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全职太太别墅内被杀下体插着匕首,女儿割喉鲜血流光

0
分享至

   成功破获了平安夜的杀人案,我们在圣诞节后的第三天准备打道回府。前一夜我睡了整整14个小时,总算恶补了一下睡眠。回程的路上我精神抖擞,显得格外兴奋,一路和师父聊这个案子的细节,也算是总结提高。

   车子刚刚驶上高速,师傅的手机铃就响了起来。


   “不是要连着出差吧?”师父朝我做了个鬼脸。我心里清楚,如果真的有案件,那我们必然会连着出差,因为那一年,省厅法医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

   “首先恭喜你们又立新功,回来一人奖励一包好烟啊。”师父的手机那头传来熟悉的刑警总队长的声音,“你们在哪儿呢?”

   “我们不要好烟,只要休息。”看来师父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笑着说,“刚上高速,咱可经不起连续跑啊。”

   “这个……”总队长显得有些迟疑,“我也想放你们两天假调整一下,不过……”

   “好吧,在哪儿?”师父知道,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选择了没有自由的生活。师父常开玩笑说,我们是被犯罪分子牵着鼻子走的,他们什么时候作案,我们就要什么时候工作,他们在什么地方作案,我们就要去什么地方。

   “咳咳。”总队长显然有些负疚,干咳了两声,说,“这个,你们辛苦。但这不是个小案件,还必须得你出马。”

   “不会吧,这是什么圣诞节,简直就是杀人节啊,这刚杀了3个。”师父皱起眉头说道。我们都知道,总队长说的大案件,估计又是3名以上死者。

   “是啊,这回又是3个。”总队长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我们的猜测,“青州市区,一家三口都没了,社会影响很大。”

   青州市距离我们所在的清夏县不到100公里。“什么时候的案件?”师父问道。

   “应该是昨天晚上。今天早上8点,死者家男主人回家以后发现的,当地警方已经保护了现场,第一时间上报了我们厅里。”总队长说,“你们现在赶过去的话,估计现场勘查工作也就刚刚开始。”

   “知道了。”师傅挂断了电话,眼神中的疲惫居然消失了,充满了战斗前的激奋,他伸头对驾驶员说,“小阮辛苦了,去青州。”

   上午10点,我们的车开进青州市元达小区,小区门口,当地公安局刑警支队的领导已经在等着我们。简单的寒暄之后,我们徒步走向中心现场。元达小区是别墅区,是富人区,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高薪人士。案件的中心现场是位于小区大门附近的一栋小别墅,这栋别墅的产权是青州市某IT公司老板徐清亮的,别墅里住着徐清亮以及他的妻子、女儿和岳母。

   中心现场警戒带外,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围观群众。虽然这里处于青州市的城郊,但是随着城市范围的扩大,元达小区所处的区域已经成为规模较大的住宅区。在一个大规模的住宅区内发生一起灭门案件,社会影响是非常恶劣的。

   我和师父拎着勘查箱,挤过密密的人群,越过警戒带,走到现场门口。现场门口旁边的墙角蹲着一个西装男子,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的痛苦。两名民警正在向他们询问情况。

   “我们搬过来3年了,就图这里保卫措施好,安全,没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眼前这个40岁左右的男子红着双眼说,“我和赵欣是5年前结婚的,我比她大10岁,很疼她。她没有工作,有了孩子后就专心带孩子。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我和师父在一旁听着,男人忽然沉默了。我插嘴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男人无力地指了指办案民警,说:“我都和他们说过了,别再问我了。”

   侦查员接过话来说:“哦,是这样的。去年,徐总在我们市下面的青林县开了一家分公司,从去年8月到现在,徐总每周的周日到周二在青林县的分公司工作,周三回青州。今天是周三,徐总从县里回来得比较早,大约8点就到家了。他打开家里大门的时候,发现他的妻子赵欣仰面躺在客厅内,尸体已经硬了。他又跑到楼上,发现自己3岁的女儿和岳母被杀死在楼上的卧室里。”

   师傅点点头,和我一起戴好头套、口罩、手套和鞋套,走进中心现场。

   现场是一栋两层别墅。一楼是客厅、厨房、卫生间和一间大卧室,二楼是数间客房和书房。徐清亮和赵欣平时住在楼下的大卧室,赵欣的女儿和母亲住在楼上的一间卧室。

   赵欣的尸体旁边,几名法医和痕检员正在仔细地寻找痕迹物证。我和师父先到楼上,勘查楼上的现场。楼上的客房门都是关着的,显得非常安静。沿着走廊,我们挨个儿打开房间看了,每个房间都十分干净整洁,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直到我们打开走廊尽头的一间较大的客房,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

   卧室的地上躺着一具老年女性的尸体,床上躺着的则是一具小女孩的尸体,两具尸体都穿着冬季睡觉时穿的棉布睡衣。睡衣、床单和被子的大部分都被血染红了,床边的墙壁上布满喷溅状、甩溅状的血迹。除了血迹,我和师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痕迹。看来凶手在这个房间并没有多余的动作,杀了人就走。

   老年女性的尸体穿着拖鞋,俯卧在床边的地板上,头发已经被血浸透,整个颅骨已经变形,白花花的脑组织夹杂在头发中间,头下方一大摊血。我轻轻地翻过尸体的头部,发现死者的脸部肌肉已经僵硬,面部遍布血污,已经看不清楚五官。

   床上小女孩的尸体更是惨不忍睹。她躺在床上,瞪着圆圆的双眼,眼神中充满惊恐。她的额部有一处塌陷,应该是遭受了钝器的打击。她的颈部被锐器切割,小小的头颅与躯干只有颈椎相连,软组织基本都断开了。沿着颈动脉的方向,有大量喷溅状的血迹,说明她被割颈的时候,还没有死。小女孩全身没有尸斑,因为她的血基本流光了。

   我最看不得的就是小孩被杀,心就像被猛烈撞击过一般剧痛。我咬了咬牙,暗自发誓一定要为这个小女孩讨个公道。看过现场,我和师父没说话,慢慢地走下楼。赵欣尸体附近的勘查已经结束,从技术员们脸上的表情看,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我和师父走近了赵欣的尸体,尸体还没有被翻动。这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瞪着双眼仰卧在地板上,和老年女性的尸体一样,头下一片血污。显然,她也是头部遭受钝器打击导致的死亡。女人上身穿着棉毛衫,下身的棉毛裤和内裤被一起褪了下来,胡乱地盖在阴部。

   师父走过去拿开了遮盖她下身的棉毛裤,她的下身居然插着一把匕首。

   “半裸的,下身还插了匕首。这是心理变态的人作的强xx案?”我说。

  “不,可能是奸情。”师父皱起了眉头。

   法医勘查完现场,会在自己的脑海中形成一个对案件性质的初步判定,这种初步判定并不一定有很充分的依据,只是一种猜测,而不是推断。这种猜测多半是根据直觉而做出的,而产生直觉的基础是参与大量现场勘查后形成的经验。有了初步判定,法医会通过尸体检验、现场复勘来不断地验证或者否定自己的判定,最终得出推断的结论。

   我知道师父此时的判定就是直觉使然,想在短时间内整理出充分的依据,条件还不充足。所以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师父为什么会认为是奸情导致的杀人,而不认为是心理变态的人作的强xx案。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赵欣的尸体是半裸的,而且下身还插了一把匕首,这一定是与“性”脱不了干系。

   我们分别检测了尸体的肛温和环境温度,记录下来,用于下一步的死亡时间推断。

   “尸体拉去殡仪馆吧。”师父说。虽然从平安夜开始,我们就连续作战,但是昨天一夜的充足睡眠加之刚刚破案的成就感和喜悦感,让我们义不容辞立即开展工作,以期能以最快的速度破案。

   我和师父坐上车,都不说话,脑子里放电影般地过着每一个现场情景,期待能把现场串联在一起。此时我们的压力很大,犯罪分子在现场的动作很简单,通过初步的现场勘查,我们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师父感觉到车内的空气都凝固了,有意说笑:“有人说我们省厅的法医是‘三馆干部’,知道为什么吗?”

   我没有回答,我暂时还没有从小女孩惨不忍睹的死状阴影中走出来。

   “我们天天出差,住在宾馆,吃在饭馆,工作在殡仪馆,所以我们是‘三馆干部’,哈哈哈哈。”师父的笑话真是冷得不行,车上只有他自己笑了。

   在殡仪馆解剖室内等了一会儿,3具尸体运到了。“老规矩,从易到难。”师父说,“从小女孩开始吧。”

   因为小女孩的颈部软组织完全被割裂了,所以当她的尸体从尸袋内被搬出来的时候,头部过度后仰,小小的头颅好像要和躯干分离一样,我的心脏猛然抖了一下。

   小女孩的死因很明确,是失血性休克死亡。她的颅骨额部中央有些凹陷,显然是生前遭受了钝器的打击,但是其下的脑组织出血并不是很明显,颅脑这种程度的损伤,难以用于解释死因。小女孩的尸斑基本没有出现,左右颈部的动静脉都完全断裂,心脏也呈现出皱缩的状态,所以她应该是被钝器打击失去抵抗的情况下,被人用匕首类工具割颈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的。这是一种极其残忍的手段。

   老年女性的死因也同样简单。她的后枕部遍布挫裂创口,枕部颅骨完全粉碎性骨折,脑组织已经完全被挫碎了,她是重度颅脑损伤死亡。作案工具也是钝器。

   赵欣的尸体检验进展也很快,她的额部损伤也同样是钝器形成的。会阴、子宫被匕首刺破。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损伤。

   “3具尸体身上都没有抵抗伤,能不能说明是熟人趁其不备袭击的呢?”我问道。

   “赵欣的损伤应该是趁其不备的,根据她尸体的位置,应该是开门的时候直接被打击,但其他尸体不能说是趁其不备。你结合现场想一想,”师父说,“老年女性是穿着拖鞋、穿着睡衣的,说明了什么问题?”

   “睡眠状态下起床,被袭击。”

   “对。而且全部是在枕部和手上,正面没有伤。这是在被追击的状态下遭到袭击的。”师父说,“而且老人死在床边,看得出来,她的目的很明显,是想要保护小女孩。”

   “那犯罪过程是?”我问。

   “赵欣的尸体还没有看,但是现在犯罪分子的路线应该很清楚了。现在是冬季,现场所有的窗户都是紧锁的,所以进出口只可能是大门。”师父说,“而大门的门锁没有损坏,说明不是撬锁入门,只可能是敲门入室。”

   “赵欣的尸体就在门口,应该是赵欣开的门,对吧?”我说。

   “现场没有拖动尸体、变动现场的痕迹。所以凶手应该是见到赵欣后就将她打晕,然后上楼。因为惊动了老人,老人起床开门发现犯罪分子后,立即转身想保护小女孩,被犯罪分子击倒,然后犯罪分子杀了小女孩。杀死小女孩以后,凶手又走下楼,褪下赵欣的裤子,把匕首插进了她的阴部。”师父简单地勾勒出犯罪活动的过程。

   这样的推断很合理,我们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哦。”我打破沉默,“还有个过程。”我指了指精斑预实验试纸①,阳性结果很明显。

   我接着说:“精斑阳性,线出得很明显,应该是刚刚发生过性关系。”

   “现场没有搏斗痕迹,尸体上也没有约束的痕迹,衣服也没有损伤。”师父说,“我认为不是强xx。”

   “如果是杀了小女孩以后,又回到一楼,奸尸,然后再插匕首呢?”我说。

   “不排除你说的这种可能。”师父皱起了眉头,陷入沉思。

   “对啊,既然不能排除奸尸的可能,就不能排除以性侵害为目的的流窜作案。”我说。

   师父想了想,说:“我觉得是熟人作案。”

   “有依据吗?”

   “有。”师父说,“你计算她们几个人的死亡时间了吗?”

   原来师父在利用死亡时间来分析了。我说:“我算过了。人死后10个小时之内,1个小时降低1℃,算出的数值在冬季要乘以0.8。我们上午10点测量的3具尸体温度是26℃左右,说明下降了11℃,11个小时乘0.8,是死后约9个小时。”虽然我的数学不是很好,但是算起尸体温度还是很快的。

   “3个人都是今天凌晨1点左右死亡的。”师父做了一个简单的加减法。

   “这个时间,通常是流窜犯罪分子喜欢选择的时间点。”我仍在坚持我的想法。

   “我还是认为不是流窜,而是熟人。”师父说,“第一,这个小区保安严密,而且犯罪分子既然不是为了求财,为什么要选择风险更大的小区呢?第二,如果是流窜,不可能选择敲门入室的笨办法,在这个时间点,受害人也不会给陌生人开门。”

   我点了点头,仍然坚持说:“但是如果犯罪分子化装成修理工或者警察什么的骗开了门呢?”

   “这就是我说的第三点。”师父说,“如果是犯罪分子无法通过其他途径进入现场,只有通过骗开门的手段进入的话,赵欣也不会是这种衣着。”

   师父说得很有道理。一个年轻女子,半夜有陌生男人敲门,即使信任对方去开门,也不该穿着棉毛衣裤开门。

   “是了。那就是熟人,进入现场后打死赵欣,再上楼杀死两人,再下楼奸尸。”我分析道,“现在就是搞不清楚是为了仇恨杀人,还是心理变态的人为了奸尸而杀人。”

   “这不一定重要,”师父拿起身边的一个物证袋,装的是赵欣的xx道擦拭物,“我们有关键证据。精液的主人,很有可能是犯罪分子。送去检验吧。”

   把物证交给了青州市公安局的DNA检验人员后,师父又转头对侦查员说:“赵欣的熟人,有奸情的,查吧。”


   “不用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师父的好朋友,青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邢超走进解剖室,“听说你们来了,我特意赶过来。一上午的侦查,有了结果。”

   师父脱下手套,和邢局长握了手,急着问:“什么结果?”

  “赵欣真的和别人有奸情。”

   “真的?这么快就出结果了?”师父笑着说,“领导有方啊!不过,我还是忍不住问一句,可靠吗?”

   “看你这话说得。”邢局长捶了一下师父的胸口。

   “小心啊,有血的。”师父指了指解剖服的胸口位置,开玩笑地说。

   “目前的线索很重要。”邢局长说,“我们侦查组的侦查员反馈消息说,赵欣和一个叫张林的男人走得很近。关键是张林这个人在上学的时候追求赵欣追得很厉害,尽人皆知啊。”

   “这就是线索?”师父一脸失望,“这种消息也敢说是线索?太不靠谱儿了吧?”

   “当然不止这些。”邢局长神神秘秘地说,“通过我们视频组侦查员的侦查,虽然赵欣家所在周围的监控没有拍到,但是我们发现这个张林每逢周一、周二都会进出元达小区的大门。他说他是来打酱油的,没人会信吧?”

   “嗯。”师父失望的表情顿时褪去,“昨晚是周二,他又来了吗?”

   “是的,昨晚9点,他进了小区大门。”邢局长说。

   “非常可疑啊。张林人呢?”师父问,“这么明目张胆地玩婚外恋,赵欣的母亲孩子不知道吗?”

   “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楼上楼下的,动静不大,就听不见吧。”邢局长说,“最可疑的是,张林今天早上出差走了。”

   “出差?”师父来了力气,“早不出差、晚不出差,应该就是他了。”

   “嘿嘿。”邢局长挠了挠头,自豪地说,“我的兵可以吧,已经去抓人了,估计你们吃完午饭、睡完午觉,就有好消息了。不过,侦查毕竟是侦查,你们发现什么能认定犯罪的痕迹物证没有?”

   原来邢局长最关心的不是省厅的法医来亲自办案,而是省厅的法医有没有发现关键证据。师父同样露出自豪的表情,学着邢局长的话说:“我的兵可以吧,精液送去做DNA了,估计你们抓了人、采了血,就有好消息了。”

   两个领导信心满满地哈哈大笑。

   吃完中午饭,已经下午3点了,我和师父回到宾馆。师父说:“案件有头绪了,下午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人抓回来要审讯,DNA检测还要一点儿时间,估计今天是没什么事了,明早等着听好消息吧。”

   快快活活地休息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我和师父昂首挺胸地走进了专案组的会场。

   不管哪里的专案组会场,都是烟雾缭绕的。没有想到的是,走进专案组的时候,我看到的不是一张张充满喜悦的脸庞,而是一屋子人忐忑不安的神情。我的心头掠过了一丝不祥的预兆。

   “板着脸干吗?”师父疑惑地问邢局长,“DNA没对上?”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邢局长说。

   “你先说好的。”

   “好消息是,赵欣的xx道擦拭物上的基因型和张林的基因型对比同一。”

   “这么好的消息,还不高兴啊?DNA对上了,不就认定破案了吗?能有什么坏消息?”我插话道。

   “坏消息是,张林到现在仍没有交代。他一直喊着冤枉,”邢局长说,“而且我们的侦查员感觉确实不像是他干的。”

   侦查员的直觉和刑事技术人员的直觉是一样的道理,都是建立在经验的基础上。有的时候很多人讶异为什么所谓的直觉会那么准确,其实都是经验丰富而已。

   “不交代就定不了案吗?”我说,“又不是没有零口供的案例。”

   “关键是他能自圆其说,我们的证据锁链断了。”邢局长说,“张林交代,他从去年开始,一直和赵欣保持奸情关系。每周徐清亮不在家的时候,张林都会到赵欣家幽会,但是为了防止被赵欣的家人发现,都是完事了就回家。前天晚上,张林去赵欣家,偷情完也确实回家了。”

   “赵欣前天晚上是什么时候吃饭的?”师父突然问了一个仿佛不着边际的问题。

   “晚上5点到7点,赵欣和她的妹妹在附近的饭店吃的饭。”一个侦查员回答道。

   “你们有张林离开元达小区的监控录像吗?”师父问道。

   “有。张林是12点左右离开元达小区的。”

   “放人吧,抓错人了。”师父皱着眉头,慢慢说道。

   我知道师父的主要依据是死亡时间,我们推断赵欣是1点死亡的,但是张林12点就离开了,应该不是张林干的。

   “可是死亡时间正常的误差是1个小时啊,他杀了人再走,也不意外。”我说。

   师父说:“第一,死亡时间。根据尸体温度,赵欣是1点死亡的,根据胃内容物的消化程度,赵欣是末次进餐后6个小时左右死亡的,她7点吃完的饭,所以推断的结果也是1点死亡。两个死亡时间如此呼应,应该不会有1个小时的误差,所以张林可能不具备作案时间。”

   “我觉得不能简单地通过时间排除。”我据理力争,“他就不能走了以后再回来吗?”

   “监控显示他没有再回来。”侦查员说。

   “不能是翻墙进来的吗?”我说。


   侦查员沉默。

   “第二,赵欣的尸体上没有约束伤和抵抗伤,她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打击致死的。”师父没有理睬我的不同意见,接着说,“而且她的下身除了插了一把匕首,没有其他的损伤。衣服没有损伤,楼上的人也没有被惊动。所以赵欣不是被张林强xx的,而是自愿的。既然刚刚有过奸情,张林应该没有作案动机。”

   “激情杀人呢?”我说。

   “激情杀人,也应该先有争吵、打斗,也应该存在抵抗伤。”师父说,“而且本案是预谋作案,不是激情杀人。”

   “为什么?”

   “根据目前种种证据,凶手只有一个人,而现场有两种作案工具,钝器和锐器。”师父说,“如果不是预谋,很难在短时间内收集到两种工具,所以本案是预谋犯罪。”

   我不说话了。看我没有反对意见,师父接着说:“第三,如果张林是携带工具提前预谋,先来和赵欣发生关系,然后杀死她的话,赵欣不应该死在客厅大门旁边,在卧室里作案岂不是更安全?更无声?根据损伤的形态,赵欣应该是面对大门,迎面遭受打击。而且必须是在已经发生过性行为以后。”

   “为什么是先发生性关系再被杀,而不可能是被奸尸?”这次我的提问不是出于反对,而是出于好奇。

   师父翻动幻灯片,说:“看看赵欣的内裤裆部,黏附有精液。”

   这确实是一个重要证据。赵欣的内裤之所以黏附有精液,说明她是发生性关系以后又穿回了内裤,而不是死后被脱下衣裤奸尸。现场的赵欣之所以死后裤子还被褪下,看来凶手仅仅是为了在她的下身插一把刀。这么看来,凶手一定是和赵欣有着深仇大恨了,而且恨的原因是情。

   “所以说,赵欣发生性关系后,又在大门口迎面遭受打击,只有两种可能。”师父咽了口唾沫,“第一,是赵欣送张林到门口,张林突然转头袭击她。第二,是有别人在张林离开后约1个小时敲门入室。”

   大家都在点头。

   “如果是张林在门口突然回头袭击,那么他的钝器藏在什么地方,才能不被赵欣发现?”师父说,“身上藏两把凶器,还和被害人发生性关系,而且整个过程不让被害人发现凶器,这难度太大了。所以,别人敲门入室作案的可能性更大。”

   我心服口服。邢局长说:“专家分析得在理,从现场情况看,确实不像是张林干的。而且调查情况看,张林确实没有杀害赵欣的充分理由和动机。”

   “那……下面怎么办?”我没了主意。

   师父笑着看看我,说:“走,我们再去现场周围看看。”

   虽然第一次抓错了人,但是侦查员依旧信心很足。熟人作案,并且是和赵欣可能存在奸情、身强力壮的男性作案:这么多条件被师父推断出来,已经把侦查范围缩到最小。大家知道,很快就会有新的线索被摸出来,新的犯罪嫌疑人很快就会浮出水面。散会后,侦查员分头继续开展调查工作,而我和师父坐上了去复勘现场的车。

   我和师父在现场仔仔细细地勘查到午饭时间,依旧没有新的发现。看来犯罪分子在现场的过程十分简短,心狠手辣地杀了人,立即离开了现场。我和师父非常沮丧。

   回到宾馆,我们一人抱一台笔记本电脑,仔细地看现场和尸体的照片。现场资料是非常有用的,法医通过对现场照片和尸体照片的审阅,有时可以找到一些自己在现场没有发现的痕迹。因为照相的光线、角度不同,有的时候能把不易被发现的东西展现出来。

   案发后第三天早晨,师父突然敲响了我的房门。说:“我们再去现场看看吧,昨天看照片的时候发现一枚疑似血足迹。”

   居然真的有新的发现,我和师父很快赶到现场,找到了照片上发现的痕迹。这是一枚浅血足迹,用肉眼确实难以发现,但是用手电筒打侧光的话,可以隐约看到。我们找来了痕检员和现场照相技术人员,把这枚半个脚后跟的浅血足迹拍下来仔细观察。通过痕检员的仔细观察,确定这是一枚比较有特征、可以进行比对的痕迹。可是,去哪里找嫌疑人的鞋子呢?虽然有了新的发现,却不能推动破案的进展。

   我和师父又工作了一个上午,除了那小半枚足迹,没有其他发现。我们悻悻地走到小区门口的保安室,想看看当晚的监控录像,碰碰运气。看了案发时间前后的录像,只看到进进出出的很多车,但是看不到可疑的人,这让我们很失望。

   师父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点了根烟,在保安室门口慢慢地游逛。

  突然,我听见师父在门外叫我:“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本文节选自《法医秦明:尸语者》,作者:法医秦明,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她挤掉林志玲,打败刘嘉玲,最终嫁给大自己24岁的台湾首富

九弦子
2021-06-24 14:25:43

正午新剧《乔家的儿女》定档,演员阵容太豪华,浙江台收视有救了

娱乐八卦一条龙
2021-06-25 09:20:50

女排冠军副攻官宣退役,将留队培养小袁心玥,为母队继续做出贡献

排球黄金眼
2021-06-24 21:22:59

山东2021年的养老金调整方案发布了吗?今年是怎么调的呢?

同人动漫解说
2021-06-25 12:06:44

全欧第一!C罗强势入选最佳阵容,3场5球独一档,获评29分创纪录

体育就你秀
2021-06-25 11:10:57

哈里和梅根的新电影,在社交媒体上被集体嘲笑,两人心真大

推她
2021-06-25 13:00:04

“名门痞女”洪晃:活得人模狗样,死却不得好死

混世枭雄
2021-06-23 08:08:27

市值狂跌2500亿,创始人却火了?张勇语出惊人:“大家神化海底捞了,我非常反感”!痛失新加坡首富宝座,发生什么了?

21财经搜索
2021-06-24 17:52:06

名记:基德正与独行侠完成签约 将成球队新任主帅

直播吧
2021-06-25 10:59:12

新冠疫苗又出事了!这一次我必须夸夸中国了

邻读
2021-06-24 15:28:24

“关掉朋友圈一个月后,我体悟出最隐蔽的社交潜规则”

十点读书
2021-06-25 13:02:47

第二次开庭被延期,杜新枝称:只要不还房子,就不会有任何损失!

活在风浪里plus
2021-06-24 18:41:20

丈夫去世前留下3份遗嘱,父母、妻子、养女争遗产,法官:都无效!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1-06-25 07:44:06

美国飞虎队后裔定居中国,成央视美女主持人,称中国才是第一故乡

史海观复文史
2021-06-23 09:46:13

不愧战术鬼才!卢帅4妙招助快船扳回一局,连续2轮逆转非运气

球哥侃球
2021-06-25 11:44:23

女足国脚李影删除和女友甜蜜互动内容,网红女友颜值不输孙一宁!

第五才子
2021-06-24 22:20:15

不怕有来无回?美舰突闯台湾海峡,解放军说到做到!海空兵力齐出

辣椒新闻
2021-06-25 12:21:56

抗美援朝,志愿军一人挡住美军8小时,拯救一个军,最后全身而退

我们的百变生活
2021-06-25 08:22:37

癌症治与不治都是死,不如花钱游山玩水?肿瘤科主任说出了大实话

医学原创故事会
2021-06-23 20:05:12

央视直播中国VS加拿大!杜锋指出男篮弊端,下达铁令全员执行

狙击手大橙子
2021-06-24 23:34:50
2021-06-25 15:29:07
水清梦蓝PLUS
水清梦蓝PLUS
与学为伴,书香人生,一起看书
70文章数 253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莫兰迪几乎从来不用鲜亮的颜色,花了一辈子画瓶子!

头条要闻

青藏铁路通车15年:工人曾背20公斤氧气罐施工

头条要闻

青藏铁路通车15年:工人曾背20公斤氧气罐施工

体育要闻

快船西决名场面 小卡化身无情鼓掌机器

娱乐要闻

董璇穿白裙秀身材 对镜涂唇好撩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Win 11看着像苹果Mac,又能装安卓app

汽车要闻

奥迪RS 3三厢版官图提前曝光 前脸全是格栅

态度原创

房产
健康
数码
时尚
手机

房产要闻

首套5.55%!今起,工行再次上调广州房贷利率!

厨房的污染因素有哪些?

数码要闻

写不死 另类MLC闪存归来:比SLC便宜太多了

1098克拉!世界第三大钻石在非洲南部被挖出

手机要闻

屏下前摄、四边等宽!曝三星年度旗舰入网:下月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