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女人靠嗅觉选男人抛弃未婚夫,路过小巷都能闻到精液、血液的腥气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扑火》,作者: 张天翼,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经出版社授权在网易新闻平台发布,欢迎关注,禁止随意转载。】

  原标题《陶丈夫》

  有这么一个女人,她的鼻子非常灵敏。她八个月大时,母亲抱着她到两条街之外的一幢楼里去看望女友。路过一扇门,她忽然放声大哭,伸手抓住那家防盗门上的铁枝子,怎么也不肯松开。无论母亲怎么劝说,呵哄,她都不放手。整条楼道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七嘴八舌地出主意,却也不敢硬掰小孩子的手指,怕弄伤了她。

  忽有人问,这户家主是谁?这么大动静还没出来。

  人道:是魏老婆子。老伴前年殁了,闺女嫁在外地,她一人住…… 呀,几天没见她了。

  请来警察和消防队,撬开门。魏婆子倒在厨房里,身边还有一条鲤鱼。鱼和人都死得透透的。据分析,魏婆子剖鱼的时候,鱼跳到地上,她俯身去捡,就此一头栽倒。

  人们啧啧称奇,说,刚生下来的小孩都有天眼,能观生死。

  多年后家族聚会,仍有人以此为佐餐的谈资,问她是否记得。她摇头说不记得,但她心里清楚自己靠的不是天眼,是鼻子。她隔着两道门,嗅到了尸臭。

  

  没人知道,对她来说,这世界有多么恶心,多么折磨人,多么难以忍受。

  自小,她家三口人与祖父祖母住在一起。她不愿到老人的房间去,祖父祖母和旧家具相得益彰地发出腐朽的气味,无论母亲多勤快打扫,也没法改变那股味道。她厌恶家中饲养的猫狗。狗臭得蠢钝,猫则暗暗地飘出阴险的臊气。学校组织游园时,她皱眉站得远远的,看同学们兴致勃勃地冲进鹿苑,靠近膻气冲天的麋、白唇鹿、梅花鹿,它们舔吃人手心里的萝卜丁,他们居然还咯咯笑;又经历了猩猩屋的闷臭,关押虎和狮子的笼室几乎令她昏厥,此后她就再也不去动物园。唯一能让她勉强接受,站着欣赏一小会儿的动物是金鱼,可惜鱼主人无一例外懒于清洗鱼缸。

  她永远躲不开的动物,是人。在一切臭气的源头里,人的气味最糟糕。人的肉身简直找不到一块干净地方。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不像人这样,综合多种臭味于一体。

  人的头发,只要不在二十四小时内清洗,发根就会发出油腻腻的,陈核桃仁的哈喇味。嘴巴。世上一半臭气,来自男人的嘴。他们舌头上积着黄厚的舌苔,齿缝里净是牙石牙垢,这两样已经是细菌和异味的富矿,再加上随时添加的烟臭、酒气,他们竟然还乐于、敢于在别人面前开口大笑,大声打嗝,以及把脸凑到小婴儿面前要“香个脸蛋儿”。

  指甲。手指的指甲倒寻常,只是些不洁但安分守己的尘土气。脚趾丫杈和甲缝里,则掩藏微带甜味的腥,像有半杯牛奶贮留在那里,直到彻底馊掉。

  

  腋下。腋汗是最刺鼻的一种臭味,在酸臭之外,尚含芥末的辣,窜鼻冲脑。因此她最痛恨的季节是夏天,公交车上的人们扬起手臂,满不在乎地露出湿漉漉的腋窝。

  还有胯部。据说男人们迷恋女人下体“母马一样的迷人气味”。母马大概不会错,迷人?…… 处于经期的姑娘,胯下散发出烂苹果的气味和铁锈气。但是女人们(大部分女人)小解后至少会用纸擦拭尿道口,男人们只不耐烦地抖两下(甚至根本省却这一步),就把他们排泄的工具收敛起来,滴滴余沥,都滋润了工具袋。当然更别指望他们在大解后认真清洁肛门,所以有的女人甚至会在丈夫内裤上看到粪便残渣。

  壮年男人闻上去像牛、驴、骡子,他们的臭味新鲜、旺盛而持久,由顶至踵。胖男人的气味像搁在厨房角落不新鲜的猪肉。老男人的毛孔里发出糟朽的木头气味。老女人们大半生受妇科疾病困扰,括约肌病入膏肓,难以提住小便,于是她们散发出霉味和尿臊。这些老者安静而绝望的臭,就像是对粗心儿女的无声控诉,跟随他们颤巍巍的脚步,扩散到每一处。他们一天比一天闻起来更像即将变成的尸体。

  在她心中,母亲是世上最好闻的人。母亲的齐肩短发细软清香,如同春日初生的嫩草,肌肤像百合花瓣一样雪白娇腻,圆润的肩膀有蜜桃那种天真快活的香气,两粒乳头散发神秘莫测的甜味,乳晕旁的一颗红痣,闻上去则像糖豆沙。盛夏午后,母亲锁紧前门,把巨大的铅盆搬到后院,兑满温水,抱着小小的她坐进去,洗去汗污,再往两人身上和竹席上抹些茉莉香味的花露水,相拥睡去 —这是童年最好的记忆,在这样短暂的时刻,她才感到世界是香的、美的,值得留恋。

  然而,这样花儿似的母亲,当年怎么会同意嫁给一个秽气的父亲?父亲懒于洗澡,通常是他目不转睛看电视的时候,母亲端来水盆毛巾,给他擦身。有一回家里留了亲戚过夜,她被迫在父母的卧室支起小床睡觉。那一夜啊!父亲入睡后张嘴打鼾,不一会儿屋里就充满了他口里的臭味。她不得不用枕巾掩住口鼻。

  中学时,她离开家到学校住宿。挤满青春期少男少女的教室,就像刚浇过粪肥的农田(她小时读过一部童话,英国人罗·达尔的《慈善巨人》,吃人的巨人拿寄宿学校当作自己的爆米花盒,趁夜闯进去,抓起里面的男孩女孩往嘴里塞。她的第一反应是,小孩子又脏又臭的,不要放在泰晤士河里洗洗再吃吗?);自习课上,总在她身后弯腰给她讲题的男老师,不断把带着臭味的唾液喷到她耳朵上、头发上;寝室里,不爱洗澡的舍友每天随手把脏衣服抛在她床上,某个懒女孩从不洗衣服,把一周的脏内裤、脏袜子攒在袋子里,周末带回家…… 勉强读完中学,她就不愿待在学校里了。

  朋友替她想办法:我姑姑开了一家花店,你想去帮忙吗?她摇头, 不,花店里净是死去植物的腐臭味,你知道吗?从被插入水瓶那一天,花就开始腐烂了。

  最后,她终于在一家糕饼店安顿下来。烤面包和奶油的味道,差不多能把世间的臭气抵消大半。

  

  在寻找伴侣这方面,她就没这么幸运了。这时候,她二十岁,并不算美,但继承了母亲的洁净和清香的体味(可惜世人多半“以貌取人”,没有谁懂得“以嗅取人”)。虽然所有男人在她眼中 —或者说,在她“鼻中”,都令她鄙夷和厌恶,但她坚信所有的谜面都有谜底,既然上天创造了这样的鼻子,就会有一个人能通过这只鼻子的筛选。她不能跟母亲一样受一辈子罪。

  但更无法忍受的是她的家人,在一个小城,不嫁人的姑娘足以成为家族之羞。亲戚们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地为她介绍适龄男人,暗地里,她自己也并不放弃寻找,周末她常强忍恶心,到人多的地方去,酒吧、旅店、商场、超市…… 就像在一望无际的泥淖中,拨开污泥,翻检秽物,寻找珍珠。

  一年一年过去,她仍然单身。快要变成老姑娘了。

  母亲也老了,像干花,不再有丰足沁人的香气。有一日,她伴着母亲坐在窗下,母亲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总是不甘心,是不是?

  她不回答。

  母亲徐徐道,女人嘛,哪个肯随便甘心,我懂得的。若是不甘心,你就出去走走,散散心吧……

  她拿着母亲的存款,走到外面去。

  可令她失望的是,越大的城市,气味越坏,因为那里的人更稠密,所以人们的鼻子普遍“聋”了。她甚至去了外国,那里也不是乐土。常年浸泡在水里的威尼斯,每一处都飘着水的微臭,站在叹息桥上,沉淀在河泥中的陈年腐气蒸腾上来。巴黎地下铁的走道和楼梯弥漫尿臊气,洋绅士洋妇人们的体臭,含蓄而欲盖弥彰地裹在浓郁的名牌香水味里。在纽约,她清晨走出旅馆散步,路过一条小巷,忽然闻到里面飘出精液和血液的腥气,吓得她大步跑开,不敢回头。

  

  她彻底死心了,一回到小城,便在相亲的对象中选定了一个男人。他是附近一所小学的体育老师,以前在市田径队拿过国家级的奖项。由于他的本职工作就是运动,所以肉体的气味尚算清新。他向她承诺,每天回家前会在学校浴室把自己洗干净,洗两遍。

  结婚前半个月,她跟他到婚纱摄影店去拍照。两人各挑了一件礼服,各自更衣。几个女店员帮助她换上那件婚纱时,她立刻嗅到上一个新娘在穿这件衣服时,已经怀孕好几个月。羊水的腥味,以及孕妇微微水肿的四肢中滞重的血液气息,仍留在布料的经纬中。

  她暗暗冷笑,这世上瞒得过眼睛的,瞒不过鼻子。

  从更衣室出来,再并肩站到摄影师面前时,她愣住了。

  在她鼻端出现的,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男人气味。

  这种味道没有一丝一毫可供挑剔的成分。它既纯粹又复杂。它豪爽、细腻、甜美、清冽、醇厚,她眼前好像出现了种植在海边的一个大花园,花园里有郁金香、风信子、红玫瑰、白茉莉,海滩上有人劈开一只椰子,乳汁似的椰汁飞溅开去,刚好一阵带着咸味的海风吹来,像撷取花朵的手一样拂过,捧起椰汁和花的香味又向前飘去,飘进花园旁边的一间木屋里,木屋主人正把他收集的多种好酒陈摆出来,全部打开,打算各喝一口,品评高下。于是在这一刻,各种香气混合在一起,像一次气味精灵的聚会,它们有的彼此熟识,有的初次会面,不过都嬉笑着拉起手来,抱成一团。

  这种气味进入她的鼻子,就仿佛磁铁找到铁,辛德瑞拉的脚滑进水晶鞋,彻底地合衬,舒适,妥帖,天经地义。

  

  即使在梦里,她都没能想出自己最想要的味道是什么,但她一嗅就晓得,是它了。为了确认,她假装对未婚夫的样子很满意,柔顺地把额头抵在他膊头,趁势深深地吸一口气。

  那气味不属于她的未婚夫,而是残留在那件礼服上。她要的是上一个穿这件礼服的人。

  她在心里说:我总算找到你了。

  现在,这个人还不算真正存在,他对她来说只是残存在一件礼服中的微小的气味粒子。她立刻就下定决心,抛弃自己的未婚夫,去找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从意甲名宿们的角度,谈谈德罗西与托蒂先后谢绝穆里尼奥的原因

任意球后
2021-05-13 20:12:21

吴京在汶川地震的光辉事迹曝光:认了2个干儿子,谢楠当时都惊了

娱评人吴清功
2021-05-13 13:49:50

深绿台企?技嘉20年口碑毁于一旦,最终结局或退出大陆

辰哥娱乐
2021-05-13 10:33:48

中年偶像剧的春天来了!刘奕君刘心悠CP感十足,这颜值真好嗑!

影视怪蜀黍
2021-05-13 19:29:47

突发!地面部队进攻!

环球网资讯
2021-05-14 09:06:05

高诗岩太狠了!连夜官宣未来去向,还挖角赵继伟联手新东家

体坛赛事风云录
2021-05-14 03:34:50

上海养老金调整办法公布!40年工龄也不能多涨,亏大了吗?

财富管理专员
2021-05-14 07:54:36

其实中国人都有个特殊的天赋,只是你还不知道

龙牙的一座山
2021-05-13 15:19:11

工作群里的那些高能社死瞬间

脉脉
2021-05-13 14:28:19

男篮集训名单确定,于德豪压哨入选,张镇麟领衔,杜锋左右为难

体坛赛事风云录
2021-05-13 20:38:26

组建第三党?美国共和党爆发内乱,100多名要员联手驱逐特朗普

兵少虎
2021-05-13 16:40:57

真有外星人?美国公开绝密资料,内容让人惊讶

八圈传播者
2021-05-14 01:41:30

中国网友的真实收入,可能突破你的想象!

放放陪你闯职场
2021-05-13 22:56:34

帮人查快递包裹,这家公司凭什么能融资 4.3 亿元?

极客公园
2021-05-13 21:40:56

太强了!哈兰德单挑扛翻于帕梅卡诺之后兜射死角破门

直播吧
2021-05-14 03:36:07

84岁老人的忠告:人老了,要想不被人嫌弃,就要留住“四个人”

艺艺的手工
2021-05-13 09:14:55

澳大利亚农民清理谷仓设备 将成群老鼠从天上撒下

环球网资讯
2021-05-13 16:40:16

结婚6年,我才得知老婆是个同性恋......

Buy遍全球1004
2021-05-13 09:47:45

20岁大学生“419”成瘾一周7次,确诊前列腺炎后,如今怎么样了?

健康生活导师
2021-05-14 01:34:48

买奶茶的男孩,店内泼了陌生女孩一身奶茶并录像,看她不爽?

不走不入心
2021-05-13 21:35:22
2021-05-14 10:28:52
感情更重要
感情更重要
生而为人,精神远比物质更重要
92文章数 1264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早期检测是关键 结直肠癌筛查有何手段?

头条要闻

以猛烈报复!已109人死亡 哈马斯高级指挥官被一锅端

头条要闻

邻居放烟花点燃楼房 消防车被阻绕道 屋内老夫妇死亡

体育要闻

火箭星二代上位 2亿身价中锋遭他血帽

娱乐要闻

好心动!杨超越穿水手服甜美可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阿里用户仅比拼多多多一点点 但花钱差几倍

汽车要闻

高性价比V12豪华车 迈巴赫S680正式发布

态度原创

亲子
时尚
游戏
数码
旅游

亲子要闻

孩子这6个小动作,竟是高智商的表现

某内衣品牌逐渐重口味?竟然选了她

PlayStation中国发布国行倒计时海报

数码要闻

中国技嘉贬低“中国制造”?请问你有什么资格?

旅游要闻

自驾秘境湘西,这些美景你可能从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