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连续一周点同家店的外卖,那天店主儿子送货:嫁我家能吃一辈子

0
分享至

  我连续一周点同家店的外卖,那天店主儿子送货:嫁我家能吃一辈子


  1

  施寒樱从教授的工作所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她住的地方是大学城旁边的公寓,原本交通不错,但最近公寓楼前面的马路要维修,施工队把路给拦截了,原本只需要过个斑马线就可以回到她温暖的小屋,但现在要绕上几百米的路程,而且东拐西拐的,纵然是施寒樱这种大脑发达的人,第一次绕的时候,也是够呛。

  这次她下了公交车,正准备绕着那条施工队围出来的小道回家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男生提着一袋子的餐盒在不远处徘徊。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万恶的施工队啊,又让单纯的外卖小哥哥迷路了。

  施寒樱的性格跟她的名字差不多,就是寒,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如狼似虎,恨不得一腔热血全洒在上面,但对于别人的事,她都一直保持着不麻烦别人也不希望别人麻烦自己的原则。

  可眼前的外卖小哥实在过于迷茫,明明公寓就在眼前,却不知道怎么过去。

  这大冷天的……施寒樱思忖再三,还是在路过那个大男孩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

  “你要去那个公寓?”

  这个路段灯光昏暗,施寒樱一件黑风衣加身,除了格外白皙的皮肤,其他的简直要跟夜色融为一体,苏致林方才过于专注,现在突然看见面前出现的人,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施寒樱注意到了他的动作,眼帘一垂,“好像是我多管闲事了。”

  说完她就双手插着衣兜大步离开,苏致林愣了半拍,拎着东西跟了上去。

  “不是多管闲事,小姐姐,我实在找不到路,你能顺路把我带进去吗?”

  施寒樱没说话,只是放慢了脚步等他跟上来,施寒樱从来就不是个什么热心肠的主,帮苏致林也只是因为顺路,她戴着耳机,意思很明显:别跟我说话。

  因为施工,苏致林的小电驴骑不进来,只好把车停在外面,跟着施寒樱走路进入公寓,苏致林偷偷瞟了旁边的施寒樱几眼,都觉得这个小姐姐的气场过于强大,一身黑就不说了主要身材高挑,踩着高跟鞋都差不多跟他一样高了,越来越接近公寓,灯光也越发明亮,施寒樱的脸也越发清晰,这五官,这气质,苏致林突然想到了美国电影里面的暗夜女杀手。

  晚上施工队已经停工了,周围过于安静,苏致林莫名觉得尴尬,他原本想着说几句话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但看见施寒樱戴着耳机,似乎不太想理他的样子,就乖乖闭嘴了。

  “这里就是了,接下来你就自己找路吧。”施寒樱把苏致林领到公寓区门口才摘下耳机,说完这句话她就走了。

  苏致林冲着她的背影道了谢,拿出手机查看外卖地址。

  五栋三楼……苏致林按着这个地址爬上三楼的时候,施寒樱正在翻自己的包包找钥匙。

  她的大挎包东西太多,吃饭剩下的小票、充电器、还有需要拿回家研究的药剂,她翻了好久都没找到钥匙,听见脚步声她回头,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苏致林,两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施寒樱突然明了,她笑出声。

  “这好像是我点的外卖。”

  她是掐着回家的点订的外卖,想着回到家之后就可以吃了,没想到这么巧,在外面跟送外卖的小哥碰上了。

  她从苏致林手里接过外卖的时候还在感叹,好在今天的自己有点善良,帮了外卖小哥一把,不然她就要挨饿了。

  2

  施寒樱大学学的是化学专业,研究生就跟着教授一起搞实验,整天整天地泡在实验室里面,加上她本身厨艺堪忧,所以关于吃饭这个问题,她都是靠外卖解决。

  美团上能找到的附件的店她基本上都吃过,她同学看不下去,一直给她普及各种外卖不安全不卫生的知识,施寒樱倒是很淡定地表示。

  “吃外卖慢性中毒,不吃外卖原地去世,你觉得我应该选哪一个?”

  同学这才闭嘴。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自己的胃还得自己照顾,实在没有办法才点的外卖,那就在外卖的基础上尽量吃得有营养一些。

  她同学给她推荐了一家私房菜,听说店主是曾经的米其林三星主厨,只是后来嫁了人,就辞去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闲来无事,又重操旧业,做起了私房菜,每天限量供应。

  虽然味道是真的一级棒,但店主不想把店做大,顾客也就是那几个,施寒樱这才有口福。

  早餐她就随便买个包子,午餐则在实验室解决,到了晚餐,就要吃得有仪式感一点了。

  施寒樱连着一个星期都点那家的私房菜,而且每次送外卖的,都是同一个人。

  施寒樱一般都是让送外卖的放在门口,等过段时间再自己出去拿,很少跟外卖小哥碰面,所以她跟苏致林的电话交流就仅限于:

  “你外卖到了。”

  “放门口就可以了,谢谢。”

  ……

  但一个多星期之后的晚上,施寒樱出去拿外卖的时候,发现苏致林还蹲在门口。

  作为一个单身的独居女孩,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警惕,她退到门口,反手握着门把,蹙着眉头问道:“你怎么还在?”

  门口通道的窗开着,冷风呼呼地往里灌,苏致林的鼻尖冻得有些泛红,他靠着墙,手里拿着手机。

  “我手机没电了,可以蹭一下你家的电吗?”

  施寒樱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脚边的外卖,思忖许久,才道:“可以,但是你要等一下。”

  说着她就拎起外卖进了屋,并且嘭地一声关上门,苏致林还愣着,半分钟后,门打开了一条缝,门上还连着防盗链,施寒樱拿着插座和手机充电线从门缝里递出来。

  “呐,充吧。”

  苏致林有些哭笑不得,蹲在地上边充电边道:“小姐姐你的安全意识还是很高的啊。”

  施寒樱在实验室呆了一天,早就饿得不行,实在等不到苏致林离开,她开了外卖,原本想在桌子上吃,但想了想,门口还蹲着一个人呢,就端着碗坐到门口。

  苏致林也盘腿坐在地上,跟施寒樱隔着门板,外面灯光昏暗,施寒樱所在的屋内明亮温暖,施寒樱端着一碗汤一勺一勺地喝着,不经意间抬头,看见门外的苏致林,从门缝里透出去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

  少年眉眼干净,穿着黑色棉服,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施寒樱突然觉得自己把他关在门外似乎有些不对。

  “小朋友,你多大,成年了吗?”

  她放下碗,问道。

  苏致林转头看她,挑眉一笑:“早就成年了,要不是忌惮着刑事责任,估计小姐姐你早就不安全了。”

  施寒樱可是老油条,哪里会被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给调戏,她轻笑一声,道:“成年了就好,不然我还担心犯法呢。”

  3

  之前的导师要办一场学术交流会,邀请了历届优秀毕业生作为嘉宾出席。

  施寒樱没有念研究生之前就很受导师器重,这次也收到邀请。

  原本这种交流会,施寒樱已经参加过无数次了,早就熟能生巧,甚至连上台演讲面对别人提出的刁钻问题都面不改色,但她没想到,会在这次交流会上遇到苏致林。

  跟平时穿着棉服送外卖的形象不同,在交流会现场穿着正装的他俨然化身校园精英。

  施寒樱一个慌神,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苏致林却已经先走到她面前。

  “原来你是我们系的学姐啊。”

  施寒樱平时宅在家里都是不修边幅的样子,就算出门去实验室,也不会化妆,一来她懒,二来她一个学化学的,一想到那些化妆品里面的化学元素,心里就难免发怵。

  但这次不同,就算再怎么不喜欢也得化妆了,她的服装多是黑白灰,这次的裙子也不例外,黑色白领的A字群,再加上白皮肤大红唇加持,一下子就从女屌丝化身气场女神。

  施寒樱是知道苏致林是兼职的大学生,但是没想到他会是跟她同系的学弟。

  施寒樱大他三届,想来苏致林刚入学,施寒樱正忙着考研,后来又在外面租了公寓,这才没有半点交集。

  但该遇到的总是会遇到,苏致林现在的导师正是之前教施寒樱的那位,施寒樱上去演讲完了之后,导师就带着苏致林过来了。

  “致林,这是你们专业的学姐,你别看她是个女孩子,专业水平可完全能吊打你们男生。”导师笑道。

  苏致林想到之前几次送外卖时遇到她,她都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真的是典型的为化学献身,于是,他抿嘴一笑:“学姐为了化学可以抛弃美貌,这一点学弟是真的佩服。”

  施寒樱挑眉:“那不叫抛弃美貌,化妆打扮什么的也是要看场合的,难不成拿个外卖还要我上全妆?”

  “我很期待学姐你盛装打扮迎接我的样子。”

  两人这一来二去,导师也看出来了,这两人早就认识了。

  于是整场交流会,导师都带着现在的爱徒和曾经的爱徒,好不容易熬到交流会结束,施寒樱就告别导师想要回去。

  可刚出到门口,苏致林就追上来了。

  “学姐今天晚上又打算点外卖吗?”

  施寒樱顿住脚步想了想:“不,今天不点外卖,我要去路边摊撸串。”

  苏致林等的就是她的这句话:“我也没吃,学姐不介意带上我吧。”

  施寒樱权衡了一下利弊,觉得苏致林是铁了心要跟她一起,她就算拒绝也没用,就由着他。

  在室内有暖气,施寒樱穿着一件单裙也不觉得冷,现在一出来,寒风刺骨,她立马套上齐膝羽绒服,再裹上围巾,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

  苏致林亲眼看见了女神变屌丝的全过程,忍不住感叹一声:“看见这样的学姐,没由来地觉得亲切啊。”

  4

  在到达吃饭的地方之前,苏致林一直以为施寒樱说的要去路边撸串是开玩笑的。

  但现在,他跟施寒樱坐在大学旁边的夜市摊上,施寒樱不看菜单就点了东西,俨然一副老顾客的样子。

  苏致林尚且带着学生气,施寒樱估计是独居久了,颓废的气质加上淡漠的性格,往夜市摊一坐,就是一个老江湖的形象,特别是在她单手打开啤酒罐之后把啤酒罐递给苏致林的时候。

  “看什么呆成这个样子?”

  见苏致林一直盯着她的手看,施寒樱忍不住在他面前打了一个响指,清脆的响指声把苏致林飘忽的思绪拉回。

  苏致林闷头喝了口啤酒掩饰自己的失态,等缓过神来,又露出标志性的乖巧笑脸。

  “有人说过吗,学姐你的手特别好看。”

  施寒樱闻言,不动声色地垂下眼帘,道:“是啊,这么好看的手,不往别人脸上泼硫酸怪可惜的。”

  经过数次接触,苏致林早就摸清了施寒樱的性子,她这种就是冷淡的性格,就是典型的油盐不进,不算别人怎么撩,她都是充耳不闻或者曲解别人的意思,有钢铁直男,就有钢铁直女,施寒樱这种就是。

  都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施寒樱这枚蛋不止没有缝,她的蛋壳外面还带着刺。

  而这种女孩子,苏致林没有记错的话--“学姐你说实话,你单身多少年了?”

  苏致林话音未落,施寒樱就被啤酒给呛到了,剧烈咳嗽导致她双眼通红,扶着桌子看着他的样子莫名像只炸毛的黑猫。

  苏致林知道自己猜对了,也没有多问,憋着笑给她递餐巾纸。

  施寒樱缓了好久才缓过来,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对他道::“搞实验不需要爱情这么多年了,能让我动心的人只有一个。”

  “谁?”

  “我们研究所里面那位六十多岁的老教师,虽然早就已经鹤发鸡皮,但是他拿着试剂做实验的样子实在是太有魅力了。”

  苏致林:“……”

  夜市是适合交流的,虽然施寒樱的态度还不是很热情,但至少比之前好多了,到了后来,施寒樱喝多了,说话就有些飘忽了,开始端着学姐的架子教导苏致林。

  “你啊,好好学,别走了歪路,之前学姐那一届啊,有个男生,本来学得挺好的,但是后来为了一个女孩子,一天天五迷三道的,把自己的前途都毁了。”

  苏致林都点头答应着,手里也没闲着,偷偷把剩下的酒给藏了起来,施寒樱找不到酒,站起身要去点新的,却发现苏致林藏在脚边的酒,手上没轻没重地往苏致林的脑袋上拍了一掌。

  “干什么把酒藏起来。”

  施寒樱没有到神志不清的程度,但是酒精麻痹之下,有些行为她就控制不住了,拍了苏致林一掌之后就弯腰要去拿酒,但就是这么个时间当口,路边就停了一辆豪车,一个漂亮姑娘从里面走了出来,直奔苏致林他们所在的这一桌。

  施寒樱拿着酒抬头,那个姑娘已经站在苏致林面前,瞪着一双美目,语气里带着委屈和不满。

  “要不是你同学说我还不知道你在这里,你跟我说的是你要去送外卖,怎么现在在这里陪别人。”

  “就算不去送外卖,我也不会陪你去吃饭的。”

  不用说施寒樱已经看出来了,这姑娘的出现让苏致林很是困扰,施寒樱坐在两个人的中间,左看看右看看,明白了,这是一个富家女跟贫穷男的故事啊。

  虽然施寒樱平时挺冷淡的,但是对于做媒这种事情,她还是挺热衷的,要不是苏致林的脸色过于不情愿,施寒樱早就化身月老撮合他们了。

  苏致林拒绝了那个姑娘,可那个姑娘却没有眼力见,誓要纠缠到底,甚至还要上手拉苏致林。

  施寒樱这会看不下去了,那个姑娘抓苏致林,她就手疾眼快地抓住那个姑娘的胳膊。语气里还带着微醺之后的慵懒,只是一双眼睛扫过去,就足够有气势了。

  “哎,别动手动脚的,他。”施寒樱指了指苏致林,勾唇浅笑:“我的。”

  那个姑娘细胳膊细腿的,哪里经得起施寒樱这没轻没重地抓法,加上苏致林完全没有一点站在她这边的意思,当下就红了眼眶,愤愤甩开苏致林的手,留下一句毫无气势的“你们给我等着!”,就跑回车里,让司机开车走了。

  施寒樱看着那个姑娘走了,就又打开一罐啤酒开始喝,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她的皮肤本来就白,微醺之后脸色酡红,看起来比平时冷冰冰的样子讨喜多了。

  苏致林实在忍不住,就凑近问道:“学姐,你说我是你的什么?”

  “你啊。”施寒樱转头看向他,手里托着喝到一半的啤酒罐,笑得眉眼弯弯:“你是我的优乐美啊。”

  5

  那次从夜市回来,施寒樱还不是特别醉,苏致林送她到公寓楼下之后,她还能自己走回自己的屋子。

  但是她睡到半夜,突然渴得不行,就去翻放在冰箱里的鸡尾酒,坐在客厅里边喝酒边刷美剧,不知不觉就在客厅睡着了,第二天起来,已经感冒了。

  她强撑着打了一个电话跟教授请假之后,就躺在床上睡得七荤八素,到了傍晚才爬起来翻感冒药吃。

  她感冒了味觉失灵,也没胃口吃东西,就这样饿了两天,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听到有敲门声,她还以为是出现幻听了,但门外的敲门声一直响个不停。

  施寒樱身体虚得不行,心想该不会这个时候有小偷进门吧,她现在又饿又虚,根本没什么力气,要是这个时候真的有小偷进来,她真的就是手无缚鸡之力。

  她脑子乱糟糟的,害怕,又委屈得紧,把手盖在眼睛上就哭了起来,十分后悔自己没有从实验室里面偷一些硫酸回来,不然就可以泼进门的小偷了。

  她哭了好一会儿,外面的敲门声还是没停,隐约还能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她止住了哭声,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苏致林的。

  她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听见苏致林叫她开门,吸了吸鼻子,用被子抹干净眼泪,拖着没什么力气的身体来到门口开门。

  苏致林今天跟着导师去了施寒樱做实验项目的那个实验所帮忙,本来以为可以看见施寒樱,可她的同学却说她已经请了两天病假,这才过来看。

  施寒樱开门的时候,苏致林心里一紧,这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施寒樱迷迷糊糊睡了两天,眼睛都肿成水泡了,加上生病之后脸色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这才两天不见,她就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了?

  施寒樱开了门,就实在没什么力气了,半倚在墙上问:“你来做什么?”

  “来关爱大龄留守儿童。”苏致林一手扶着站不稳的施寒樱,另外一只手推门走了进去。

  施寒樱还处在半蒙圈的状态,就被苏致林拉到沙发上坐着,而登堂入室的某人则找了厨房进去捣鼓。

  施寒樱的冰箱里面没什么东西,苏致林挑挑拣拣,给她煮了一锅姜汤和一碗粥。

  按理说她跟苏致林不过才认识了一个多月,按她平时警惕的性格是不会轻易让陌生男人进她的屋子的,但可能是因为对于之前导师的信任,觉得导师的爱徒应该也是值得信任的,她坐在沙发上,脑子依旧迷迷糊糊。

  她的屋子安静太久,厨房也是许久没有了烟火气,今天难得从里面飘出来食物的香味,把藏在屋子角落的温情都唤醒了过来。

  “还真的是贤惠呢。”

  苏致林把粥和姜汤端到她面前时,她说了这么一句。

  苏致林小心地帮她盛姜汤,一边回道:“你真的是烧糊涂了,贤惠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施寒樱喝完姜汤,又喝了粥,体力恢复了不少,她的屋子两天没打扫,垃圾桶里面的垃圾早就已经发霉了,苏致林轻微洁癖,实在看不下去,就撸起袖子开始干活。

  施寒樱盘着腿坐在客厅的地毯上,身上裹着厚厚的毛毯,眼睛呆愣地盯着忙碌的苏致林,好半晌,说了这么一句:“你打扫得这么卖力,我总觉得你这是找了一份做保洁的兼职,不付费感觉都过意不去。”

  “我也不是什么兼职都做,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做家教之类的兼职,送外卖这份工作是被我妈所逼迫,不得已才做的。”

  他这么说施寒樱才知道,原来她一直很喜欢的那家私房菜是苏致林的妈妈做的,而苏致林作为免费劳动力,就被差遣来送外卖了。

  苏致林打扫完之后,一手拎着一袋垃圾,站在门口:“我也看出来了,你是真的喜欢我妈做的菜,要不这样吧,你嫁到我们家,就可以免费吃上一辈子了。”

  施寒樱用毯子裹住自己的脑袋,回道:“我觉得我可以去问你妈,看她缺不缺干女儿。”

  苏致林耸耸肩,没有再说什么,拎着垃圾出了门,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6

  施寒樱之前一个人早就习惯了,父母离异之后重组家庭,虽然父母对她也还好,经常会叫她过去一起住,但她总觉得自己融不进去那些过于有烟火气息的生活,平时自己住着,小伤小病熬一熬就过去了,要是这次苏致林不过来找她,她估计会躺在床上,靠着那几颗药片熬过这场感冒。

  可苏致林还是来了,还在她的厨房生了一把火,把她拉回了带有烟火气息的人间。

  可能就是这一把火,把施寒樱心里头给点燃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施寒樱开始期待,第二天他还会不会再来。

  他可能会带来滚烫的芥菜瘦肉粥,或者香味浓郁的豆浆和油条……想着想着,施寒樱的食欲就被唤醒了。

  第二天,从醒来开始,施寒樱就一直等着门外响起敲门声,可她等着等着,眼看都到了中午了,她从满怀期待到失神落寞,苏致林还是没有来。

  可她的食欲被唤醒了,就压不下去了,她只能下床出门觅食,在睡衣上裹了一件大衣,穿着拖鞋就下楼了。

  离公寓不远的地方有个包子铺,施寒樱平时的早餐都在那里解决,她的病还没有完全好,慢悠悠地往那个包子铺赶的时候,一过拐角,就看见苏致林正提着一袋子东西往她这边走来。

  她一怔,猛地顿住脚步,但转念一想,她又没做什么坏事,为什么要害怕,于是,她就这么仰头挺胸地朝他走去。

  苏致林看见她倒是挺诧异的。

  “你怎么出门了?”

  “饿了,出门觅食让自己活下去。”施寒樱敛了敛身上的羽绒服,把脸埋在衣服里不去看他。

  她知道他是来找她的,但是就是拉不下脸来说,跟他打过招呼之后就准备迈腿走开,苏致林抓住她的胳膊:“我都来了你还要去哪里?”

  施寒樱这才故作诧异:“哎呀,你是来找我的啊,我还以为你又要去送外卖呢。”

  苏致林没说话,只是抿着嘴眼睛含笑地望着她,在心里默默感叹:这个姐姐,还真的是别扭得可爱啊。

  他轻咳一声,然后认真道:“我是来找你的。”

  “为什么要来找我?”

  “因为我想照顾生病的你,而且我猜,生病的你可能也会需要我的照顾。”

  施寒樱哦了一声,转了脚步面向苏致林,却没有说话,只是望着他。

  施寒樱的脸色是带着倦容的,唇色也是带着病态的白,跟平日里不修边幅的颓废不同,也跟学术交流会是一身黑裙的学术精英范不同,现在的施寒樱似乎褪去了外壳,带着一点楚楚可怜的意味,像苏致林妈妈养的那只猫,在受伤脆弱之际总算收敛了傲气,对他露出哀求的神色。

  他之前把施寒樱形容为没有缝的鸡蛋,那么现在,施寒樱的外壳开始裂缝了,而且这个裂缝是只对他一个人的。

  这个发现,让苏致林十分欣喜。

  7

  “我的外卖点多了,吃不完怪可惜的,要不,你留下来跟我一起吃?”

  那天苏致林只是给施寒樱送了吃的和药之后,就会学校了,晚上的时候原本想再去看她一眼,但是老妈一通电话打过来,说有人点了菜,让他送一趟。

  他原本是想拒绝的,可老妈却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这个顾客经常点妈妈做的菜,而且她住得也不远,你跑一趟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妈妈把地址给他,他一看,哟,熟客啊。

  于是,他就来到了施寒樱这里了,他本来就是要来找施寒樱的,可施寒樱却不这么认为,他刚把餐盒递给施寒樱,施寒樱就在手上颠了颠餐盒的重量,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是要留他下来一起吃饭的意思?

  苏致林思忖片刻,笑了:“如果学姐这么热情的邀请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说实话,虽然她犹豫了大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点外卖把苏致林叫来,并且鼓起勇气留他下来吃饭,但是,施寒樱真的不太适应跟一个男孩子坐在家里一起吃饭。

  周围太安静了,跟在路边摊的氛围完全不同。

  明明是她的屋子,是她曾经觉得是最舒适的地方,但却因为对面坐着一个苏致林,就导致她如坐针毡。

  “你不习惯跟别人一起吃饭?”苏致林看出了她的坐立不安。

  施寒樱并不否认,只是指了指地上:“可能是因为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坐在地上吃的吧。”

  坐在地毯上盘着腿,再支上一张小桌子,边刷剧边吃饭,这对施寒樱来说是一种享受。

  苏致林没试过,他家里的老妈对餐桌礼仪的要求实在太高,不过显然,他有点向往那种不修边幅的吃饭方法。

  于是,苏致林有幸跟施寒樱尝试了一下这个吃饭的方式。

  支在面前的平板放着喜剧片,施寒樱咬着筷子笑得像个二傻子,施寒樱看电影,苏致林就看施寒樱,半掩的窗帘外,是带着雾气的玻璃窗,房子里只开了一盏暖黄色光调的台灯,平板的光线忽暗忽明地打在施寒樱的脸上,场面难得的温馨。

  “平时你的朋友怎么称呼你的?”苏致林突然问道。

  施寒樱微微转头,“小樱,或者阿樱,不过老实说,我不喜欢小樱这个称呼,每次她们叫我小樱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应该拿出魔法棒原地变身,才能满足她们的期待。”

  高冷的人说冷笑话的效果总是很显著的,苏致林轻笑出声,然后道:“那阿樱学姐,你缺个陪你吃饭的人吗?随叫随到的那种。”

  他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施寒樱当然知道,她手里拿着筷子,在微弱的光线中对上苏致林的视线。

  “我是不轻易放弃的人,同理,我也不会轻易拿起,我希望你也一样。”她顿了顿,突然发现自己作为理工女孩,词汇量不怎么够用了,她在脑子里斟酌了许久,才道:“或许,你可以再考虑考虑……”

  “我也是不轻易拿起的人,其实你会这么说,是你还没做好接纳我的准备。”苏致林突然笑着伸手摸了摸施寒樱的头:“不过我可以等,等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记得跟我说,我随叫随到。”

  苏致林走的时候,施寒樱趴在窗户上往下看,玻璃窗上蒙了水雾,施寒樱用手指在上面画出了一个爱心,透过那个水雾里的爱心,看着苏致林渐行渐远。

  8

  请了四天的病假,施寒樱终于在第五天的时候,回到了研究所。

  她彻夜未眠啊,一早上都在打哈欠,教授看见了都忍不住劝她回去再休息一天。

  施寒樱摇了摇脑袋,好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没事的,我觉得我可以熬得住。”

  施寒樱熬得住,但别人熬不住了,另外一个熬夜导致魂不守舍的学生,在混合试剂时,不小心弄错药剂,于是,实验室在滚滚浓烟中,发生了一起爆炸。

  苏致林在学校等了一整天,都没有接到施寒樱的任何消息,他实在坐不住,就跑到她所在的研究所找她,但还没到呢,就看见听见好几辆消防车鸣着笛呼啸而过。

  他心里一紧,萌生出不好的念头,果然,赶到研究所附近的时候,就看见滚滚浓烟从里面冒出来。

  研究所被拉上了警戒线,警戒线之外都是人,看热闹的,从研究所里面跑出来的,还有消防员,苏致林找了一圈,没找到施寒樱。

  恐惧冲上头,苏致林顾上那么多,满脑子都是施寒樱在里面要救他出来,他闷头跑进警戒线,却被消防员手疾眼快一把拉住。

  “里面火势那么大,你进去干嘛!”

  苏致林急了,口不择言道:“我女朋友在里面,我要去救她啊,她一个人得多害怕啊……”

  苏致林的体格虽然清瘦,但也是经常运动的,一着急就控制不住力度,消防员竟然拉不住,他挣脱消防员,眼看着就要冲进火场里面,身后就响起一个声音。

  “苏致林你给我回来!”

  这一句话,就如同一道魔咒,在一瞬间让苏致林止住了脚步,苏致林回头,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姑娘的时候,堵在心口的气终于发泄了出来。

  是他的姑娘,虽然脏是脏了点,但没错,这真的是他喜欢的那个姑娘。

  施寒樱被烟呛得有些难受,刚刚在救护车里面被护士拉着检查身体,就听见外面传来喧闹,苏致林血气方刚的一句‘我女朋友在里面’,瞬间就把施寒樱给炸出来了。

  苏致林止住了脚步,还没等施寒樱说下一句话,他就跑了过来,下一瞬,施寒樱撞进了一个怀抱中。

  他撞得太猛,导致施寒樱往后踉跄了几步,苏致林以为她要躲,抱得更紧了。

  “别躲,就让我抱一会儿。”

  那可怜兮兮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经历了火灾呢。

  可是还能怎么办呢,只能惯着呗。

  施寒樱反抱住他,在他的背上安抚似地拍了拍:“没事没事,别害怕啊。”

  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苏致林依旧紧紧抱着施寒樱,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施寒樱实在被他抱得难受,推又推不开,想了想,道:“别抱了,我们去吃饭吧。”

  苏致林一怔,这才松了手,施寒樱很是满意他的这个反应,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他方才因为着急着去找她而变得凌乱的头发。

  “走吧,你女朋友请你吃饭。”

  苏致林闻言,咧开嘴笑了:“哎,好嘞。”

  周围依旧人来人往,研究所的火刚刚被控制住,消防车的鸣笛声和人群的喧闹声在耳边嗡嗡直响,而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正在有人收获着闪闪发光的爱情。

  小剧场

  确定关系之后,苏致林往施寒樱的公寓跑得更勤快了,外卖也不送了,天天就等着老妈做好饭之后把饭送到施寒樱那里。

  这一来二去,苏妈妈就看出端倪了,之前让他送外卖都不情不愿的,现在怎么跑得那么勤快,事出反常必有妖。

  于是,因为没人送外卖导致私房菜生意中断的苏妈妈显得无聊,开始跟踪起自家儿子,一路跟到了施寒樱的公寓。

  好巧不巧的,那天施寒樱的父母难得地一起来看她,于是,三个长辈就在楼梯口遇见了,还惊讶地发现他们要找的人在同一个屋子里。

  就这样,他们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见了家长。

  于是,他们的爱情,从两个人的事,正式成为了两家人的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上海女私教“半果”健身引围观,网友:我立马去上课!

FUNFASHION
2021-05-13 12:44:21

“神奇女侠”没法调解巴以冲突,盖尔·加朵发推后被骂到关评论

环球时报国际
2021-05-13 16:45:57

汽车导航“巨头”陨落,曾占77%市场份额,如今几乎没有司机使用

学习方法论
2021-05-13 09:07:30

美国政府开始考虑制裁新疆光伏 华春莹:太阳能是清洁的,这些人的意图是黑暗的、肮脏的

环球网资讯
2021-05-13 21:17:10

莫里森否认支持台湾“一国两制”,不服软的澳大利亚,还能使啥坏

国防时报看点
2021-05-13 20:24:41

刚刚!台湾全岛大停电!台积电受损!

中国半导体论坛
2021-05-14 00:15:24

轮到德国“脱欧”了?西媒终于感觉不对劲,中国这张王牌威力太猛

生物刘老师
2021-05-13 09:35:22

休庭后,郭威带许敏夫妇见田静父母,坦言:没有岳父母就没有他!

明星八卦club
2021-05-13 23:24:41

攻击澳洲本土!中国回击莫里森介入台海,澳专家:关闭中国大使馆

百姓关注
2021-05-13 20:58:39

哥哥,我能用身体抵债吗?男子偷情上瘾遭女子扒光!网友:活该!

深度小哥哥
2021-05-13 14:30:58

赵丽颖与李冰冰合拍封面,气场被李冰冰碾压,被嘲像刚从澡堂出来

萌神木木
2021-05-13 12:30:37

你的生日尾数是多少,就是什么命

球球娱乐团体
2021-05-13 09:41:24

准备打疫苗了,选国药好还是科兴好?我们给你总结了一张表

常笑健康
2021-05-13 17:02:25

柯震东近照发福憔悴?30岁看上去像40岁,曾因吸毒被抓遭封杀?

巫小娱
2021-05-13 08:44:31

美国说话不管用?以色列拒绝停火,巴方司令被斩首,普京态度变了

环球调查局
2021-05-13 22:23:09

美国:只要干扰北斗系统,我国军队将无法作战,专家回应一针见血

豆豆娱乐屋
2021-05-13 18:53:05

你真的以为,公牛集团是靠插排,一年卖了100多亿吗?

财报翻译官
2021-05-13 15:44:29

炸锅!百万大V爆料,交易所火线下发监管函,公司紧急回应,“杀猪盘”细节大曝光

中国证券报
2021-05-14 01:03:14

轮到美求中国!布林肯认错第1天,中美会晤沸腾,杨洁篪早已说透

前沿时刻
2021-05-13 19:28:05

领导微信安排工作,回复“好的”“收到”都不对,这样回复更加分

荒野的捕猎者
2021-05-13 10:13:12
2021-05-14 07:16:52
一白聊故事
一白聊故事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2200文章数 478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早期检测是关键 结直肠癌筛查有何手段?

头条要闻

安徽合肥新增确诊 曾于大连接触入境人员并搭乘飞机

头条要闻

安徽合肥新增确诊 曾于大连接触入境人员并搭乘飞机

体育要闻

魔术师:盼篮网湖人打总决赛 收视率或能历史新高

娱乐要闻

何穗穿泳衣秀傲人身材 优雅性感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阿里第四财季营收1874亿,因罚款净亏55亿

汽车要闻

战斗感爆棚 MG6 XPOWER有纯正TCR赛车基因

态度原创

家居
房产
教育
数码
公开课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房产要闻

儋州人才住房补贴 实行网上审批办理

教育要闻

国外的留学生,仍在假装好好生活

数码要闻

中国技嘉贬低“中国制造”?请问你有什么资格?

公开课

我拍了2000个流水线生产不出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