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坐台小姐上岸隐瞒身份结婚生子,被丈夫知道真相后遭家暴、抛弃

0
分享至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全景故事】栏目独家约稿,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陈墨

  前年回老家过年的时候,我遇到了从小的玩伴。当时她正抱着孩子在家门口奶娃,碰到了我一点也没避讳。她的乳房白花花的就这么露在外面,我只瞟了一眼,就不好意思地转了头。她似乎看出来我的尴尬,随即一笑,这有啥?还有在地铁里奶娃的呢。你看你这,咋这么害臊呢。说完爽朗地哈哈大笑。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间没有什么秘密。她有什么话也都会和我说。我惊讶于她这么快就结婚了,还马上有了孩子。她幽幽叹了口气,哎,不结婚又咋整,迟早要上岸的。她是一名坐台小姐。为了方便叙述她的事情,下面用第一人称来叙述。

  1

  我16岁那年没考上好的高中,家里又穷,就跟着表姐南下广州打工。后来又辗转到了东莞。一开始是洗头妹,后来跟着表姐在一家KTV上班。表姐和身边其他女的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等待为客人服务。他们的服务很混杂,有的是陪客人吃喝、有的是陪客人聊天,有的是与客人进行性服务。当然,有性服务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我负责的业务主要是帮客人点歌,帮客人点吃的、喝的,及客人散场后收拾桌上的盘盘碟碟。收入少得可怜。为了省钱,我和表姐租在娱乐城附近一个上世纪90年代的两房一厅,房子破败不堪,房租一人一半。

  

  

  图:工作过的ktv

  在KTV上了一个多月之后,开始看到男男女女勾肩搭背,女的穿着暴露,在男人面前拼命卖弄风情,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好,会不好意思,后来就没感觉了,也敢看了。这期间认识了一个客人,50多岁的样子,高高瘦瘦,斯斯文文,出手很大方。我感觉他有时候会不经意地瞅我几眼,每当这时候我就移开目光,假装不知道。听其他小姐妹说,这是一个大老板,每个周末几乎都会雷打不动地从广州开车来玩。但很少点人出台。出台就是和客人出去玩,可以按钟点也可以包夜。时间上更自由灵活点,当然价格也更高。

  有天晚上快睡觉的时候,表姐突然问,想不想赚多点钱?我拼命点头,因为想多寄点钱回家。现在赚的钱只够自己花销,压根就没多余的钱。表姐暧昧一笑,今天下班的时候,老吴(鸡头)和我说那个广州老板好像对你有意思?要我回来做做你的工作。你自己好好想想。表姐丢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自顾自去睡觉了。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脑子里稀里糊涂的,拼命回想他的样貌,可还是想不全。心里说不出来的一种滋味。他高高瘦瘦,斯斯文文的样子,和欢场那种大腹便便,老油条们有很大的不同。老实讲,我对他并不反感,甚至还有点说不出的味道。第一次被人喜欢的滋味?但我还是下不了决心。

  

  

  图:和表姐一起租的房子

  大概半个多月后,我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一接通电话,就听到妈妈的抽泣声,一拉一拉的,像是钝器一刀刀刮过我心脏。我让她别哭了,有什么事赶紧说。原来爸爸开三轮车撞到了人,那些人天天上门来讨医药费,说再不给钱,就把他拉去坐牢,还扬言要砍断一条腿。我脑子乱乱的,全然没有主意,我自己也没钱。

  在这时候我才意识到钱的重要性。表姐给我出主意,要不你就跟了他吧,我和老吴说,让客人好生待你,不让欺负你。我麻木地点点头。我有得选吗?

  2

  第一次,我把广州老板带到了我的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1.5米的床,一个梳妆台,一个小凳子外,别无他物。我看到老板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惜的意味,他说,你就住在这?

  我忍着疼痛、羞耻之心尽量配合老板,好在老板动作很轻,边做还边问,疼吗?一会就好了。虽然对这个人不反感,结束后,我还是哭出了声。老板还算比较有耐心,他递给我一张卫生纸,说,好啦,别哭了。以后就好了。第一次都是这样子的。

  我就这样被梳拢了,他们叫“开苞”。事后,老板狐疑地自言自语,奇怪,怎么没见血呢?我当时也懵懵懂懂地知道第一次会见红的。对哦,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思考问题就止住了哭。

  老板每次和我出去都会给我钱花,少则一千,多则几千。我把这些钱都寄回家了。好在被爸爸撞的人伤得并不严重,几万块钱就解决了。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见面。有次老板比较开心,他说一个月给我2万,给我租个好点的房子,问我愿不愿意跟他。我知道这是被包养。被包养的生活就是你天天在家里或者出租屋里等这个男人,要随叫随到,还不能随意出来玩。男人不一定经常来,但他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在,感觉特别没有自由。我是因为家里的情况才和他发生关系的,也不愿没有自由。我不愿意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经常出去喝酒,我受不了。后来来了个还未开苞的姐妹,他们经常一起玩。我们就散了,后来也没什么联系了。

  在这行做久了,慢慢就放得开了。一开始穿性感衣服遮胸拉裙角的,被头骂了几句,你当你自己是来干什么吃的,来装纯情少女的?随着接客越来越多,对男男女女的事见得多了,脸皮变厚了,也见怪不怪了。

  

  

  一般接客人的大头都被鸡头拿走了,我们只能拿到2-3成的钱。我问过表姐,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单干。我愚蠢的问题把表姐给逗笑了,还单干,场地不要钱?保护费不要钱?你自己拉皮条接得到单吗?到时候饿死你。原来我还没来之前有2个小姐嫌抽水抽太多了,自己去站街,结果没生意,后来只有灰溜溜地回来认错继续干。能当鸡头的都是有资源的狠角色,他们能拉拢一大批客人,靠抽水,早赚得盆满钵满了。

  我又认识了一个潮州男人,他很喜欢我。有段时间几乎天天来找我玩,有时候我会连续一个星期都在坐他的台。一个星期他一般只做两次,不过出手倒是很痛快。有时候一开心,随手就会给我个好几千,让我自己去买漂亮衣服、漂亮包包。说是让我打扮得美美地见他。我拿了钱,舍不得花,基本上都存起来了。我想给老家建个房子。爸爸妈妈弟弟还住在狭小的平房里,我回去了,都没有自己的床,只能爸爸和弟弟睡,我和妈妈睡。

  有年回家过年,他还给我支付宝转账了2万块钱。所以过年一回来,我们就又黏在一起十几天,那段时间我几乎没接其他客人。被他给包圆了。

  上班客人还没到时我们这群女的也一起闲聊。有个小姐妹叫小琴,说做小姐比桑拿赚钱多了。做桑拿,都不能随意请假,还要拿钱买每个月只能休息大姨妈那几天,真是惨咯。

  有个小姐妹莹莹,有天上着班突然肚子疼,下体流血了,人当场就晕了过去。一片骚动,我也挤过去看看。她的恩客都吓傻了,呆头呆脑地杵在那。刚好我没客人,我就和其他人一起送她去医院。

  做了检查,医生说是先兆流产。一个40多岁的女医生,从厚厚的眼镜后探出犀利的眼神,一通抱怨,你怎么搞的,怀孕了都不知道,还做这么危险的事! 鼠标点点,刷刷就要给她开安胎药。莹莹苍白着脸说,医生,我要打胎,你帮我约下时间好吗?打胎?有没有搞错?!医生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你的子宫壁已经薄得不能再薄了,再打以后都可能怀不上了,你可得对自己负责。有可能一辈子当不了妈妈了。

  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她第五次怀孕,不知道怀了哪个恩客的种,孩子爸爸都不知道是谁,怎么要?再说了,你听说哪个婊子生下嫖客的孩子了?是哦,还真特么滑天下之大稽。

  欢场的嫖客一般是会带套的,他们中的一些人也怕不安全,怕得性病之类的。但有些客人不喜欢,觉得戴套没感觉,就喜欢不戴。有些开始的时候带,玩着玩着次数多了,渐渐胆子大起来,也就不带了。

  打胎后是我和另一个小妹扶着她出医院门口的。她虚弱得像一片树叶,只要一丝丝风,就会从枝头掉落。她扶着我胳膊的手指冰冰冷,是那种透彻骨头的寒冷,在炎热的夏天,仍然让我打了个寒颤。几年之后,我仍然忘不了那股寒冷的感觉。

  莹莹经过多次折腾之后身体被掏空了,脸蜡黄蜡黄的。逢着人也不爱笑了。大家都是花钱寻开心的,谁会喜欢这样的货色?渐渐的,点她的客人越来越少。她时常坐在角落抽烟,眼神落寞而木然。后来,只有实在是客人太满了,她才能上工。

  还有个小姐妹小玉得了性病,月事也淋漓不尽。有时候肚子疼得直不起腰来。她工作多年,开始的时候大手大脚地花钱,也挣了约100多万,愣是没有存下来。她自己说自己不懂事,挣的钱除了小部分寄回家里了,其他都被挥霍了。现在慢慢做久了,生病了,连挣医药费都困难。我们平时有交流,都还会给点钱她去看病。

  我给她钱去看病,不是有同情心,而是害怕,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怕有一天也得了脏病。和她不同的是,这几年我赚的钱除了寄给妈妈和弟弟外,其他都存起来了,慢慢地也有了40多万。看着账户上的钱在往上涨,虽然我心里害怕,还是觉得稍微有点安全感。

  和这些小姐妹交流多了,慢慢地我萌生了退意。有时候工作完,都要不停地洗澡,洗手。每次冲凉都要用好多沐浴露,觉得身上哪哪都脏。有时候出门,听到别人叫小姐,我也会感觉很难堪。

  3

  慢慢地,我对这个工作越来越抗拒。表姐见我状态不佳,建议回老家休息一阵。回家那阵,感觉轻松多了,每天睡到自然醒,也不用赔笑脸、陪小心了。

  一天去县城办事,我碰到了初中同学董爱平。他见到我很激动,我们聊着聊着就一起去吃了个饭,还加了微信。后来他就在微信上和我表白了。

  说实话,长到20岁,他是第一个认真向我表白的,我很感动。我没有马上答应他,说考虑一下。接下来,每天和他聊天越来越多,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内容也越来越甜蜜。我似乎闻到了爱情的味道。

  我想认认真真谈一场恋爱,但又怕被人认出来,到时候他会不会马上甩了我?他碰了我以后会知道我以前的事吗?这样的顾忌和担心还是被想谈恋爱的憧憬给战胜了。

  对。我想开始一段新生活。我们坐台都会穿得很时髦、很性感,画点淡淡的妆,带上耳环、项链什么的,总之,就是怎么魅惑人怎么来。但是我每次去见董爱平的时候都只敢穿T恤牛仔,其实我也想穿裙子,化妆,打扮得漂亮点。我怕他不喜欢我土气的打扮,但更怕他看见我本来的面目,所以一直刻意不怎么打扮,穿着很村姑。

  但似乎他也挺喜欢我朴素的装扮。我们很快就领证了。结婚前我没提什么要求,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把办婚礼的钱拿去旅游度蜜月。我是有私心的,怕婚礼的人多,到时候有人去过东莞认出我来。他家是村里的,也没什么钱,看到我通情达理,他和家人都很开心。

  结婚3个月的时候我怀孕了,得知消息,董爱平马上和工地的人请假了。他是油漆工,工钱按天算。回到家,他搂着我准备转圈圈,刚抱起来就把我放下了,喜滋滋地说,可不能伤着我儿子。我开玩笑,谁说是儿子,万一是女儿呢?他笑笑,我就知道是。

  怀孕时,爱平每天晚上都陪我看看电视。晚饭我们一般边吃边看。一天电视里出现了古代唱戏的抛弃落难公子的画面,他突然来了句,靠,果然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一惊,手一哆嗦,碗还差点掉地上。好在他专心看电视,并没留意到我异样。

  那段时间我经常做噩梦,不知是不是怀孕的缘故。有时候会梦到他发现我是坐台小姐,大怒,我想解释什么,但就是发不出声。我跪在地上,抱住他大腿,哀求他不要走,他一脚把我踢开,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大哭就醒了。醒了后才发现是梦,虚惊一场,再也睡不着。耳朵里传来他的鼾声。心里算是踏实点。过一阵又恐惧,深怕眼前的平静消失。

  孩子生了,还真是儿子!爱平难掩喜悦,捧在手里不肯撒手。我们给孩子起了个昵称叫小毛头。爱平每晚回来最开心的事就是逗孩子玩。

  4

  孩子周岁后没多久,他回来就不怎么和我说话了,我和他说话,他也爱搭不理的。经常喝醉了回来,倒头就睡。我心里一个劲地打鼓,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但不敢问他。

  一天夜里,他又喝酒了,但没醉。他一把抓过我头发,把我推到墙角,死命掐住我脖子,怒吼道,你她妈是不是当过婊子?!说!不说老子掐死你。他眼睛通红,额头的青筋暴起。我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我不敢承认,我知道一承认我的婚姻就完了。我开始慌乱地挣扎,后来渐渐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他猛地松手,我沿着墙根人慢慢矮下去,剧烈咳嗽起来。还没等我缓过劲来,他劈头盖脸地对我一阵乱打乱踢。这次我3天没下得了床,眼睛肿了,脸肿了,半个月不敢出门。

  这次过后,噩梦就开始了。对小毛头不管不问,对我冷嘲热讽。只要他不高兴,拳头就像雨点般向我袭来。被打得多了,我有经验了。每次挨打会下意识地护住脸,身上的伤可以穿衣服遮住,脸上的伤要好久淤青才会散去。

  小毛头一岁多的时候,有次发高烧,半夜哭闹不止,我抱着他在堂屋走来走去,试图安抚他。可能吵着爱平睡觉了,他嘭地甩开房门,指着小毛头骂骂咧咧,整天嚎、嚎丧啊,婊子养的,信不信老子一刀砍死你!

  吓得我赶紧给孩子裹了个小被单,把他抱到院子里。由于出来得匆忙,我连衣服也没多披件。深秋的夜晚冻得我直打哆嗦,但我不敢回屋,怕他伤害孩子。我把小毛头往怀里搂了又搂,硬是在露天里扛了一夜。

  肉体的折磨还是小事,可怕的是精神的折磨。有时候一到夜晚,我就莫名地紧张,冒虚汗。他会毫无征兆地把你拖到另一个房间的床上,强行发生关系。我开始拒绝,他阴阳怪气地说,喲,什么世道,婊子还开始装清高了。不管你怎么反抗,最后他就是要得逞。

  我开始还反抗,后来就象死人一样,随便他了。他就会左右开弓,漏风巴掌扇过来。恶狠狠地说,叫你装死、装、你就给我装。要死不死,死了算便宜你了!有时候喝了酒,他就会耍酒疯,来,给老子服务。你不是很会服务吗?让老子看看你真本事。脱!玩爽了老子也给钱!他一把抓住我头发,恶狠狠地说,贱货,说,是他们厉害还是老子厉害?见我不吭声,啪啪两耳光就扇了过来。给你脸不要脸,老子多的是办法整你!

  小毛头渐渐大了,他再当着孩子的面打我时,我就会哀求,孩子看见不好。偶尔他也能管住手,但大多时候会不管不顾。有次,他打得很厉害,孩子拼命哭喊,爸爸,别打,别打,妈妈,妈妈,痛。小毛头还不会说整句话。我哭喊着让孩子去房间玩,孩子还是怯怯地走过来拉了下爸爸的衣脚,他一甩手,就把他甩到地上去了。我衣服都破了,嘴角也出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后到处找儿子,最后在院子里厨房的凳子下找到他。他吓得躲到凳子下,已经睡着了。我一摸他,他一哆嗦,看见我,猛地扑到我怀里。他摸摸我脸上红肿的地方说,妈妈,痛痛。我看到他的小手被擦破了皮,我问他,疼吗?他摇了摇头。我眼泪哗哗掉下来。

  董爱平一不顺心就野种、狗杂碎、婊子养的等对小毛头骂骂咧咧,慢慢地,孩子也能理解这是些不好的话,是脏话。孩子特别怕他,他大声点或打个喷嚏,孩子都会吓得抖一抖。很明显,小毛头慢慢变得不爱说话,也不怎么笑了,他敏感、怯弱,甚至不敢和其他小孩玩。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一动不动的。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孩子迟早得毁掉。

  为了孩子,我要离婚。因为没上班,被净身出户了。离婚后,我摆了个小摊,在镇小学门口卖早点。孩子怕一个人呆着,估计是被他爸吓坏了胆子。他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就跟着我天不亮起来卖早点。慢慢地,他变得开朗了一点,看到狗狗猫猫的也会逗一逗,还会帮我递东西。单亲妈妈带一个娃,日子还是很难过。但我不怕吃苦,身体的苦不算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才发现,心里苦才是真的苦。看着小毛头一点点长高,我似乎又活了过来。

  偶尔还和表姐通电话。表姐在这行干了好几年,还在做。她说莹莹后来精神状态一直不好,这行做不下去了。小玉因为得病了,没有大笔钱治疗,每次也只是买点药将就缓缓,一直也好不了,她也回老家了。她们断了联系。娱乐城又来了一批小妹妹,有的还好小,感觉13、14岁不到。感觉自己老了,但又怎样呢,不敢回来呀。

  本栏目长期接受热点事件当事人、人生经历、职业故事等主题故事投稿。一经采用,将获得丰厚稿酬。投稿发送至 wangyihaogushi@163.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又被蒋欣这造型惊掉下巴了,这哪里是30多岁,明明是50多岁的她!

大嘴鸟娱乐
2021-06-19 13:31:12

“这该怎么办?”杭州姑娘价值5000块的玩具被爸爸送了人,不少网友有同感

斗城表里如一
2021-06-24 19:10:45

印度部长侵犯外国女演员,拍下大量私密影像,怀孕后逼着女方堕胎

海空视界
2021-06-24 16:04:12

主席形象后继有人,王雷、侯京健一批青年演员,已接好唐国强的班

电影烂番茄
2021-06-24 08:06:29

大S妈妈态度反转!怒斥不再管汪小菲,称女儿目前状况很差

八圈传播者
2021-06-24 15:08:19

欧洲杯上这一幕火了!让足坛巨星本泽马都痴迷的中医拔罐,在梅雨季您也一样能体验到哦

体坛极先锋
2021-06-22 04:26:22

广东准70后厅官,已出任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党组书记。

大美客家
2021-06-24 19:37:55

岂是美国想见就见!白宫“考虑安排”领导人会晤,我国回应很直接

铁血观世界
2021-06-24 13:33:07

敢装?特雷杨抖肩后命中三分,字母哥看在眼里,9分钟后亲自垫脚

一个体育黑
2021-06-24 13:06:25

黄金荣:我有1千门徒。卢小嘉:我爸有7万军队。结果可想而知

凡间事
2021-06-24 12:55:57

赛百味的金枪鱼三明治,没有任何金枪鱼的成分

记录之路
2021-06-24 11:45:47

他俩演完《雍正王朝》继续跑组,一个演戏畅通无阻,一个处处受阻

八圈传播者
2021-06-24 17:07:57

陕西90岁老奶奶,生前拒绝上户口,临死前拿出照片揭露自己的身份

风萧长吟
2021-06-24 17:49:19

坏消息!上万人接种疫苗后确诊,我方回应了

国际视角资讯
2021-06-24 22:51:06

片仔癀一片被炒到千元:配方被列为国家绝密,16年来调价16次

新京报
2021-06-24 17:14:15

突发,证监会立案调查!这只股票走在退市路上,买入56元就登上龙虎榜,全天仅成交1848元

金融界
2021-06-24 07:02:19

印度导弹火炮搬上边境,蚕食中国领土还不让中国驻军,中方不忍了

百姓关注
2021-06-24 20:34:38

《冰与火之歌》:“小剥皮”拉姆斯·波顿有多病态

跃马酒馆小招待
2021-06-24 18:52:58

杜新枝房子全部过户到熊磊楷楷名下?熊磊妈妈回应:谢谢

王小姐历史会
2021-06-24 12:02:39

世卫组织:脑梗的“源头”已找到,肥肉排在最后,榜首不少人爱吃

玩咖生活
2021-06-22 22:02:04
2021-06-25 00:41:08
全景故事
全景故事
非虚构故事,网易新闻出品
64文章数 2959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印度专家:我们都被美国利用了 印度对世界从来不重要

头条要闻

印度专家:我们都被美国利用了 印度对世界从来不重要

体育要闻

官方:22岁日本高中锋原大智加盟阿拉维斯

娱乐要闻

刘诗诗扎低马尾穿黑西装 气质脱俗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六年磨一剑?微软正式推出Windows 11操作系统

汽车要闻

预售29.99万-39.99万 一汽-大众揽境今晚上市

态度原创

家居
旅游
本地
数码
公开课

家居要闻

上海混血女婿租3000万老公寓 墙画竟是垃圾堆捡的

旅游要闻

仲夏伊犁 藏着中国最美的色彩

本地新闻

福建老鼠干,在阴间美食界到底是什么水平?

数码要闻

居然有保时捷华为定制版7座SUV?预计30万元起

公开课

坚持5点起床30天,我几近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