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哇塞,男人还会害羞?”代孕妈妈们成了一个自愿媾合的妓女

0
分享至

  

  本以为不会见到这两个“本地出生”的代孕妈妈,结果却见到了。见面的情景让我大失所望。

  几天后,我又来到了这幢居民楼里,在一个私密的小房间里,我等待着与代孕妈妈见面。

  我坐在房间里,望着窗外,窗外是鳞次栉比的高楼,远处有几只小鸟无声掠过,我感觉异常紧张。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红高粱》里坐在花轿里的那个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见到的会是什么人,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推门进来了一个黑黑胖胖的女子,对我笑着,露出了一颗残缺的门牙。我向她点点头,她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毫无顾忌地打量着我,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这种眼光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一些久违的时光。那时候,北方农村的每个村口都会有一棵大槐树,每个村口的槐树下总会有一些聚集在一起做针线活的老太太,每当看到有陌生人走来,她们就会用这种毫无顾忌的眼光观察。她们记忆力惊人,过了很多天后,她们还能记得某一个陌生人的穿戴和容颜。

  我知道她看到我,以后肯定不会忘记我了。

  我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她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她应该是这家代孕公司的工作人员吧,但是又不像,她像一个刚刚从田间地头走回来,又奶完孩子的中年农妇。她坐在我的对面,像男人一样岔开双腿,让我感到难堪。

  她问:“你觉得我怎么样?”

  我愣住了:“什么怎么样?”

  她说:“给你生仔啊。”

  我一下子噎住了,难道,这个大大咧咧坐在我的对面,岔开双腿的“农妇”,就是照片中那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古人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西方谚语也说:我只相信我的眼睛。但是,现在,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我一起同床共寝、一起耳鬓厮磨、一起鱼水之乐的女子,她善解人意,她美丽温柔,她娇嫩欲滴;我也无数次地幻想过我们的孩子,他像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一样新鲜,他像阳光下绽放的花瓣一样美丽,他像花瓣上的露珠一样晶莹。然而,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和这样的一个粗笨女人肌肤相亲,会和这样的一个愚蠢女人孕育后代,会让我的血液和这样一个女人的血液一起奔流在后代的血管里。

  用后来网络流行的一个词来说我当时的感觉:我晕,我狂晕!

  我有一种被强奸了的感觉。

  她看着我,坐在我的对面,粗大的十指交叉着,那上面还沾着番茄酱之类的滑腻腻的东西。我真不敢想象,这双孔武有力的大手,捧着我的孩子,会是一番什么景象,它一定会把我的孩子捏得姹紫嫣红。

  我不说话,看着窗外的远方,我有一种屈辱的感觉,又觉得很好笑。

  她看到我不说话,就问我:“是不是你看不上我?”

  她很诚实,诚实得让人难受,让人无法接受。

  我说:“没有啊。”

  她说:“没有就好,我还担心你看不上我呢。”

  我无话可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但丑陋,而且愚钝。真想不到,这样的人也好吃懒做,选择做代孕妈妈。就好像我不明白有些结婚后的女人,放着好好的老公不爱,放着好好的家庭不珍惜,偏要找什么一夜情婚外情,到了最后,家庭破裂,追悔莫及。

  

  她傻傻地笑着,脸上的肌肉块块饱绽,半截门牙熠熠闪光。这样的女人也许真的像代孕公司的工作人员说的,能够生育双胞胎,但是,她生育出来的双胞胎,估计和她是相似形,估计和她一样臃肿丑陋,这样的双胞胎,不要也罢。

  我走了出去,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在她的面前,我感到深深的压抑,一个女人给予一个男人的压抑。

  那个漂亮的工作人员,后来我才知道她叫阿玉。阿玉问我:“怎么样?”

  我一声不吭,又走回到了那个私密的小房间里,我听见这个粗笨的女人问阿玉:“他要不要我?要吗?”

  我在小房间里坐着,想着此前会有多少男人像我一样坐在这个房间里,坐在这张椅子上,像在桑拿城里挑选即将交媾的妓女一样,挑选着这些代孕的女子。想着这些代孕女子曾经像走马灯一样,来到了这一间小房里,打开自己的隐秘,让人观看,让人挑选,我就感到很痛苦。这里是一个妓院,是一个自愿组合自愿媾合的妓院,而它却还要冠冕堂皇地顶着一个为别人着想为别人服务的幌子。一边在卖淫,一边在修建贞节牌坊。

  我又想着这些所谓的代孕妈妈,这应该是一群没有正常思维的女人。她们只有女人的结构和功能,却没有女人的思想和感觉,没有女人应该具有的温柔、善良、娇羞、纯洁、端庄、智慧、聪颖、婉约等等特征和责任心,她们是男人、女人之外的第三种人。

  就像当初暗访妓女一样,我此前想着妓女一定是一些为生活所迫的女子,后来才发现妓女都是邪恶的。此前我以为代孕妈妈都是些穷苦人家的孩子,现在才知道代孕妈妈都是些脑残。

  脑残会遗传。你会让她代孕吗?你会让你的孩子像孕育他的这个女人一样脑残吗?

  我以为我见到的这个半截门牙的女人已经属于极品了,没想到接下来见到的这个更为极品。莫非代孕中心是天下极品女人培训基地?

  过了一会儿,又响起了敲门声,进来了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子。她又矮又瘦,明显发育不良,身上该凸起的地方凹下,该凹下的地方却又凸起,她就像一截包裹在布片里的奇形怪状的木头。她的脸上布满雀斑,鼻子扁平,嘴唇凸起,这些都还不是最显著的。她脸上最引入注目的,是一双斗鸡眼。

  我的心中又掠过了刚才那句话:这样丑陋的女人,怎么还代孕?谁会找她代孕?

  她坐在我的对面,脸上带着娇羞,可我觉得那种娇羞是竭力装出来的。她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两边,好像竭力让两个膝盖合拢,好像她两腿之间的内裤是偷来的,害怕被我发现了似的。其实,说实在的,这样的女人,即使赤身裸体,我也没有任何“性”趣。

  

  我问:“你多大了?”

  她睁大一双斗鸡眼,似是而非地看着我,脸上是一副很惊讶的神情,她很认真地说:“哇塞,你怎么可以问女孩子的年龄呢?女孩子的年龄是不能随便打听的。”

  我靠!我在心中狠狠地骂着。我竭力忍受着心中的厌恶,我故意问:“你今年有40岁了吧?”

  她愠怒了:“哇塞,你怎么能把我猜想成这么老?你怎么能这样对女孩子说话?”

  我再靠!我又在心中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你生过几个孩子?”我继续不怀好意地问。

  “哇塞,人家还是处女耶,你怎么能这样问一个女孩子呢?这样是很不礼貌的。”她站起来说,好像很生气。

  “你怎么会选择做代孕妈妈?”她越生气,我越要问。

  “哇塞,人家觉得好玩嘛。”她很无辜地说,歪着头,两条胳膊像翅膀一样上下扇动,在狭小的房间里转着圈,像一只想飞却总也飞不起来的呆鸟。她的这种举动让我差点当场呕吐出来。癞蛤蟆把自己当成了飞翔天使,螳螂把自己当成了重型坦克,蚊子把自己当成了轰炸机。长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它还有可能是苍蝇。

  我压抑着不断涌上来的恶心,看着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又掉落了一地鸡皮疙瘩,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个女人,比我刚才见到的那个半截门牙的女人,还要极品。

  看到我不说话了,她居然转守为攻,她说:“你好好帅气耶。你会选择我吗?人家可好喜欢你啊。”

  刚起的一层鸡皮疙瘩,又掉落了一地。

  见到每个男人夸帅气,这应该是她们的职业用语。我就一平常男人,既不好看,也不难看,走在大街上很快就会被淹没,就像一滴水珠被大海淹没一样,我又怎么能谈得上“好好帅气耶”。她该不是在骂我吧?我呸!我呸呸呸!

  可是,看她脸上的天真表情,好像又不是在骂我,她也不会这样转着弯骂人,她的智商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接着,她又蹦出了一句:“有的人中看不中用,有的人中用不中看,就看你选择哪种?”

  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我一天之内就见到了两个有些人一生也无法见到的极品女人,我三生有幸。而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这样赤裸裸的话的女人,居然号称“人家还是处女耶”。

  她看到我还没有说话,居然步步紧逼:“哇塞,你是不是害羞?男人还会害羞?”

  

  我像逃脱强奸一样地从那间小房子里逃出来,我逃到客厅里,大口喘气。一回头,我看到一个50多岁的肥猪一样赘肉累累的男人,正在和阿玉谈判。这样的男人,和这两个极品女人,应属绝配。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想,为什么代孕女人都如此形象丑陋、素质低下?其实道理很简单,长相漂亮素质上佳修养良好的女孩子,谁愿意代孕,谁愿意怀孕还要受到这么多的管束,谁愿意东躲西藏,而最后又要忍受骨肉分离?谁愿意为了区区几万元的“补偿”,让肚子上留下一道永远也无法修复的疤痕?而以后找男朋友,永远都会留下“罪证”。代孕收费20万,代孕公司拿大头,代孕女人只能拿到很少的一部分。

  阿玉在忙着接待那个肥佬。一个穿着淡蓝色套裙的女子走过来,她和阿玉一样,性征明显,乳房张扬,她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问我:“先生,你满意吗?”

  我一言不发,摇摇头。

  她说:“请您留下您的联系方式,等我们找到合适的对象,就会通知您。”

  我没有手机,一个愿意拿出20万来代孕的号称老板的人,居然没有手机,这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我说:“我的手机号码只有生意上的朋友知道,不会对外公布的。你说吧,什么时候再让我过来,我就过来。”

  她走过去,和阿玉耳语几句,又走过来对我说:“先生,您后天过来,行吗?”

  我站起来,点点头。当时我没有想到,当我再次来到这里时,已经掉进了一个陷阱里。

  【本文节选自《暗访十年》,李幺傻,云南人民出版社,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冲击台湾半导体产业” 台媒曝陆资企业买走台企6寸晶圆设备

环球时报新闻
2021-06-18 13:12:48

郭麒麟疑遭《奔跑吧》恶意对待,出场配侮辱性歌词:很肥、愚蠢

正能量瓜总
2021-06-18 09:47:26

欧空局、俄航天局发来祝贺,用词亮了

环球时报国际
2021-06-18 00:08:24

北马其顿,除了被迫改国名,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冷知识

世界你好
2021-06-18 09:05:03

中国女排第五周赛程公布!央视更新直播安排,两战奥运对手!

开球咯
2021-06-18 08:00:35

实地调查:苏宁员工公寓门事件乌龙了

互联网那些事
2021-06-18 10:40:52

苹果商店深夜偷偷更新,感觉价格都降了!

果粉之家
2021-06-18 14:17:38

科学家全新发现,或许刷新认知,地球上看到的太阳来自10万年前?

铁血观世界
2021-06-18 11:03:18

41岁张柏芝晒大胆健身照,身材堪比李若彤,人鱼线腹肌一应俱全

猫眼聊八卦
2021-06-17 15:31:07

女子连撞两次前车将对方逼停,持刀抱娃破开车窗,猛扎前车女司机

贵州新闻网
2021-06-17 21:43:19

中国最新国字号战机模型亮相,外观酷似FC31,或成为下一代舰载机

铁血观世界
2021-06-18 11:24:59

很多女性不愿过夫妻生活,这是为啥?男性朋友赶紧了解一下!

南三讲娱乐
2021-06-18 06:30:02

蔡英文麻烦大了!大陆这次根本没有出手,两千万台湾人已做出选择

海拔新观察
2021-06-17 19:22:49

新消息:CBA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一致通过新赛季将会动用全华班比赛

辰辰爱体育
2021-06-18 15:07:01

交会对接时,神舟12号图像显示两个"天和号",聂海胜问谁是真的?

趣味探索
2021-06-18 11:52:58

畸形的跨物种之爱,日本雌猴和鹿交易,大象欺负犀牛,海狗配企鹅

微风煮酒论地球
2021-06-17 10:56:50

把假期还给孩子,教育大省官宣:这个暑假学校没有辅导班!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18 14:41:13

不管夫妻还是情人,千万不要主动做这3件事,一主动你就输了

十点读书
2021-06-18 01:09:13

53岁大妈脑梗入院,抢救后偏瘫,饭后这一习惯害了太多人 ,千万要注意!

医路向前巍子
2021-06-17 14:52:49

孙一宁求女友复合聊天记录:与王思聪对比强烈

六维空间
2021-06-17 00:47:23
2021-06-18 16:25:09
畅思园
畅思园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186文章数 227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改写课本!人类细胞可将RNA序列写入DNA

头条要闻

70后清华博士任"煤都"代市长 曾是神舟号飞船项目骨干

头条要闻

70后清华博士任"煤都"代市长 曾是神舟号飞船项目骨干

体育要闻

欧洲杯离谱一幕:"刘星"真是个大漏勺

娱乐要闻

34岁依旧娇俏!杨幂扮古装女侠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战报!京东618累计下单金额超3056亿元

汽车要闻

全新奥迪A7L配置公布 标配空气悬架/全轮转向

态度原创

时尚
健康
亲子
手机
房产

选秀玄学:没出道的选手会混得更好吗?

厨房的污染因素有哪些?

亲子要闻

关于“宝宝吃米粉”的四个常见误区,你犯过几个?

手机要闻

华为多款4G新机开售!预装最新HarmonyOS系统

房产要闻

[上海]顾村地王盘终于熬不住了!价格真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