  全家人都忙坏了。

  大嫂和姐姐们忙着给我做被,哥哥们率领孩子包喜糖、贴喜字。

  看着一家人说说笑笑,热热闹闹,我第一次真正觉得:有家人真好。

  -17-

  婚礼现场,本来是想让大哥代表男方家长发言的。

  但木讷的大哥坚持免了这个环节。

  婚礼进行时,当主持人说:“因为新郎的父母都不在了,下面有请新娘的妈妈为一对新人送上祝福”时,大哥却走上了台。

  他颤抖着拿过话筒,说:

  “我是新郎的大哥,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本来我求小五别让我说,但我觉得如果不说,小五一定会很遗憾。”

  “小五是我们家最小的一个,也理应是最得宠的那一个,但我们这些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欠小五一点宠爱。

  他到底是读书人,不记恨,还热心地把我们这个家重新组织在了一起,他是我们全家的希望,今天,我代表全家人谢谢他,也代表全家人祝福他。”

  “五啊,你一定要幸福!薇(妻的小名)啊,五要是敢欺负你,我们全家收拾他。”

  说到激动处,大哥泪如雨下,我和妻子走上去,紧紧拥抱了他。


  台下掌声阵阵,我的哥哥嫂子姐姐姐夫们却哭得像泪人。

  大哥认为自己搞砸了婚礼,我告诉他,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

  我娶回了自己最爱的女子,有了自己的小家,而我的大家,碎而复得。

  这一天,比我生命中的任何一天,都值得纪念。

  -18-

  蜜月旅行时,我和妻子在西安的街头闲逛。

  看到一个老式茶杯,上面写着“全村的希望”。

  突然想起,当年卖房分家时,我背着行李回学校,大哥赶到车站送我的情景,想起除夕夜他送的饺子……

  我果断买下那个杯子,决定送给大哥。

  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件事:

  这些年,是大哥的微善助燃了我心中微弱的亲情火种,让我们一盘散沙的一大家子,没成为冷漠的路人。

  《查令十字街84号》中有一段话:

  “人与人之间就如小夜灯,一开始,也许我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但你如果向外界亮起光芒,一定会被别人捕捉到。”

  而大哥,就是我们家那道微光,会把我们的幸福永远点亮。

  文末点亮【在看】,即使微光,也能点亮家人的希望。

  -音乐&图片-

  背景音乐 | 《Remember》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作者-

  刘小念,一个写故事的手艺人,也是一个二胎妈妈,专写婚姻内外那些事儿,著有作品《二胎时代》《煮妇炼爱记》《创业情侣》等,开设公众号:写故事的刘小念,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

  -主播-

  夏萌,公众号:夏萌说晚安,微信:listentome134

  好父母不吼不叫

  孩子这5方面的落后都是父母吼叫导致的

  手把手教你戒吼的5大练习步骤

  智慧父母管教孩子的19招方法

  5月13日晚 20:00

  美国HTT“如何说孩子才会听”认证导师

  青豆书坊课程研发总监张晓娟

  做客十点读书视频号直播间

  即可进入直播互动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华表奖典礼上,陈道明为何多次给章子怡难堪?连张曼玉都嗤之以鼻

凡佳琪娱乐
2021-06-12 16:57:17

49岁李亚鹏和90后小女友出街,女友素颜状态好

见证历史瞬间
2021-06-11 20:42:07

徐璐在玩具店拍大片,姿势有趣尽显甜美感,少女感藏不住

阿三聊影视
2021-06-12 19:38:25

171古力娜扎撞衫泰国公主,终于见识了女星和贵族的差距有多大了

社会de记忆
2021-06-12 09:28:12

恭喜!克莱奇科娃成法网新冠军,女子网球何时结束乱世尚未可知

大龙体育说
2021-06-13 03:01:17

为何女人偷吃后会上瘾?45岁女人坦言: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筱筱的漫谈情感
2021-06-05 17:28:59

“通过一张4人合照发现男友出轨证据?!”网友:千万不要小看女人的直觉…

电影解忧酱
2021-06-12 16:22:14

台湾噩耗不断!爆发“逃难潮”,蔡英文深夜紧急喊话,拦也拦不住

海纳新闻
2021-06-11 22:47:14

27岁男子与母亲睡一张床,一起洗澡。女友讨说法

蒙太奇印像
2021-06-11 23:24:11

G7夫人们集体扮嫩失手!吉尔裙子太短凯特没气场,布丽吉特成最佳

里尚七七
2021-06-12 10:38:29

平台官方“限流”,多名网红人气下降,李明霖直播间仅有180人

娱八扒愚
2021-06-12 22:20:28

原来这些巨星成名前,都拍过小迷片!

镇江风情
2021-06-11 14:17:27

陈行甲辞去县委书记的内幕,现在可以说了…

唱歌的鹦鹉
2021-06-12 08:51:37

3年1.3亿!保罗顶薪续约无悬念

原谅足球
2021-06-12 20:31:30

谢娜走了,《快乐大本营》更火了:这个世界,没有人不可被取代!

娱八扒愚
2021-06-10 09:59:24

再见詹姆斯,敲定离队!曝湖人已经开始寻找接班人,他适配浓眉

东京的樱花
2021-06-11 19:35:08

28岁华裔前锋欧洲杯进球大爆发:曾是中国足球归化目标!

中超球评
2021-06-13 00:02:56

拉夫罗夫说完“中俄结盟”后,普京再做出重磅承诺,中国严正表态

新闻晚高峰
2021-06-12 07:51:27

男性一周排几次“精”最合适?超过这个次数,对男女都没好处

生活营养师Ellie
2021-05-18 16:24:08

政法系统教育整顿最新成果:近两日,一批政法领导干部被查

戎城法眼
2021-06-12 11:59:53
2021-06-13 04:37:08
十点读书
十点读书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13803文章数 69461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早睡早起1小时 能大大降低抑郁症风险

头条要闻

欧足联官方:埃里克森已经被转移到医院 情况稳定

头条要闻

欧足联官方:埃里克森已经被转移到医院 情况稳定

体育要闻

惊魂!埃里克森突然昏厥 如今情况稳定

娱乐要闻

倪妮穿露肩连体裤现身 干练优雅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未来公开课第六期|郝景芳

汽车要闻

能坐着上车 传祺M8双车上市售25.98万起

态度原创

本地
房产
亲子
健康
军事航空

本地新闻

鞭子真的是公园大爷最后的春药吗?

房产要闻

广州珠江新城再卖商业地!起拍价仅2.88万/平

亲子要闻

儿童做家务年龄对照表,舍不得用孩子才会耽误他!

孩子被猫狗抓咬伤咋办?

军事要闻

印度扩建靠近马六甲海峡的跑道 威胁我商船军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