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那个幸福的老人,死了一周才被发现

0
分享至

  姜老头很郁闷,对门的老章竟然不听自己的话了。

  那天姜老头听说小区门口有免费讲座,拉着老章一块去。那里工作人员很是热情,端茶倒水的,赶着叫“大爷”“大妈”。听了半天才知道,这是一个建设中的老年公寓项目,只要投资20万,一年以后就能免费入住,还有各种优惠。

  姜老头不免有些心动,问老章投不投。老章说没钱,不投。

  工作人员说可以代办房产抵押业务。老章说算了吧,我回去和孩子商量一下。

  回家路上,姜老头劝老章不要守旧。现在人人都想着投资发财,就你这榆木脑袋守着那点退休金。才20万,你攒了一辈子钱,我就不信你拿不出来?到时候咱俩一块搬进老年公寓,有吃有喝不用儿女照顾,多好。

  老章说,你儿子在上海,每个月3万,我闺女下岗在家,打工一个月三千,我们能比吗?

  “哎呦呦,不是我说你,你那闺女太不懂事了,当初离婚你也该劝劝。又没工作又离婚,守着老人,恁没出息了。”

  “静雪前夫有家庭暴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两口打架,过几年就好了,离什么婚啊。还是我家震林好啊,没让我操过心,打小学习好,毕业留在上海,又找了上海姑娘,连房子都省了。我的乖孙子长得那叫一个俊俏。”

  姜老头一路絮絮叨叨,容不得老章插嘴。直到后面有人喊他们,扭过头看去,正是老章的女儿静雪。

  静雪骑着电车,说家 里炉具坏了,载着老章先回来了。

  

  回到家,老章着急到厨房检查炉具。静雪说爸别看了,炉具没坏。我就是看不惯姜老头那副嘴脸,动不动秀优越感,自己拔到天上,把咱家踩在脚下。什么东西。

  老章说没什么。我们俩个都死了老伴,又是邻居,平时多走动走动,挺好。

  静雪问起投资的事,老章把前因后果向女儿一阐述,静雪赶紧说:“爸,你可别上当,新闻上说了,这种骗局就是对付你们老年人的。”

  老章打着哈哈,拿出手机问女儿:“有个事请教你一下,你姜叔没事就给我发点养生文章,烦得不行,你看有没有办法,在不得罪他的前提下,不接收这些消息?”

  静雪说,删除或拉黑。

  正说着,姜老头又发来一篇文章,倒不是养生知识,而是什么养老新模式。打开一看,还是养老公寓的事。

  静雪拿着父亲手机一划拉,好家伙,每天十几篇推送,都转发给了父亲手机。怪不得老父亲腻烦。每天接收这么多垃圾信息,谁能受得了。

  “爸,我把姜老头拉黑,再也不用受他打扰了。”

  “我拉黑他,他知道吗?”

  “知道,信息发不过来,有提示。”

  “那就算了,邻里邻居的,多不好。”

  老章和女儿擀面条吃午饭。静雪想吃肉丝面,老章想起冰箱还有半袋甜面酱。父女俩起了争执,最后还是老章退了步。

  “成天抱怨自己胖,还是爱吃肉。”

  这边章家锅盆乱响,充满人间烟火气。那边姜老头刚回家。一个人冷冷清清的,也不想做午饭了,冰箱里找出半块冷面包,忘了什么时候剩下的,早没了香甜味道,啃了两口,满嘴干渣子。喉咙干渴,水瓶里却滴水全无。不得已喝了几口生水,喝太急,呛到了,干咳了几声。

  姜老头吃完面包,又给老章转发了五六条推送文章。

  

  姜老头做了一辈子老师,看谁都像学生。尤其退休以后,赶上全社会尊老敬老,更加目中无人起来。

  那天姜老头坐公交车串亲戚,正值晚高峰,车上人多些。姜老头上了车竟然没有一个主动让座的,心里憋了一肚子闷气。灵机一动,抄起手机,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

  “喂,海龙啊,我正坐公交呐。我跟你说,现在的人素质真是差了很多,我这么大年纪的人竟然没有给我让座的,你说说,都没有公德心……”

  姜老头故意把声音说得很大,眼睛瞅来瞅去的,说了这半天,还是没一个人肯让座的。

  姜老头懒得再演戏了。后门那边坐着一个女学生,看样子不过刚上大学,文文弱弱的,于是走过去,单刀直入:“喂,你走开,我累了,我要休息。”

  女学生说:“这是我的座位。”

  “尊老敬老,不知道吗?”

  女学生不说话,自顾自的玩手机。车上人都看着姜老头。

  姜老头看到女学生不搭理自己,面子上过不去,又想着对方年纪轻轻不敢把自己怎样,于是径直坐在姑娘大腿上:“看你让不让。”

  女学生挥手就是一巴掌。

  姜老头捂着脸:“你打人,你……”

  女学生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玩手机。

  姜老头嚷嚷报警,要去医院。

  不知哪位乘客喊了一句“老头,车上有监控。”

  姜老头挨了打,讪讪的,在最近的站点下了车。

  到了亲戚家,人家问他脸怎么肿了,姜老头只说跌了一跤,右脸着地。

  亲戚是做生意的,家大业大,在这里丝毫没有优越感可言,所以姜老头很少来这里串门。这次来还是为了老章的女儿。

  上次通电话,亲戚说有个朋友,腿上有点残疾,50多了也没成家。姜老头立刻想到静雪。

  姜老头跟着亲戚见了本人,左脚畸形,走路一拐一拐的,其余都还好。一听说来意,把姜老头看作皇上驾临,好茶好烟的招待着,奉承话说了一大堆。

  回到家,姜老头把这件事向老章这么一说,本以为老章会同意。没想到老章并不看好:“你说他都50多了,又是残疾人。我家静雪才35,全须全尾的,相差太悬殊了。”

  “人家是拆迁户,家里4套房产。又没婚史,人家不嫌弃你家静雪就算了,你还嫌弃人家。”

  老章回家,求静雪见一见那个人。“老姜介绍的,人家也是好意。”

  静雪相亲回来,没进自己家,倒先敲了姜老头的房门,老章听到动静,出来问女儿怎么了。

  静雪哭着说:“姜老头介绍的是什么人,第一次见面就拉着我去宾馆,仗着有几套房产,说话不三不四的。姜老头,你给我出来。”

  老姜壮着胆出来了。静雪问他:“你和对方说,我家穷得吃不起饭了?你和对方说,我是因为出轨才离的婚?你和对方说,我们家受了你的接济才没有饿死。你今天把话说清楚。”

  姜老头看看老章又看看静雪,心里发虚。“你这孩子没礼貌,怎么说我也是你长辈,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碍于父亲在场,静雪气呼呼的回家了。老章问老姜头到底怎么回事。老姜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把你家的情况稍微说得惨了一些。我也是为你们好。”

  静雪在门后听得真真的,气愤不过冲出来:“哪里是为我们好,你就是习惯了在我们面前秀优越感,恨不得我们全家饿死,才能显得出您家的高贵和富裕来。”

  姜老头被静雪一顿抢白,说得又是自己真实想法,脸一阵红一阵白。

  静雪犹不罢休,拿出父亲手机。“姓姜的,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们,我们也用不着你看得起,从今天起,别给我爸发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自己当韭菜就算了,别拉着我爸一起下水。”

  静雪当着姜老头,把他拉黑了。

  

  虽然女儿静雪和老姜闹得不愉快,但是老章出于礼貌,还是和老姜一直来往着。

  老姜想给老章推送文章,无奈对方已经将他拉黑。老姜重新申请好友,老章借口自己不会摆弄,始终没有申请成功。

  其实老姜自己也清楚,老章反感这些推送文章。可是老姜就是管不住自己,看到一些合意的文章,总想装进别人的脑袋,尤其装进老章的脑袋。

  在姜老头眼里,老章和静雪就是生活中的玩偶,陪自己开心愉悦。老姜眼里只有儿子,孙子,想去上海跟着儿子一家生活。200平的大复式,房间是足够住的。

  那年只稍微漏了一点苗头,就被儿媳妇挡了回去。“我们工作忙,您过去没时 间照顾您的”“您一句上海话不会说,还是在老家好一些的哦。 ”

  姜老头知道房子是儿媳家买的,也不好坚持。每当章家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姜老头就愈发的孤单。

  那天下雨,姜老头在章家下棋。以为静雪上班去了,信口开河了起来。“瞧瞧你家墙壁斑驳,蛛网横结,哪里是住人的,住鬼还差不多。你也该好好装修一下。”

  老章说,你是来下棋的还是看房的?

  “你家什么时候买了笔记本电脑?”

  老章说静雪买的,用来写小说的。

  姜老头说话阴阳怪气:“就凭静雪那点文化水平,还能写小说,谁看呢?”

  老章说,她写的网络小说,咱也不知道,每个月多少也有几百块钱的稿费吧。

  “几百块钱够干什么的。不是我跟你吹,我儿子当年高考作文可是全校第一,要是我儿子写小说,金庸琼瑶都要甘拜下风的,随随便便写点什么,都能比肩《红楼梦》。”

  “你儿子好,你孙子好,你们全家都比我们家好,行了吧?”老章不耐烦起来。

  这时静雪从屋里走出来,睡眼朦胧的,正眼不瞧姜老头,只对老章说“爸,昨天的饺子还有吗,我有点饿了。”

  “冰箱里,热一下再吃。”

  静雪热好了饺子,端着盘子一口一个,吃得那是一个香甜。老姜头眼馋,眼巴巴看着。只恨老章眼拙,看不透自己的心思。

  其实老章和静雪从老姜头眼神里就看出了端倪,偏就不说破——既然你老姜有钱,干嘛不买点饺子吃,何苦眼馋我们章家的?

  老姜也是有苦难言。他喜欢吃饺子,可超市里那些速冻饺子皮厚馅薄,难以下咽。还是家常饺子薄皮大馅的好吃。可自己又不会做,自然是吃不到了。

  姜老头看静雪吃完了饺子,心里不忿无处发泄,于是说道:“静雪,听你爸说你写小说,有人看吗?你和我儿子多联系,让他指点你一下,保准水平就上去了。”

  静雪说,“您儿子好您儿子妙,您儿子就算文曲星下凡,他也不在您身边,害的您连个饺子也吃不到。”

  一席话揭了老姜的老底。就像漏了红屁股的猴子,愈发心虚的张扬起来。“我儿子在上海出人头地,来往的都是富商高官。你一个下岗女工,每天累死累活挣的钱,还不够我儿子一顿饭钱。”

  静雪说道:“你儿子那么好,怎么好几年春节不见回来?把老父亲扔在老家不闻不问,还真是个孝顺儿子。”

  姜老头气鼓鼓回到家,天色已晚,冰箱里空空如也,又下着雨,出去买点什么也不方便。他想点个外卖,又觉着不干净,干脆就不吃了。

  姜老头忍着饥饿看电视。外面雨声潺潺,更觉着孤独冷情。姜老头晕晕沉沉,看着电视里那些古装人物,竟然一个个走了出来,围在自己身边。

  那个明朝皇帝,对自己说:“老姜啊,你儿子不要你了。”

  一个大臣端着一碗香喷喷的饺子说:“老姜头,快来吃,一会就凉了。”

  那个伶俐的小宫女指责他鼻子骂:“你个老不死的赤佬,别来我家。阿拉不欢迎你。”

  老姜眼睛迷糊心里却清楚。自己有心脑血管的旧疾,老伴去世那年犯过一次,也是像现在一样神鬼出没,其实都是幻觉,这是发病的症状。

  老姜第一时间想到儿子。但是远在千里能有何用?挣扎着拉开抽屉,几个药盒都空空如也。强撑身体,顾不了许多,敲了敲老章的家门。

  老章习惯早睡,只有静雪熬夜写小说。推开门,姜老头星眼微饧,脸色紫涨,半边身子已经麻木:“你家有‘脑心通’胶囊吗,就是你爸常吃的那种。”

  静雪叫醒父亲。老章也是药罐子,看出老姜头发病的端倪。喂了药便打了120。

  折腾一个晚上,老姜头总算平安度过。医生说再晚半个小时,不死也偏瘫。

  姜老头躺在病床上,还不忘挖苦老章:“我儿子开大奔,比救护车快多了。”

  静雪说:“您儿子就是开火箭,怎么不让他来送你?还眼泪巴巴的敲我家门。当时就不应该管你。”

  老章训斥女儿少说两句,毕竟老姜还是病人。静雪说:“别的都好商量,恢复期至少一个月,谁来照顾你?”

  老姜不说话,只看着老章。静雪赶忙说:“你别打我爸的主意,您有宝贝儿子孙子,我们没义务伺候您这路祖宗。”

  姜老头哆哆嗦嗦给儿子打电话,老泪纵横恳求儿子回来看看。儿子说最近再忙一个项目,没时间回家。让老爷子自己克服。

  挂掉电话。老姜头说;“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花钱雇你们照顾我。”

  老章说什么钱不钱的,都是邻居,照管几天应当应分。静雪可不是善茬,清楚姜老头的为人。现在低三下四的求人,等好了以后照样瞧不起人。

  静雪说:“姜叔,不好意思,我给我爸报了旅行团,后天就去海南。您找护士打听一下,护工很好找的,照顾起来比我们强得多。”

  静雪拽着父亲的手,生生拖出病房。“爸,你比我了解他,平常就算了,现在他可是脑血栓,万一有个差池,就凭他的性格,非要赖在咱们头上。您可要想清楚喽。”

  老章虽然老实但不是傻子。和姜老头做了这些年邻居,很清楚他的为人。别人针鼻大的过失能念叨一年,自己犯了大错却视而不见。后遗症本来可大可小,万一有个闪失,肯定脱不了干系。

  第二天,静雪在网上找个旅行团,让老父亲去三亚晒太阳了。老章临走前还一直念叨:“你没事看看你姜叔,他一个人多孤单。”

  静雪眉毛一挑脖子一梗:“要去你去,反正我是不会自找苦吃的。”

  

  等老章从海南回来,姜老头已经出院,每天拄着拐棍在小区里溜达。

  只一个月没见,老章竟然没认出来老姜来。身体瘦得脱了形,丰润的脸蛋干巴巴的,好像过年吃的腊肉;原本挺拔的身材也佝偻了,蜷曲着身子像旧社会的乞丐。

  唯一不变的,是老姜那张嘴,更加恶毒了。

  老章看老姜可怜,老姜看老章可恨。自己大病一场,他却去海南游山玩水,心里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只恨老天爷不长眼,偏是自己旧疾复发。像老章这种没知识没能力不懂艺术的人,倒活得身强体壮。

  老章放下行李,水都没喝一口,下楼陪姜老头散步。姜老头一把将他推开:“你走,我不用你。”

  老章知道老姜发脾气,也就没再坚持,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反正路不是你姜家的,你走我也能走。

  老章手机响了,停在原地接电话。等姜老头走了一圈回来,老章还是在打电话。姜老头不高兴,用拐棍把树枝敲得咚咚响,发泄心中不满。

  老章挂掉电话。姜老头看着他:“给谁打电话?”

  “一个旅行团的队友,这不刚到家,报个平安。”

  “女的?”

  老章不好意思起来:“啊……是个女的。”

  静雪和朋友逛街去了,中午不回家。老章约姜老头来家吃午饭。老姜嘴上说不用,上了楼径直进了章家。

  老章焖了米饭,炒了几个小菜。姜老头像一头饿狼,风卷残云吃得干干净净。老章劝他吃慢些,别噎了。

  老章问,你不是花钱雇护工了,她不给你饭吃?

  老姜说别提了,前后雇了三个护工,干了几天都跑了。一个手脚笨,一个邋遢,最后一个倒好,手脚麻利身上也干净,就是花钱大手大脚。给她一百块钱不够吃三天的。

  老章问,那你这一个月吃什么?点外卖?

  姜老头说,我这高血压高血脂,能吃外卖吗?每天不过煮点挂面吃点腌菜。老章你回来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正说着静雪进门。一口回绝了姜老头的诉求:“你打住,我们家这点粗茶淡饭养不起您这高贵的身体,您还是自己回家吃,别打我们的主意。”

  “不行就算了,反正我有钱,想吃什么买什么。”姜老头吃完最后一根土豆丝,拄着拐棍走了。

  静雪埋怨老章:“爸,你以后少和他来往。以前他身体好,无非秀个优越。但是现在病病歪歪的,万一在您面前有个三长两短的,说不清楚。”

  打这以后,老章果然不再陪着姜老头散步,每天不见人影。姜老头敲章家门,不是无人响应就是静雪开门。

  五一节那天,章家来个几个客人,姜老头从猫眼里看去,一个老女人和三四个年轻人,热热闹闹的进了章家的大门。

  过后几天,家里灯泡坏了姜老头来借梯子。问老章那天的客人是你家亲戚?老章吱吱呜呜含糊不清,一会说是姑表老亲,又说是自己的老同学。还是静雪爽快:“那是我爸找的后老伴。”

  姜老头听了如五雷轰顶。哆哆嗦嗦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就是上次去海南,我们一个团,就这么认识了。”

  “好好好,你瞒着我出去找后老伴了,回来也不告诉我。”姜老头气极,把章家的一个花瓶狠狠摔在地上,拄着拐棍颤巍巍的走了。

  静雪哪忍得了这个,追上去就要说法,被老章死死拖住:“一个花瓶,算了算了。”

  “爸,这姓姜的太过分了,您找老伴他凭什么发脾气?”

  姜老头冲出来:“你爸一个烧锅炉的,我还孤身一人,他凭什么先找了老伴?”

  老章劝了这头劝那头:“老姜,这就是你不对了。我也没拦着你找,凭什么你指责我呢?”

  “要不是有人拦着,我要找早就找了。”

  “老年人也有婚姻自由,你倒说说看,是谁拦着你?”

  姜老头有口难言。老伴去世的第二年他就想找。儿子不反对,儿媳反对。电话里说得很清楚:“老人家不要给我们找麻烦啦。要再婚也可以,必须把房产和存款过户到我们名下,而且等到你病了,我们是没有义务照顾你的,让那边的老太太照顾你就好了啦。”

  这些丑事,姜老头无论如何不会说出口的。

  这天姜老头在小区门卫室闲坐。来了几个外地人,保安让他们登记。姜老头拿过登记簿,翻到五一节那天,老章的后老伴果然登记在册。后面一栏记载着电话号码。

  姜老头把号码记在手机里。电话拨了过去:“喂,你好。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想告诉你,千万别找章爱民,为什么?因为……他有艾滋病,他有生活作风问题。对对对,他女儿章静雪也不是好东西,出轨离了婚,外面和三四个男人不清不楚。他们父女俩一丘之貉。”

  

  姜老头万没想到,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老章就在后老伴身边。姜老头一字一句都落在老章耳朵里。

  挂掉电话,后老伴问老章怎么回事。老章一五一十,把老姜的为人告诉她。都是年过半百之人,人心里那点魑魅魍魉都清楚。

  后老伴姓秦,比老章大两岁。老章叫她秦姐。秦姐是个直肠子,不喜欢弯弯绕绕。他相信老章,觉着老章是个可倚靠之人。

  秦姐问老章有什么打算。老章说最近传出风声,我们小区要拆迁。等拆迁款下来,加上积蓄,买上两套房产。静雪一套我们老两口一套。

  秦姐说,你要是钱不凑手我给你添点。你放心,房产证还写你的名,我有儿子,不贪图你那点房产。

  老章前脚进家门,后脚老姜跟进来。老章没把听电话这事告诉老姜。不是忌恨,而是担心老姜恼羞成怒,血压又飙升。

  老姜是来打听拆迁的。最近风声传得紧,有模有样的。姜老头一口咬定此事空穴来风,就这十三不靠的破地段,哪个缺心眼的开发商能看上这块盐碱地。

  然而没过几天,正式的拆迁公布贴在小区门口。按照赔偿标准,老章家的拆迁款加上积蓄,正好可以在附近的博雅小区买两套房产。

  老章问老姜有什么打算。老姜说不知道,那天儿子破天荒打来电话,询问拆迁的事。还说过两天回来看看。

  老章的计划很顺利。博雅小区的两套房子一前一后离得很近。静雪终于有了自己的小窝。秦姐也很满意,和静雪相处得很融洽。

  临近春节,老章在农贸市场置办年货。今年的年夜饭秦姐俩个儿子带着家眷也要来,所以要多准备一些。意外碰到老姜,人更瘦了,头发疏于打理,胡子也不刮,整个人很颓废。

  姜老头拉着老章,非要到家里坐坐。老章心里清楚,老姜搬了新家,周围邻居都不熟悉,找自己说说话。

  老姜带着老章,七拐八拐,来到一处破旧小区。发黑的墙壁,漏风的窗户,青天白日竟然看到大老鼠带着小老鼠招摇过市。老章问,你这房子能拍鬼片了,有些年头吧?

  姜老头说没多久,九十年代初建造的。老章笑着没说话。逼仄的墙壁上依稀辨出“打倒四人帮”的隐痕。

  自从拆迁后,姜老头实在憋坏了。这破小区拢共住着没几户人家,都是进城打工的民工。日出昼伏的,谁也没时间和姜老头唠闲嗑。

  老章说你的拆迁款也不少,为什么买这么破的房子。姜老头说:“临时过渡一下啦。儿子把钱拿走做投资,过不了多久就接我去上海,和孙子一起住了。”

  老章习惯进屋脱外套。姜老头说别脱,这里没暖气。老章啧啧,“这么冷的天,这里连暖气都没有,你怎么熬过冬天?”

  “咬咬牙就过去了。”

  老姜问,你和那个女人过得怎么样,静雪和后妈的关系好不好,你的退休金你掌管还是她掌管?房产证写谁的名?

  老章说,我和那个女人每天动刀动枪的吵架;静雪找了大20岁男朋友,每天受家暴,怀孕了又流产;房产证都是那个女人的名,她两个儿子还打算把我们父女赶出来——总之,我们一家过得生不如死。

  姜老头捻着胡须神情愉悦。

  回到家,老章把见到姜老头的事告诉秦姐,恰巧静雪也在。女儿不满意父亲:“爸,您为什么不实话实说,气死那个老东西?”

  老章说,他都那么落魄了,我再不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和优越感,不就更痛苦了?既然知道那副德行,编点瞎话哄他高兴就算了。也算行善积德吧。

  

  大年三十,秦姐的两个儿子早早就来了。孙子孙女进门就喊“爷爷奶奶好”,赶着静雪叫“姑姑好”。一点也不生分。

  章家这里烹鱼炖鸭,张罗年夜饭。老章插不上手,把秦姐拉进卧室:“待会饺子熟了我想给老姜送点过去,他一个人孤孤零零怪可怜的。你要是反对就算了。”

  秦姐觉着自己没打眼,老章的确是个忠厚好人。不但不反对,反而催儿媳先煮一锅,让老章早去早回。

  静雪拽着老章不让出门。“爸,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姜老头嫉人有笑人无的德行,躲还躲不及,你还去招惹。”

  “怎么说也是老邻居,他就那副德行,和他一般见识有什么意思。”

  老章骑着自行车,风尘仆仆赶到姜老头的破家。姜老头开门:“大年夜的,是不是被后老伴撵出来了?”

  老章端出饺子,让他快吃。姜老头说:“刚才我和孙子通电话了,这小东西又长高了。老章啊,你就一个女儿,享受不到孙子的快乐喽。”

  “你说得没错,还是你老姜有福气。”

  正说着,老章手机响了,电话一接通,冒出俩个孩子的声音:“爷爷,奶奶让我问你快回来没有,全家人等着你吃年夜饭呢。”

  “告诉奶奶,我一会回去。”

  姜老头瞪着老章:“后老伴带来的孙子,不是你章家人,算不得亲孙子。”

  饺子立刻就不香了。

  冬去春来,马上就要去上海的姜老头,始终生活在那个破旧小区。老章时常去探望一下,送点东西。

  端午节前一天,姜老头在家里跌倒,再也没有爬起来。尸体放了一星期,直到臭味发散引起邻居注意,这才被发现。

  儿子终于来了。火化了老姜的尸体 ,变卖一些旧物,总共待了没两天。 老章这才知道,破房子竟然是租的,儿子拿走了拆迁款和所有存款,投进了股市,赔的干干净净。

  火化那天老章梦到老姜。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表情:“怎么样,我儿子终于接我来了,我就要去上海一家团圆了。”

  老姜的骨灰,被儿子随手洒在路边,被一阵风吹走了。

  那阵风很大,也许可以吹到上海吧!

  监制:飞酱

  编辑:Appie/阿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女子在火车上“蛮横霸座”,乘警久劝拒不让座!网友:结局很舒心

五彩斑斓的世界
2021-05-09 00:27:45

这一“低价香烟”正在消失?人称“小中华”,今却“一烟难买”?

娱乐赵钰说
2021-05-08 09:42:17

一代神机正式宣布系统停更:曾被称为领先业内2年的手机!

科技续航官
2021-05-09 00:21:10

这次人口专家失眠了!

米南娱乐团
2021-05-08 04:54:17

安倍怒批菅义伟对华政策!日本政坛突生变故,自民党选举遭遇惨败

船长老李
2021-05-08 16:01:15

再三放肆!美国务卿布林肯竟发声明,要求WHO立即让台湾参与WHA

海峡导报社
2021-05-08 15:39:07

杨元庆也没有想到,当年IBM把PC业务卖给联想,是在下一部大棋!

互联鱼
2021-05-08 09:54:00

大长腿被绑成这样,少妇穿搭就是大胆,一般人驾驭不了

萌醒动物
2021-05-08 15:21:33

郭威:认亲一年来,我一直过着分裂的人生!许妈的苦我终于能懂

兰姐话生活
2021-05-09 02:00:43

郑爽张恒携手洗刷娱乐圈,揭开王宝强“真面目”,陈思诚将马蓉打入深渊

八姐论八卦
2021-05-08 06:30:02

“中国货”又火了!美国人排队抢购,美国:再多送一些过来

凡间事
2021-05-09 01:56:02

家长群里的自我介绍,大型炫富现场,曹先生发言叫人无法直视

佳瑶教育
2021-05-07 16:31:27

乖乖女黄梦莹最新无修复超清原生态生图,拍摄时间:2021年5月6日

侦有料
2021-05-08 11:21:17

许敏共索赔797万,杜新枝隐瞒病史直接导致姚策患病及死亡!

爆冷
2021-05-08 22:11:43

“做完就饶了你!”14岁少女被迫当众发生关系,网友:丧心病狂!

微梦白昼
2021-05-07 16:30:22

过度参加综艺,沉迷于赚快钱,终究遭到了反噬

电影侦探社
2021-05-07 15:13:53

为什么说旅游,最好不要和熟人一起去?

美食沸点
2021-05-06 17:37:51

上海武康路网红阳台蝴蝶结被取走、阳台大门紧闭,仍有人拍照

澎湃新闻
2021-05-08 16:44:01

休闲会所里,县委书记一边唱歌喝酒,一边研究人事

法治周末报
2021-05-08 23:15:57

印度有钱不盖方舱医院:却耗资116亿出动4万工人:给莫迪修建豪宅

无定河
2021-05-08 16:08:57
2021-05-09 07:49:07
知了故事
知了故事
知了知多少
630文章数 222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8天前已有人看到豹子 但杭州园方曾否认有豹子出逃

头条要闻

8天前已有人看到豹子 但杭州园方曾否认有豹子出逃

体育要闻

1996年乔丹差点加盟尼克斯的内幕

娱乐要闻

虞书欣晒露脐装自拍 性感可爱并存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鸿蒙OS首次登陆手机,亮点槽点都在这里

汽车要闻

众筹成功 3秒破百的名爵纯电动超跑确定量产

态度原创

艺术
本地
健康
公开课
军事航空

艺术要闻

徐良高: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认识三星堆

本地新闻

“鸡娃”盛行时代,孩子能有自己的选择吗?

如何筛查甲状腺癌?

公开课

马未都:这个部位长痣的人,注定不普通

军事要闻

俄罗斯又一艘万吨级核潜艇入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