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白岩松:会不会有人扮演爱国?梁振英:有这个可能

0
分享至

  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将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6日的《两会1+1》,白岩松专访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

  外国傀儡真的会进治港班子吗?梁振英回应

  如果不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外国傀儡真的会进治港班子吗?梁振英针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回答。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我们看2019年,香港相当大的一批反对派当中的立法会议员、选举委员会委员、区议员跑到美国。要求美国政府由于香港的修例风波,制裁中国制裁香港。这些人勾结美国,利用修例风波,一方面捞本人的政治本钱,有些人有自己的政治图谋,要是我们不完善选举制度,恐怕下次选举委员会选举,立法会选举,区议会选举,他们还会连任。所以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对我们整个现状是一个冲击。

  白岩松:您说“如果不完善选举制度,香港将永无宁日”。如果这次人大通过了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的话,您觉得会解决什么核心问题?给香港带来什么改变?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我们可以解决由于选举制度漏洞而出现的政治问题。也就是说立法会里面,爱国爱港的人士主导立法会、选举委员会,还有行政长官选举或在其中参加工作。

  在另一个层面,有一些人勾结美国,针对自己的国家,针对香港。我当特首的时候就遇到很多,往往特区政府有一些施政主张,比如说议案、财政预算案,或者成立创新科技局等等,被他们拉布(指在议会故意发表冗长演说,以拖延表决)。然后立法会的秩序非常不好,我当行政长官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立法会议员拿一个玻璃水杯摔向我的讲台,这些都是“永无宁日”的一个体现。

  确实给香港特区政府的施政造成很大的障碍。创新科技局是我当选行政长官时提出来的,一个是创新科技局,一个是文化局,这个提议就被立法会里面的反对派议员拉布,他们用电脑软件,人工合成几千个问题,一直问问题,所以前后拖了大概两年多。我第三次上立法会的时候才通过,浪费了两年多时间。

  如何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梁振英:香港的管治班子必须是爱国者

  如何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梁振英针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回答。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一国两制”肯定是以爱国者为主体的一个管理班子,去落实“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两制”是在“一国”里面的“两制”,所以我们要求香港的管治班子是爱国者,这个是天经地义的。

  过去几天我接受港媒的采访,当然他们也有人问社会上存在的一些问题,不一定是记者本身的看法。我跟他们说,你们老是问为什么香港的管治班子要爱国者。我说这个问题你要是在美国、在英国,作为一个采访记者问你采访对象,人家觉得你好像脑袋里是不是有什么毛病,那肯定是天经地义的。所以说到底,我们还是要做大量的解释说明工作。

  坚持爱国者治港 如何评估个体的“爱国”?如何防止一些人扮演爱国者?

  爱国者治港越来越成为共识,具体到个体应如何对他的“爱国”进行资格审查评估?如何防止一些人扮演爱国者?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有个简单的做法,排除法。当然,我们的“爱国者”是有一定的定义,但是不爱国者,甚至违反我们国家利益,危害香港利益的这些人,比如跑美国的,或者立法会里面捣乱的,这些是肯定要排除出去的。用这个办法来解释说明我们的想法,来确保爱国者治港。

  白岩松:会不会出现有的人去扮演爱国者的形象?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有这个可能,我们现在还在观察。

  梁振英:香港的代表委员要“敢”发声

  香港的代表委员为何要“敢”发声?为什么要用“敢”这个字?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我们还是需要接受一些非建制派媒体的采访,也包括在外媒的采访,他们的问题往往比较尖锐。

  另外,“敢”的意思是什么呢?往往很多委员会害怕。比如你讲了一些完全有理据,有道理的话,媒体不懂;但是你稍微讲的不清楚,媒体就把这个放大、扭曲,这个也是很多委员担心害怕的地方,所以我说这个“敢”就是这个意思。

  梁振英: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对基本法的正常延续

  白岩松:这一次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不是也是香港基本法正常的一个延续?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完全正常的一个延续。当时我们在基本法里面写的政治体制理念,行政长官、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区域组织等等这些,都是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符合香港作为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地位,这个政治地位是很重要的。

  很多国际上的朋友、香港的朋友到今天还以为英国人走了,香港自己关起门来成为一个“小朝廷”,我们自己说了算,不是。香港的情况是比较特殊的,英国人管治了155年后走了,是中国政府从英国人手上把香港收回来,然后通过基本法授权香港。

  

  

  基本法160条是1990年人大通过的,并不是香港自己关起门来订立的,所以基本法里面,包括政治体制这一章里面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立法会的产生办法等都是国家行为。所以这次完善我们的选举制度,我们做的工作,其实就跟1988年到1990年我们两次基本法草案出台的过程有些类似。

  为何在社交媒体直接点名乱港分子?梁振英这样回答

  白岩松:为何在社交媒体直接点名乱港分子?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想通过把这些人的名点出来,向社会发一个信息,尤其是我们建制派就是不要怕、不能怕。道理在我们这边,我们站在政治、道德高地,应该是他们怕我们。

  如何看待国外一些杂音?梁振英:用英文作“解释说明”非常重要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香港回归历史也不短了,中英谈判是1982年,现在算起来差不多40年。那么中英谈判的时候两国说了什么,联合声明里面是怎么说的,我们在起草基本法的时候,也就是1985年到1990年我们的考虑是什么,基本法160条里面字眼是什么,不要说西方国家,当然有一些语言的隔阂,就是我们这些香港市民也不一定能认识到,不一定了解。看到文字,每一个字他都看得懂,但是背后的意思是什么他不一定清楚。

  我们接触的很多西方人,媒体的,外国驻香港使节,在香港的工商界代表等等,对这段历史不清楚,所以我们做这方面的解释说明工作问题很突出。他们也不能通过我们常用的中文来接收到我们这方面的信息,所以通过英文来做(解释说明)这个工作非常重要。

  

  

  道理都在我们这边,问题是,这些道理是炮弹的话我们怎么打出去,打得响打得准。我们要打得远,那么我们需要有炮台,有平台让我们香港各方面发声。有炮筒,炮筒就是我们在香港的一些意见领袖。这两天我们在政协的小组会上也谈了很多,包括我们港区的政协委员,都是各个方面的意见领袖,希望他们能够多发声。所以这个工作很突出,尤其是怎么用外面能够听得懂的语言(做解释说明)。所以我过去两天接受媒体采访,主要还是做外媒和港媒。

  梁振英: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要向香港市民做好解释说明

  白岩松:香港国安法,加上这次香港选举制度的完善,两者加在一起将多大程度解决香港的乱象?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会低估做这个工作的难度,而且要久久为功。因为除了完善选举制度,在香港还有本地法律的修改工作。做完之后,还有几场选举要好好地落实,达到这个修法的原意。所以这个工作不仅是两会期间的工作,也不是未来一两个月的工作,接下去工作至少持续一年时间。

  白岩松:去年由于疫情因素推迟立法会选举,那么有人预计今年秋冬会开启立法会的选举。完善选举制度,接下来在香港还要做什么工作?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 梁振英:法律工作是一个,另外一个是落实法律的安排,进行选举工作,这里面有大量工作要做。此前,王晨副委员长在人民大会堂做了一个说明,之后马上要开展的工作,就是在社会上做大量的解释说明,要不断地去做,让香港市民明白完善选举制度的原因,它的必要性,它的迫切性。希望营造一个比较良好的氛围,使得这几场选举能够有秩序的进行。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环球时报新闻
环球时报新闻
侧重突发国内外新闻、视频
9763文章数 20600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数博2021全球传播行动