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7年来被丈夫当保姆使唤,我偷偷买房,在婆婆生日那天展开反击

0
分享至

  每次家里的烂摊子,都是吴曼丽负责善后,高峰什么心都不用操。

  可这次吴曼丽不像以前那样,像个佣人一样,帮所有人拿行李,没有伺候过这种场面的高峰有点手忙脚乱。


  1

  高峰想了两天了,也没想明白妻子吴曼丽为什么要跟他离婚。

  他把这段时间他做过的事都捋了一遍,一点头绪都没有。

  那天他加班到很晚,下班后回了一趟父母家,给妈送单位发的大闸蟹,回到家时已经快11点了。吴曼丽当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就问了一句,怎么这么晚还不睡?不睡美容觉了?

  吴曼丽就突然摔了电视的遥控器,冷声冷气地跟他说要离婚。

  高峰起初没在意,还把遥控器捡起来,坐到沙发上抱了抱吴曼丽,跟她说自己以后一定注意,再也不这么晚回来了。

  吴曼丽却推开了他,径直去卧室把他的被子搬了出来,说:“从今天开始,你睡客卧,我们分居,直到办完离婚。”

  高峰才意识到吴曼丽是要来真的。

  “为什么啊?”高峰皱眉,“我是加班,又不是干什么坏事,就算回来晚了,也情有可原吧!”

  “跟加班没关系。”吴曼丽说,“你这两天也想想,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你离婚。想明白了,咱们也好聚好散。”

  这要怎么想?莫名其妙就发了脾气,莫名其妙就要离婚。

  高峰郁闷坏了。别人家闹离婚,要么为了钱,要么为了情,他高峰不管是钱还是情,都只用在吴曼丽身上,这怎么也会被离婚?

  女人真是麻烦!他忍不住烦躁地想。

  不对啊,高峰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没有事,不代表吴曼丽没有事啊?难道她是看上了别人,所以才跟自己离婚?

  高峰的大脑快速运转起来,把吴曼丽的人际关系迅速过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可疑人等。

  也就这么一瞬,高峰就抛弃了吴曼丽会不忠的想法。他了解吴曼丽,自从嫁给他,吴曼丽一颗心都在家里,替他伺候瘫痪在床的父亲,照顾妈和妹妹,顾孩子,顾他,婚内出轨这事,她不会干!

  那会是因为什么呢?高峰挠秃了头都想不出来了。

  第二天下午,妹妹高霞打来电话,问妈妈的65岁生日宴是摆在周五晚上,还是周末?

  “这事你问我干吗,问你嫂子不就行了!”高峰当时正在处理工作,下意识地回答,等话说出口,才意识到吴曼丽正在跟自己闹别扭,这生日宴的事,她不会没准备吧?

  “我嫂子的电话没打通,怎么,她没提前跟你商量啊?”高霞的语气有点那个劲儿的,像是在挑理,带着对吴曼丽的不尊重。

  高峰立马回怼她:“这有什么好商量的,这么多年都是你嫂子定地方,哪回没让妈满意了?”

  被哥哥这样说,高霞有点不乐意了,她在电话里对高峰喊:“你凶什么凶!我就是随口一问,问都不能问啊,她是主席还是总理啊?”

  高霞一喊,高峰立马没了脾气,笑着说:“谁凶你了,你瞅你自己说话那口气,是跟嫂子说话该有的态度吗?”

  “我平时不都这样吗,也不知道你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高霞嘟囔着,“你赶紧去问问你媳妇,我跟培生好请假!”

  “好好好,我去问。”高峰惹不起这个小姑奶奶,只好妥协,谁让他自小就疼爱这个妹妹呢,她说啥,只要他能做到,就一定会尽量满足她。

  放下电话,高峰想了想,没直接给吴曼丽打电话,而是发了个微信,他怕吴曼丽在气头上不接他电话。

  “媳妇儿,咱妈生日宴你咋安排的?”末了还带了一个红红的小爱心。

  过了一会儿,吴曼丽给他甩了一个地址过来,高峰心里一喜,老妈的生日宴,她都记得张罗,那和好的事就有门儿!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吴曼丽的电话打了过来,“我订了周五晚上的房间,人少,吃饭安静,周六还能在那里玩一天再回来。”

  吴曼丽订的是一个郊区的度假村,高峰听去过的同事说起过,好像挺贵的。不过这是给自家妈过生日,再贵他也不能说啥。

  “好好好,媳妇儿,你定的地方一定好。”高峰想奉承两句,好讨吴曼丽欢心,可又不知道该说啥,只好给了干巴巴的这么一句。

  “周五我的车限号,你争取早点下班,先去接奕奕,学校放月假,门口一定会堵车。”吴曼丽的语气听不出悲喜,又好像跟平常一样,高峰拿捏不准她还有没有在生他的气,所以,尽管他很想让吴曼丽去接儿子,也还是答应了下来。

  先哄好了她再说!高峰心想。

  吴曼丽说完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等高峰说话,高峰连忙说:“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

  虽然信誓旦旦这样说,但到第二天,高峰还是被堵在了学校门口。并不是他没有提前请假,而是在请假出来之后,又拐弯去接了高霞夫妻俩。

  幸好这两夫妻上班的地方离得并不是太远,不然,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接上孩子。

  前面的车曲里拐弯挤成粥,高霞不满地抱怨:“干啥非得让你来接奕奕?她就不能提前下班跑一趟?这回可好,堵死在这了,还吃什么生日宴,到那都凌晨了!”

  高峰苦笑着劝:“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也就半个小时就能通了。”

  正巧,吴曼丽的电话打进来,高峰接了电话就慌忙解释:“我被堵在这里了,不过马上就能过去了,我已经让奕奕提前往外走呢。”

  “你现在在哪儿?”吴曼丽声音有点冷,高峰就有点着急,抬高声音说:还能在哪儿,学校门口啊!

  “如果还没拐过来,你就直接掉头往郊外走吧,我已经接上了奕奕,正打车呢。”

  高峰心里顿时高兴起来,“好咧,我马上掉头,待会儿度假村见。”

  他回头得意地对高霞说:“看,还是你嫂子有料理吧。”

  高霞撇撇嘴,不屑地说:“有什么好高兴的,她早该这样。”

  高峰不跟妹妹一般见识,掉头拐上另一条路后,跟妹夫周培生聊起股票经来。

  突然,高霞惊叫一声,说:“哥,咱妈呢,妈怎么办?”

  高峰也反应过来,好像吴曼丽没说接上老太太。

  他赶紧又给吴曼丽打电话,没打通,又给老太太打了一通电话。

  老太太说下午吴曼丽就叫了个车,把她先送到度假村了。

  高峰紧张的心才安稳下来,既感叹吴曼丽做事周全,又多少有点埋怨她为什么不提前告诉自己一声。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得意忘形地跟我这显摆。”高霞幸灾乐祸地挖苦高峰,被高峰狠狠地瞪了一眼。

  他们跟吴曼丽娘俩,前后脚到了度假村。吴曼丽在路上就已经跟厨房沟通好了饭菜,等大家放好行李,收拾一下来到餐厅时,饭菜也开始陆续上了桌,一点都不耽误事。

  已经休息好了的老太太兴致很高,跟儿女们一起喝了点小酒。吴曼丽劝她悠着点喝,毕竟她有高血压和心脏病。

  老太太见儿媳妇扫兴,就不太高兴,说她就是看不了自己好,喝点酒也管,又问吴曼丽,她俩到底谁才是婆婆?

  高霞也喝多了,跟老太太一起起哄,说:“今天是妈生日,你能不一直绷着个脸吗?在座的没人欠你什么,你脸拉那么老长给谁看呢?”

  吴曼丽气的脸色铁青,她看了看一旁正跟周培生说话,假装没听见几个女人聊天的高峰一眼,没再说话,起身离开了。

  高峰见吴曼丽要走,有心想留一留,可想起刚才那一幕,又不由得想:算了吧,她离开也好,省得又拌嘴,让人不安生。

  都说一个小姑子顶半个婆婆,高霞的战斗力可比半个婆婆强太多了。

  她从小被宠着长大,理所应当觉得吴曼丽这个嫂子也得宠着她,因此俩人没少闹矛盾。

  高峰有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没去拦吴曼丽。

  儿子奕奕吃了饭就回房间看电视了,没有吴曼丽在,高峰不敢多喝酒,他得照顾妈。

  只是没成想,高霞两口子也喝多了,高峰想劝,还惹得高霞不满:“明天又不上班,喝点怕什么?”

  这样一来,高峰就成了要伺候三个人。

  以前家里人聚会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但一般都是吴曼丽负责善后,高峰也都是第二天酒醒了才知道头一天发生过什么事。

  没有伺候过这种场面的高峰有点手忙脚乱。他给吴曼丽打电话,也一直没有人接,没办法,他只好拜托饭店服务员给照看着高霞两口子,他先把老太太送回去。

  来回跑了三趟,才算把人都弄回房间,等他料理好一切,想返回自己房间拿水杯喝点水时,才发现吴曼丽已经回来了。

  她侧身向里躺着,像是睡着了。

  吴曼丽闲适的样子,像是火星子一下子就点燃了高峰憋了一晚上,不对,憋了好几天的火气。

  “你干嘛去了?给你打了一晚上电话你都不接!”他走过去使劲拉了一下吴曼丽的肩膀。

  吴曼丽的脸露出来,上面全是泪水。她幽幽地看着高峰,呼吸中散出浓重的酒气。

  高峰一愣,他没想到吴曼丽也跑去喝酒了。

  “我也给你打了好多️电话,你不是也没接?”吴曼丽懒懒地回答,又把头转了过去,“反正马上就要离婚了,还计较这些干什么?”

  高峰的火窝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吴曼丽都喝成这样了,他再说啥都没意义了,现在又被吴曼丽提起离婚这茬,高峰顿时又有点心虚。

  “不能喝就别喝,”高峰把自己的水杯放下,去找吴曼丽的水杯,找了半天没找到,只好用酒店的一次性纸杯给吴曼丽倒了水,“起来喝点水。”他把纸杯递给吴曼丽。

  吴曼丽扫了纸杯一眼,没有接,也没说话。

  高峰以为她还在跟自己赌气,就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说:“我还得去看看妈,她那么大岁数了,万一呕吐,太危险。”

  说着,有点像逃一样,离开了房间。说白了,他不愿意面对吴曼丽的坏情绪,也不知道怎么面对。

  以往他俩也吵架,但每次都是吴曼丽主动和好,所以,高峰也没觉得和好这事这么难,可这回,吴曼丽像是吃了秤砣一样,还把离婚挂在了嘴边上,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只好躲。

  第二天一早,高峰陪老太太还有高霞两口子去餐厅吃早餐,老板跟他说,吴曼丽跟奕奕已经吃过早饭去爬山了,她留下话,让他们上山找他们,也可以随意安排。

  “有组织无纪律,自己先跑去玩,也不管别人!”高霞撅着嘴嘟囔。

  “行了你,也不看看都几点了,都跟你似的,来度假村就知道在房间睡懒觉,那还玩什么!”老太太瞪了高霞一眼,说。

  然后又问高峰:“我这老胳膊腿的可爬不了山,你问问她,这里还有别的好玩的吗?”

  这么点事跑去问吴曼丽,高峰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只好去跟餐厅老板打听。最终,他安排老太太去泡温泉,高霞也吵着去,高峰想让她陪着老太太,他好去找吴曼丽。

  结果高霞不愿意,说要跟周培生去泡鸳鸯池。高峰被妹妹的无所顾忌弄了个大红脸,只好自己陪老太太去泡温泉。

  很快到中午。高峰一伙人从温泉区回来时,吴曼丽和奕奕已经等在餐厅。

  “奕奕饿了,我们先吃了。我给你们点了餐,一会儿就好。我先回房间了。”吴曼丽不紧不慢地说着,拉着奕奕回了房间,弄得高峰等人面面相觑。

  “你这媳妇儿怎么回事?谁得罪她了,甩脸子给谁看?”老太太先不乐意了。高峰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吴曼丽要跟自己离婚的事,一方面他怕老太太受不了,另外一方面也怕她们闹起来,自己控制不住场面,会彻底让吴曼丽跟他撕破脸,再也和好不了了,他还想跟吴曼丽过呢。

  “是爬山累的吧,你看奕奕,腿都抬不起来了。”高峰解释道。

  也是,奕奕已经上初中了,个子都快超过他妈了,这会儿却把半个身子都吊在吴曼丽的身上,想必是累惨了。

  老太太又心疼起来,说:“哪有这么当妈的,让这么小的孩子起那么早去爬那么高的山!”

  “妈,我要饿死了,能进去吃饭了吗?”高霞失去了耐性,她才不要管吴曼丽和奕奕累不累,她可是被周培生折腾惨了,这会儿是又累又饿,恨不能赶紧吃了饭好去床上休息。

  歪打正着,她给高峰解了围,不用再跟老太太圆谎,几个人赶紧进餐厅吃饭。

  吃完饭后,高峰不好再跟着老太太回屋,再跟着就露馅了,老太太那么精明,准能看出来他跟吴曼丽之间有事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高峰的人生哲理。不过,还是得赶紧解决跟吴曼丽之间的问题,光拖着是不行了。

  他边想边走进房间,却发现,吴曼丽已经把行李都收拾好了。

  “你干嘛去?”高峰两步上前,抓住行李杆,“有话好好说,能不能不闹了?”

  吴曼丽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撒开行李,对高峰说:“你回来的正好,赶紧通知你妈和你妹收拾行李,马上两点了,该退房了。”

  “退房?”高峰后知后觉,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一点五十了,“不能晚会儿吗,他们还想着睡个午觉呢。”

  吴曼丽似是早有预料,先不说老太太,她那个小姑子就是个占便宜没够的人,不花自己的钱就能玩个痛快,当然不愿意走。

  “他们想睡也可以,你跟我回去,趁今天大家都有空,把离婚协议拟好,下周一去办手续。”

  高峰一听又急了,“吴曼丽,离什么婚?我什么时候同意离婚了,过得好好的,你瞎折腾什么,也不怕被人笑话!”

  “笑话?”吴曼丽仿佛听了一个更好笑的笑话,忍不住冷笑:“还用别人笑话吗?我自己不就是个笑话!”

  “你瞎说什么,谁拿你当笑话了?”高峰皱眉,如今的吴曼丽像是换了一个人,以前她端庄,大方,贤惠,任劳任怨,从没有说过这么神经质的话,现在是怎么了?不会是撞邪了吧,高峰忍不住想。

  吴曼丽不再理他这个茬,只让他决定走还是不走,反正她要走。


  高峰只好一个一个通知,意料之中的怨声载道。高霞在电话里还骂了吴曼丽,高峰都没来得及捂住话筒,吴曼丽却像是没听见一样,沉默地站在门口。

  两点半,老太太和高霞两口子才慢吞吞地出现在前台,冷着脸交了房卡后,老太太对吴曼丽说:“你要是不愿意帮我过生日就早点说,我可以让高霞给我安排,何必弄这一出,让大家都不痛快。”

  她以为吴曼丽会吃瘪,没想到吴曼丽却笑得很灿烂,说:“您说的是,以后就让高霞帮您办吧,我实在是没资格。”

  说完,她也不像以前那样,像个佣人一样,帮所有人拿行李,而是牵着儿子的手,拉着行李箱,悠闲自在地往停车场走。

  高峰去开车了,没看到这一幕,等他把车开过来,吴曼丽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又拉着儿子坐进车里。

  “哥,我跟妈才不跟她坐一辆车,你都不知道,她刚才什么态度,差点把妈的高血压给气出来。”高霞站在车外,大声地跟高峰告状,高峰看看坐在车里的吴曼丽母子,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曼丽,你看就一辆车,要不......”高峰走过来,小声跟吴曼丽商量。他想让吴曼丽息事宁人,选择打车回家,他去送老太太和高霞,好让她们别再闹了。

  “要不就让高霞两口子打辆车回去吧,度假村门口就有很多出租车,很方便。让你妈坐咱们的车,咱们送她回去。”吴曼丽不等高峰说完,就先发制人。

  “吴曼丽,你说什么呢?这是我哥,他才不会让我打车回去呢?”高霞急了,连名带姓地怼吴曼丽。

  “你也知道他是你哥,不是你爸!”吴曼丽慢条斯理地说,“你都这么大人了,也该自理了。你哥是我的丈夫,是奕奕的爸爸,他的责任对象该是我们。”

  “你......”高霞没想到这个向来都逆来顺受的嫂子,今天竟然学会了反抗,这让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周培生见状,拉了拉她,笑着说:“嫂子说的对,我俩去打车,妈就劳烦你来给送回去吧。”

  他可不想跟吴曼丽闹翻,他跟高霞不一样,这么多年在吴曼丽面前,趾高气昂惯了。他一个外来户,能在市里找到不错的工作,全都靠走了吴曼丽的关系,他的老板可是吴曼丽多年合作的老客户,惹急了吴曼丽,保不齐他就得丢工作。

  以往,他就劝高霞收敛点,对吴曼丽好一点,高霞骂他软骨头,说吴曼丽给他介绍工作是天经地义的,是她吴家欠高家的,她这辈子都还不完。

  周培生并不知道具体内情,只知道当年吴曼丽的哥哥犯了事,是高霞的父亲给帮忙解决的,后来为了报恩,吴曼丽才嫁给了高峰。

  这点恩,值得吴曼丽忍气吞声地在高家待了十几年?周培生想不明白,也不敢问。

  老太太见吴曼丽这样做,说什么都不肯上高峰的车,要跟高霞两口子去打车,任凭高峰说啥也不行。

  回去的路上,高峰全程绷着脸,吴曼丽却像是十分开心,竟然还跟着儿子放的音乐一起哼唱起来。

  这更让高峰气闷。

  2

  客厅里。

  “曼丽,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总得为儿子考虑一下吧,一个完整的家对孩子有多重要,你不会不知道吧?”高峰说得口干舌燥,吴曼丽仍旧不松口,她一直在问高峰一个问题,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他离婚。

  “为什么,为什么,”高峰火了,“我他妈想不出来是为什么,是你好日子过到头了,还是中了邪了?”

  “妈,我先回屋里,记得协议里说明一下,我要跟着你。”本自己要求要旁听父母谈离婚的奕奕,突然站起身对吴曼丽说,然后又在快走进屋里时,回头对高峰说:“爸,我真为你感到悲哀,你不需要老婆孩子,你就适合一个人过!”

  儿子的话把高峰气得透心凉,他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高峰,你爱我吗?”良久后,吴曼丽问高峰。

  高峰苦笑,说:“你们女人能不能不这么无聊,都结婚十七年了,还再问爱不爱的问题。”

  “爱还是不爱?”吴曼丽执着地要一个答案。

  “我们是这辈子都割舍不开的亲人,难道这还不够吗?”高峰痛苦地望着吴曼丽说,他不明白,难道就是这个问题导致了他婚姻即将破裂,那也太搞笑了吧。

  “不是,你妈,你妹,甚至你妹夫才是你的亲人,我不是,甚至就连奕奕都排在你妹夫的后面,我们对你来说,只能算是住在一个屋檐底下的合伙人。”吴曼丽笑了,眼里却含了泪。

  “当年我们结婚时,你在S市,我一年只能见你两次面,想要去看你,你妈不让,给你打电话,你一听妈不让,就不让我去了。那年,我怀着奕奕,心情特别不好,我想让你假期的时候回来看看我,你不肯,说假期加班工资给的高,可是,就因为你妹说想吃S市的无花果,你就连夜买了赶回来给她,然后再坐第二天的火车回去上班,等我知道消息时,你都快到S市了。”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你嫌我没文化,就是个家庭妇女,要不是觉得我嫁过来能帮你妈照顾你突然瘫痪在床的爸爸,你也不会答应娶我。所以,你妈和你妹讽刺我,嘲笑我,欺负我,把我当保姆一样使唤我,我都忍着不肯告诉你,因为我知道,告诉了也没用,在你眼里,我不过是替你尽孝的工具。”

  “后来,你妈托人把你调回来,你冲我发脾气,说我拖了你事业的后腿。其实,那时候我是想带着奕奕去S市找你的,是你妈不同意,我走了谁任劳任怨地伺候她啊?可我也不敢说,我知道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信。

  你问我为什么要跟你离婚?可能是因为你单位发了特别好吃的粽子,你一个人吃了后,回家告诉我和奕奕,那个粽子有多好吃;也可能是因为你总不愿意陪我去逛街,却愿意陪你妈和你妹无数次。很奇怪,我们这些年吵架我从来都记不住,但这些琐粹的细节却像针一样,扎到心里,再也拔不出来。”

  高峰整个人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原来曾觉得无比正常的事,却成了吴曼丽的心结。

  “过节那天,你告诉我你们单位要发大闸蟹,我说正好,奕奕特别喜欢吃,你拿回来,我给你们蒸了。可是,那天我等到半夜,你却空着手回来的,我一猜就知道,那些大闸蟹都去了哪里?你妹在朋友圈里炫耀的小资生活,有多少本应该是属于我和奕奕的,我都快要数不清了。”

  “去度假村,我说我的车限号,想等你主动说来接我,可你没有,却去接了高霞夫妻俩。

  度假村那晚,我气不过你不帮着我说话,独自一个人去酒吧喝酒,总有人来骚扰我,吓得我不停给你打电话,可你就是不接,我强忍着回到酒店,却被你埋怨没有帮你去送你喝醉酒的亲人。你担心他们呕吐会有危险,却把醉酒的我独自扔在房间里一整宿。高峰,你还敢说我是你的亲人吗?

  如果家里养条狗,它都可能会在你心目中的亲人行列排上号,而我不用想,一定会排在它后面。高峰,这样的日子给你你会继续吗?”

  高峰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下意识的做法,会成为伤害吴曼丽的一把刀。

  他确实如吴曼丽所说,一开始对吴曼丽并没有感情,但人心都是肉长的,一起过日子这么久,当初的不爱也早就慢慢变成了依赖。

  依赖是不是爱?高峰问自己。没有答案。

  从那天对他坦诚布公后,吴曼丽跟奕奕就搬离了家。高峰这才知道,吴曼丽竟然早就买了房子。

  这几年,吴曼丽的事业发展的很不错,从一开始的地摊,到后来的小店,再到现在的批发,电商也发展得红红火火。

  他从来不过问她挣了多少钱,但也从来没停止过把工资卡上交。他是爱她的,高峰这样想,男人如果不爱女人,怎么可能愿意把经济命脉全权交出去?是的,他爱她。

  获知这个信息的高峰喜出望外,一扫连日以来的阴霾。


  3

  他俩要离婚的事,到底没能瞒住老太太。她联合高霞闹到了吴曼丽的公司。

  行政竭力想拦住她俩,但拦不住,她们冲到吴曼丽的会议室,打断了吴曼丽的电话会议。

  让所有人都出去后,吴曼丽面色从容地听着老太太的控诉。

  “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当初要不是我家老高,你哥早就进局子了,你爸你妈还能有人养老送终?这会儿你发达了,想一脚踹开高峰,门都没有。要离婚可以,你净身出户,把房子,公司,车子都留下。”老太太血压也不高了,也不喘了,声音洪亮到差点能掀翻房顶。

  “吴曼丽,别以为挣俩臭钱就上了天了,你当初是被你妈卖给我们高家的,这在古代就是奴,我们还没说不要你呢,你倒敢先不要我哥,世道再坏,也还是有公义的,我倒要看看,像你这样的人,还有谁敢跟你做生意?”高霞坐在椅子上把脚翘得老高,一副不把吴曼丽放在眼里的样子。

  “说完了吗你们?”吴曼丽等她们都说完,冷冷地开了口。

  “我想问问您,我哥到底犯了什么事?”她盯着老太太,慢悠悠地问,“这么多年了,这件事被你们提了又提,我耳朵里都长了厚茧子了。”

  老太太神色一怔,没说话。

  “自己哥做了什么好事你自己不知道吗?还有脸问我们!”高霞翻了个白眼,冷嗤道。

  “你不说也没关系,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有些人还在,有些证据也还没完全消失。”吴曼丽不理会高霞,对老太太说。

  “当初我哥犯事是因为收取大额贿赂,可我就纳闷了,他不过就是个小包工头,哪来那么大胆子收几千万的贿赂?再说了,他哪有那么大项目,让他能吞的下这么大一笔巨款?我带着这个疑问,就去查了查,这不查不知道,原来,我哥竟然跟高峰他爸还有关系,他名下的那个房地产公司,背后的大老板竟然就是高峰他爸。”

  听到这里,老太太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高霞也把脚从会议桌上拿了下来,她揽住摇摇欲坠的老太太,神色茫然。

  “也就是说,我哥不过就是个背锅的,那些钱其实都落进了他爸的口袋里。”吴曼丽对老太太的反应很满意,“不过,领导总归是领导,你们瞒天过海的本领确实大,再加上我哥确实也做了错事,他为了脱身,不得不听从你们的安排。我妈爱子心切,什么都听了你们的,把我嫁到你们高家,明着是儿媳妇,其实不过是人质。”

  吴曼丽说着笑着,眼角的细纹里却写满了沧桑。

  “枉我这么多年,尽心尽力对待你们,可却没换来你们对我一丝一毫的情谊。我不过是想要离婚,又没说去上访,你们怕什么?”

  现如今的吴曼丽,再也不是十几年前的小女孩,也不是几年前挨了骂都不敢有一句怨言的高家儿媳妇。

  更何况,吴家二老已经去世,吴曼丽的哥哥头几年也因为走私黑车,被判了7年,吴曼丽光杆一个,再没有什么牵挂了。

  大不了鱼死网破,她从头再来。

  “曼丽,你也不能这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跟高峰十几年夫妻,我们对你再不好,他对你是没的说吧,你不能这么对他。”老太太口气软了下来,换了乞求的口吻。

  “况且,你们还有奕奕,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能比得过骨肉亲情吗?再说,高峰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可是个好人。”

  “好人?”吴曼丽低声附和着,确实,不管是谁,只要认识高峰,都会夸赞他一句好人,他性子温和,不跟人争,不跟人抢,在单位混了十几年,还是个小科员,他也不在意,只要有能力,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别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把所有的“恶”都给了她和儿子。

  “好人就一定会是个好老公,好爸爸吗?”吴曼丽问老太太。老太太被噎住,答不上来了。

  正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三人回头去看,是高峰。

  他神色慌张,气喘吁吁。

  “妈,你们怎么能这样干?”他语气不善,是从没有对老太太用过的口吻。

  不仅如此,他还快速走到吴曼丽身前,隔开了老太太和吴曼丽。

  “我们夫妻的事,不用你们操心,你们能不能不来打扰曼丽?”

  “哥,你怎么跟妈说话呢?”高霞看不下去,质问高峰。

  “你闭嘴!”高峰却厉声制止住高霞,高霞被高峰的戾气吓住,从小到大高峰都没这样对过她,冷不丁一这样,倒让她想起了去世的父亲,高霞止住声,下意识地躲到老太太身后去。

  “你管好你自己,做点正经事,少撺掇妈来做些有失身份的事。”说完高霞,高峰又对老太太说:“妈,曼丽这十几年在咱们家受的苦还少吗,你将心比心,如果高霞在周家也是这样过的,你能受得了吗?”

  老太太下意识地抓住高霞的手,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受一点委屈她都心疼,更别提十几年的委屈了。

  她十分紧张地跟吴曼丽说:“我知道错了,希望你不要再计较以前的事了,我求你,给死了的人一点脸面,好不好?”

  她满脸惶恐,高峰不知道咋回事,吴曼丽知道。

  僵持了一会儿,老太太知道再求也没用了,又不愿意跟高峰继续剑拔弩张,她只好拉着高霞离开了会议室。

  4

  高峰没想到吴曼丽的态度会这么坚定。

  他无数次去找她,她每次都见,但无论他如何忏悔,如何表明自己爱她的心,吴曼丽都无动于衷。

  她说:“高峰,我嫁给你快二十年了,人能有几个二十年?我心里的刺想要拔出来,得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去抚慰它,你有吗?”

  “我当然有!”高峰迫不及待地表态。

  “不,你没有。”吴曼丽摇头,“人的习惯很难改,在你的心目中,就算我的位置能往前靠,但顶多会比你妹夫周培生强一点,可想要越过你妹和你妈,太难了。可我想要的,却不是强过周培生,我想要成为我丈夫心目中的第一位,是比父子关系还要重要的第一位,你能吗?”

  高峰瞬间沉默下来。

  吴曼丽释然地一笑,“所以,你看,答案显而易见,你不能。既然如此,我们何必再互相折磨呢?”

  “曼丽,”高峰痛苦地喊出声,“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会朝着那个方向努力。”

  “算了吧,高峰,你我都不小了,实在不必再为做不到的事蹉跎岁月。离开我,你能过得很好,而离开你,我也会过得更好,这不是更合理的一种局面?”

  合理吗?跟吴曼丽离婚后的无数个夜晚,高峰都会边喝酒边问自己这个问题。

  没有了老婆孩子,他的日子过得一团糟。

  他摸不透老太太的喜好,又因为埋怨她让他离了婚,母子俩的关系跌到冰点。高霞跟他的关系也破裂了,只因为吴曼丽要回了一直让高霞住的那栋三居室的房子,她不得不出去租房子住。高霞骂他这个哥哥无能。

  守不住老婆孩子,他不是无能是什么呢?

  无数次梦里,他跟吴曼丽相拥而眠,可醒来,只有冷冰冰的床陪着他。

  一年后,吴曼丽有了新的男朋友,在奕奕手机上看到他们三个人有说有笑的照片时,高峰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如果一切能重新来过,那该多好!他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国足三连胜,4年前骂男足火了的男人,是最宽容的中国球迷

中国新闻周刊
2021-06-12 18:16:00

苏州有个上海的飞地,居民都是上海户口,如今破破烂烂被遗忘

瓶与抛光者
2021-06-13 16:48:21

“杀疯了”的河南卫视,回不去的地方台

毒眸官方号
2021-06-13 17:44:38

尹正状态遭群嘲?发际线后移疑似秃顶,近照被嘲像梅超风?

巫小娱
2021-06-13 10:54:06

你方唱罢我登场,广州这些区域要咸鱼翻身了!

广州PLUS
2021-06-13 17:01:02

深圳一城中村发生悲惨一幕,停车场入口玩耍,6岁女童遭碾压身亡

见闻深圳
2021-06-13 16:54:51

舒梅切尔:继续比赛或次日补赛,我不能理解欧足联给的可笑选项

直播吧
2021-06-13 20:47:05

周扬青新欢是好利来太子爷?比罗志祥还帅,大方晒芝士蛋糕回应

萌神木木
2021-06-13 15:08:56

广东男童被活活喂成肝硬化!只因天天吃这个,很多家长还在喂

掌门1对1
2021-06-11 12:51:27

警方破门而入搜查一屋子,开门一看被当前的景象吓坏了!

社会de记忆
2021-06-13 10:25:42

杨紫发文回应上综艺被那英针对,那英喊话到:姐不会玩你带着我

小赖皮
2021-06-13 16:31:10

湖南一女生和男友分手后将告别留言条贴满校园,内容句句戳心!

李享呀
2021-06-13 22:16:38

头条欧洲杯|当埃里克森倒地的一瞬间,生死永远高于足球

澎湃新闻
2021-06-13 07:23:54

甘肃5名干部“落马”!接受调查!涉嫌严重违法……

甘肃老家俱乐部
2021-06-13 07:16:05

明天端午节,别忘记吃5黄3白,少食1样,顺应时节,家人都健康

一周7天资讯大全
2021-06-13 11:38:12

苏联解体后绝密UFO档案披露:潜水员在贝加尔湖水深50米离奇遭遇未知人形生物

奇趣怪事哉
2021-06-13 19:52:29

河南4000位犹太后裔,申请回归以色列遭拒,现争取成为少数民族

银河一粒星
2021-06-12 11:45:21

一单省下2.95亿,京东618省钱大户现身

海外网
2021-06-13 08:11:14

给武汉捐款2千万,58岁仍孤身一人,未来几百亿遗产无人继承

如此娱乐圈儿
2021-06-13 06:07:56

李铁又折一将!国足大将骨折报销,最强归化无缘决战叙利亚

山东体育资讯
2021-06-13 16:27:15
2021-06-13 23:41:07
深夜聊情
深夜聊情
腹有史册千万言。
3304文章数 822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美国防部职员在中国媒体刊文遭美调查 他到底说了啥?

头条要闻

美国防部职员在中国媒体刊文遭美调查 他到底说了啥?

体育要闻

上帝?天使?是谁救了心脏骤停的埃里克森

娱乐要闻

满分!刘诗诗穿露肩白裙典雅高贵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未来公开课第六期|郝景芳

汽车要闻

e-TNGA架构打造 丰田bZ4X CONCEPT明年量产

态度原创

亲子
本地
房产
数码
公开课

亲子要闻

中国孕产妇钙剂补充专家共识(2021)

本地新闻

鞭子真的是公园大爷最后的春药吗?

房产要闻

不买房怎么了?95后年轻人爆改7㎡出租屋

数码要闻

5天股价翻倍 鸿蒙概念股坐不住了:买我风险很高

公开课

中国妹子在英国辩论,气质非凡征服老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