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婚后丈夫终买上3室2厅新房,闺蜜来家住时说句话我当场想卖房

0
分享至

  婚后丈夫终买上3室2厅新房,闺蜜来家住时说句话我当场想卖房


  1

  这是一间老式公寓,尽管有三室两厅的布局,但墙壁已脱落大半。推开窗户的时候,一阵灰从缝隙处落在了我的眼里,顿时让我的眼睛干痒无比。厕所里散发着一股酸臭味儿,我打开水龙头,水就从洗脸池的下水口冒了出来。

  我实在不太喜欢这个地方,但阿志喜欢,他说这么大的房子租金那么便宜实在难找,墙壁我们可以自己刮刮胶,窗户可以换过,至于洗脸池修修就好。我看出了阿志对这个房子的喜欢,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

  阿志是我老公,我们五年前毕业,重点大学毕业的我心高气傲,不赞同回老家致富。阿志拗不过我,就跟我一同留了下来。大城市不像家乡,吃喝拉撒都要钱,刚毕业的我们为了节省饭钱常去学校搭餐,企图省下一笔买房的首付。可精打细算的,钱没省下来,我跟阿志就结了婚,生了孩子。

  因为我跟阿志都要工作,孩子就交给了阿志的父母带。直到前段时间,阿志的母亲病重走了,我们才真正的开始面临买房这个问题。

  阿志的父亲患有轻微的老年痴呆,我们不太放心让他一个人带着孩子。所以阿志跟我商量着,将公公从老家接过来,把那的房子卖了加上我们这些年存的钱在这个城市买间老房子,从此也算是在这里扎根。

  尽管我不太希望跟公公一起住,但是买房的确是我长久以来的愿望。

  当我跟阿志还住在小四合院的时候,楼上的咳嗽声我总是听得一清二楚,那单薄的墙壁在寒冷的冬天里让人没有丝毫的安全感。每天晚上起夜的时候,蹲坐在木桶上都会安慰自己以后一定会有抽水马桶,有玻璃灯,有空调,有我想要的一切。

  房子终于是买了,房东将家具送给了我们,可能是觉得在房子设施上这个价钱对我们的另一种补偿。现成的冰箱电视,以及一台台式饮水机跟两部挂机空调。

  跟房东签完合约后,我跟阿志去了一趟装修市场,请了几个工人刮胶,顺便将窗户改成了落地窗,换了洗脸池跟马桶。

  我们就这样有了自己的新家,搬迁的那天我特地向公司请了假,买了瓶红酒,穿着我的真丝睡衣迅速地跟阿志滚在了一起。

  搬了新家后,我明显的睡眠不足,眼睛下方的黑眼圈被同事认为是晚上跟阿志恩爱过度的后果,我不好说,扯着笑容应对。

  新家离公司有一段很大的距离,公交不堵车的情况下一个小时,地铁四十五分钟,那要保证我能挤得进去。

  刚搬家第一天上班就因为没有赶上车最后打了出租,五十块钱,我半个月的早餐。公司有制度,迟到扣五十,并且扣当月全勤。累趴趴地跑进公司,那一刻,我有一种很强烈的自我厌恶感。

  我羡慕同组的小赵,她老公是本地人,有房有车,上下班都是车接车送,每个月拿的薪水还买不起她刚买的包,每次聊天她都能以一种羡煞旁人的姿态模仿他老公的口气说,你喜欢什么就买,你不想上班就回家做全职太太。

  我从不期待阿志这么跟我说,我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账本记录今天的支出,每月发工资就要马上存进银行还信用卡。我的生活总结起来就是,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大爷要伺候,要记账,要还贷,还要存钱防意外。

  2

  儿子小镇因为长期被婆婆照顾,至今睡觉还跟我闹要跟婆婆一起睡。在我不知道是第几次告诉她奶奶已经不在后终于发火了,只是我才刚扬起手他就跑到了公公的身边,抱着他的腿,用稚嫩的声音申诉,爷爷,妈妈要打我。

  我这个妈妈。大概在他的心中。还没有眼前这个患痴呆的爷爷来得重要。

  我靠在阿志的怀里,跟他商量是不是要把公公送到养老院去,如今小镇大了,可以把他交给全托学校。我才刚把我的意见表达出来,阿志就抽回了自己的手,翻过身去。

  我扳了好一会儿都没能让他的脸再转过来,我也翻身睡下。

  公公每天起得很早,起来后会拿着他的收音机坐在阳台上听听早间新闻,然后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自言自语。桌上还摆着公公早上出去晨练时带回来的早餐,我很受用。

  偶尔从阳台上传来几声咳嗽,小镇颠颠地拿着杯子接了杯开水递给公公,还奶声奶气地说,爷爷,要多喝水,嗓子才会舒服。

  我为有这样的儿子自豪,就在我也干咳着想让小镇给我倒杯水时,他已经搬着小凳坐在了公公的身边。

  自从我跟阿志提起要将公公送到养老院开始,我们之间就发生了冷战,他不说话,吃完早餐就走。

  上班对于我来说是件痛苦的事,要早起,要挤地铁。虽然坐在高档写字楼里,但那种滋味对我来说,跟去菜市场与小商贩争一两毛钱的差价一样费体力。就在我收拾好一切准备下班的时候,阿志给我打来电话,小镇不见了。

  电话里的声音慌乱地找不着调,这边的我也慌了手脚,我等不及下班跨出了公司的大门。

  到家后,公公拄着拐杖坐在沙发上发呆,没有看到阿志。公公见我回来,慌张地告诉我,今天在家无聊,便带着小镇去了楼下玩,他走得很慢,小镇在前面跑得很快,才眨眼的功夫小镇就不见了。

  我赶紧拿出手机给阿志打电话,阿志告诉我,他在附近找,让我也到处找找。公公完全慌了手脚,嘴里还自我责备地骂着,都怪我,我不带他下去不就好了,我真是老不死。

  我一边安慰公公不要慌,让他在家待着哪也不要去,说不定小镇会自己回来。

  我下楼找,小区很大,我连跑了好几个区都没看到小镇的影子。

  我的脑子里不断地重复最近微博上的打拐,我像是看到小镇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带走,他们让他穿着破旧的衣服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叫别人妈妈,或者打断他的手和脚。想着想着,我脚下不稳,栽了下去。

  阿志最终将小镇找到了,那时的小镇站在肯德基的玻璃橱前,看着里面,贪婪的眼神像是要把玻璃射穿。

  阿志没有责怪小镇,抱着他去肯德基买了全家桶就回家了。

  小的没出事,大的倒出事了。

  我因为长期劳累加上被小镇的事一急,血糖偏低晕了过去,被好心的邻居送进了医院。

  当我看着阿志抱着小镇走进病房的那一刻,我哭了。眼泪止不住,小镇靠在阿志的肩头睡着了,怀里还紧紧地抱着买回来得炸鸡,嘴里喊着,爷爷,吃炸鸡了。

  我想我是错了,以为有了房子就好,我疏忽了我的孩子。长久以来,我没有陪他去过这个城市的公园好好玩玩,也没能在楼下的小卖部一起吃个甜美的冰激凌。

  3

  北京是个不太会下雨的城市,就在我请好同事吃饭的这天,它极度配合地下起了大雨,朋友本来要冒雨前行,在我的一再挽留下住了下来。

  这不是个太好的晚上,一如我一直翻跳的眼皮。十二点左右,朋友来敲我的房门,我疑惑地打开房门后,朋友尴尬告诉我,她的房间漏水了。

  客房的房顶上有着细小的裂缝,雨水沿着缝隙滴答滴答地滴落在床上。

  那一刻,我窘迫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在这个城市奋斗,节省,忙碌,到头来换了一个连大雨都没法阻挡的房子。我让朋友跟我睡,阿志去跟公公挤一晚。听到朋友在我身边睡着发出的呼吸声,我感觉我的脸像是被耳光刮过一样疼。

  我打算换房子,坚决的样子像钉进墙壁的钉子。阿志堆起笑,跟我说,老婆,那房顶我们修修就好,没到换房子这么严重。

  每次看到阿志的这个笑容,我满腔的怒火就燃烧到了表面。我不奢求有豪宅,但至少有个像样的房子。我第一次请朋友回家,就碰上房顶漏水的事,以后怎么抬得起头。

  这是我跟阿志结婚五年吵得最凶的一次,我拿过床上的枕头摔到他的脸,用尖利的指甲抓伤他的皮肤,歇斯底里。阿志最终受不了,将我压倒在沙发上,红着双眼掐我的脖子。

  小镇站在门边看到这一幕跑了进来,抓着阿志的裤腿,双手拼命地捶打,坏爸爸,欺负妈妈。小脸哭得通红的。

  公公因为吵闹声也走了进来,看到我们这般,忙蹒跚着步子拉扯阿志。此时的阿志像猛兽一般,在我们都没料及的情况下甩开了公公。

  我们听到了什么东西落地的闷哼声,阿志放开我的脖子回头一看,公公躺在地上睁着双眼,嘴里咿咿呀呀地说不出话。我推开面前的阿志,拿起电话叫救护车。

  公公的身体算是健朗,只是被阿志这一推,本不便利的腿使不上力了。

  医生说,老人年纪大骨头脆了,以后要小心不能再像这般摔倒,不然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因为这事我跟阿志的关系更紧张了,就像是上了膛的枪一样,保不准哪天就会走火。

  为了缓和跟阿志的关系,我花了一个月的工资给公公买了辆轮椅,房子的事我也再没提起。阿志也许是看到了我道歉的心,渐渐地软化了,有时候我们会在下班的晚上,推着公公抱着小镇到楼下散散步。

  我的生活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两点一线,波澜不惊。

  4

  我虽不再提房子的事,但这就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公公如今这样照顾小镇已是不可能,加上小镇也到了上学的年纪,在上班休息时间,我都尽可能地去打听哪里会有一个不错的去处。

  终于小赵给了我一个确切的消息,她老公的远房亲戚是开发商,买房子可以给个折扣并且还送一个入学名额。那个地段很好,价钱有得商量。我像是找到裂了缝的蛋的苍蝇一般,满意地搓了搓手叮了上去。

  看房的事我没有告诉阿志,我抽了个休息的日子拉着小赵一起去。房子的布局很好,我看了套两室一厅的,精装看在小赵老公的面子给了八折。我想这天上掉馅饼的事不能错过,马上给阿志打了电话。

  阿志最近也很着急小镇入校的事,听到我这么一说有点心动,只是这钱从哪来?

  我跟阿志为了买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已经花了大半的钱,老家的房子卖了,如今孩子念书要钱,公公治病要钱,真是焦急的事。这晚,我跟阿志都没能睡着。

  隔天去公司,小赵就告诉我,昨天她已经订了一套房子。如今房价蹭蹭地涨,她买了哪怕不住都要赚,说着还催促着我赶快下决定,这种好事不是什么时候都有。

  小赵说得唾沫四起的,而我在此,同时也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买下那套房子。

  阿志出差回来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一桌丰盛的菜,买了瓶好酒。阿志可能是累了睡得特别熟,我则反复地翻身,那套房子的事压在我的心上喘不过气。

  突然,我听到公公的房间里传来了“砰”的一声。

  我的心惊了一下,准备起身,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奇异的想法,公公跟婆婆都有买保险,如果公公死了,那……后面的事我不敢再想。我竖起耳朵听着公公房间里传来“咚咚”的声音,微弱的,然后渐渐没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从埃里克森昏厥看足球!老佛爷没说错:足球真的需要改变了

红魔足球
2021-06-13 15:08:17

盘点G7峰会各国领导专机

民航事儿
2021-06-13 17:41:04

北京“正黄旗”大妈被拘,事件背后的三大原因发人深省

大成浩说
2021-06-13 00:22:12

××学长,您好大的官威啊!

大学教育
2021-06-11 13:50:36

丹麦足协主席确认:埃里克森在医院病床上给国家队队友打了电话

直播吧
2021-06-13 02:54:03

广州即将“改名”!5年后还住这里的人快看!

民生百态谈
2021-06-13 18:36:39

2架中国军机突降中东,卸下大批物资后,美国猛然醒悟:F35危险

霹雳火军事
2021-06-11 17:58:53

伊朗总统候选人:如果我获胜,将与所有国家建立关系,尤其是美国

海峡军志
2021-06-13 11:06:08

京东方和TCL从面板双“雄”转为面板双“熊”

飞哥侃房
2021-06-13 18:59:15

经济学家:大家都不买,华为才会在国内走投无路,才会想方设法地去挣外国人的钱

栥梓娱乐
2021-06-12 01:38:18

刘琳47岁状态真实,皱纹丛生脸下垂,走红毯穿上老年裙没装不老!

皓宇Fashion
2021-06-11 16:45:07

越南传出糟糕消息,危险升级!46000人紧急撤离,救援队险些全军覆没

国际大视野
2021-06-13 19:53:39

“错换人生”姚师兵:实现钓鱼自由,亲家全程作陪,2人边喝边聊

时态
2021-06-13 19:58:28

成都“奇葩”的老板,只卖三道菜,生意火爆,双流人民的宝藏馆子

毛起吃
2021-06-11 21:50:53

座头鲸的日常:吃饭、睡觉、打虎鲸!座头鲸为何总跟虎鲸过不去?

钟铭聊科学
2021-06-12 22:34:40

25-19!全主力女排连胜2局,李盈莹接连失误,郎平不满:反应快点

百乐体育大咖
2021-06-12 23:02:38

呵呵,美驻港总领事又被“震惊”了

环球时报新闻
2021-06-13 09:41:51

难受!埃里克森急救画面揪心,身体明显抽搐,妻子场边无助哭泣

梦与体育
2021-06-13 01:19:21

亚洲区小组第2最新积分榜:中国队锁定前6,有机会“躺出线”

英超这些事儿
2021-06-13 16:03:01

探访北大学神韦东奕授课:空位很多,网红可以带货、却带不旺课堂

西楼饮月
2021-06-10 17:37:09
2021-06-13 23:49:07
一白聊故事
一白聊故事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3056文章数 728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早睡早起1小时 能大大降低抑郁症风险

头条要闻

美国防部职员在中国媒体刊文遭美调查 他到底说了啥?

头条要闻

美国防部职员在中国媒体刊文遭美调查 他到底说了啥?

体育要闻

上帝?天使?是谁救了心脏骤停的埃里克森

娱乐要闻

满分!刘诗诗穿露肩白裙典雅高贵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未来公开课第六期|郝景芳

汽车要闻

e-TNGA架构打造 丰田bZ4X CONCEPT明年量产

态度原创

艺术
游戏
亲子
旅游
军事航空

艺术要闻

中国申遗往事:这些景点为何能成为世界遗产?

《消逝的光芒2》公布7分钟实机演示 12月7日正式发售

亲子要闻

中国孕产妇钙剂补充专家共识(2021)

旅游要闻

位于阿富汗的巴米扬大佛:哪年被毁

军事要闻

联黎部队“钢铁风暴”演习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