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早在宋朝,我们就拥有了世界上第一支专业城市消防队

0
分享至

  

  今年4月,北京丰台、上海金山相继发生火灾,4名消防员在扑灭大火、搜救被困人员过程中牺牲。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守卫了每位公民的安居乐业。城市人口密集、工业发达,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更大的火灾隐患,因而专业的公共消防队也成为一座城市现代化的标志。

  宋史研究者、历史作家吴钩经过考证,在其《宋潮:变革中的大宋文明》一书中提出,早在宋朝时期,中国就出现了世界上第一支专业化的公共消防队。当时的公共消防队设备专业、组织高效,有效扑灭了多场大火,一改前朝(唐代)把救火作为臣民义务的规定,做到“不劳百姓”,体现了城市公共治理的一大进步。

  

  《宋潮:变革中的大宋文明》,作者: 吴钩,版本: 新民说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1年4月

  以下内容经由出版社授权,摘自《宋潮:变革中的大宋文明》一书,较原文有所删节修改。小标题和插图为原书所有。

  原作者丨吴钩

  摘编丨肖舒妍

  假设我们在晚清上海租界漫步,走到中央巡捕房或者虹口捕房的地方,会看到街道边耸立着高高的钟楼,“顶悬大钟,高耸似塔架,分五层,以梯盘旋而上”。这是租界工部局火政处设置的火警瞭望台,上面有消防员值日瞭望,当发现租界内哪处房屋着火时,马上敲响瞭望台上的火警钟,指示消防员赶紧出动救火。在晚清城市,这可是新鲜的消防设施,1870 年代初(同治年间)才始见于上海租界。当时有竹枝词云:“救火全凭瞭望台,警钟一响敢迟回。头戴铜帽车行快,路上行人尽避开。”

  但是,如果我们来到宋代的都城或者其他大城市(比如广西静江府),会发现类似的消防设备耸立于城内外,形同高塔。宋人将这一城市消防设施叫作“望火楼”。楼上同样有消防员轮值瞭望,一旦发现火情,立即发出警报。换言之,晚清西洋人设立于租界的城市消防设施,在宋朝城市其实很常见。

  你可能会说,晚清上海租界内的火警瞭望台,不仅仅是一建筑物,背后还有一支近代化的消防队,宋朝也有城市消防队吗?答案是,有的。世界第一支专业化的公共消防队,就出现在宋代。这不是我个人的论断,白寿彝先生主编的《中国通史》便认为:北宋开封的消防组织,“是世界城市史上最早的专业消防队”;而南宋杭州的消防组织,更是“当时世界上所有城市中最完善的,已与近代城市的消防组织相类似”。

  不信?我们先到宋朝的东京开封府看看。

  01

  开封的消防组织

  走上东京开封的大街小巷,每隔三百步许(宋制,一步约合五尺),我们都会看到一间铺屋,这叫“军巡铺”,每间军巡铺都有五名铺兵,他们的职责是“夜间巡警”,即巡逻街巷,察看有无盗贼与烟火。

  城内外的高处,又有“砖砌望火楼,楼上有人卓望”。根据《营造法式》提出的建筑标准,望火楼由砖石结构的台基、四根巨木柱与顶端的望亭三个构件组成,台基高十尺,木柱高三十尺,望亭高约八尺,整座望火楼高达四十八尺左右,接近 16 米(按一宋尺约等于0.32米计算)。放在1000年前,这是非常高的建筑物了。站在望火楼上,视野应该非常开阔,远近房屋若冒出烟火,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望火楼下,“有官屋数间,屯驻军兵百余人,及有救火家事,谓如大小桶、洒子、麻搭、斧锯、梯子、火叉、大索、铁猫儿之类”。宋人所说的“救火家事”,即消防器材。大小桶是储水桶;洒子是汲水的器皿;麻搭是灭火工具,“以八尺杆系散麻二斤,蘸泥浆,皆以蹙火”;梯子、大索、铁猫儿,大概都是用于攀登的工具;斧锯则是紧急情况下用来破拆的用具,相当于今天的消防斧。

  此外,宋朝的城市消防还使用到一些在当时很先进的器材,包括——水袋:“以马牛杂畜皮浑脱为袋,贮水三四石。以大竹一丈,去节,缚于袋口。若火焚楼棚,则以壮士三五人持袋口向火蹙水注之”;水囊:“以猪牛胞盛水”,扑火时,“以囊掷火中”,是一种可投掷的灭火器;唧筒:“用长竹,下开窍,以絮裹水杆,自窍唧水”,大概是最早的消防泵;云梯:“以大木为床,下施大轮,上立二梯,各长二丈余,中施转轴”,可用于高层建筑的救火。

  这些消防器械当然不可与现代化的机器相提并论,但考虑到它们出现在800年前,就不能不赞叹其先进。

  驻扎在望火楼下官屋的“军兵百余人”,则是专业的消防官兵,他们又被称为“潜火兵”。他们是职业军人,平日需要接受专业训练,因此身手敏捷。望火楼上的瞭望消防兵一旦发现哪处起火,就会马上发出警报,“则有马军奔报”主管城市消防的领导,潜火兵即刻出动,以专业技能汲水扑火。因为有了专业的消防队, 开封府发生的火灾,通常“不劳百姓”救火。

  

  宋《武经总要》中的消防设备。

  在宋代之前,城市并无专业的消防组织(农村就更不用说了),失火了,很大程度上依赖民间的自救。国家也立法强制规定了臣民救火的义务,《唐律疏议》说:“诸见火起,应告不告,应救不救,减失火罪二等。”见失火不施救的人,将按罪刑比失火之人减二等的标准作出处罚。

  《宋刑统》抄自《唐律疏议》,也有一模一样的“诸见火起”条款,但我们知道,《宋刑统》的不少条款,跟宋朝社会生活是脱节的,在司法过程中往往也存而不论。“诸见火起”条款正是如此,因为北宋前期,政府曾要求,京师公私廨宇失火,邻近之人不得擅自救火,必须等候专业消防队前来扑救。这一立法,原是为了防止有人浑水摸鱼、趁火打劫,进入失火现场盗窃公私财物;此外,也是因为有专业的公共消防队可以信赖。

  到了天圣九年(1031),宋仁宗听闻“都辇闾巷有延燔者,火始起,虽邻伍不敢救,第俟巡警者至,以故焚燔滋多”,遂修订法令:“京城救火,若巡检军校未至前,听集邻众赴救。因缘为盗者奏裁,当行极断。”不过,所谓“听集邻众赴救”,乃是指民众“可以自行救火”,而非“必须动手救火”。而从《东京梦华录》的记载来看,东京“每遇有遗火去处”,都是由“军厢主马步军、殿前三衙、开封府各领军级扑灭,不劳百姓”。

  从规定臣民救火之义务,到“不劳百姓”,这是城市公共治理的一大进步。

  02

  杭州的消防组织

  南宋的行在临安府,“城郭广阔,户口繁伙,民居屋宇高森,接栋连檐,寸尺无空,巷陌壅塞,街道狭小,不堪其行,多为风烛之患”。而且,宋朝时城市夜禁制度已经松弛、消亡,夜市繁华,“夜饮无禁,童婢酣倦,烛烬乱抛”,也特别容易引发火灾。绍兴二年(1132)五月,杭城一场大火,“被毁者一万三千余家”,迁居杭州的东京人袁褧带着母亲与妻子“出避湖上”,才得免葬于火海。绍兴六年(1136)十二月,杭州又有大火,一万余家被烧。

  当时许多人都在议论:杭州之所以频频被火,是因为宋室南迁,改年号为“建炎”。但袁褧说,这是无稽之谈,因为周显德五年(958)四月,杭州城南也发生特大火灾,延烧一万九千余家。袁褧认为,火患频仍的根本原因是,“临安扑救视汴都为疏,东京每坊三百步有军巡铺,又于高处有望火楼,上有人探望,下屯军百人及水桶、洒帚、钩锯、斧杈、梯索之类,每遇生发,扑救须臾便灭”。相比之东京开封,杭州的消防设施太简陋了。

  这是南宋初的情况。其时南宋朝廷刚刚在杭州立足,前线硝烟未息,杭城百废待兴,宋政府还顾不上城市消防。不过,到了嘉定至淳祐时期,杭州已建立起比昔日开封更为发达的城市消防体系。开封街巷是每隔三百余步置一间军巡铺,杭州则是“官府坊巷,近二百余步,置一军巡铺,以兵卒三五人为一铺,遇夜巡警地方盗贼烟火”。

  杭州官府既“以潜火为重”,又先后在“诸坊界置立防隅官屋,屯驻军兵”。防隅官屋又称“火隅”,类似于现在的消防中队。官屋内屯驻的军兵,是专职的潜火兵。到淳祐九年(1249),杭州城内外的火隅已有十二个之多。之后,又增设了11隅,总共23个火隅,每隅屯驻潜火兵 102员,共置消防官兵 2346 名。

  此外,杭州又设立“潜火七队”,分别为水军队、搭材队、亲兵队与帐前四队,归临安府直接统率。其中水军队配备潜火兵206人,搭材队118人,亲兵队202人,帐前四队共有350人。他们重点负责全城的消防任务,相当于今天的消防总队。从其名字可以判断,南宋消防队的分工已经非常明确,有专门负责“搭材”的队伍,有专门负责“喷水”的队伍。

  还有一支由 300 名殿前司精兵组成的潜火队,“专充救火使唤”3,也归临安府统辖,这是当时最精锐的特种消防兵,估计关键时刻才派遣上火场。绍定四年(1231),杭州又发生大火,“九庙俱毁”4,权相史弥远的宅第却幸存未毁,因为有殿前司特种消 防兵尽力救扑。南宋诗人洪舜俞事后写了一首《吴都城火》诗规讽史弥远:“殿前将军猛如虎,救得汾阳令公府。祖宗神灵飞上天,痛哉九庙成焦土。”诗中的“令公府”指史弥远府第,“殿前将军”即殿前司特种消防兵。可见殿前司精兵在火场上确实身手不凡。

  这么算下来,杭州二十三个火隅、城内四壁、城外四壁,加上潜火七队、殿前司特种消防兵,共有潜火兵超过 6500 名。消防队伍不可谓不庞大。

  各个火隅还配备有各种防虞器具,如“桶索旗号、斧锯灯笼、火背心等器具,俱是官司给支官钱措置,一一俱备”。这些消防器材全部由财政拨款购置、保养,宋朝立法规定,“仍以官钱量置救火器具,官为收掌,有损阙,即时增修”。

  火隅又附设有望火楼,如果我们走在南宋杭州大街上,走着走着便可以看见一座望火楼。望火楼上,当然有探火兵“朝夕轮差,兵卒卓望”。一旦发现城内外哪处冒烟,立即发出信号,指示楼下潜火兵飞驰救火,“不劳百姓余力,便可扑灭”。由于消防设施渐次建立、完善,火灾频发的杭州“自是十来年间(淳祐年间),民始安堵”,火患总算消停了十多年。

  

  南宋《西湖清趣图》中的杭州城望火楼。

  03

  余话

  宋朝是不是只有东京开封与临安杭州才建立了专业的公共消防队呢?当然不是。

  乾道七年(1171),建康府修建了一千间官屋,拨给马军司、“亲随衙兵及潜火官兵吏舍、库局等使用”;淳祐十二年(1252),建康府又设潜火局,“买火资创造水筒,及各厢砌缸停水”。可见南宋建康府是设有公共消防机构的。

  绍熙年间,袁甫出任徽州知州,他在一份呈报朝廷的报告中说:“本州从来多有火灾,虽间出于意虑之所不及,然由人事有所未尽。臣自到官以来,首以是为急务,严保甲、图籍,则择防虞官正副八人,皆乡之所推重者总之;修四隅火备,则官多置器用,且令各自为备,而日命兵隅官察之;置潜火军卒,则籍定姓名,每旬番上,且给官钱犒之。”州政府设了“防虞官”(其职为防火)与“潜火军卒”(其职为灭火),都是专职的消防员。

  《嘉泰会稽志》载,“潜火队在府衙西”。显然,绍兴府也设有潜火队。今日广西桂林鹦鹉山的石壁上,还保留着一幅南宋咸淳年间镌刻的“静江府城图”,图中便画出一座望火楼。按宋朝惯例,静江府建有望火楼,应该就设有防隅官屋,屯驻有探火兵与潜火兵。总而言之,我们有证据认为,南宋时,至少有一部分州郡建立了公共消防队。

  除了政府设置的专业消防机构,宋朝还有两套系统也发挥了公共消防的作用。一套系统是设于城厢、市镇与乡村的基层行政组织。比如南宋杭州城厢的厢官,“分治烟火、贼盗公事”;又如镇官,除了掌市镇商税,还“兼本镇烟火公事”;再如农村的保正,亦有“管干乡村盗贼、斗殴、烟火、桥道公事”之责。

  

  左图为南宋《静江府城池图》石刻,上面绘有静江府城的一座望火楼。右图是根据石刻图绘制的宋代静江府城示意图,选自苏洪济、何英德《〈静江府城图〉与宋代桂林城》。

  另一套系统是民间设立的街道防火组织,比如福建延平府设有“潜火义社”,因为“不出于官,故以义名”,在宋代,但凡以“义”字冠名的组织,基本上都是民间成立的公益组织,如义约、义役、义庄。延平府的“潜火义社”是郡中士绅倡议成立的,义社有募捐而来的资金,购置了消防器械,在城中设立了东隅、西隅、中隅、北隅四个巡警点。义社还选举出社首,制定了规约,加入义社的有工匠、丁壮,“皆听命于社首”。平日义社会举办赛神会之类的联谊活动,碰上火警,则“彼此相应,不号召而集,不顷刻而至,不争功,不邀赏”。

  宋朝之后,由政府积极组建专业消防队的公共消防制度,差不多中断了;基层行政组织兼辖烟火公事、民间防火组织这两套系统,则延续了下来。

  元朝初年,杭州城诸桥之上,还设有巡察火警的哨所,“若见一家发火,则击梆警告,由是其他诸桥之守夜人奔赴火场救火”,这应该是南宋“军巡铺”的遗存,但宋朝整套完备的消防制度已经不存在了。

  明朝设有“火甲”,因为带有一个“火”字,今人以为那是专业的消防队。其实不是。“火甲”虽然有防火之责,“凡官民房舍火起,不分地方,各司督领弓兵、火甲人等,俱持器具救火”,但“火甲”实际上是按照里甲复制出来的劳役,若干户编为一甲,甲中人户轮值应役,巡更守宿,防贼防火,“凡地方或有盗贼生发,即督领弓兵、火甲人等擒捕”。这属于基层行政组织兼理防火,而不是专业、专职的公共消防机构。

  清代京师设有“火班”,“火班”的官兵,“俱系八旗各自酌量派委,所以有六十名、七十名不等之处”,总体规模四五百人,“夜间遇有传集之事……火班处附近居住之官员兵丁,即令齐集该火班之大臣处,呈递名牌,听其指示遵行”,“自设立火班以来,凡遇救火之事,并无迟误”。听起来似乎跟宋朝的潜火队差不多。但清朝“火班”只服务于皇城、皇宫的防火与灭火,与市民生活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只好说“火班”略有专业性,却无公共性,不是城市公共消防组织。

  不过,清代有一些城市确实出现了专业化的公共消防队,叫 “救火兵丁”。比如杭州,康熙年间,浙江巡抚赵士麟从绿营兵中“选定救火兵二百名”,又要求浙江藩司从各差役内选出三十人,臬司选出二十人,杭府厅选出四十人,仁和、塘钱二县各出三十人,组成一支救火队,每人发“号褂一件,上书衙门姓名,以示别也。某某执长柄铁铙钩,某某执钜缆绳索,某某执榔斧。平居逢朔旦,各衙门点验,一旦火发闻风”,则“令各着号衣”,前往救火。这个救火队,倒是有点南宋杭州潜火队的模样。但不管从组织规模(总共不过350人),还是从出警机制来看,都不可跟宋时同日而语。

  在清明时期得到极大发展的消防组织,其实只有民间的防火团体,我们前面提到的晚清上海的“水龙会”“救火社”,继承的便是宋代“潜火义社”的传统。除了上海,晚清时的广州、福州、长沙、汉口、成都等城市,都冒出了多个“水龙会”“救火会”。这些城市的消防组织的发展,有一个明显的共同特点:都是从先行一步的洋人或租界得到启示,都是由当地绅商主持消防队的组建与运作,而地方官府基本上都是一副“不关我事”的态度。

  宋后,政府公共职能的退化真让人吃惊。

  本文系独家内容。原作者:吴钩,摘编:肖舒妍,编辑:张婷,导语校对:刘军。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

  (关注书评周刊视频号,观看诗人宋琳视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又有三地公布2021年养老金上调方案!惠及千万退休人员

专属定制财经日报
2021-06-23 10:17:31

夏季不要放过此菜,维生素E含量高,延缓衰老降三高,血管不堵

每天教您一道菜
2021-06-22 09:28:48

世界最大的湖,被誉为“第二个波斯湾”,石油可供中国使用100年

角落科学喵
2021-06-22 16:44:26

《王牌部队》播出时间暂定,还将上星央视,强强联手让人期待不已

小龙评娱乐
2021-06-22 14:07:31

被骂“最丑女主角”的馨子,18年后她退圈当柜姐和初恋租房度日了

GirlDaily
2021-06-23 11:09:33

有一次刘德华对大姐说,我再给你一笔钱,还改不掉毛病,就不要来找我了

姜太公说娱
2021-06-22 00:35:41

16岁广东女孩口出豪言,“懒得考清华北大”,结果你猜考了多少分

壹部好史
2021-06-21 18:33:01

欠了1500亿,仅次于华为的大民企,危机重重

大猫财经
2021-06-21 07:45:12

美将军:到中国沿海打游击战!用特种部队摧毁中国的“东风”导弹

军事夏利营
2021-06-23 07:56:08

东方卫视遭遇“用人荒”!大型晚会还要靠央视支援

金牌娱乐
2021-06-23 11:13:53

“艳照门”女主角扒一扒她们近况,大多都已嫁入豪门

A呦喂娱乐
2021-06-23 08:57:18

中将骑白马误闯日军兵营,高喊“呦西”,日军列队敬礼

志英好心情
2021-06-23 10:14:12

伊朗5岁“足球神童”,练出8块腹肌,展现出的足球天赋超过梅西!

大愚练肌
2021-06-22 13:50:36

造不出高端光刻机?中科院宣布好消息,打了谁的脸?

权威科技控
2021-06-23 16:33:40

终于藏不住了!“世卫调查美国疫苗”炸锅,白宫这回再赖不上中国

东方之星V
2021-06-23 14:59:13

气急败坏!艾顿绝杀后,考神怒推布克,朗多情绪失控,布克太冷静

末位评论
2021-06-23 14:02:12

比甘蔗更甜,鲜果却很少人吃,晒干一个4元,夏天又热销

田野风
2021-06-23 08:09:26

刘强东年轻时的照片曝光,看得叫人心酸,网友:这才是白手起家

小李说科技大事
2021-06-23 09:31:02

怀孕中的超模奚梦瑶,一身简单的穿搭,此时此刻才是最迷人

小廖时尚街拍
2021-06-22 14:56:08

抗战期间,少林寺和尚在干嘛?释永信说:抗日没罪反而是高僧

热带兔子
2021-06-21 12:45:29
2021-06-23 17:53:07
新京报书评周刊
新京报书评周刊
最专业的书评,最权威的文化
7604文章数 18541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潘天寿画山2亿多,苏轼的“一石一木”价值4.1亿

头条要闻

郑州小伙面试成功后因身高1米56被拒?公司回应

头条要闻

郑州小伙面试成功后因身高1米56被拒?公司回应

体育要闻

孙杨能赶上2024,但他真的还会回来吗?

娱乐要闻

喜欢谁?2021港姐入围佳丽各有风采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太空"吃播"!这么多道菜没想到苹果的镜头最多

汽车要闻

雷克萨斯将推全新豪华7座跨界车 有望搭V8动力

态度原创

艺术
本地
亲子
公开课
军事航空

艺术要闻

潘天寿画山2亿多,苏轼的“一石一木”价值4.1亿

本地新闻

一段恋爱关系中,合适真的比感情更重要?

亲子要闻

山东一孩子厌学被妈妈罚搬砖,结果他发动同学,同学都想跟他搬砖

公开课

美女坚持冥想7年:像是重回18岁

军事要闻

美国卫星拍摄到俄苏57战机和绝密无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