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代孕女子口述实录:蒙着眼睛被送到松江一废弃车库做胚胎移植

0
分享至

“手术室设在松江区一个废弃停车库里,我们都在外面等着,每十几分钟就有一个人出来。没上麻药,他们用上十厘米长的塑料管,直接插进我的下体,很疼……”小唐在说到这一幕时,面部还不由得抽搐一下。2020年5月10日,她在这间仓库进行了胚胎移植,5个月后,她再次被送到这间车库,做了无麻醉的胚胎引流手术。“我们几乎是把命交给了黑机构,每一天都过得胆战心惊。”

在代孕的近9个月时间里,小唐到底经历了什么?那个停车库里的手术室到底怎么样?日前,新闻晨报·周到记者做了实地走访。

据原卫生部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违反该规定会面临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视频:代孕女子口述实录

想挣钱还贷,落入代孕黑机构手中

28岁的小唐于2018年年底从外省来到上海。由于投资等原因,欠下了大约20万元。这些钱一部分是用信用卡透支的,还款压力比较大。此前,她在一家教培机构做客服。

她不想回到老家,也不想结婚,因为父母之间婚姻是失败的,她不想重蹈父母的尴尬过去。按照她的想法,再过几年,要么过继兄弟家的孩子,要么做一个试管婴儿。

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小唐就在网上搜索“试管婴儿”、“捐卵”等信息,并在网页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她的人生就此改变。


▲代孕女子

没多久,一个名叫汪正勇的男子联系她,先是用老乡关系套近乎,然后每天嘘寒问暖,了解小唐的工作。得知小唐急需一笔钱后,汪某表示有机会让小唐挣一笔“快钱”。

我说我可以捐卵的。他说捐卵挣不了几个钱,几乎没法改变我目前的生活状态,不如代孕来得快。”

汪某跟小唐说,他自己是一家名叫“上海港湾助孕”机构的医生。由于是胚胎植入,怀孕期不需要十个月,快的话,八、九个月就能生出来。从备孕到分娩这段时间,他们机构包吃包住,不需要小唐自己多花一分钱。

汪某给小唐发来一份价格表,上面写道:纯佣金18万元,分5期付款,分别是怀孕3个月付10%,怀孕5个月、7个月、8个月时,各付20%,分娩后结清尾款,付最后的30%。

因为要到怀孕3个月才有佣金,在这之前,机构每月给代孕女子发1000元“工资”。

此外还有一些奖金,比如测到胎心跳动后奖5000元,打针补偿30元/针,服装费2000元,剖腹产加10000元,双胞胎再给20000元,产后红包5000元。

所有收入总计达22万余元。急于拿到这笔钱的小唐答应了。

小唐退掉自己租赁的房子。很快,汪某就安排人开车过来,将小唐接走,送到虹口区密云路松花江路附近的密云花苑小区一套租借的房子。


▲小唐被接走送到虹口区密云花苑小区一套租借的房子。

胚胎移植,蒙上眼睛被送到松江一车库

小唐在密云花苑备孕。

做饭的赖阿姨说,她也是医生。她除了给我们准备饭食外,还负责记录我们的经期。哪一天来月经,哪一天结束,她都要记下来。”

小唐说,赖阿姨还给她们吃药、注射针剂。每天吃五六种药,针剂打在肚皮上,药品名叫黄体酮。

2020年5月10日一早,她跟同住的其他5名小姐妹一起,上了一辆面包车。具体去做什么,她们谁也不知道。之前她们也问过赖阿姨,问过汪正勇,什么时候去做胚胎移植等,对方都不回答,只说到时候就知道了。这一车6个人中,有像小唐一样,做代孕的,也有几个是捐卵的。

车开到松江区一个停车场,她们被招呼下车,换乘另一辆车。另一辆车上还有两名女子,自称是护士。护士给她们6个人分别戴上眼罩,不许他们东张西望。不多时,车子停下来,目的地到了。

小唐随大家一起下了车。

这是一个废弃的厂房。进门左侧是一栋两层小楼,右侧是一幢很大的厂房一样的停车库。两幢房子交角相连。

从小楼那扇门进去后,左手边是通向二楼的楼梯,右手边是一条走廊,光线很昏暗。她们被带到右侧走廊。一路走去,能看见冷冻柜、B超室以及一些医疗器具。


▲代孕女子说被带到胚胎移植医院后,会领到一张标签和一个试管,标签上面是雇主的姓名和自己的姓名(下方)。

小唐等人被带进一间比较大的房子里,在沙发上坐下来。门口的工作台边有两个护士,端出一个记录本,按照上面记录的雇主的名字,写一张张小卡片,让小唐等人签字、按手印。以后,她们生下来的孩子,就是给这个雇主的。

我在等候时注意到,喊进去做手术的人,大约十几分钟就可以出来,到旁边一张手术床上躺一会,不然刚移植进去的胚胎可能就掉出来了。”

直到这个时候,小唐才知道要做胚胎移植了。小唐说,她很紧张,很害怕,也很好奇。

小唐告诉记者,此前在备孕的时候,她也曾想过离开,但是身份证已经被机构的人收走,而且房子也退掉了,信用卡已经逾期。她只好走一步看一步。直到上了手术台,心里还是很不安。

轮到小唐了。

给我做胚胎植入手术的,是一个女医生,也是一个孕妇。我躺在手术台上,头脑里一片空白,就像木偶一样,任他们摆布。女医生拿一根大约十多厘米长的透明塑料管,直接插进我的下体。没有打麻药,很疼。”

很快,胚胎移植手术完成。女医生跟小唐说,“好了,你已经怀孕了!以后要增加营养,多喝牛奶”。然后小唐就出来,到休息室按要求平躺了大约半小时。

等大家都做好手术后,她们又被戴上眼罩,上车离开。小唐悄悄掀开眼罩的一角。出门时一回头,正好看见了院门上的门牌号码。


▲“地下医院”

需要“减胎”, 车库里做刺穿子宫

胚胎移植手术之后,大约一个月,小唐被机构的人带到一家不知名的民营医院做孕检。

“因为还没有建卡,这些检查都是用我自己的名字挂号登记的。”小唐说,在那次孕检中,B超和胎心监听都显示她怀上了双胞胎。这让小唐十分为难。

我用微信跟汪正勇联系。我说,我身高只有145cm左右,而且我在孕期就严重贫血、缺钙,怀双胞胎很危险。”

小唐说,她要求汪正勇给一个决断:到底是打掉一个,还是两个一起打掉?但是汪正勇说,要等到怀孕5个月的时候再决定。

小唐:“五个月孩子都大了,医院不让做人流了,你在逗我玩吗?我还年轻,我以后还要生活,我不想留下后遗症。”

汪正勇:“我比你专业,别给我闹这些没用的!”


▲中介提出代孕女子到医院做“减胎”手术

后来,在怀孕5个多月的时候,一天下午,汪正勇突然给赖阿姨打电话,叫赖阿姨把小唐送下楼去。

我不知道要干什么。汪正勇在车里等我。上车后,车子直接把我送到上次做胚胎移植的那间车库。”

医生跟小唐说,要给她做“减胎”手术。

还是没有用麻药。

“他们用一根很长的吸管,刺穿我的子宫,抽掉胎膜、羊水和软组织,一个宝宝就没有了。”说到这里,小唐还有一丝伤感。她说,毕竟怀了他5个多月。

在松江那间车库手术室休息了半个小时,小唐又被送回群居房。

赖阿姨给我做了一碗面,让我在床上躺着,不要下来,否则会影响另一个胎儿。赖阿姨每天给我打两次保胎针。”


▲“地下医院”内部

吃住条件差, 9 名代孕、捐卵女子同住

小唐在怀孕期间,虽然医生让她多喝牛奶,但是她们在密云花苑的群居房里,根本没有牛奶,机构也不提供,只能自己买。

实际上,他们在这里的生活条件非常糟糕。

那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面总共住了10个人。管理我们的赖阿姨自己单独住一间,我们9个人住两间,9个人有代孕的,也有捐卵的。”

小唐说,一个房间里放四、五张1.2米宽的小床,塞得满满的,连走路都不方便。客厅里也放了床,就像一套群租宿舍。

吃得也很糟糕。“每顿饭一般都是两个菜,谈不上营养,吃饱就可以了。菜做得不干不净,要么没洗好,要么里面混进了头发。”面对每顿都难以下咽的饭食,9个女子只得经常点外卖。

可是,机构禁止她们点单时输入门牌号码,只能写小区名称。外卖送到后,打电话让她们去拿,她们就让赖阿姨去取。


▲参加代孕后,被安排的第一个集中居住点

机构的保密工作抓得很严。

汪正勇等人经常来检查我们的手机,不许我们互相之间加微信或者留其他联系方式,如果有,他们会直接删除。也不许我们在社交平台上泄露任何秘密。如果我们不听话,他们就要扣钱。毕竟大部分钱还在他们手里。”

小唐有两个微信号。她将一些材料发到自己的另一个微信号里,一些证据才得以保留下来。

跟小唐住在一起的,有一个身材比较高大的女孩,1996年出生的。她自称“大哥”,于是大家都喊她“小哥哥”。

“小哥哥”在这家机构里蹲了很长时间,先后移植了好几次胚胎,都没有受孕,导致她情绪有些不稳定。小唐是这9个人里面第一个成功受孕的,从此,大家之间的关系就开始微妙起来。

我曾经劝过她,既然没有怀孕,就放弃吧,出去做点别的事,一样能挣钱。”

小唐在怀孕两个多月后,有一天,她又劝说“小哥哥”离开。这一次“小哥哥”勃然大怒,叫小唐少管闲事,不要耽误她挣钱!“她说我是拿自己能受孕来刺激她。”

那一次,小唐跟“小哥哥”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甚至肢体冲突。

打架事件发生后,机构一名叫钟丽丽的30多岁的女子来了,将小唐转移到宝山路,在一个叫辛之苑的小区住了下来。


▲满满一箱使用过的用于胚胎移植的针管

窝点被查抄,代孕女子转移“打游击”

在辛之苑的窝点,总共住了7名女子,有两个已经受孕,跟小唐的月份差不多;有一个90后女孩,是本科毕业生,是来捐卵的。

“宿管”阿姨还是姓赖,跟前面密云花苑“宿管”阿姨是姐妹关系。

在这里,他们吃得稍微好一点。因为赖阿姨把菜买回来,这几个代孕女子自己做饭,口味比以前好多了。

每天大量的时间,小唐跟她的室友们,基本上都是抱着手机。小唐在APP里阅读了十多本财会和投资类的书籍。“不是看手机,就是发呆。”小唐说,这就是她们的主要生活,很无聊。

然而,安稳的日子很短暂。

2020年9月的一天早上,居委会以及派出所的人上门来,将她们这个窝点查抄了。

当时我在卫生间里,出来后,就被警察喊过去做笔录。事后,赖阿姨被警察带走。”

其实,在这之前,她们已经听到“风声”,说最近打击非法行医和非法代孕比较紧,机构要求她们保持警惕,而且有3名代孕女子提前转移掉了。

做完笔录后,警察和居委会的人离开了,留下她们4个人,很无助。后来,钟丽丽又来了,开着车,把她们4个人转移到一家宾馆,住了几天。嘉定那边的房子租好了,她们就转移去了嘉定的天居玲珑湾小区。


分娩前最后一个落脚点

在最后这一个住处,机构的人每隔两三天来一次,给她们买一些吃的,她们自己做饭。其他室友们先后离去,最后只剩下小唐一个人。其中有个小谭,年纪比较小,由于月经没来,一直没有去做胚胎移植。她家里条件也不错,是被人“忽悠”过来的。警察在辛之苑查抄之后,她终日惶惶不安。在小唐的劝说下,小谭放弃了,悄悄地离开了。

住了大约一个月,小唐的临产期越来越近了。在雇主和小唐的要求下,机构同意小唐搬回市区,在离建卡医院上海衡山虹妇幼医院不远处,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来。


▲分娩医院

建卡和生产,机构协调衡山虹妇幼医院

小唐的孕妇产检卡是用雇主耿女士的身份信息建的。

有几次孕检,衡山虹妇幼医院的医生会问我,你就是耿XX?我说是。医生又问,这个年龄跟你不对呀!你有47岁吗?这时候,在一旁陪着的机构的人就会出面协调。”

小唐说。

根据协议,小唐他们是不允许私自跟雇主接触的。虽然此前小唐也跟雇主见过面,但是,都是在机构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双方不可以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在医院建的大卡


▲孕检报告

在一次孕检中,小唐看见雇主耿女士坐在衡山虹妇幼医院的大厅里,她就写了一张纸条,瞅准机会,塞到耿女士的手里。纸条上写着SOS,帮帮我!以及电话号码。

耿女士加了小唐的微信,两个人就时常聊聊天。耿女士告诉小唐,她年轻时流产两次,后来由于工作等原因,没有再怀孕。

此后,耿女士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小唐送一些营养品。特别是小唐住在天居玲珑湾小区的那段时间,由于机构的人不经常去,耿女士照顾小唐的机会就多一些。

耿女士在跟小唐聊天的时候,安慰小唐,说她现在代孕是行善积德,好人一定有好报。等生完孩子,养好身体,再去找一份工作,好好挣钱,以后找个好人嫁了。

实际上,耿女士也曾经向机构提出过抗议。因为小唐的身高跟机构承诺的相差太大。

机构跟耿女士说,给她找的代孕女子个子很高,生过孩子,有经验。”

小唐说,后来耿女士也认了,不再闹,因为她已经怀上了孩子,各方面都还算顺利。


▲代孕广告

机构签字,危险时要求先保孩子

2021年1月25日晚上,小唐一个人在租住房里时,感觉到气闷。她就出门打一辆出租车,径直去了衡山虹妇幼医院,原本只是打算去“吸氧”。

因为已经怀孕8个多月了,我怕孩子会缺氧。我想得很简单,吸过氧后,我再打车回去。”

小唐说,医院可不这么想,知道她是代孕后,一边给她吸氧,一边要求小唐立即跟机构联系。“如果我不联系,他们就不让我走。”

后来中介要求小唐在医院住下来。第二天,中介的人来了。医生给小唐做检查,发现她的宫口开了一指。1月27日,她被推进手术室,人工破水,打了催产点滴。


▲“地下医院”内部

小唐选择的是顺产,但是自己没有经验,以前也没有长辈跟她讲过。

我躺在那里,医生跟我说,就像大便一样用力,手往上拉就可以了。那时候,我非常疲倦,也很无力,生了很久,没有生下来。医生跟我说,孩子的心跳到了180,如果头还出不来的话,会危及到孩子的生命,到时候,他们只会保小孩,不会保我。机构的人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在这种情况下,小唐同意了剖腹产。但是签字是医生送到手术室外,让机构的人签的。小唐说,医生也没有询问外面签字的人,跟她是什么关系。

小唐是在半麻的情况下施行剖宫手术的。

我感觉到他们从我肚子里把孩子拿走了。一开始,孩子没有哭,是一个男医生把孩子拍打了一下,我才听到了孩子哇哇的哭声。接着,医生就把孩子抱到我跟前,给我看了一下,确认是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那一刻,我的眼泪流下来了。这毕竟是我生出的孩子呀!”


▲被遗弃的医疗设备

产后第四天 ,孩子抱走她被拉黑

机构的钟丽丽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小唐和孩子。“他们不让我抱孩子,也不让我喂奶。总是把孩子的小床放到门边上,我够不着。”

一开始,我是把这件事当个生意来做的,慢慢地,我就有了感情。”

小唐说,特别是孩子胎动的时候,她就会想到,这不是一般的买卖,而是一个小生命。“其实,我早就给他取了名字,叫小恩恩。他动得厉害的时候,我也会给他唱儿歌,唱爱我你就抱抱我。”

有一天晚上,钟丽丽实在困得不行,孩子又闹得很凶。我就跟她说,你把孩子给我哄一哄。她就给我了。自从分娩后,我的乳房就很胀。我悄悄解开衣服,把孩子抱在胸前。”

小唐说,在孩子喝奶的时候,她也想过,要是就此把孩子抱走,也许能行。但是她也有顾虑:一方面身体还没有康复,另一方面,雇主耿女士人还不错,再一方面,孩子以后在雇主家里,也许过得比跟她好。

此后,她不再有机会单独接触到孩子。

产后第四天,医院让小唐出院了。在一个路口,钟丽丽抱着孩子上了另一辆车,小唐被送往产前的住处。

当天,她收到机构的尾款,以及雇主耿女士家发的红包。前前后后,她总共收到大约21万元。随后,机构把她从微信群里拉黑。


▲代孕女子和代孕中介聊天记录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要重新开始了。”小唐说,她买了一张回老家的机票,准备离开上海,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到另外一座陌生的城市里去,让生活重启。

1月31日,钟丽丽开车送小唐到虹桥机场后,自己离开了。“我在候机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我要见一见孩子,跟他作最后的告别,今生我才能安心。”小唐说,她拎起行李,走出候机大厅,拦上一辆出租车,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来。

通过各种途径,小唐找到了雇主家。她在离孩子最近的地方,租了一间房住下来。因为没有门卡,进不了电梯,剖宫产后不到一星期,她就爬20层楼梯,来到雇主家门口。她在雇主家门边的鞋架里放了一个录音装置,只想录下孩子的哭声。

她几次跟雇主家协商见一下孩子,都没有得到允许。小唐选择报警。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厂房内部

手术室还在,相关部门查抄时一片狼藉

3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松江区松胜路918号,也就是小唐两次被送来做手术的地方。这是一处废弃的厂房,外观跟小唐描述的一致。只是所有门都关闭了。

此处厂房的旁边,是一个很大的垃圾回收站,院子里堆满了整车整车的包装盒纸板箱。院墙上刷着招租电话。

从虚掩的院门进去,记者直奔那栋小楼。大门竟然没有上锁,只有一根木棍从外面插在门拉手上。

进到室内,一楼左侧的屋子里,还晾着一些医院工作人员穿的衣服。上二楼的楼梯上积满了灰尘,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来过。


▲厂房里一片狼藉

在二楼楼梯口,有一只装医疗废弃物的纸箱,里面装满了细长的塑料管,上面贴着人的名字,很像小唐描述的做胚胎移植的吸管。吸管数量之多难以统计,满满一箱子,估计有四、五百根。

从一楼大厅往右走,看见那些屋子里一片狼藉。注射器、冰敷袋、医用棉签、纱布等等,撒了一地。小唐描述的那间休息室还在,只剩下一排沙发,一只茶几,墙上一台电视。


▲被丢弃的物资

护士台上还散落着一些姓名贴,有雇主的名字和代孕女子的名字,代孕女子的名字上都按了红色的手指印。

在小唐所说的那间停车库里,门边丢了一些绿色的手术服,拖鞋满地都是。显然,相关部门已经赶在记者来到之前,对这里进行了查抄。

官方回应:

代孕女子称在废弃车库做胚胎移植,上海松江区卫健委:已调查

3月17日,有媒体报道《代孕女子口述实录:蒙着眼睛被送到松江一废弃车库做胚胎移植》。该报道称,一名28岁女子小唐因投资等原因,欠下约20万元债务,通过网络途径接触一家“上海港湾助孕机构”并尝试代孕还债。2020年5月10日,她被带到松江区一个停车场,随后换乘另一辆车,戴上眼罩后抵达一处废弃厂房进行胚胎移植。手术过程中,一根十多厘米长的透明塑料管无麻醉地插入其下体。

大约一个月后,她被带去做孕检时发现,身高145厘米,且孕期严重贫血、缺钙的她怀上双胞胎,随即她在其怀孕五个月时被再次送入该厂房做“减胎”手术,长塑料管无麻醉地刺穿她的子宫,以抽掉胎膜、羊水和软组织。

上述报道称,在小唐待产期间,9名代孕、捐卵女子与1名管理员阿姨同住在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吃住条件差,她们的身份证被没收,手机经常被检查。2021年1月27日,她剖腹产生下一名男孩,产后第四天,孩子被抱走,她因此获得约21万元报酬,该机构随后也把她从微信群里拉黑。但此后,小唐对孩子产生感情,通过各种途径找到雇主家,希望见孩子一面,遭雇主拒绝后报警,警方目前已经介入调查。

3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从松江区卫健委获悉,早在2020年10月29日下午,松江区卫健委监督所就会同松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联合公安、城管、市场监管等多部门对位于松江区松胜路918号的这处废弃厂房进行调查。

经现场调查发现,在该地址厂房内发现设置有手术室、实验室、代妈休息室,相关人员逃逸,现场初步判断涉嫌非法从事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活动,相关设备器械予以收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丈夫是军委主席,她挥霍无度引发众怒,小兵当众用脚狠踩她的箱子

丈夫是军委主席,她挥霍无度引发众怒,小兵当众用脚狠踩她的箱子

城市浪子
2022-01-21 10:22:46
不少商家哭着离开义乌,曾经火爆全国的批发市场,如今怎么了?

不少商家哭着离开义乌,曾经火爆全国的批发市场,如今怎么了?

君武大本营
2022-01-20 17:26:52
你的对象喜欢“口嗨”怎么办?男朋友“口嗨”正常吗?

你的对象喜欢“口嗨”怎么办?男朋友“口嗨”正常吗?

小鹿与驴
2022-01-21 18:40:40
2022,注意O型血的人!切记!

2022,注意O型血的人!切记!

唔哈哈哈
2022-01-22 01:35:20
余秀华的这首云雨诗,堪称现代诗最污之一,竟大胆到了极致

余秀华的这首云雨诗,堪称现代诗最污之一,竟大胆到了极致

文化课代表
2022-01-22 10:12:58
苹果宁愿交10亿美元罚款,都不愿意更换type C接口

苹果宁愿交10亿美元罚款,都不愿意更换type C接口

天天尝新机
2022-01-21 19:14:40
参会椅子印着中国祥龙,美共和党人不淡定了……

参会椅子印着中国祥龙,美共和党人不淡定了……

环球时报新闻
2022-01-22 00:37:19
昨天,我想为郑州人大哭一场

昨天,我想为郑州人大哭一场

夜听訫语
2022-01-22 13:08:50
草根出身的岳云鹏,别墅住出农村的感觉,网友:这是懂生活的人

草根出身的岳云鹏,别墅住出农村的感觉,网友:这是懂生活的人

香粽综艺
2022-01-22 06:04:52
镜头下的日本兵:图5跪地待戮的花季少女,比电视剧上的残忍多了

镜头下的日本兵:图5跪地待戮的花季少女,比电视剧上的残忍多了

聊生活话大事
2022-01-22 08:36:56
300万吨食糖堆在港口,无人愿意接收,印度群众:中国要负全责

300万吨食糖堆在港口,无人愿意接收,印度群众:中国要负全责

鹰视国际视角
2022-01-22 08:01:02
二胎家庭早淘汰上下铺了,13㎡塞2张床打满柜体,瞬间多出10平收纳!

二胎家庭早淘汰上下铺了,13㎡塞2张床打满柜体,瞬间多出10平收纳!

家装天天美
2022-01-22 02:46:02
吴尊友:新冠病毒不可能变成流感一样 新京智库高端访谈

吴尊友:新冠病毒不可能变成流感一样 新京智库高端访谈

新京报
2022-01-21 18:22:05
68岁马克龙夫人久违现身,无笑容显憔悴,被44岁丈夫百般讨好

68岁马克龙夫人久违现身,无笑容显憔悴,被44岁丈夫百般讨好

译言
2022-01-22 06:09:54
区别对待?老外一家坐高铁”不戴口罩“乘务员却不管?列车长回应

区别对待?老外一家坐高铁”不戴口罩“乘务员却不管?列车长回应

古城小报
2022-01-22 09:48:50
3200亿挖运河,从杭州直通广州,比京杭大运河还长194公里,惠及上亿人,江西起飞?

3200亿挖运河,从杭州直通广州,比京杭大运河还长194公里,惠及上亿人,江西起飞?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22 09:11:19
李鹏对高岗说了啥话?他听后脸色突变,一言不发,拂袖而去

李鹏对高岗说了啥话?他听后脸色突变,一言不发,拂袖而去

南馆潇湘
2022-01-21 10:13:28
老汪怼完侯家说马家,重提某艺术家“支架风波”,马志明躺枪!

老汪怼完侯家说马家,重提某艺术家“支架风波”,马志明躺枪!

华子爱吃娱
2022-01-22 14:12:15
岳云鹏身家过亿后,给父母和5个姐姐买车、买房,花了将近一千万,然而,对还在农村的亲弟弟却不管不顾

岳云鹏身家过亿后,给父母和5个姐姐买车、买房,花了将近一千万,然而,对还在农村的亲弟弟却不管不顾

蝶娱
2022-01-21 19:06:16
明王朝最大的贡献,没有明朝,可能中国变成两个主体民族

明王朝最大的贡献,没有明朝,可能中国变成两个主体民族

小虾米阿康
2022-01-22 03:06:31
2022-01-22 16:54:44
周到上海
周到上海
服务资讯攻略
43804文章数 4166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一言不合就感冒、扁桃体发炎 该咋办?

头条要闻

汶川地震67名搜救"战士"全部离世:谢谢你为我们拼过命

头条要闻

汶川地震67名搜救"战士"全部离世:谢谢你为我们拼过命

体育要闻

当年被金嗓子忽悠,如今成了无情的商人

娱乐要闻

朴信惠身穿白纱幸福出嫁|视频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印度复制不了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汽车要闻

斯柯达ENYAQ COUPE iV最新谍照 将31日首发

态度原创

本地
旅游
房产
艺术
公开课

本地新闻

到底多少人隔离,被拉去了情趣酒店?

旅游要闻

哈尔滨最美的时候,下雪便是童话

房产要闻

上海房贷利率今日下调,部分银行1个月即可放贷!

艺术要闻

中俄青少年“相约北京”唱响冬奥旋律

公开课

走失老人获救后,家属埋怨:不是说好不找了吗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