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和老公,有一段罪恶的发家史

0
分享至

  林娟从未想到过自己这辈子会离婚。

  结婚二十八年,三个孩子,今年五十岁的她却不得不离婚。


  丈夫周凯对她说:

  “离婚吧。下周银行会来收房子,你和孩子先去租套房子安顿下来,公司的债务以及其他私人借款由我来承担。

  你们就当我死了,别管我,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如果我重新站起来,一定会回来找你们的。”

  林娟看着丈夫,五十二岁的她,在同龄人中一直是最显年轻的。

  此刻的他,坐在沙发上,塌着肩,面目憔悴,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岁。

  上一次,签字卖掉渝中区那套房子时,他说:

  “老婆,这是最后一次。把这笔债务还了,我好好找找关系,我自己去跑业务,就象我们创业时那样,我们一定会把日子过好起来的。对不起,老婆,又让你吃苦了。”

  周凯的嘴向来是甜的,最会说动听的话,最会哄林娟开心。

  二十五年前,他们的大女儿两岁时,一穷二白的周凯在一家家电销售公司做押车员。

  年轻不甘心平庸的周凯,脑子活,胆子大。

  在一次押运货物的途中,他伙同驾驶员,假装押运车被抢。将一车当时市场颇为紧俏的家电,偷偷藏匿起来,并制造好现场给公司汇报。

  公司连夜派人及警察赶到,看到头破血流的周凯和驾驶员老张,也只得先暂停周凯和老张的工作。

  脑袋上缠着纱布的周凯回到家,悄悄告诉林娟真相。

  林娟既惊又怕,连连问道:

  “东西藏好了吗?会不会被警察查出来啊。”

  “不会的,那段路乌漆麻黑,前后几里都没个人烟,哪里查去。再说,公司里两个老板之间有矛盾,本就管理混乱,大可以趁水摸鱼。只是这两个月我没有工资,要辛苦你啦。撑过这段时间,我们立马就有钱了。”

  “没关系,老公,我不是早说了,嫁给你,你做强盗,我就做强盗婆。”

  Police 查了大半年,查来查去没个结果,案子不了了之。

  那个时代,没有监控,没有摄像头,道路交通管理也是混乱,这种事多了去。

  公司扣了他俩几个月工资,辞退了周凯和老张。

  一车家电销赃之后,分到的赃款成了周凯林娟原始创业资金。他们用这笔钱办了个汽车配件门市,夫妻俩一个跑业务,一个管着财务。

  或许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又或许周凯聪明算计善于经营。

  前后不过六七年,生意越做越大,两口子买车买房,成立了公司,手下也有了好几十个员工。

  而原来周凯打工的公司,损失了这车货,本来就有嫌隙的两个合伙人互相埋怨,更是闹得不可开交。

  公司每况日下,不到一年便破产倒闭了。

  大女儿八岁时,林娟生下小女儿。

  彼时周凯的公司正是鼎盛时期,家中请了两个保姆,还有婆家从乡下来帮忙的亲戚。

  一群人围着林娟,照顾皇后娘娘般的伺候着。

  林娟无不炫耀地对前来看望的闺蜜诉苦:

  “我想给娃儿换个尿片,都轮不到我插手呢。”

  林娟安心在家做起了周太太,不再参与周凯的公司管理,每天出入美容院、打牌消遣。夫妻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周凯也没有钱就变坏,重要的应酬总是带着林娟。

  林娟也是操心孩子老人,把家里安排打理的井井有条。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周凯也喜欢上了打牌,上午去完公司,下午没事,铁定和几个朋友约在茶楼打牌。

  有事要谈,也在打牌的地方一并解决。

  林娟也觉得挺好,下午周凯总在茶楼,她不去做美容的话,便也约上朋友与周凯在一个地打牌。

  闺蜜开玩笑说:

  “你幸福哟,上午睡觉,老公去公司,下午你们俩一个茶楼打牌,晚上一起回家。夫妻和谐得很。”

  林娟得意地说:“这是我有做阔太太的命。”

  某天,周凯捧着一束玫瑰回家。

  林娟非常开心,老夫老妻偶尔玩玩浪漫,令她十分开怀。

  “老婆,我爱你。”

  周凯递上一个丝绒首饰盒,打开来,一条华美的钻石项链熠熠生辉。

  “说吧,你肯定有什么事?我们夫妻同心,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林娟靠在老公肩上,把玩着那条项链。

  “老婆,你真好。有件事和你汇报下。公司签了个单子,但最近回款不好,急用资金,我想把花园小区那套房子去做个抵押贷款,有银行的朋友帮忙,利息很低,很划算。”

  “哦,这些事你做主。你拿稳点,别上当就是。”

  也是周凯和林娟运气好,刚发财那几年,他们买了好几套房子。

  当时周凯只是觉得,买房置地才算发家。却没想到,因为地处市区,那些房子近些年翻着跟头涨。

  其实如今,即便周凯关了公司,只靠那些房子,也足够一家人后半生无忧了。可做惯了老板的周凯,哪里舍得退居在家呢。

  第一套房子做了抵押,却未见收益。

  周凯每每回家,总说现在生意难做,资金回笼慢,周转困难。

  林娟按捺不住,提出去公司帮着管财务。周凯支支吾吾,好似不大愿意的样子。

  林娟第一次因为经济与周凯发生了争执:

  “公司请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吗?你不想我去公司?”

  “别胡猜,我是怕你不习惯了。现在财务管理都用软件了,你去做出纳怕委屈了你。”

  “没关系,你主外,我主内。我就看着帐,你一天在应酬,别让底下人糊弄你。”

  担心公司效益不好,也害怕周凯在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

  林娟顾不上面临高考的大女儿,坚持回到公司。

  公司与多年前大不一样了,员工们都用着电脑,公司也没有谁与周凯暧昧。

  只是销售部的人说起业务来,很多林娟都听不大懂;财务报表她也看不大明白了;更别提什么电脑做账了。

  在家悠闲了快十年,除了美容逛街,煲汤追剧,连鼠标都没摸过。

  自觉生就富太太命的林娟,如今早没了工作能力。

  她只好用笨办法,死盯着。

  看着每一笔现金的进出,每笔的支出,都仔细问询着相关人等。

  很多时候,和她说了,她又不懂,难免生出许多误会和啰嗦。

  渐渐地,公司里每个人都不喜欢她在的时候报账了。

  终于有一天,周凯对她说:

  “老婆,我还想要个男孩。毕竟我们只有两个闺女,谁来继承我们的产业呢?”

  林娟不懂现在公司经营,盯了大半年公司管理,也只落了一肚子厌烦。

  如今周凯这样说,她就把大学毕业的侄女安排进公司做出纳,自己放心地回了家。

  第二年,四十二岁的林娟生下一个儿子。

  即便这几年生意已经大不如前,中年得子的周凯依旧大摆筵席,遍邀亲朋好友,为小儿子大办了满月酒。

  酒席上,周凯端着酒杯,深情地对林娟说:

  “我周某人这一生,最要感谢的就是我的老婆林娟。感谢她为了我生下三个儿女,感谢她陪我风雨同舟。”

  林娟听了感动的眼泪汪汪,心里无限满足。

  周凯说与朋友合作做建筑项目,有了事业的新方向。

  他说服林娟又抵押了一套房,却又经不住某一位年轻售楼小姐娇滴滴的恭维蛊惑,按揭在郊区买了套别墅,车也换成了宝马。

  周凯说,新车新气象,现在大家都开这车,身份象征。

  林娟不知道现在公司发展如何,她对周凯工作上的事已插不上话了。

  她有心劝阻周凯,要不就把公司关了,安心回家?

  可是刚说了一句,周凯就爆发了:

  “结束公司?就你会说!我一年挣上百万的时候,你没看到?你就认为我不会翻身了?我生意遇到困难,你就嫌弃我了?”

  吓得林娟立刻闭了嘴。

  没过多久林娟听到侄女告密,说周凯身边有其他女人,周凯的司机多次接送过那个女的。

  上个月周凯去广东出差,也是带着那个女人去的。

  林娟一番跟踪调查之后,果然发现了周凯与一个年轻女人的风流事。

  林娟把他俩堵在宾馆门口,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周凯认错,踢走那个女人才算了事。

  经过这次事件,夫妻双方似乎达成了某种表面平和的协议。周凯到哪,都会打电话给林娟,林娟可以随时查岗,但周凯的生意应酬却再也不携林娟出席了。

  他说没办法,现在与人做建筑项目,甲方喜欢泡夜总会,不好带夫人。

  而林娟每个季度会去公司查账,紧紧攥着公司的现金。

  可是周凯与他人一起合作的建筑项目,资金却从不打回公司。

  周凯说:

  “建筑公司的资质不是我们公司,所以钱也要回资质方李总那边。工程一直在做啊,钱一直在项目上滚呢。你好好照顾三个孩子就是,好好干几年,孩子大了,我们俩环游世界去。”

  周凯应酬越来越多,回到家,身上的长发,或者香水味也是时时会有。

  夫妻间的那些事,更是少之甚少,他回家基本倒头就睡,总是叫累。

  林娟知道,自己管不住,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虽是心下凄然,但听听闺蜜劝解,也只能无奈的佯装不知。

  闺蜜说:

  “丈夫,一丈之内是你的丈夫。男人在外做事,偶尔风流一下,只要用肾不用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夫妻几十年,财产都是共同的。就算有个万一,周凯是过错方,还有三个小孩,到时周凯才落不到什么。

  所以别把周凯管太紧,但也别太不当回事。电话勤打,生活上多照顾。恩威并施。”


  第四套房子抵押出去之后没几天,周凯打电话给林娟:

  “老婆,你那有多少现金?建筑公司这边项目急需点钱,你借给我一下好不,给你计利息。”

  林娟转了四十万给周凯。没几个月,周凯又叫林娟转了二十万给他。

  林娟私人户头上已没什么钱了,她自己跟人学金融投资也亏了几十万,心里不由得渐渐发慌。

  两口子躺在床上,林娟忍不住问周凯,建筑项目资金什么时候才回笼?

  “老婆,你放心,那边公司的老总李建和我多年朋友了。

  做建筑项目挣钱多,李建前两年还是个小包工头,才做了两个项目,这就发大了。

  建筑呢就是前期投入的资金多点,不过快啊,项目完工就赚不少。你且安心吧,项目完了我连本带利把你的小金库补上。”

  林娟刚刚把心放下,就毫无预兆的出事了。

  周凯投资的建筑项目失败,项目修到一半,合作方资金出了问题,大老板跑了路。

  而这个项目,周凯和李建各自投入了近两千万,周凯的车子、房子全抵押出去了,还在外面做了些私人借贷。

  林娟的钱也全部给了他。

  这下子麻烦大了,连锁反应,该付的利息付不了,每个月需要支出的费用却是巨大。

  夫妻俩每天都接到催债的电话,有威胁、有恐吓,还有堵上门哭哭涕涕的亲戚。

  林娟从未经过这些。她仓皇地问周凯:怎么会这样?究竟怎么了?

  周凯低着头,闷闷地抽着烟不答。问多了,他还会摔东西骂人的爆发。

  两人不再谈论公司的事,周凯也不再拿家用回来,甚至有时好几天不回家。

  最初林娟还会打电话问他在哪,被吼几次后,再也不问了。

  一天,林娟接到曾经的闺蜜王兰的电话。

  王兰以前是林娟的跟班,这两年,周凯公司出问题了,大家渐渐少了联系。

  “林娟,我们关系好,我不怕得罪你才说的哦。我今天在一个宾馆门口,看到你家周凯和一个女的手牵手走出来”

  林娟头皮发麻,脑袋里嗡嗡作响:

  “你是不是看错人了?”

  “怎么可能,他们从我们车旁走过去,真是你家周凯,那个女的看上去很年轻的哦。”

  事后,周凯却死不承认:“现在什么时候啊,我还有这心思?”

  林娟想想也是,债务让她都心力交瘁,何况周凯呢。

  家里的车子陆续卖了,几套房子由于还不了贷款,也被银行收走了。

  如同故事开头那般,2016年,周凯提出了离婚,承诺每月给林娟生活费用。

  林娟同意了,带着上小学的小儿子,租住在一个破旧小区。大女儿大学毕业嫁给同学,现在外地,也马上要做妈妈了。

  二女儿还在外地上大学。

  从离婚开始,周凯没有付过一分钱生活费用。林娟没有催促,她知道他正忙着结束公司,现在没有能力支付。

  林娟想,不管怎么说,离婚后,一切债务都与自己无关了。

  自己只要坚持撑下去,好好把小儿子带大,等周凯那债务理清了,一家人还会在一起。

  离了婚的林娟,没房没车,全部资产仅有几千元。

  她只好与老母亲商量,卖掉了她以前在老家给父母买的房子,作为自己和孩子以后的生活费。

  卖房的钱刚到账,第二天,她去银行提现,却发现帐上的钱已经转走。

  她急怒攻心,在银行大吵大闹。银行查询,她的户头被自动扣付了。银行经理彬彬有礼的问她是否有官司纠纷。

  她急急掏出手机拔打周凯的电话。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找周凯吗?他在洗澡,我让他一会给你回过去。

  林娟挂掉了电话,不知怎么挪动双腿,走出的银行。

  一会,周凯电话来了:

  “找我什么事?”

  林娟本想质问钱的事,冲口而出的却是:

  “接电话的人是谁?”

  周凯停了几秒道:

  “你别管,有什么事吗?”

  林娟咬牙切齿:

  “你说离婚了,一切债务与我无关。我卖了我妈的房子,钱刚到我的户头,就被银行划扣了,怎么回事?”

  “啊。你在家等我,我马上过来,我们见面谈。”周凯匆匆挂断电话。

  低楼层,房子向阳,闷热潮湿。

  林娟和周凯对坐沉默着,屋里只有风扇转动的呼呼声。

  林娟疲惫地道:“说吧。”

  周凯面色难看的嘟囔着:

  “我也不晓得你的账户怎么会被扣,按说,离婚了,不应该的哈。”

  “那个女人是谁?”

  周凯叹口气,低了会头,才无奈开口:

  “几十年夫妻了,你知道我从不瞒你。她叫李燕,是跟我好多年的一个女人。我破产,她不但没有离开我,还把她的一套房子卖了给我还债。

  前段时间,她一直陪着我鼓励我,我已经五十多岁了,已经不能重新再来了,我认命啰。我现在跑滴滴,是她帮我买的电动汽车。”

  林娟呆呆的,一句话说不出,她知道这个李燕,就是当年和周凯,被她堵在宾馆那个小三。

  周凯语无伦次地说道:

  “我欠她太多了,我,我和她已经扯证了。”

  周凯低下头,她看到他头发有染过发的痕迹,染得并不均匀,估计在家自己染的。

  他穿着一件印着奇怪图案的大红T恤,花里胡哨的宽松短裤,象一只肥胖的玩偶。

  “不瞒我?!你是没有和我说一句实话吧!你说债务全部你承担,可我最后一点钱都为你还债了。

  你说让我们等你,我们离婚才几个月?你结婚了?你小儿子还在上小学,你说每个月支付生活费用,离婚几个月,你一分钱没给。你欠她太多,我呢?我跟你二十八年,二十八年……”

  林娟嘶吼起来,吼到最后,哽噎发不出声音。

  周凯的电话响了,周凯握着手机,逃离似的,边跑边说:

  “对不起。我每个月的收入,除了还债所剩不多,我尽量每个月支付些生活费给你。我走了,你,你自己保重吧”

  林娟呆呆看着周凯的背影,悲愤的浑身发抖。

  原来周凯还有个老相好。

  那个李燕装模作样卖房子,那房子难道不是当年周凯买给她的么?

  周凯提出来的离婚究竟为了什么?

  如果是写故事,那么写到这里,就该是——

  ”女主痛定思痛远离渣男,自我提升学习健身,霎那间面貌焕然一新。

  嗯,五十岁还能遇见个老海归,一见倾心非她不娶,还要心甘情愿帮她抚养儿子,长大好继承自己家业。

  嗯,总之是,女主嫁入豪门做少奶奶,哦,是老奶奶。“

  可惜,生活不是小说。

  生活,有峰回路转,却难得柳暗花明;事业,有一败涂地,却太难东山再起。

  林娟的生活继续,五十岁的她并没有找到另一个男人;连最基本的电脑操作都不懂,除了保洁员她也不可能找到其他工作。

  她申请了低保,拜了个老师,拿着哥哥给的几万元钱,学着所谓金融炒作,兼做些微信商品销售。

  未来是什么样子?她不知道。

  世间有因果,曾经享受过多少,终究需要付出多少。

  曾经那笔偷窃得来的金钱,让周凯和林娟享受了人生的丰盈,而50岁以后,他们皆光景凄凉。

  善恶有报,世间自有公道。

  那周凯,就算当下有娇妻做伴,巨额外债缠身,他想安渡余生,怕也是很难。

  这让我想起一句话:德不匹位,必有灾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3天下跌10%,市场已显疲软,连商贩都说便宜,消费者却并不买账

消费热点事
2021-05-16 10:15:53

最大光刻机巨头阿斯麦ASML赴韩国建厂:台积电获50台,三星仅10台

和讯网
2021-05-17 10:02:30

安徽辽宁疫情背后的“罗生门”,这两个现象令人后背发凉!

DrX说
2021-05-17 19:55:53

刚刚!莫里森确认:优先接回留学生!政府欢迎中国学生!首例撤侨返澳印度输入,墨尔本悉尼迎来好消息!

澳洲红领巾
2021-05-17 18:51:01

徐直军:禁止员工帮助亲朋好友在华为牟利

中关村在线
2021-05-17 18:39:14

一半孩子上不了高中已成定局?教育部正式发声,谁在惩罚佛系父母

生活对你下手了
2021-05-14 15:09:50

赛季48胜!阿杜23+8+13,欧文17分!篮网将遭遇地狱级首轮

体育的点点滴滴
2021-05-17 09:16:41

安志杰开心庆44岁生日,小11岁娇妻近照宛如少女,一双儿女颜值高

裕丰娱间说
2021-05-17 09:33:13

重庆一女子2万多的手表要维修,专卖店报价5000多,外面80块钱搞定

不追风只创造
2021-05-17 07:37:37

驴友徒步秦岭失联15天,家属:不管怎样都会带他回家

封面新闻
2021-05-17 18:41:23

强烈信号发出!美日法澳军舰演习遇挫,白宫愤慨:大国彻底撕破脸

飞花坠雪雪
2021-05-15 10:34:42

漫威中六位已经确认去世的超级英雄,不死之身仅限于传说之中

二次元小萌新
2021-05-17 15:24:40

苹果官宣!全新音乐产品即将到来,无损音乐将消耗大量数据

科学放大镜
2021-05-17 17:29:43

香港艺人集体搞兼职:时代抛弃我们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没说

八姐论八卦
2021-05-17 17:19:34

从不接吻戏的5位女星:第一位无人敢吻,最后一位无人能吻

娱乐八卦一条龙
2021-05-17 04:56:39

“不是白嫖,我不吃亏”,45岁女人吃了嫩草后,对丈夫如是说

杂事妙谈
2021-05-17 12:30:45

大量订单纷至沓来,中企发声:推翻之前约定

山竹彩虹
2021-05-17 11:55:42

儿子当老板,每月给母亲寄3千元,老人在城里撞见儿子时却傻眼了

琪琪故事记
2021-05-17 16:24:17

可恶!快手主播性侵自己的亲生女儿!丧尽天良

生活续航员
2021-05-17 17:21:19

为了避开湖人,全瞎打!不愧是NBA奥斯卡之夜...

火热篮球
2021-05-17 15:43:37
2021-05-17 22:01:09
笔尖岛二
笔尖岛二
疯不疯狂,我们都会老去
477文章数 815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国务院派人南下!刚履新的国家局副局长率队赴安徽

头条要闻

国务院派人南下!刚履新的国家局副局长率队赴安徽

体育要闻

不可思议!利物浦门神头球绝杀跪地哭泣

娱乐要闻

熟女一枚!王鸥穿灰色西装气场超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盖茨与微软女员工暧昧关系2019年被内部曝光

汽车要闻

预售17.98万元起 WEY全新旗舰SUV智能化强

态度原创

家居
亲子
旅游
公开课
军事航空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亲子要闻

为什么孩子是总喜欢脱袜子?

旅游要闻

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的地方竟如此漂亮

公开课

石原里美:“土鸡女孩”的逆袭人生

军事要闻

新疆军区新型突击车女炮长胸前佩枪抢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