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开国中将,毛主席点将主政云南,解放后我军被暗杀的最高级别将领

0
分享至

  文/章世森 姜林林

  在群星璀璨的开国将帅中,有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曾在兵荒马乱的动荡年代误入敌营,却一心向往革命,努力挣脱枷锁。或在被俘后积极改造,或在战斗中毅然投诚,最后都不约而同地汇入革命洪流,在人民军队的大熔炉中淬炼成钢、砥柱中流,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军谱上一颗颗耀眼的明星。原昆明军区政治委员、开国中将谭甫仁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回望他的人生传奇,我们能够追溯人民军队那段浴血荣光的艰难奋斗历程。

  

  辗转红军路,费尽周折踏上革命征途

  1910年4月1日,谭甫仁出生在广东省仁化县城口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6岁入私塾,9岁进高小,在父母的殷切期望中读书十分用功,也养成了仗义敢言的品格和艰苦朴素的作风。

  16岁那年,谭甫仁高小毕业,当时正值北伐战争风起云涌,仁化地区工农运动蓬勃兴起,他果断投身家乡革命斗争。同年11月,他被选送进北江农军学校第一期学习,并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继续返回家乡从事农民运动。

  很快,谭甫仁同当地中共党员会合起来,办起了农民夜校。他们组织农民学习革命道理,教唱革命歌曲,上街示威游行,还开展轰轰烈烈的打富济贫运动,得到了广大贫农的支持。

  然而好景不长,大革命的洪流急转直下,国民党发动了一系列反共活动。形势危急,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北江特委立即集结队伍北上武汉,同国民党展开斗争。4月底,广东北江农民自卫军北上总指挥部成立。5月上旬,中共仁化支部组织140多名农民参加北江农军。谭甫仁积极参与其中。

  但讨伐之路并不好走,土豪劣绅四处悬赏,谭甫仁堕入十分危险的境遇,幸而在农协会员的掩护下才逃过一劫。6月中旬,谭甫仁随农军抵达武汉,编入国民政府陈嘉佑的补充团。不久,汪精卫发动“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工农组织被封闭,革命运动遭镇压。谭甫仁随北江农军迅速脱离陈部,补充到贺龙部队,辗转开赴南昌。不幸的是,武器装备和战斗经验都十分缺乏的农军队伍,很快就在敌人的乱枪之下溃不成军、一败涂地。

  “南下,回到广东去!”成为这支溃军的唯一信念。途中,大家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尽快找到革命组织。他们走到江西樟树时,看到了“贺龙、叶挺招兵处”,心里十分惊喜。但令他们未曾想到的是,这是江西军阀金汉鼎耍弄的一出诡计,他假借贺、叶之名,蒙蔽群众,招揽人马,为的是不断扩充自己的反动势力。误入敌营的谭甫仁寝食难安,却又无法逃脱,无奈之下只能先忍气吞声,择机再偷跑出去。

  1927年10月,毛泽东在湘赣边界领导发动了秋收起义,很快革命队伍就在井冈山地区站稳了脚跟。江西军阀十分恐慌,于次年1月中旬纠集大量部队对井冈山发动第一次“进剿”。毛泽东率部于运动中歼敌。2月,工农革命军向驻守新城的赣军发起围攻,攻占了宁冈县城,全歼守军1个营和宁冈县靖卫团,并俘虏300余人,谭甫仁也在战斗中被俘虏过来。

  尽管成了“俘虏”,谭甫仁却欣喜若狂,因为他觉得自己离组织又近了一步,回归革命队伍的机会终于来了!是夜,明月当空、星光满天,谭甫仁辗转反侧。他回想起在北江农军学校学习的美好时光,以及参加农军以来的曲折经历,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在北江农军学校学唱的《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负责看管俘虏的区队长陈士榘听到歌声感到十分惊奇,这么晚了还有人唱《国际歌》。循声望去,竟然是从俘虏营里传出来的。他快步冲上楼去,仔细听完三段唱词后,发现竟然一字不差。他高声问道:“刚才这歌是谁唱的?请站起来!”

  “报告首长,是我唱的。”一声清脆的应答从牢房一角传来。借着月光,陈士榘看清这是一个年轻的俘虏兵,皱巴巴的士兵服显然不太合体,一双草鞋也磨损得只剩下半截,但眉宇间的英气却丝毫掩饰不住。接着,谭甫仁将随农军北上和参加南昌起义走散后的情况一一作了汇报。

  

  ◆年轻时期的谭甫仁。

  很快,谭甫仁见到了曾主持北江农军学校工作、现已升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1师第1团参谋长的朱云卿。后来,陈士榘还向毛泽东报告了谭甫仁的情况,毛泽东高兴地称赞他是“一颗红色的苗子”。就这样,谭甫仁终于回到了组织怀抱。

  激战黄洋界,切身体会结缘政治工作

  新城战斗结束后,针对少数战士出于愤恨而打骂俘虏,毛泽东开创性地提出了优待俘虏的政策。谭甫仁选择留了下来,从此成为红军大家庭的一员。他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发誓要铁了心跟党干一辈子革命。

  因在战斗中表现出色,没过多久,谭甫仁被提拔为班长,接着又被选送到工农革命教导队学习。1928年5月,他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被任命为红4军第31团1营士兵委员会干事。

  是年8月,毛泽东率红4军第31团3营到湘南迎回红军大队,朱云卿率第31团1营和部分地方武装留守井冈山。此时,国民党湘赣军伺机以5个团兵力向井冈山地区进犯,妄图乘虚摧毁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并迫使我红军大部无法返回。

  团长朱云卿和党代表何挺颖获得这一消息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粉碎国民党进攻的对策。会上,大家围绕是“守”还是“撤”展开了激烈讨论,双方意见争执不下。

  谭甫仁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他在静静聆听各方意见的同时,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突然,朱云卿点名要听他的意见。谭甫仁表示坚决支持坚守井冈山。他认为,红军虽然人少,但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只要充分发动群众,采取正确战略战术,坚决同来犯之敌作斗争,守住井冈山是不成问题的。

  何挺颖在综合大家意见的基础上,传达了毛泽东关于坚守井冈山的指示,说明坚守井冈山的重要意义和战胜敌人的有利条件,并提出与“大小五井共存亡”的战斗口号。接着,朱云卿详细介绍敌情,并围绕井冈山五大哨口划分了作战任务。这一坚强有力的思想动员和细致全面的战斗部署,给谭甫仁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从此萌生了对政治工作的浓厚兴趣。

  8月30日凌晨,浓雾漫山,直到8时许才渐渐消散,敌人开始发起进攻。红军指战员正静静守候在工事里,他们每人只有3-5发子弹,必须最大限度发挥每发子弹的效用。

  待敌人进入有效射程时,朱云卿一声令下,红军各种火器一齐开火,礌石滚木像奔泻的山洪,从山顶一直滚到山下,敌人躲闪不及,伤亡惨重,丢下大批死尸退了下去。接着,敌人又组织多次冲锋,都被红军打得落花流水。

  战斗持续到下午4时左右,久攻不下的敌军孤注一掷,集中全部兵力发起总攻。面对汹涌而上的敌人,大家心急如焚。此时,谭甫仁也只剩下最后一发子弹,石块马上就要用光了。情急之下,他突然想到不久前在茨坪修好的一门迫击炮,便高声朝朱云卿喊道:“团长,前不久我们修的那门大炮呢?”一语惊醒梦中人,朱云卿急令几名战士把炮抬了出来。

  此时,战士们眼巴巴地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之前缴获的3枚炮弹上。但事与愿违的是,第1、第2发炮弹都因为受潮没有打响,不少同志顿时泄了气。敌人已近在咫尺,我军却无计可施。

  千钧一发之际,朱云卿下达开炮命令。随着一声有力的“放!”第3发炮弹终于打了出去。只听得“轰”的一声响,炮弹正落到了攀爬向上的敌群之中,敌人顿时乱作一团。这时,各个山头吹响了冲锋号,隐蔽在各山头的赤卫队员、暴动队员和革命群众纷纷向敌人开火,煤油筒里的鞭炮也响起来,男女老少一齐呐喊。

  敌人早已是筋疲力尽,听到四处都是枪炮声和喊杀声,以为是毛泽东率领的红军主力回来了,于是迅速败下阵去,乘着夜黑仓皇遁逃。朱云卿率部奋起追击,边界各县地方武装也纷纷出动,待敌人逃回茶陵时,沿途又留下数百具尸体和伤号。回师途中的毛泽东闻讯后欣喜不已,挥笔写下了著名的《西江月·井冈山》:“……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谭甫仁、王里岩夫妇在延安的合影照。

  经此一战,谭甫仁得到了很大的锻炼,对政治工作的重要性也有了更深的认识。他感到,一支军队必须有明确的政治目的,要让战士们懂得为谁打仗、为谁吃苦、为谁牺牲,只有这样战士们才能无惧生死、奋战到底,军队战斗力才会不断增强。

  扬名平型关,提振士气彰显政工威力

  全国抗战爆发后,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红军部队进行了改编,谭甫仁任八路军第115师344旅687团政训处主任。

  当时,不少官兵对改编抵触很大。谭甫仁深入部队开展思想引导工作,指出共产党人要顾全大局、服从大局,“换帽子”不丢好传统。他带头戴上了“青天白日”的帽徽。在他的带动下,广大指战员扭转观念,激发起同心奋战、共御外侮的抗日豪情。

  1937年8月中下旬,日军步步紧逼,相继占领张家口、大同等城市,目标直指山西省会太原,形势十分危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急电朱德总司令,要求八路军配合作战。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根据形势发展,果断决定八路军第115师东渡黄河,向晋东北抗日前线挺进。

  不久,前方传来了灵丘失守的消息。不少从前线溃逃下来的国民党军士兵丢盔弃甲,还到处散播“日军厉害得很”等谣言,一时间人心惶惶,部队士气受到了很大影响。谭甫仁见了十分气愤,觉得很有必要立即开展思想政治工作以提振士气。他结合斗争形势和部队实际,大力倡导向全体指战员进行革命的政治教育,加强军政军民团结,积极开展对日攻心瓦解工作,得到了团领导的热情支持和指战员的积极响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9月下旬,日军占领灵丘县城,向平型关方向逼近。平型关是晋东北的一个咽喉要道,北有恒山如屏高峙,南有五台山巍然耸立,海拔超过了1500米,悬崖陡峭,杂草丛生,两侧高地十分便于隐蔽部署兵力。八路军第115师进行实地勘察后,决定在最险要的乔沟一带进行伏击。这里两侧壁立,一条公路蜿蜒曲折,狭窄处仅能通过一辆汽车,是日军从灵丘县城通往平型关的必经之地。聂荣臻说:“居高临下伏击敌人,这是很便宜的事。”

  根据作战部署,第687团负责占领西沟村至蔡家峪以南高地,切断日军退路,并阻击由灵丘和浑源方向增援的日军。9月20日傍晚,该团迅速召开干部动员大会。谭甫仁在会上作了简短而激昂的发言,他说,日军再硬,我们也要咬!不仅要咬,而且要咬烂他!我们要让日军明白,中国人民是不可征服的!他还要求各级指战员深入一线进行战前动员,全团上下统一了思想认识,抱定了与日军决战到底的坚强决心。

  入夜后,第687团乘黑冒雨进入伏击阵地,迅速完成了各项战斗准备。25日拂晓,日军第5师团辎重联队和第21旅团主力100余辆汽车和200余辆辎重大车,沿平型关公路由东向西开进,7时许全部进入八路军第115师预伏地域。第115师抓住战机,突然发起全线攻击,第685团迎头截击,歼日军先头部队;第686团于乔沟实施突击,把日军压缩在峡谷之中;第687团在蔡家峪和西沟村之间,切断了日军退路。谭甫仁随第2营5连冲到公路边,将日军汽车尾部切断。当日军企图逃窜时,他当即决定部队实施穿插分割,抢占有利地形,切断日军退路。之后,第2营冲出公路,同日军展开白刃战斗。

  此时,天空传来日军飞机的轰鸣声。谭甫仁大喊一声“跟我来”,带领战士们纵身跳出沟坎,同日军展开了激烈肉搏。日军飞机盘旋了很久,欲投弹不能,欲扫射不可,最后只能无功而返。

  敌我反复拼杀,战斗异常激烈,日军尸横遍野,我军也损伤惨重,但战士们毫不畏惧、誓死拼杀,有的连队即便只剩下10多人,仍继续坚持战斗。战至13时许,我军各部成功歼灭日军。

  在平型关战斗中,八路军第115师以自身伤亡40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精锐力量1000余人,并缴获大批军用物资,取得了全国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主动寻歼日军的第一个大胜利,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

  战后,谭甫仁认真梳理作战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并精心总结经验教训,用以教育官兵。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第115师主力南撤,第334旅奉命留在晋东北开展敌后游击战。后日军卷土重来,在平型关地区安了许多新据点。第687团经过周密部署,灵活作战,重新夺占了平型关。毛泽东在不久后与英国记者贝特兰谈话时,称这是平型关的“两次夺回”。

  挺进大东北,及时有效开展战地政工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疯狂抢夺胜利果实,加紧准备内战。中共中央作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决策,提出先期挺进东北,开辟东北根据地,先后从关内解放区调入干部2万多名、军队10万多人,谭甫仁也位列其中。

  到达东北不久,谭甫仁先任吉林军区舒兰军分区政治委员,又任吉辽(东满)军区第23旅政治委员,负责舒兰一带的剿匪工作。当时的舒兰情况极其复杂,政局混乱,土匪猖獗,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谭甫仁首先从根据地建设抓起,他连续开办3期思想教育训练班,为党员、干部、民兵和积极分子讲理论、教政策、做引导;他大力发展党组织,还组织农会、妇女会、儿童团,发动广大民众搞好生产,支援前线等。1946年2月,谭甫仁同旅长贺庆积率部与县保安团合力围剿当地匪首。战士们在冰天雪地里艰苦奋战,很快肃清了土匪,使舒兰实现了旧貌换新颜。

  1948年4月,谭甫仁调任东北野战军第7纵队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此时,以诉苦教育和“三查三整”为中心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正开展得如火如荼。

  谭甫仁甫一到任,立即带领政治机关开展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针对部队中雇佣思想十分严重的现象,他提出以“解放兵”为主要对象,把教育靶标对准这一特殊群体,重点解决“为谁而战”的问题。于是,一场以阶级教育为主要内容的“倒苦水”运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

  是年秋天,东北战场形势发生根本变化,人民解放军展开战略决战的时机日趋成熟。9月12日,辽沈战役拉开序幕。第7纵队奉命进占东北重镇锦州以南地区,截断国民党军的退路,先后攻克罕王殿山、杏山、笔架山等坚固据点,克服女儿河、小凌河等江河障碍,为迅速歼灭锦州国民党军创造了条件。

  

  ◆谭甫仁将军(三排左四)和诸将领合影。

  作战任务部署后,谭甫仁要求各部队区分任务性质,抓紧战前时机开展有针对性的动员教育,对攻坚部队进行孤胆作战教育,对助攻部队进行顽强守备教育,对机动部队进行指哪打哪教育;同时,所有部队都进行了保护人民利益、遵守战场纪律、主动团结友军等教育,为取得作战胜利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战斗间隙,谭甫仁还带领政治机关分散到各个部队,因地制宜地开展战场鼓动。“关门打狗!瓮中捉鳖!”“彻底消灭敌人,解放全东北!”等标语随处可见,使战士们很快明白了夺取锦州城的重大意义,很好地激发了敢打必胜的战斗意志。战斗打响后,广大党员干部冲锋在前,“人人当勇士,个个做英雄”成为大家的共同目标。谭甫仁变作战意图为扎实的战地政治工作,也将其转换成了实实在在的战斗力。

  11月中旬,第7纵队奉命改编为第44军,谭甫仁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根据中央军委命令,部队迅速开拔,直入关内向平津地区开进。行进途中,谭甫仁提出开展创造“铁腿班”和“好汉班”的竞赛活动,争夺“胜利入关”的大红旗;他还组织政治机关设立宣传站、鼓动棚,张贴宣传标语、散发短小口号……这些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宣传鼓动工作,极大地催生了指战员的战斗激情,为部队南下继续革命奠定了良好基础。

  长期的政治工作实践,使谭甫仁的思想进一步成熟,经验进一步丰富。他深刻地认识到,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协调一致,能够充分发挥服务保证作用,很好地促进战斗和工作任务的完成。

  解放万山岛,陆海首次联合渡海作战

  从1949年4月起,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以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强劲势头迅速向南推进,至11月14日广州解放。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残部退至海南岛及沿海附近岛屿。溃败中的国民党军仍痴心妄想,企图将此作为“反攻大陆”的跳板。

  1950年5月海南解放后,位于广东珠江口外的万山群岛成为国共两军争夺的战略要地。国民党成立了“万山防卫司令部”,在岛上屯兵4000余人、舰艇30余艘,企图控制进出香港、澳门的主要航线,封锁珠江入海口,阻止人民解放军解放万山群岛。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集结兵力,尽快打破敌人的海上封锁。

  是年4月,谭甫仁刚刚履新第44军政治委员,渡海作战成为他受领的第一个任务。面对全新的作战课题,谭甫仁心中始终坚定一个念头:必须千方百计把万山群岛拿下来,打开珠江的出航通道!

  为了统一思想、凝聚意志,战前谭甫仁进行了深入调查研究,发现部分指战员对参加海战存在一定的恐惧心理。针对这一现实情况,谭甫仁在各级开展了深刻的形势任务教育,讲清敌退步我进步、敌寡助我多助的道理,使广大官兵坚信正义之师行正义之举,必定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

  紧接着,一场海上大练兵悄悄拉开帷幕。部队不仅组织干部临海观察,安排连队骨干分子分批轮番到海滨实地观察海域及岛屿地形,还请当地群众介绍潮汐规律和航海经验,组织游泳、上下船、射击、打游潜等海上训练。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训练,战士们大多克服了对海上风浪的恐惧心理。

  为完成解放万山群岛的任务,第15兵团指挥部召开会议,认真分析敌我形势。经过反复讨论,最终在作战时机上定下“趁敌立足未稳,早打快打”的作战决心,在夺占目标上确立“奔袭军舰,逐岛攻击,依岛攻岛,稳步推进”的作战方案。据此,各参战部队迅速完成登陆前各项准备工作和短期休整。

  5月25日凌晨,万山群岛战役打响。在长达70余天的战斗中,第15兵团14军131师两个团、广东军区江防部队和其他配属部队,以5艘炮艇、16艘登陆舰艇和8艘运输船的兵力,历经数十次战斗,重创拥有美制舰艇30多艘、总吨位数百倍于我的万山群岛国民党守军,使其撤回台湾,一举解放万山群岛和广东沿海全部岛屿。

  万山群岛战役是我军首次陆海联合渡海登陆作战,彻底粉碎了国民党“依托万山群岛、封锁珠江口、策应内地叛乱、反攻大陆”的美梦,为珠江口构筑坚固屏障,巩固了新中国的海防,为我军陆海联合作战提供了有益经验。毛泽东对此役予以高度评价:“这是人民海军首次英勇战例,应予表扬。”

  推举硬六连,宣扬典型带动部队建设

  1955年7月,谭甫仁调任武汉军区副政治委员,1959年11月任武汉军区第二政治委员。到武汉军区后,谭甫仁头脑里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部队进入相对和平时期,政治、军事、作风、纪律建设较之战争年代有所不同,如何全面提高部队的建设水平,使他们学有方向、赶有目标呢?凭借数十年的政治工作实践经验,他认为典型的示范和辐射作用少不了。

  经过调查研究后,谭甫仁把目光盯向了第1军1师1团1营6连。这是一支诞生于抗日烽火中的英雄连队,参加战役战斗161次,始终以敢打硬仗恶仗著称,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胜利完成了一系列急难险重任务,两次被第1军授予“战斗模范连”称号,多次被武汉军区表彰为“红旗单位”“先进连队标兵”。

  1963年夏,谭甫仁亲率工作组深入第6连进行实地考察。当时正值该连从福建前线归建不久。连队环境整洁、蔬菜满园、荣誉满墙的景象,官兵们训练时的生龙活虎、生活中的意气昂扬,都给谭甫仁留下了深刻印象。考察中,他还进一步了解到,前一年连队执行紧急战备任务,从汤阴出发,途经豫、皖、浙、闽、赣、鄂6省,行程上万里无一人掉队。到达前线后,立即投入紧张的临战训练,全连投弹平均50米以上,有42个特等射手。

  一幕幕战功卓著的辉煌历史,一个个素质过硬的英雄官兵,使谭甫仁受到了深深的触动。回到军区后,他当即向军区党委汇报,并将第6连的全面建设概括为“战备思想硬、战斗作风硬、军事技术硬、军政纪律硬”。在他的提议下,武汉军区党委经过慎重研究后,报请国防部命名第6连为“硬骨头六连”。

  在半年多时间里,谭甫仁先后3次带工作组前往第6连,深入挖掘连队的英雄特质和过硬事迹,为这个后来响彻军内外的先进典型的塑造与推广倾注了大量心血。

  

  ◆谭甫仁和儿子谭一兵在北京的合影照。谭一兵是湖南省军区副司令员,少将军衔。

  1964年1月,国防部正式批准授予6连为“硬骨头六连”荣誉称号。此时,谭甫仁已离开武汉调往北京工作,听到这一消息后仍十分振奋,连声说:“好!好!”

  数十年来,“硬骨头六连”始终保持旺盛生命力,不断书写辉煌历史,多次受到上级表彰。1977年1月,中央军委向全军发出“向硬骨头六连学习”的号召,1984年1月22日,中央军委向该连赠送了“发扬硬骨头精神,开创连队建设新局面”的锦旗。2020年7月29日,中央宣传部授予其“时代楷模”称号。

  1955年9月,谭甫仁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他在离开武汉军区后,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基建工程兵政治委员,“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担任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办公室主任,有一天,毛主席向谭甫仁传递了中央的想法:“中央已决定你担任昆明军区政委,名已正,言已顺,把云南班、昆明班办好,积累的问题解决掉,卸掉了包袱,再回云南。”1967年5月调任昆明军区政治委员。

  在云南工作期间,谭甫仁把维持稳定、促进生产摆上重要位置,多次深入部队、地方群众中调查摸底,采取一系列有力措施促进云南的工农业生产。在他的带领下,云南局势渐趋稳定,人民生产生活条件有了显著改善。

  不幸的是,1970年12月17日凌晨,谭甫仁遭反革命分子杀害。一代将星,从此陨落。人们不禁发出“天下惨烈宁有此,英雄结局竟如斯”的悲叹。云南各界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新华社播发了《谭甫仁同志逝世》的新闻稿,称赞他“一生忠于毛主席,忠于党,跟随毛主席干革命,几十年如一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党对革命事业,作出了贡献。”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党史博采
党史博采
全国公开出版的主流党史期刊。
113文章数 1825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港警“一哥”邓炳强再获要职

头条要闻

港警“一哥”邓炳强再获要职

体育要闻

快船西决名场面 小卡化身无情鼓掌机器

娱乐要闻

董璇穿白裙秀身材 对镜涂唇好撩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Win 11看着像苹果Mac,又能装安卓app

汽车要闻

奥迪RS 3三厢版官图提前曝光 前脸全是格栅

态度原创

艺术
数码
房产
教育
时尚

艺术要闻

莫兰迪几乎从来不用鲜亮的颜色,花了一辈子画瓶子!

数码要闻

写不死 另类MLC闪存归来:比SLC便宜太多了

房产要闻

首套5.55%!今起,工行再次上调广州房贷利率!

教育要闻

学而思网校韩磊解读高考志愿填报技巧

1098克拉!世界第三大钻石在非洲南部被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