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丈夫是公司领导我却在底层挣扎,年会上同事无意说的话让我警觉

0
分享至

  

  1

  “周一早上好!新的一周又开始啦,各位辛苦啦!”

  眼神的余光瞥见瑶姐吃了苍蝇的表情。

  “很高兴向各位领导同事做2018年述职。都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但我只想做一只小燕雀!”

  这句话让瑶姐翻了三次白眼。站长倒是满面春风一直微笑着看着我。

  晨会结束后我在更衣室优哉游哉吃煎饼,“乓!“瑶姐推门而入,不知道的还以为瑶姐要把门卸了。

  “燕雀?!我看你就是不求上进!不知进取!你和周总同一年入职,周总从地铁站的基层员工一路高升,即将位列集团领导,你呢?入职这么多年,还是个收银员!也不知道周总怎么会看上你?”

  “我也挺好奇的,晚上回家我帮你问问他。”

  瑶姐算我半个师傅,心气儿倍儿高,碍于学历不过关,职位一直升不上去,在地铁站混了十多年也只是个普通职员,见我悟性还行,就想扶我上马。但奈何我容易满足,随遇而安。

  “你你你!”瑶姐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我的脑袋,“我帮你忙活半天升小组长,你自己不努力,到嘴的鸭子让别人抢了去!你忘了当初费多大劲才嫁进周家?你忘了婆婆对你的嫌弃?!”

  “她到现在还看不上我呢,觉得我祸祸了他的宝贝儿子。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竞争激烈,不进则退;但我觉得当一只小燕雀挺好的。”

  “今年外阜地区的总经理该轮换了,周总要是愿意去外阜,职位还可以再升。这么拼的周总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我撇撇嘴,瑶姐把值班表甩给我。

  “大年三十又是我?而且是晚班,还连着大年初一的早班?瑶姐,我已经连着三年没有在家过年了。”

  “谁让你自己不争气!把升职的机会拱手让给别人!你要是升小组长了就用不着坐窗口收银,更用不着春节值班了!”

  瑶姐瞪着铜铃一般的眼睛,我不敢顶嘴。

  “哎呀,时间到了,我得去开窗接客了。”三两下把剩下的煎饼塞进嘴里,带着自己的小款箱逃一般跑向了咏春里地铁站东南角的收费口。

  虽然自动售票机已经推行了很久,但每天还是有不会用售票机的老太太老爷爷,操着各种方言的外地人,或者是恰巧没有零钱,纸币总不被售票机识别的乘客。

  如今这个社会人人都有客户,我每天也有很多客户。虽然站长时常批评我,要提高机器售票的替代率,但我有个毛病,总喜欢助人为乐。客户们都很喜欢我,我总被评为当月微笑之星。

  值完晚班回到家,周瑾锋已经卧倒在床上了。

  我悄默默洗刷完毕爬上床,用小爪子搂着周瑾锋,“周大领导,小的今年大年三十又没法陪您回爸妈那里了。”

  “知道了。”

  周瑾锋果然有大领导的风范,一般高层领导都比较有涵养,即使内心特别不满意也得端着绷着,我就喜欢他这样隐忍不发的样子。

  放下心来转个身正准备呼呼入睡,突然想起来瑶姐的问题,“周大领导,你当初怎么就看上我了呀?你喜欢我什么呀?”

  周瑾锋一往情深地看着我,“喜欢你头脑简单。”

  头脑简单也算是个优点吧?他这是在夸我吧?嘎嘎嘎嘎嘎!

  我把脑袋在周瑾锋的胳膊上蹭了蹭,感受着婚后有个男人暖被窝的专属福利。嫁给这个男人竟然三年了呢。

  三年前,集团年会,要求每个单位都出文艺节目。我后来才发现,这就是个幌子,不过是为了让众多优秀的单身男女内部消化,搞了个大型相亲会。有才艺的姑娘小伙像骡子和马一样被拉上台遛一遛,台下的看官觉得好的就记下名号,之后私聊。

  当时的我太年轻不知这是个套儿,上台说了个单口相声,逗得全场嘎嘎直笑,得了个咏春里活宝的名号,之后就被周瑾锋盯上了。

  三天两头来我们基层调查,还要员工挨个汇报工作。我就是个小小收银员,思想境界不高,不会溜须拍马,工作汇报总也汇报不好,常被单独留下来加强思想学习。站长当时怕我拖后腿,着急得差点把我开除了。

  谁成想,周瑾锋嫌我思想境界太低,要利用非工作时间单独辅导我。这一辅导,就把我辅导到他家,我被攀了高枝。

  婚后好一段时间,站长对我十分客气,说不上点头哈腰,也绝对礼让三分。连吃饭都让我上座。

  但三年过去了,我还是咏春里地铁站东南口的收银员。大家也就觉得周瑾锋当年肯定是瞎了才会娶我,娶完了就抛诸脑后了。

  

  2

  大年初二,我被周瑾锋攥着小手,像小鸡一样被拎到婆婆家。

  婆婆也不正眼瞧我,像用鼻孔在说话,“哎呦,小璇竞聘成功了?荣升小组长了?”

  “没。”我陪着笑。

  “我还当小璇升职了,日理万机,连大年三十都回不来。”

  周瑾锋挡在前面,“妈,是我在这两天一直加班,我们没能过来。”

  婆婆瞧了一眼他,把阴阳怪气的火药勉强咽了下去。我抠了抠周瑾锋的手心表示感激。

  换了拖鞋走进客厅,一大家子的人,挨挨挤挤坐在一起。大姑姑,二姑姑,三姑姑,大婶婶,二婶婶,三婶婶,人多得我有点晕。

  婆婆坐在大家长的主位发话:“今年外阜地区的总经理要轮换,我打听过了,广州,上海,深圳这三个地方都不错,你想去哪里挑一下,我建议你去深圳,城市发展快,工作更容易出成绩。”

  婆婆是集团的前总经理,打听些消息,又或者稍微打个招呼都是很容易的。

  周瑾锋没有说话,我的手被他握在手心,有浅浅的汗,我知道他并不想去。

  “李璇的钱包里总是带着一张自己婴儿时的照片,想必是很喜欢孩子。你们也不小了,今年要个孩子,趁年轻,好生养,身体恢复快;今年生完了,明年还能要第二个。”

  这话听着不像在商量,倒像是在发号施令。

  “你该工作还是工作,让李璇回家带孩子,反正她也没什么追求。”

  我是想当个小燕雀,但这话听上去也太扎了。我正准备开口,姑姑婶婶的话扑面而来。

  “小璇你真是找了个好婆婆!我们都没这精气神帮儿媳妇规划呢!”

  “是啊,要不是你婆婆这么能张罗,小周怎么能小学就跳级,中学上少年班,20出头研究生毕业,年纪轻轻就当了集团领导?”

  “小周就是书里常说的大鹏展翅,一飞好几万里!”

  “是鸿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鸿鹄!”

  “对对对,小璇你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才嫁给小周,才遇上这样的婆婆呢!”

  七双眼睛齐刷刷看着我,七张嘴一张一合,唾沫星子都要把我淹没了。

  周瑾锋轻轻撂了一句“妈,我们自有安排”,就拉着我进了书房。

  我拿眼睛斜了斜周瑾锋,什么安排?我可没有要孩子的安排。生孩子太危险了。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着什么急呀?

  着急上学,着急工作,着急升职,着急生孩子养孩子,然后着急孩子上学?一直拼命向前跑,就好像人生的前面埋着彩蛋,也太枉费这美好人生了吧?

  晚上在婆婆家过夜,木板床年头久了,翻个身咯吱咯吱直响。我像僵尸一样直挺挺躺着不敢动,周瑾锋竟然趴在床上做俯卧撑。

  “喂!喂!你干吗呀?床咯吱咯吱,像塌了一样,声音太大了!”

  “声音大了才好。”

  “你妈都要听见了!还以为我们干啥呢!”

  “她不是想让我们三年抱俩吗?那就让她以为我们真的很努力。”

  哎呦,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讨好一般看着周瑾锋,“不愧是周大领导!思路敏捷,方法得当!周大领导,小的问一句,你年三十和初一真的也在加班?”

  周瑾锋喘着气一上一下,并不理会我,好像我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

  “我知道你是在帮我掩护。”

  周瑾锋给了我一个眼神,好像在说:算你识相。

  我赶紧接着解释:“其实我挺想回来陪你和婆婆过年的。但我们部门小静家在黑龙江,下了飞机还得倒汽车,放假本来没几天,全耽误在路上了;小霍家在贵州,如果赶上下大雪封路,两天都不一定回得去;小张虽然家在北京,但娶了个母老虎,天天像小柿子一样被拿捏,差点给站长跪下了,所以只能安排我值班了。咱们都在北京,什么时候都能来看婆婆,你说对吧?”

  周瑾锋不理我,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腰窝,“我明天在家陪你和婆婆看春晚重播好不好?我给你点个松鼠鱼的外卖好不好?”

  “为表诚意,你不能亲自下厨?”

  “我的厨艺惨不忍睹,我还是给你叫外卖吧?想吃什么吃什么,我们发奖金了,我请你。”

  嘎嘎一笑,虽然我的奖金只是周瑾锋的一个零头,但还是忍不住嘚瑟一下。

  周瑾锋做完了一百个俯卧撑,把自己重重仍在床上。外面是数九寒冬,室内却暖如初春,周瑾锋喘着气,细细的汗珠从额头沁出来,空气中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要不要真的努力一下?”周瑾锋的眼神看上去怪怪的,有一丝色眯眯。

  “嗯?”

  “也不是不能三年抱俩,只是不想再受我妈的摆布。你说呢?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鸭子?”周瑾锋边说边爬了过来。

  “鸭子?”

  “对啊,像你一样头脑简单,每天嘎嘎嘎嘎笑的可爱小鸭子。”

  3

  节后上班,我像说段子一样把婆婆家的事儿说给瑶姐,我笑婆婆,人生那么长,着急跑那么快做什么?也心疼周瑾锋,从小像骡子一样被婆婆鞭策。

  瑶姐恨铁不成钢,“你自己随遇而安也就罢了,还怪别人力争上游?周总那么勤奋上进,你这么容易满足,你们真的处得来吗?”瑶姐说得真切,眼神里冒着两分忧心忡忡,“他莫不是精神压力太大,把你娶回家摆着?”

  周瑾锋娶我回家确实有几分摆着的意思。

  他喜欢看书,历史、哲学、尖端科学,我喜欢看综艺,最好是无脑综艺;我们两个的互动,最常见的形式是我嘎嘎、嘎嘎笑得已经快抽筋了,身旁的他淡淡地瞥我一眼,然后继续看书。我总怕吵着他,推他去书房,但他总赖在我身边不走。

  他说从小被婆婆练就了在候车室、在班车上、在各种喧闹的地方,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看书学习,综艺视频的声音完全吵不到他。他对噪杂的声音有久经练习的免疫力,但是对我嘎嘎的笑声却很敏感。

  私下里他总叫我鸭子。每天都要说一百遍:“鸭子,笑一个。”

  周瑾锋虽然贵为集团领导,外表冷酷,但其实内里是个黏人的幼稚鬼。

  当初周瑾锋来基层考察谈话,用严谨而考究的眼神看着我,“你怎么就那么开心?”

  那时我以为大领导说话一般都有深意,不能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但我悟性不高,没学好办公室政治,只能嘎嘎一笑。

  周瑾锋接着问:“把你的快乐分我一半,好不好?”

  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孤独,高高在上、被一群人捧着的他——很孤独。

  作为基层小员工,我想冒着风险越级安慰大领导凡事要想开,毕竟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有一两幸事足矣。但看着他的眼神我就是开不了口。那是一种溺水者乞求援救,但是水已经没过嘴巴,没法说话了的表情。

  我从来没有问过他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能成为集团的一个传奇,才能在最短的时间最快速地升职,才能达成婆婆给他定下的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别人都说他有鸿鹄之志,我只关心他开不开心。

  晚上周瑾锋回到家,我正在厨房切菜,他换了衣服蹲在地上帮我剥蒜。

  “周大领导,外阜地区的总经理,你真的打算去吗?”

  周瑾锋剥着蒜不吱声。也许当领导当久了,有的时候即使回到家,他也忘记了脱去领导的衣服。用默不作声筑起堡垒,保护自己。

  “去外阜虽然可以晋升一级,但是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婆婆早年工作、家庭两头操劳,落下了一身的病,平时看病挂号周瑾锋也想陪着,但每一次临到头都被工作缠身;办的健身卡只有办卡当天去过,忙到连每年的员工体检都没有时间;卫生间面盆里的头发,马桶里的隐隐血迹;夜晚辗转反侧的失眠,白天强撑着精神应对大小事务;婆婆逼着他,他逼着自己一直向上,向上。

  其实我挺心疼他的。

  “不要去了。”周瑾锋蹲在地上低着头,我把手插进他的头发,“就当我拖后腿,以后婆婆怪我不知进取带坏你,不要去了。社会上中流砥柱的栋梁人才有很多,我的周大领导只有你一个。我舍不得你。”

  我轻抚着周瑾锋,感觉他像一个孩子。不是舍不得离开他,不是不愿意放他高飞,而是舍不得他耗尽元气、透支身体去争。人生的精彩不仅仅在于努力争取、力争上游的明天,还有认真过活、开心快乐的今天。

  周瑾锋用手蹭了蹭脸,“这蒜真辣眼睛。”转身丢下蒜出了厨房。

  晚上周瑾锋借故困了,睡得很早,第二天、第三天……这一周都借故工作太忙,临近夜里才回家,洗洗就睡,我们进入了一种很默契的冷战。明明没有吵架,但周瑾锋再没叫过我小鸭子。

  

  4

  又到了集团年会,众多单身男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周瑾锋坐在集团领导的前排席位,我坐在各地铁站的后排位置。

  瑶姐抓了一把瓜子嗑着,“你是周总家属,应该坐在周总旁边,但位置让一小秘占了。”

  我抠着手指,有点心虚。我怕坐在他旁边,全世界都能看出我们在冷战。

  瑶姐恨铁不成钢地瞪我一眼,“你别哪天位置真让小秘顶了。”

  周大领导身边的秘书,身材曼妙气质优雅,去年唱的一首韩语歌博得满堂彩,听说今年的孔雀舞也是要惊艳全场,都说这么出众的女人当秘书真是委屈了。

  “周总要调到深圳了吧?你别保密了,小道消息都满天飞了。到时候你也调到深圳,或者干脆别干了,累死累活又赚不了两个钱。你又不像我,有个不成器的老公,就像养了个大儿子。下个节目到咱们了,相声好好说,争取再夺个第一!”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怯。

  缓缓走上台,远远地望着周瑾锋,他的眼神瞟过我,停在秘书身上。(小说名:《燕雀与鸿鹄》,作者:三分钟小姐。来自每天读点故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56岁“抛夫出走”阿姨现状曝光,接奢侈品广告,登纽约时报:人生简直开挂

澎湃新闻
2021-05-09 19:51:00

富士康的另一面:夜晚的援交女工

穿越兵王系统
2021-05-10 00:05:04

刚刚!全网围观俄罗斯76周年胜利日阅兵,今年大阅兵大家关注什么?

军武次位面
2021-05-09 19:58:07

4名杂技学校孩子集体出走背后:学校一周吃一次肉,给人赚钱却吃不饱饭,感觉被利用

红星新闻
2021-05-09 21:45:07

50岁落魄老汉居无定所,迎娶24岁年轻漂亮娇妻,3年后被扫地出门

纸鸢谈情感
2021-05-09 21:34:19

郑爽张恒携手洗刷娱乐圈,揭开王宝强“真面目”,陈思诚将马蓉打入深渊

八姐论八卦
2021-05-08 06:30:02

一天暴跌300亿!被中国人捧起的超级网红,终于跌下神坛

犀论
2021-05-09 20:26:59

比起和男人啪啪啪,为什么女人更喜欢『自慰』?

私房物语
2021-05-09 23:35:19

已婚妈妈出轨13人,骗取40万后人间蒸发:这个渣女,手段真狠!

生活新青年
2021-05-09 18:51:31

小伙隔空急寻2年前意外同框的小情侣!竟然收到回应了

FM93浙江交通之声
2021-05-09 20:13:37

八种不祥之物千万不能放家里,你家有吗?

宝妈真实育儿
2021-05-10 00:13:03

花20亿泡妞,陈宝莲也曾为他癫狂,黄任中的“风流往事”

凉木ya
2021-05-09 10:06:50

向中国道歉第1天后,菲律宾大动作震动全球,南亚4国瞬间被惊动

前沿时刻
2021-05-09 21:10:29

要啥给啥!男子乘坐国航飞机,被女乘务长“超热情服务”,男子:我是白金卡会员

当代广播站
2021-05-09 20:11:48

按摩女给男性“打飞机”,没有提供性服务,算不算卖淫行为?

法律智囊团
2021-05-09 17:29:04

钟南山:最坏的情况或将到来

记录之路
2021-05-10 00:19:45

最新!印度确诊男子被捕,中国多人被感染,感染变异病毒后聚会

和讯网
2021-05-09 16:38:03

英国开枪法国飙狠话,英法这是打的哪一出?

新民周刊
2021-05-09 10:19:51

很多男性朋友喜欢“口嗨”是一种什么体验

民生热点
2021-05-09 20:12:39

俄罗斯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6周年阅兵,武器亮点都在这里了!

环球网资讯
2021-05-09 18:33:30
2021-05-10 06:45:07
每天读点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
好故事刷不停 超好看超感人
2257文章数 32929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央视三问杭州“豹子风波”:不该又丢又瞒

头条要闻

央视三问杭州“豹子风波”:不该又丢又瞒

体育要闻

压抑久了!杨立瑜脱衣庆祝做闭嘴手势

娱乐要闻

杨紫穿粉色古装仙气飘飘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三大运营商被逼从美国退市:影响不大但意图明显

汽车要闻

售价超千万 瑞士"小厂"推400km/h电动车

态度原创

健康
亲子
教育
家居
房产

如何筛查甲状腺癌?

亲子要闻

央视曝光“毒童装”,价格不便宜还伤娃身体,不少家长都买过

教育要闻

明年北京中小学名师全部开设线上直播室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房产要闻

楼面价13868元/㎡,海口地价再被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