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老公把老相好带回家,要我满足他的变态要求

0
分享至


  01

   我叫王招弟,1963年出生在农村,一生下来就带着使命,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我要为父母招个弟弟,可天不遂人愿,招了三个妹妹,老爹看着四个丫头,抑郁寡欢,40岁便撒手人寰。

   17岁时我接替父亲的工作,进工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幸运,如果家里有个男孩,万万是轮不到我的,但我娘也明明白白告诉我,以后三个妹妹,还有老娘都是要我养的,顶门立户是我的终身责任。

   我天生一幅好噪子,顺利招进厂里工会业余的文艺戏曲班,有模有样登台唱戏。扮相漂亮噪门嘹亮,成功吸引了男人们的注意,其中一位来实习的大学生,总透过他的近视镜片注视我,我用少女的心感知着眼镜男投来的别样情愫,唱起戏来格外的卖力。

   厂里的年轻女孩都爱议论眼镜男,说他不仅有学问还很斯文,一时间成了每个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白马王子叫刘思言。

   刘思言,王招弟,我把两个名字在心里念了几遍,笑着笑着,就想哭,一个土的掉渣,一个洋的发酸,怎么念都不般配。

   刘思言总是找机会和我谈戏曲文化,博古论今,让我对戏曲有了更深一步了解和喜爱。

   自卑也阻挡不了一颗少女蠢蠢萌动的心,我对刘思言萌生了怯生生的喜欢。

   一年后,刘思言要调回省城了,他很郑重的告诉我:“我可以托关系把你和我调到一起,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一辈子在一起!”

   是一辈子在一起?!

   我的心是雀跃欢腾的,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幸福的滋味可以是这样甜蜜。

   可这份欢喜很快颓然恢复冷静,我明白自己没有资格任性,我的命运就像自己的名字,是不由自己支配的,我有老娘还有三个妹妹,还有10亩地,我怎么能撒手只顾自己?

   我含泪摇了摇头,刘思言丧丧的问,你不喜欢我?我违心的点了点头,泪珠子啪啪滴在地上,撒在心里。

   刘思言临走那晚,满天都是星星,他厚厚的镜片上也都是星星,镜片后边的眼睛里泪光闪动,他送给我一支笔。

   我握着那支笔捂着被子哭了整晚。

  02

   19岁,我招了个上门女婿,山里的穷小子。也有工人愿意娶我的,可他们谁也不想当低人一等的上门婿。

   山里的穷小子,老实能干,执拗木纳。但老娘喜欢,因为有人担负了农活,我喜欢吗?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需要他撑门拄户。

   婚后我先后生了两个男孩,平日我上班,业余时间参加戏曲演出,他种田,没事就打牌,我们除了孩子,说不上几句话。所幸,两个妹妹嫁了人,小妹也参加了工作。

  我唱的戏越来越好,能下乡唱挣些外快,跟我搭帮的男同事常常要排练到半夜,风言风语便出来了。

   那晚,我们正对戏,我丈夫从村里赶来,拉长个脸二话不说,拳头就挥了过来。

  家暴的频率随着我演出次数增多而频繁,为了孩子我忍了又忍,为了不让他疑心,我推掉很多演出,但我和他更没话说,我想我要不去唱戏,怕是要憋出病来的。

   那年春节前厂里要排戏,我连着几晚都演练到很晚,就住厂里没回家。他又一次气势汹汹赶来,一巴掌把我扇翻在地,骑在我身上用拳头照脸上打,把我的脸打肿了,眼晴也打出了血,肋骨打断了两根。

  他扬言要是再去唱戏,就毁我的容,让我没法出去野。

   我在家休息了半年才能去上班,他说你不唱戏,我们就好好过,我说我们离婚吧。

   老娘说,过日子都那样,不让唱你就别唱,咱村还没有离婚的呢,你可别丢人。

   妹妹说,为了孩子,忍忍吧,男人都一个样,离了婚你咋过?

   我忍不了,不能自由的生活,处处都像带了枷锁,让人感觉没有活着的意义。

   30岁,我们离婚了,作为离婚条件,我在临村给他下了户出钱盖了房,小儿子跟他。

  03

  拉二胡的老刘身形高大,风流倜傥,二胡拉的行云流水,对我很是关照。因为对戏曲的爱好,我们有说不完的话,从戏曲的腔调拿捏到人物的故事,他侃侃而谈,有些油腔滑调,但也不失诙谐风趣,总会逗的我咯咯笑。

   老刘有两段短暂的婚史,而且传言他作风不正。

  他明目张胆追求我,闹的全厂都知道了,我也动了心,32岁我嫁给43岁的他,厂里就是家。

   我们婚后过了两年琴瑟和鸣的日子,白天一起上班,晚上一起排练。休息时,他会给我上装画眉,自己也扮上,来段郎情妾意的戏。

   能找到情趣相投,相知相爱的伴侣,我感到自己既幸运又幸福。

   但这份幸福化了妆,很快就露出了真面目。

   老刘一日喝醉酒回来,领来个风骚女人,他还扮着皇帝装,让我配合演东宫娘娘,而那女人是西宫娘娘,他左拥右抱,假戏真做,我当时恶心到了,骂他骂那个女人。

   老刘说:“别装了,你那风流事全厂都知道,你男人都打到厂里了,还装啥!”

   女人说,老刘是她老相好,相好的时间比我长。

   我一下傻了眼,如石头般呆呆的坐着一动不动。

   老刘为了实现他的皇帝梦,一直给我洗脑,时不时领个不同的女人回家。

   我喜欢唱戏,但我不想演戏。

   我没有再当他的正宫娘娘,34岁我再次离婚了。


  04

   厂子破产了,戏曲班也散了,我回家务农。

   我本是不想再婚的,可老娘说,孩子到了快结婚的年龄,光靠我们地里的收入,老家房子翻盖不了,城里房子买不了,孩子娶媳妇也难。

   我看着比我高一头的儿子,他不爱说话,也不爱学习,婚姻的失败,让我总觉的亏欠了他。

   我开始相亲,对方是个小包工头,妻子早亡,膝下三个孩子。见面后觉得此人精明能干,过的也殷实,从现实考虑,他有能力帮我儿子买房娶媳妇。

   我们的结婚条件:我提出要他照管家里农活,供养我儿子上学成家,并给我交纳厂里断掉的保险金。他提出要我去他家生活,照顾他三个孩子。

  再组合的家庭,一切都从实际考虑。

   38岁,我再次结婚了。

   婚后我住进他的三层小楼里,干净舒适。他在农忙时会雇用机械收粮食,很轻松。我也每日只需照顾他和孩子们的生活起居,相对于农活,繁琐但不沉重。空闲时,我给门口的老头老太太唱两句,找找乐子。

   日子过久了,他的精明处处可见。他会想方设法克扣农民工的血汗钱,也会在种田时故意多占邻地的几垄田,会让我排很长的队领免费的牙刷、一两个鸡蛋之类的。把钱也看的牢牢的,每月发给我的生活费,除了买菜买米,所剩无几,给他要时,他会说,孩子们多,我们得节省着花。

  话里话外告诉我,他一个人养这多人很辛苦。

   原来厂里的戏曲团组织了个演出团队,听说有接不完的演出,很挣钱,但要东奔西走。他们联系过我,我很想去,便与他商量,他很反对,说不挣那个让别人看脸的钱。

  我虽然很反感他的说法,但还是妥协了,不想再因为唱戏闹矛盾。

   我儿子一次也不肯登他家的门,中专毕业,便跟村里人去南方打工了。

   我提出给孩子翻盖村里的房子,他说等孩子有对象了,给城里买房好了。儿子谈的对象时间都不长久,房子也没买。

   他的两个女儿嫁人了,儿子娶妻生子了,我做到了一个合格的后娘,忙里忙外,做棉衣、带孩子、伺候月子,虽然和他的孩子们不算亲近,但也和谐,我把家里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

   可是孙子一出满月,他变脸了,开始鸡蛋挑骨头的抱怨我浪费,变本加厉的各种贬损、指责:“笨的不如猪,猪还能卖钱。” “什么也干不好的东西,活着浪费粮食。”“唱啊唱的不要脸,丢人现眼的。”他的这些话挂在嘴边,张口就来。

  我忙一天家务,他晚上回来理所当然的当大爷,还在耳边各种聒噪,生活费也不再主动给,给儿子买房的事更不能谈,因为为我缴纳一千多点的保险,骂我是个寄生虫,只会趴在他身上喝血。他咬牙切齿的狠狠用眼睛剜我,让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后来我知道,这种讽刺刻薄的话,也是一种暴力,是一种看不见伤口的伤害,这种伤害像针扎在身上,虽不致命,却能生病。

   我不敢和他提钱,也不愿意看到他,连喜爱的戏都唱不出来。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变成一种煎熬。

   我再次想到离婚,老娘说,能忍就忍忍吧,孩子因为你两次离婚,说媒的人都很少。他答应给孩子买房的事也没兑现,离了,不是亏了吗?

   我给儿子打电话,不善言辞的儿子说:“妈,不用担心我,你啥时候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我一下泪崩了,我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49岁,我绝决的第三次离婚了。

  05

   离婚后,我找到原同事组织的戏曲团,开始东奔西走的唱戏,日子又忙又累,但很开心,是那种可以自由呼吸的顺畅的开心。

   机缘巧合认识一位戏曲名师,经他指点,我苦加练习,上了次省电视台的戏曲比赛,还得了三等奖。我有了些名气,演出机会多了,钱也挣的多了。

   我在省城首付了套房子,农忙时,我也出钱雇用机械。儿子打电话说,他找到女朋友了,会在春节时一起回家。

   我在村里依旧是“名人”,我走过去,他们就嘀嘀咕咕好一阵子,以前我是离过三次婚的疯女人,现在我是离过三次婚会唱戏会挣钱的有本事的女人。

   我不再理会他们的闲言碎语,没时间。

  我每天都要早起练噪子,白天演出,晚上排练。休息时,我领老娘四处旅游,和团里的姐妹运动、聚餐。我还买了台电脑,上网看些名家唱段,琢磨他们的唱法。

   日子过得充实快乐,大家说,我总是笑盈盈的,我知道这是种舒展的坦然,是种由心向外滋生出来的幸福。

   幸福这件事,终究还是指望自己。

   有很多人问过我,你哪来那么大勇气,离了三次婚,临老了又四处奔波,不辛苦吗?

   我一点都不勇敢,只是被生活推着往前走,我只是知道我不能忍受的是什么,我不能放下的是什么。不管多大年龄,做件自己喜欢的事,快乐还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辛苦?


  06

   “王招弟!”我在省城参加比赛刚下台,一声满怀激动的呼唤,颤抖里夹杂着喜悦。

   我的面前站着个老人,背微驼,两鬓花白,清瘦的脸涨的通红,镜片后的眼睛明明是笑的,眼角却挂着泪。

   “是我,我是刘思言。”他嘴唇哆嗦着,神情激动。

   刘思言说他是慕名而来的,他们那帮爱听戏的老伙计,常提到我的名字,他就来试试看。

   我们俩像傻子一样坐在马路牙儿上,从天明说到天黑,从过去说到现在,哭哭笑笑。

   刘思言退休了,一个儿子定居国外了,老伴走了5年了,临别他说:“我们还能在一起吗?”我笑的很坦然:“通过考查期,当然可以在一起啊!”

   56岁我嫁给了17岁时就想嫁给的男人。

  刘思言是我的老粉,走哪跟哪,我俩常常在夕阳下咿咿呀呀笑唱我们的戏剧人生。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有时挺感谢自己的坚持,做了自己喜欢的事,过上了想要的生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于文华不再沉默,终于坦言和朱之文真实关系,其实我们都被骗了

苏兰看世界
2021-04-22 16:47:25

王炸!净利润增长117191%,这只“大龙王”股一个月翻三倍,今天又涨停了!

21新健康
2021-04-23 19:08:56

学生错把消息发给老师,引发“社会性死亡”,老师回复笑翻网友

雯雯教育说
2021-04-19 14:08:38

闻一下赔了100?女子闻榴莲后没买,老板怒摔榴莲索赔:都打开了

掌上社评
2021-04-23 19:13:09

小米11质量翻车?部分用户反映WiFi故障疑似主板烧坏!小米官方回应“网传小米11烧主板报道不属实”

国际金融报
2021-04-23 22:30:14

女子参加聚会彻夜未归,到家上几十次厕所,发现时已经身亡

无忧故事会
2021-04-23 20:47:33

摄影师野外和垂死雄狮相距一米对视,雄狮闭上眼睛,死了!

徐德文科学频道
2021-04-19 20:20:15

特斯拉再次深夜发声!披露事故车辆数据意味着什么?分析→

广西970女主播电台
2021-04-23 14:27:07

赵丽颖离婚早有准备:疑似与冯绍峰母亲有关,已经删除恩爱动态

素素娱乐
2021-04-23 11:02:03

拜登终于回过神!全球万没料到,普京报复说到做到,中国火速表态

海峡快讯
2021-04-23 17:05:11

6号染色体缺失,英国女孩变成“三无人类”,睡觉都需要安眠药

怪罗
2021-04-22 20:34:24

债务纠纷频发“亚洲最大游艇会”历经16年仍未建成开业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22 21:39:09

大金空调为什么那么贵?相比于格力有哪些优点?

专属生活管家
2021-04-23 01:55:32

岳云鹏再次被《人民日报》点名,得知原因后,网友:你不红谁红

八圈传播者
2021-04-22 10:16:08

哑巴老汉给母羊接生,产下一个男婴,隔天男婴救了老汉的命

百晓失东南
2021-04-23 13:56:36

《武当一剑》热播,53岁翁虹演妖女,武状元惊喜客串,配角很抢眼

再会旧时光
2021-04-23 11:39:00

为啥全世界“唐氏儿”都长同一张脸?无论男女、国籍,都是这原因

鲸鱼妈妈
2021-04-21 17:29:32

密集利好!这一板块要起飞了?

中经金融
2021-04-23 08:10:21

乱套了?白宫门口被倒牛粪,拜登说话不管用,全球都在看美国笑话

美洲报姐
2021-04-23 14:18:07

敢打赌吗?巴克利:湖人打不过掘金,施罗德:我把钱压在我们身上

大超说个球
2021-04-23 14:52:07
2021-04-24 02:08:52
笔尖岛二
笔尖岛二
疯不疯狂,我们都会老去
387文章数 418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王宝强现身饭局被轮番敬酒 神秘女子怕被拍忙遮脸

头条要闻

七获科技奖的"大国工匠" 因企业原因评不上正高职称

头条要闻

七获科技奖的"大国工匠" 因企业原因评不上正高职称

体育要闻

英媒:寻找伍德沃德继任者,曼联有意邀圣徒CEO或诺维奇体育总监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字节跳动:暂不具备上市条件 目前无上市计划

汽车要闻

后排空间直追E级 奔驰新C级有S级那味儿

态度原创

本地
游戏
旅游
教育
艺术

本地新闻

取悦自己的方式有很多,哪种戳中了你的“爽点”?

老滚MOD改编《遗忘之城》延期至今夏发售

旅游要闻

离开滤镜的新疆,真的有那么美吗?

教育要闻

中南大学研究生跳楼身亡,生前聊天记录被爆出,家长有4点疑惑

艺术要闻

考古新发现:底比斯西岸的“黄金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