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雇流氓强奸妻子制造奸杀假象,畜生校长设计反被杀

0
分享至

   “今晚十一点半,请到我家小酌几杯,林某有要事相求。”

   朱三皮收到林志诚发给他的这条短信时,正是星期六的早上。

   他打了一通宵的麻将,正输得心头火起,一看到林志诚的短信,他当即就乐了。

   在他的手机里,不但还保留着上次强奸闻婕的视频,而且还偷录了林志诚出钱请他强奸自己老婆时的对话,必要的时候,可以借此狠狠地敲他一笔。

  

   哼,他要是敢不给钱,老子就放他的血!他在心里恶狠狠地说了一句。

   朱三皮本来不叫朱三皮,他叫朱波,自从他因为一次强奸未遂两次故意伤害罪三次入狱,泼皮之名远扬之后,人们就开始把他名字里的“波”字拆开来叫,都叫他“朱三皮”。

   朱三皮的校长父亲,跟闻婕的母亲是同学,他认识闻婕要比林志诚早得多。

   其实闻婕大学毕业后,父母亲给他张罗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朱三皮。

   朱三皮喜欢闻婕由来已久,但闻婕对朱三皮知根知底,知道他是一个不学无术且暴力倾向很严重的人,所以并未与他深入交往。尽管后来闻婕跟同校的英语教师林志诚结了婚,但朱三皮对她却一直不能忘怀。

   他之所以常常跟闻婕的丈夫林志诚一起出去喝酒,就是希望能藉此机会与自己的梦中情人走得更近一点。

   上一次,林志诚为了达成自己逼迫闻婕离婚的目的,竟然请他去强奸自己的妻子,他深感意外之余,亦觉正中下怀。

   时至今日,他还常常把那段视频拿出来“欣赏”一番呢。

   这一次林志诚约我深夜到他家里去,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事等着我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朱三皮就偷着乐,连手里的牌也忘了听。

   林志诚的家住在相对僻静的老城区,是买下一块地基后自建的一幢独门独院的两层复式洋楼。

   半夜时分,老城区里路灯昏暗,行人绝迹。

   朱三皮来到林志诚的家门口,正要去按门铃,大门忽然无声地打开了,林志诚朝他嘘了一声:“千万别按门铃,闻婕刚上楼去睡觉,要是她知道你来了,肯定跟你没完。”

   朱三皮心领神会地一笑,闪身溜进屋里。

   也许是怕引起别人的仇富心理,林志诚的家里空间虽大,但装饰并不豪华。

   林志诚把朱三皮领进靠近阳台的一间僻静小厅,厅里的小圆桌上已摆了好几样小菜,还有三瓶白酒。

   林志诚请朱三皮坐下,说:“今天我们家的佣人陈嫂请假回乡下去了,这些酒菜都是我我叫的外买,咱们兄弟将就着喝两盅。”

   朱三皮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先干了一杯,咂咂嘴巴:“嗯,52度的北京红星二锅头,好酒!”

   两人边吃边聊,不到半个小时,两瓶红星二锅头就见了底。

   朱三皮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晃着脑袋打着酒嗝问:“兄、兄弟,你约我这么晚到家里来,到、到底有什么事?”

   林志诚拧开第三瓶酒,又给他满满的倒了一杯,叹口气说:“唉,还不是为了跟我老婆离婚的事。我本以为上次请你出手之后,就能抓到她的把柄,逼她同意离婚。谁知她却说事发当时她曾极力反抗,法官一看视频就会知道那不是通奸。”

   朱三皮又干了一杯,喷着酒气问:“那、那你的意思是……”

   林志诚一边给他倒酒,一边说:“有道是一事不烦二主,既然她说上次不像通奸,那咱们不如再来一次。闻婕睡眠不好,有睡前服用安眠药的习惯,一旦她服药睡下,就是打雷也不会醒来。所以这回无论你想对她干什么,她都不会反抗。你只要用手机把这一切拍下来,证明她是在和你通奸,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朱三皮将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站起身说:“行、行,大哥你、你……放心,老弟我、我……保证完成任务。”

   他的舌头像是短了半截,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林志诚也喝得不少,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打着酒嗝说:“她、她就睡在楼上卧室里,上楼梯右手边第二、二间房……你、你去吧,我、我在楼下等、等……”话说到一半,忽然没了声音。

   朱三皮一看,原来他喝高了,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有道是酒壮色胆,朱三皮酒意上涌,色心顿起,迷迷糊糊踉踉跄跄地就往楼上爬。

   来到二楼,推开右手边第二间房子的房门,里面果然是卧室。

   卧室里亮着一盏桔红色的床头灯,床边小桌上摆着一个果盘,果盘里放着一把一尺余长的水果刀和半只削了皮却没吃完的苹果。

   朱三皮曾听林志诚说闻婕有晚上吃苹果美容的习惯,看来不假。

   他走进卧室,掏出手机,打开拍摄功能,镜头对准席梦思床,放在床边小桌上。

   柔和的灯光下,闻婕穿着粉红色的睡衣侧躺在床上,身上只随意地斜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两条大腿弯曲着露在外面,白皙丰腴,格外诱人。

   朱三皮咽了一口口水,欲火焚身,哪里还按捺得住?三几下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目放淫光,低吼一声,扑到席梦思床上。

  

   他先是在闻婕白皙俏丽的脸上亲了一口,见她确已睡熟,并无反应,胆子顿时大起来,双手自睡衣底下伸进去,在她的大腿根上重重地摸了两把。

   当他欲火难耐,正要彻底扯掉闻婕身上的睡衣时,闻婕忽然翻了一下身,碰到了他那一双魔爪似的手,顿时一惊而醒,睁开惺忪的睡眼,一见是他,不由一个激灵,猛然推开他翻身坐起:“你、你……畜生,你怎么会在我家里?你、你想干什么?”

   朱三皮没有料到她竟会这么快醒来,不由吃了一惊,但欲火焚身之下,早已失去理智,哪还顾得了许多,淫笑道:“好妹子,咱们又不是第一回了,哥哥我想干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他像只饿虎似的,又猛然向闻捷扑去。

   闻婕惊叫一声,闪避不及,竟被他扑个正着。

   朱三皮喘着粗气,努着猪八戒似的大嘴巴,就往她脸上啃去。

   闻婕躲避不开,情急之下,呸地一声,将一口口水吐到他脸上。

   朱三皮恼羞成怒,面目变得狰狞至极,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闻婕顿时翻着白眼,喘不过气来,手足并用又踢又打,拼命挣扎起来。

   朱三皮一时制服不了她,两人同时从床上翻滚下来,碰倒了床边小桌,桌上的玻璃果盘摔得粉碎。

   一块玻璃片扎进了朱三皮的脚板,他腾出一只手往脚底下一摸,却摸到了水果刀的刀柄。生性残暴的他头脑一热,不禁恶向胆边生。

   闻婕尖声惊叫,反抗得愈加厉害,两手乱抓,尖利的指甲在他脸上抓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朱三皮欲火攻心,却苦于不能得手,急怒交加,酒意上涌,只觉血冲脑门,情急中也不知道自己手底下到底做了一个什么动作,就感觉到闻婕浑身一震,忽然间停止了所有的挣扎和反抗。

   朱三皮心中暗叫不妙,下意识的放开手,闻婕就双目圆瞪,直挺挺向后倒去。

   那把一尺余长的水果刀,不知何时已齐柄插入她左边胸口。

   不好,闹出人命了!

   朱三皮只觉脑中轰然一响,一股酒意直涌上来,自己也昏昏然向前扑倒下去……

   也不知昏睡了多久,等到他醒转过来的时候,窗外已泛起微光,天都快亮了。

   他迷迷糊糊地翻了一下身,忽然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地压在闻婕身上。闻婕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刀柄正紧紧攥在自己右手里,鲜血流了一地。

   一摸闻婕的鼻息,早已没气了。

   他不由脸色大变,从地上一惊而起:难道我杀人了?

   他敲敲额头,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但是脑海中却是迷糊一片,昨晚在这间卧室里发生的事,他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他扭头看见掉在地上的手机,以为手机里能拍到什么,捡起一看,手机电池都摔掉了,什么也没拍到。

   他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到了自己染满鲜血的右手上。

   刚才醒过来的时候,他看见自己的右手正紧紧握着那把水果刀。

   难道真的是我用右手拿刀刺死了闻婕?

   他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这件事由头到尾仔细想了一遍,忽然间明白了什么,牙根一咬,穿上衣服,抽出闻婕身上的水果刀藏在衣袖里,阴沉着脸,噔噔噔地下了楼。

   “什么,你杀了闻婕?”

   还在小厅里的沙发上睡觉的林志诚听了朱三皮的话,顿时一惊而醒,急忙跑上楼,奔进卧室,看见妻子正衣衫不整地倒在血泊之中,顿时吓白了脸,“我、我只叫你强奸她,可没叫你杀她啊。你、你怎么……”

   朱三皮也急了,说:“这事可是由你而起,拔出萝卜带出泥,我要是出事了,你也跑不了。”

  

   林志诚冷静下来说:“你放心,事情搞成这样,我绝不会撒手不管的。我给你十万块钱,你先到外地避一避再说。警察问起来,我就说家里来了劫财劫色的强盗……”边说边打开卧室里的保险柜,拿出一大叠钞票塞给朱三皮。

   “兄弟,谢谢你的好意,再见了!”

   朱三皮伸出一只手来接钱,另一只手轻轻一抖,藏在衣袖里的水果刀悄然滑落掌中。

   刀光一闪,已齐柄插入林志诚胸口。

   林志诚如遭电击,浑身一震,眼睛瞪得比核桃还大:“兄弟,你、你这是干什么?”

   朱三皮脸色阴沉,冷声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我一跨出你家大门,你就会立即报警,让警察来抓我。”

   林志诚踉跄后退一步:“我、我怎么会那么做?”

   “你当然会那么做。因为这件事,由头到尾,都是你一手策划的。你就是要借我之手,让闻婕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最重要的是,昨晚杀闻婕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你,是你杀了人之后再将我打晕,嫁祸给我。现在这间卧室里到处都留下了老子的痕迹,老子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从来只有老子算计别人,没有别人算计老子的,老子今天就算是做鬼,也要先把你给收拾了。”

   林志诚满脸骇色:“你、你怎么知道……是、是我嫁祸给你?”

   朱三皮得意一笑,道:“原因很简单,老子是左撇子,绝不会用右手拿刀杀人。”

   林志诚脸色一变,低头看时,果然发现插在自己胸口的水果刀,正握在对方左手里。他喘了口粗气,积聚起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心有不甘地伸出双手往对方脖子上掐去。

   朱三皮退后一步,左手用力,猛然自他身体里拔出水果刀。

   鲜血喷涌,林志诚面容扭曲,痛苦地倒在了妻子的尸体边。

   朱三皮踢了他两脚,见他确已死绝,这才丢下血淋淋的水果刀,仓惶向外奔逃。

   刚出大门,就听见警笛呼啸,两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冲破晨雾,闪电般冲到了他面前。

  他双腿一软,绝望地瘫倒在地,心里已然明白,林志诚这个王八蛋,原来他早已打电话报警了。

  【本文节选自《诡案罪2》,作者:岳勇,群言出版社,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山东一男子接到邻居通知,称要占用车位一天,得知原因后大力支持

资讯快递小哥
2021-05-09 21:49:17

印度首富老婆3亿的手机不算什么,身上披满翡翠,住140亿豪宅才壕

记录之路
2021-05-09 09:16:35

中国这回赢得漂亮!世卫组织传来好消息,拜登彻底失算

海峡快讯
2021-05-09 16:06:29

狠劈北京学区房的巨雷已经在路上?

情感小洲
2021-05-10 01:10:37

小姐姐很出彩的紧身骑士裤,看起来格外迷人,韵味十足

音悦迷
2021-05-09 23:00:03

王振华们,你往哪里逃!

戎城法眼
2021-05-09 13:52:30

美国至今想不通:用“这招”成功拖垮多国,为何对中国不起作用?

环球新军事
2021-05-09 16:08:39

早晨的第一杯水,喝白开水好还是蜂蜜水好?医生:记住“3不喝”

医学生谈医疗
2021-05-08 22:54:05

为了升职俺献身主管,成功一次后副总又抛来橄榄枝,俺再一次沦陷

奇闻故事阁
2021-05-09 11:48:37

有钱真能为所欲为!财阀集体逼宫,文在寅关不住横行30年的三星

华商韬略
2021-05-08 15:18:07

潮科技 SpaceX:已有超过50万人为Starlink下了订单或付了定金

36氪
2021-05-10 00:14:06

杭州:把脚伸到副驾驶座上,被司机狂扇几巴掌,女子:可以讲道理

风雪谈历史
2021-05-09 15:44:50

老电工被开除,临走前每台机器摸一遍,半个小时后接到老板电话

杂事妙谈
2021-05-10 00:54:21

76万的国足归化对象,踢出了760万的身价。

懂个球
2021-05-09 16:49:23

印度迎来1个好消息:5月第一周,印度出口激增80%,突破70.4亿美元?

图表视界
2021-05-09 18:42:14

东南亚告急!全世界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中国派出抗疫医疗专家组

齐鲁新视线
2021-05-09 11:59:39

网友:吉利星瑞专坑要面子的人,不吹不黑,仅说用车问题!

社会报料
2021-05-09 09:03:29

重点曝光:多批鸡蛋检出违禁药物,长期食用危害身体,良心何在?

39健康网
2021-05-09 10:39:00

“性生活不能太少哦!”

yy电视快照
2021-05-09 23:29:39

“表哥进去2个小时了,不会出什么事吧?”千万别打扰他,等着就行!哈哈

体育课副班长
2021-05-09 08:55:46
2021-05-10 07:52:52
无鞋呆呆
无鞋呆呆
与学为伴,书香人生,一起看书
64文章数 234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金钱豹外逃附近村民:4月18日就跑了 动物园有监控

头条要闻

金钱豹外逃附近村民:4月18日就跑了 动物园有监控

体育要闻

压抑久了!杨立瑜脱衣庆祝做闭嘴手势

娱乐要闻

杨紫穿粉色古装仙气飘飘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三大运营商被逼从美国退市:影响不大但意图明显

汽车要闻

售价超千万 瑞士"小厂"推400km/h电动车

态度原创

手机
数码
健康
家居
艺术

手机要闻

小米11 Ultra再获国外好评:被评安卓手机第一

数码要闻

PS5之后索尼还有大招!芯片升级

如何筛查甲状腺癌?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艺术要闻

灵岩寺部分罗汉像保护修复项目通过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