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两万块钱买了个女人做老婆,新婚之夜帮她逃脱,一年后她回来了

0
分享至


  那天晚上几乎全村人都手拿电筒或者火把,满村的寻找陈素珍。这情景,从山上远远看去,像极了平行移动的孔明灯。

  陈素珍摸黑潜行到村口,发现村口被两个大汉守住,她心中一紧,差点暴露自己;她又摸黑往回走,走到一条小路上,躲在了田地里的玉米杆子堆后,可她并不觉得这很安全,于是将玉米杆子故意弄得很凌乱,在杆子堆里腾出个小空间,自己的小身板就钻了进去。耳边会听到村民们在喊她的名字,名字后面加了两个字“贱人”。

  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每当有灯光和脚步声出现,心中就会紧张到极点,她无法想象自己被他们抓回去会是怎样的结局。

  寒冷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用手遮住手臂上破碎的衣服,寒冷就是从那个破碎的地方侵入她的身体的。

  又有脚步声响起。嚓~嚓~嚓,有节奏,有力度的踩着田地里的杂草。

  脚步声慢慢的向着她靠近,她极力屏住呼吸,就像被一群饿狼盯住,时刻面临着被蚕食的危险。

  那人停在玉米杆堆前,手中电筒的灯光垂下射向地面,射在那人的脚上。陈素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停在眼前的双脚。

  透过玉米杆子的缝隙,她隐隐看到这双脚上穿着一双灰黄色的布鞋,鞋上能看到一些已经凝固的稀泥,鞋边沾满了粘稠的泥巴,泥巴上还能看到些许杂草。

  黑色的裤脚恰到好处的贴在脚踝处,右鞋的侧面有一条口子,再仔细看去,能从口子里看到脚,大冬天里没有穿袜子的脚。

  陈素珍知道是铁蛋,但也没敢出声,虽然在几个小时之前她们刚刚举行过仪式,成为了夫妻,但她不甘心就这样和这个素不相识的傻子过一辈子。

  虽然看起来铁蛋有些傻,但她明白,他不是真的傻,自己虽然是被他家人花了两万块钱买来的,但是如今她却偷了他家的一些钱要跑,肯定也伤害到了铁蛋。“素贞?”铁蛋憨厚的声音轻轻的叫出她的名字。

  既然被发现了,那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双手推开玉米杆子,站在铁蛋面前,一副悉听尊便的态度,冷冷的说:“我没啥好说的,你看着办吧。”

  铁蛋从裤腰里翻出一个红色的布袋,黑夜里,借着射向地面的电筒的余光,陈素珍看见这个布袋鼓鼓的,里面似乎装了什么东西。

  铁蛋往她身前一伸,说:“素贞,这个你拿着。”

  陈素贞愣了愣,问:“这是啥,你要干啥?”

  “俺...”铁蛋正要说话,听到远处有人叫自己,他不等陈素珍反应,一把将手中的鼓鼓的红布袋塞进陈素珍手中,转身之际说道:“你快躲进去。”

  陈素珍也没顾那么多,猫着身子又钻进了玉米杆子堆里去。

  “铁蛋,找没找着啊?”

  “没,没。”

  “那贱人,老子非找到她不可,竟然赶跑!。”顿了顿,那人叹了口气,说:“铁蛋,你说你也太大意了,刚买来几天,你也不看好她,唉!”铁蛋厚厚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最终没有开口说话。

  那人走后,陈素珍从玉米杆子堆里钻了出来,她手里拽着鼓鼓的红布袋,沉默的站在铁蛋的身后。

  铁蛋转过来,嘿嘿朝着她笑,用电筒凝聚的强光照在陈素珍的脸上;她忙用手去挡,同时用力的闭上眼睛,脑袋微微偏过去,躲着强光;铁蛋意识到这个问题,忙收起笑容和手里的电筒。电筒的光,又凝聚在了他的双沾满泥巴和杂草的鞋上,里面是一双没有穿袜子的脚。

  “你怎么一点都不恨我。”经过刚才的事,陈素珍觉得铁蛋并不会伤害自己,语气有些缓和。

  “你是俺媳妇,俺为啥要恨你。”他傻傻的笑了笑,露出不是很白的牙齿,用拿着手电筒的手,摸了摸脑袋,凝聚的光随着他摸脑袋的动作,在空中摇摆了几下。

  “但我偷了你们家的钱。”

  “这咋能算偷,你是俺媳妇,用俺家的钱有啥不行的。”

  “这里面是钱吗?”她将手伸到空中,摊开手掌。

  “嗯,他们到处找你,虽然你是爹花钱买来给我做媳妇儿的,可是不能让他们找到你,不然你会受苦的,这些你拿去用。”虽然天黑看不见他的脸,但素贞能感觉到铁蛋此刻的严肃。心中莫名的一股暖流淌过。来到这个家第三天,在结婚那晚,陈素贞趁着铁蛋和全家人醉酒熟睡,偷偷拿了他家一些钱,翻窗逃跑了。

  “可是,村口有人守着,我是走不了了。”她蹙着秀媚,双眼盯着地上手电筒凝聚的强光,忧心忡忡的说。

  “你跟俺来,俺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出村子,俺以前走过那条路。”铁蛋伸出大手拉住陈素珍纤细的手腕。也不等她同意,就拉着她走。

  走了两步,陈素珍停下来,说:“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么对我?。”她的声音有些抽泣,嘤嘤的声音,在夜风里被埋葬。

  “你说的啥话啊,虽然你是买来的,但俺和你都拜过堂了,你是俺媳妇,俺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快走,别让他们找到这里。”

  陈素珍像个木偶一样被铁蛋一路牵着来到他说的小路。

  他将手电筒塞进她双手里,他握住她的手,并没有拿开,笑了笑,说:“就是这里了,你走吧。”

  黑夜太黑,看不清彼此的表情,但铁蛋感觉到了有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可能要下雨了,你赶紧走吧。”他松开手,退后一步。

  她看了一眼黑暗中的他,打开电筒,电筒的光从铁蛋的头顶射过,在强烈的余光下,他那张黑脸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但他依然是对她保持着憨憨的微笑。

  这个笑容,她记在了心里,这个人,他也记在了心里。

  她踏上小路,走了一小段,回过神来,发现他还站在黑暗中看着她。

  她用电筒的光去照射他的身边,她看到他匆忙的摸了下眼角,她流着泪问他:“你真的舍得我走吗?”

  “俺舍不得,但你必须走。”他坚定的语气像是在给她下逐客令一般。

  村民们找了一宿,并没有找到陈素珍,有人说她跑掉了,有人说她摔死了,有人说她可能躲在村里的某个角落不敢出来。

  铁蛋的母亲被气的卧病在床,老毛病哮喘也发作了。家里的钱全部用来买这个女人了,铁蛋身上仅剩下的属于自己的钱也给了她。没办法,他和父亲到处问村民借钱,好在村里的人都很团结,很快便凑来钱替铁蛋母亲看病买药。


  一年后,村里有人进城打工,铁蛋也想跟着去挣钱,钱,自然是个好东西,没人不喜欢钱,因为没有钱,就没有吃的和穿的。

  当天下午回去跟父母说明情况,父母同意他去城里给人打工,虽然是做苦力,但总好过在家里务农的好,再说也不是很远,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在城里做搬运工期间,同事们常拿他开玩笑,说他脑子不好使,是个闷二逼。他并未去理会他们,只是一个劲儿的搬东西,因为搬得多,挣的钱就多。

  偶然的一次,他见到了陈素珍,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男人搂着她的腰,她在他怀里像个羞涩的黄花闺女,还用小手去捶他的肩膀。

  铁蛋有些天旋地转,他肩上的袋子滑落到了地上,袋子接触地面后在一阵尘埃中发出沉闷的响声。

  “怎么回事,你还想不想干了?”工头听到声音转过身,对铁蛋叫道。

  铁蛋盯着低下头的陈素珍,他心里知道,她是认得他的。

  工头走过来甩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她是老板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看。”

  铁蛋大声道:“我怎么不能看了,她是俺明媒正娶的媳妇儿。”

  铁蛋的拳头慢慢握紧,工头继续说:“像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只能是个下等人,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铁蛋愤怒的大吼一声,抡起拳头,朝着工头的脸上招呼过去。工头满脸鲜血的往后退,他一只手捂着鼻子,这一幕被老板看到了,老板领着陈素珍走了过来,指着铁蛋说:“给我打,打一拳十块钱。”

  十块钱,对于当时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诱惑了,他们这些搬运工一个月也就千把块钱。

  只稍微犹豫了几秒钟,搬运工们便在眼神的交换中有了抉择。打了工头,当天是自然拿不到钱的,而且还被打了一顿。几乎脸都被打的变形,一边高一边低,一块红一块紫。铁蛋手里拖着单薄的外套,走在傍晚的路灯下。

  他不敢回去,怕父母担心,怕父母数落自己,他找到一个商店,打了个电话给村长。整个村,只有村长家里装了部电话,村民们有啥事都是往村长家打电话的。他让村长给自己父母捎个话,说这几天加班,就不回去了,叫他们不用担心。

  迷茫和痛心钻进心脏,蚕食着铁蛋的信念。今夜不知去何处,落寞的身影走在路上,穿过一个又一个的路灯。他抱着头,蹲在了一个路灯下。


  她问过自己,铁蛋在自己心里算什么位置,起初找不到答案,直到铁为了她奋不顾身时,她才明白,原来,他一直都在自己心里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只因她当时是买来的女人。

  因为她穷怕了,她不想过那种让人欺侮的日子,所以当初从农村出去打工,没想到遇到了人贩子。

  铁蛋放她走后,她就回到了城里,但她不想回家,能去哪里呢?无奈就做起了皮肉生意。

  “大成,别这样,今天我不舒服,不想做。”陈素珍别过脸去。

  大成嘴角轻启,从他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冷的嗤鼻之声,从皮夹里拿出几张钞票,“啪”的一下,将手里的钞票按在了桌子上。

  陈素珍对这声音太熟悉了,以前这样做过很多次,但以前这么做,是为了让男人给出更多的钱,只有自己表现的欲迎还拒的样子,男人才会更加的心动,更加的按捺不住浴火。

  但这次不一样,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过来,抓起桌上的钱就往自己兜里揣,这次她依然背对着大成。

  大成的手再次在她那玲珑的身体上游走,像一条蛇,冰冷的,让她畏惧且厌恶。

  她抽开大成的手,转过身,退到了窗前,说:“我真的不想做了。”

  “是不想做,还是不想做了?”大成抬起手指放在鼻孔处,他的手指像是散发着让他着迷的味道,他贪婪的吸着它们。

  “我,不想做了。”她心中畏惧,声音有些颤抖。

  她很清楚大成是个什么样的人,心狠手辣四个字足以形容他。

  “哦~”他拖着长长的尾音,嘴里发出啧啧的响声,一边走一边说:“我懂,我懂。”

  随后又拿出皮夹,将里面所有的钱全部拿出来,轻轻的放在桌上,并且,盯着陈素珍,嘴角上扬出一种“掌控全局”的笑容,食指放在那些钱上,一下一下的敲击着。

  她盯着那些钱,从来没有像这次给的那么多,她的心有些动摇。在恍惚之际,整个人已经被大成抱住,并粗鲁的在自己的脖颈上亲吻着,他发出沉重的气息声:“女人就是贱,什么问题不是钱能解决的?哈哈......”

  陈素珍猛地醒悟过来,用力推开大成,大成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屁股坐在了地上;陈素珍往外跑的时候,抓起了桌上的钱,老板大叫道:“臭婊子,贱人,你敢跑。”

  铁蛋打了老板,自然是不能再这里干活了,他打算等脸上的肿消的差不多时就回村里去。

  陈素珍漫无目的的奔跑着,哪里有路就往哪里跑。一个不小心撞向了铁蛋的怀里,铁蛋稳稳的将她扶住,她看到他的那一刻,心里的恐惧和紧张便消散了许多。

  “你咋地了。”“救救我。”

  他瞪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最唇抿的死死的,大手将她揽进怀里,继而又带到自己的身后。

  “臭婊子,贱人,还敢抢我的钱。”大成趴着腰,双手支在膝盖上,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还有你,你个傻狍子,还敢打我的人,是不是皮子又痒痒了,狗娘养的东西。”他吃力的抬起一只手,指着铁蛋说。

  铁蛋扫视了下周围,什么也没有,就举起拳头,他像一个复仇的战士,怒气冲发的大步朝大成走过去。兴许是被铁蛋的气势给吓住了,老板见状不妙,撒腿就跑:“你们给老子等着。”

  “我们快走吧,他肯定会叫人来的。”陈素珍上前握住铁蛋的手臂,望着老板消失的地方,露出一脸担忧。铁蛋低下头,大手握住她放在自己手臂上的小手,笑道:“俺不怕他。”“你个傻子,他会叫很多人的,走吧。”

  铁蛋听了陈素珍的,离开了这个地方,但他不知应该去何处。“俺们要去哪里?”他背着她,一边走一边说。

  “背着我你不累吗?”陈素珍双手绕着他的脖子,微笑着说。“俺不累。”不知不觉,他们都快走进了村子了。

  甜蜜总是来得那么突然,这在陈素珍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她不明白幸福是什么,甜蜜是什么,爱又是什么。

  曾经的那些人都想得到自己的身体,即使说一些好听的话,但她从未有此刻这种温暖的感受。

  这种感受来的快,去的也快。

  大成带人找到了他们,铁蛋刚开始也被对方的阵容吓到了,因为老板确实找了很多人来,足有二三十个。他知道这种情况下是跑不掉了,只能拼一下。

  他放下陈素珍,抬起路边的一根长木头,横在胸前,面对众人,说:“你快走,俺来拦住他们。”

  “不,你拦不住他们的,她要的是我,你走吧。”

  “你快走,听俺的,俺能拦住他们,往俺村里跑,去叫乡亲们来帮忙。”

  见陈素珍迟迟未动,铁蛋声音提高:“走啊媳妇儿,去叫人。”

  陈素珍含着泪后退着,在铁蛋焦急的催促下,她终于转身而去。

  但是没跑多远就听见铁蛋撕心裂肺的叫声,她突的停住,又往回跑去。

  她大叫了一声铁蛋的名字,像个泼妇一样,将那群围着铁蛋打的人推开,并且踹了一脚蹲在铁蛋脚前的大成。

  她抱住满脸鲜血的铁蛋,看到他的身上流出大量的鲜血。泪水早已经布满脸颊,抱着铁蛋的头,痛哭起来。

  此时,大成手里抓着小刀,怒气冲冲的想要冲上去,但却被身边的一人拉住:“老板,再下去怕是会出人命,这么多人看着呢。”

  大成停下,环顾了周围的人,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搬运工,一小部分是自己雇佣的打手,没人算得准他们不会出卖自己。

  他从喉咙里努力的吸出一口痰,吐在了陈素珍的头发上,黑白两色,如此醒目,如此让人作呕。

  他从陈素珍的兜里拽出一大把钞票,继而又踢了她一脚,她的身子在空中摇晃了几下,但并没有倒下去。

  不论生命多么艰难,不论自己变得如何的残缺,只要自己心中所爱还未曾离开,哪怕是寒冷的黑夜,心里也始终流淌着温暖。

  自从这件事过后,陈素珍便待在了铁蛋家,全心全意的照顾着他。去镇上请了医生来,但被告知下辈子只能躺在床上的消息。

  这一打击,让铁蛋父母的身子,几乎同时后退两步,随后便是其母亲的痛哭声。


  陈素珍在被全村人围着的时候,将自己所有的钱都全部交给了铁蛋的父母,见到那么多钱后,其父母的态度稍微有些缓和。陈素珍按照铁蛋事先说好的那样,对其父母“坦白”。

  她跪在铁蛋家的院子里,告知其父母,当年自己之所以逃跑是铁蛋让自己走的,并且还给了自己一些钱。

  说到这里的时候,围观的村民开始叫嚷着“不可能,铁蛋不可能那么做。”、“对,绝不可能,明明是你不愿意被我们买来,偷了钱还赖人家铁蛋。”、“贱人。”

  “你们不信就当面去找铁蛋问清楚啊。”她假装歇斯底里的愤怒,对着围观的人吼道。

  “真不是个人,人家铁蛋都这个样子了,还去问。”

  “就是,真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知道铁蛋昏迷不醒,就利用这个空挡子来钻。”

  “铁蛋他娘,别相信她。”

  铁蛋母亲说道:“你说是这样就是这样?有什么证据来证明。”

  陈素珍咬着唇,她已经按照铁蛋说的去做了,但村民们并不会相信她,而此时铁蛋还在昏迷中,她又如何忍心去再次的伤害他。

  “没有证据就把你吊到村口,鞭打五十下,让每个村民都朝你身上吐唾沫。”人群开始躁动起来,已经有人跃跃欲试,更有人已经找来了大麻绳。

  她依然咬着唇,此刻,只能保持沉默,再多的解释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对于铁蛋的愧疚而言,她所受的罪似乎很轻。

  她长呼一口气,双肩瞬间松垮下来,像是全身都没了力气,跪在地上,低头看着地面,听天由命。

  村民们将她绑起来,推推嚷嚷的朝着村口走去。

  “回来,回来...”

  撕心裂肺的叫声从铁蛋口中发出,人们听得真切。

  人们转过身,看见铁蛋努力的朝着院子里爬过来,他头上缠着纱布,嘴唇苍白,干裂、起皮。他已经爬到了门槛上,半截身子停在门槛上,似乎再也没有力气爬过去。

  父母看见儿子醒来,先是惊喜,后是惊恐,生怕儿子再有个闪失。

  陈素珍看着趴在门槛上的铁蛋,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她痛心,她快乐,她内心被幸福填的满满的。

  她挣脱村民们的手,跑到了他跟前,跪下来,低下头,像个猫咪一样,用自己的脸去触摸铁蛋的脸。

  眼泪很快打湿了铁蛋头上的纱布。

  人们将铁蛋扶到床上,陈素珍被堵在了门外。

  过了片刻,铁蛋母亲亲自出来为她解开绳子,一个劲儿的说是自己误会了她,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

  村民们得知“真相”后也释然,纷纷上前跟陈素珍道歉,陈素珍报以微笑,她心中担忧铁蛋,对村民们说:“俺去看看俺男人。”

  一时间,村民们被她这句话给逗乐了,都认为是铁蛋教的。

  之后的日子,陈素珍脱掉了那些华贵艳丽的服饰,穿起了普通的衣服,父母出去务农了,她就在家里照顾铁蛋,并准时的为劳累了一天的父母做好可口的饭菜。晚上休息前会为父母烧热水,会给他们洗脚。

  二老看的真切,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虽然儿子如今不能下地,但好在二老有了个这么温柔贤惠的儿媳妇。每每在农田里遇到乡亲,母亲就会一个劲儿的夸赞陈素珍。

  陈素珍坐在小凳子上替铁蛋洗脚,她动作很轻柔,热腾腾的雾气扑打在自己的脸上,没一会儿,额前的刘海便有些湿润了。

  她替他用抹布擦干双脚,他两只脚踩在铁盆的边缘上,看着她说:“俺可真是有福气,娶了你这么个女人。”

  “俺也真是有福气,嫁了你这么个男人。”她学着他的强调说。

  “哈哈哈~”

  房间里,灯火中,传来两人开心的笑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社评:拜登挑拨中俄的方式是在羞辱俄罗斯

环球时报评论
2021-06-18 00:09:32

姐姐真是小个子穿衣模板,格纹衬衫裙干练高挑,气场不输超模

热浪聊穿搭
2021-06-17 16:22:39

台媒:打疫苗后猝死累计达40人,台当局暂缓3种人接种AZ疫苗

环球网资讯
2021-06-18 17:30:25

我陪小姨子去医院打胎,老婆却骂我,小姨子一句话老婆安静了

凌晨故事
2021-06-18 10:54:50

教培大撤退:新东方没了铠甲,学而思只剩软肋

百略网
2021-06-18 19:21:17

7月1日起房地产要变天了?这则消息一出,房地产或将进入新的时期!

生活续航员
2021-06-16 23:07:38

最新人均GDP排名:香港第1,南京第7,上海第10,武汉超厦门

简易科技
2021-06-18 20:34:25

王思聪携四美女现身成都太古里炸街了!一身行头可抵上海一套房!

娱乐小侠说
2021-06-18 17:21:05

批准逮捕、提起公诉案件情况公布(6月11日至6月17日)

我们的百变生活
2021-06-18 22:56:49

莫里森一觉醒来成小丑!澳大利亚重要盟友“倒戈”:我们始终如一不反华

新闻晚高峰
2021-06-18 15:41:23

不想为国比赛?李铁揭秘有国脚婉拒国足邀请,中超强度低训练差

落叶不随风
2021-06-18 17:26:34

娱乐圈又一“艳照门”事件,陪睡30位导演,20盘录像带曝光

石头家的鹅
2021-06-17 14:26:27

“电竞椅上Rita”成真!LPL女解说名梗成现实,余霜狂打问号

Aggro电竞
2021-06-18 17:49:00

女人想让你猛攻时,通常会有这几个动作!你可别傻愣着不动!

手机修复达人
2021-06-18 14:30:52

小姐姐穿白色长袖衬衫,搭配黑色短裤,简约时尚清新自然

炫舞时尚
2021-06-17 16:20:36

安东尼傻吗?为什么和优秀的拉拉离婚,难道要走狼王加内特之路?

曹说体育
2021-06-18 11:20:06

她这算是被彻底打回原形了

娱八扒愚
2021-06-18 18:57:28

东北两省养老金调整,差别有点大,低养老金群体更爱辽宁的方案

专属定制财经日报
2021-06-18 20:20:36

1-1!欧洲杯爆大冷!前世界杯亚军连续2轮不胜,仅积1分+濒临出局

侃球熊弟
2021-06-19 04:03:12

安徽红衣少女冷饮偷塞私处,监控曝光:独处的时候,最能看清人性

蓝里
2021-06-16 12:03:13
2021-06-19 04:45:08
小黄来了
小黄来了
沉思的人有一个目标
3550文章数 769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深圳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1人系机场餐厅服务员

头条要闻

深圳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1人系机场餐厅服务员

体育要闻

他把1200万身价踢出了4000万的感觉

娱乐要闻

海涛有福气 沈梦辰穿纱裙秀性感身材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未来公开课第九期|凌至培

汽车要闻

全新奥迪A7L配置公布 标配空气悬架/全轮转向

态度原创

时尚
本地
手机
游戏
数码

选秀玄学:没出道的选手会混得更好吗?

本地新闻

因为社恐你都错过了哪些机会?

手机要闻

脑洞大开!小米全新专利公布:能用声音给手机充电

《怪物猎人物语2:毁灭之翼》新实机演示公布

数码要闻

华为王军:鸿蒙智能座舱操作系统将在今年开始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