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人人贷变身“人人宰”:“金融圈F3”10年之后终于玩崩了

0
分享至

  维权QQ裙1015310348

  我们常言,“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实际情况是,“雪崩的时候,每一片雪花都觉得自己是无辜的,尤其是最小的那片。”


  2014年,人人贷三位创始人张适时、李欣贺、杨一夫登上《财富》杂志“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并列第4,那时他们年龄最大的才刚满30岁。

  可惜的是,第二年开始至今,便榜上无名,接替他们的是美团的王兴、滴滴出行的程维和字节跳动的张一鸣。

  5年来,还在榜的则仅剩张一鸣与程维二位,有的因为年龄过了40(例如王兴),有的则是因为已经“名不副实”而跌出了榜单(大多数人)。


  杨一夫、李欣贺、张适时

  老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男人便可成一个帮。

  自从张、李、杨三人“搭班子创业”以后,他们便经常以“人人贷三剑客”“人人贷铁三角”“人人贷三个火枪手”“人人贷三驾马车”的身份出现在众多媒体的报道里。

  张适时毕业于清华,李欣贺、杨一夫二人毕业于北大,而且都是金融系,是“最牛学府里的最牛专业”,这相当于“飞机中的战斗机”,再加上三位还算有点“姿色”,又被外界趣称为“金融圈的F3”(因为比F4少一人)。


  截至11月中旬,在国家严厉管制下,10多年来国内运营的5000多家P2P平台已经“全灭、清零”!

  尤其是近日人人贷“暴雷”之后,那些曾“寄生在P2P平台的大军们”,恐坐立难安,人人贷官网动态更新的累计交易额或永远定格在了“1176亿元”。


  现在,再也没有人感兴趣把他们送上什么“精英榜、富豪榜”,而更多的人想把他们“送进去”,这些当初一头扎进人人贷的“理财人”,如今成了人人贷的“债主”与“难民”。

  1 2005年,英国第一家P2P平台成立,2年后(2007年)漂洋过海传到了美国,Lending Club平台在美国旧金山诞生。


  张适时

  这一年,22岁的清华高材生张适时大学本科毕业,拿着20多万人民币花了8个月时间“穷游世界”,他去的30多个国家就包括美国,在美国旧金山的每一粒尘埃里,仿佛都能嗅到金钱的味道,他觉得旅行一圈长长见识“比读书要便宜”,海外留学一年可能就要花掉20多万,两年就是40多万,这点钱其实不算什么,即便是100万,只要他愿意,家里可能几秒钟就把钱打到他的账户上,没别的,就因为这位福建男孩张适时是富山矿业集团的公子哥,他家里是真的“有矿”,他也是名副其实的“宝矿男孩”。


  回国后,也做了段时间“打工人”,可是他依旧迷失,他对“继承家业”无感,又找不到突破的方向,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北大毕业的李欣贺。

  越是“上层人”,圈子就越小。

  说来也巧,张适时与李欣贺是在他们共同的朋友孩子的满月宴上认识的。


  听朋友说,隔壁桌上那位是北大毕业的,英雄相惜,张适时毫不羞涩的上前搭话,说说笑笑两人就熟络起来。

  直到谈到“理想”这个话题,他们才引发共鸣,那时李欣贺也在给人“打工”,而他们都想“独立为王做老板”,于是,便握手相拥,成了最初的合伙人。

  朋友也有信得过的朋友,李欣贺的朋友就是大学同学杨一夫,牵线后,三人“桃园结义,拜山为盟”,人人贷的“铁三角”终见雏形。


  富家子弟一般都胆子大,敢创新,穷苦家的孩子则更多在创业面前“畏首畏尾”,这与家庭环境和教育环境分不开。

  张适时本可以一心一意的做富二代,但他骨子里还是“闽商”冒险的基因,偏要折腾做“创N代”,而时代给了他这个机会。

  2 一起“征战沙场”的兄弟团有了,可是他们还不知道“战场”在哪里。

  房地产?情侣酒店?沙棘矿?典当行?

  一年多来,他们像搜寻猎物一样搜寻着创业目标。


  直到2009年年底,创立两年多的Lending Club登上了某英文杂志,而他们三人恰巧就读到了这本杂志(学好英语很重要,不然,即便机会就摆在面前也会睁着眼错过的,马云不也是受益于英语吗),三位“金融才子”终于面露喜色,这不正是他们擅长的吗,而且在中国,P2P市场更大,机会更多:

  

彼时我国金融市场尚不完善,且以间接融资为主,居民理财渠道有限,小微企业、个人融资难度大,P2P一定程度上弥补金融系统空缺,市场需求较大。

  “天下商业模式一大抄”,如果一时半会看不懂没关系,“粘贴复制”过来就对了,早期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是走的这条“捷径”,而且都走通了,屡试不爽,也没必要窝在屋里非要“闭门造车”,搞出个“天下异类”。


  2010年4月底,李、杨、张三人注册成立了人人贷商务公司,东拼西凑来了100 万作为初始资金,租了间狭小的办公室,凑齐清北出身的技术团队,开启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这样的创始团队堪称“中国网贷圈的华尔街精英”,在风投圈很拉好感,他们很快便拿到了一笔几百万的天使投资,杨一夫负责风控、安全,李欣贺负责外联、商务与市场,张适时主抓产品、运营,还找了一人做财务,公司大方向与战略问题三个人就一起商议决策,分工明确,进展有序。


  半年后,也就是10月14日那天,人人贷正式上线,他们成功给民间借贷披上了互联网的外衣,本来只能在“灰色地带”游走的资金开始“粉墨登场”。(这一点,在福建成长起来的张适时最有感触)

  其实,在人人贷上线时,拍拍贷早已经默默耕耘了快3年,红岭创投也在2009年就创办,随后更有陆金所、团贷网、宜人贷等网贷平台簇拥上线,一场“P2P饕餮盛宴”正在到来。

  3 p2p的运营

  网贷这“新物种”说来也简单,平台要想挣钱,就是“左手倒右手,中间抽一票”,只要你左手紧紧握住出借人,右手紧紧抓住借款人,“财流”就如同电流一样打通了。


  项目标的从何而来?项目投资人从何而来?项目借款人从何而来?如何保证资金的安全并让人相信平台的安全?这是任何一个网贷平台都逃脱不掉的几个问题。

  “草莽阶段”,肯定不能按套路出牌,“游击队”自然不能用“正规军”的打法作战。

  李、杨、张三人先从身边人开始“下手”了,同学、同事、朋友、家人,都被他们一一说服,成了平台的第一批“种子用户”。(这点来说,很多网贷平台起初都是这么操作的,自己人都不相信平台,怎么“感动”他人呢)


  急需借钱周转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参考同行,尝试着任何一条把平台推上正规的方案,直到一家合作的信用卡网站为人人贷导流来了第一个客户,他们望着客户提供的申请贷款的材料,既激动又慎重,一番商议后,他们终于按下了“审核通过键”,该借款到期后,借款人按约还款,出借人按约获得相应的利息,平台按约抽取了部分佣金。


  做金融,一切都要“按约”办事,人人都“按约”那金融就发达,各方都皆大欢喜,可是若有个别人“违约”,就只能记作“坏账”,也不影响大局,但是,当“违约人”突破一定比例时,那引发的“挤兑风险”可以瞬间让一家网贷平台轰然倒塌。

  李欣贺说,我们评定借款人主要看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还款意愿是我们更看重的,就是说他是不是一个有诚信的人,是不是愿意还这笔钱。

  李欣贺在拿“人性善”做赌注,他或许忽略了“人性善”在一定条件下会转为“人性恶”的可能性。


  没人想违约,但是,不可抗力因素或还款意愿降低导致借款人“不得不违约”的情况不在少数,起初愿意还,而结果没有能力还,“意愿”就开始在“利益”面前扭曲。


  更有“心怀不轨者”赌定这些五花八门的网贷平台终有一天会爆,他们“冒险投机”,在多个平台之间“辗转腾挪”,大施“空手套白狼”之术,便可赚的盆满钵满,而他们要做的只需在暴雷之前退出,便安然无恙。

  4 问题出现

  2011年初,人人贷平台上出现了第一笔坏账,尽管该金额还不足1万元,但当杨一夫亲自上门催债时发现,门口还有银行的债主,他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三人约到了国贸一家茶餐厅,紧急召开了属于人人贷的“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的道路,确立了以“风控”为主导的正确路线。

  多年金融专业修为,一年来的创业实践经历,他们深知:风控,才是网贷平台的“命根子”,是第一道“防御塔”。


  他们决定在“标的”上进行优化,与担保机构合作,打出“人人贷信用认证标”,进行高安全的“标的”推荐。网站技术上也做了层层把关,预防漏洞导致用户财产损失。

  狠抓风控的同时,为了应对行业竞争,人人贷还来了个“吸星大法”,把对手实践可行的模式搬过来,创办了“线上+线下”的O2O模式,5月份成立友信公司,主打线下放贷和理财。

  为了消除平台出借人的顾虑与提升资金安全性,别的平台搞“全刚兑模式”,人人贷就打了个折搞“半刚兑模式”。


  当时市场开始出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而且突破了监管要求的指标”传闻时,人人贷又来了一次“打折”:别的平台年化收益30%,人人贷却打出了18%的收益。(谁也想不到,人人贷会有一天把“打折”用到出借人的本金上,令出借人咬牙切齿)

  尽管此举让外界给人人贷扣了个“低息流氓”的称号,但是一部分人却相信“人人贷虽然利息低,但是应该比那些利息高的平台更安全”。

  他们全方面、认真分析了“敌我形式”后,对2012年做了一个交易额规模预期:3个亿(也就是王健林同志的3个“小目标”)。


  2012年年底,根据人人贷公布的年度报告,他们实现了3.54亿的交易额,是前两年交易额的9倍还要多,也是在这年,P2P行业进入全线扩张时期,仿佛一夜间几百家网贷平台上线,鱼龙混杂,人人贷很顺利拿到了风投的2000万人民币投资,开始与同行“厮杀”。

  切在“时而混沌、时而有序”的进行着,短短2年时间,人人贷已经杀入行业Top10。

  5 线上、线下业务齐头并进,再加上另一位大将顾崇伦的加入,成功推出了“优选理财计划”,引领了行业理财端的产品创新,人人贷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

  

2013年时,人人贷的线下服务覆盖全国30 余省的2000多个地区,注册用户突破50万,线上成交金额超过2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400%。

  2013年年底,1.3亿美金的A轮融资打进了人人贷母公司人人友信集团的账户,这成了当时互联网金融行业最大的单笔投资,李、杨、张三人头上的光环被持续放大、发亮,甚至开始有些刺眼。


  就在“金融圈F3”享受着众人投来的崇拜目光时,背靠宜信财富的宜人贷与背靠平安集团的陆金所已经迎头赶上,还有一大批网贷平台一拥而入,开始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争夺资源”,然而,李、杨、张此刻还没意识到,那或许是他们最后的高光时刻,接下来的日子可谓是“跌跌撞撞”。

  2014年,很多平台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旗号,名曰P2P,实则做的是随时准备“圈钱跑路”的勾当。


  一家叫e租宝的公司就是在这年年初成立,半年后平台上线,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网络媒体、地铁、站牌、户外大屏上关于e租宝的广告铺天盖地,办公室富丽堂皇,谁都知道它有钱,可很少人知道从开始这就是一个“局”。

  真金白银疯狂“下注”的一年之后,e租宝成功圈入了90多万投资人,交易总量突破700个亿,一举进入行业前五。

  “自作孽不可活”,e租宝玩崩了,2015年底,因非法集资500多亿被查封,创始团队40余人被带走,20多人锒铛入狱。


  e租宝张敏

  e租宝并非个例,还有诸多不知名的小平台依旧是非法经营,“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更有600多家平台成了“路跑跑”。

  人们开始对网贷“提高警惕,敬而远之”,加上监管政策的出台,相关部门开始严查严办,打击犯罪,互金行业“人人自危”。

  6

  2015年10月13日,在人人贷5周年庆典上,他们宣布豪掷800万美金(约合4980多万人民币)买下“we·com”的域名,对手宜人贷却在2个月后成功登陆纽交所,成了“中国互联网金融海外上市第一股”,为中国整个互金行业打开了IPO的大门,那时宜人贷成立才3年。


  李、杨、张三人对上市这件事好像并不是特别在乎,但是,1.3亿美金却成了人人贷融资进程的休止符。一直注重风控的“F3”不知道有没有考虑过再怎么解决钱的问题,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杨一夫曾说,我们严控规模,提高资产质量。保持相对低的发展速度,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更好地,更顺滑地去渡过行业最乱的时间。

  计划归计划,可计划之外是谁也无法预料的变化。


  2015年,行业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人人贷高管纷纷离职,其中就有立下汗马功劳的顾崇伦。

  我们都知道“临阵换将是大忌”,可人人贷的大将们却几乎换了个遍。

  团队——人人贷的第二道“防御塔”松动了。

  互金行业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了,没想到两年之后(2017年),又一份“互金整顿通知”给行业按下了暂停键。


  互金行业又掀起一阵“暴雷潮”,P2P成了“罪恶”的代名词,彻底被“黑化”了,但是行业的整顿却是势在必行,不能让投资人的利益受到伤害。

  尽管在这一年(2017年)趣店、融360、拍拍贷等平台纷纷上市,但已经是明日黄花,“资本已经开始对互金公司翻白眼了”。

  7 “互联网金融的整顿工作,一刻都没有停下”。

  2018年上旬,“出借人人数、业务规模和借款人人数”三项指标受到压制,很多平台竟然还没认清形势,心存侥幸,其中就包括人人贷的“铁三角”(难道要做钉子户?)。


  杨一夫想当然的认为:行业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头部平台的资产质量更有保障。

  “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不合时宜的理解巴股神的名言警句真的是一味“毒药”。

  2019年7月,审时度势的陆金所闻风而动,决定全面推出P2P业务,主动清退,停止发布新标。

  到了2019年年底,李、杨、张“三大金融才子”才意识到“互金行业的前景已经不再明朗”,风向其实早就变了,只是还有人不愿意承认而已。


  人人贷这才慢吞吞的减少3年以上期限的长期信贷,引入短期信贷,以确保平台资金的灵活性。

  大船难掉头,人人贷“左劈右砍”杀入了行业前三,交易额做到了千亿之巨,没想到当初的成就如今都化作了“包袱”。

  新业务受到制约,民间借贷利率划了“红线”,人人贷已经黔驴技穷。


  缩减成本已是当务之急,最干脆、最直接的就是裁员、裁门店。

  上万员工变成了几百人,300家门店变成了10来家,“一个200多斤的大胖子,一年时间就成了不足80斤的瘦小子”。

  8 2019年年初杨一夫还在描绘着人人贷“下一个九年”的宏伟蓝图,没想到一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再次打乱了他的节奏。


  杨一夫及其团队意识到,人人贷中长期贷款面临坏账率激增的危险,垫付资金骤升,现金储备都被“榨干”。

  人人贷已经成了“枯木朽株”。


  为了应对这次危机,人人贷平台开启了“应急转让通道”,但这并不是“绿色通道”,因为走这条道的代价是出借人的本金要“打7折”,而实际情况是即便是自愿打6.5折,平台也无法立刻把钱退给出借人。

  信用——人人贷第三道“防御塔”垮塌。


  这个曾经声称要“领跑全球P2P”的平台,恐怕再也跑不动了。

  三位“屠龙少年”一开始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那条“恶龙”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王祖蓝晒女儿近照,姐姐穿着粉嫩打扮用心,妹妹小脸肉嘟嘟超可爱

会火
2021-05-13 16:04:17

辉瑞最新研究出炉!保护力竟比想象还要好!对这群人保护力100%?

当代广播站
2021-05-14 05:57:39

景甜父母离婚!景甜自曝父母吵了30多年,疫情让他们下定决心离婚

娱评人吴清功
2021-05-13 16:37:29

健身小姐姐很自信,穿灰色瑜伽裤出街,一般人可不行

燃情时尚
2021-05-12 14:40:46

韩昕余时评||许敏是个赌徒、许敏十恶不赦与真相有关系吗?

韩昕余专访
2021-05-13 13:30:40

富二代吉星鹏:因怀疑妻子不忠,捅妻六十多刀,女儿刚过百日

锵锵文史局
2021-05-13 15:19:20

当90斤热巴遇到130斤李成敏,都是雪碧代言人,对比真是天差地别

娱乐八卦一条龙
2021-05-12 21:35:17

结婚6年,我才得知老婆是个同性恋......

Buy遍全球1004
2021-05-13 09:47:45

Baby三亚度假犯烟瘾,一根接一根地抽,素颜模样差点没认出来

八卦宝宝
2021-05-12 13:43:26

近24年单节场均得分Top10:库里高居第一 且前五中占据三席

直播吧
2021-05-14 00:23:20

老丈人“命令”新郎跪下,板着脸训话:我闺女稍有差池,拿你是问

杂事妙谈
2021-05-12 22:55:32

姚策死后为妻子预订了一份穿越时间和死亡的礼物:我会永远爱你!

机智玩机技巧
2021-05-13 19:39:05

49岁袁立现身医院!素颜出镜脸蛋圆润不少,小腹微隆三婚疑似怀孕

吃吃小当家
2021-05-13 18:19:31

骗了全世界17年?跳马冠军桑兰高位截瘫,以各种原因索要高额赔偿

老司机品足球
2021-05-14 03:55:57

官方公布成都49中监控还原真相,造谣者该当何罪?

杨文战律师
2021-05-13 15:30:15

躺平现象危机

生活鲜事一锅烩
2021-05-14 02:11:47

泰森的肌肉记忆有多强?盲射飞镖命中靶心,美国妞都惊了!

养生健身馆
2021-05-13 17:13:10

祖父有“污点”,孩子政审被刷,长辈的错误该不该让年轻人买单

吃喝玩乐百事通
2021-05-12 11:05:40

中国首款mRNA疫苗开始三期试验,拿下一项“世界第一”

凤凰卫视
2021-05-13 17:05:02

陷入与华为海思合作传闻,近期已暴涨135%的国科微紧急澄清:皆为虚假信息

中国经济周刊
2021-05-13 14:00:23
2021-05-14 09:40:52
三米说体育
三米说体育
体育精彩知识
2文章数 1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科技要闻

阿里用户仅比拼多多多一点点 但花钱差几倍

头条要闻

以猛烈报复!已109人死亡 哈马斯高级指挥官被一锅端

头条要闻

邻居放烟花点燃楼房 消防车被阻绕道 屋内老夫妇死亡

体育要闻

火箭星二代上位 2亿身价中锋遭他血帽

娱乐要闻

好心动!杨超越穿水手服甜美可人

财经要闻

汽车要闻

高性价比V12豪华车 迈巴赫S680正式发布

态度原创

手机
教育
亲子
房产
军事航空

手机要闻

小米MIX FOLD体验:不到万元的折叠屏 到底值不值?

教育要闻

2021届高校毕业生总人数909万 "慢就业"在增长

亲子要闻

孩子这6个小动作,竟是高智商的表现

房产要闻

黄埔楼市,旧改是天!

军事要闻

以色列轰炸加沙的战斗机带弹不带副油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