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桂北全州县历史上有记载的大洪水

0
分享至

  据史料记载,自宋建隆二年(961年) 至1990年的1030年间的不完全统计,境内发生较大的洪灾有40次, 约每25年1次,其中解放后41年中,共出现11次,约每3.7年1次。洪涝水灾出现时间约在4~8月份,其中5月份占全年的50%,6月份次之,占全年的20%。主要发生在湘江、灌江、万乡河、建江等江河流域,而又以建江为最。建江两岸的蕉江、安和、凤凰等乡低洼地带受害尤深。

  

  历年全县洪灾情况如下:

  宋建隆二年(961),全州大雨水。(这是有史记载最早的一次洪水)

  宋乾德三年(965)二月,全州大雨水。

  元延祜二年(1315)七月,全州江河水上涨,伤害庄稼。

  明嘉靖元年(1522)五月,四都山崩,大水冲坏水田数百顷。

  明嘉靖十六年(1537)夏四月大雨水,城墙冲毁过半,田稼大伤。

  明嘉靖十七年(1538),大水。

  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四月,暴雨。

  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六月大雨水,四都山裂,水涌三道,洪水冲坏升乡民屋,土田成河,计400余亩。

  

  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五月二十六日大水,城内水深5尺,逾时方退。

  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五月十一日大水,城内水深7尺,六日方退。

  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四月十九日大水,城内水深4尺,即日退。

  清乾隆十四年(1749)夏,建乡大洪水漂没数村。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五月初九日大雨水。

  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五月十九日大水,城内水深丈余,一日一夜方退。

  清咸丰十年(1860),长万区桑村大雨,洪水冲坏庄稼。

  

  清同治二年(1863)升平区四都洞大水,庙市(今庙头镇庙头街)水深五、六尺;建宜区宜乡大山崩,冲坏古留洞田禾百余顷。

  清同治七年(1868),全州大水,南门城崩塌十余丈。

  清光绪十一年(1885)四月底五月初,连日大雨水,城内水深数尺丈余不等;小南门外,下河街铺屋及统税局均被水淹;建宜区白塘村水浸庄稼。

  清光绪十四年(1888)夏,长万区百福村洪水冲毁田禾。秋,颗粒无收。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六月十八日夜,万全乡大水。锅头源小源水势尤猛,江梅村适当其冲,田庐、人畜、树木、禾稼被漂没无数。十九日,升平区文桥水口村,洪水进入村内,田禾多被冲坏。

  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六月十八日酉刻,雷电交加,大雨淋漓,长万区兰谷村西北角猴子山一部崩塌,水涨丈余,冲坏水田五十余亩,漂没九人,拱桥被毁。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夏,升平区双桥村大雨,水浸田庐。

  清光绪三十一、三十二年(1905、1906年),恩德区连年大水,漂没水田五百余亩。

  民国2年(1913)3月19日,大水。县城(水文(二)站)洪峰流量达6820立方米每秒。建江洪水暴发,四所袁家防洪堤溃决,江河改道,冲走房屋6座,死3人,毁田202亩。

  民国11年,建宜区宜礼乡大雨水,冲坏庄稼。

  民国19年6月,外建(乡)大水,伤害庄稼。

  民国21年3月,建宜区白塘村、恩德区永强乡大水。

  民国22年3月、4月,升平、恩德、建宜、长万、西延各区,均遭大水,冲坏水田无数,桥梁屋宇漂没者亦不可数计。

  民国24年8月1日,长万乡炎井大水,漂没田庐人畜。

  1952年5月,自22日开始降雨,至6月5日共降雨343.5毫米,加之湘江上游兴安一带也突降暴雨, 以致境内出现少见的洪灾。越城岭一带大山崩塌数百处,谷口堵塞、洪水涌集。6日凌晨, 湘江洪峰达5100立方米每秒,最高洪水位156.6米,这次水灾全县有150个村1.7万人受灾,共冲坏水田2.53万亩,旱地0.51万亩,倒塌房屋798间,冲走耕牛18头,堰坝941座,塘80个, 水沟138条,堤防33处,筒车276架,影响9.8万亩水田无水灌溉,死于洪水12人,伤42人,水灾给正值土改复查的全县人民带来了严重的困难。水灾发生伊始, 县委、政府立即决定以救灾为中心,抽调县、区干部151人,组成救灾工作组,分赴灾区。同时动员组织非灾区农民自带工具、粮食,前往灾区 (二、五、六区为重灾区)支援、协助抢修水利和农田、屋舍,县政府还发放赈粮12.5万公斤,解决灾民生活。经过25天突击抢救, 共出动民工13.72万人,恢复水田2.18万亩,旱地0.25万亩,其中三分之二的田重新栽插禾苗, 五分之一的田播种杂粮;修复水利0.14万处,保证9.6万亩受灾田的灌溉;还恢复房屋40座,灾民生活得到妥善安排,生产得以恢复。

  1960年5月12日,降雨182毫米,13日洪水成灾,湘江洪峰达4870立方米每秒,全县受灾0.38万户, 淹死8人, 倒屋214座, 冲走耕牛12头,猪188头,木材0.26万立方米,淹禾苗14.29万亩,其中毁坏1.99万亩,旱地受损1.35万亩。

  1970年5月1日,境内部分地区暴雨成灾,受灾的有城关、永岁、枧塘、庙头、龙水、才湾、 绍水等公社。共冲坏水田2.24万亩,死1人,倒屋13座。灌江东干渠冲坏10处,以永岁公社受灾最严重,冲坏禾田1.15万亩,占受灾总田亩的50%。全县因水灾减产116万公斤。

  

  1974年7月18湘江洪水成灾。这次洪灾由于湘江上游暴雨,1713兴安仙人掌水文站日雨量138.1毫米, 县内咸水雨量站自7月15日至17日三日连续降雨360.6毫米,全州镇部分街道淹水,全县倒屋47座,死2人,伤11人,冲走耕牛8头,猪41头,淹没稻田9.33万亩,其中冲坏1.3万亩, 损失稻谷259.95万公斤,冲坏旱地0.19万亩,冲坏桥梁11座,浸淹仓库47座。当年因灾减产粮食240万公斤。

  1975年5月, 上、中旬连续降雨,共降水409.4毫米,5月14各地出现不同程度的水灾。湘江洪峰流量3170立方米每秒, 全县倒屋393座,压死5人,淹田4.64万亩,其中冲坏0.7万亩, 冲坏旱地0.74万亩。当年因灾减产粮食307万公斤,灾情严重的有文桥公社,淹田1.01万亩,冲坏田0.35万亩。

  

  1976年5月和7月连续出现两次约50年一遇的洪水,损失惨重。5月中旬,县内连降暴雨。14~15日两日降雨271.3毫米(石枧水库水文站),龙水一带14日一天降雨为168毫米。山洪暴发、河水暴涨,15日湘江洪峰流量达6890立方米每秒,洪水水位上升到152.52米[县水文(二)站],县城洪水位高达157.21米(东门),为境内建国后最大的洪水。县城三条街大部分被淹,十字街水深0.6米,全县有15个公社163个大队1429个生产队受灾,其中特别严重的191个生产队,水田损失在50%以上。这次洪水,倒塌房屋136座,死9人,伤11人,冲垮大小水利工程558处,早稻受损7.02万亩,旱地作物冲坏1.26万亩,损失种谷12.5万公斤。机关、厂矿和农户物资损失38.15万元。在水灾面前,各级党政领导,深入灾区,组织干部1437人,师生2.11万人,非灾区农民0.39万人与灾区人民投入救灾。苦干10多昼夜, 抢救了禾苗5.93万亩,其中挑土整田重插的有0.62万亩,并修复水利工程108处,只有部分早稻受损。7月上旬, 正值早稻抽穗扬花之际,境内又遭受连日暴雨,石枧站7月5日至11日共降雨483.6毫米,全县平均降雨在400毫米左右,以致山洪暴发。7月9日,湘江洪峰5950立方米每秒,虽然流量少于5月份,但由于湘江下游洪水壅塞,水位反而比5月还高出0.08米 (县城东门157.29米),县城3街再次被洪水浸淹,灾情比5月更为严重。据统计,1878个生产队受灾,共淹田9.88万亩, 占早稻总面积的21%, 其中有4.38万亩伤苗或失收,晚稻秧苗种谷损失12.5万公斤, 洪水冲倒房屋200座,桥梁51座,水利工程524处,死于水灾14人,伤6人,冲走木材286立方米, 冲走生活用品折人民币37万元。面临连续出现的涝灾,县委、政府领导亲临灾区全力以赴,组织生产自救。安和公社蕉江大队是重灾区,水田被冲坏一半以上,在县、社领导带领下,重整家园,及时播种重插,基本夺回了损失;凤凰公社有8个大队受灾,淹田1.07万亩, 公社党委集中全力,恢复抢救禾苗0.64万亩,补播种谷1.1万公斤,为晚稻生产准备条件,把水灾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全县在抗灾工作中,共动员干部、师生、农民群众6万多人,投入抗灾抢修,奋战10多天,恢复禾苗5万多亩。整田重插0.37万亩,补播种谷16万余公斤,发放水利款2.5万元,修复水利工程146处,以保证灌溉,同时对晚稻加强管理、增施肥料。当年因灾仅减产623.5万公斤。

  

  1978年5月15日, 境内及湘江上游连降大雨,17日,湘江县城段洪峰流量达5780立方米每秒, 最高洪水位156.6米,河水外溢成灾。椐凤凰、石塘、才湾、枧塘四个公社统计,淹没水田3.79万亩,其中冲坏1.16万亩,冲坏旱地0.23万亩,倒塌房屋19间,死1人。

  

  1979年5月12,境内部分地区暴雨成灾,降雨量114.3毫米,据统计,全县共淹水田5.85万亩, 其中冲坏0.867,冲坏旱地作物0.18万亩,倒塌房屋37座,死于水灾4人,伤1人,冲坏水利工程133处,桥梁17座。

  1981年7月21日晚, 白宝、城关、永岁、枧塘等地突降暴雨,在10小时内,白宝一带降雨量232毫米,城关降雨193毫米,22日凌晨,山洪暴发,分水岭三级小(二)型水库,因洪水冲垮库坝, 水势汹涌,以致灌江总干渠冲垮120米,出现大灾。共淹田2.61万亩,冲垮水利工程22处,倒塌房屋39座,死7人,伤1人,冲走猪16头,农具1683件。

  

  1982年5月10日, 安和、石塘、两河、朝南、枧塘、城郊等地连日降雨,至15日共降雨220.3毫米, 以致山洪暴发,湘江洪峰流量达3660立方米每秒。全县淹田6.23万亩,旱地为0.22万亩,成灾2.47万亩,倒屋42座,冲垮水利工程314处。

  1983年5月4日至5日, 境内连降暴雨,龙水一带仅5日一天降雨252毫米,洪水暴涨,湘江洪峰为3690立方米每秒,全县共淹田10.15万亩,成灾1.53万亩,冲垮水利设施307处,倒塌房屋44座,死于水灾9人,伤2人。以龙水公社灾情最为严重。

  

  1985年5月27日,境内发生特大洪水。5月27日零时起, 境内的湘江、灌江、建江上游连降暴雨,磨盘水库一带27日一天降雨394毫米,海洋山的全灌交界处的大源村,降雨在600毫米左右,以致境内各条河流洪水陡涨,建江上游磨盘水库27日8时半,进库流量达1838立方米每秒,出库从3.8立方米每秒逐渐加大到679立方米每秒。加之下游山洪汇集,江水四溢,四所村堤防从袁家溃决,江河改道,直泻沙田村,建江沿岸成为一片汪洋,给蕉江、安和、凤凰人民带来了惨重灾难。湘江、灌江也同时洪水猛涨,县城(东门)水位由26日20时的150.44米到27日24时增加到157.69米,28小时增高7.25米,比1976年7月9日之洪水还高出0.4米。洪峰流量达6760立方米每秒。县城3条街全部被水淹。十字街水深1.1米,半边街深达3.1米,为数十年罕见的大水灾。据统计,全县受灾416村,3.78万户,15.76万人;倒塌房屋0.17万座,水淹后成为危房的0.47万座;死于水灾27人(其中蕉江乡桐木江曾广新一家七口无一幸免),伤11人;冲走猪0.08万头、牛0.11万头;冲走木材0.52万立方米;冲去粮食187.5万公斤;淹没、冲坏水田14万亩,其中当年不能恢复的3.45万亩。早稻损失2884.5万公斤。冲坏旱地2.1万亩。全县因洪水损失总共5062万元,灾情之广,损失之重,空前罕见。水灾发生后,地委副书记秦洪亲临前线,组织抢救。驻桂部队0.21万多名指战员到重灾区支援。县委常委分工带领1037名干部赴灾区抢救。经过1个多月奋战,对1.72万户灾民,发放赈粮181万公斤,救济款10.24万元,各类生活用品3.7万多件。给1450户安置了房屋,分发捐款2.71万元,捐粮5.5万公斤,安定了灾民生活。在恢复生产中,坚持生产自救的方针,修复水利工程827处,恢复农田3.51万亩,旱地0.82万亩, 抢救禾苗7万亩,改种0.8万亩,补插2.23万亩。抢修公路145公里,用于水利的投资155.48万元,安排灾民生活款34万元。共投工30万个。

  

  1991年后,全州县境也发生了许多大洪灾。1991-2005年,全州县境发生6次较大的洪涝灾害,有4次在1994年。其中1994年5月20日-23日,6月12日-17日,6月24日-27日,8月17日-20日。全州县遭受4次大暴雨袭击,全县农作物受灾面积2.46万公顷,成灾面积0.75万亩,绝收面积0.21万公顷,毁坏耕地面积0.33万公顷;群众受灾15.856万户,受灾人口63.66万,死亡12人,倒塌房屋922间,14008平方米,损坏和冲毁水利设施497处,冲毁小型堰坝72座,山塘土坝决口9座,损坏防洪堤33.2千米;损坏公路117条829.3千米,桥梁5座。计总经济损失1.58亿元。

  2002年6月18日,全州境内突降暴雨,当时的19个乡镇2586个自然村受灾,受灾人口41.4万,倒塌房屋19630间,造成危房312间,冲走粮食16910吨,农作物受损面积5.61公顷,失收1.05公顷,果树受灾2886.67公顷,淹没鱼塘1722.8公顷,损失牲畜4.2万头,家禽46.53万羽,冲坏水利设施646处,冲坏公路路基423.3千米,直接经济损失7.3亿元。

  

  2004年7月17日一20日,全县境内连降暴雨,降雨量135毫米,局部地区140毫米,山洪暴发,小江流域改道。全县损坏水利设施近200处,损坏公路长110千米,倒塌民房1920间,死亡大牲畜810头只,农作物受灾面积2.95万公顷,其中成灾面积1.95万公顷,农作物绝收面积1080公顷,毁坏耕地面积190公顷,受灾人口38万,遭雷击致死4人,伤12人,被困村庄4个,被困410人,饮水困难12万人,因灾伤病860人,造成经济损失1.99亿元。

  2011年全县共遭受2次强降雨。“5·9”洪水湘江洪峰水位达150.34米,超警戒水位1.24米,这次洪水让全县5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水利设施损失惨重,共发生渠堤跨塌、空洞、塌方、冲坏107处,累计受灾人口8.09万人(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0.81亿元。

  

  2015年,全州县湘江河7次超警戒水位,其中5月4次、6月2次、11月1次。11月12日22时43分,洪峰水位151.93米,超警戒水位2.93米,洪峰流量3680秒立方米,为全州水文站建站以来历史同期最高水位,也是2009年以来的最高洪峰水位。2015年讯期,县内有全州镇、黄沙河镇、庙头镇、大西江镇、龙水镇等17个乡(镇)受灾,受灾人口7.56万人,倒塌房屋83间;农作物受灾面积3907公顷,成灾面积1115公顷,绝收面积309公顷,减产粮食4656吨,经济作物损失1745.15万元;死亡大牲畜1712头,水产养殖损失112吨;公路中断26条次,供电中断13条次,通讯中断10条次;损坏堤防64处6.58千米,损坏护岸16处,损坏水闸5座、机电井11眼、机电泵站14座。灾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75万元,其中农业直接经济损失2795万元,工业交通业直接经济损失357万元,水利工程直接水毁经济损失1213万元。

  2017 年6 月 30 日至 7 月 1 日 24 小时内,全县普降暴雨、局 部特大暴雨,面雨量平均 147.2 毫米,暴雨中心位 于全州、才湾、龙水、大西江、永岁、文桥等乡镇,24 小时降雨量超 300 毫米的站点有 7 个,最大为龙 水镇全佳田村和才湾镇新村,雨量 332 毫米。2017 年 6 月 25 日至 7 月 1 日,受持续强降 雨和短时特大暴雨的影响,造成全县境内各中小 河流水位暴涨,万乡河、山川河、长乡河、宜湘河 等河流水位 12 小时内涨幅平均 3 米,其中万乡河 龙水站水位 7 月 1 日 5 时 35 分到 15 时 45 分从 163.91 米快速上涨到 167.94 米,10 个小时涨 4.03 米,超警戒水位 2.44 米,为建站以来最大洪水,全 州水文站最高水位 153.3 米,超警戒水位 2.8 米, 洪峰流量每秒 5290 立方米。这次强降雨造成全县 18 个乡镇全部受 灾,其中全州镇、龙水、才湾、文桥、黄沙河、永岁、 庙头、绍水、大西江等 9 个乡镇受灾严重。县城老 城区 60% 区域进水,全县受灾人口 55 万余人,倒 塌房屋 1027 间;农作物受灾面积 16.76 千公顷, 成灾面积 1.9 万公顷,绝收面积 0.28 万公顷,粮食 减产 3.3 万吨,经济作物损失 50090 万元,死亡大 牲畜 2686 头,水产养殖损失 121.14 万吨;铁路中 断 7 条次,公路中断 155 条次,供电中断 53 条次;损坏堤防 413 处 84.18 千米,损坏护岸 288 处,冲 毁塘坝 6 座,损坏灌溉设施 873 处,损坏机电泵站 7 座,损坏电站 5 座。因灾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 38.46 亿元,其中水利工程直接水毁经济损失 4.91 亿元。

  注:1991年后为新的计量单位。

  

  蒋廷松(综合地方史志年鉴资料整理)

  得知岸英牺牲后, 蒋介石对儿子说了什么? 他的一个问题让人深思

  农民在舜帝葬地全州九疑山西面刨出远古文明刨出了远古文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探秘桂北
探秘桂北
让中华历史古为今用!
1367文章数 48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数博2021全球传播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