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这届币圈炒家真难,大行情来了交易平台拔网线!比特币极端走势教训惨痛,监管部门开始重拳出击

0
分享至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冯忆情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加密货币遭遇血光之灾。4月18日比特币价格暴跌超15%,创4月以来的最大跌幅;以太坊、币安币、瑞波币、狗狗币全线重挫。

  消息面上看,本轮暴跌可能与三个因素有关:一是土耳其从4月30日开始实行加密支付禁令,预计印度与摩洛哥也将出台类似政策;二是刚刚上市不久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被高管抛售,套现近3亿美元股票;三是美国财政部将指控多家金融机构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洗钱。

  “这个只是一个表象。深层次的原因是,之前一段时间,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都涨得太多太快了,比特币一度冲上了6.4万美元,狗狗币最高是冲到了0.45美元,涨幅超过100%,非常惊人。市场到了一个需要回调、需要下跌的阶段。”霆钧区块链创始人、加密货币知名KOL霆钧4月19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霆钧认为,本轮牛市并没有结束,“后期还有很多利好还没有出,Coinbase刚刚上市,美国的比特币ETF可能也会在未来几个月获批,这些都是启动更大一轮牛市的开始,现在只是一个回调而已”。

  暴跌引发的惨剧

  在比特币价格崩盘后,包括以太坊、EOS、艾达币等在内的主流虚拟货币都在4月18日早间同一时间点出现惨烈杀跌。其中,以太坊价格一度跌至1940美元,暴跌近20%,这也给入局者带来了巨大损失。

  UAlCoin数据显示,虚拟货币合约一日内共爆仓超493亿元人民币,超7万多头惨遭血洗。与此同时,不少社群里已有跳楼视频流传,疑似某公链创始人。

  “这两个跳楼视频我昨天也在群里看到了,是真是假还得求证一下。”一位币圈投资新手小蔡(化名)4月19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应该是真的,币圈太多赌徒。2018年那波行情就出现过不少自杀事件,想想真令人心寒。”币圈资深玩家王戈(化名)4月19向时代财经表示。

  2019年6月,网传数字货币市场分析公司创始人惠轶疑似因100倍杠杆爆仓了2000个比特币(折合人民币超1亿元),因此选择了自杀,而这些比特币来自比特易投资者,并非其自有资金。

  在数字货币期货市场上,惠轶也曾以预测准确出名。在比特易的投资微信群中,他被称为“惠神”。从2017年到2019年初,不少投资者因为听了他的指点而赚钱,这为他本人及其公司产品吸引了不少粉丝。

  此外,币圈崩盘、投资巨亏也被认为是压垮科学家张首晟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3年9月,张首晟和他在斯坦福大学的应用物理学博士谷安佳联合创立了丹华资本,从此,张首晟的职业道路彻底变轨。

  然而,红火的区块链在2018年却迎来寒冬。当年10月,区块链项目破发已随处可见,机构投资者入不敷出,甚至一些区块链行业到了欠薪的地步。以历史最高价和当前价计算,基于量子链发行的项目菩提Bodhi,最大跌幅高达98.1%,15个项目的平均跌幅为92%。张首晟的精神至此崩塌,最终走向不归路。

  

  交易平台乱象丛生

  “每次特殊行情,交易平台就开始拔网线,好几次都只能眼睁睁看着爆仓。”这令小蔡相当愤怒。

  “说来挺搞笑,三大交易平台明摆着是竞争关系,但在拔网线这件事情上,步调倒是相当一致,跟串通好似的。”王戈对交易平台的此类举动已经见怪不怪了。

  从2013年以来,每次遇大行情,头部交易平台都会出现“因流量过大导致无法登陆”的情况。

  最近一次出现是在4月16日晚上九点半左右。当时狗狗币涨势十分凶猛,很多投资人准备进行短线操作获利,结果遭遇交易平台拔网线,不少投资人损失惨重,幸运的也只是不赚不赔。据悉,当晚火币将近3个小时无法登陆,okex大约1小时,币安大约5分钟。

  此前有合约交易者透露,与股票配资市场最高杠杆为10倍不同的是,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等国内头部三家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在比特币的合约杠杆上高达100倍。在10倍杠杆的前提下,行情不利时只要上涨或者下跌10%就会爆仓,以50-100倍资金杠杆追涨比特币的散户投资者,只要比特币在上涨过程稍微回调1%-2%,就更容易触发爆仓行情。

  “即使交易平台不拔网线,爆仓率也接近100%。因为你会输在自己的恐惧与贪婪里。何况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根本就不受监管,本金根本得不到保护。”王戈表示。

  据一位币圈交易平台的人士透露,交易平台各投资标的的控制,不一定需要真币进行操作。以FIL的期货币为例,虽然主网还未上线,没有实际流通的币,但是交易平台依旧可以通过发行期货币来控盘,随意控制币价的涨跌。

  同样,对于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交易平台也可以通过内部设置一些假币来进行指数的操控,“只是在提币这一环节进行严格操作,这就达到了空手套白狼的效果。”上述交易平台的人士称。

  监管重拳出击

  4月18日晚上,博鳌亚洲论坛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以及央行副行长李波均谈到了比特币。

  李波表示,比特币是加密资产,是一种投资选项,它本身不是货币,而是一种另类投资。因此,加密资产将来应该发挥的主要作用,是作为一种投资工具或者是替代性投资。

  李波表示,要确保对于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这是必须要做到的,正研究对比特币、稳定币监管规则,将来任何稳定币如果希望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须要接受严格监管,就像银行或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受到严格监管。

  周小川则表示,要区分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对于比特币这类数字资产,并非现在要下结论,但是“要提醒,要小心,在中国,金融创新的东西都要说清楚它对实体经济的好处”。

  “这几天大领导们集体出来发声,可能是为了给5月1日即将实施《条例》做些宣传推广吧。”王戈猜测。

  2021年1月2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署第737号国务院令,公布《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21年5月1日起施行。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条例》是中国有史以来对区块链、数字货币行业影响最大的行政法规。

  事实上,区块链、数字货币行业由于其超前的技术特性、特有商业属性,其合规问题一直是行业的痛点。

  而在本次《条例》中,“虚拟货币”被明确列入涉嫌非法集资的常见形式,意味着地方政府在面对虚拟货币这一新兴事物的时候有更明确的法规指导。同时,此前处于灰色地带的区块链、数字货币的业务将明确纳入监管机构的监管范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9770文章数 3792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