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和32个同事,围观了丈夫的出轨,让他身败名裂

0
分享至

  01

  再见到黎君,已是六年后。

  辛蓝坐在他对面,月白欧根纱短裙,普拉达卡其风衣,麂皮小靴,一派精致无懈可击。只是她的脸上,有难以掩饰的愁云。

  黎君年轻的女护工笑盈盈地端上来一杯滇红,随即合上门离开。

  对着黎君的轮椅,辛蓝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倾诉自己对丈夫的怀疑和不满,抱怨婚姻的不快乐吗?

  唯有沉默。

  倒是黎君,轻轻地问:“辛蓝,好久不见,过得好吗?”

  02

  辛蓝很想说一句,不好。却又开不了口。

  下午在餐厅看见丈夫周晋时,辛蓝只觉鞋跟一扭,险些扑倒在餐厅孔雀蓝的地毯上。

  只是一瞬,辛蓝便定了心神。

  取了二片吐司鹅肝在自助碟里,淡然自若地转身。却正碰上有属下给一桌同事递眼色,立刻有人噤声。

  辛蓝坐在那一桌尴尬的面色间,优雅地用完餐,并在餐后的咖啡时间,照例同大家交代下一期的项目分配。

  气氛有些紧张,辛蓝却有些想笑。

  怎么看起来,对不起自己的不是周晋,而是这一桌局促的下属们。

  辛蓝终究没能笑得出来。

  离开的时候,落坐在隔壁餐厅角落里的周晋,还在和对面的年轻女孩亲密交谈,有说有笑。

  一直到坐到车里,辛蓝的视线才一下子模糊起来,有眼泪想要掉下来。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她竟然毫无察觉。

  愤怒拍打着辛蓝的心房。许多画面从脑海中划过,然后辛蓝心头闪过最坏可能:离婚。

  辛蓝擅长把事情往最坏处想。

  结婚4年,自己努力工作,晋升数次。而周晋依然原地踏步,在一家小小私营广告公司做副总,却也做得心甘情愿。

  她在事业与经济上都足够独立,两人又尚无生育,如今周晋不珍惜她,她又为何要维持这段婚姻?

  辛蓝的想法再洒脱,仍然抑不住心头涌起的阵阵悲伤。

  到底是爱过。

  北京秋日的街头,已经有凉意沁肤。辛蓝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兜转,不知不觉,就将车开到了黎君家门口。

  这条路上种满茂密栾树,秀美枝叶将天空切割成细碎洁净的蓝,曾经多少次,辛蓝悄悄将车停在这里,仰望那一扇亮灯的窗。

  微风拂过,栾叶翻飞里,都是辛蓝熟悉的气息。


  03

  当初和黎君也算是轰轰烈烈地爱过,提分手的是辛蓝。

  她察觉到黎君的沉默与倦怠,甚至还看到他和别的女孩暧昧。她不想等到自己伤心难堪,断然决定分手。而黎君并无挽留。

  在辛蓝那,他就是个负心汉。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黎君对她不耐烦,是查出脊髓炎。医生明确告知他将迎接瘫痪,他不想连累辛蓝,所以用这样的方式让她离开。

  辛蓝以一种决绝的姿势从这段关系里出走,她以为,成全的不过是自己的骄傲和富家子弟黎君的厌倦和不挽留。

  虽然内心有刀锋凌迟般的不舍,她却走得毅然,全无回头。一年后,辛蓝与周晋相亲认识,很快步入婚姻殿堂。

  多少年来,辛蓝常对闺蜜们说,成全了自己的精彩,才可能拥有别人的精彩。在周边一票女爱情动物里,辛蓝是另类。

  她最怕别人给予,一蔬一饭皆愿自己亲自赚来。

  她宁可把希翼放在事业上,努力工作,每一点成就都是踏实的,握在自己手中,谁也拿不走。

  当初与黎君分手,辛蓝前所未有的伤心时刻里,也不过是在电脑前加了三个通宵的班,极度疲劳后,漫长一觉睡醒,全面复活。

  如今坐在黎君面前,辛蓝突然无比憎恨自己。

  黎君仿若洞穿她的心,笑着安慰她:“别难过。我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身体状况,现在也习惯了轮椅。没有关系,我挺好。只是你,为什么不开心?”

  04

  为什么不开心呢?

  和周晋,不是分手那么简单。

  辛蓝回到家,已是漫夜灯光。

  周晋坐在屋里,神色如常。“怎么才回来,又加班?不是吃过例会餐就回家吗?”

  周晋说着,便进厨房端了碗黄桃西米露出来,放她面前。

  几个月前,辛蓝患上胃粘膜穿孔,医生叮嘱少食多餐,周晋每晚都有帮她准备夜宵。

  辛蓝抬头,看见周晋一脸自然,心下恼恨。

  这样虚伪,又是何必。既有外心,何不一拍两散,当机立断?免得两下为难,分身乏术。

  “你晚餐和谁一起?客户是吗?倒是没看出你在外交际这样礼貌周到。”辛蓝冷笑一声,开门见山。

  周晋惊愕,稍瞬,问:“你也在那?”

  辛蓝答:“何止。我们全部门都在,我整整32个下属都在。”

  周晋老实交代,那是他一年前招的助理。女孩初出校门,服他,粘他,从工作到生活,大小事总爱询问他的意见,十分在意他的点滴情绪。

  周晋喜欢上这种感觉,这是他在辛蓝面前得不到的。日子一长,两人渐生暧昧。

  辛蓝越发有恨,直直问:“外头有了人,为什么不提离婚?我也不是拖你后腿的人。”

  “不是你想的那样。”

  良久,周晋答:“我知道你不怕离婚。但是我怕,因为我在乎你。”

  男人怎么可以一面说着在乎,一面背叛?辛蓝意兴阑珊。她走进卧室,反手将门锁上。

  这晚周晋睡在书房。

  晚上辛蓝睡不着,辗转间,发现自己早已习惯周晋每晚伸来揽住自己的臂膀。

  起身独自坐在卧室的阳台上,月光冷冷白白,照得四下寂寥。辛蓝想起了黎君。黎君说过,喜欢一朵花会将它摘下,而爱一朵花,会为它浇水。

  爱是隐忍。爱是经营。

  她是情爱关系里出色的逃兵,一有风吹草动,便想鸣金收兵。她以为自己从来不畏惧分离,拥有离开谁都能过好的勇气。

  曾经因为擅长逃跑错失黎君,如今也要从自己的丈夫身边断然走开吗?


  05

  辛蓝心里的谜团解不开,她又去看了一次黎君。

  隔着一壶茶,清清淡淡聊天。

  辛蓝突然发觉,黎君更像是她的家人,和他在一起,她的心就像面前的那壶茶,自自然然舒展,一派清怡。

  茶是齐靖泡来的。她以前是一名护士,后来辞职做了黎君的护工。齐靖说不上漂亮,但很聪慧娴静,举手投足,落落大方。

  齐靖话不多,却泡得一手好茶。什么茶到了她手里,都能泡出比别人更丰厚的韵道来。

  “有时候真想要以前的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简简单单白头到老。”辛蓝突然发出这样的感叹,她自己都有些诧异。

  “为什么以前的婚姻要比现在更长久呢?因为以前的人,东西坏了都想着修。现在,什么东西坏了我们都常常想着换。” 黎君一派诚恳。

  辛蓝心下一惊。这竟是她从未想过的问题。

  黎君在这句话里作了检讨,替自己,也替过去的辛蓝。最重要的是当下。这世上没有人再比他希望辛蓝幸福。辛蓝明白黎君的赤诚好意。

  离开时,齐靖送辛蓝出门。

  齐靖突然说:“这几年,他一直很想念你,你来,他是高兴的。但我猜,他或许又不希望见到你,因为他知道,你来见她,一定是因为不开心。他希望你过得好。”

  辛蓝看了齐靖数秒,说,谢谢你。

  看着齐靖柔弱却有几分坚定的身影,辛蓝突然读懂了她望向黎君时眼中的那些情愫。

  是啊,她那样年轻,为什么要舍医院的工作不要,来照顾一位失去行动力的异性。除非,她爱他。

  没有付出厮守的,不算爱人。辛蓝亏欠黎君的,这个女孩愿意给。

  06

  辛蓝没有再提及离婚。只是沉默。

  以辛蓝以往的个性,这是断然不可能的事。

  犯了错的周晋颇感意外,也更为诚惶诚恐。他没有身体上的越轨,但精神上确实开了小差。

  之前辛蓝工作忙,几乎从不在家吃晚饭,周晋也就懒得做,在外简单吃了回来,晚一点给辛蓝煮碗她喜欢的糖水作夜宵。

  助理事件后,周晋每晚回家做好饭,打电话给辛蓝,如果她不回来,就自己一个人吃。周晋用这样的行动默默表示自己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每晚,周晋如常将两人换下的衣物洗净晾晒、拖地、打扫清理屋内角落更为仔细。

  两人都不喜欢外人入屋,这些事是从不请家政的。以往看周晋做这些,忙碌的辛蓝不以为然。现在在一片静默里,辛蓝开始觉得有些愧疚,自己真的有点不像女人。

  事业成功又如何,收入高出周晋数倍又如何?他要的,不过是一个妻子。娇妻稚子,绕膝而亲。

  而她对他,似乎没有过温柔的时刻。

  辛蓝无声地走过去,接过周晋手中抹布,弯下腰帮着擦拭酒柜。

  周晋赶紧制止:“你腰不好,别擦了,给我。”

  辛蓝抬头看他一眼,把手里的抹布一分为二,递他一半。

  周晋接过,老老实实走到偌大酒柜的另一端开始往中间擦。辛蓝看见周晋脸上偷偷一笑,眉目跟着不自觉舒展。

  周晋已经辞掉了女助理,这个事他没跟她提,辛蓝是从别人那听到的。

  这日,辛蓝在网上看到消息说唐山发生小级别地震。赶紧打电话给那边的父母。电话占线许久,终于接通。

  父亲接的电话,声音神清气爽:地震级别很小,一点感觉都没有。你妈倒是灵敏,感觉到了,却也镇定得很,一点惊吓都没有。

  父亲说周晋前面也有打电话来,他跟女婿闲扯淡聊了有一个小时。

  父亲埋怨,你俩给我买了新毛衫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昨天收到了。衣服倒是好看,就是被你妈抓着我拷问半天,非说是我哪个女学生给买的,好不神经。幸好刚才周晋来电话,一问才知道是你俩在网上买给我的,要不我还不得被你妈折腾死。你评评理,你说我这把老骨头,除了她这个不识货的老婆子,还有谁肯要吧?

  在父亲唠唠叨叨的抱怨里,辛蓝听到了那种趟过山涉过水的岁月甜蜜。

  年轻时父母也是爱吵架的,严重的时候也闹过离婚。现在年纪渐大,倒越来越和美。

  辛蓝不觉一笑。什么毛衫?大概是周晋私下给父亲买的吧。

  正抱着文件进辛蓝办公室的属下小孙一愣,对辛蓝说:“蓝姐,最近心情不错啊,经常看到你一个人偷笑哦。”

  有吗?辛蓝有点诧异。

  是从哪一刻开始,她心里的结打开了呢。


  07

  辛蓝将车停在街道对面,看齐靖推着黎君在楼下小区花园里散步。

  微风吹过,齐靖伸手摘去落在黎君肩头的花瓣。穿行在葱绿冬青灌木间的两个高低身影,静谧动人。

  齐靖给黎君的,是辛蓝曾经有机会,却终究没有给到他的。

  辛蓝眼睛有些湿润,她微笑着发动汽车,往家的方向开去。

  在车的后座,放着刚从超市采购的一大袋食材,辛蓝已经很久不曾为周晋做过一顿饭了。

  或许饭后,他们可以聊一聊孩子的事情。

  周晋一直很喜欢小孩,而现在,辛蓝想把自己忙碌的工作放一放。

  入暮的天色变幻出静默的暗蓝。这城市里许多的窗口,都裹挟着一些温柔的秘密,渐渐沉进如星灯光里,缄口不言。

  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

  两年后,家里多了个孩子。一家三口,岁月静好。

  (图片来源网络)

  —感谢阅读,您的打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支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建材价格猛涨!施工单位风险全担?多省市明确:应当调整价差,补签协议!

斗城表里如一
2021-05-11 20:00:45

能把《三国》拍成这样,也算是个人才,耗资近3亿,日票房不足5万

睡在电影院的男人
2021-05-11 23:51:52

雍正暴毙之前,有多位嫔妃侍寝!半夜时高喊:快给朕拿“既济丹”

朝云历史
2021-05-11 18:29:10

疫情下的印度!71具浮尸被冲上河岸,印度救护车司机被曝直接将新冠死者遗体扔进恒河

环球网资讯
2021-05-12 10:37:12

杨幂的身材有多“炸”?离开滤镜和精修,网友:这身材很真实

八姐论八卦
2021-05-11 06:42:40

《伪装者》五年了,演员现状:女主无戏可拍,三位女配却红得发紫

我们的爱豆官方
2021-05-10 17:43:45

30岁美女主持开车撞死送货员,惨烈现场照曝光,冷静表现让人意外

开开森森
2021-05-11 15:40:00

她被称为“最美肉体”,身高一米六七,体重一百二十斤,网友:人间尤物

八圈传播者
2021-05-10 10:41:36

金融圈又曝出大瓜,55页PPT曝出,已婚已育的老男人出轨女下属

攀登顶峰
2021-05-11 03:49:41

西媒头版:6000万!巴萨二号射手确定回归马竞,西蒙尼:他是最好的

体育委员刘老师
2021-05-11 19:21:05

上海东方卫视著名主持人,6人集体列入黑名单!都被吊销主持人证,一人开除

吃货领航员
2021-05-10 12:26:52

一夜变天!冠军没了,欧冠没了,连英超资格都没了!

冷眼观赛
2021-05-11 03:07:34

两省媒体前公开道歉,许敏夫妇携郭威开攻,杜新枝“偷换”成立?

笑傲旅行说
2021-05-11 16:29:38

身上突然出现小红点,别不当回事!可能是身体在“求救”

广东卫生在线
2021-05-11 09:35:29

出生人口数量四年连降,梁建章提议:生1个孩子奖励100万

中国经济周刊
2021-05-11 14:44:41

相亲遇到低端女玩家,手段不太行还想找舔狗男

佳人情感
2021-05-11 14:59:12

保时捷霸占他人车位,车主放话有本事停车顶,车位主人:成全你

游出新天地
2021-05-11 14:16:37

50岁阿姨被20岁小鲜肉倒追,看到照片后,网友:换我我也追

瘦身解说人
2021-05-12 01:53:11

教授郑永年:现在年轻人啃老是正确的,因为前人都把机会用光了

清风鉴史
2021-05-11 18:37:03

毛泽东说“我们有两支军队,一支是朱总司令的一支是鲁总司令的”,谁是“鲁总司令”?

文汇报
2021-05-11 18:51:25
2021-05-12 11:13:08
甜蜜婶子
甜蜜婶子
桃花依旧笑春风
2369文章数 431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人口数据公布 你们的疑问这儿都回答了

头条要闻

浙江唯一保存完好帝王陵被盗 所处遗址公园仍在施工中

头条要闻

成都通报学生坠亡事件未回应监控缺失等问题 央媒发声

体育要闻

曼城加冕英超冠军!曼彻斯特成蓝色海洋

娱乐要闻

好敢露!柳岩穿吊带深V裙上围傲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汽车都没搞明白,还想上天?

汽车要闻

大尺寸液晶屏+精巧挡把 中大型SUV领克09将投产

态度原创

手机
教育
健康
家居
军事航空

手机要闻

小米辟谣“MIUI 13支持机型列表”:我都快信了

教育要闻

成都49中坠亡学生遗体已在殡仪馆,殡仪馆:还没火化,直系亲属已经到了

甲状腺结节会癌变吗?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军事要闻

导弹满天飞!以色列拦截哈马斯火箭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